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榭山房集 (四部叢刊本)/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國史文苑傳 樊榭山房集 記
清 厲鶚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振綺堂本
卷第一

栗主移奉交蘆庵記       仁和胡敬譔

古賢者沒而祭社設有監祠以奉粢盛以司宗祏魂魄

戀此枌榆儼然矧夫笠澤游多輞川圖在碧雲青嶂遺

壠非遥白露蒼葭伊人所契者乎徵君樊榭有子承祀

無孫紹宗𡠉婦靡依小姑相迓棲神何所載主而行偕

令威以來歸效浮屠而寄宿分索郞之釀味叨清閟之

桐陰憑是壻鄕比乎友殯而乃窗窺朱鳥刻認丁蘭捏

佛奇生通靈化去豈眞委莽未免傳譌於是名流譜以

清詞碩彦廣其新語爲位置馬塍里畔山谷祠旁薦少

寒泉庋從高閣縈鼠跡蛛絲而幾徧與牛衣龍具以相

參飽嘗牆角之酸風冷照屋梁之明月可慨也已今春

趙雩門刺史與蔡木龕李西齋諸君商以先生墓在西

谿主宜近祔乃擇交蘆庵之塔院諏日遷奉焉中爲先

生其右則先生側室朱氏也同龕彌勒成換骨之神仙

相伴維摩有散花之天女閱春秋而兩祀蔽風雨於三

楹想曩時選石開尊叩舷度曲一笻拄雪雙屐拖雲路

宋輦以苔封山秦亭而翠滴新詩幾許舊夢難㝷賸秋

水之彎環對林梅之蕭瑟莫不流連光景仿彿生平從

茲勿務增華以期垂遠守斗酒隻雞之約勝事可常共

掎裳聯襼而來扁舟徑渡相與整齊肴䔩拂拭壺觴蘆

中人蘆中人庶其靈爽式憑苾芬來享也夫

栗主記

墓碣銘             鄞全祖望譔

余自束髪岀交天下之士凡所謂工於語言者蓋未嘗

不識之而有韻之文莫如樊榭樊榭少孤家貧其兄賣

淡巴菰葉爲業以養之將寄之僧寮樊榭不可讀書數

年卽學爲詩有佳句是後遂於書無所不窺所得皆用

之於詩故其詩多有異聞軼事爲人所不及知而最長

於游山之什冥搜象物流連光景清妙軼羣又深於言

情故其擅長尤在詞深入南宋諸家之勝然其人孤瘦

枯寒於世事絶不諳又卞急不能隨人曲折率意而行

畢生以覓句爲自得其爲諸生也李穆堂閣學主試事

闈中見其謝表而異之曰是必詩人也因錄之計車北

上湯侍郎西崖大賞其詩㑹報罷侍郞遣人致意欲授

館焉樊榭襆被濳出京翌日侍郞迎之已去矣自是不

復入長安及以詞科薦同人强之始出穆堂閣學欲爲

道地又報罷而樊榭亦且老矣乃忽有宦情會選部之

期近遂赴之同人皆謂君非有簿書之才何孟浪思一

擲樊榭日吾思以薄祿養母也然樊榭竟至津門興盡

而返予諧之日是不上竿之魚也嗚呼以樊榭爲吏固

非所宜而以其清才使其行吟於荒江寂寞之閒以死

則不可謂非天矣予交樊榭三十年祁門馬嶰谷兄弟

延樊榭于館予毎數年必過之嶰谷詩社以樊榭爲職

志連牀刻燭未嘗不相唱和已而錢塘踵爲詩社予亦

豫焉數年以來二社之人死亡相繼樊榭毎與予太息

今年予有粤遊槐塘以書吿樊榭之病不意其遽不起

也嗚呼風雅道散方賴樊榭以主持之今而後江淮之

吟事衰矣樊榭姓厲氏諱鶚字太鴻本吾鄕之慈谿縣

人今爲錢唐縣人康熙庚子舉人生於某年月日卒於

某年月日享年六十有一曾祖某祖某父某娶某氏無

子以弟之子爲之後葬於湖上之某峯所著有宋詩紀

事一百卷樊榭山房集二十卷已行於世又有遼史拾

遺十卷樊榭以求子故累買妾而卒不育最後得一妾

頗昵之乃不安其室而去遂以怏怏失志死是則詞人

不聞道之過也且王適不難謾婦翁以博一妻而樊榭

至不能安其妾則其才之短又可歎也嗚呼樊榭屬予

序其宋詩遼史二種忽忽十年息壤在彼而今隕涕而

表其墓悲夫是爲銘其詞日

沖恬如白傅兮尙有不能忘情之吟人情所不能割兮

賢哲固亦難禁祇應尋碧湖之故槳兮與握手以援琹

樊榭苕上之故姬也 按苕上故姬指月上康熙巳亥三月十四日辰時生乾隆壬戌正月初三日戌時沒先

徵君逝世十年最後去妾是所納揚州劉姬也見趙意林丁龍泓兩先生詩註




墓碣銘

墓田碑記           錢唐吳錫麒譔

在昔修謫仙之祀剔壤青山薦處士之馨割租近縣此

皆眷懷往喆崇想芳徽瓣香之誠不關孫子私淑之意

詎假淵源而沃衍相資苾芬用吿葢所以明後人之公

好樹先士之清則焉若吾杭樊榭先生忍貧於身蓄富

在學事賅其舊扇南宋之風言飫其清得西湖之味一

時推爲祭酒末學仰其津逮始舉孝廉之科旋膺徵辟

詔似宜仰邀田秩早受圭腴而乃兩屐苔枯一棺蓬掩

幾至前和之齧竟無後嗣之延今西谿法華山所謂王

家塢者其墓在焉樵歌牧𥴦之往來馬磨牛醫之襍襲

觴聞柏下祭少墦閒則有顧涑園太守過墟墓而生哀

遇春秋而展祀曾合同志各致慕思亡何舊雨不來故

人已逝徐稺之雞莫設劉伶之土常乾是非少劃膏腴

俾資牲醴安望馨香無缺俎豆常緜爰有諸賢更謀義

舉遂鳩金於冢旁置祀田若干畝付交蘆菴僧常源收

息以爲納糧供祭之用裘乃成於眾腋緜亦岀自同功

由是霜露示期粢盛有備藉免餒而之憾庶慰逝者之

心雖或淩跨太虛翺翔八極豈復戀松楸之美計體魄

之安然而湘纍渺然椒漿莫輟水仙近在鞠薦無愆冀

神靈之式憑振風雅於勿替秋風十畝幸不遠於蘆中

寒食一盂願無忘乎緜上因貞諸石以志厥功敢吿後

來永念勿懈











墓田碑記

軼事

 厲先生居東園高大父魚亭公居古驛後相去二里

 過從最密讀書務根柢之學毎著一書輒訂可否手

 稿皆畱余家遼史拾遺東城雜記湖船錄先後雕于

 振綺堂宋詩紀事南宋雜事詩絕妙好詞箋詩詞集

 文集俱有刊本惟南宋院畫錄玉臺書史僅見鈔本

 四庫全書著錄七種咸豐末板燬兵燹越二十載余

 檢古文詩詞舊本與范諴民士麒朱英甫士俊讐校

 重雕其游仙詩三卷秋林琴雅詞四卷少年作也迎

鑾新曲二卷與吳甌亭城同撰也並集中未載之若

 干首都爲集外詩詞乾隆壬申先生沒葬西溪以從

 子志黼爲嗣又無子木主遂祔入湖墅黃文節公祠

 道光戊子世父小米公集邑人移奉近墓之交蘆菴

 又三十四年毀于浩劫同治庚午滿洲冠九如山重

 加修葺供奉如昔文人學士毎當蘆花盛時隻雞斗

 酒以薦先生宿草尙存莫不感慨係之生平軼事捃

 拾諸書錄載于左俾後之尙論者有所資焉光緒十

 年甲申秋同里後學汪曾唯

杭大宗先生詞科掌錄云厲太鴻爲詩精深華妙截斷

眾流鄕前輩湯少宰西厓先生最所激賞自新城長水

盛行時海内操奇觚者莫不乞靈於兩家太鴻獨矯之

以孤澹用意旣超徵材尤博吾鄕稱詩於宋元之後未

之或過也性躭閒愛靜樂山水一再計偕遂絕意仕進

以薦來都試題誤寫論在詩前遂罷歸生平詩逾萬首

勇於刪擇樂府爲今海内第一仿計敏夫例爲宋詩紀

事百卷摉采極富是科徵士中吾石友三人皆據天下

之最太鴻之詩稚威之古文紹衣之攷證穿穴求之近

代罕有倫比紹衣丙辰先成進士改庶常例不當試後

以散館岀外稚威以疾太鴻以違式皆不得在詞館豈

非命哉

又道古堂文集厲母何孺人夀序云執友樊榭厲先生

自其肚嵗卽中乙科兩與計偕不得志卽棄去不復事

旣而部檄其名趨就選人買舟一至津門留連三月而

返說者咸謂其樂迂習孏才不可以爲世用以余觀之

是謂不知樊榭者也樊榭少而孤露奉太夫人之教績

學以至於有立夫豈不知圭紱之可以榮親祿入之足

以養老而顧杜門卻軌甘寂寞而就枯槁者誠以仕宦

之難惟縣令爲最其能久居其處者大術有二焉佞顔

卑辭骨節䎟媚伈伈俔俔希寵而取憐一矣憑藉權勢

擅作威福色厲内荏虐㷀獨而畏高明又其一矣樊榭

之才千詩百賦鬱怒遒𦂳長輸遠逝雖極之傾河倒峽

而不見其所止若以其鴻朗高邁之懷骯髒磊落之志

屈而與今之仕宦者相習譬之方枘圓鑿齟齬而不相

入而謂其能哫訾粟斯喔咿囁嚅以爲閃揄乎而謂其

能逞妖作蠱妄生眉眼以絞訐而摩上乎度已不能强

而試之則所以貽太夫人之憂者方大此在庸人且知

其不可而謂樊榭之賢與太夫人之通達大體而顧昧

昧而不之思乎且夫人之求仕者將以爲養也樊榭和

而不隨介而有守使其得位而行其志必且飮冰菇檗

其刻苦當較甚於恆時太夫人習於古訓如所謂卻胡

威之絹封陶侃之鮓聞之已熟其所以砥礪其子者詳

愼而周密又可知也然則脂膏之潤與潔白之養兩者

相較孰得孰失豈待智者而後決哉今年九月朔日爲

太夫人八十生辰同人謀所以爲夀者乞言於余余自

羈貫與樊榭交申登堂之敬常拜太夫人於堂下樊榭

巾帢之契計莫有先於余者則知樊榭之深又孰有過

於余者乎用敢綜樊榭岀處之大節與太夫人之所以

成之者以侑一觴焉因以嘆古人捧檄色喜特以庸人

待其親而於道未有聞也樊榭其倜倜乎遠矣

沈文慤別裁集詩話云樊榭徵士學問淹洽尤熟精兩

宋典實人無敢難者而詩品清高五言在劉眘虛常建

之閒今浙西談藝家專以飣餖撏撦爲樊榭流派失樊

榭之眞矣

汪積山先生尊聞錄云太鴻岀居道古翛然意遠詩文

之外銳意於詞嘗病倚聲家冶蕩者失之靡豪健者失

之肆因約情斂體深秀緜邈興至思集輒自比之孫氏

絃柳家雙璅要以自寫胸抱非求悅眾耳也

吳甌亭先生雲蠖齋詩話云厲徵君肆力於詩鏤心役

腎句雕字琢吾鄕百年詩人中殆難其匹性雅好遊所

至搜剔名勝攬葛攀藤裵回吟賞必興盡而後已集中

西溪諸什直抒胸肊可當山經一卷讀也

王述庵先生蒲褐山房詩話云徵君性情孤峭義不苟

合讀書搜奇愛博鉤新摘異尤熟于宋元以來叢書稗

說以孝廉需次縣令將入京道經天津查蓮坡先生留

之水西莊觴詠數月同撰周密絶妙好詞箋遂不就選

而歸揚州馬秋玉兄弟延爲上客嗣後來往竹西者凡

數載馬氏小玲瓏山館多藏舊書善本閒以古器名畫

因得端居探討所撰宋詩紀事遼史拾遺極爲詳洽其

先世家於慈溪故以四明山樊榭爲號所作幽新雋妙

刻𤥨研鍊五言尤勝大抵取法陶謝及王孟韋柳而別

有自得之趣瑩然而清窅然而邃擷宋詩之精詣而去

其疎蕪時沈文慤公方以漢魏盛唐倡吳下莫能相掩

也予於戊辰嵗在長洲趙君飮谷小吳船遇之辱爲忘

年交後徵君過吳必訪余於朱氏蘋花水閣凡三年而

徵君下世矣至其詞直接碧山玉田予已錄入琴畫樓

詩鈔故不具論 樊榭下世葬杭州西溪王家塢因無

子嗣不久化爲榛莽後四十餘年何君春渚琪游西溪

田舍見草堆中樊榭及姬人月上栗主在焉取歸偕同

人送武林門外牙灣黃山谷祠埽灑一室以供之予爲

撰丈室花同天女散摩圍詩共老人參句以題其楹月

上姓朱氏名滿孃烏程人

陶篁村先生鳧亭詩話云樊榭寳石山云林氣暖時濛

似雨湖光空處淡如僧此眞善於領略西湖也其他如

遊智果寺云竹陰入寺綠無暑荷葉繞門香勝花元日

對雪云無人可造眞閑日有雪相娛此老翁山莊卽事

云蔬圃鳥鳴秋境界竹房人語佛家風南湖秋望云橫

塘秋水明菰葉老屋殘陽上蘚花皆佳句也

王茨檐先生靜便齋集南湖花隱記云倚城北陴陑舍

喧而卽靜水樹明瑟有敞而堂有折而廡有華散生盤

門藩落而延接于櫺檻是爲樊榭山民南湖花隱宋張

鎡功甫所稱管領風月者功甫以循王諸孫性豪侈務

奇意相勝其第宅不一區卽南湖所占在當日不知幾

百畝樊榭以數椽棲託於後其寂寞爲已甚則樊榭之

歉於功甫者也然樊榭學博而文富所述造泓涵演迤

不下數百卷識者謂其必傳于後無惑功甫稱詩家上

將冰如雪食琱碎月魄雖見推于誠齋楊氏而遺集鮮

傳則又功甫之所遜于樊榭者也君子之游于世有裁

足之思無贏餘之念况出吾之所有不難抗古人而上

之俛仰吟笑綽有餘裕區區居室奚足較其豐約爲且

夫南湖當功甫之盛閬春把菊天鏡鷗汎月諸勝纍纍

無閒壤一時朱黻長纓賓從之塡擁鐘鼉笙絲磬筑之

衎宴魚龍爵馬之殫物窮麗誠無所不足迨其後不數

十年淪宇埋音竝就熏歇今茲所見遠巒雲浮卉木翳

薈禪棲盂瓶之扣食泠泠水次物不停固與爲豪侈者

之役于物也其終不如寂寞者之適吾素已矣題以花

隱樊榭殆欲佩蘭餐菊以終老于斯夫是爲記

又送杭大宗北行序云吾友厲鶚杭世駿博覽精覈於

學無所不貫所爲文詞高旨深若觀濤重溟莫得畔岸

顧自壯盛僅充秋賦志用不達連屈于春卿世之人合

二君之遇觀其所爲功幾疑學廣聞多匪所以適用蓋

古制不講於茲六十年矣自

聖祖仁皇帝御極之十七年頓紘舉網特闢大科一時

苞純禀精之彦應運麏至揚輝宣烈照灼夐古迨後良

遇弗再決科發策僅循常選末師後進靡所傾風二君

枕經葄史含英發藻獨知而寡諧供已而殫力故學古

之獲二君獨深疾驅方輪人之疑二君滋甚茲

天子嗣暉隆緒側席幽濳興繼舊典浙省郡邑博學鴻

詞薦者前後合六十人呈試大憲掇什之二三二君以

瑰麗卓越炳乎十八人之列以十一郡之廣旌𥳑所及

僅止數人得無少隘然上嚴虛授下顯良具拔尤升萃

乃獲二君四海稱雋等競疇曩見少之意其亦可以不

作矣

朱朗齋先生厲徵君年譜稿云康𤋮壬申五月初二日

辰時生癸巳爲錢唐王路清賓遠撰疏寮集序略云近

余道鴛湖過虎邱臨惠泉往返于荆溪錫山之閒遇一

勝境則必鼓棹而登足之所涉必寓諸目目之所覩必

識諸心自謂此行也詩可盈篋矣迨歸檢其稿僅得八

首而其抑鬱憤懣欲吐而不得吐者塡塞胸臆閒幾不

復支靜求其故終勿可得蓋余擔囊作客所聞者什一

之籌所接者會計之策卽遇佳山水稍滌襟懷而麈壒

復垢絕無文人翰士可角勝于筆墨之場故毎一搦管

旋復自棄游雖多而詩則少甲午館汪氏聽雨樓凡五

年浦沆兄弟從游庚子以詩經中式四十九名舉人辛

丑秋游永康房師張梁友署中按集中有將返武林畱

別張梁友先生詩云十日琹堂住天涼抱病歸偶游SKchar

索米臨別或傳衣是知張梁友爲房師也雍正辛亥

少司農鳳臺王公鈞爲兩浙運使時聘修西湖志按纂

修職名總裁爲總督李衞管理爲巡撫程元章總修爲

編修傅玉露分修則與蘇滋恢杭世駿陸秩沈德濳吳

焯趙信吳嗣廣張雲錦陳臻同在局成于甲寅年乙卯

正月會同舉諸公于槐塘宅小眠齋共十一人徵歌選

勝極一時之盛按齊召南賜硯堂詩答汪五槐塘津門

見寄次韻兼懷諸友三首其第二首云吳山顧曲記當

年纔落春燈未禁烟細雨溟𪷟畱客夜微風料峭養花

天清歌共判尊前醉高㑹誰知夢裏緣今日浮萍湖海

客如君還近五湖船原注云乙卯正月㑹同舉諸公于

槐塘宅共十一人今則厲二樊榭沈六幼牧周大青瑶

張大介石俱還浙多時嚴大崧占尙讀禮未出周五石

帆得官後卽以艱歸家毎與堇浦星齋晤言不勝今昔

聚散之感乾隆丙辰七月與趙功千偕行入都應徵詞

科題爲五六天地之中合賦山雞舞鏡詩黃鐘爲萬事

根本論報罷南歸辛未三月

皇上南巡偕吳城撰迎

鑾新曲進呈城曲日羣仙祝壽鶚曲日百靈效瑞合爲

一編壬申九月十一日辰時殁是年有至揚州之事按

盧見曾漁洋感舊集序是壬申六月撰序曰辛未冬以

公役至京師謁崑圃黃夫子于家出所抄漁洋先生感

舊集見示拜而卒讀之云又凡例一條曰是集輾轉抄

寫譌誤頗多宋編修蒙泉嘗訂正之復委榆村之孫寀

余子謙以校讐之役再三過尙有闕疑玲瓏山館藏書

充棟所與稽者厲樊榭鶚陳授衣章皆博雅君子幸重

檢閱而後授梓母致有魯魚亥豕之譌云蓋感舊集得

于辛未之冬而開雕于壬申之夏則是先生于辛壬冬

春閒尙畱揚州也按朱朗齋茂才文藻館余家古驛後最久曾編先生年譜稿雖脫而未成

向藏振綺堂曾族祖劍秋茂才鉽欲増輯成書未竟而卒劫後稿皆散佚今得殘本錄岀數則増入于此以俟

後有考訂重編者再刊年譜

趙意林先生秀硯齋吟稾寄調厲樊榭納SKchar揚州云歌

吹殘年憶竹西歡情已作絮沾泥泰孃才思知多少蓼

岸桃溪試品題姬人姓劉雪凝柔玉滿邗溝花蕊新詞乞小

畱想得定情鴛帳暖莫敎月上夜生愁

曾伯祖滌原公湛蘭書屋雜記云厲太鴻先生著作等

身與先大夫善已成未成諸書稿皆插振綺堂之架著

四庫全書者七種遼史拾遺東城雜記宋詩紀事南宋

院畫錄南宋雜事詩絕妙好詞箋樊榭山房集

袁子才先生隨園詩話云馬氏玲瓏山館一時名士如

厲太鴻陳授衣汪玉樞閔蓮峯諸人爭爲詩㑹分咏一

題裒然成集至今未三十年零落殆盡而商人亦無能

知風雅者蓮峯年八十三歲傫然尙存聞其饑寒垂斃

矣 乾隆初杭州詩酒之㑹最盛名士杭厲之外則有

朱鹿田樟吳甌亭城汪抱樸臺金江聲志章張鷺洲湄

施竹田安周穆門京每到西湖隄上掎裳聯襼若屏風

然有明中讓山兩詩僧畱宿古寺詩成傳抄紙價爲貴

四十年來儒釋兩門一齊絕滅竟無繼起者 余最愛

言情之作如桓子野聞歌輒喚奈何厲太鴻送全謝山

赴揚州云生來僧祐偏多病同往林宗又失期兩㸃

燈看漸遠暮江惆悵獨歸時 詩人筆太豪健往往短

于言情好徵典者病亦相同卽如悼亡詩必纏綽宛轉

方稱合作東坡之哭朝雲味同嚼蠟筆能剛而不能柔

故也近時杭堇浦太史悼亡妾詩遠不如樊榭先生之

哭月上也

魏玉璜先生柳洲遺稾碧湖雙槳圖云厲樊榭徵君SKchar

人朱滿娘以中秋夜同汎碧浪湖而歸因繪是圖時賢

相與爲詩卒後余始獲見之用題其後夢覺揚州已十

年卻從苕水載嬋娟菰城若比松陵路又覺吹簫白石

仙星漢橫斜水拍天碧湖涼露缷紅蓮中秋月色無窮

好卻爲伊人分外圓翠袖熏鑪伴詠詩春風小閣畫蛾

眉誰令誤竊姮娥藥不見宜男結子時一段春愁化彩

虹乍來還去恨匆匆桃花滿地胭脂溼不待東風嫁小

大父十村公重編振綺堂書目云靈隱寺志三册是厲

樊榭先生手稿黏貼廢書之中書雖未成後世亦當珍

按此志編分八卷後有栞者而吾家書籍毀于粤匪手稿已亡

阮文達揅經室詩錄云蔣蔣邨學博炯請書樊榭墓碑

且與里中諸君子共置祭田報官立案歸西溪交蘆庵

管理詩以紀事劉樊窗榭說明州遺蛻西溪土一邱多

分神仙無子在但憑天地有詩畱他年碑碣碧苔古此

日墓田香稻秋記取法華山下路詞人長與護松楸

黃薌泉先生北隅掌錄云先生東城雜記自序云杭城

東日東園先君子家焉小子生于是居已三十餘年凡

五遷未嘗離斯地也序作于雍正六年戊申三月是年

四月後有移居詩曰半宅從人典全家冒雨遷末云差

喜東城近則猶在東城也乾隆己未有予賃居南湖八

年矣其主將鬻他氏復謀棲止詩逆溯之遷居南湖之

嵗乃雍正十年壬子是年有南湖初夏詩所謂草堂近

卜約齊鄰者也至乾隆庚申始移居麋公古社詩所云

麋公祠宇今相竝且逐鄰翁掠社錢者也是先生前後

凡七遷皆在東而南湖則近北矣

錢蕙窗先生靜存齋詩集云吾杭厲樊榭徵君沒而無

嗣故宅不存主無廟袝塵封比丘尼室者若干年矣春

渚丈旣備黃文節公之祀見祠有隙字遂訪其栗主遷

於後廡之西幷以其SKchar人月上之主從焉安位之日具

蔬果之㑹青浦王述庵司冦時主萬松講席聞之亦來

薦奠自是以後祀文節禮畢牲魚一獻以酹詩魂文節

生辰之祀廢已廿稔於茲徵君几筵不知存否嗚呼前

賢清風浩氣無所不之一介幽靈湮薶野社良可悲已

因紀四絶用諗來茲南湖何處問比鄰繐帳飄零五十

春歎息舉宗無祏祔一椽野廟與棲神郡縣崇祠傍學

宫年來升配徧羣公鄕先生可祭于社前輩猶能舉古

風隨清娛僅賸殘碑適館何緣少婦隨一縷靈芬飄不

斷五湖風月入叢祠釃酒刲羊事已非况於廡下一椽

依涪翁定反西江社祠客飄零何處歸

蔡朗餘先生賸稿云厲樊榭徵君制意拙率不修威儀

嘗曳步緩行仰天搖首雖在衢巷時見吟咏意市人望

見遥避之呼爲詩魔 厲徵君之詩詞與金農冬心書

畫鄕里齊名人稱髯金瘦厲 厲徵君子繡周有女適

桑弢甫先生之孫近仁繡周亡後其妻丁氏龍泓先生

女無所歸奉厲氏先代栗主依於桑桑家車橋先與其

甥倪米樓稻孫同居而北郭之童佛庵銓又故與米樓

善性好奇一日訪米樓値無人遂於厲氏家廟中檢徵

君曁月上木主懷歸月SKchar主爲樊榭手書樊榭主爲龍

泓手書童以吿何春渚淇詭言得之西溪田舍草堆中

春渚轉吿王述庵司冦昶因率同人庋置湖墅宋黃文

節公祠各醵百錢致祭時爲嘉慶六年辛酉四月六日

按先生名焜又號木龕居士易簀之前自焚所著諸稿此三段於先生之外孫吳擷蘅受藻所收賸稿中

郭頻伽先生靈芬館詩話云樊榭徵君舊居南湖自號

南湖花隱倪米樓秀才繪花隱樓圖偕李西齋布衣同

作齊天樂詞以紀之戴金谿比部賦南浦一闋云鷗外

夢長閒向湖邊又展露渦風鬢亭角舊聽鸎楊枝曲消

盡粉圑香陣涼波無恙畫闌幾照驚鴻影城上青山如

解意點綴玉眞眉暈天涯有客悲秋喚停杯共說老仙

花隱隱語笑芙蓉茶煙杪未歇水樓芳訊斜陽一舸俊

游客容易成孤引霜葉無多明豔別似惜飄零紅粉

近見凌仲子論詞云詞以南宋爲極能繼之者朱竹垞

至厲樊榭則更極其工後來居上北曲塡詞以關漢卿

諸人爲至猶詞家之有姜張後之塡詞家如文長粲花

笠翁皆非正宗玉茗詞壇飛將然能合元人者惟牡丹

亭圓駕一折近人如洪昉思長生殿乃能直逼元人其

氣韻迥與諸人不類其言累數百余不能盡記且於此

道無深解不敢强爲之說然總覺玉茗之才非餘子可

及至謂樊榭勝竹垞鄙意大不謂然樊榭論詞絕句云

偶然燕語人無語心折小長蘆釣師愚謂竹垞小令固

佳卽長調紆餘宕往中有澡華𧰟耀之奇斯爲極至卽

小令中佳者亦未必惟此語爲可心折也大抵樊榭之

於詞專學姜張竹垞則兼收眾體也 蔣君夢華以顧

升山疏果畫册索題上有樊榭河傳十八首後予與二

娛皆以菩薩蠻詞題之曹種水亦用河傳調而止用一

體樊榭則一首用一調也樊榭詞集中不存今錄以補

按詞僅十五首今列集外詞中

吳榕園先生浙西六家詩鈔云歸愚蘭泉兩先生評樊

榭山房詩固已確當獨賞五古而不及七律殆以七律

不近唐音耳參用性靈書卷自闢蹊徑諸體皆工七律

更耐㝷繹如秦淮懷古悼亡姬答筠谷移居等作皆通

體渾成非獨有句可摘而已其餘美不勝數遥情逸致

誦之口角生香近時擅厥體者初白翁後爲一大宗

李旣汸先生鶴徵後錄云樊榭之詩能於漁洋竹垞兩

家外獨闢畦徑自成一派其幽深精妙窮極雕𨨿譬如

入幽崖峭谷幾乎斷絕人迹當時杭堇浦全謝山輩無

不推服錢籜石翁有評本亦爲心折今海内言詩者標

新領異務脫恆蹊多以樊榭一家爲宗

吳子律先生蓮子居詞話云樊榭生平有煙癖𩔖韓慕

廬嘗譜天香詞傳諸好事同時汪韓門翟晴江有詩全

謝山有賦足備菰材故實方靈臯之官禮部也曾請飭

煙禁以裕民食今則土葉殆徧吾杭製切尤有名已

吳仲雲先生杭郡詩續輯小傳云厲志黼字之甫一字

繡周號層雲錢塘諸生爲雄飛徵士從子卽爲徵士後

又爲丁鈍丁先生愛壻詩筏文津皆有所受嘗與蘇展

亭許堂柯大巖觀郁陛宣禮倪嘉樹一擎黃書厓模周

亦菴駿發爲文字之㑹分題審韻無集無詩惜多散佚

所居在城東倉巷破屋蕭然糲餐自給竟困於縫掖以

按雄飛亦先生之字也見杭郡詩輯小傳

世父小米公借閒生詞云樊榭先生木主舊祔武林門

外黃文節公祠道光戊子正月二十一日同人移奉西

溪交蘆庵先生墓故在此譜白石法曲獻仙音調並用

原韻烟渺南湖草迷東墅欲妥吟魂何處先生自南湖移居東城

路逐溪𮞉寺依雲住騷壇舊日樽俎歎大雅淪亡久輕

鷗目來去漫相顧薦寒泉萬梅花裏天女伴隨手散空

飛舞先生姬人朱月上木主亦祔祀焉定月下徜徉記前游微笑心許

窈窕幽棲怳披㝷集內妙句待荒阡澆酒莫又清明時

許虀生先生重桂堂集云奚虚白疑居湖州城南舊爲

鮑氏溪樓卽樊榭徵君納姬人月上處也虛白摹遺像

屬題次圖中詩韻百年數文獻君名畱人口彼姝適所

遭幸于如是柳樂府賽旗亭孰分袒左右俊遊艶稱前

佳話永垂後溪樓亦靈光終古闢戸牖天公選替人圖

書要諸久近釣漁隱漁親酹酒奚酒奚家釀酒稱酒奚青山紅

袖閒重置斲輪手光芒交映輝何處蔽沫斗許我補題

詩漫郞成聱叟

戴文節習苦齋畫絮云余最愛厲樊榭搖揺四詩人漾

入梅花煙十字空澹幽杳得未曾有軟紅十丈中安得

遇此聊假豪楮爲壷公之壺

世父少洪公道盥齋稿云同人泛舟西溪酹酒厲先生

墓詩以紀之已是清明上冢天我來相過弔詩仙墓門

頻酹金樽酒山麓旋飛白𥿄錢蘋葉南湖生伴隱梅花

西土死償緣九原猶侍高堂側先生葬於母何孺人之側不數峯圍

七二賢憶移栗主奉僧堂終使温柔老有鄕彌勒同龕

燈火寂維摩多病水雲涼心期共賞蒹葭趣手澤猶畱

翰墨香先生主丁龍泓隱君書月上主先生自書佳偶青溪宜作配重題何

日願兼償先生配蔣孺人之主不知所在同人以爲缺典欲補書一主以合祀尙未果

張仲甫先生彝壽軒詩鈔云章次白奉厲徵君神位於

永興寺陪祀馮具區先生酹以詩余亦繼聲兩賢慧業

並生天蕭寺棲神豈偶然遺老倡開招隱社徵君賡和

太平年梅花詩卷俱千古流水高山共一椽二雪雙龕

相映處便娟空翠稱幽眠案此詩作於道光甲辰是又設位於永興寺也寺在西溪

徵君嘗游憩焉

俞蔭夫學政春在堂隨筆云厲樊榭徵君墓在西谿法

華山之王家隖因奉栗主於交蘆菴事詳吳穀人祭酒

樊榭徵君墓田碑記道光庚寅戴文節偕徐汪兩君至

菴祀徵君歸而寫爲長卷山水縈紆蘿蔦幽蔚樊榭詩

所謂一曲溪流一曲煙者盡此尺幅中矣舊藏章次白

廣文梅竹山房亂後夫去丁君松生又購得之因付交

蘆菴僧收藏以存名蹟時交蘆菴亦因亂後傾圯如冠

九觀察出資修葺并屬何子貞先生書徵君及月上姬

人栗主仍奉菴中今又得文節此卷名流韻事後先輝

映足爲西谿生色矣松生以示余故紀其略焉

諸遲鞠大令璞齋集溪樓延月補圖題記云聖湖之陰

西谿之奥勝地幽刹曰交蘆庵庵有溪樓延月圖寫厲

徵君納SKchar雍正乙卯樊榭重客苕溪鮑氏溪樓實爲

寓屋滿孃月上納於中秋碧浪同舟瑶情玉色未傳圖

詠久頗𨶑焉逮嘉道閒涑園太守訪楸墓於前小米年

丈護栗主於後移紀庵院永伴瓣香㑹費山人丹旭安

硯東軒曾寫兩圖一𢌿庵僧媵藏勿替其副贈奚處士

疑溪樓後主相證墨緣當代名流偕題雅製今具清尊

集中庚辛之難庵燬於賊此圖亦亡邇者舊宇新庀嵗

已十六年丈從子子用刺史棄官將歸屬補繪事更乞

偶雲同年重書題製合𧚌册子仍付庵僧保守什襲斯

蓋遠緜佳䛡近繼先志舉一而善備矣子用復裒刻徵

君全集雖其唾餘都經手輯讀書讀畫煥然粲然吾知

海客金餅增價於樂天山門玉帶比珍於佛印又不第

蕭寺之清供抑亦藝𫟍之韻談歟故樂爲補圖且拈黃

鍾商琵琶仙慢一闋用白石道人吳興紀遊詞韻記之

時光緒十有一年乙酉小暑日也詞曰倒影樓臺有人

是打槳來時桃葉小名惟認團欒黃昏最幽絕消受到

吹簫石帚但春云怕聞鶗鴂畫裏煙波定中香火情事

誰說 謾分付禪窟枯僧已風景都非𨙻時節添了百

年佳話儘飛花飛莢憑點綴詞僊眉史補溪山絹素如

雪正好居士清涼倦遊言別






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