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盈川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 楊盈川集 卷第七
唐 楊炯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刊本
卷第八

楊盈川集卷七

  神道碑

   唐𢘆州剌史建昌公王公神道碑

王氏之先代爲佐命秦之霸也則王離㓕楚國而三

將連衡漢之興也則王陵誅項籍而五侯同拜南陽

克定應圖䜟而作司空西晉聿興合謌謡而濟天下

昔者伊尹伊陟但保乂於商朝太公桓公唯夾輔於

周室蕭何之後居食禄而無聞鄧禹之孫在當𡍼而

不嗣未有夏殷三統金木五遷冊命重光軒裘代襲

則我瑯琊之郡有冠蓋之里乎建昌之縣有公侯之

子乎公諱義童字元稚其先瑯琊臨沂人也永嘉之

末徙于江外皇運之始遷于五陵今爲雍州萬年人

也祖僧興齊會稽令梁安郡守南安縣開國侯禄位

千石珪符五等營室逈於羽儀山河入於盟誓父方

賖梁正閤主簿伏波將軍梁安郡守隋上儀同三司

以惠和之德有文武之才伏波將軍從征等於馬援

儀同三司開府均於鄧隲家餘積慶郡不乏賢代臨

本州則元賔之父喜形於色繼爲太守則張翕之子

迎者如雲自齊國遜位於梁庭及隋人内禪於皇室

夏禹之鼎寶命集於周朝御龍之家世禄歸於范氏

公台階茂緒昴宿精靈五百歳之賢才一千里之皇

佐忠規武節學府詞林元方閨門敬其有德少游鄉

里稱其善人實惟淸廟之器是曰皇家之寶韻諧金

石奏虞庭之八音德合珪璋列𡍼山之萬國黄河一

曲之水莫測其源赤城千丈之巖未階其峻群童忽

聚綴帛而引旛旗父老相呼授履而傳兵法隋授左

勲衛率非其好也河東離析海内風塵天子溺於膠

船諸侯問於金鼎能扶天下之危者必據天下之安

能除天下之憂者必享天下之樂我髙祖神堯皇帝

就之如日望之如雲發三河之雷電平四海之曆象

武王之仗黄龯一月臨於孟津髙帝之執朱旗五星

聚於東井公瞻烏于屋射隼于墉陳平則間行而去

楚酈生則長揖而歸漢奉符繫組觀軹道之降王SKchar

武脩文見山陽之散馬初拜車騎將軍稍遷右屯衛

將軍録有功也考於周典崇德報功稽於春秋䇿勲

命爵車騎萬隊備凉土之羗戎衛軍千兵掌京師之

屯禁于時天保初定邊方未輯二十八舍尚有吳越

之妖氛一十三州猶積東南之殺氣武德四年詔公

爲江南道招討使鼓琴而送受命而行乗使者之輶

車掌行人之旌節陸賈至於南海先責尉佗隨何入

於九江即徴黥布詔除泉州都督封建昌縣男食邑

三百戸斗牛星象舜禹精靈境接東甌地隣南越言

其寶利則瑇𤦛珠璣叙其風俗則丹雞白犬公門容

駟馬位列三刀防薏苡之譏嫌絶簡書之流謗豈知

廣州淸節酌貪泉於石門合浦神君返明珠於漲海

貞觀三年詔還散騎常侍行果州剌史授期天帝肇

跡人皇南充國之舊都西巖渠之古邑岡巒紛紏天

彭𩀱闕而作門珠貝浮沉巴水三𢌞而成字公入叅

師友出居方伯金蟬石貂朱旗曲蓋纔臨蜀郡卽聞

來暮之謌𥘉踐益州巳聽中和之樂七年詔遷銀靑

光禄大夫行恒州剌史西街畢昴北嶽恒山天開太

一之官地列并州之鎭境分靈壽魏將樂羊之所封

邑對行唐趙王惠文之所築公政成朞月風行萬里

鄧晨一郡漢帝稱爲主人李廣數年匈奴號爲飛將

行嘗計日郭伋不負於童兒郡異中平王觀無私於

任子旣導德而齊禮亦勝殘而去殺三木在殿將拜

鄭弘兩鴈隨車坐悲虞國享年(⿱艹石)干以十五年冬十

一月二十五日薨於洛陽之淸化里公家傳將相世

有忠貞屬離亂之弘多值風雷之草昧河宗兩日負

鼎而謁成湯渭水七年垂鈎而逢西伯將軍再命剌

史三遷种暠欒巴牧人之良翰龎叅虞詡將帥之宏

規立事於當年揚名於後代兄國卬榖州剌史弟國

稀仁州剌史荆枝擢秀棣蕚生光何止平輿之二龍

是爲賈家之三虎唐虞之際四岳分居趙魏之間八

男爲郡公雖勲叅締搆位揔班條金友玉昆良田廣

宅而能吐食下士倒屣迎賔無笑客之美人有拜賔

之童𨽻䇿名委質善始令終生當封侯克成丈夫之

志死而可作無忘事君之道越十六年二月二日葬

于伊闕縣之萬安山詔賜雜物百叚給儀仗徃還禮

也亭連長樂城枕髙都守闕塞者汝寛適伊川者辛

有北瞻洛汭尚想元凱之境東望邢山依然國僑之

基夫人陽翟縣君河南禇氏卽太常卿陽翟康侯亮

之女中書令河南郡公遂良之妺也宋公子之流𣲖

禇先生之苗裔弘夫人之禮傳淑女之詩有文在手

歸於魯國有鳳和鳴適於陳氏邑之石窌縣以封丘

夫尊於朝妻貴於室仙人暫别𥘉悲寡鶴之聲寶劒

纔分終合𩀱龍之氣以某年月日薨於某所越某年

月日祔建昌公之舊兆長子師本太穆神皇后挽郎

襲建昌公歷韓王府祭酒岐州司士叅軍定州安喜

縣令譽聞州里學富丘山以卿子而爲郎以象賢而

開國朝遊楚澤暮𪧐燕宫東臨石柱雍爲積髙之地

右會長星唐是中山之邑出遊隣國不以陪臣見朝

上謁邦君不以屬官相待洛陽朝覲適見𩀱鳬東都

墓田行悲駟馬以年月日終於某所越某年月日即

陪葬於先兆次子師表左千牛備身遷尚輦直長歷

許州臨潁博州棠邑滄州樂陵緜州萬安果州西充

五縣令能傳祖業克嗣家聲有言SKchar之文章兼仲由

之政事晨陪紫極繞鈎陳之六星旦奉黄麾屯玉車

之千乗至(⿱艹石)繁昌土宇魏文帝之墠壇堂邑隄封漢

陳嬰之侯國河分九道渤海東臨江泒五津崑崙北

指莫不愛人以禮爲政以德鍾離意之禁暴不用尺

刀公孫述之有神能持五縣次子師玄雋州都督府

嘉徴縣丞次子師楚夔州都督府雲安縣令芝蘭有

秀羔鴈成行滇北數十尹莫大卭都之縣邑東七百

里唯有巫山之峽言其縣職黃龍入於闕門叙其宰

人鸞鳥翔於學舍咸能生盡其孝䘮盡其哀積粟萬

鍾思負米而何得榱題三尺泣吾親而不見卜其宅

兆麟鳳匝其岡巒陳其簠簋春秋變其霜露思傳舊

德式建豐碑戴安道作頌於鄭玄蔡伯喈披文於郭

泰魏武皇讀而稱妙非所望焉夏侯湛見而陋之固

其宜也銘曰

厥初兮后稷導生人兮知稼穡降及文王精翼日兮

衣靑光平東遷兮郟鄏晉上賔兮帝鄕秦三將兮繼

代漢五侯兮克昌比琅山兮峻極等淮海兮靈長惟

祖考兮鼎盛佩金璋兮疊映彼山川兮降靈生玉樹

兮靑靑成張良兮昴宿乗傅說兮箕星出忠兮入孝

武緯兮文經陳嘉謨兮制千里摛藻思兮掞天庭有

隋兮䘮亂土崩兮瓦散皇運兮權與人神兮攸贊值

笙鏞兮變響屬天地兮貞觀河兩日兮事殷井五星

兮歸漢帶長劔兮暐曄擁幡旌兮照爛周命兮惟新

雲雷兮尚屯控東南兮荒景負江海兮未賔陳禮樂

兮命使動輶車兮轔轔用虵符兮澤國頒武節兮山

人專一方兮革靣重九譯兮稱臣天重兮星紀地連

兮交阯山草樹兮潜移蜃樓臺兮鬱起遷合浦兮太

守爲廣州兮剌史臨漲海兮明珠飲石門兮貪水侃

冲天兮八翼代出身兮萬里全蜀兮奥區枕卭笮兮

𠋣巴渝有靈臺兮古跡有兖國兮舊都豐貂兮左珥

介士兮前驅濬三刀兮持節昌兩日兮剖符降鳴鳩

兮大夏騁神馬兮長衢畢昴兮分野蘭堂兮四下漢

皇帝兮國都耿將軍兮壇社(⿱艹石)恒山兮詔鄧猶朔方

兮命賈李北平兮漢飛郭并州兮竹馬瞻太階兮坐

躡惜天年兮不假伊天姓兮潁川有美人兮嬋媛桂

生兮因地女嫁兮因天見乗龍兮奕奕覩飛鳳兮翩

翩知蘧瑗兮有禮笑虞丘兮未賢始衘悲兮晝哭終

共盡兮千年卜⻱謀兮習吉陳㫖酒兮嘉栗車徒儼

兮在門旌斾紛兮竟術循洛橋兮南渡從國門兮右

出樹蕭蕭兮有風雲慘慘兮無日指丘陵兮一閉與

天地兮相畢悲孝子兮純深孰憂思兮可任訴高天

兮泣血蹐厚地兮崩心樹碑兮神道無媿兮詞林歷

陽之都兮水没圓嶠之海兮山沉俾外孫兮㓜婦生

白玉兮黃金

   唐贈荆州剌史成公神道碑

成氏之先有周之後SKchar文受命三十八王郕伯象賢

二十一代漢之少府國家維城晉之廣楊王室藩屏

公諱知禮其先上谷人也子孫避地徙于某曾祖休

寜後魏汾州刺史齊特進左右衛大將軍宇文朝江

州剌史隋成陽郡公謚曰武勲格皇天澤充區宇該

備寵榮兼包命賜祖少遐北齊民曹郎中宇文朝地

官上士襲成陽公建國之屬以訓五品以親百姓父

綽隋金紫光禄大夫唐深州剌史上柱國天子大夫

金章紫綬天王使者皂蓋朱輪公誕保靈和受兹介

福講之以學合之以和純粹以積其中文明以宣其

外出於口者必是先王之言萌於心者莫非君子之

德戒愼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豈時止時行

左宫右徴在朝濟濟在家雍雍祗服弘業克丕堂構

襲成陽公歴箕州平城洛州邯鄲二縣令武鄉里閈

榆社隄封公宰平城日宣三德悲歌相聚SKchar2服成群

公宰邯鄲雷震百里儀刑嘉誨範乎人倫令聞廣譽

塞乎天壌將蹈九列平三階豈意大和交薄而天道

難諶降年不永春秋(⿱艹石)干以某年月日終於某所夫

人宜城縣主聖神皇帝之堂姊王SKchar外舘之長女夫

人道峻於閨房名輝於邦國我周叙洪範作武成大

賚而萬姓恱垂栱而天下理法號惟舊制贈荆州剌

史生則唐堯不用歿則周武追封爲龍爲光有始有

卒立名於後以顯其親反葬於周不忘其本以某年

月日歸葬於碣石恒山燕南趙北禮儀光被宗族相

臨大夫吊桓子之䘮天子歸惠公之賵蘧瑗之葬不

害良田孔丘之塋不生荆棘長子司衛少卿兼檢校

魏州剌史大辨中子左鷹揚將軍大方少子朝議大

夫行司漢主簿大埦等門承四代德盛三賢有終身

之憂盡生人之本璽冊褒贈宜宣無窮景鐘勒銘(⿱艹石)

古有訓嗚呼哀哉其銘曰神岳之英大川之精如山

之峻如流之淸行之斯立言之斯成登車發耀在邦

有聲傳於舊國舊國惟平宰於二縣二縣惟寧余聞

說天降孔明誰謂靈誕䘮落淑真永錫不匱克揚

其名冊書光寵没有餘榮系曰列星垂象兮炳天光

白露爲霜兮沾人裳彼蒼天兮殱我良列星垂象兮

炳天暉白露爲霜兮沾人衣九原可作兮吾與歸

   益州温江縣令任君神道碑

漢亟相之尊官大位乘輪滿於十人齊景公之利用

厚生有馬盈於千駟羽旄冠劒摐金鳴玉疊其前苑

囿池臺淸歌妙舞喧其後崇高在於寵禄大欲存於

食貨義然後取橫玉帶以當仁道不虚行坐鹽梅而

自得(⿱艹石)乃時之不與數之不通貴賤任於天窮通由

於命左太冲之詠史下僚實英俊之塲嵇叔夜之著

書賤職爲老莊之地雖復勢力以高下相懸尊卑以

商周不敵孔宣父中都之小宰幽厲多藉於陪臣陳

仲弓太丘之一官公卿有慙於縣長是以德成者上

道在斯尊陶潜則安枕北窓言SKchar則鳴絃東武抑揚

足以儀四海顧盼足以破三軍代有人焉於斯爲盛

矣君諱晃樂安博昌人也其後因官遂家蒲州之永

樂天子令德軒皇爲誕姓之源諸侯計功薛國在宗

盟之後西京執法則有御史大夫東漢循良則有會

稽都尉任光鄕里之忠厚任隗朝臣之鯁直益州從

事術數知名臨海眞人淸貞克巳况乎東西海岱強

齊九合之都表裏山河全晉三分之國車馬雷駭衣

冠鼎盛盟書百代可謂功臣遷徙丘陵實惟豪族曾

祖顯祖熈考憬並䇿名天爵獨歩人師懷素履之幽

貞保黃裳之元吉張家碑碣荆州有七代孝㢘荀氏

鄉亭潁川有八人才子君外資剛徤内育文明合千

載聖賢之間鍾五行金木之秀王恭濯濯春栁懷風

和嶠森森寒松列景有曾參之孝有史魚之直有子

夏之文有冉求之藝先王德行固名言而在兹大聖

温良亦顚沛而於是當朝一見許其王佐之才行路

相逄知其美人之贈解褐爲家令寺主簿天王太子

之位赫赫前星天地長男之宫巖巖左闕出身事主

元良永固於萬邦束髪登朝七鬯不驚於百里秩滿

授將作監主簿千門萬戸張華窮壯麗之圖東主西

賔班固盡謳謡之實職掌宫觀是名將作大司馬桓

温之府績用在於元琳大將軍竇憲之曹文章寄

亭伯累遷右衛長史南京左掖上將陪藩北落師門

天軍列衛東觀漢記梁統有淸白之名中興晉書薛

兼有恪勤之譽詔遷朝散大夫行益州温江縣令華

陽西極漢水東流背靣通秦越之鄕左右夾巴凉之

地風烟可接懸車束馬之山雲物潜通織女牽牛之

象神仙所宅則有二十四居途路所經則有五千餘

里金城石郭還聞上代之風國富人安時聽中和之

樂於是乎龍泉獨斷⻱旐旁求品命千名封疆萬戸

暫過云亭乗軒之望可知且詣中軍理劇之才有屬

旌孝悌勸農桑省徭役恤鰥寡所以一縣稱平所以

百城尤最蕭育是杜陵男子不入後曹黃浮非鄕里

所知不寛同歳洛陽行馬門士無心齊國池魚權家

絕望鄭文公邵陵之縣但稱男子之名師尚父灌壇

之鄕惟有神人之哭實謂樞機八座上下三階豈惟

縳柱鞭絲操刀製錦巫馬期之任力弊起乗星鍾離

意之恱人災生解土享年五十有九以儀鳯二年六

月二十五日卒於官第夫人姚氏徴士神人之女也

壽丘仙葉嬀水靈苗定姚信之機衡審姚光之術藝

明星𦦨𦦨不臨太丘之前暮雨沉沉不散巫山之曲

婦人謂嫁女子有行織絍組紃棗脩榛栗南斗千齡

之匣忽愴沉江北方三代之儀終悲共穴先以咸亨

三年七月二日終西京翊善里之私第越儀鳳三年

冬十一月一日歸祔於永樂縣歴山之平原卜虞芮

之閑田帶關河之設險居人致祭桐鄕有朱邑之祠

怪力成墳葉縣有王喬之墓君燕趙竒士神仙中人

容貌魁梧衣冠甚偉楊子雲之窮巷好事来遊叚干

木之閭居通侯展敬自陳力就列居家可移妾本絕

於織蒲馬無聞於食粟原子思之厚秩徧給鄉人孔

文舉之中罇延留坐客加以徧觀圖史尤精釋教夢

幻泡電知一切之皆空園林貨財見三陽之巳淨遭

時屯坎浮生蹇剥佳人不再荀奉倩之傷神赤子無

期潘安仁之𢡖慟天乎到此命也如何及其⿰目𡨋目少

城歸魂舊壤平原古樹惟餘孺子之墳春露秋霜非

復臯繇之祀於是鄉鄰作主朋友加麻撰德銘之於

素常披文刻之於翠石魯哀公作仲尼之誄天不慦

遺蔡伯喈爲有道之碑人無媿色其銘曰

軒帝之族漢朝之臣西州智士東海眞人豪傑天縱

衣冠日新實生其德必有其隣道在爲貴知機則神

氣冲南斗價直西秦大蒙之信太平之仁辨窮非馬

學䆒成麟孝友爲政觀光利賔重朋比德四海爲春

宫室之象南斗北辰甲兵之衛閶闔鈎陳山控金馬

江𢌞玉輪天文井絡地紀梁岷庭前置水甑内生塵

園蠶生繭野雉來馴時命屯蹇生涯苦辛實叙虚贈

玉樹長淪厚德無輔淸仁不親百年夭枉一旦歸眞

雷鳴之下長河之濵旌旃委鬱徒御逡廵悲風汨起

血下霑巾死而可續人百其身

   原州百泉縣令李君神道碑

金城裂地之灾玉弩驚天之禍蹴崑崙以西倒蹋㤗

山而東覆三㣲歴數盡薫歇以聲沉萬國衣裳咸土

崩而瓦散是故殷憂啓聖聖人騰海岳之符草昩興

王王者受風雷之祉則有思窮圖䜟潜觀赤伏之萌

洞識機祥暗察黄星之兆天懸兩目詢去就於河宗

地震三州考興亡於柱史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剪荆

𣗥而叩天門臨壇塲而對休命及其玄黄再造日月

重輪功成而不居名遂而身退南華吾師也親居賤

職東方逹人也安乎卑位然後武城絃唱優游禮樂

之中彭澤琴樽散誕羲皇之表雖杜當陽之文武蘭

菊恒存而薛孟嘗之池臺風烟遂歇悲夫死生命也

貴賤時也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出處者君子之恒務

左右之攸宜吾聞其語矣今見其人也君諱楚才衛

州衛縣人也昔繞樞神電軒轅氏之馭百靈貫月祥

星顓頊氏之臨四海金科作範商丘有帝系之雲玉

札披圖幽谷有眞人之氣由是公侯䇿命歴千載而

彌昌鐘鼓歡娛經百王而不替豈直將

暗合之兵協律當官天地𡨋符之樂(⿱艹石)斯而巳矣曾

祖裕後魏東宫舍人太子洗馬使持節徐州諸軍事

徐州剌史燉煌郡開國公贈兖豫二州剌史眞城西

望高闕東臨非無置驛之歡實有前軍之寵瑯玕負

海八門都督之榮王彰頴河百代封侯之貴大父昌

北齊彭城王府中兵叅軍事隋濟隂郡公襲封燉煌

公文塲筆海炤爛等於星辰班囿談叢鏗鏘協於風

雅九千里之丹鳳始踐王門七十日之黃龍初階郡

職考孝友隋晉州岳陽縣令顔囘稱太平王佐月角

殊姿仲由稱禮義覇臣星衡詭狀唐都晉野有恒山

大嶽之風墨綬銅章有錯節盤根之化(⿱艹石)夫于公之

宅駟馬高驅辛氏之門五龍齊駕英靈不巳還當命

代之期將有後徴克保承家之業東郊競日探祕跡

於機衡西蜀談玄測靈心於造化雄才壯思首九奏

而和八音廣見洽聞披五車而誦三箧加以興居禮

樂出入孝忠簡於一人備於萬物弓旌疊奏始命賢

良幣帛交持載徴巖穴從㣲至著濫觴萌括地之波

積小成高覆簣漸排雲之搆隋大業十二年𥙷謁靈

臺散從貟外郎非其好也屬千三否運百六災年諸

侯窺玉鼎之尊天子厭金陵之氣蚩尤則命風召雨

黠於中州共工則折柱傾維崩騰於海縣能扶天

下之危者必據天下之安能除天下之憂者必享天

下之樂我高祖神堯皇帝所以從人望宅靈心振天

關𢌞地軸鼓聲雷駭親張霹靂之威旗羽星懸手握

招揺之柄君冲情索隱妙筭知來候東井而考前聞

裂西河而尊故事上略中略奏山石之竒謀文韜武

韜奉川璜之秘訣義寜二年授車騎將軍累加開府

武德五年遷右衛二十四府右車騎將軍仍於卭州

鎭守皇階甫闢猶勞尉侯之虚天歩初夷尚有風塵

之警示之以文德陳之以武功所以夜戸不扄所以

重門罷拆六年轉仲山府左列南州舊俗滛其白獸

之祠西𣗥餘甿背我黃龍之約王師直進陵劒棧以

長驅廟路遐宣指銅丘而决勝七年詔君討襲楓天

棗地金門玉帳之營方卦圓蓍刳木弦弓之射以此

衆戰誰能敵之以此攻城何城不克雷出而星曜龍

騰而鳳飛一鼓而擒四姓三戰而平百濮大夫𦒿老

非惟二十七人拓土開疆豈直五千餘里返行飲至

拾爵䇿勲焉禮也其年加上大將軍賞口十六人并

良馬一疋而俄以爭功得罪游俠從軍特降王綸遐

遷騰府通塞有命潘安仁之緒言富貴在天卜子夏

之餘論無階封禪空嘆息於周南絶望夏臺竟棲遲

於漢北太宗文武聖皇帝承聖皇之大寶奉天帝之

休期雷雨八瀛光華四極旌賢赦過惟新之命屢覃

念功簡勞惟舊之恩累洽貞觀元年授長樂監仍命

於北門供奉宜春禁苑太液神池浸石菌而揚波擢

金莖而挹露南經丹徼恒陪萬乘之遊北統黄山再

奉三驅之禮當是時也穆穆焉煌煌焉濟濟焉鏘鏘

焉一隂一陽而有序自南自北而無外猶復中宵不

寐殷勤多士之林昃景忘疲渙汗非常之辟十四年

應詔四科舉射䇿登甲第明於國家之大體逹於人

事之始終可謂宰相之璞可謂皇居之寶洛陽才子

一承宣室之談魯國儒生行踐中都之邑尋授靈州

鳴沙縣令累遷原州百泉縣令科通紫徼印負黄州

凉秋九月寒沙四靣平雲匝隴處處而秋隂圓魄低

開蒼蒼而夜色君乘輜演教佩紱臨人德𬒳三城風

移五縣抽琴命操還臨單父之堂繫石飛鳴即對李

泉之學明以御下將水鏡而通輝淸以立身共氷壺

而合照神行有感方登玉鉉之階靈化無方獨嘆瓊

棺之墓春秋七十有一以顯慶元年十二月八日終

於官舍君年十一丁内艱朋友相哀家人不識昔稱

曾閔今日荀何近古以來未之有也隋郡東曹椽江

溢見而嘆曰此眞可謂保家緯化嗟尚者乆之大業

末年皇綱漸紊不掃一室自懷包括之心獨守太玄

且忘名利之境于時魏特進房僕射杜相州等並以

江海相期烟霞相許付同心之雅會訖刎頸之良遊

或閉戸讀書累月不出或登山渉水經日忘歸斯賢

逹之素交蓋千年而一遇洎塵埋五岳海没三山辭

殷而奉周背楚而歸漢深謀逺慮即良平無以加也

行軍用兵則彭韓不能尚焉數竒命蹇遂無望於髙

門日徃月來竟消聲於下邑情均寵辱則萬𧰼同歸

跡混彭殤則百齡俱盡浮生(⿱艹石)寄大漸彌留遺誨子

孫庶幾薄葬等梁鴻之宅兆邈矣他鄉符𥙊仲之高

居依然新鄭唯仁與逹君其有焉存榮没哀此之謂

也即以某年月日葬於某原夫人廣平宋氏齊尚書

左丞士順之曾孫隋建安郡司法長文之季女霜凄

月瑩菊艶苕華淑問秀於閨房柔風治於詩禮琴前

鏡𥚃孤鸞别鶴之哀竹死城崩杞婦湘妃之怨長子

金河府校尉上柱國輔仁等十輪方駕萬石駢衡窺

上帝之兵鈐入先王之冊府指蒼天而永訴血不霑

𬓛對白日以長號悲來塡臆於是緦麻執友素蓋賔

朋傳祖德於高陽考豐碑於太學庶使城隍一變猶

知鄧艾之名陵谷三遷尚識鍾繇之字其銘曰

玉斗之英瑤光之精廵河并洛握紀提衡柱史論道

將軍用兵陸離簪紱奕葉公卿嶽牧騰譽弦歌有聲

階蘭疊影巖桂增榮山澤通氣風雲表靈凝脂㸃

月角珠庭白玉無玷黃金滿籯忠爲令德孝實天經

朋友千里烟霞百靈琴鐏野尚松竹山情數屬郡海

時逢鬬星黃龍電震白騎雷驚赫矣高祖元亨利貞

聖人有作天下文明自北提劒因兹間行攀麟北海

附翼南溟水火之陣孤虚之營左提右挈東討西征

巨猾斯斬元𠒋載淸功符衛霍知(⿱艹石)良平自滿知損

居中忌盈蕭條異縣坎𡒄浮生降以中㫖賔於上京

陳書詣闕對問揚庭山連鴈塞野接龍埛朞月而巳

三年有成波瀾不息箭刻無停梁木其壞高臺巳傾

關雲斷絶隴鴈飛鳴頓𩀱鳬於葉縣跼四馬於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