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溪王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詩文前集卷第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詩文前集卷第十六 梅溪王先生文集 詩文前集卷第十七
宋 王十朋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統刊本
詩文前集卷第十八

梅溪先生文集卷第十七

  序

   送吴教授秉信歸省序

四明吴先生名世鉅儒才髙行尊以斯道自任未嘗屈

節以阿世青衫不調殆一星終矣頃以朝廷之命主師

席扵東嘉教人以正心誠意之學毎以身先之不期年

而士子皆有𠩄矝式太守端明李公下車之初知先生

之賢延為蓮幕上客先生以儒術飾吏事談𥬇間而邦

人隂受其賜公卿大夫聞先生之名鶚書交薦衆皆謂

先生不日去而羽儀天朝也然先生純孝人也獨念慈

親在堂𩯭髮垂素慨然興歎揖諸生而歸扵是邦之士

庶至扵縉紳之徒緇黄之流詣府挽之千餘人而先生

終不肯留識與不識聞先生之行也莫不歎息以謂賢

扵古人逺矣昔季子佩印扵洛陽買臣衣錦扵㑹稽長

卿駟馬而入蜀二踈聮轡而出關天下至今傳之以爲

榮然是帰也富貴之歸也非先生今日之帰也淵明㝷

SKchar之松菊季膺思千里之蒪鱸賀老踈狂扵鑑湖李

愿徜徉扵盤谷天下稱之以爲髙然是歸也𨼆者之帰

也非先生今日之歸也先生之心以爲印綬之荣不若

吾綵衣之戯禽魚之樂不(⿱艹石)吾羊𬃅之養今日之歸大

有功扵風教矣豈直以富貴而跨鄊閭髙尚而傲世俗

㦲雖然古人盖有以志亊親者不必朝夕在乎左右也

節行脩扵身政亊理扵官功徳及扵民聲名聞扵後則

其身雖在千里之逺而其心不啻若左右之樂也吾知

先生朝而歸暮而復来乎不然必為蒼生而起天下皆

受其賜也某海角賤生方𫉬摳衣坐隅執弟子禮而先

生行矣瞻戀為如何耶扵是序其事又從而歌之曰帰

去来𠔃先生胡為而歸陟彼髙崗白雲孤飛先生胡為

乎不歸先生歸𠔃何時来小子狂簡不知𠩄裁先生胡

為乎不來泮宫峩峩泮水洋洋先生来𠔃芹芳藻香先

生去𠔃鸞飛鳯翔

   南浦老人詩集序

紹興壬子秋南浦翁䘮于横陽訃至某哭之悲已而發

囊中得其遺藁有詩数十首皆手𠩄親書視之歎曰雖

無老成人尚有典刑吾不復見此翁矣此藁其典刑乎

某恨生太晩不及識翁壮年時見鄊人言翁昔年豪氣

可掬常坐屈軰行直出其上有不可其意輒以氣排之

尤簡世俗軰視之若無人性嗜酒不治生事晚年偃蹇

不遇家貧無資饘粥是累東SKchar西馳有酸寒可憐態前

日之氣使然也子不見去時得一醉揚眉瞬目髙談雄

辯尚有壮年之風某年少狂妄幸得以詩禮與翁接𫉬

陪緒餘之論乗間以鄊人語問之翁㣲頷而𥬇予又問

昔年製作尚能記否翁曰盡亡矣吾壮年不獨豪扵氣

亦豪扵詩今日氣窮詩亦然也予悲其言翁雖老作詩

不輟一日常不下数首皆信口成不加鍜錬而有自然

氣象然随作随七不復顧惜予旣一二年與之㳺懼其

老而死不可復得屢求之一日以藳示予皆近作𠩄藏

之𡻕餘而翁死遂出之合平日𠩄記與兒曺𠩄傳録成

一集然尚有恨者𠩄得止暮年之一二多窮愁壹欝之

氣壮年豪邁語無一字留吁可惜㦲翁姓劉諱光字謙

仲本南浦人乆寓居樂清鄊人以其老也呼之曰老刘

予命其集曰南浦老人集

   濳澗嚴闍梨文集序

某始總角見祖母賈常道其兄嚴闍梨之為人必継之

以欷歔涕泣某㓜而未識之也及稍成童出㳺鄊校見

先軰老成多能道其事且称其文翰俱妙不獨冠絶扵

其徒徃徃吾儒中亦鮮能及者某時既聞其言而得其

為人且私慕之恨乎生之晩不及一見焉迨今又十年

餘始𫉬見其詩文嗚呼師真非常人惜乎遯迹扵桑門

無賢士大夫與之㳺推揚而夸大之遂使其名泯㓕而

無聞某見古之𨼆者迯名而名益彰晦身而身益𩔰是

無他有賢士大夫推揚而夸大之也佛之徒本無求扵

世真𠩄謂迯名而晦身者然古之髙僧皆能垂名扵不

杇盖其𠩄與㳺盡當世知名之士如晋宋李唐道林道

安恵逺恵休文暢皎然之徒其𠩄與㳺則王逸少謝安

石習鑿齒謝靈運鮑明逺栁子厚韋應物諸公皆一時

選議論𠩄加天下以為䡖重遂䏻使幽潜𨼆遁之迹藹

然發揮扵當世而垂耀扵無窮以師之聴明髙學卓然

𬨨人使得王謝之徒與之㳺假其吹嘘奨㧞之力則聲

名振世未必不如古之髙人也師嘗作温州開元天王

殿記文詞雄偉膾炙人口有俞清老者一時名士見而

嘆服以書来告曰不意今人巾復見古人也然其人譽

望非安石逸少諸公比亦不能成師之名師少出逰江

湖歴徧山川飛錫帝都振衣嵩洛覧古人之遺迹徘徊

扵其間然其志節甚髙未嘗甚屈以求王公大人之知

巳其言有曰古之桑門上首與士大夫㳺非求之也道

自合焉爾旣而還東嘉𨼆潜澗誅茅結廬扵山林間賦

詩鼓琴以自娱顧世莫已知者其詩有𣣔言重嘆無余

和之句某一讀而三悲之師之沒今二十三年矣平生

製述甚多旋巳遺亡某頃㳺明慶訪師之舊廬而求其

遺文師之弟子曰宗要者某之叔父也得其古律詩雜

文通数十篇為一卷出以相示某既自五𡻕而知師之

名十𡻕而愛慕其為人又歎其不遇知已而沒世無聞

今喜見其文如見其人遂丐以帰又自顧晚學小子無

聲名势力可以動人䏻重師之文扵世姑叙而藏之以

俟知者師名䖏嚴字伯威其詩醇重典實不尚浮靡他

文皆如之紹興甲寅仲冬望日序

   劉方叔待評集序

昔人有逺行者将由越而之燕膏車秣馬志在一日而

千里也馳十日猶未離乎越囬首南望自以為逺矣俛

仰在塗猶在萬里之外扵是益馳前又十日去越而適

呉𬨨呉而至楚囬首南望益以為逺而前途猶未能十

之一也又𬨨楚而至宋又至乎魏又至乎河洛之間其

途始半矣又益馳遂逺而至乎秦又逺至乎趙南望益

逺又益比馳遂一日果至乎燕然後觧車休馬徜徉四

顧自謂天下之至逺者吾巳盡行之矣今雖𣣔不止而

行亦無𠩄之也及問燕之人且謂𬨨燕而此又有逺扵

自越而之燕者行者始歎息知天下之逺有窮平生之

力終不能至者也昔漢有張騫者㝡善行嘗持使節通

西域泛靈槎窮河源此其逺又不止乎自越之燕而巳

由是又知天下之逺固有人迹𠩄不及者然能力行而

不巳則亦無𠩄不至也予嘗以行者而喻斈者𥨸謂斈

之源流甚逺固非一日可至苟能自進不巳積一日之

力以至乎千萬日超乎逺大之域矣今之斈者惮其逺

而難至也是以中道而畫亦猶行者未越境而囬車望

吳楚之郊猶未之見又惡覩古人窮其至逺者乎吾友

劉方叔年甚少氣甚銳好斈問而工辭章𠩄謂日進而

不巳者吾前年邂逅扵蕭峯之下一見如故遂出詩篇

以相示吾固知方叔可喜人也自是毎見之必示予以

𠩄作其詞益加扵前予益嘆服今春訪予又示予以待

評集其間詩賦小詞無慮百篇體兼古律愈新愈竒至

前日又見其集益増新製扵其間比今春𠩄見又加𢾗

等予三年間見方叔之進如此日進不巳将何𠩄不至

也方叔之集旣名曰待評又命予序之意𣣔待予文而

評其當否也予𣣔評方叔昔日之詩耶今日過之逺矣

𣣔評今日之詩耶方叔之進将不如此而已予未可評

也方叔之詩譬夫行者将不止燕趙之間異日昇崑崙

之巔乗髙風而飄𬓛𥚑者予固以此而望乎方叔方叔

亦當以此而自志乎姑勉之

   送表叔賈元範赴省試序

某嘗謂古之取士先徳行後之取士尚文藝雖人事若

不同科而天理未容SKchar異以徳行取士人事固與天理

合以文藝取士人事固與天理違然天理黙行扵人事

間世有莫得而知者唐王勃楊烱之徒以文章號以四

傑而徳行無取焉裴行儉以見之已不許其逺到且謂

士之致逺先器識後文藝四子訖如其言行儉非神也

能料人如許其必以天理卜之乎由是知科舉取

雖專在文藝間然由文藝進者必徳行副之斯可致逺

大之地吾鄊先生賈公其文藝徳行蕪長者與早𡻕蜚

聲太學名上賢書乆矣天𣣔大其噐而晚成之淹SKchar

二十載𨼆居鹿岩行𧨏卓絶月旦郷評及竹道之語咸

謂先生隂徳在人天必相之年今且五十以免舉赴春

闈政天相先生時也豈不見其眉間黄氣乎天理巳著

見扵此自今而後學者知徳行可取富貴不専尚齪齪

文藝矣某旣著為天理說且拭目以待𣣔驗斯言之不

妄云

   送吴翼萬庠赴省試序

韓退之作師說言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弟子予

𥘉恠其言謂師者人之模範寕有不弟子如耶紹興甲

子予闢舘梅溪朋友以予年居其先妄以師席見推執

卷而從者四十人常月較其文用三等以品第之其間

頴然以才名稱者十餘軰齒頰锵锵𩔖能道驚人語予

踈繆反資其發藥者居多然後知退之言為不妄是𡻕

朝廷修三載故事下詔取士予欣然對鄊人語吾徒其

必有人乎旣而有燕巢于堂形如品字識者知其為祥

是秋萬子庠中鄊選徐子大亨中國學選吴子翼中同

文舘選一時物論咸推梅溪為盛事且二三子尤予平

昔㳺揚侈大號為上㳺者予用是𥨸知人之名冬十一

月同舎展餞禮時徐子居賢関独吴子萬子預焉酒三

行予祝之曰昔公孫弘以賢良召轅固生謂之曰公孫

子務正學以言無曲學以阿世今二子将戰藝春闈射

䇿天庭當不負平日𠩄學公孫不用轅生言以阿合取

容雖能襃然為舉首用布衣取封矦君子不貴焉子慎

無忽吾言西行見徐子問訊無恙外道予語告之果能

如張籍不叛退之否明年之夏緑槐夾道拂面薰風有

青衫少年聯騎而帰天香滿䄂喜氣津津出眉宇間過

我扵梅溪者其三子乎

   為林彦明千秋榖序

濟南林君訪山間謂不孝子王某曰子知今𡻕之大有

年乎冨者廪積貧者瓶儲雖吾懸罄室中聚𢾗十指而

啼飢耳子盍以盈幅之𥿄為吾之田疇𢾗寸之管為吾

之犁鋤冩一二心聲為吾之銍艾吾将穫干故舊之鄊

歛于仁義之里稇載而帰庻不虗為樂𡻕人也某聞之

惻然因召楮先生管城子而與之謀皆感慨動懐遂書

此可憐語以告指廪君子

   淵源堂十二詩序

剡溪周君闢家塾于居第之前有堂有軒其𢾗偶有舘

有室有池其数竒有齋焉其象数五行通而計之其数

象十有二月命客王某名之某采汝南家訓名其堂之

中者曰淵源且記之矣其十有一咸采名扵杜詩渊源

堂之右廡有堂焉賔主論文之𠩄也名曰細論取重與

細論文句由細論堂而北有軒焉頗幽邃植岩桂一本

以宜之名曰冝桂取宜人獨桂林句由渊源堂而西有

軒焉其景物絶瀟洒而人稱之名曰藴秀取剡溪藴秀

異句由淵源堂而有東舘焉主人䖏予扵其間予之来

也修同舍之好名曰同𬓛取時赴鄭老同𬓛期句冝桂

軒之内有斎焉書籍粗偱足以自娱名曰富斈取斈業

醇儒冨句藴秀軒之内有斎焉吾同舍日摛藻扵其間

名曰輝聲取自恠一日聲輝赫句同𬓛舘之側有斎焉

虚而曠可以群居名曰集彦取且随群彦集句渊源堂

之左廉有斎焉主人擇士以誨蘭玉之少者名曰擢秀

取偶然擢秀非難取句入門而左有斎焉常虎之㑹有

逺方之士至主人舘焉其来如帰名曰恢義取首唱恢

大義句藴秀軒之隅有丈室可坐二人名曰蘭馨取

李春蘭馨句細論堂之前有方池名曰足鯉實無鯉也

盖寓意焉予謂人生聚散無常豈能長論文扵此堂耶

異日尺素之傳有望扵雙鯉故取池中足鯉魚句且戒

其勿為髙詹事也旣名之矣又賦十二詩詩二十字以

淵源堂為首目曰淵源堂十二詩而識之以序

 記

   四友堂記

家君燕坐乎四友堂某侍側家君曰汝知吾此室之意

乎吾言汝書之丈夫之扵世窮逹之道不同而其𠩄樂

一也季子之金印買臣之畫錦長卿之駟馬何曽之萬

錢古之人得志扵當時者之𠩄樂也靈運之山水淵明

之琴酒北山之猿鶴謫仙之影月古之人不遇扵時者

之𠩄樂也吾非不𣣔為得志者之𠩄為而慕窮者之𠩄

樂也富貴有命不可幸而致甘心貧賤者士之安扵分

而樂其生吾之𠩄當行也扵是即𠩄居之宇造方丈之

室藏書一笥置酒一壼設榻一張而吾以一身寓乎三

者之間故名之曰四友也明窓棐九前經後史整冠肅

容端拜聖賢扵千古⿰目𡨋目攘臂訶斥姦䛕扵巳死者此

吾之友扵書也清者聖濁者賢寄咲傲扵一尊之中而

逍遥乎無何有之郷者此吾之友扵酒也及乎書疊牕

几興䦨尊爼曲肱而髙枕坦腹而独卧訪周公扵恍惚

之間與蝴蝶悠揚而俱化者此吾之友扵榻也烏巾道

服蒼顔白髮頽然乎其間者吾之樂也若夫暁色動而

窓牖明夕陽盡而灯烛光者室中之朝暮也和氣襲而

書帷温南牕闢而薰風来竹簟設而凉颷生簾幕垂而

紅爐然者室中之四時也吾與三友相従乎一室無言

而妙意得不想而萬慮息物且不得而我累形亦扵是

而我忘也彼有汲汲扵富貴戚戚扵貧賤奔走扵势利

之門老死扵SKchar樂之塗者吾不為也語畢某拜而記之

   緑𦘕軒記

岀簫峯西南二十里有山逺引若虹霓之状故俗謂之

霓山樂安孫君之居得霓山之勝峯巒竒偉林𪋤静深

有泉發扵其下可飲可SKchar扵是枕山而立棟宇因流而

蓄池沼結軒嚮明收拾景象軒之外有嘉木数株脩

千挺蓊欝蒼翠婵姢瀟洒播為踈林舒為濃隂舞清風

摇蒼烟影明月漏山光之窈窕䕃碧沼之漣漪禽鳥宅

其幽⻱魚息其隂左右青山環合映帶藍黛之色與天

連碧四時不凋眼界常青望之宛然如在圖𦘕中盖此

軒之佳致也主人與客日飲扵其間寒光入座秀色可

掬明瑩柸盤冷襲襟宇䰟清氣爽深柸不能發其醉情

舒興逺髙歌不能寫其逸觀者在旁疑其壼觴几席皆

圖𦘕物中賓主僕従皆圖𦘕中人也有客㳺兹軒嘗陪

主人之清尊覧景物之幽竒寓之扵目得之扵心有若

不䏻忘者主人曰客為我名之客曰予嘗讀韓退之南

山詩有濃緑𦘕新就之句愛其清新峭㧞恨斯景之莫

見今此軒之秀庻㡬其髣髴来其語而名之可乎主人

曰可客為吾記之客曰軒宇景物之大㮣四時朝暮之

氣象生綃一幅可得而𦘕也濃緑之句可采而名也(⿱艹石)

夫清風一来披雲拂玉天籟之竒非𢇁非竹雖神工妙

手有莫得而模寫愽物辯口亦不能形容也予将何言

   大井記

予始祖五代末自錢塘徙于温州樂清之左原迨今無

慮二十房雖吾廬世得先祖始卜之地閱二百年矣家

之東南有井焉不知其䟽鑿之始其深⿰糹𫥎二丈方不踰

丈水清而味甘寒于夏而温于冬至𡻕亢旱他井皆告

枯兹獨不竭提罌而汲者駢集也大觀間吾家築新門

遂徙舊門為井亭作林以護之植雙桂于南北两旁名

其亭曰投轄皆先人之雅致也宣和辛丑魔冦犯境吾

廬数千百椽燎而為埃惟是亭與門幸而独存盖吾家

遺迹也是井有三可書當大父之世郷人號吾居為大

井頭王家井非甚大而以大得名以其大扵他井也非

吾家大之見大扵郷人爾宣和壬寅大父得疾服藥思

鯽魚時方盛暑不可遽致先人SKchar見顔色遂垂鈎于井

𫉬巨鱗予時年十有一侍立井旁親見之井初無魚先

人素不善鈎盖孝感也紹興癸亥予闢家塾于井之南

用友𡻕集焉飲灌洗濯率資其利至庚午季夏群臧夜

汲以有光告予徃視之果不誣嘗作井光辨以識之矣

意謂魚鼈之族鱗甲文理發光于夜SKchar螺胎蚌腹産珠

以自照然未可知也必有愽物君子辨之者是井有能

大名有孝感之異有光輝之象其可没而不書耶且三

者皆予耳聞目見之實非誕語也然是井可目曰大曰

孝曰光予独以大名之者先吾祖也作大井記六月二

十六日書

   代笠亭記

吾家之西北原有田二頃盖先業也吾季弟昌齡日課

農事扵其間有雨晹風埃之患盖焉而手疲屩焉而足

蠒𨤲面目暴肌體身劳而况悪扵是即田之畔因𨻶地

夷積石創容SKchar之亭而名以代笠予聞而劳之曰子亦

良苦矣然子之志巧扵以物代物而子之心樂扵以劳

代劳也子少䝉義方之教将以禄代耕一𢧐賢關争違

其願懼事親日短而三釡之不逮也退帰于家躬水菽

之養以代之子以二兄日従事乎黄卷不知稼穡之艰

難懼田園将蕪百指不能以自活也遂和淵明之詩賦

勸農之章躬隴畆之劳以代之朝東臯莫西疇厭春雨

秋陽上笠下屩之縻手足也遂作亭以代之此子巧扵

以物代物樂扵以劳代劳而孝弟之道實寓乎此亭也

吾家多难生事蕭然親䘮在殯窀穸之奉未畢正人子

痛心之時子扵劳苦盖有不得而辭者矣然子扵耕稼

之餘手不廢卷日與竹先生昌齡目硯監曰竹先生毛頴陶泓諸

従㳺扵是亭而深得書林藝圃之趣他日登金門上

玉堂則當為天子代言之士移甽畆𠩄樂之道而論之

扵廣厦之間則當為代天秩物之事子之以物代物也

其智愈大其以劳代劳也又将移孝而忠矣奚止以一

亭代笠而巳㦲君弟勉之兄某記

   觀水記

梅溪之南有巨溪焉㑹一原之水而東帰者也俗曰前

溪時惟孟秋滛潦踰浹平原出水㑹天色少霽吾徒以

觀水告予與之偕渉流而南漫而平田湍而拍岸其状

也如雪飛空如銀沸鎔如熾萬薪而煎九鼎之湯激焉

而珠洶焉而雷壮乎㢤其不可以形容也顧謂諸友曰

孟子稱觀水有術必觀其瀾諸友今日之觀其有得扵

水乎時同行十有二人李大鼎庚謝鵬臯朋周千里震

鄭䕖志童侃鄔一唯夏伯虎陳廣予與焉不徃者二人

謝與能楊寓庚午七月二十六日記

   巖松記

野人有以岩松至梅溪者異質叢生根𠷢拳石茂焉匪

孤森焉匪喬栢葉檜身而松氣象焉藏𠫵天覆地之意

扵盈握間亦草木之英竒者予頗爱之植以瓦盆置之

小成室稽古之暇寓陶先生鄭先生之趣焉是日與同

舍飲茗談故事因共觀之咸有欲得之色予曰有䏻賞

之以言者予不敢吝俄篇章争先而並至皆佳作也予

不暇品第之莫知𠩄贈因徙至于㑹趣堂與八齋之衆

共之且告之曰諸友講扵斯食于斯㳺息于斯是松也

常在眼焉奚必几案間然後為吾物耶雖然是松之意

不可不知也岩産質松肖形諸友不几之姿也青青之

色凌傲霜雪諸友𡻕寒之心也欝宻輪囷(⿱艹石)偃若伸爪

距𡚒而鱗鬛生諸友變化之象也今日之觀豈曰玩物

而巳㦲唐人之詩曰朂君青松心予扵諸友亦云紹興

辛未四月晦日記

   追逺亭記

儒與墨其道本相為用故世謂之孔墨然先師孟子独

然闢之以為無親何也盖二家皆尚儉儒儉扵其身

而厚其親墨氏身親俱儉焉儒治䘮以厚墨治䘮以薄

儒謂飬生不足以當大事惟送死可以當大事又謂君

子不以天下儉其親而墨氏乃以薄為其道宜其得罪

於名教也孟子之學岀扵子思子思之斈出扵曾子而

曾子逰孔門以孝称夫子為参作經其末章有曰卜其

宅兆而安措之為之宗廟以鬼饗之春秋𥙊祀以時思

之参發明夫子之意而為之言曰慎終追逺民徳帰厚

矣伋又廣曽子之意而為之言曰䘮三日而殮三月而

𦵏凢附扵身與棺者必誠必信勿之有悔焉耳矣孟子

行其𠩄斈扵師者盡棺槨衣衾之羙以𦵏親富踰扵前

而𦵏亦踰扵前其闢夷子之言足以為萬世人子之法

師友淵源得有𠩄自也吾徒錢生萬中年少而好斈居

家以孝謹称其䘮祖母氏也能竭力以佐父其奉窀穸

之事得吉地于黄奥之原以為藏室極其工力而不計

其費又築亭扵其前以饗之名曰追逺将𦵏来告扵予

曰大亊有日亭無文以記之敢請予曰子孝以事親而

厚其𠩄逮亊用孟子不儉之訓以治䘮又采曽子追遠

之語以名亭将不忘扵春秋之享子之存心如是之厚

謂子非流者儒可乎予敢以荒迷蕪陋辞耶扵是千書

紹興辛未十月日記

   淵源堂記

先儒孟子有言曰君子深造之以道𣣔其自得之也自

得之則居之安居之安則資之深資之深則取之左右

逢其源故君子𣣔其自得之也說者因孟子之言而論

淵源之學謂本乎自得非師友傳授之可能嗚呼是見

孟子之言而不究孟子之不必言也夫𣣔造道扵未得

之前而不資諸師友可乎必深造而後能自得非孟子

有𠩄不䏻言未有舍師友而自能深造者此又孟子之

𠩄不必言也孟子知性為善知道莫大乎仁義發其素

藴著為七篇之書盖其自得有如此者然考其師友淵

源豈無𠩄自云世之斈者多矣而自得者鮮盖由誤觀

孟子之書而以不親師友為自得且其父兄之教子弟

也固非無師友也然其命之之意殆不過𣣔其傳句讀

習文詞以求速化之術爾鮮有及乎道斈之淵源者而

望其深造自得可乎剡溪周君某天資好善而樂教子

弟嘗命工製先聖十哲坐象及列𦘕七十二子為一堂

即家塾而欽奉之又親筆而詔其子孫曰親師友之淵

源噫公之為家訓過人一等矣其後諸孫日益長師友

日益親淵源日益叩而事業日益脩推其緒餘以事進

取有𨽻天子斈登鄊老書擢進士第者凡𢾗人餘皆以

學問自立而其進未艾由是剡之斈者推周氏為盛盖

本扵公一言之訓而得師友淵源之力焉某與公之孫

世修同舍上庠遂𫉬登公之堂而觀其遺迹時公化去

巳二載矣公長子仁泣謂某曰吾先子手澤在是吾懼

能継志又慮諸子(⿱艹石)孫或SKchar而弗遵以深吾罪子幸

不吾鄙辱臨茲舘又辱與吾兒㳺幸為我名其堂且記

其亊某辭鄙陋不𫉬因采公語以名之并書其大畧俾

後人母忘賢祖之遺訓焉紹興𥙊酉四月日記

   細論堂記

淵源堂之右廉有堂焉主人與客日飲文字扵其間紹

興癸酉予與其徒数人㳺剡溪客扵主人之舘登是堂

而陪芳尊者屡矣主人曰客與我名之予因誦杜少陵

憶李謫仙詩云渭北春天𣗳江東日暮雲何時一尊酒

重與細論文顧謂主人曰君㳺太斈且十年筆硯之交

滿天下然尊酒論文之時少而江東渭北之日多當花

間一壺酒独酌無相親之夕把柸邀月而月不能言俯

地見影而影不與君語雖有胸中萬卷書将誰與論乎

予與君爲八年同舍之舊而不見者巳五年矣况君之

𠩄𣣔見者不止扵予而𠩄不得見者盖有不止扵五年

之乆者焉人生如白駒過𨻶𠩄謂五年者能有㡬而會

合如此之难思之寕不慨然耶君不予鄙而以論文見

招者亦五年矣予方奪扵SKchar患而困扵貧賤雖屡勤魚

鴈之書而乆違鷄黍之約今乃不惮𢾗百里遠訪君扵

雪深興盡之故溪𫉬重上君子堂對酒尊而共灯烛又

幸坐中之客無薫蕕之不同相與論文固有不可巳者

然予斈淺識陋尤怯扵文字之論他日愽雅君子如李

杜軰𬨨君之門而登君之堂君當設醴而與之細論可

也予𣣔采杜詩断章而名之曰細論君以爲如何主人

曰善遂書之四月日記

   舫齋記

知進而不知退者非特縉紳坐斯患也雖出世之士亦

然佛之徒本逃名晦身若無意扵世者然世之善知識

其道斈有餘可以淑諸人應縁而出有不能自巳者其

間好進之徒怵扵利𣣔徃徃賄以求進老而不休訟而

不去者盖紛如也惟昌夀净慧師則不然師少㳺錫異

方潜心佛隴志識斈問出人一頭業成而還爲繙林𠩄

推服始傳教扵永嘉之開元𠕂傳扵福聖旣而以疾求

還故山住夀昌教院凢若千載年愈尊徳愈𨺚道俗愈

帰重然即未嘗一日不以退居養老爲懐世縁挽之而

能自脫也某與師有二十年之舊一日訪師而師巳

𫉬遂某退老之志居𠩄謂舫斎者欣然見顔色間指是

齋謂某曰予為我記之某曰師昔嘗乗無量大法舫㳺

無邉大海中出大誓願力済百億萬大衆矣今兹舫也

其形模似矣然而閤焉而不能浮静焉而不能済隘焉

而不䏻容師独善其身可也如衆生何師咲曰吾師乗

法舫而㳺人以為無量也吾不知其為大今吾耶是舫

以居也人以為不能容也吾不知其為小且夫迹有去

住而道無去住形有小大而法無小大身之進退迹也

舫之大小形也吾出而化億萬衆扵人世間者以無形

之舫行無量之法爾退而寄老病之身扵故廬者假有

形之舫藏無量之法也将使夫聞而化者無貪扵得無

嗔扵不得無癡扵必求其𠩄𣣔得又焉有賄而求進老

而不休訟而不去也如子之𠩄謂乎然則吾之退也未

嘗無教化也兹舫雖小孰謂其非無量無邉法具乎某

媿其言退而記之紹興乙亥三月日記



梅溪先生文集卷第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