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草堂筆談/1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二 梅花草堂筆談
卷十三
卷十四 


卷十三[编辑]

醫王[编辑]

潤有何繼充,遂令城內外無餘舍,水次無餘塢,老少婦女無餘間,輿無停晷,爨無停薪,手無停批,口無停答。殆駸駸在世,醫王山中宰相矣。繼充診人不活,淚蘇蘇自落。

馬參政[编辑]

偶經鴳適園西,見馬參政著半臂,獨往來秋葉間,眉宇有營構之色,當是其吟安五字時耶。參政黑頭謝事,夙有棋癖,與人奕,都不欲饒一子。猝遇國手無所乞,然聞其落子日勝,今年七十矣。作詩滾滾不自休,日可數十紙。內外子孫歲時羅拜,常百十許人。世間黑頭公如參政,政未多得。

吾物[编辑]

會金沙友人來移夏至祀,今日雨如注,幾不能迎主於廟。甫灌雨稍間,既畢禮,啟函將潔之。而桐自虞山還,潔奉以入,仍奉祧主潔焉。仰視榱棟,顧謂桐:「吾家世奉當於此,荏苒一百四十年。蘋藻楚楚,幸不匱祀。長子孫其中亦不他徙,異日者令我為高屋宇如故,豈不大幸哉!」朱方黯曰:「頃聞友人言,人未有終其身不徙居者。一姓四世,歌哭於斯。盡城之南,比不再矣。」吾每笑人此是我物,聞方黯語,故自心動。

陳抱元[编辑]

陳抱元樸茂而文。視其弟銘金京口,依麓循澗,輒回。白首割炙分甘,歡爾休暢。吾亦為兄,曾有弟,嚶鳴一樹是何年?

櫻桃[编辑]

他山櫻桃仁核,潤州櫻桃核而不仁,尖下有線紋如桃,作水紅寶色。土人以四月朔開園,縱士女遊觀,謂之櫻桃會。陳伯銓摘其最者見餉,光明浮昱,令人不忍下咽。

鰣魚[编辑]

漁子漾舟江中,網鰣魚。甲光向日如銀,潑潑耀水上。一鱗傷損,即浮幸脫逃,不復活。吾聞孔雀被網,必自殞其金翠,不使流落人間。鰣魚愛鱗,當猶孔雀愛羽耶。

[编辑]

飛蝗蔽空,食許時不見天日,中有一線可諦視,其高厚不知幾丈許也。縣官責捕甚急,劉中翰一戶捕可百八十餘石。或云句曲道中積蝗如山,蝗中出人,焚燒殆盡。

[编辑]

田鼠紏結如桴,蔽江而下,竄入蘆葦中,根苗立盡,沙亦崩殞,此江南怪事也。張養默從白門來,以二鼠見際,短尾方喙,視鼠特小,而足稍長,不類鼠,其色沉赤,或曰非田鼠也。嘉靖中,有群鼠銜尾而渡,然不滿萬。今日之怪,穿街入戶,遍滿城都,動以萬萬計。於事應將何如?

[编辑]

客問何以徒步,不假肩與,予笑曰:「偶避嫌耳。」客問何故?予曰:「年來尋訪多取道,不行闤闠間。朝來不得已一至焉,而勢佃之糞,具借職謬進虹霓,鼻息潦倒。優伶之肩輿,遮衽齧膝,相望於道。可令飛黃圍玉之御,泚然無色。吾豈肯奸之哉?」客大笑而退。宦僕某者,貲買劄副,冠帶儼然。遂置酒張樂,與客勸酬,七日膂絕而死。又有某者,貂帽絨裘將過。一失勢,家眷從輿中墮地輒死。此二事頗為邑中所傳笑。而謬進鼻息,優伶之徒,揚上自喻適誌,不知戒也。《易》曰「負且乘,可不懼」哉。

朱虞卿[编辑]

諸延之心事不愧古人,弟婆心大切,徙義太速,聽言太廣,時亦有直道之累,要不可謂延之負人。每傷直時,其弟虞卿能左右之,至面發赤而口譏諍者數矣。延之嗒然,而受憬然,而從此皆非人情所有也。延之苦貧,行義常不能給,輒夜起傍徨。虞卿知之,傾囊勿吝。吾鄉魏莊渠先生講學星溪,學者日進,待潤者亦日益。先生弗能給也,必問之其弟東溪翁。東溪翁如教立辦,當時人爭相語莊渠之德,故難為東溪翁矣。諸氏兄弟蓋不愧其外皇父云。

於昭遠[编辑]

吾每笑於昭遠,舍梵川處雲巢,乃不知其胸中丘壑爾。爾亦何往,不得大山長谷也。故不免昭遠笑人。

拯溺[编辑]

劉中翰拯溺江口,其德甚大,殆所謂實行其事者耶。興化舒氏,李阻修內家弟也。乙卯秋,兄弟渡江而死,奔告中翰。不逾日,便拯出其長者屍,屍全無害,其小者烏有矣。中翰悶然問何所,憶其僕云,憶有匙係麻裙帶下,又線蹊鈐記,劉漫唯唯。越十二日,江人來告,已得裙匙印記矣,取鑰合之,宛然舒氏子,不盡葬魚腹。於其子之子,孫之孫,豈細故哉。近有詐溺以祈賞者,江人知非是,將勿與,中翰必與之,毋令有不然之懈也。

雪堂社[编辑]

雪堂,王子爾瞻所居堂也。社自丙辰中秋始,再會歸庵,再會梅花草堂。社凡九人,曰元長、曰文休、曰開美、曰仲從、曰爾瞻、曰端木、曰卿玉、日漢石、曰幼疏,而顧子子貽往來其間,王子又召姚生圖之倪子伯遠,為寫竹石琴樽成一帙,將以記歲年。昭勝會傳之將來,而丁巳清和月,王子溘然逝矣,豈不痛哉!當王子之卒也,予在潤州,方假寐。見兩人掖王子相造,色慘悴甚,淚痕瑩瑩然,輒驚寤。而顧章甫以書抵予,道王子記白玉樓去,豈不痛哉!今夕檢舊稿,得《雪堂社圖記》,再書其事。

破山[编辑]

甲辰訪破山寺,始識長老無著,遒爽有氣,開士中了了人也。達禪師嘗入此山,有乞施者,師署其冊云,某甲舍銀一分,以付長老曰:「可亦爾。」長老曰:「貧道為十方主進安,所得一分而施焉。」禪師默然。蓋其鋒穎如此。其後破山常住為缽庵長老,精修淨土,而無色力純。以身教化人,不久謝世。其徒六空者,威眼辯舌,盛有血氣。能言其父為何心隱,爾連係江右獄中事,神情都往。今亦稱古人矣。人之雲亡,破山寺安能無寂寂乎?無著故具眼,然見子輒多俊語,可追而憶也。缽庵雅不欲以言自損其氣,而為子指授方藥,則□而不休。六空倒屣,欲傾香積,豈其有夙因耶?伊君弢自破山歸,具言今日狀,為之慨然。蓋去來本無,而情鍾我輩,東坡故言之矣。

月夜[编辑]

夜來聽柳州韓生收放明月,滿飲數杯,陶陶然。顧蔡與呼之疾出,閑步水壺中,戲捉枯樹影,恨不借韓生杓作傾瀉狀也。已過小樓,食雀數枚,再飲酒一升許。風來吹面,薰薰有暖氣,疑是海棠亂開,垂柳拂鞍。時酒歸月下,昔人當不妄作。

[编辑]

宋羽王訪某草堂,既暮矣,勿勿別去,自怪不能為主,而周安期、張元玉適至,乃又許飲。朱子魚遂偕往,為賓為主,故亦有數耶。吾鄉關法,甫昏,而疌二兄必欲出關,乃取小艇飛渡。水口苦旱,偏欲水浮,不須陸走。豈吾黨多變幻若此乎?

善處時[编辑]

阮籍未嘗臧否人物,口不及世事,然禮法之士嫉之如仇讎,其為臧否大矣。昔與世周會王淑士,座有時客作達者。世周僥首,挽其袂而刷之,竟日都無一言。既供,具瞰啖不輟,踉蹌而去。其容甚和,人豈有嫉之者哉。故夫善處時者,無過世周,而人咸以為海鷗野鹿也。今亡矣夫,今亡矣夫。

金先生[编辑]

某六歲入小學,師事同里金思齋。先生蒼面修髯,苦吟多佳句,亦時有謔語,傳聞里閭間。里人嗬之,先生意乃大得。嘗元旦為鄰家書聯,語微剌鄰,翁不知而揭之,睹者失笑。鄰之婿馬某,登牆詬先生甚厲,先生怡如也。子雨武選體不勝衣,好談封狼居胥事,聲色俱妝,未久卒。無子,母華婦亦華氏一女,嫁某,今不知所在,然老矣。

征文[编辑]

嘗以寒宗世譜征文四方,無多應者,獨酈陽王公為譜,引臨川湯先生序世,略中表叔晉孟嘉作,十讚光被,幼殤兒女矣。臨川寄我此序必傳,勿與不知人草草。某政恐知者不作,不免惶懼耳。

神往[编辑]

李中丞方嚴自持,好觀諸伶作伎,絲音感耳,都能辨識其非是,耳根差老時亦不辨諢聲。則編修公附耳分疏之,順翕翕開動,亦時與兩孫按拍耳,語不覺失笑。登李氏之席,令人神往。

旱甚[编辑]

旱甚思洗,銘金適以蔬盒至,急呼伯銓酌。飲之三爵,頹然,縱水揮洗,甚快。曳履不衫,當風搔首,如三四月時,不知其冬且至也。銘金云,土人掘地得煌,去土不盈尺。傳云螽斯九十九子。剖之,果然。良可懼矣。

縕才[编辑]

龔季弘以沈啟南文休承二紙相與,曰:「將寒,為子取縕。」季弘之貧,故不減僕,其念故不可辭。某將送裝潢家為二卷,縕才足,可無憂矣。季弘修然有骨於世,多所不屑。僕雅重之,頃與語,乃不知其了然有度又如此。吾欲勸使竟學,如季弘者,不有立於先,必有述於後也。

二業[编辑]

歲壬戌桐請命守淳治詩。予笑曰:曩與王幼文先生讀書,沈聲遠許每課《易》義,輒語予,悔不習詩,抹煞多少風味。予心識之。而季思還自武陵,為予言黃貞父之善《易》也。貞父猶曰:吾解《易》不如解《詩》。昔者匡衡善說《詩》,令人解順。而海虞桑民懌,自言直可令匡衡順解。雖其言不遜,此可以知《詩》義矣。頃來病甚,鬱鬱無與語,輒飽丹砂剌鄒臣虎、李愚公經義授守,而以太僕貞父之作與安,未嘗不歎葩經之妙。人思一臠,乃若四聖之書,茫無下落。如太僕,乃許主盟此道耳。貞父自言不如解詩,果有此理耶?先君子一生拮據,稍有累蓄,挈授不肖,竟以盲廢,遂使朱黃之業化為爛草。行年七十,乃欲幫助來者,令二業並興。恐似以蚊負山,而蠡測海也。書此自勖。

明媛[编辑]

徐小淑詩高自標位,雖復婉麗,床頭不乏捉刀人。故是凜凜陸卿子,幽清古澹,如謝道蘊談玄,融米成汁。遐周所謂匪簪珥之瓊株,故秇凜之火棗,良非虛語。國朝楊用修婦,獨建旗鼓,雄視一時。吳有顧氏,稼陸完子為婦。有集數卷,完敗流徙,盡為家人所火。其被逮一絕云:「昨日濃妝上翠樓,今朝含淚下扁舟。當時若作田家婦,無此榮華無此羞。」聞者憐之。又吾鄉顧莒州婦朱,吐音宏暢,多作者氣。惜其稿不盡傳於世,令千載之下,謂班、曹、徐、蔡代有其人,於斯特盛也。

小家相[编辑]

水到渠成,斯語故不可易。然到時誰不忙錯?不若預為渠以待水,縱小家相,故是安閑,但自揣不能行耳。

楊長倩[编辑]

楊長倩宅湖之中,秋水長天,渺然一色,遠睇飛鳶,踮立水際,故不減武陵畏壘。夏秋間,龍吟湖底,煙霧翔湧。吳在大云:「此時卻疑身處混沌矣。」予每想至其處,一水之隔,僅僅朝暮,而不知途者邈若河山,可笑也。長倩許我尊絲千縷,當乘與訪之。

淳化帖[编辑]

馬大參之尊夢澤公,嘗藏淳化帖,時號善本,留予聞雁齋把玩。當數月後請質米,弇州遂不知所在,或云大參傅寶之,裝如故榻中。故有孫過庭書李濟美先生,又嘗得一善本,早晚摹之,以為法較馬本細而綻真,近世所未見也。予少不解書,獨好觀率更榻,嘗借九成宮於及山周老師本,稱絕倫。俞質甫每借觀,輒題數十字於後,其愛玩如此。師歿,榻留齋中,先君命歸其子,載載不知此事,流落無所矣。吾家藏榻甚多,獨晉唐小楷、褚河南夫子廟碑、麻姑仙壇記,識者稱為江南甲品,傳寶百二十年,今皆失之,吾雙眼崇之也。偶閱《輟耕錄》,見陶九成《淳化榻記略》,追憶前事,紀之。

[编辑]

松蘿之香馥馥,廟後之味閑閑。顧渚撲人鼻孔,齒頰都異,久而不忘。然其妙在造凡宇內,道地之產。性相近也,習相遠也。吾深夜被酒,發張震封所貽,顧渚連啜,而醒書此。

紅碧[编辑]

賀涵伯坐徑山竹裏,須眉皆碧。王長公龕杜鵑樓下,雲母壁都紅。

運水[编辑]

昨曹幼安遣訊,書尾云:「且運第二泉,六日後當還。」乃領報乞水之便,無甚於此。而某不知寄壇舡上,少可十斛。其明日,奴子以泉涸告,方悔之,然俟其歸可稅也。朝來索報,則又忘之矣。吾每日料頭起,都無啖粥想,喘喘思茶耳。而念不及泉,此何故歟?僧孺曰:「為懶而忘之者,性也。為念不及泉而忘之者,境也。」某笑曰:「顧以性。」

得季常書[编辑]

甲辰別季常,丙午,季常使至,得觀智評。戊申春,書至;冬臘,使者貽粟至。辛亥,漢陽李愚公之客毛克甫以季常書至。又四年,甲寅秋,使至。觀智評新刻十一年間,一面一客,三使五書。而季常之念愈至,某亦無異,季常悲喜皆不能勝。所為悲者,綸川先生之訃也。孝介之嗣曰維鼎夭也。其他種種吉祥,如黃州之特祠,孝介先生之諡,奉祭之田,祀典之備,奉祀之青衿子弟,樊家阪之克葬黃岡,誌之立傳,江夏郭鳴龍之傳,東婁王緱山之志,俞夫人座右格言之刻銓,曹諸公智評之刻,嫁女漢陽,倩李應橘為諸生、名士,太夫人春秋七十四,神明不衰,與俞夫人為子母歡。吾黨小子能無喜耶?且不獨一喜而已也,開椷而讀,若有得焉;進使者問故,若有得焉;仰觀日月之靖郎,若有得焉;寤寐若有得焉。嗟乎,故有故侯,去吾鄉十四年,歿十三年。幸與侯之弟季常為傾蓋交,十一年而彌老彌新彌甚焉,若此哉。

陳元石[编辑]

郴州陳元石,志在經世著書一百卷,集錄碑板遺文幾千卷,今在黃安吳氏,其人天放,其言皆特詣可喜。偶及邊事,抵掌指畫,無勞聚米,更自言「吾親涉其世如此,他時憂端終在海外」。今日渡江相訪,談竟一日。抵暮,住金山寺,信宿而去。約以明年春,載書過某草堂,不知必踐否。萬曆丁巳初夏,寓潤州劉氏記。

梁生[编辑]

譚孟恂卷簾晝臥,廳事忽壓,乃安寢破瓦腐棟之間。正梁橫覆之手足,鼻眼都無所敗,故自號日「梁生」。馮子玄為予說如此,兼稱其作義殊絕。吾但欲識其人,如斯人,不復問義矣。

飲甘露寺[编辑]

錢蜜緯、潘無隱、趙石生觴予甘露寺僧舍。是日小雨甫晴,修篁罷洗,空翠滿人襟袖,涼風颯颯從東北來,與歌聲相答響。徐姬喜行酒,作吳吟數闋,不覺大醉。蜜緯得戴顒故宅,有聽鶯詩百十篇,雙柑鬥酒,且更俟之。

來雲閣[编辑]

夜同森甫、貞伯、元玉再集來雲閣,話往時征歌踏月之致,回首七年,近死之人那堪一二別耶,然今日甚喜得青芝也。青芝送我垂虹亭側,燈光黯黯,委蛇高下,覺步步惜別。

周昌東[编辑]

周昌東宅,闤闠之間,老屋闃然,童子迎門見人,有退避之色。甫裏先生讀書修行於今,殆屬昌東矣。昌東名長洲縣諸生。

詣虎林[编辑]

某詣虎林,周季侯適宰仁和,語聞子將曰:「頃求仲語我,元長且至,子為物色之。」某既到,季侯載酒徵歌,觴予湖上。雖復絲管啁啾,雅無酒熏綺暖之意。某與子將襍問五雲去後事,季侯唯唯然之。時有伶人李九官者,能歌新聲,發音清徹,正與峭寒淡月相遭,某為傾耳。季侯笑曰:「咄!元長猶復能摸索人。」 久之,呼渡辭去。酒歸月下,遇張子羽、鴻舉如。溶溶一樹梨花,月落乃別。丁巳季冬十日。

快雪堂[编辑]

快雪堂故龕馮先生之像,紅罽修髯,結跏趺坐。顧道民云:「宛如當年靜默時也。」此來不見先生,古梅萬萼俱暈微酣色,一花破萼而笑,微雪垂垂。尼人聞孟暢,印持子將無敕遲我舟中,與子玄盡三蕉葉而別。

趙燈[编辑]

燈名趙氏,蓋趙翁瞻雲者教其郎為之。嵌珠玲瓏,寶光四射,大略彷建燈而加豔焉。今年戊午,爾尊為置一架,予草堂傍懸戊申歲所得張九服家麥穗燈,文質正等,相間彌爛。德清許長卿適以張子羽問至,杯斝徐飛,銅花間發,剔有穠季落梅之致。

楊文襄[编辑]

楊文襄在金山,有角巾人訪之,一擢船郎鼓枻而至。文襄布席,角巾人共舉之,搬換盡一室。如世人揖遜狀,多不發一言而去。寺僧莫測所由。[1234]豪既就擒,知是與王文成指援兵法。其鼓枻者徐曰:「仁愛文成妹婿也。」鄔生繼武見視文襄遺像,是十三聘童子科,乃至出入將相七十餘年,歷歷具載,本藏其裔孫楊九華家。遺文剩板,剝落殆盡,其存者獨門館之鎮石耳。悲夫!

澹月[编辑]

澹月柔風,吹人如酒。俄逢角妓兩人而西,舉步繁促,思當年亂頭扶路人,深居如海。

張元王[编辑]

周安期偕元玉訪予,得讀其所為應觀風試卷,辨爽饒風氣,何松陵之多才也。連日侍,元玉飲都不減沈公容。恨家無美醞,又斗筲不堪作敵耳。約歲暮過汾湖,從仲韶索酒十斛,便請封壘,當從壁上觀之。

徐幸之[编辑]

徐幸之取適於酒,不及醉;借興於花,遂曉其理;留連婦人,老不能身其事;此三者皆非人所及。

清映堂[编辑]

清映堂集嘉賓常數人,焚香展卷,陶寫情性。主人溫克自持,令海內俠遊之士如歸其家。而產不及中上束,所入僅償所出而已。又獎拔孤貧,往往昌遂老友。王天池才令也,歸洗其橐,而主人左右之,寒燠饑渴,必令均調。王亦不知非其家。主人名文龍,姓孫氏。

練水[编辑]

吳中讀書之家,練水多有其先輩,予不能詳。如徐尚書之博大,殷員外之秀美,使人讀其書,疑為千載上人。張三江先生,十三能文章,見者謂為王文恪公之作;既老該達,稱五經庫。唐叔達、婁子柔繼之,頡頏一時。王翰林辰玉將死,囑其子:「誌我必唐與婁。」故亦重其能文,非獨千載子期之感也。金子魚不上公車,蠹魚萬卷,其人更長厚可重。李長蘅滾滾千言,倚馬立就,書法直逼古人。山水竹石亦駸駸眉山襄陽之亞矣。鄭閑、孟龔、仲和、汪無際,盡能奄有千古不欲苟同生活。丁人沈公路,抱膝海上,故稱淹博。乃亦卜居練水,嚶鳴相召,豈非宇內之希觀者哉。偶念李緇仲、侯豫瞻兄弟,風氣遒上,不減諸人,聊題數行紀之。練水固以樸茂相高,乃不知其人文獨盛也。萬曆甲寅秋仲。

發苕溪[编辑]

乘夜發苕溪,韓止修謂予,何不造令?某念歸安廉吏,安所得糈飼過客,遂行。質明泊{艸麥}湖,有老氓輸官租還,頌侯,市人倚而聽之,各序其所常得。某呼石倩小子識之:脫造令者,較今所得孰多?倩亦欣爾有喜色。

臘八[编辑]

訪薛更生桑庵,作臘八粥相餉,與郭九解、方子旭各啜兩甌,侍兒皆飽啖而去,覺何家肉穢人。

宋刻[编辑]

有傳視宋刻者,其文鉤畫如繡,手摸之,若窪窿。然問所由故,出紹興守家,其先憲副藏書也。問故,將質以償路符之所不及,且誡售者勿泄。有是哉,吳質清惟恐人知。即於古未數數耳。趣記之,然非守意也。守名魯唯。

吾廉[编辑]

徐娟澡手拂籍,顧影生姿,燭下淋漓,使人欲領。曲部金淑真,絳桃玉蕊,愈麗愈妍,旖旎情多,不堪滅燭。張美昂藏翛遠,意常獨步,如緲縹孤鴻,棲飛不定,鶯花寂寞,賴有斯人。

杜小韋一見相習,所謂氣類之交,瀚衣裙布,直令紈綺五色。

幽禽亦解芳菲意,攪亂柔枝不肯棲。如紺園春半景色愁人,侍兒不解春愁,但道杏花零落,便有深閨自憐意(上「幽禽」二語徐小桃作,「侍兒春愁」是周霏霏入宮語)。

褚溫卿,苕霅間人,敏視清辨,多出塵之想。所居不事華飾,隨方物用,無不妥適。嘗衣染緇衣雜綺坐,而貌宇娟好,議論抑揚,頃刻數十交。不頓不矜,時人目之溫友。又曰:不交褚仲,幾不盡友朋之致。

袁倩,梁溪人,眉目如黠,舉止間,適意及之,凝眸一往,無所關說,其婉戀天性也。嘗居郭南草堂,披籍梅花下,飛英黠額,都不可別。

芙蓉院主周句,貌如花光,豔發不定,好任俠。嘗撲地作梨花舞,便身猱捷,令人有魏博間想。居恒以翰藻物色人,一時被容接者,無不自勝。

張子曰:「予嘗與數子語,蓋低徊不能去。」云豈非以其神哉?語曰:惟色損廉。子故自信吾廉不害也。

坐小閣[编辑]

季弘相訪,因約僧孺過土山,坐小閣。風片雨絲,澹澹相續,平蕪如錦,舞綠搖金,偕飲數杯,竟醉。路逢汪千頃,拉還草堂。方晚食,簷端作滴溜聲。僧孺不欲久留,跣而歸。人間兒女之念,寒儉乃篤,漸老益至。暗思僧孺二十年前援而止之,豈有冒雨徒跣之事乎?

遇君淑[编辑]

偶過諸延之,遇君淑病後,談笑頗不減曩時。獨步履敝,敝然殊有老人之態。然某與周旋最久,故不見君淑健步時也。如許頭顱,猶不免援長鋏向人,此可恨耳。晚歲生子,遂不免多累。而某某朗秀可喜,大有昂昂千里之致,故堪鼓掌。

梁雪士[编辑]

梁雪士,性癖,舵歌至忘病瘦,為人辨韻,不免取憎,故是道中人好勝應爾。雪士既病,與予坐城南角,歌春歸一闋,再喘再喑,竟作廣陵散。藤花村右,欲名西州門矣。

趙瞻雲[编辑]

□甫尊邀我作《趙瞻雲傳》,且云將以眉公本見視。崔灝題詩在上頭,豈能復道眼前景耶?然聞趙老意欲補出年少時貧苦自力狀,則予傳似不可無作瞻雲老布衣也。至令又肅公自題畫像,必引瞻雲之言為信,則其所得力於貧者,可知矣。

甦蒼[编辑]

甦蒼面目嚴秀,不肯聞隔壁環佩聲,真行人也。今居選佛院中,與市廛僅隔薄板,邈若深山。

文筆山房社[编辑]

予識王濬仲文於潛陽,公座歎其清發。後一年,王子虛示我《文筆山房社草》,則其郎玄度三兄弟之文皆在,皆必得之投也。又一年,陳魯詹應薦殊可喜,然恨世人知此社不盡。今秋開榜,而玄度與其侄元修暨濬仲夏元禮彙拔矣。兩王氏世有科甲,其獲未艾。獨太常之後寥寥。今見元禮,使人增氣。萬曆戊午九日。

老梅[编辑]

老梅悴悴欲盡,爾尊移玉蝶一株,將易之,予低徊不忍。既數日,條有勾萌,乃植玉蝶於北側一步許,意雖萌不悴也。今忽成蔭,敷花如雪,交枝布葉中作綠龕。夏雨灑灑,移時不漏。予佇立良久,飄風送濕,乃去。

出迎薰門[编辑]

出迎薰門,而南憩西宗僧舍。問故李亞夫讀書處,茶者不能答,但云新貴人某有扁額於此,不覺失笑。既出,登迎春橋,勾萌始青如潑黛,遂折而西,野梅岸立睨人,垂垂欲笑。與季弘竟造其下,徘徊久之。過樂全先生祠,拱揖而退讀壁上遺詩,乃行。忽疏籬綴雪,浮香逼人襟袖。乃北折入小庵,問祺花所在,陶去亮云:「橋斷不可渡。」季弘曰:「僧蓋斷橋以絕遊者。」偵之,果然。卻立凝視良久,一僧招予入,乃是以誠故。王侍御葆裔孫,能言敦厚公事。嘗遇孟夙於五雲,頗相器重。或云結伴徑山,未也。然其人談次多不任其聲,病矣。為予設粉餌滿一器,食之而盡。望朝陽門入,遇僧孺、子琴西城上。

觀放燈[编辑]

僧孺、季弘、方黯晉行晚,食訖,出駟馬關觀放燈。大都駕竹葉為棚,金鉦隨之。每試銅花,士女填塞。至浮行百十步,遇則寂然,未嘗有燈也。多取勝於月,又霽後逢節,人情一新。穿街陌,聽小鼓,觀小兒所行,不覺忘倦。久之入關,小憩景德寺。一片空明,龕燈無火,為□蘇子瞻「不把琉璃間照佛,始知無燼亦無燈」之句,頹然孤往,二鼓乃別。

謁廟[编辑]

將齎瓣香謁廟,參大士曇華亭。遂上西峰,拜武安王故像。取道登城,禮主土神,誡安淳候,伺四鼓,遂行。過半山橋,初聞雞鳴聲。道上行履特特,廟火熒煌,一燈黯豔,製亦弘麗。整衣肅拜,而出經文康公祠,下望東巘,後壁如削成然。迤<辶裏>入山,有童子弛擔候門,呼予且坐,予得龕後甚安。久之,啟鑰禮大士,遂歷翠微,陟雲磴,問武安守官人何在。既畢禮,將從西麓下,守者言路滑不可履,仍轉而東。月光滿袖,青黛如潑。晨鍾隱隱,與聲欬聲相雜。憑童子肩登鹿城,衣乃大濕。挺脅望城外,茅舍著霜,都作雪色。笑語安淳,今夕故佳,殊非老人調度。已上土山,廟祝延予坐,度不可歇,遂還。

勝林[编辑]

勝林長老疊蹠關中,予與章甫訪之,故大慧師草庵也。泉頗幽潔,不類往時。林云:「故有泉,甚苦。吾度殿之南可穿也。」不五尺,泉泓然,芬而甘。關內楳數株,植□二年,今盛敷榮,子累累矣。此豈有山緣乎?予故卓錫於此長老剃度補陀,為內家濟世。凡數歲三,賜紫衣。度嶺謁憨公,隱海虞山中又八年,修證人也。眉宇開豁,酬對便爽,雖與世作緣,故嘗有揮刀斬截之意。

三一義[编辑]

近得李三一作義,如謝靈運伐山開道,勇壯多風。

許元倩[编辑]

許夫人老壽考終,可以無憾。吾甚悼我元倩,四歲間夫妻相幽淹忽也。為伯玄者,良苦矣。友輩如元倩,可謂經明行修,雖復向人嬉戲,未嘗不以禮自衛者耶。

西湖約[编辑]

趙石生興在西湖,某心許之,有平原十日之約,楓葉且冊,多不得消息。將下帷發憤,遂忘湖上耶。石生能忍譸張之毒,不與作緣,可謂清徹,而永不能酬其興。非某所聞杜子美云「知君未愛春湖色,興在驪駒白玉珂」。將書以問之。

寒山僧[编辑]

寒山寺僧某,有一力甚勤,然不得於少主,逐之。夜風雨,僧從電光中見屋脊上有物蠕蠕,偵之,則人也。追而察之,乃所逐者。僧默無言,謹其捷而臥。夜半,捷發有聲,僧曰:「爾恐我耶?爾為此不法之事,倘於不相得之主,爾無命矣。爾第入質,明相遣。」其人伏地請死。將旦,贈以斤金,曰:「亟去,毋為少主所知,但取一房老小,不失為人。否者亦聽若耳。」後十五年,其人率妻子來謝,自言有百金裝矣。時世長在僧座,見其人,聞其事。袁石公嘗閱書畫於寒山僧舍,詫謂力不如者,此老僧也。

求誌[编辑]

將介白民析趙嫂為女仲誌墓,已得請三年矣。吾欲待爾彰稍知文句,攜之偕往。今將何如?

物聚則散[编辑]

有與予三世同里,祖父皆杜門自守,而孫不免詿誤觸窗網者,乃其人又獨往獨來,不開睚眥之隙者也。同里人譁然冤之,當事者廉其狀,付所司按治。時漢陰王新宇署縣,判狀云:「閉戶不出者,示其高;一毛不拔,實偕之禍。」聞者撫掌稱是。傳神之筆,無得情性云。久之,郡李安元旭公覆安始白,然歸視其橐,洗矣。物聚則散,故不必其入者之悖歟。又況乎丁必散之運,而駕以自用之,愚者耶。災及其身,豈顧問乎。

修梵[编辑]

僧修梵嘗受染於先世長,致有筆氣,顧不謂其便解竹妙也。予雅不知竹理,觀梵作,覺運腕使筆都成二昧。

茶史[编辑]

趙長白作茶史,考訂頗詳,要以識其事而已矣。龍團鳳餅,紫茸驚芽,決不可用於今之世。予嘗論,今之世筆貴而愈失其傳,茶貴而愈出其味,此何故?茶人皆具口鼻,穎人不知書。寧天下事未有不身試之而出者也。

吳工部[编辑]

吳工部茲勉,取道婁東,特乘小舫候之,不相及。聞工部還家,頗完向子平事,殊可喜。然又不免在原之痛,將毋悒悒耶。此老以汶上翁知某,又申之以孟長。其眷顧周至,真非言語所及。惜乎既朽之木不可雕,而階前人亦無堪斧削者,將奈何?

山塘[编辑]

庚申正九日,晤李愚公山塘,神情開滌,真不負二十年來作觀相。方約詣陳古白,驟雨如澍。將更日,而郭仲至,則女家禍起。吾身如孤豚,魂飛湯火間矣。然念孟夙在慧慶,此日不一,往後復何期?乃彳亍而行,雨益甚。孟夙驚喜出迓,步履輕安,談笑自適。爾時又如飲冰,五內清澈。

至誠[编辑]

生平無刺心之毒,沉舌之冤。自恨未經鍛煉,忽盡償之,雖復骨載魂驚,信知至誠莫破。

胡虞生[编辑]

老去不復與英少作緣,偶逢佳麗,必自處不竟之地,飄雲過之矣。李文長見某二談,怪不及胡虞生。正不知生平二念已在夢寐間,猶復肯穢珠玉耶。然虞生視某,如睹漢宮老娥,神情正不免飛動。

高文蘭[编辑]

高文蘭吐音圓美,妙有情性,當家人物也。就使隨眾作伎,亦宜處青丘白龍間。其在甕城,獨劉中翰一人知之卻不盡。

牌刀[编辑]

牌名於駟馬石氏,至景德黃氏,光如秋水,恰與銀燭紅罽相宜。刀名於小拙陸氏,至薦嚴之沈氏、朱氏,絕無□脊,芒刃之用,浸失其傳。殆是牌至黃而始全,刀至於陸已絕盛,難為繼也。

草堂客[编辑]

前輩文王唐祝諸名家,字落碑板,或短長伸縮之,用未盡靈變。石工章簡甫,輒為搬涉,其韻愈勝。某嘗問章林石田,輒曰:「非吾所及,但守鋒穎,不差毫末。庶幾可嗣先民。」每覽其刻,知非自譽。田為人質訥,無妄言,布袍楚楚,有道者氣。往來草堂凡五年,未嘗更端。白事亦不識其喜慍之色。語及,頷之低頭微笑而已。嘗客苕霅間,更數寒暑為人鐫誌,據石而脫。時又有陳雲卿,亦及侍文待詔。江南碑版,無問頺刹、破塚、豐碑、小碣,盡能識之。又嘗致其所識,歸某草堂。性喜飲,微謔,然多名家之風,無流俗性。忽一日倉皇來告,且病,亟買舟西歸。某遣力顧成送之。入舟便欲顛墜,成以背抵之。不逾時卒。二人者,清淨專一,其去應爾。吾往時買金鐫字,金石鏗然。氣衰人遠,草堂政自寂寂。

訁冏諜[编辑]

庚申二月廿三日夜,余聞諜者狀於陳全,漏下四鼓矣。帶夢扣扉鈈,舌本盡縮,女若獨悲喜不勝,願如諜者決,存孫氏,情詞挺挺,殊有丈夫之概。爾時酸風殘月助人愁,恐每念斯境,可令燕地霜飛,齊台風襲。故知迫窮之狀,必真自心之,信不惑。

珠池[编辑]

廣南珠池,六海也。自雷廉訖於交趾,連亙千里,舟不得行。犯者擬盜,許立殺以獻沈全老。守廉請除之,遂為令。袁無華曰,珠出斷望者上,次竹林,次楊梅,次平山,至於汙泥下矣,朝廷設邏卒數百人,艘三十,守六□。舟既不得行,邏者即夤緣為盜。然無多取,獨新會鄉山人,駕巨艑,乘秋冬間盜取之。而珠始累累出人間矣。每盜置一革囊,可五六錢許,亦雅無名珠。或云必斷望者,即不名而稍圓。或云斷望,池龍守之人莫能到。

白釀白箑[编辑]

王弇州晚歲減飲,但飲白釀之清淡者。士大夫家競為之,名鳳洲酒,一時臘釀為之罷市。王文肅為人書扇,問是張芝山白箑否?張家箑歲滿天下。

孫靜原扇[编辑]

扇推李昭、馬勳、劉玉台,我皆識之,信名下無虛士,今日檉持一箑,美而淨,展闔如意,令人不忍去手,云得之孫靜原氏。每怪此道無作者,不圖又見斯人。

年饑[编辑]

某所歷饑荒之歲,如嘉靖辛酉、萬曆戊子,乃至戊申,極矣,然未有如庚申之甚者也。小民持錢入市,抵暮無所得粟。解衣求質,望門無所得錢。疾痢祈禳,市空無所得雞豬鵝鴨。造物者頓挫斯民,毋已甚耶。往時傷稼,其騰貴故宜。今年萬頃如雲,民力休息,而枵腹者相踵於途,至取半莎之草,充晝脯之膳。自詫良民不能從眾,不亦悲夫。聞吳閶罷肆,比屋絕糧,不識將來竟何如?

為是[编辑]

金沙王氏藏書至多,一經家難,蹴踏無餘。閣中橫廣十丈,高可三尺,殘函斷線,紛披狼藉,使人見之出涕。孫氏既罹奇陷,三世所藏半易餅餌,半入陶家。往在譚氏,嘗見其藏書,不下二萬餘函,周列三屋,其後流落,政與孫氏等。張氏嘗龕寶珠於屋梁,梁高三丈,自謂人力鬼丁不能及也。火焰係絕,珠燼而屋不敗。此四恨者,千古所不能平也。歐陽子曰:物聚於所好,而嘗得於有力之強。有力而強,其入必悖。得禍之烈,豈為是歟?光宗元年記。

泰昌初[编辑]

泰昌初,發帑罷稅,何論邊徼關梁,抃舞謳誦,即窮巷婦女稚子,皆有生氣爾。時斗米伯三十錢;民間不見所苦。垂白之老,喜談朝政。大行詔下,莫不欷歔掩涕,如喪考妣,果有此事。

還扇[编辑]

樊孝介將行,夏士琰瑋作二詩書扇頭為贐,樊受之,色喜。諸人競作詩饋扇,閶關扇貴。樊笑曰:「本無拒諸君之心,笥狹不能藏也。」為錄其詩而還之。偶讀華子魚還金事,書此。華云:「單車遠行,將無以懷璧為罪,終是委曲。」

早黃[编辑]

早黃香氣清遠,不類桂。所以為佳,故凡物之出類者,未有不得氣之先者也。庚申七月東樓下書。

蔣九敘[编辑]

萬曆甲辰,九敘以樂府見投,擬古忄自肖。壬子,為汶上翁言之。其明年癸丑,授知於熊御史、杜府君。己卯,領鄉薦。丁巳,偕王孝先賀賓仲、顧餘、劉中翰許,執手珍重而去。己未,讀避暑社草,致有格力。泰昌庚申卒。十一月二日夜宿蔣市,問賓仲,使者知之。予一哀而出涕。嗟乎,予何所致於九敘,予深惡夫,涕之無從也。

何上舍[编辑]

吾鄉藏書家葉文莊尚已,其後為顧侍御、孔昭周、孝廉孺允兄弟,能蓄能讀,為一時大雅之冠。周於舜多買法書名畫,樽罍彝{曰拆},藏凝、香、雲、穀、夢、芝六觀諸館中。殆可充棟,華豔富贍一時,無與比者。自後物力漸詘,亦絕無好事之家。何上舍道光獨喜藏書,每一刻才就,善價而求之。一藏本,一讀本,一副本,較他家所蓄完好十倍。而上舍頗能搜討,焚香煮茗,哦詠萬卷中。上舍死,其子進士君取其愛玩者以殉,時稱進士孝子。今日聞上舍之孫卓然者書聲略紀其概,蓋何氏之興於文學,自上舍公始也。泰昌元年庚申元日。

王慶長[编辑]

王慶長爽氣淋漓,故不乏長者之度。一登其座,可使五陵長價,山河動色。世間眼孔如綠豆,人莫動齒頰。

詣慧慶[编辑]

顧僧孺拉詣慧慶,小與孟夙語,而爽然失也。孟夙以此月過華山,聽一雨說法。除夕當在五雲獻,歲攜行者拙成入石盂山,便有終焉之志。石盂去餘杭不五十里,僧孺躍然曰:「即耕硯必一往。」僧孺故上根人,夾帶稍雜。泰昌元年十二月五日記。

過選佛場[编辑]

夜過選佛場,列坐長明燈下,聽道者唱佛膜拜,令人煩悶。俱寂,憶往年清夜,先君嘗至此疊遮,移時而去。風景不殊,山河遼邈。某自倦遊後,念都不及二十年以下人。

張平甫[编辑]

張平甫既病,便齋素,低頭默默,都不欲見一人,偃臥而逝。平甫潔清自喜,無迂曲性。宜如此一生強酒,即沉湎不肯言醉。望五而瘵酒,瘵也傷哉。泰昌元年十二月九日,風氣如春,雞鳴後疏雨,墮瓦獵獵。忽聞其婦哭聲,遂不成寐。書此。

自遠方來[编辑]

孔子聖人。或曰:「孰謂鄒人之子知禮乎?」或曰:「此東家丘也,貴遠而賤近。」世態從來如此。注則近者,可知非解。由是觀之,遠之則有望,近之則不厭。談何易乎。

耳順[编辑]

《楞嚴經》云:「十方齊擊鼓,十處一時聞。」此耳順也。耳順兩字,從來經傳未及。

參乎[编辑]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不免無風起浪。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卻是剜肉成瘡。高峰祖師有言:萬法歸一,一歸何處?這須直下承當。但下唯字已遲八刻。予嘗有言,曾子之唯遠,不如顏之請事。以水洗水,有何間隔。

無所取材[编辑]

無所取材,蘇子由曰「戲也」,言無所取材,以為桴也。雖聖與人言,不免於有戲也。《訓詁》「材」作「裁」,無味亦無自歎,自證之理。

孝哉閔子騫[编辑]

孝哉,閔子騫,即父母昆弟之言也,味於其字自見。

論篤[编辑]

論字虛如雲。若論篤實,便與之。君子者乎,色莊者乎。

割雞焉用牛刀[编辑]

割雞焉用牛刀,是真語者,卻當不得。子遊認真,故又曰:「前言戲之耳。」傳曰:禮樂百年而後興。豈虛乎哉。

孟子舉業之祖[编辑]

賢者而後樂,此不賢者雖有此,不樂也。因說賢者翻出,不賢者虛活玲瓏。湊成二比,是舉業起股之法。又因賢者、不賢者翻出,經始曷喪二節,以寔證虛。頓挫變換,又可為中比絕妙之法。

可以濯我纓[编辑]

柳子厚詩有「叟垂華纓」。華纓,華髮也。「可以濯我纓」,便是濯髮,不作冠繫解。且孺子亦安所得冠繫而濯之?

魯子[编辑]

魯子芸瓜,避杖藜藿不糝,何來頓頓必有酒肉?在家左右或鄰里所嘗往來之人,未必皆魯子所欲與。針铓不接,便相違拒。何得問有餘,必曰:「有清夜沉思,頭面多赤。」

舜象[编辑]

舜往於田,號泣於旻。天畢竟自知,有不得乎親、不順乎親之處,讀書者不得寬縱聖人。象傲,父母愛之亦異,竟有得親順親之處,不得抹略傲弟。程子曰:「觀書者,只怕氣不平。」遮護君子,谿刻小人,都是不平處。

禹稷顏子[编辑]

禹稷當平世,顏子當亂世。二語尋龍捉胍,便成鐵案,何消問?孔子賢之,何消問?孟子說同道,何消問?易地則皆然。蘇明允教兒多讀《孟子》、《戰國策》,大都在案。在接觀者,不可不察也。

過文[编辑]

張賓王仕而優則學,下用幾語過文,時推絕識。湯宣城亟稱之,後有儒生於「則仕下亦用」幾語作對,真堪捧腹也。我每想其操觚授梓時,可謂無天於上。


 卷十二 ↑返回頂部 卷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