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榭山房集 (四部丛刊本)/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国史文苑传 樊榭山房集 记
清 厉鹗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振绮堂本
卷第一

栗主移奉交芦庵记       仁和胡敬撰

古贤者没而祭社设有监祠以奉粢盛以司宗祏魂魄

恋此枌榆俨然矧夫笠泽游多辋川图在碧云青嶂遗

垅非遥白露苍葭伊人所契者乎征君樊榭有子承祀

无孙绍宗𡠉妇靡依小姑相迓栖神何所载主而行偕

令威以来归效浮屠而寄宿分索郞之酿味叨清閟之

桐阴凭是婿鄕比乎友殡而乃窗窥朱鸟刻认丁兰捏

佛奇生通灵化去岂真委莽未免传讹于是名流谱以

清词硕彦广其新语为位置马塍里畔山谷祠旁荐少

寒泉庋从高阁萦鼠迹蛛丝而几遍与牛衣龙具以相

参饱尝墙角之酸风冷照屋梁之明月可慨也已今春

赵雩门刺史与蔡木龛李西斋诸君商以先生墓在西

谿主宜近祔乃择交芦庵之塔院诹日迁奉焉中为先

生其右则先生侧室朱氏也同龛弥勒成换骨之神仙

相伴维摩有散花之天女阅春秋而两祀蔽风雨于三

楹想曩时选石开尊叩舷度曲一笻拄雪双屐拖云路

宋辇以苔封山秦亭而翠滴新诗几许旧梦难寻剩秋

水之弯环对林梅之萧瑟莫不流连光景仿佛生平从

兹勿务增华以期垂远守斗酒只鸡之约胜事可常共

掎裳联襼而来扁舟径渡相与整齐肴䔩拂拭壶觞芦

中人芦中人庶其灵爽式凭苾芬来享也夫

栗主记

墓碣铭             鄞全祖望撰

余自束髪岀交天下之士凡所谓工于语言者盖未尝

不识之而有韵之文莫如樊榭樊榭少孤家贫其兄卖

淡巴菰叶为业以养之将寄之僧寮樊榭不可读书数

年即学为诗有佳句是后遂于书无所不窥所得皆用

之于诗故其诗多有异闻轶事为人所不及知而最长

于游山之什冥搜象物流连光景清妙轶群又深于言

情故其擅长尤在词深入南宋诸家之胜然其人孤瘦

枯寒于世事绝不谙又卞急不能随人曲折率意而行

毕生以觅句为自得其为诸生也李穆堂阁学主试事

闱中见其谢表而异之曰是必诗人也因录之计车北

上汤侍郎西崖大赏其诗㑹报罢侍郞遣人致意欲授

馆焉樊榭幞被濳出京翌日侍郞迎之已去矣自是不

复入长安及以词科荐同人强之始出穆堂阁学欲为

道地又报罢而樊榭亦且老矣乃忽有宦情会选部之

期近遂赴之同人皆谓君非有簿书之才何孟浪思一

掷樊榭日吾思以薄禄养母也然樊榭竟至津门兴尽

而返予谐之日是不上竿之鱼也呜呼以樊榭为吏固

非所宜而以其清才使其行吟于荒江寂寞之闲以死

则不可谓非天矣予交樊榭三十年祁门马嶰谷兄弟

延樊榭于馆予毎数年必过之嶰谷诗社以樊榭为职

志连床刻烛未尝不相唱和已而钱塘踵为诗社予亦

豫焉数年以来二社之人死亡相继樊榭毎与予太息

今年予有粤游槐塘以书告樊榭之病不意其遽不起

也呜呼风雅道散方赖樊榭以主持之今而后江淮之

吟事衰矣樊榭姓厉氏讳鹗字太鸿本吾鄕之慈谿县

人今为钱唐县人康熙庚子举人生于某年月日卒于

某年月日享年六十有一曾祖某祖某父某娶某氏无

子以弟之子为之后葬于湖上之某峰所著有宋诗纪

事一百卷樊榭山房集二十卷已行于世又有辽史拾

遗十卷樊榭以求子故累买妾而卒不育最后得一妾

颇昵之乃不安其室而去遂以怏怏失志死是则词人

不闻道之过也且王适不难谩妇翁以博一妻而樊榭

至不能安其妾则其才之短又可叹也呜呼樊榭属予

序其宋诗辽史二种忽忽十年息壤在彼而今陨涕而

表其墓悲夫是为铭其词日

冲恬如白傅兮尚有不能忘情之吟人情所不能割兮

贤哲固亦难禁祇应寻碧湖之故桨兮与握手以援琴

樊榭苕上之故姬也 按苕上故姬指月上康熙巳亥三月十四日辰时生乾隆壬戌正月初三日戌时没先

征君逝世十年最后去妾是所纳扬州刘姬也见赵意林丁龙泓两先生诗注




墓碣铭

墓田碑记           钱唐吴锡麒撰

在昔修谪仙之祀剔壤青山荐处士之馨割租近县此

皆眷怀往喆崇想芳徽瓣香之诚不关孙子私淑之意

讵假渊源而沃衍相资苾芬用告葢所以明后人之公

好树先士之清则焉若吾杭樊榭先生忍贫于身蓄富

在学事赅其旧扇南宋之风言饫其清得西湖之味一

时推为祭酒末学仰其津逮始举孝廉之科旋膺征辟

诏似宜仰邀田秩早受圭腴而乃两屐苔枯一棺蓬掩

几至前和之啮竟无后嗣之延今西谿法华山所谓王

家坞者其墓在焉樵歌牧𥴦之往来马磨牛医之杂袭

觞闻柏下祭少墦闲则有顾涑园太守过墟墓而生哀

遇春秋而展祀曾合同志各致慕思亡何旧雨不来故

人已逝徐稚之鸡莫设刘伶之土常干是非少划膏腴

俾资牲醴安望馨香无缺俎豆常绵爰有诸贤更谋义

举遂鸠金于冢旁置祀田若干亩付交芦庵僧常源收

息以为纳粮供祭之用裘乃成于众腋绵亦岀自同功

由是霜露示期粢盛有备藉免馁而之憾庶慰逝者之

心虽或凌跨太虚翺翔八极岂复恋松楸之美计体魄

之安然而湘累渺然椒浆莫辍水仙近在鞠荐无愆冀

神灵之式凭振风雅于勿替秋风十亩幸不远于芦中

寒食一盂愿无忘乎绵上因贞诸石以志厥功敢告后

来永念勿懈











墓田碑记

轶事

 厉先生居东园高大父鱼亭公居古驿后相去二里

 过从最密读书务根柢之学毎著一书辄订可否手

 稿皆留余家辽史拾遗东城杂记湖船录先后雕于

 振绮堂宋诗纪事南宋杂事诗绝妙好词笺诗词集

 文集俱有刊本惟南宋院画录玉台书史仅见钞本

 四库全书着录七种咸丰末板毁兵燹越二十载余

 检古文诗词旧本与范𫍯民士麒朱英甫士俊雠校

 重雕其游仙诗三卷秋林琴雅词四卷少年作也迎

銮新曲二卷与吴瓯亭城同撰也并集中未载之若

 干首都为集外诗词乾隆壬申先生没葬西溪以从

 子志黼为嗣又无子木主遂祔入湖墅黄文节公祠

 道光戊子世父小米公集邑人移奉近墓之交芦庵

 又三十四年毁于浩劫同治庚午满洲冠九如山重

 加修葺供奉如昔文人学士毎当芦花盛时只鸡斗

 酒以荐先生宿草尚存莫不感慨系之生平轶事捃

 拾诸书录载于左俾后之尚论者有所资焉光绪十

 年甲申秋同里后学汪曾唯

杭大宗先生词科掌录云厉太鸿为诗精深华妙截断

众流鄕前辈汤少宰西厓先生最所激赏自新城长水

盛行时海内操奇觚者莫不乞灵于两家太鸿独矫之

以孤澹用意既超征材尤博吾鄕称诗于宋元之后未

之或过也性耽闲爱静乐山水一再计偕遂绝意仕进

以荐来都试题误写论在诗前遂罢归生平诗逾万首

勇于删择乐府为今海内第一仿计敏夫例为宋诗纪

事百卷摉采极富是科征士中吾石友三人皆据天下

之最太鸿之诗稚威之古文绍衣之考证穿穴求之近

代罕有伦比绍衣丙辰先成进士改庶常例不当试后

以散馆岀外稚威以疾太鸿以违式皆不得在词馆岂

非命哉

又道古堂文集厉母何孺人寿序云执友樊榭厉先生

自其肚岁即中乙科两与计偕不得志即弃去不复事

既而部檄其名趋就选人买舟一至津门留连三月而

返说者咸谓其乐迂习孏才不可以为世用以余观之

是谓不知樊榭者也樊榭少而孤露奉太夫人之教绩

学以至于有立夫岂不知圭绂之可以荣亲禄入之足

以养老而顾杜门却轨甘寂寞而就枯槁者诚以仕宦

之难惟县令为最其能久居其处者大术有二焉佞颜

卑辞骨节䎟媚伈伈伣伣希宠而取怜一矣凭借权势

擅作威福色厉内荏虐㷀独而畏高明又其一矣樊榭

之才千诗百赋郁怒遒𦂳长输远逝虽极之倾河倒峡

而不见其所止若以其鸿朗高迈之怀肮脏磊落之志

屈而与今之仕宦者相习譬之方枘圆凿龃龉而不相

入而谓其能哫訾粟斯喔咿嗫嚅以为闪揄乎而谓其

能逞妖作蛊妄生眉眼以绞讦而摩上乎度已不能强

而试之则所以贻太夫人之忧者方大此在庸人且知

其不可而谓樊榭之贤与太夫人之通达大体而顾昧

昧而不之思乎且夫人之求仕者将以为养也樊榭和

而不随介而有守使其得位而行其志必且飮冰菇檗

其刻苦当较甚于恒时太夫人习于古训如所谓却胡

威之绢封陶侃之鲊闻之已熟其所以砥砺其子者详

愼而周密又可知也然则脂膏之润与洁白之养两者

相较孰得孰失岂待智者而后决哉今年九月朔日为

太夫人八十生辰同人谋所以为寿者乞言于余余自

羁贯与樊榭交申登堂之敬常拜太夫人于堂下樊榭

巾帢之契计莫有先于余者则知樊榭之深又孰有过

于余者乎用敢综樊榭岀处之大节与太夫人之所以

成之者以侑一觞焉因以叹古人捧檄色喜特以庸人

待其亲而于道未有闻也樊榭其倜倜乎远矣

沈文悫别裁集诗话云樊榭征士学问淹洽尤熟精两

宋典实人无敢难者而诗品清高五言在刘眘虚常建

之闲今浙西谈艺家专以饤饾挦扯为樊榭流派失樊

榭之真矣

汪积山先生尊闻录云太鸿岀居道古翛然意远诗文

之外锐意于词尝病倚声家冶荡者失之靡豪健者失

之肆因约情敛体深秀绵邈兴至思集辄自比之孙氏

弦柳家双璅要以自写胸抱非求悦众耳也

吴瓯亭先生云蠖斋诗话云厉征君肆力于诗镂心役

肾句雕字琢吾鄕百年诗人中殆难其匹性雅好游所

至搜剔名胜揽葛攀藤裵回吟赏必兴尽而后已集中

西溪诸什直抒胸肊可当山经一卷读也

王述庵先生蒲褐山房诗话云征君性情孤峭义不苟

合读书搜奇爱博钩新摘异尤熟于宋元以来丛书稗

说以孝廉需次县令将入京道经天津查莲坡先生留

之水西庄觞咏数月同撰周密绝妙好词笺遂不就选

而归扬州马秋玉兄弟延为上客嗣后来往竹西者凡

数载马氏小玲珑山馆多藏旧书善本闲以古器名画

因得端居探讨所撰宋诗纪事辽史拾遗极为详洽其

先世家于慈溪故以四明山樊榭为号所作幽新隽妙

刻𤥨研链五言尤胜大抵取法陶谢及王孟韦柳而别

有自得之趣莹然而清窅然而邃撷宋诗之精诣而去

其疏芜时沈文悫公方以汉魏盛唐倡吴下莫能相掩

也予于戊辰岁在长洲赵君飮谷小吴船遇之辱为忘

年交后征君过吴必访余于朱氏𬞟花水阁凡三年而

征君下世矣至其词直接碧山玉田予已录入琴画楼

诗钞故不具论 樊榭下世葬杭州西溪王家坞因无

子嗣不久化为榛莽后四十馀年何君春渚琪游西溪

田舍见草堆中樊榭及姬人月上栗主在焉取归偕同

人送武林门外牙湾黄山谷祠埽洒一室以供之予为

撰丈室花同天女散摩围诗共老人参句以题其楹月

上姓朱氏名满娘乌程人

陶篁村先生凫亭诗话云樊榭宝石山云林气暖时濛

似雨湖光空处淡如僧此真善于领略西湖也其他如

游智果寺云竹阴入寺绿无暑荷叶绕门香胜花元日

对雪云无人可造真闲日有雪相娱此老翁山庄即事

云蔬圃鸟鸣秋境界竹房人语佛家风南湖秋望云横

塘秋水明菰叶老屋残阳上藓花皆佳句也

王茨檐先生静便斋集南湖花隐记云倚城北陴陑舍

喧而即静水树明瑟有敞而堂有折而庑有华散生盘

门藩落而延接于棂槛是为樊榭山民南湖花隐宋张

镃功甫所称管领风月者功甫以循王诸孙性豪侈务

奇意相胜其第宅不一区即南湖所占在当日不知几

百亩樊榭以数椽栖托于后其寂寞为已甚则樊榭之

歉于功甫者也然樊榭学博而文富所述造泓涵演迤

不下数百卷识者谓其必传于后无惑功甫称诗家上

将冰如雪食雕碎月魄虽见推于诚斋杨氏而遗集鲜

传则又功甫之所逊于樊榭者也君子之游于世有裁

足之思无赢馀之念况出吾之所有不难抗古人而上

之俛仰吟笑绰有馀裕区区居室奚足较其丰约为且

夫南湖当功甫之盛阆春把菊天镜鸥汎月诸胜累累

无闲壤一时朱黻长缨宾从之填拥钟鼍笙丝磬筑之

衎宴鱼龙爵马之殚物穷丽诚无所不足迨其后不数

十年沦宇埋音并就熏歇今兹所见远峦云浮卉木翳

荟禅栖盂瓶之扣食泠泠水次物不停固与为豪侈者

之役于物也其终不如寂寞者之适吾素已矣题以花

隐樊榭殆欲佩兰餐菊以终老于斯夫是为记

又送杭大宗北行序云吾友厉鹗杭世骏博览精核于

学无所不贯所为文词高旨深若观涛重溟莫得畔岸

顾自壮盛仅充秋赋志用不达连屈于春卿世之人合

二君之遇观其所为功几疑学广闻多匪所以适用盖

古制不讲于兹六十年矣自

圣祖仁皇帝御极之十七年顿纮举网特辟大科一时

苞纯禀精之彦应运麏至扬辉宣烈照灼夐古迨后良

遇弗再决科发策仅循常选末师后进靡所倾风二君

枕经葄史含英发藻独知而寡谐供已而殚力故学古

之获二君独深疾驱方轮人之疑二君滋甚兹

天子嗣晖隆绪侧席幽濳兴继旧典浙省郡邑博学鸿

词荐者前后合六十人呈试大宪掇什之二三二君以

瑰丽卓越炳乎十八人之列以十一郡之广旌𥳑所及

仅止数人得无少隘然上严虚授下显良具拔尤升萃

乃获二君四海称隽等竞畴曩见少之意其亦可以不

作矣

朱朗斋先生厉征君年谱稿云康熙壬申五月初二日

辰时生癸巳为钱唐王路清宾远撰疏寮集序略云近

余道鸳湖过虎邱临惠泉往返于荆溪锡山之闲遇一

胜境则必鼓棹而登足之所涉必寓诸目目之所睹必

识诸心自谓此行也诗可盈箧矣迨归检其稿仅得八

首而其抑郁愤懑欲吐而不得吐者填塞胸臆闲几不

复支静求其故终勿可得盖余担囊作客所闻者什一

之筹所接者会计之策即遇佳山水稍涤襟怀而麈壒

复垢绝无文人翰士可角胜于笔墨之场故毎一搦管

旋复自弃游虽多而诗则少甲午馆汪氏听雨楼凡五

年浦沆兄弟从游庚子以诗经中式四十九名举人辛

丑秋游永康房师张梁友署中按集中有将返武林留

别张梁友先生诗云十日琴堂住天凉抱病归偶游SKchar

索米临别或传衣是知张梁友为房师也雍正辛亥

少司农凤台王公钧为两浙运使时聘修西湖志按纂

修职名总裁为总督李卫管理为巡抚程元章总修为

编修傅玉露分修则与苏滋恢杭世骏陆秩沈德濳吴

焯赵信吴嗣广张云锦陈臻同在局成于甲寅年乙卯

正月会同举诸公于槐塘宅小眠斋共十一人征歌选

胜极一时之盛按齐召南赐砚堂诗答汪五槐塘津门

见寄次韵兼怀诸友三首其第二首云吴山顾曲记当

年才落春灯未禁烟细雨溟𪷟留客夜微风料峭养花

天清歌共判尊前醉高㑹谁知梦里缘今日浮萍湖海

客如君还近五湖船原注云乙卯正月㑹同举诸公于

槐塘宅共十一人今则厉二樊榭沈六幼牧周大青瑶

张大介石俱还浙多时严大嵩占尚读礼未出周五石

帆得官后即以艰归家毎与堇浦星斋晤言不胜今昔

聚散之感乾隆丙辰七月与赵功千偕行入都应征词

科题为五六天地之中合赋山鸡舞镜诗黄钟为万事

根本论报罢南归辛未三月

皇上南巡偕吴城撰迎

銮新曲进呈城曲日群仙祝寿鹗曲日百灵效瑞合为

一编壬申九月十一日辰时殁是年有至扬州之事按

卢见曾渔洋感旧集序是壬申六月撰序曰辛未冬以

公役至京师谒崑圃黄夫子于家出所抄渔洋先生感

旧集见示拜而卒读之云又凡例一条曰是集辗转抄

写讹误颇多宋编修蒙泉尝订正之复委榆村之孙采

余子谦以校雠之役再三过尚有阙疑玲珑山馆藏书

充栋所与稽者厉樊榭鹗陈授衣章皆博雅君子幸重

检阅而后授梓母致有鲁鱼亥豕之讹云盖感旧集得

于辛未之冬而开雕于壬申之夏则是先生于辛壬冬

春闲尚留扬州也按朱朗斋茂才文藻馆余家古驿后最久曾编先生年谱稿虽脱而未成

向藏振绮堂曾族祖剑秋茂才鉽欲増辑成书未竟而卒劫后稿皆散佚今得残本录岀数则増入于此以俟

后有考订重编者再刊年谱

赵意林先生秀砚斋吟稿寄调厉樊榭纳SKchar扬州云歌

吹残年忆竹西欢情已作絮沾泥泰娘才思知多少蓼

岸桃溪试品题姬人姓刘雪凝柔玉满邗沟花蕊新词乞小

留想得定情鸳帐暖莫教月上夜生愁

曾伯祖涤原公湛兰书屋杂记云厉太鸿先生著作等

身与先大夫善已成未成诸书稿皆插振绮堂之架著

四库全书者七种辽史拾遗东城杂记宋诗纪事南宋

院画录南宋杂事诗绝妙好词笺樊榭山房集

袁子才先生随园诗话云马氏玲珑山馆一时名士如

厉太鸿陈授衣汪玉枢闵莲峰诸人争为诗㑹分咏一

题裒然成集至今未三十年零落殆尽而商人亦无能

知风雅者莲峰年八十三岁傫然尚存闻其饥寒垂毙

矣 乾隆初杭州诗酒之㑹最盛名士杭厉之外则有

朱鹿田樟吴瓯亭城汪抱朴台金江声志章张鹭洲湄

施竹田安周穆门京每到西湖堤上掎裳联襼若屏风

然有明中让山两诗僧留宿古寺诗成传抄纸价为贵

四十年来儒释两门一齐绝灭竟无继起者 余最爱

言情之作如桓子野闻歌辄唤奈何厉太鸿送全谢山

赴扬州云生来僧祐偏多病同往林宗又失期两㸃

灯看渐远暮江惆怅独归时 诗人笔太豪健往往短

于言情好征典者病亦相同即如悼亡诗必缠绰宛转

方称合作东坡之哭朝云味同嚼蜡笔能刚而不能柔

故也近时杭堇浦太史悼亡妾诗远不如樊榭先生之

哭月上也

魏玉璜先生柳洲遗稿碧湖双桨图云厉樊榭征君SKchar

人朱满娘以中秋夜同汎碧浪湖而归因绘是图时贤

相与为诗卒后余始获见之用题其后梦觉扬州已十

年却从苕水载婵娟菰城若比松陵路又觉吹箫白石

仙星汉横斜水拍天碧湖凉露缷红莲中秋月色无穷

好却为伊人分外圆翠袖熏𬬻伴咏诗春风小阁画蛾

眉谁令误窃姮娥药不见宜男结子时一段春愁化彩

虹乍来还去恨匆匆桃花满地胭脂湿不待东风嫁小

大父十村公重编振绮堂书目云灵隐寺志三册是厉

樊榭先生手稿黏贴废书之中书虽未成后世亦当珍

按此志编分八卷后有刊者而吾家书籍毁于粤匪手稿已亡

阮文达研经室诗录云蒋蒋邨学博炯请书樊榭墓碑

且与里中诸君子共置祭田报官立案归西溪交芦庵

管理诗以纪事刘樊窗榭说明州遗蜕西溪土一邱多

分神仙无子在但凭天地有诗留他年碑碣碧苔古此

日墓田香稻秋记取法华山下路词人长与护松楸

黄芗泉先生北隅掌录云先生东城杂记自序云杭城

东日东园先君子家焉小子生于是居已三十馀年凡

五迁未尝离斯地也序作于雍正六年戊申三月是年

四月后有移居诗曰半宅从人典全家冒雨迁末云差

喜东城近则犹在东城也乾隆己未有予赁居南湖八

年矣其主将鬻他氏复谋栖止诗逆溯之迁居南湖之

岁乃雍正十年壬子是年有南湖初夏诗所谓草堂近

卜约齐邻者也至乾隆庚申始移居麋公古社诗所云

麋公祠宇今相并且逐邻翁掠社钱者也是先生前后

凡七迁皆在东而南湖则近北矣

钱蕙窗先生静存斋诗集云吾杭厉樊榭征君没而无

嗣故宅不存主无庙袝尘封比丘尼室者若干年矣春

渚丈既备黄文节公之祀见祠有隙字遂访其栗主迁

于后庑之西并以其SKchar人月上之主从焉安位之日具

蔬果之㑹青浦王述庵司冦时主万松讲席闻之亦来

荐奠自是以后祀文节礼毕牲鱼一献以酹诗魂文节

生辰之祀废已廿稔于兹征君几筵不知存否呜呼前

贤清风浩气无所不之一介幽灵湮薶野社良可悲已

因纪四绝用谂来兹南湖何处问比邻穗帐飘零五十

春叹息举宗无祏祔一椽野庙与栖神郡县崇祠傍学

宫年来升配遍群公鄕先生可祭于社前辈犹能举古

风随清娱仅剩残碑适馆何缘少妇随一缕灵芬飘不

断五湖风月入丛祠酾酒刲羊事已非况于庑下一椽

依涪翁定反西江社祠客飘零何处归

蔡朗馀先生剩稿云厉樊榭征君制意拙率不修威仪

尝曳步缓行仰天摇首虽在衢巷时见吟咏意市人望

见遥避之呼为诗魔 厉征君之诗词与金农冬心书

画鄕里齐名人称髯金瘦厉 厉征君子绣周有女适

桑弢甫先生之孙近仁绣周亡后其妻丁氏龙泓先生

女无所归奉厉氏先代栗主依于桑桑家车桥先与其

甥倪米楼稻孙同居而北郭之童佛庵铨又故与米楼

善性好奇一日访米楼値无人遂于厉氏家庙中检征

君曁月上木主怀归月SKchar主为樊榭手书樊榭主为龙

泓手书童以告何春渚淇诡言得之西溪田舍草堆中

春渚转告王述庵司冦昶因率同人庋置湖墅宋黄文

节公祠各醵百钱致祭时为嘉庆六年辛酉四月六日

按先生名焜又号木龛居士易箦之前自焚所著诸稿此三段于先生之外孙吴撷蘅受藻所收剩稿中

郭频伽先生灵芬馆诗话云樊榭征君旧居南湖自号

南湖花隐倪米楼秀才绘花隐楼图偕李西斋布衣同

作齐天乐词以纪之戴金谿比部赋南浦一阕云鸥外

梦长闲向湖边又展露涡风鬓亭角旧听莺杨枝曲消

尽粉圑香阵凉波无恙画阑几照惊鸿影城上青山如

解意点缀玉真眉晕天涯有客悲秋唤停杯共说老仙

花隐隐语笑芙蓉茶烟杪未歇水楼芳讯斜阳一舸俊

游客容易成孤引霜叶无多明艳别似惜飘零红粉

近见凌仲子论词云词以南宋为极能继之者朱竹垞

至厉樊榭则更极其工后来居上北曲填词以关汉卿

诸人为至犹词家之有姜张后之填词家如文长粲花

笠翁皆非正宗玉茗词坛飞将然能合元人者惟牡丹

亭圆驾一折近人如洪昉思长生殿乃能直逼元人其

气韵迥与诸人不类其言累数百余不能尽记且于此

道无深解不敢强为之说然总觉玉茗之才非馀子可

及至谓樊榭胜竹垞鄙意大不谓然樊榭论词绝句云

偶然燕语人无语心折小长芦钓师愚谓竹垞小令固

佳即长调纡馀宕往中有澡华𧰟耀之奇斯为极至即

小令中佳者亦未必惟此语为可心折也大抵樊榭之

于词专学姜张竹垞则兼收众体也 蒋君梦华以顾

升山疏果画册索题上有樊榭河传十八首后予与二

娱皆以菩萨蛮词题之曹种水亦用河传调而止用一

体樊榭则一首用一调也樊榭词集中不存今录以补

按词仅十五首今列集外词中

吴榕园先生浙西六家诗钞云归愚兰泉两先生评樊

榭山房诗固已确当独赏五古而不及七律殆以七律

不近唐音耳参用性灵书卷自辟蹊径诸体皆工七律

更耐寻绎如秦淮怀古悼亡姬答筠谷移居等作皆通

体浑成非独有句可摘而已其馀美不胜数遥情逸致

诵之口角生香近时擅厥体者初白翁后为一大宗

李既汸先生鹤征后录云樊榭之诗能于渔洋竹垞两

家外独辟畦径自成一派其幽深精妙穷极雕𨨿譬如

入幽崖峭谷几乎断绝人迹当时杭堇浦全谢山辈无

不推服钱箨石翁有评本亦为心折今海内言诗者标

新领异务脱恒蹊多以樊榭一家为宗

吴子律先生莲子居词话云樊榭生平有烟癖𩔖韩慕

庐尝谱天香词传诸好事同时汪韩门翟晴江有诗全

谢山有赋足备菰材故实方灵皋之官礼部也曾请饬

烟禁以裕民食今则土叶殆遍吾杭制切尤有名已

吴仲云先生杭郡诗续辑小传云厉志黼字之甫一字

绣周号层云钱塘诸生为雄飞征士从子即为征士后

又为丁钝丁先生爱婿诗筏文津皆有所受尝与苏展

亭许堂柯大岩观郁陛宣礼倪嘉树一擎黄书厓模周

亦庵骏发为文字之㑹分题审韵无集无诗惜多散佚

所居在城东仓巷破屋萧然粝餐自给竟困于缝掖以

按雄飞亦先生之字也见杭郡诗辑小传

世父小米公借闲生词云樊榭先生木主旧祔武林门

外黄文节公祠道光戊子正月二十一日同人移奉西

溪交芦庵先生墓故在此谱白石法曲献仙音调并用

原韵烟渺南湖草迷东墅欲妥吟魂何处先生自南湖移居东城

路逐溪𮞉寺依云住骚坛旧日樽俎叹大雅沦亡久轻

鸥目来去漫相顾荐寒泉万梅花里天女伴随手散空

飞舞先生姬人朱月上木主亦祔祀焉定月下徜徉记前游微笑心许

窈窕幽栖恍披寻集内妙句待荒阡浇酒莫又清明时

许虀生先生重桂堂集云奚虚白疑居湖州城南旧为

鲍氏溪楼即樊榭征君纳姬人月上处也虚白摹遗像

属题次图中诗韵百年数文献君名留人口彼姝适所

遭幸于如是柳乐府赛旗亭孰分袒左右俊游艶称前

佳话永垂后溪楼亦灵光终古辟戸牖天公选替人图

书要诸久近钓渔隐渔亲酹酒奚酒奚家酿酒称酒奚青山红

袖闲重置斲轮手光芒交映辉何处蔽沫斗许我补题

诗漫郞成聱叟

戴文节习苦斋画絮云余最爱厉樊榭摇揺四诗人漾

入梅花烟十字空澹幽杳得未曾有软红十丈中安得

遇此聊假豪楮为壷公之壶

世父少洪公道盥斋稿云同人泛舟西溪酹酒厉先生

墓诗以纪之已是清明上冢天我来相过吊诗仙墓门

频酹金樽酒山麓旋飞白𥿄钱𬞟叶南湖生伴隐梅花

西土死偿缘九原犹侍高堂侧先生葬于母何孺人之侧不数峰围

七二贤忆移栗主奉僧堂终使温柔老有鄕弥勒同龛

灯火寂维摩多病水云凉心期共赏蒹葭趣手泽犹留

翰墨香先生主丁龙泓隐君书月上主先生自书佳偶青溪宜作配重题何

日愿兼偿先生配蒋孺人之主不知所在同人以为缺典欲补书一主以合祀尚未果

张仲甫先生彝寿轩诗钞云章次白奉厉征君神位于

永兴寺陪祀冯具区先生酹以诗余亦继声两贤慧业

并生天萧寺栖神岂偶然遗老倡开招隐社征君赓和

太平年梅花诗卷俱千古流水高山共一椽二雪双龛

相映处便娟空翠称幽眠案此诗作于道光甲辰是又设位于永兴寺也寺在西溪

征君尝游憩焉

俞荫夫学政春在堂随笔云厉樊榭征君墓在西谿法

华山之王家坞因奉栗主于交芦庵事详吴谷人祭酒

樊榭征君墓田碑记道光庚寅戴文节偕徐汪两君至

庵祀征君归而写为长卷山水萦纡萝茑幽蔚樊榭诗

所谓一曲溪流一曲烟者尽此尺幅中矣旧藏章次白

广文梅竹山房乱后夫去丁君松生又购得之因付交

芦庵僧收藏以存名迹时交芦庵亦因乱后倾圯如冠

九观察出资修葺并属何子贞先生书征君及月上姬

人栗主仍奉庵中今又得文节此卷名流韵事后先辉

映足为西谿生色矣松生以示余故纪其略焉

诸迟鞠大令璞斋集溪楼延月补图题记云圣湖之阴

西谿之奥胜地幽刹曰交芦庵庵有溪楼延月图写厉

征君纳SKchar雍正乙卯樊榭重客苕溪鲍氏溪楼实为

寓屋满娘月上纳于中秋碧浪同舟瑶情玉色未传图

咏久颇𨶑焉逮嘉道闲涑园太守访楸墓于前小米年

丈护栗主于后移纪庵院永伴瓣香㑹费山人丹旭安

砚东轩曾写两图一𢌿庵僧媵藏勿替其副赠奚处士

疑溪楼后主相证墨缘当代名流偕题雅制今具清尊

集中庚辛之难庵毁于贼此图亦亡迩者旧宇新庀岁

已十六年丈从子子用刺史弃官将归属补绘事更乞

偶云同年重书题制合𧚌册子仍付庵僧保守什袭斯

盖远绵佳话近继先志举一而善备矣子用复裒刻征

君全集虽其唾馀都经手辑读书读画焕然粲然吾知

海客金饼增价于乐天山门玉带比珍于佛印又不第

萧寺之清供抑亦艺𫟍之韵谈欤故乐为补图且拈黄

锺商琵琶仙慢一阕用白石道人吴兴纪游词韵记之

时光绪十有一年乙酉小暑日也词曰倒影楼台有人

是打桨来时桃叶小名惟认团栾黄昏最幽绝消受到

吹箫石帚但春云怕闻𫛸鴂画里烟波定中香火情事

谁说 谩分付禅窟枯僧已风景都非𨙻时节添了百

年佳话尽飞花飞荚凭点缀词仙眉史补溪山绢素如

雪正好居士清凉倦游言别






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