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盈川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 楊盈川集 卷第八
唐 楊炯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刊本
卷第九

楊盈川集卷八

  神道碑

   瀘州都督王湛神道碑

惟漢高祖應天順人祭蚩尤於沛庭斬大虵於豐澤

則豐沛之豪傑乘於雲矣惟漢光武龍飛鳳翔舉新

市之八千破王尋之百萬則南陽之佐命動於天矣

我高祖神堯皇帝以唐侯而建國從晉陽以起兵協

和萬邦光宅天下則太原之衣冠有大勲矣公諱湛

字懷元太原晉陽人也十一代祖卓晉給事中母常

山公主河東有湯沐邑因家焉葬於長壽原故鄕有

太原之號皇業伊始公以中㳙從事賜田鄠杜間今

爲雍州人也昔武王定於下人太子賔於上帝基酆

鎬而開國籍神仙以命氏覇則司徒所讓位天子所

不臣昶則孝弟於閨門務學於師友豈直橫江斬將

南登建業之臺土食金溝北徙邙山之宅自兹厥後

數百年間國移三統周人共推其代禄家徙五陵漢

朝不易其冠冕曾祖宗邁後魏中書侍郎彭城王府

司馬周春官大夫都督晉陽侯祖亮本州主簿司木

上士隋贈信州剌史大名革於東魏天命集於西周

宗伯所以辨其儀林衡所以平其守父綽秦孝王府

SKchar仁壽宫監離石郡通守晉陽侯皇朝石州剌史逆

賊劉武周攻䧟郡城因而遇害贈代州緫管謚曰烈

侯禮也天造草昧王業艱難周師纔至於太原胡兵

遂入於離石負尸而汲不能定西戎之禍折骸而㸑

不能解南楚之圍仁者殺身以成名君子有死而無

貳公承聖賢之末代屬䘮亂之弘多天子乘輿方靖

秣陵之氣諸侯斧龯莫救驪山之𤇺國有命而何言

邦無道而斯隱大業之季本州察孝廉非其好也高

祖乃操斗極拜圖書再駕臨於孟津五星合於東井

公解衣而濟䇿杖而行酈食其之長者逢漢祖而長

揖𡊮曜卿之茂才見曹公而不拜從平霍邑授金紫

光禄大夫入長安加左光禄大夫歷丞相相國二府

典籖叅軍事高祖受禪擢爲通事舍人通直散𮪍侍

郎封金水縣侯食邑七百戶稍遷虞部郎中丁烈侯

艱去職尋起爲隴西别駕商鄜二州剌史上柱國荆

州大都督府司馬冀州剌史定其封邑誓以河山蕭

相立功於萬代留侯决䇿於千里願持一郡洛陽之

任耿純兼攝八州江東之拜陶侃龍朔三年遷使持

節都督瀘榮溱珍四州諸軍事瀘州剌史江陽縣地

瀘水提封叅伐下而爲益州岐山上而爲井絡尺兵

再戢黃昌兩日之歌槃水斯來景伯三年之化功成

露冕歳及懸車歎踈廣之知足慕祁奚之請老乾封

二年上書乞骸骨詔公禄賜同京官仍朝朔望天子

歴吉日協露辰郊上玄祀淸廟詔公行太尉事國之

大事攝在有司蒼璧黃琮六玉以昭天地路鼓隂竹

九變而祠祖考名遂身退居常待終山川則群望並

走星𧰼則中台夜坼春秋九十有三以咸亨三年

月十七日薨於京師永崇里謚曰敏䘮事官給賜物

三百叚粟三百石葬日車服徃還有司監護公㓜鍾

偏罰毁瘠過人八歳讀書至無母何恃廢書慟哭毆

血數升逮事⿰糹⿱𢆶匹親孝聞州黨恩深母子比王元之事

親夢感夫妻等衡卿之至孝年纔一紀有(⿱艹石)成人吏

部薛公見而稱歎頴川之司馬德操早知劉廙譙國

之夏侯㤗初深歎樂毅兵次霍邑力戰有功高祖嘉

之賜良馬一疋進圍京城爲伏弩所中高祖臨視賜

物三百叚流血及屨未絶鼓音左輪朱殷豈敢言病

武德之始奉使嶺南馮盎等稽首稱臣獻琛奉贄舍

人薛卓遇害北庭詔公責問單于謝罪賜黃金五十

斤雜綵二百叚南踰漲海北度隂山太中大夫去尉

佗之黃屋高車使者作匈奴之鐡劵離石之難也枕

干而寢見星而行號泣不絶聲者千里水漿不入口

者數日同武陵之任襲入構諸羗異河内之張武空

持遺劒吳逺由其得銘王裒以之攀栢冀州境内舊

滛祀褰帷按部申明法禁詔書遷秩百姓舉車立

廟生祠樹碑頌德亦猶欒巴典郡山鬼潜移張禹牧

州江濤不起公出身六十載遺愛二十州遂罷方岳

之官仍居上台之位始於撥亂伊尹之輔成湯終於

太平軒轅之得風后然後拂衣高蹈躬覽載籍著遺

誡十八章盛行於代法文王周易之變𧰼尼父孝經

之篇窮性命之理盡天人之際莊周著論生也(⿱艹石)

史佚立言没而不朽越文明元年二月十七日陪葬

於獻陵禮也長子朝散大夫行扶風令遐觀等生芻

一束泣血三年不踰聖人之禮能行大夫之孝京兆

載開其新阡昆吾用昭其舊德百年宫室宛在章臺

之東五校軍營依然茂陵之下其銘曰

昔在湯武阿衡尚父下及高光蕭何鄧禹皇天眷命

赫矣高祖惟岳䧏神克生元輔攻城野戰張飛關羽

竒䇿密謀荀攸賈詡始陪營衛仍叅幕府旌節龍沙

軒旗象浦出臨方岳入調風雨其生也榮池臺鍾鼓

其死也哀陳兵復土孝乎惟孝無父何怙刋石勒銘

永傳終古

   唐右將軍魏哲神道碑

天經地緯之帝求制禮作樂之才撥亂反正之君資

㧞山超海之力⿰糹⿱𢆶匹韶夏而崇號謚非無陣戰之風披

皇圖而稽文武或用干戈之道故能彌綸宗廟彈壓

山川苞四海以爲家一六合而光宅是以二十八𪧐

懸列將而察休徴三十五星聚天軍而赫符彩吕望

垂竿於渭涘道峻匡周張良授䇿於圯橋功崇佐漢

乃有心如鐡石氣(⿱艹石)風雲洛䜟書名河圖秘象靑絲

雷燭歴大塊以三休碧羽霜凄𠋣渾天而一息岑彭

許𠃔征南鎭北之名馮異王昌大樹中軍之號杜太

行而泥凾谷猛氣無前戮封豕而斬長鯨雄圖不測

元戎十乘驅衛霍於前軍甲士三千列孫吳於後殿

秋風白露執金鼓而齊六軍太山黄河折銅符而光

百代建廟堂之䇿爲社稷之臣孰能與於此乎在我

眞將軍矣公諱哲字知人鉅鹿曲陽人也七代祖靖

非前秦征北大將軍鎭北地上郡其後子孫因家於

寧州襄樂縣開國承家之始誕姓命氏之源大名發

於本支當塗峻於層構三辰鬱鬱天街分畢昴之都

九野茫茫地險列山河之境丞相以萬機論道匡大

運以震威嚴尚書以八座當官贊金行而標領䄂文

昭武穆方駕齊驅公子王孫朱輪華轂大鵬垂翰馭

風伯而指南⿰氵𡨋天馬騰姿偶雲師而集東道祖唐隋

天水郡丞河陽都尉瑶林瓊樹櫂標格以千尋圓折

方流委波濤而萬頃雄飛有望豈惟京兆之丞隂德

不𠎝何直丹陽之尉父寶皇朝通議大夫總管府司

叅軍事東家孔子至德生於上天南國申侯明靈誕

於中嶽君升朝翊贊道先王之法言公府弼諧對上

天之休命(⿱艹石)夫聖人作而萬物覩元首明而庶事康

日月粲其光華山川鬱其雲雨則有英靈間出丹陵

諧白獸之祥符瑞梃生黒帝感蒼龍之傑隋珠一寸

魏后揚眉和璧千金秦王動色顔生殆庶聞於竹馬

之年揚子叅玄發自銅車之歳建情峯而直上䟽筆

海以横流彫墻則百堵皆興峻宇則千門並列可大

可乆無忘簡易之途爲子爲臣率由忠孝之境郭林

宗之披霧豈敢名言孔文舉之欽風每相推薦(⿱艹石)

五材並用誰能去兵七德兼施止戈爲武出師於九

天之上暗合兵書取法於十日之前懸符射法固以

文武之道掄揚滿於域中將相之才籍甚聞於海内

貞觀十五年起家𥙷國子博士喬林掃日驚白鳳於

詞條壁水澄天駭彫龍於義壑班超慷慨常懷萬里

之心季路平生每負三軍之氣十六年勅授左翊衛

北門長上禄賜同京官仍令爲飛𮪍等講禮鄧司徒

之舊事馬上讀書祭征虜之前聞營中習禮宫花如

錦還臨拜將之壇槐葉成帷復對閱軍之市自皇王

眷命大帝應期運璇衡而制八方調玉燭而臨四極

玄菟白狼之野來奉衣簪蟠桃折木之卿尚迷聲教

太宗文皇帝操斗極把鈎陳因百姓之心問三韓之

罪勝殘去殺上馮宗廟之威禁暴戢姦下籍熊羆之

用公丹心白刄本自輕生六郡三河由來重氣烏江

計逆剖項籍於五侯鹿野懲奸磔蚩尤於四宰二十

年詔除游擊將軍右武侯信義府左果毅都尉長上

如故顯慶二年以内憂解職痛深吳隱哀極顔丁蹐

厚地以崩魂訴高天如泣血紫泥垂渙頻䧏璽書墨

紱臨戎遂從金革三年詔除左衛淸宫府左果毅都

尉尋圉谷府折衝都尉並長上如故又以應詔舉對

䇿甲科遷左𮪍衛郎將于時長榆歴歴烽火猶驚高

柳依依邊風尚急關山夜月遂爲胡虜之秋西北浮

雲翻作穹廬之氣四年詔公爲鐡勒道行軍摠管陳

兵玉塞按節金徽學常山之蛇擬麗譙之鶴鍾鼓嘈

𡂐上聞於天旌旗繽紛下蟠於地伏尸百萬因瀚海

而藏舟闢地數千即燕山而築觀武臣雄略氣慴西

零神將宏圖威加北狄麟德元年詔遷左驍𮪍中郎

將尋檢校右監門左武衛將軍本官如故昔者封禪

陟雲亭之後七十二君圖書出河洛以還三千餘歳

振兵釋旅方崇薦帝之儀道洽功成必致禋天之禮

粤以皇家闢統之五十年今上開基之十七載登封

告禪玉諜金繩建顯號而施尊名揚英聲而騰茂實

華夷輯睦皆承萬歳之恩朝野歡娛咸奉千年之慶

乾封元年詔加明威將軍本官如故大風遺孽叛煥

靑丘小水殘魂憑陵碧海率百官於文祖尚興彭蠡

之師㑹萬國於𡍼山猶有防風之戮是歳也詔公爲

遼東道行軍揔管軍營對日兵氣横天開玉堂而按

部坐金城而勒陣關鞏之甲犀兕七重艅艎之舩舳

艫千里駕鼉梁於聖海秦皇息鞭石之威泛鼇鈎於

仙洲愚叟罷移山之力然後風行電卷斬將屠城塞

丹浦之遥源伐黒林之奥本王孫公子名霑皁𨽻之

臣深谷太山境入樵漁之囿二年詔加上柱國仍檢

校安東都䕶導之以德齊之以刑威振六官風揚五

部兵戈載戢無勞尉候之虞桴鼓希聞寧有穿窬之

盗仰太陽而晞湛露方預四朝臨逝水而急寒風俄

悲一去齊孟嘗之下淚高榭曲池魯司宼之悲歌頽

山壊木長安𦕈𦕈還符日近之言京兆悠悠竟絶天

高之問玉關生入判自無期繡服晨還竟知何日總

章二年三月十六日遘疾薨於府第春秋五十有四

嗚呼哀哉詔贈左監門將軍禮也唯公𬒳服忠孝周

旋禮樂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之知研幾冊

府金縢玉版之書索隱兵鈴玄女黃公之法每建旟

推轂三令五申躬擐甲胄親當矢石軍井未建如臨

盗水之源軍竈未炊似對嗟來之食由是南馳北走

東討西伐運之無旁按之無下載筐宫裏遥登將軍

之階閣飛漢邊獨踐中軍之位雖龍泉匿字薫歇光

沉而麟閣飛名天長地乆夫人扶風氏隋濠州剌史

圓之孫也五松春艶牽少女之祥風八桂秋雲䧏仙

娥之寶魄謝家之子歌柳絮而知慙劉氏之妻頌椒

花而自耻三周按禮無虧内則之風四德揚㽔載闡

中閨之訓𪧐蟠龍於月鏡早没鸞床矯飛翼於霞樓

先沉鳳穴珠星璧月終陪季子之階金𪔂銀鐏竟列

齊侯之寢以貞觀十五年五月五日終于某所越咸

亨元年某月日祔於某原長子瓜州司倉擇木次子

右衛親衛玄封等門傅萬石庭列雙珠花蕚争榮芝

蘭藹秀天經地義欽承避席之談日就月將䖍奉趨

庭之教變槐檀而𤁋膽木石悲酸代露霜以崩心幽

明感動葬之以禮登之以時生人之本盡矣死生之

義備矣孝子之事親終矣於是門生故吏共緝家聲

才子文人思傳盛德庶使藺相如之生氣歴千載而

猶存隨武子之餘風登九原而可作其詞曰

文王受命畢公餘慶玉樹聮芳金枝疊映三分並列

七雄齊競建國承家重熈累盛功宣蹈舞德流歌詠

河洛垂文山川出雲驪珠育照虹玉呈文直立孤聳

天然不群棲遲膠塾恱懌丘墳耻爲儒者自許將軍

伊祁不懌斬轅討逆陣擁遼河岳鎭碣石班超投翰

揚雄執㦸弓合二才刀長四尺爰淸尉候載澄疆塲

得人者昌失人者亡皇恩俾義帝曰明𫾻幽桂含馥

滋蘭吐芳承天待詔觀國賔王茂績斯逺音聲彰鵬

池淼漫鷄山禍亂出閫辭家夷㐫静難金㣲瓦解玉

亭水泮扈駕天門陪祠日觀萬邦胥恱千齡啓旦斗

骨危城占蹄舉兵丸山霧塞渤海波驚帝赫斯怒王

師有征䖍劉北貌戡剪東明遵以文𮜿宣其德刑大

㣲上將文昌貴相非熊非羆令問令望寵踰軍幕榮

叅武帳本謂來朝何期返葬原野蕭瑟風烟悽愴天

道如何吞恨者多松風夜響薤露晨歌秋月如練春

雲似羅榮華㓕後寒暑經過靑烏丘壠白馬山河

   唐上𮪍都尉高君神道碑

南方火德陽精赫雷電之威西陸金行秋令毒風霜

之氣逹其變聖人所以定天下之文象其宜聖人所

以觀天下之變或衣裳六合舞歳于而掃䖍劉或鍾

鼓八紘用甲兵而誅暴亂(⿱艹石)夫皇天失紀彗孛飛流

后土不綱山河崩竭蚩尤食石災害於生人項羽㧞

山慿陵於上國天子聞鼓鼙之響思將帥以龔行將

軍属甲胄之容𭣄英雄而决勝則風雲潜感豪傑挺

生得七星之武曲破軍受五運之金多木少四時繁

弱射連尹於嶅山萬辟太阿殺顔良於官渡然後逹

人知足徒興白髪之歌烈士狥名不受黃金之賞與

夫棄其筆墨漢家封萬里之侯稱爾戈矛周王命百

夫之長豈可同年而語哉君諱則字弘規其先渤海

人也後代因官遂家于涇州之安定縣神房阿閣太

山横日觀之峰金闕銀臺滄海蔽天虗之岸風土形

勝關河表裏三分六州之大業師尚父贊其經綸一

匡九合之元勲齊桓公拓其疆塲高柴至德籍東魯

之聲名高鳳沉研盛西京之學校英才磊落而秀發

人物蟬聮而間起三光不墜察高星於太紫之宫八

柱無𭛌奠髙嶽於中黃之域曾祖冲北齊鷹揚郎將

周右屯衛淸宫府别將成軍夜火教戰秋風九天揚

後一之兵六合擁前三之陣張良入漢行觀㓕楚之

徴㣲子奔周坐見亡殷之兆祖赦周褒郡南和縣長

陶元亮攝官於彭澤道𢍆羲皇陳仲弓歴職於太丘

德符星緯飄風驟雨不入灌壇之鄉暴武蒼鷹潜出

瑕丘之境考才朝議郎上開府孫子荆之天骨亮㧞

不群王夷甫之道心神鋒太峻議郎淸秩縣符處士

之星開府崇班上接台階之位君雄心獨㫁猛氣無

前用兵書六甲於自然知射法三篇於性道早圖星

象管公明懷察變之心㓜識旌旗陶恭祖有行師之

畧属隋人版蕩天下崩離朱陽夾飛鳥之雲紫極現

雄鷄之象陳兵争戰窺玉䇿於中州姚石壇塲竊金

符於㝢縣我高祖黃雲大帝白水眞人風雷海嶽之

純精天地隂陽之正氣媧皇受命殺黒龍而定水灾

漢祖乗機斬白蛇而開火運君夜觀乾象晝察人情

審熒惑之謌謡驗嵩山之䜟記關中王氣不勞甘德

之言沛國眞星無待殷馗之說賊薛舉豺狼梟獍檮

杌窮竒守幽隴以行灾負關河而作孽天王按劎出

軍於玉帳之前猛將分麾受律於金壇之下以義寜

二年王師薄伐趙國公長孫無忌精兵(⿱艹石)獸利器如

霜問君以帷幄之謀待君以心腹之𭔃營當月暈因

八門之死生陣法天星乗五將之關格䕃華蓋歴明

堂以我和而制其離以我直而摧其曲敗楚師於栢

舉未足權衡執秦桴於崤陵無階等級此實君之功

也其年詔授朝散大夫賜物三百叚排患而釋滯功

成而不居比踈傳以辭榮追留侯之高蹈三靈革故

君子於焉待時四海淸平謀臣以之歸第自太王基

命成康隆玉版之圖高帝受終文武盛金刀之業家

給人足天成地平猶勞水旱之餘尚想京坻之積咸

亨三年春奉勑於河陽檢校水運使搜粟都尉河堤

使者銅橈鐡舳蒼鷹白鶴之船竹箭桃花貝闕龍堂

之水引紅粟於淮海汎歸舟於秦晉遂使齊臣獻納

先陳不涸之名漢后絲綸即有常平之號望千石之

氣可以療饑開萬箱之儲自然知禮此又君之功也

其年詔賜上𮪍都尉嗟夫河流曲直天道盈虚鬼

莫之要聖賢莫能預高臺下泣孟嘗君之惻愴可知

梁木興謌孔宣父之平生巳矣上元三年春三月日

終于樂邑里之𥝠第享年七十六惟君魁梧動俗符

彩驚人忠孝天資温良日用一門兄弟盡同鍾毓之

車千里賔朋時命嵇康之駕每至白雲生海素月流

天未嘗不顧眄山河抑揚琴酒馮異之大樹對諸將

而無言子夏之名山謝時人以長徃四林遊刄八水

忘筌能祛有漏之因早得無生之法雖十年俱盡陸

士衡之長嘆有徴而千載猶生藺相如之壯心恒在

即以冬十月丁酉葬於定安東南二十里之平原禮

也陶公相宅郭璞占墳靣丹鳳而背玄龜兆靑烏而

徴白馬三百篇之後卜筮何從二千石之榮子孫無

替長男仁叡中男仁楷少男上護仁昉等或體窮三

變潘陸不足以升堂或力敵萬夫關張不足以扶轂

有元方季方之長㓜傳學詩學禮之門風金友玉昆

忠臣孝子窮號積於心髓創鉅纒於肌骨星辰巳變

昊天無報德之期霜露潜移君一有終身之感葬之

以禮垂制度於三王思之以時别蒸嘗於四季然後

按韋賢之舊德叙潘岳之家風戴逵銘北海之文張

昶刻西山之石(⿱艹石)使鄧將軍之一見自得嘉名魏太

祖之來觀懸知絶唱其詞曰

金闕千仞銀宫百常發揮雷雨震動隂陽山水形勝

人神會昌九州覇業賜履勤王樂只君子邦家之光

驚雷氣候大昴徴祥運属飛海時逢吸霜中原逐鹿

西嶽亡羊漢起高帝周興太王乃披荆𣗥即奉壇塲

國歩猶阻黎元未康將軍不拜使者相望陣合星斗

兵符玉璜殱夷叛逆刷滌邊荒化穆三代時淸九皇

猶思禮節尚試堯湯漕通淮海水泛舟航蒼鷹鷁舳

紫貝龍堂功立身退懸車杖鄉百年俄頃萬緒悲凉

昔時華屋今日玄房平天𢡖𢡖半月蒼蒼地謂西郭

山言北邙曲池無處松檟成行

   唐昭武校尉曹君神道碑

君諱通字某其先沛國譙人也近代因官遂居于瓜

州之常樂縣故今爲縣人焉顓頊高陽之子孫曹叔

振鐸之苗裔山河白馬漢丞相開一代之基譙沛黃

龍魏武帝定三分之業承家䘏㣧嶽峙星羅居雍州

之西境㫁匈奴之右臂門容駟馬旌旗玉塞之雄坐

列三貂人物金行之秀祖某隱居不仕父顯盪宼將

軍洞庭寶玉廣都鸞鳳或閭閻之内禮敵於諸侯或

枹鼔之間威振於千里功則可大以官族而爲官德

亦不孤惟將門而有將君天才卓越雄略縱横陶謙

性好於幡旗王濬志在於長㦸東方諫議口誦孫吳

諸葛武侯坐吟梁甫属有隋之末四海分崩皇運之

初三光草昩五星同聚田横猶在於海中九代飛榮

隗囂尚屯於隴右賀㧞盛操符誓衆斬木稱兵以𬒳

髪左袵之餘負檮杌窮竒之號遂欲驅馳我塞北撓

亂我河西天子不懌於廟堂鼓其雷電使者相望於

道路申其弔伐武德元年乃詔侍中楊仁恭出使先

之以德義陳之以兵甲七旬干羽不籍有苗之師萬

國侯王坐見防風之戮君深知逆順獨㫁胸懷去危

即安轉禍爲福非如馬援遨遊二帝之都不學竇融

自保三分之重勑授昭武校尉鮮卑醜𩔖慕容殘孽

遷於大𣗥之城止於小蘭之界雖謂其群下願聞禮

於上京而拜於將軍遂誇大於諸國貞觀八年詔特

進代國公李靖爲行軍大總管登壇拜將授龯行師

開太一之三門閉隂符之六甲决勝於爼豆然後折

衝萬里信賢如腹心故能匡正八極君當仁不讓聞

義則行從王粲之戎旅棄班超之筆硯係單于之頸

有𩔖長沙斬樓蘭之王更加平樂詔除上𮪍都尉車

師舊國俯枕前庭戊巳遺墟斜連後壁負天山而版

蕩擁蒲海而䖍劉聖人之德非欲窮兵黷武王者之

師盖爲夷㐫静亂十四年詔兵部尚書侯君集爲行

軍大揔管軍營玉帳武畧珠韜旌旗蔽於日月金鼓

聞於天地安人保大實慿帷幄之謀斬將搴旗咸籍

武夫之力君𬗟懷高義思報國恩從來六郡之子是

爲萬人之敵梯衝所及攻靡堅城矛㦸所臨野無横

陣一舉而淸海外再戰而滌河源飲至䇿勲抑惟恒

授詔除上柱國君備嘗艱阻頻有戰功天子聞之累

加徴辟慕田疇之節羞賣盧龍之墓高魯連之義請

從滄海之遊遂乃散髪鄉亭拂衣丘壑爲趙魏之老

在羲皇之年關内諸公深知郭解洛陽人物高談劇

孟家僮有禮皆使拜賔門客多才咸能市義南宫養

老坐聞鳩杖之榮東岳遊魂俄見鶴書之召以龍翔

元年某月某日終于里第嗚呼哀哉夫人某官之女

也沅湘降祉河洛騰休符玉石之堅貞貫風霜之𢡖

烈鏡飛天上窺祥鳳於銀臺劔動星文秘蛟龍於玉

匣以某年某月日終越某年月日合葬於某原君孝

實因心忠爲令德鮮花匝樹盡兄弟之歡娛好鳥鳴

林展交遊之宴喜太初朗月俯照金鞍叔夜淸風來

生寶劔故能戰必勝攻必取西零種族遥憚武臣北

漢酋豪見稱飛將雖死之日猶生之年園令獨慕於

相如漢帝長懷於李牧長子游撃將軍和政府右果

毅都尉上桂國永雄次子朝散郎行西州栁中縣主

簿上𮪍都尉知君等三餘廣學百戰雄才就養之方

兼申愛敬慎終之道不忘哀戚雖雨崩防墓無孔子

之格言而䑕齧前松有文王之故事即以某年月日

攺葬於木城之平原長婦某氏即永雄之妻也某官

之女柔風淑譽習禮聞詩上奉舅姑旁睦娣姒温家

之婦方歡白玉之臺盧氏之妻空對黄金之椀先以

永淳元年某月日終至是即陪窆于塋内右翊衛弘

𮜿兵圖日用劒術天知六郡許其良家三川養其聲

利思弘祖德願叙家風託無媿之銘䟦渉載勞於千

仞訪他山之石東西向踰於萬里烟効官昌運負

明時始以東宫學士出爲梓州司法傾盖相逄當仁

不讓庻使見曹娥之碣楊修歎其好辭讀元壽之文

髙祖稱其佳作其詞曰

大矣丞相天地翼亮烝哉王侯子孫蕃昌條分葉散

源濬流長金城北峙玉關西候山澤駢羅衣冠輻凑

䧏神生德興賢誕秀曰萬人英材摽國禎髫年學劒

丱歳論兵以身許國東討西征皇家啓聖撥亂反正

逆賊遊魂不恭王命亦旣授首河西大定蕞爾湟中

車書未問帝赫斯怒攅其英雄風行電轉谷静山空

二庭遺孽交河路絶天子聞鼙元戎案節王師無戰

海外有截歸我田廬功成不居歳云秋矣日月其除

壽非金石命也何如孝乎兄弟葬之以禮蓼蓼者莪

人生(⿱艹石)多言猶在耳邈(⿱艹石)山河










楊盈川集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