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十七 樂府詩集 卷第九十八
宋 郭茂倩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汲古閣刊本
卷第九十九

樂府詩集巻第九十八

       太原  郭茂倩  編次

  新樂府辭

   新樂府         白居易

    司天臺

司天臺仰觀俯察天人際羲和死來職事廢官不求賢

空取藝昔聞西漢元成間上凌下替謫見天北辰微暗

少光色四星煌煌如火赤耀芒動角射三台上台半滅

中台坼是時非無太史官眼見心知不敢言朙朝趨入

朙光殿唯奏慶雲壽星見天文時變兩如斯九重天子

不得知不得知安用臺髙百尺為

    捕蝗

捕蝗捕蝗誰家子天熱日長飢欲死興元兵乆傷隂陽

和氣蠱蠧化爲蝗始自兩河及三輔荐食如蠶飛似雨

雨飛蠶食千里間不見青苖空赤土河南長吏言憂農

課人晝夜捕蝗蟲是時粟斗錢三百蝗蟲之價與粟同

捕蝗捕蝗竟何利徒使飢人重勞費一蟲雖死百蟲來

豈將人力競天災我聞古之良吏有善政以政驅蝗蝗

出境又聞貞觀之初道欲昌文皇仰天吞一蝗一人有

慶兆民賴是嵗雖蝗不爲害

    昆朙春水滿

     漢書武帝紀曰元狩三年秋發謫吏穿昆

     朙池西南夷傳曰越巂昆朙國有滇池方

     三百里漢使求身毒國而為昆朙所閉欲

     伐之故作昆朙池象之以習水戰在長安

     西南周回四十里食貨志曰時越欲與漢

     用船戰遂大修昆朙池白居易傳曰貞元

     中始漲之

昆朙春昆朙春春池岸古春流新影浸南山青滉瀁波

沉西日紅奫淪往年因旱靈池竭龜尾曵塗魚喣沬詔

開八水注恩波千介萬鱗同日活今來浄淥水照天游

魚鱍鱍蓮田田洲香杜若抽心短沙暖鴛鴦鋪翅眠動

植飛沉皆遂性皇澤如春無不被魚者仍豐網罟資貧

人又獲菰蒲利詔以昆朙近帝城官家不得收其征菰

蒲無租魚無稅近水之人感君惠感君惠獨何人吾聞

率土皆王民遠民何疎近何親願推此惠及天下無遠

無近同欣欣呉興山中罷𣙜茗鄱陽坑裏休封銀天涯

地角無禁利熙熙同似昆朙春

    城鹽州

     通典曰鹽州春秋時戎狄之地秦漢屬北

     地郡後魏置大興郡西魏改為五原後為

     鹽州以北近鹽池因以為名唐為鹽州或

     為五原郡白居易傳曰貞元八年特詔城

     之

城鹽州城鹽州城在五原原上頭蕃東節度鉢闡布忽

見新城當要路金鳥飛傳贊暜聞建牙傳箭集羣臣君

臣赭面有憂色皆言勿謂唐無人自築鹽州十餘載左

袵氈裘不犯塞晝牧牛羊夜捉生長去新城百里外諸

邉急警勞戍人唯此一道無𤎆塵靈夏潛安誰復辨秦

原暗通何處見鄜州驛路好馬來長安藥肆黄耆賤城

鹽州鹽州未城天子憂徳宗按圖自定計非闗將略與

廟謀吾聞髙宗中宗世北虜猖狂最難制韓公創築受

降城三城鼎峙屯漢兵東西亘絶數千里耳冷不聞胡

馬聲如今邉將非無䇿心笑韓公築城壁相看養宼為

身謀各握彊兵固恩澤願分今日邉將恩褒贈韓公封

子孫誰能將此鹽州曲翻作歌詞聞至尊

    道州民

道州民多侏儒長者不過三尺餘市作矮奴年進送號

為道州任土貢任土貢寧若斯不聞使人生别離老翁

哭孫母哭兒一自陽城來守郡不進矮奴頻詔問城云

臣按六典書任土貢有不貢無道州水土所生者只有

矮民無矮奴吾君感悟璽書下嵗貢矮奴宜悉罷道州

民老者㓜者何欣欣父兄子弟始相保從此得作良人

身道州民民到于君受其賜欲說使君先下淚仍恐兒

孫㤀使君生男多以陽為字

    馴犀

馴犀馴犀通天犀軀貌駭人角駭雞海蠻聞有朙天子

驅犀乘傳來萬里一朝得謁大朙宫歡呼拜舞自論功

五年馴養始堪獻六譯語言方得通上嘉人獸俱來遠

蠻舘四方犀入苑秣以瑶蒭鎻以金故鄉迢遞君門深

海鳥不知鍾𡔷樂池魚空結江湖心馴犀生處南方熱

秋無白露冬無雪一入上林三四年又逢今嵗苦寒月

飲冰臥霰苦踡跼角骨凍傷鱗甲縮馴犀死蠻兒啼向

闕再三顔色低奏乞生歸夲國去恐身凍死似馴犀君

不見建中初馴象生還放林邑君不見貞元末馴犀凍

死蠻兒泣所嗟建中異真元象生犀死何足言

    五弦彈

五弦彈五弦彈聽者傾耳心寥寥趙壁知君入骨愛五

弦一一為君調第一第二弦索索秋風拂松疎韻落第

三第四弦泠泠夜鶴憶子籠中鳴第五弦聲最掩抑隴

水凍咽流不得五弦竝奏君試聽淒淒切切復錚錚鐵

擊珊瑚一兩曲水寫玉盤千萬聲殺聲入耳膚血寒慘

氣中人肌骨酸曲終聲盡欲半日四座相對愁無言座

中有一遠方士喞喞咨咨聲不已自歎今朝初得聞始

知辜負平生耳唯憂趙壁白髮生老死人間無此聲遠

方士爾聽五弦信為美吾聞正始之音不如是正始之

音其若何朱弦疎越清廟歌一彈一唱再三歎曲淡節

稀聲不多融融曵曵召元氣聴之不覺心平和人情重

今多賤古古琴有弦人不撫更從趙壁藝成來二十五

弦不如五

    蠻子朝

蠻子朝汎皮船兮渡繩橋來自巂州道路遙入界先經

蜀川過蜀將收功先表賀臣聞雲南六詔蠻東連䍧牱

西連蕃六詔星居初瑣碎合為一詔漸彊大開元皇帝

雖聖神唯蠻倔彊不來賓鮮于仲通六萬卒征蠻一陣

全軍沒至今西洱河岸邊箭孔刀㾗滿枯骨誰知今日

慕蕐風不勞一人蠻自通誠由陛下休朙徳亦賴微臣

誘諭功徳宗看一作表知如此笑令中使迎蠻子蠻子

導從者誰何摩挲俗羽雙隈伽清平官持赤藤杖大將

軍繫金呿嵯異牟尋勞尋閣勸持勅召對延英殿上心

貴在懐逺蠻引臨玉座近天顔冕旒不垂親勞倈賜衣

賜食移時對移時對不可得大臣相看有羡色可憐宰

相拖紫佩金章朝日唯聞對一刻

    驃國樂

驃國樂驃國樂出自大海西南角雍𦍑之子舒難陁來

獻南音舉正朔徳宗立杖御紫庭黈纊不塞為爾聽玉

螺一吹椎髻聳銅𡔷千擊文身踴珠纓炫轉星宿搖花

鬘斗藪龍虵動曲終王子啓聖人臣父願為唐外臣左

右歡呼何翕習至尊徳廣之所及須㬰百辟詣閤門俯

伏拜表賀至尊伏見驃人獻新樂請書國史傳子孫時

有擊壤老農父暗測君心閒獨語聞君政化甚聖朙欲

感人心致太平感人在近不在遠太平由實非由聲觀

身理國國可濟君如心兮民如體體生疾苦心憯悽民

得和平君愷悌貞元之民若未安驃樂雖聞君不歡貞

元之民苟無病驃樂不來君亦聖驃樂驃樂徒喧喧不

如聞此芻蕘言

    縛戎人

縛戎人縛戎人耳穿面破驅入秦天子矜憐不忍殺詔

徙東南呉與越黄衣小使録姓名領出長安乘遞行身

被金瘡面多瘠扶病徒行日一驛朝餐飢渴費盃盤夜

卧腥臊汚床席忽逄江水憶交河垂手齊聲嗚咽歌其

中一虜語諸虜爾苦非多我苦多同伴行人因𠎥問欲

說喉中氣憤憤自云鄉貫一作夲涼原大曆年中沒落

蕃一落蕃中四十載遣著皮裘繫毛帶唯許正朝服漢

儀斂衣整巾潛淚垂誓心密定歸鄉計不使蕃中妻子

知暗思幸有殘䈥力更恐年衰歸不得蕃侯嚴兵鳥不

飛脱身冒死奔逃歸晝伏宵行經大漠雲隂月黑風沙

惡驚藏青塜寒草疎偷度黄河夜氷薄忽聞漢軍鼙𡔷

聲路𠊓走出再拜迎游騎不聽能漢語將軍遂縛作蕃

生配向江南卑涇地豈無存䘏空防備念此吞聲仰訴

天若為辛苦度SKchar年涼原鄉井不得見胡地妻兒虚棄

捐沒蕃被囚思漢土歸漢被劫為蕃虜早知如此悔歸

來兩地寧如一處苦縛戎人戎人之中我苦辛自古此

寃應未有漢心漢語吐蕃身

    驪宫髙

     唐㑹要曰開元十一年十月置温泉宫於

     驪山舊書帝紀曰是年十月幸温泉宫自

     是嵗數幸焉天寳六載十月改温泉宫爲

     蕐清宫

髙髙驪山上有宫朱樓紫殿三四重遲遲兮春日玉甃

暖兮温泉溢溺溺兮秋風山蟬鳴兮宫樹紅翠蕐不來

嵗月乆牆有衣兮瓦有松吾君在位已五載何不一幸

乎其中西去都門幾多地吾君不遊有深意一人出兮

不容易六宫從兮百司備八十一車千萬騎朝有宴飫

𦱤有賜中人之産數百家未足充君一日費吾君修已

人不知不自逸兮不自嬉吾君愛人人不識不傷財兮

不傷力驪宫髙兮髙入雲君之來兮為一身君之不來

兮為萬人

    百鍊鏡

百鍊鏡鋊範非常規日辰處所靈且祗江心波上舟中

鑄五月五日日午時瓊粉金膏磨瑩已化為一片秋潭

水鏡成將獻蓬萊宫揚州長史手自封人間臣妾不合

照背有九五飛天龍人人呼為天子鏡我有一言聞太

宗太宗常以人為鏡鑒古鑒今不鑒容四海安危居掌

内百王治亂懸心中乃知天子别有鏡不是揚州百錬

    青石

青石出自藍田山兼車運載來長安工人磨琢欲何用

石不能言我代言不願作人家墓前神道碣墳土未乾

名已滅不願作官家道㫄徳政碑不鑴實録鑴虚辭願

為顔氏段氏碑雕鏤太尉與太師刻此兩片堅貞質狀

彼二人忠烈姿義心若石屹不轉死節名流確不移如

觀奮擊朱泚日似見叱呵希烈時各於其上題名諡一

置髙山一沉水陵谷雖遷碑獨存骨化為塵名不死長

使不忠不烈臣觀碑改節慕為人慕為人勸事君

    兩朱閣

兩朱閣南北相對起𠎥問何人家貞元雙帝子帝子吹

蕭雙得仙五雲飄颻飛上天第宅亭臺不得去化為佛

寺在人間妝閣伎樓何寂静桺似舞腰池似鏡花落黄

昬悄悄時不聞歌吹聞鍾磬寺門勅牓金字書尼院佛

庭寛有餘青苔朙月多閒地比屋疲人無處居憶昨平

陽宅初置吞并平人幾家地仙去雙雙作𣑽宫漸恐人

間盡為寺

    西涼伎

西涼伎西涼伎假面胡人假師子刻木為頭絲作尾金

鍍眼睛銀帖齒奮迅毛衣擺雙耳如從流沙來萬里紫

髯深目兩胡兒𡔷舞跳梁前致辭應似涼州未陷日安

西都護進來時須臾云得新消息安西路絶歸不得泣

向師子涕雙垂涼州陷沒知不知師子廻頭向西望哀

吼一聲觀者悲貞元邊將愛此曲醉坐笑看看不足享

賓犒士宴三軍師子胡兒長在目有一征夫年七十見

弄涼州低面泣泣罷斂手白將軍主憂臣辱㫺所聞自

從天寳兵戈起犬戎日夜吞西鄙涼州陷來四十年河

隴侵將七千里平時安西萬里疆今日邉防在鳯翔縁

邉空屯十萬卒飽食温衣閒過日遺民腸斷在涼州將

卒相看無意收天子每思常痛惜將軍欲說合慙羞奈

何仍看西涼伎取笑資歡無所愧縱無智力未能收忍

取西涼弄為戲










樂府詩集巻第九十八   東   呉毛晉訂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