梅堯臣集/卷5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十一 詩四十 宛陵集
卷五十二 詩四十一
卷五十三 詩四十二 

○刑部廳看竹,效孟郊體和永叔(用其韻)[编辑]

蒼蒼庭中竹,事莫歎遲速。不同欄下草,一歲一回綠。朝開花照曜,暮落風相逐。何如飽霜雪,冬夏森寒玉。誰將種官舍,本合近岩屋。不可一日無,瀟灑看未足。阮生豈其愚,林中醉醽醁。我當明月時,移床來此宿。

○較藝和王禹玉內翰[编辑]

分庭答拜士傾心,卻下朱簾絕語音。白蟻戰來春日暖,五星明處夜堂深。力捶頑石方逢玉,盡撥寒沙始見金。澹墨榜名何日出,清明池苑可能尋。

○再和[编辑]

廉纖小雨破花寒,野雀爭巢鬥作團。手卷白雲光引素,舌飛明月響傾盤。群公錦繡為腸胃,獨我塵埃滿肺肝。強應小詩無氣味,猶慚白髮廁郎官。

○謝永叔答述舊之作和禹玉[编辑]

天下才名罕有雙,今逢陸海與潘江。筆生造化多多辦,聲滿華夷一一降。金帶繫袍回禁署,翠娥持燭侍吟窗。人間榮貴無如此,誰愛區區擁節幢?

○較藝贈永叔和禹玉[编辑]

(此篇在《答述舊》前) 今看座主與門生,事事相同舉世榮。並直禁林司詔令,又來西省選豪英。飛龍借馬天邊下,光祿供醪月底傾。食葉蠶聲句偏美,當時曾記賦將成。

○戲答持燭之句依韻和永叔[编辑]

盧仝只有赤腳婢,吏部曾吟似笑仝。紅燭射眸從結客,清歌帖耳苦憐翁。歸時雖已過寒食,芳物猶能逐暖風。但點紗籠續清夜,西園遊興古何窮!

○重答和永叔[编辑]

我家唯有一團月,掛在颼颼草屋東。玉兔已為公取玩,更休窺望桂叢中。

○又依韻[编辑]

多病相如不復云,更何曾有卓文君。他時我向會稽去,只是荊釵如布裙。

○刑部廳海棠見贈依韻答永叔二首[编辑]

搖搖牆頭花,倩倩有好色,高枝笑粲粲,低枝明皪。但與風相撩,不與風相得,風吹莫苦急,遊子歎日昃。彭祖與顏回,相去猶瞬息,每觀形影篇,曷在神所釋。不可廢我吟,畢竟焉免白。

搖搖牆頭花,一一如舞娥。春風買豔逸,豔逸此何多。不為遊蜂撓,即為狂蝶過。日光苦給給,魯叟白波波。人生若朝菌,不飲奈老何!揚雄寂寞居,豈若阮生歌?

○春雨呈主文[编辑]

蛟龍上漢魚潛動,梁棟生雲燕未知。風點稍聞寒瓦急,玉條初向畫簷垂。何郎夜聽應逢句,謝朓朝觀必有詩。老大莫將文字困,為公牽強不勝疲。

○謝鷳和公儀[编辑]

聞有白鷳夢,遂作白鷳詩。詩記白鷳語,意公於鶴私。公意無薄厚,爾將聽我辭。朝給一瓢水,晝給一盎糜。曾不令爾渴,曾不令爾饑。事事不異鶴,安得於鶴疑。鶴鳴爾不和,鶴舞爾不隨。無以一供悅,飽食番頑癡。公所念爾久,李白當畜之。白固有篇詠,公偶未暇為。遣爾心不平,謂此鈍見遺。我持爾此意,請公吟莫遲。公便納我言,濡筆灑淋漓。書爾在南方,野羽霜雪披。弄啄紅豆實,飛上桄榔枝。翡翠不敢顧,孔雀不敢窺。將擬是白鳳,修尾晝漣漪。虺頸而雞首,峨峨如有儀。而今與鶴爭,此識固已卑。公初待爾厚,鷳兮知不知?

○較藝將畢和禹玉[编辑]

窗前高樹有棲鵲,記取明朝飛向東。家在望春門外住,身居華省信難通。夜聞相府催張榜,曉聽都堂議奏中。龍閣鳳池人漸隔,猶因朝謁望鼇宮。

○送白鷳與永叔,依韻和公儀[编辑]

致鷳猶恐鷳饑渴,細織筠籠小瓦缸。玉兔精神憐已久,金鑾人物世無雙。休爭白鶴臨清沼,且伴鳴雞向綠窗。美羽奇毛有多少,爾身高穩勝他邦。

○書事和韓子華舍人[编辑]

見憑蝴蝶過牆飛,卻夢翩然入綺闈。欲撲翅輕縈不住,覺時疑有粉沾衣。

○明經試大義多不通,有感依韻和范景仁舍人[编辑]

明經與進士,皆欲取公卿。自是俗儒陋,非於吾道輕。昔由羔雁聘,今乃草萊並,不措一辭去,緣何祿代耕?

○出省有日書事和永叔[编辑]

辭家彩勝人為日,歸路梨花雨合晴。庭下秋千應未拆,籠中鸚鵡即聞聲。千門走馬將看榜,廣市吹簫尚賣餳。已是瓊林芳卉晚,不須遊處避門生。

○定號依韻和禹玉[编辑]

言出君門日,遙聞紫禁鍾。詔書中使降,駿馬上閑供。天下持平手,毫偏不置胸。文從有司較,卷是近臣封。勝陣無容敵,精兵已善攻。明朝當奏號,鴛鷺看歸雍。

○寄桂州張諫議和永叔[编辑]

桂林太守幾時行,泛汴桃花浪已騰。目極雲陰低遠樹,夜寒風急亂春燈。巢鳴翡翠愁無限,水宿鴛鴦冷不勝。陽朔山前好峰嶺,為公憐愛萬千層。

○觀張中樂書大字[编辑]

芝旭馳名世有孫,大書如曉過秋原。長松怪柏皆成炭,豫氏觀傍不解吞。

○張淳叟獻詩永叔,同永叔和之[编辑]

張君獻詩詩詞巧,美女插花嬌醉春。公答七言誇筍笴,我無千里學騏晙。夜吟謝朓澄江練,露濕陶潛漉酒巾。歸去應將錦囊貯,已勝珠玉莫愁貧。

○上馬和公儀[编辑]

煙火千門曉欲開,五花驕馬肯徘徊。井閭已是經時隔,親舊全如遠別來。帝闕重看多氣象,天街新霽少塵埃。振冠浣服無容久,便見池門放榜催。

○太師杜公挽詞五首[编辑]

國佐三公進,師臣一品歸,接賓忘素貴,還綬遠危機。憶奉追尊冊,當觀副輅旂,生榮人莫及,無恨掩泉扉(慶曆中,改諡章聖五後,公奉冊乘副玉輅出宣德門)。

既老仍開國,因歸得賜金。念懷知主意,堅介見臣心。筆劄尚存紙,性情猶托吟。向來門下客,東首淚盈襟(前歲因侍講王內翰歸省其兄於睢陽,上賜公金)。

莫怪沾襟血,無由作吊賓。故池歸去雁,春信見何人。已寫虛堂影,猶鐫守塚麟。門生與舊吏,將立道傍瑉。

言為當代法,行不古人慚。天子貴元老,史官傳美談。名高漢亞相,學嗣晉征南。有子即家寶,未嘗金玉貪。

見錄尋常詠,親裝復手題。言從永嘉後,重與建安齊。自古難知己,孤生每擇棲。春風寄黃鳥,為向墓間啼(去歲同在植郎中謁公,公出手裝僕詩一軸)。

○送方雲秀才下第[编辑]

從來釣者意,豈不在得魚。餌寡魚口多,曾非投竿疏。向登百金貴,首尾必吹噓。竭澤古所戒,但保腹中書。風雷變有時,且復歸孟豬。

○送張待制知越州[编辑]

滄海東邊會稽郡,朱輪遠下相臣家。已同雲漢星庭轉,不與鑒湖風月賒。越箭抽萌供美茹,秦山堆翠照高牙。買臣嚴助前時貴,破盜論功未足誇。

○送甥蔡珝下第還廣平[编辑]

爾持金錯刀,不入鵝眼貫,已遭俗棄擲,妄意堪憤惋。他時有識別,終必為寶玩,懷之歸河朔,慎勿輒熔鍛。改作毛遂錐,穎脫奚足算?

○送唐紫微知蘇台[编辑]

洞庭五月水生寒,盧橘楊梅已滿盤。泰伯廟前看走馬,闔閭城下見驂鸞。吳娃結束迎新守,府吏趨鏘拜上官。曾過揚州能慣否,劉郎盞底勸須寬。

○韓持國遺洛筍[编辑]

龍孫春吐一尺芽,紫錦包玉離泥沙。金刀璀錯截嫩節,銅駝不與大梁賒。持寄韓郎綠蒲束,莫令衛女苦思家。韓郎才調偏能賦,分餉唯思楚景差。因之善謔誦淇澳,欲學報投無木瓜。

○萊宣遺酒[编辑]

白日對芳樹,靜夜愛明月。我飲雖不多,杯杓安可闕?破屋有空缸,冷灶無黔突。投餐聞韓辱,乞食使陶訥。鑒此不求人,終身其鏤骨。儻有佳客過,未免貰袍笏。風從東南來,語向西北發。西北多鳳雛,枝間報清越。玉壺盛曉露,贈置醉莫歇。卻少可飲人,為告月休沒。

○送王正卿寺丞赴睢陽幕[编辑]

廢囿孝王國,離宮天子都。古今雖且異,文物未嘗無。族有栽槐美,名從得桂殊。應聞漢丞相,待士倒樽壺。

○韓玉汝遺油[编辑]

朝讀百紙書,夜成幾篇書。明明白晝有陽烏,黕々暗室無蟾蜍。目睛須藉外物光,日月不到卑蔀居。君能置以滑油壺,暝照文字燈焰舒,婦將膏髮雲鬢梳,瓶底濁濃留脂車。所益既如此,所感當何如?

○王幾道罷磁州,遺澄泥古瓦二硯[编辑]

澄泥叢台泥,瓦斫鄴宮瓦,共為幾案用,相與筆墨假。賦無左思作,書愧右軍寫,初從故人來,來自邯鄲下。物因人以重,謬當好事者。

○送咸陽主簿王秘較[编辑]

昔見蘭叢芽,今見連蔓瓜。持入咸陽市,本出故侯家。五色相鉤蒂,秦人應自誇。行當七月薦,乞巧雜盤花。

○和楚屯田,同曾子固、陸子履觀予堂前石榴[编辑]

花堂下一匹鄭虔馬,欄邊兩株安石榴。但能有酒邀佳客,亦任狂花落素甌。俗女紅裙無好色,主人白髮自侵頭。欲歌翠樹芳條曲,已去洛陽三十秋。

○送史供奉汴口都大[编辑]

河為中國患,亦為中國利,其患齧堤防,其利通糧饋。分流入浚汴,萬貨郡城萃,積淫或暴漲,旱暵或滯疐。疏導欲其宜,經度有所異,曩者多邀功,用之殊未至。十私而五公,歲久害愈熾,潰溢必歸尤,廟堂難決議。明明聖天子,自選中常侍,銀璫插在貂,身小勇且智。上從廣武城,下及淮與泗,回險帖鑿繁,所畫由所寄。嘗以勤厥身,又能和眾吏,前日有盡心,於今病憔悴。此職方藉人,加餐當自為。

○呂縉叔著作遺新茶[编辑]

(其品大窠葉收二,葉二十六,一郝原葉仲原,四章阪葉二十九,二碧原王家二,大佛嶺遊灊四,凡六家)

四葉及王遊,共家原阪嶺。歲摘建溪春,爭先取晴景。大窠有壯液,所發必奇穎。一朝團焙成,價與黃金逞。呂侯得鄉人,分贈我已幸。其贈幾何多,六色十五餅。每餅包青蒻,紅籤纏素檾。屑之雲雪輕,啜已神魄惺。會待嘉客來,侑談當晝永。

○送畢甥之臨邛主簿[编辑]

自我歷官三十年,有腳未曾行蜀川。李白嘗言道之艱險,長嗟難劇上青天。鳥悲猿號馬蹄脫,苔梯雨棧愁傾顛,蒼崖下窺不見底,但聽雷聲輥石懸湍濺。曉盤青泥上高煙,暮盤青泥。到下泉,劍閣如劍,巉然割腸刺恨今古連。爾去三千九百里,巴山小馬烏皮韉,一婦一奚行李單,家具日貨能幾錢?人皆畏避不敢往,此獨敢往何所便,況是初宦無遠適,心意自許非由銓。異乎哉!我今送爾徒哀憐。

○依韻和公儀龍圖招諸公觀舞及畫三首[编辑]

落花淨掃青陰長,野蝶閑飛綠草間。侍從退來看鶴舞,便將樽酒欲招閑。

陰森園圃牆東地,攜挈兒童樹下吟。便約天邊鳳皇侶,閱書觀畫味尤深。

初約看花花已盡,重新邀客客應歡。真花既不能長豔,畫在霜紈更好看。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