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盈川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 杨盈川集 卷第八
唐 杨炯 撰 景江南图书馆藏明刊本
卷第九

杨盈川集卷八

  神道碑

   泸州都督王湛神道碑

惟汉高祖应天顺人祭蚩尤于沛庭斩大蛇于丰泽

则丰沛之豪杰乘于云矣惟汉光武龙飞凤翔举新

市之八千破王寻之百万则南阳之佐命动于天矣

我高祖神尧皇帝以唐侯而建国从晋阳以起兵协

和万邦光宅天下则太原之衣冠有大勲矣公讳湛

字怀元太原晋阳人也十一代祖卓晋给事中母常

山公主河东有汤沐邑因家焉葬于长寿原故鄕有

太原之号皇业伊始公以中㳙从事赐田鄠杜间今

为雍州人也昔武王定于下人太子賔于上帝基酆

镐而开国籍神仙以命氏霸则司徒所让位天子所

不臣昶则孝弟于闺门务学于师友岂直横江斩将

南登建业之台土食金沟北徙邙山之宅自兹厥后

数百年间国移三统周人共推其代禄家徙五陵汉

朝不易其冠冕曾祖宗迈后魏中书侍郎彭城王府

司马周春官大夫都督晋阳侯祖亮本州主簿司木

上士隋赠信州剌史大名革于东魏天命集于西周

宗伯所以辨其仪林衡所以平其守父绰秦孝王府

SKchar仁寿宫监离石郡通守晋阳侯皇朝石州剌史逆

贼刘武周攻䧟郡城因而遇害赠代州緫管谥曰烈

侯礼也天造草昧王业艰难周师才至于太原胡兵

遂入于离石负尸而汲不能定西戎之祸折骸而㸑

不能解南楚之围仁者杀身以成名君子有死而无

贰公承圣贤之末代属䘮乱之弘多天子乘舆方靖

秣陵之气诸侯斧𨱆莫救骊山之𤇺国有命而何言

邦无道而斯隐大业之季本州察孝廉非其好也高

祖乃操斗极拜图书再驾临于孟津五星合于东井

公解衣而济䇿杖而行郦食其之长者逢汉祖而长

揖𡊮曜卿之茂才见曹公而不拜从平霍邑授金紫

光禄大夫入长安加左光禄大夫历丞相相国二府

典籖叅军事高祖受禅擢为通事舍人通直散𮪍侍

郎封金水县侯食邑七百户稍迁虞部郎中丁烈侯

艰去职寻起为陇西别驾商鄜二州剌史上柱国荆

州大都督府司马冀州剌史定其封邑誓以河山萧

相立功于万代留侯决䇿于千里愿持一郡洛阳之

任耿纯兼摄八州江东之拜陶侃龙朔三年迁使持

节都督泸荣溱珍四州诸军事泸州剌史江阳县地

泸水提封叅伐下而为益州岐山上而为井络尺兵

再戢黄昌两日之歌盘水斯来景伯三年之化功成

露冕歳及悬车叹踈广之知足慕祁奚之请老乾封

二年上书乞骸骨诏公禄赐同京官仍朝朔望天子

历吉日协露辰郊上玄祀淸庙诏公行太尉事国之

大事摄在有司苍璧黄琮六玉以昭天地路鼓阴竹

九变而祠祖考名遂身退居常待终山川则群望并

走星𧰼则中台夜坼春秋九十有三以咸亨三年

月十七日薨于京师永崇里谥曰敏䘮事官给赐物

三百假粟三百石葬日车服往还有司监护公㓜锺

偏罚毁瘠过人八歳读书至无母何恃废书恸哭殴

血数升逮事⿰纟⿱𢆶匹亲孝闻州党恩深母子比王元之事

亲梦感夫妻等衡卿之至孝年才一纪有(⿱艹石)成人吏

部薛公见而称叹颖川之司马德操早知刘廙谯国

之夏侯㤗初深叹乐毅兵次霍邑力战有功高祖嘉

之赐良马一疋进围京城为伏弩所中高祖临视赐

物三百假流血及屦未绝鼓音左轮朱殷岂敢言病

武德之始奉使岭南冯盎等稽首称臣献琛奉贽舍

人薛卓遇害北庭诏公责问单于谢罪赐黄金五十

斤杂彩二百假南逾涨海北度阴山太中大夫去尉

佗之黄屋高车使者作匈奴之鐡劵离石之难也枕

干而寝见星而行号泣不绝声者千里水浆不入口

者数日同武陵之任袭入构诸羌异河内之张武空

持遗剑吴逺由其得铭王裒以之攀柏冀州境内旧

淫祀褰帷按部申明法禁诏书迁秩百姓举车立

庙生祠树碑颂德亦犹栾巴典郡山鬼潜移张禹牧

州江涛不起公出身六十载遗爱二十州遂罢方岳

之官仍居上台之位始于拨乱伊尹之辅成汤终于

太平轩辕之得风后然后拂衣高蹈躬览载籍著遗

诫十八章盛行于代法文王周易之变𧰼尼父孝经

之篇穷性命之理尽天人之际庄周著论生也(⿱艹石)

史佚立言没而不朽越文明元年二月十七日陪葬

于献陵礼也长子朝散大夫行扶风令遐观等生刍

一束泣血三年不逾圣人之礼能行大夫之孝京兆

载开其新阡昆吾用昭其旧德百年宫室宛在章台

之东五校军营依然茂陵之下其铭曰

昔在汤武阿衡尚父下及高光萧何邓禹皇天眷命

赫矣高祖惟岳䧏神克生元辅攻城野战张飞关羽

奇䇿密谋荀攸贾诩始陪营卫仍叅幕府旌节龙沙

轩旗象浦出临方岳入调风雨其生也荣池台锺鼓

其死也哀陈兵复土孝乎惟孝无父何怙刋石勒铭

永传终古

   唐右将军魏哲神道碑

天经地纬之帝求制礼作乐之才拨乱反正之君资

㧞山超海之力⿰纟⿱𢆶匹韶夏而崇号谥非无阵战之风披

皇图而稽文武或用干戈之道故能弥纶宗庙弹压

山川苞四海以为家一六合而光宅是以二十八𪧐

悬列将而察休徴三十五星聚天军而赫符彩吕望

垂竿于渭涘道峻匡周张良授䇿于圯桥功崇佐汉

乃有心如鐡石气(⿱艹石)风云洛䜟书名河图秘象靑丝

雷烛历大块以三休碧羽霜凄𠋣浑天而一息岑彭

许𠃔征南镇北之名冯异王昌大树中军之号杜太

行而泥凾谷猛气无前戮封豕而斩长鲸雄图不测

元戎十乘驱卫霍于前军甲士三千列孙吴于后殿

秋风白露执金鼓而齐六军太山黄河折铜符而光

百代建庙堂之䇿为社稷之臣孰能与于此乎在我

真将军矣公讳哲字知人巨鹿曲阳人也七代祖靖

非前秦征北大将军镇北地上郡其后子孙因家于

宁州襄乐县开国承家之始诞姓命氏之源大名发

于本支当涂峻于层构三辰郁郁天街分毕昴之都

九野茫茫地险列山河之境丞相以万机论道匡大

运以震威严尚书以八座当官赞金行而标领䄂文

昭武穆方驾齐驱公子王孙朱轮华毂大鹏垂翰驭

风伯而指南⿰氵𡨋天马腾姿偶云师而集东道祖唐隋

天水郡丞河阳都尉瑶林琼树棹标格以千寻圆折

方流委波涛而万顷雄飞有望岂惟京兆之丞阴德

不𠎝何直丹阳之尉父宝皇朝通议大夫总管府司

叅军事东家孔子至德生于上天南国申侯明灵诞

于中岳君升朝翊赞道先王之法言公府弼谐对上

天之休命(⿱艹石)夫圣人作而万物睹元首明而庶事康

日月粲其光华山川郁其云雨则有英灵间出丹陵

谐白兽之祥符瑞梃生黒帝感苍龙之杰隋珠一寸

魏后扬眉和璧千金秦王动色颜生殆庶闻于竹马

之年扬子叅玄发自铜车之歳建情峰而直上䟽笔

海以横流雕墙则百堵皆兴峻宇则千门并列可大

可乆无忘简易之途为子为臣率由忠孝之境郭林

宗之披雾岂敢名言孔文举之钦风每相推荐(⿱艹石)

五材并用谁能去兵七德兼施止戈为武出师于九

天之上暗合兵书取法于十日之前悬符射法固以

文武之道抡扬满于域中将相之才籍甚闻于海内

贞观十五年起家𥙷国子博士乔林扫日惊白凤于

词条壁水澄天骇雕龙于义壑班超慷慨常怀万里

之心季路平生每负三军之气十六年敕授左翊卫

北门长上禄赐同京官仍令为飞𮪍等讲礼邓司徒

之旧事马上读书祭征虏之前闻营中习礼宫花如

锦还临拜将之坛槐叶成帷复对阅军之市自皇王

眷命大帝应期运璇衡而制八方调玉烛而临四极

玄菟白狼之野来奉衣簪蟠桃折木之卿尚迷声教

太宗文皇帝操斗极把钩陈因百姓之心问三韩之

罪胜残去杀上冯宗庙之威禁暴戢奸下籍熊罴之

用公丹心白刄本自轻生六郡三河由来重气乌江

计逆剖项籍于五侯鹿野惩奸磔蚩尤于四宰二十

年诏除游击将军右武侯信义府左果毅都尉长上

如故显庆二年以内忧解职痛深吴隐哀极颜丁蹐

厚地以崩魂诉高天如泣血紫泥垂涣频䧏玺书墨

绂临戎遂从金革三年诏除左卫淸宫府左果毅都

尉寻圉谷府折冲都尉并长上如故又以应诏举对

䇿甲科迁左𮪍卫郎将于时长榆历历烽火犹惊高

柳依依边风尚急关山夜月遂为胡虏之秋西北浮

云翻作穹庐之气四年诏公为鐡勒道行军摠管陈

兵玉塞按节金徽学常山之蛇拟丽谯之鹤锺鼓嘈

𡂐上闻于天旌旗缤纷下蟠于地伏尸百万因瀚海

而藏舟辟地数千即燕山而筑观武臣雄略气慑西

零神将宏图威加北狄麟德元年诏迁左骁𮪍中郎

将寻检校右监门左武卫将军本官如故昔者封禅

陟云亭之后七十二君图书出河洛以还三千馀歳

振兵释旅方崇荐帝之仪道洽功成必致禋天之礼

粤以皇家辟统之五十年今上开基之十七载登封

告禅玉谍金绳建显号而施尊名扬英声而腾茂实

华夷辑睦皆承万歳之恩朝野欢娱咸奉千年之庆

乾封元年诏加明威将军本官如故大风遗孽叛焕

靑丘小水残魂凭陵碧海率百官于文祖尚兴彭蠡

之师㑹万国于𡍼山犹有防风之戮是歳也诏公为

辽东道行军揔管军营对日兵气横天开玉堂而按

部坐金城而勒阵关巩之甲犀兕七重艅艎之船舳

舻千里驾鼍梁于圣海秦皇息鞭石之威泛鳌钩于

仙洲愚叟罢移山之力然后风行电卷斩将屠城塞

丹浦之遥源伐黒林之奥本王孙公子名霑皂隶之

臣深谷太山境入樵渔之囿二年诏加上柱国仍检

校安东都䕶导之以德齐之以刑威振六官风扬五

部兵戈载戢无劳尉候之虞桴鼓希闻宁有穿窬之

盗仰太阳而晞湛露方预四朝临逝水而急寒风俄

悲一去齐孟尝之下泪高榭曲池鲁司寇之悲歌颓

山壊木长安眇眇还符日近之言京兆悠悠竟绝天

高之问玉关生入判自无期绣服晨还竟知何日总

章二年三月十六日遘疾薨于府第春秋五十有四

呜呼哀哉诏赠左监门将军礼也唯公𬒳服忠孝周

旋礼乐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知研几册

府金縢玉版之书索隐兵铃玄女黄公之法每建旟

推毂三令五申躬擐甲胄亲当矢石军井未建如临

盗水之源军灶未炊似对嗟来之食由是南驰北走

东讨西伐运之无旁按之无下载筐宫里遥登将军

之阶阁飞汉边独践中军之位虽龙泉匿字薫歇光

沉而麟阁飞名天长地乆夫人扶风氏隋濠州剌史

圆之孙也五松春艶牵少女之祥风八桂秋云䧏仙

娥之宝魄谢家之子歌柳絮而知惭刘氏之妻颂椒

花而自耻三周按礼无亏内则之风四德扬㽔载阐

中闺之训𪧐蟠龙于月镜早没鸾床矫飞翼于霞楼

先沉凤穴珠星璧月终陪季子之阶金𪔂银𨱔竟列

齐侯之寝以贞观十五年五月五日终于某所越咸

亨元年某月日祔于某原长子瓜州司仓择木次子

右卫亲卫玄封等门傅万石庭列双珠花萼争荣芝

兰蔼秀天经地义钦承避席之谈日就月将䖍奉趋

庭之教变槐檀而𤁋胆木石悲酸代露霜以崩心幽

明感动葬之以礼登之以时生人之本尽矣死生之

义备矣孝子之事亲终矣于是门生故吏共缉家声

才子文人思传盛德庶使蔺相如之生气历千载而

犹存随武子之馀风登九原而可作其词曰

文王受命毕公馀庆玉树聮芳金枝叠映三分并列

七雄齐竞建国承家重熙累盛功宣蹈舞德流歌咏

河洛垂文山川出云骊珠育照虹玉呈文直立孤耸

天然不群栖迟胶塾恱怿丘坟耻为儒者自许将军

伊祁不怿斩辕讨逆阵拥辽河岳镇碣石班超投翰

扬雄执㦸弓合二才刀长四尺爰淸尉候载澄疆场

得人者昌失人者亡皇恩俾义帝曰明𫾻幽桂含馥

滋兰吐芳承天待诏观国賔王茂绩斯逺音声彰鹏

池淼漫鸡山祸乱出阃辞家夷㐫静难金㣲瓦解玉

亭水泮扈驾天门陪祠日观万邦胥恱千龄启旦斗

骨危城占蹄举兵丸山雾塞渤海波惊帝赫斯怒王

师有征䖍刘北貌戡剪东明遵以文𮜿宣其德刑大

㣲上将文昌贵相非熊非罴令问令望宠逾军幕荣

叅武帐本谓来朝何期返葬原野萧瑟风烟凄怆天

道如何吞恨者多松风夜响薤露晨歌秋月如练春

云似罗荣华㓕后寒暑经过靑乌丘垅白马山河

   唐上𮪍都尉高君神道碑

南方火德阳精赫雷电之威西陆金行秋令毒风霜

之气逹其变圣人所以定天下之文象其宜圣人所

以观天下之变或衣裳六合舞歳于而扫䖍刘或锺

鼓八纮用甲兵而诛暴乱(⿱艹石)夫皇天失纪彗孛飞流

后土不纲山河崩竭蚩尤食石灾害于生人项羽㧞

山慿陵于上国天子闻鼓鼙之响思将帅以龚行将

军属甲胄之容𭣄英雄而决胜则风云潜感豪杰挺

生得七星之武曲破军受五运之金多木少四时繁

弱射连尹于嶅山万辟太阿杀颜良于官渡然后逹

人知足徒兴白髪之歌烈士徇名不受黄金之赏与

夫弃其笔墨汉家封万里之侯称尔戈矛周王命百

夫之长岂可同年而语哉君讳则字弘规其先渤海

人也后代因官遂家于泾州之安定县神房阿阁太

山横日观之峰金阙银台沧海蔽天虗之岸风土形

胜关河表里三分六州之大业师尚父赞其经纶一

匡九合之元勲齐桓公拓其疆场高柴至德籍东鲁

之声名高凤沉研盛西京之学校英才磊落而秀发

人物蝉聮而间起三光不坠察高星于太紫之宫八

柱无𭛌奠髙岳于中黄之域曾祖冲北齐鹰扬郎将

周右屯卫淸宫府别将成军夜火教战秋风九天扬

后一之兵六合拥前三之阵张良入汉行观㓕楚之

徴㣲子奔周坐见亡殷之兆祖赦周褒郡南和县长

陶元亮摄官于彭泽道𢍆羲皇陈仲弓历职于太丘

德符星纬飘风骤雨不入灌坛之乡暴武苍鹰潜出

瑕丘之境考才朝议郎上开府孙子荆之天骨亮㧞

不群王夷甫之道心神锋太峻议郎淸秩县符处士

之星开府崇班上接台阶之位君雄心独㫁猛气无

前用兵书六甲于自然知射法三篇于性道早图星

象管公明怀察变之心㓜识旌旗陶恭祖有行师之

略属隋人版荡天下崩离朱阳夹飞鸟之云紫极现

雄鸡之象陈兵争战窥玉䇿于中州姚石坛场窃金

符于㝢县我高祖黄云大帝白水真人风雷海岳之

纯精天地阴阳之正气娲皇受命杀黒龙而定水灾

汉祖乘机斩白蛇而开火运君夜观乾象昼察人情

审荧惑之歌谣验嵩山之䜟记关中王气不劳甘德

之言沛国真星无待殷馗之说贼薛举豺狼枭獍梼

杌穷奇守幽陇以行灾负关河而作孽天王按劎出

军于玉帐之前猛将分麾受律于金坛之下以义寜

二年王师薄伐赵国公长孙无忌精兵(⿱艹石)兽利器如

霜问君以帷幄之谋待君以心腹之𭔃营当月晕因

八门之死生阵法天星乘五将之关格䕃华盖历明

堂以我和而制其离以我直而摧其曲败楚师于柏

举未足权衡执秦桴于崤陵无阶等级此实君之功

也其年诏授朝散大夫赐物三百假排患而释滞功

成而不居比踈传以辞荣追留侯之高蹈三灵革故

君子于焉待时四海淸平谋臣以之归第自太王基

命成康隆玉版之图高帝受终文武盛金刀之业家

给人足天成地平犹劳水旱之馀尚想京坻之积咸

亨三年春奉敕于河阳检校水运使搜粟都尉河堤

使者铜桡鐡舳苍鹰白鹤之船竹箭桃花贝阙龙堂

之水引红粟于淮海汎归舟于秦晋遂使齐臣献纳

先陈不涸之名汉后丝纶即有常平之号望千石之

气可以疗饥开万箱之储自然知礼此又君之功也

其年诏赐上𮪍都尉嗟夫河流曲直天道盈虚鬼

莫之要圣贤莫能预高台下泣孟尝君之恻怆可知

梁木兴歌孔宣父之平生巳矣上元三年春三月日

终于乐邑里之𥝠第享年七十六惟君魁梧动俗符

彩惊人忠孝天资温良日用一门兄弟尽同锺毓之

车千里賔朋时命嵇康之驾每至白云生海素月流

天未尝不顾眄山河抑扬琴酒冯异之大树对诸将

而无言子夏之名山谢时人以长往四林游刄八水

忘筌能祛有漏之因早得无生之法虽十年俱尽陆

士衡之长叹有徴而千载犹生蔺相如之壮心恒在

即以冬十月丁酉葬于定安东南二十里之平原礼

也陶公相宅郭璞占坟面丹凤而背玄龟兆靑乌而

徴白马三百篇之后卜筮何从二千石之荣子孙无

替长男仁睿中男仁楷少男上护仁昉等或体穷三

变潘陆不足以升堂或力敌万夫关张不足以扶毂

有元方季方之长㓜传学诗学礼之门风金友玉昆

忠臣孝子穷号积于心髓创巨纒于肌骨星辰巳变

昊天无报德之期霜露潜移君一有终身之感葬之

以礼垂制度于三王思之以时别蒸尝于四季然后

按韦贤之旧德叙潘岳之家风戴逵铭北海之文张

昶刻西山之石(⿱艹石)使邓将军之一见自得嘉名魏太

祖之来观悬知绝唱其词曰

金阙千仞银宫百常发挥雷雨震动阴阳山水形胜

人神会昌九州霸业赐履勤王乐只君子邦家之光

惊雷气候大昴徴祥运属飞海时逢吸霜中原逐鹿

西岳亡羊汉起高帝周兴太王乃披荆𣗥即奉坛场

国歩犹阻黎元未康将军不拜使者相望阵合星斗

兵符玉璜殱夷叛逆刷涤边荒化穆三代时淸九皇

犹思礼节尚试尧汤漕通淮海水泛舟航苍鹰鹢舳

紫贝龙堂功立身退悬车杖乡百年俄顷万绪悲凉

昔时华屋今日玄房平天𢡖𢡖半月苍苍地谓西郭

山言北邙曲池无处松槚成行

   唐昭武校尉曹君神道碑

君讳通字某其先沛国谯人也近代因官遂居于瓜

州之常乐县故今为县人焉颛顼高阳之子孙曹叔

振铎之苗裔山河白马汉丞相开一代之基谯沛黄

龙魏武帝定三分之业承家恤㣧岳峙星罗居雍州

之西境㫁匈奴之右臂门容驷马旌旗玉塞之雄坐

列三貂人物金行之秀祖某隐居不仕父显荡寇将

军洞庭宝玉广都鸾凤或闾阎之内礼敌于诸侯或

枹鼔之间威振于千里功则可大以官族而为官德

亦不孤惟将门而有将君天才卓越雄略纵横陶谦

性好于幡旗王浚志在于长㦸东方谏议口诵孙吴

诸葛武侯坐吟梁甫属有隋之末四海分崩皇运之

初三光草昩五星同聚田横犹在于海中九代飞荣

隗嚣尚屯于陇右贺㧞盛操符誓众斩木称兵以𬒳

髪左衽之馀负梼杌穷奇之号遂欲驱驰我塞北挠

乱我河西天子不怿于庙堂鼓其雷电使者相望于

道路申其吊伐武德元年乃诏侍中杨仁恭出使先

之以德义陈之以兵甲七旬干羽不籍有苗之师万

国侯王坐见防风之戮君深知逆顺独㫁胸怀去危

即安转祸为福非如马援遨游二帝之都不学窦融

自保三分之重敕授昭武校尉鲜卑丑𩔖慕容残孽

迁于大𣗥之城止于小兰之界虽谓其群下愿闻礼

于上京而拜于将军遂夸大于诸国贞观八年诏特

进代国公李靖为行军大总管登坛拜将授𨱆行师

开太一之三门闭阴符之六甲决胜于爼豆然后折

冲万里信贤如腹心故能匡正八极君当仁不让闻

义则行从王粲之戎旅弃班超之笔砚系单于之颈

有𩔖长沙斩楼兰之王更加平乐诏除上𮪍都尉车

师旧国俯枕前庭戊巳遗墟斜连后壁负天山而版

荡拥蒲海而䖍刘圣人之德非欲穷兵黩武王者之

师盖为夷㐫静乱十四年诏兵部尚书侯君集为行

军大揔管军营玉帐武略珠韬旌旗蔽于日月金鼓

闻于天地安人保大实慿帷幄之谋斩将搴旗咸籍

武夫之力君𬗟怀高义思报国恩从来六郡之子是

为万人之敌梯冲所及攻靡坚城矛㦸所临野无横

阵一举而淸海外再战而涤河源饮至䇿勲抑惟恒

授诏除上柱国君备尝艰阻频有战功天子闻之累

加徴辟慕田畴之节羞卖卢龙之墓高鲁连之义请

从沧海之游遂乃散髪乡亭拂衣丘壑为赵魏之老

在羲皇之年关内诸公深知郭解洛阳人物高谈剧

孟家僮有礼皆使拜賔门客多才咸能市义南宫养

老坐闻鸠杖之荣东岳游魂俄见鹤书之召以龙翔

元年某月某日终于里第呜呼哀哉夫人某官之女

也沅湘降祉河洛腾休符玉石之坚贞贯风霜之𢡖

烈镜飞天上窥祥凤于银台劔动星文秘蛟龙于玉

匣以某年某月日终越某年月日合葬于某原君孝

实因心忠为令德鲜花匝树尽兄弟之欢娱好鸟鸣

林展交游之宴喜太初朗月俯照金鞍叔夜淸风来

生宝劔故能战必胜攻必取西零种族遥惮武臣北

汉酋豪见称飞将虽死之日犹生之年园令独慕于

相如汉帝长怀于李牧长子游撃将军和政府右果

毅都尉上桂国永雄次子朝散郎行西州柳中县主

簿上𮪍都尉知君等三馀广学百战雄才就养之方

兼申爱敬慎终之道不忘哀戚虽雨崩防墓无孔子

之格言而䑕啮前松有文王之故事即以某年月日

攺葬于木城之平原长妇某氏即永雄之妻也某官

之女柔风淑誉习礼闻诗上奉舅姑旁睦娣姒温家

之妇方欢白玉之台卢氏之妻空对黄金之碗先以

永淳元年某月日终至是即陪窆于茔内右翊卫弘

𮜿兵图日用剑术天知六郡许其良家三川养其声

利思弘祖德愿叙家风托无愧之铭䟦渉载劳于千

仞访他山之石东西向逾于万里烟效官昌运负

明时始以东宫学士出为梓州司法倾盖相逄当仁

不让庶使见曹娥之碣杨修叹其好辞读元寿之文

髙祖称其佳作其词曰

大矣丞相天地翼亮烝哉王侯子孙蕃昌条分叶散

源浚流长金城北峙玉关西候山泽骈罗衣冠辐凑

䧏神生德兴贤诞秀曰万人英材摽国祯髫年学剑

丱歳论兵以身许国东讨西征皇家启圣拨乱反正

逆贼游魂不恭王命亦既授首河西大定蕞尔湟中

车书未问帝赫斯怒攅其英雄风行电转谷静山空

二庭遗孽交河路绝天子闻鼙元戎案节王师无战

海外有截归我田庐功成不居歳云秋矣日月其除

寿非金石命也何如孝乎兄弟葬之以礼蓼蓼者莪

人生(⿱艹石)多言犹在耳邈(⿱艹石)山河










杨盈川集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