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十六 樂府詩集 卷第九十七
宋 郭茂倩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汲古閣刊本
卷第九十八

樂府詩集巻第九十七

       太原  郭茂倩  編次

  新樂府辭

   新題樂府        元 稹

    驃國樂

     新唐書禮樂志曰貞元十七年驃國王雍

     羌遣其弟悉利城主舒難陁獻其國樂至

     成都韋臯復譜次其聲又圖其舞容樂器

     以獻大抵皆夷狄之器其聲曲不隸於有

     司故無足采舊本志曰驃國王獻本國樂

     凡一十二曲以樂工三十五人來朝樂曲

     皆演釋氏經論之辭㑹要曰驃國在雲南

     西與天竺國相近故樂曲多演釋氏詞云

驃之樂器頭象駞音聲不合十二和促舞跳趫筋節硬

繁詞變亂名字訛千彈萬唱皆咽咽左旋右轉空傞傞

俯地呼天終不㑹曲成調變當如何徳宗深意在柔遠

笙鏞不御停嬌娥史館書為朝貢傳太常編入鞮靺科

古時陶堯作天子遜遁新聽康衢歌又遣遒人持木鐸

遍采謳謡天下過萬人有意皆洞逹四岳不敢施煩苛

盡令區中擊壤塊然及海外覃㤙波秦霸周衰古官廢

下堙上塞王道頗共矜異俗同聲教不念齊民方荐瘥

傳稱魚鼈亦咸若苟能効此誠足多借如牛馬未䝉澤

豈在抱甕滋黿鼉教化從來有源委必將泳海先泳河

是非倒置自古有驃兮驃兮誰爾訶

    胡旋女

     白居易傳曰天寳末康居國獻胡旋女唐

     書樂志曰康居國樂舞急轉如風俗謂之

     胡旋樂府雜録曰胡旋舞居一小圜毬子

     上舞縱横騰擲兩足終不離毬上其妙如

     此

天寳欲末胡欲亂胡人獻女能胡旋旋得朙王不覺迷

妖胡奄到長生殿胡旋之義世莫知胡旋之容我能傳

蓬斷霜根羊角疾竿戴朱盤火輪炫驪珠迸珥逐飛星

虹暈輕巾掣流電潛鯨暗噏笡波海回風亂舞當空霰

萬過其誰辨終始四座安能分背面才人觀者相為言

承奉君恩在圜變是非好惡隨君口南北東西逐君眄

柔軟依身著佩帶徘徊遶指同環釧佞臣聞此心計回

熒惑君心君眼眩君言似曲屈為一作鈎君言好直舒

為箭巧隨清影觸處行妙學春鶯百般囀傾天側地用

君力抑塞周遮恐君見翠華南幸萬里橋𤣥宗始悟坤

維轉寄言旋目與旋心有國有家當共譴

    蠻子朝

     唐書曰貞元之初韋臯招撫諸蠻至九年

     四月南詔異牟尋請歸附十四年又遣使

     朝賀李公垂傳曰真元末蜀川始通蠻國

西南六詔有遺種僻在荒陬路尋壅部落支離君長賤

比諸夷狄為幽冗犬戎彊盛頻侵削降有憤心戰無勇

夜防鈔盗保深山朝望𤎆塵上髙冡鳥道繩橋來欵附

非因慕化因危悚清平官繫金呿嵯求天叩地持雙拱

益州大將韋令公頃實遭時定汧隴自居劇鎮無他績

幸得蠻來固恩寵為蠻開道引蠻朝迎蠻送蠻常繼踵

天子臨軒四方賀朝廷無事唯端拱漏天走馬春雨寒

瀘水飛虵瘴𤎆重椎頭醜類除SKchar患瘇足役夫勞洶湧

匈奴互市嵗不供雲蠻通好轡長駷戎王養馬漸多年

南人耗顇西人恐

    縛戎人

     李公垂傳曰近制西邉每禽蕃囚皆傳置

     南方不加勦戮故作歌以諷焉

邉頭大將差徤卒入抄擒生快於鶻但逄赬面即捉來

半是邉人半戎羯大將論功重多級㨗書飛奏何超忽

聖朝不殺諧至仁遠送炎方示懲一作罰萬里虚勞肉

食費連頭盡被氈裘暍華茵重席卧腥臊病犬愁鴣聲

咽嗢中有一人能漢語自言家夲長城窟少年隨父戍

安西河渭𤓰沙眼看没天寳末亂猶數載狼星四角光

蓬勃中原禍作邉防危果有豺狼四來伐蕃馬膔成正

翹健蕃兵肉飽争唐突𤎆塵亂起無亭燧主帥驚跳棄

旄龯半夜城摧鵞雁鳴妻啼子叫曾不歇隂森神廟未

敢依脆薄河冰安可越荆棘深處共潛身前困蒺藜後

𦤞𠨜平朙蕃騎四面走古墓深林盡誅搰少壯爲俘頭

被髠老弱畱居足多刖烏鳶滿野屍狼籍樓榭成灰墻

突兀暗水濺濺入舊池平沙漫漫鋪朙月戎王遣將來

安慰口不敢言心咄咄供進腋腋御叱般豈料穹廬揀

𦘺腯五六十年消息絶中間⿱眀皿㑹又猖獗眼穿東日望

堯雲腸斷正朝梳漢髮近來如此SKchar漢者半爲老病半

埋骨嘗一作教孫子學鄉音猶話平時好城闕老者儻

盡少者壯生長蕃中似蕃悖不知祖父皆漢民便恐爲

蕃心矻矻緣邉飽餒十萬衆何不齊驅一時發年年但

捉兩三人精衛銜蘆塞溟渤

    隂山道

     通典曰秦始皇平天下北却匃奴築長城

     渡河以隂山為塞隂山唐之安北都護府

     也唐書曰髙宗顯慶初詔蘇定方等并回

     紇破賀魯於隂山即其地也李公垂傳曰

     元和二年有詔内出金帛酬回紇馬價

年年買馬隂山道馬死隂山帛空耗元和天子念女工

内出金銀代酬犒臣有一言昧死進死生甘分答恩燾

費財為馬不獨生耗帛傷工有他盗臣聞平時七十萬

匹馬闗中不省聞嘶噪四十八監選龍媒時貢天庭付

良造如今坰野十無一盡在飛龍相踐暴萬束芻茭供

旦𦱤千鍾菽粟長牽漕屯軍郡國百餘鎮縑緗嵗奉春

冬勞稅戸逋逃例攤配官司折納仍貪冐挑紋變䌰力

倍費棄舊從新人所好越縠繚綾織一端十匹半縑功

未到豪家富賈踰常制令族清班無雅操從騎愛奴絲

布衫臂鷹小兒雲錦韜羣臣利已安差僭天子深衷空

憫悼久立花塼鵷鳯行雨露恩波㡬時報

    八駿圖

     穆天子傳曰天子之駿赤驥盗驪白義渠

     黄黄騮綠耳踰輪山子所謂八駿也郭璞

     曰八駿皆因其毛色以為名號爾赤驥騏

     驥也驪黒色華騮色如華而赤今名馬騣

     赤者為驑驑赤色也

穆滿志空闊將行九州野神馭四來歸天與八駿馬龍

種無凡性龍行無暫捨朝辭浮桑底𦱤宿崑崙下鼻息

吼春雷蹄聲裂寒瓦尾掉滄波黑汗染浮一作雲赭華

輈夲修宻翠葢尚妍冶御者腕不移乘者寐不假車無

輪扁斲轡無王良把雖有萬駿來誰是敢騎者

   新樂府         白居易

     新樂府五十篇白居易元和四年作也其

     序曰七徳舞以陳王業法曲以正華聲二

     王後以朙祖宗之意海漫漫以戒求仙立

     部伎以刺雅樂之替華原磬以刺樂工之

     非其人上陽白髮人以愍怨曠胡旋女以

     戒近習新豐折臂翁以戒邉功太行路以

     諷君臣之不終司天臺以引古而儆今捕

     蝗以刺長吏昆朙春水滿以思王澤之廣

     被城鹽州以誚邉將道州民以美臣之遇

     主馴犀以感為政之難終五弦彈以惡鄭

     聲之奪雅蠻子朝以刺將驕而相備位驃

     國樂以言王化之先後縛戎人以逹窮民

     之情驪宫髙以惜人之財力百鍊鏡以為

     皇王之鑒青石以激忠烈兩朱閣以刺佛

     寺之寖多西涼伎以刺封疆之臣八駿圖

     以懲遊佚澗底松以念寒雋牡丹芳以憂

     農紅線毯以憂蠶桑之費杜陵叟以傷農

     夫之困繚綾以念女工之勞賣炭翁以苦

     宫市母别子以刺新間舊隂山道以疾貪

     虜時世妝以儆風俗李夫人以鑒嬖惑陵

     園妾以憐幽閉鹽商婦以惡幸人杏為梁

     以刺居處之奢井底引銀瓶以止滛奔官

     牛以諷執政紫毫筆以譏失職隋堤桺以

     憫亾國草茫茫以懲厚塟古塜狐以戒豔

     色黑潭龍以疾貪吏天可度以惡詐人秦

     吉了以哀寃民鵶九劒以思决壅採詩官

     以鑒前王亂亾之由大抵皆以諷諭為體

     欲以播於樂章歌曲焉

    七徳舞

     唐書樂志曰太宗為秦王時征伐四方民

     間作秦王破陣樂之曲及即位享宴奏之

     貞觀七年太宗製破陣樂舞圖詔魏徴虞

     世南禇亮李百藥為之歌辭更名七徳之

     舞白居易傳曰自龍朔已後詔郊廟享宴

     皆先奏之

七徳舞七徳歌傳自武徳至元和元和小臣白居易觀

舞聽歌知樂意樂終稽首陳其事太宗十八舉義兵白

旄黄龯定兩京擒充戮竇四海清二十有四功業成二

十有九即帝位三十有五致太平功成理定何神速速

在推心置人腹亾卒遺骸散帛收飢人賣子分金贖魏

徴夢見子夜泣張謹哀聞辰日哭怨女三千放出宫死

囚四百來歸獄翦鬚燒藥賜功臣李勣嗚呼一作思殺

身含血吮瘡撫戰士思摩奮呼乞效死則知不獨善戰

善乘時以心感人人心歸今來一百九十載天下至今

歌舞之歌七徳舞七徳聖人有祚垂無極豈徒耀神武

豈徒誇聖文太宗意在陳王業王業艱難示子孫

    法曲

法曲法曲歌大定積徳重熈有餘慶永徽之人舞而詠

法曲法曲舞霓裳政和世理音洋洋開元之人樂且康

法曲法曲歌堂堂堂堂之慶垂無疆中宗肅宗復鴻業

唐祚中興萬萬葉法曲法曲合夷歌夷聲邪亂蕐聲和

以亂干和天寳末朙年胡塵犯宫闕乃知法曲本蕐風

苟能審音與政通一從胡曲相參錯不辨興衰與哀樂

願求牙曠正蕐音不令夷夏相交侵

    二王後

     禮記郊特牲曰禮二王之後尊賢不過二

     代杜佑曰不臣二王後者尊也先王通三

     正之義故書有虞賓在位詩云有客有客

     亦白其馬朙天下非一家所有敬讓之至

     故封建之使得服其正朔用其禮樂以事

     先祀故孔子云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徴

     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徴也隋封後周

     靖帝為介國公唐封隋帝為酅國公以為

     二王後

二王後彼何人介公酅公為國賓周武隋文之子孫古

人有言天下者非是一人之天下周亾天下傳于隋隋

人失之唐得之唐興十葉嵗二百介公酅公世為客明

堂太廟朝享時引居賓位備威儀備威儀助郊祭髙祖

太宗之遺制不獨興㓕國不獨繼絶世欲令嗣位守文

君亾國子孫取爲戒

    海漫漫

海漫漫其下無底㫄無邉雲濤𤎆浪最深處人傳中有

三神山山上多生不死藥服之羽化爲天仙秦皇漢武

信此語方士年年採藥去蓬萊今古但聞名𤎆水茫茫

無覓處海漫漫風浩浩眼穿不見蓬萊島不見蓬萊不

敢歸童男丱女舟中老徐福文成多誑誕上元太一虚

祈禱君看驪山頂上茂陵頭畢竟悲風吹蔓草何况玄

元聖祖五千言不言藥不言仙不言白日昇青天

    立部伎

立部伎𡔷笛諠舞𩀱劒跳九一作丸搦巨索掉長竿太

常部伎有等級堂上者坐堂下立堂上坐部笙歌清堂

下立部𡔷笛鳴笙歌一聲衆側耳𡔷笛萬曲無人聽立

部賤坐部貴坐部退為立部伎擊𡔷吹笙和雜戲立部

又退何所任始就樂懸操雅音雅音替壊一至此長令

爾軰調宫徴圜丘后土郊祀時言將此樂感神祗欲望

鳯來百獸舞何異北轅將適楚工師愚賤安足云太常

三卿爾何人

    蕐原磬

蕐原磬華原磬古人不聽今人聽泗濱石泗濱石今人

不擊古人擊今人古人何不同用之捨之由樂工樂工

雖在耳如壁不分清濁即為聾梨園弟子調律吕知有

新聲不如古古稱浮磬出泗濱立辯致死聲感人宫懸

一聽蕐原石君心遂忘封疆臣果然胡寇從燕起武臣

少肯封疆死始知樂與時政通豈聽鏗鏘而已矣磬襄

入海去不歸長安市人為樂師蕐原磬與泗濱石清濁

兩聲誰得知

    上陽白髮人

上陽人紅顔暗老白髮新緑衣監使守宫門一閉上陽

多少春𤣥宗末嵗初選入入時十六今六十同時采擇

百餘人零落年深SKchar此身憶㫺吞悲别親族扶一作

車中不教哭皆云入内便承恩臉似芙蓉胸似玉未容

君王得見面已被楊妃遙側目妒令潛配上陽宫一生

遂向空房宿秋夜長夜長無寐天不朙耿耿殘燈背壁

影蕭蕭暗雨打窗聲春日遲日遲獨坐天難𦱤宫鸎百

囀愁厭聞梁鷰雙棲老休妒鸎歸鷰去長悄然春往秋

來不記年唯向深宫望朙月東西四五百廻圜今日宫

中年最老大家遙賜尚書號小頭鞋履窄衣裳青黛㸃

睂睂細長外人不見見應笑天寳末年時世妝上陽人

苦最多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兩如何君不見㫺時

呂向美人賦又不見今日上陽白髮歌

    胡旋女

胡旋女胡旋女心應弦手應𡔷弦𡔷一聲雙袖舉廻雪

飄颻轉蓬舞左旋右轉不知疲千匝萬周無已時人間

物類無可比奔車輪緩旋風遲曲終再拜謝天子天子

為之微啓齒胡旋女出康居徒勞東來萬里餘中原自

有胡旋者鬬妙争能爾不如天寳季年時欲變臣妾人

人學圜轉中有太真外祿山二人最道能胡旋梨花園

中册作妃金雞障下養為兒祿山胡旋迷君眼兵過黄

河疑未反貴妃胡旋惑君心死棄馬嵬念更深從兹地

軸天維轉五十年來制不禁胡旋女莫空舞數唱此歌

悟朙主

    新豐折臂翁

新豐老翁八十八頭鬢眉鬚皆似雪𤣥孫扶向店前行

左臂憑肩右臂折問翁臂折來幾年兼問致折何因緣

翁云貫屬新豐縣生逄聖代無征戰慣聽梨園歌管聲

不識旗槍與弓箭無何天寳大徴兵戸有三丁㸃一丁

㸃得驅將何處去五月萬里雲南行聞道雲南有瀘水

椒花落時瘴𤎆起大軍徒渉水如湯未過十人二三死

村南村北哭聲裒兒别爺孃夫别妻皆云前後征蠻者

千萬人行無一回是時翁年二十四兵部牒中有名字

夜深不敢使人知偷將大石鎚折臂張弓簸旗俱不堪

從兹始免征雲南骨碎筋傷非不苦且圖揀退歸鄉土

臂折來來六十年一肢雖廢一身全至今風雨隂寒夜

直到天朙痛不眠痛不眠終不悔且喜老身今獨在不

然當時瀘水頭身死魂飛骨不收應作雲南望鄉鬼萬

人塜上哭SKcharSKchar老人言君聽取君不聞開元宰相宋開

府不賞邉功防黷武又不聞天寳宰相楊國忠欲求恩

幸立邉功邉功未立生人怨請問新豐折臂翁

    太行路

太行之路能摧車若比人心是坦途巫峽之水能覆舟

若比人心是安流人心好惡苦不常好生毛羽惡成瘡

與君結髮未五載忽從牛女為參商古稱色衰相棄背

當時美人猶怨悔何况如今鸞鏡中妾顔未改君心改

為君薰衣裳君聞蘭麝不馨香為君事容飾君看金翠

無顔色行路難難重陳人生莫作婦人身百年苦樂由

他人行路難難於山險於水不獨人間夫與妻近代君

臣亦如此君不見左納言右内史朝承恩𦱤賜死行路

難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心反覆間









樂府詩集巻第九十七   東   呉毛晉訂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