樞垣記略/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樞垣記略
◀上一卷 卷二·除授一 下一卷▶

軍機大臣[编辑]

雍正十年二月□日,命大學士鄂爾泰、張廷玉辦理軍機事務。

十一年□月□日,命鑾儀使訥親在軍機處行走。

又命理藩院侍郎班第在軍機處行走。

十三年十月十六日㫖:徐本著在軍機處行走。

謹按:徐本時為刑部尚書、協辦大學士。

乾隆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諭:昨莊親王等奏辭總理事務,情詞懇切,朕勉從所請。但目前西北兩路軍務尚未全竣,且朕日理萬幾,亦間有特㫖交出之事,仍須就近承辦。皇考當日原派有辦理軍機大臣,今仍著大學士鄂爾泰、張廷玉,公訥親,尚書海望,侍郎納延泰、班第辦理。

六年正月十九日㫖:班第著仍在軍機處行走。

謹按:班第於乾隆三年以理藩院侍郎出為湖廣總督,於五年丁母憂囘京。

十年六月初九日㫖:戶部侍郎傅恆著在軍機處行走。

十月二十日㫖:刑部尚書汪由敦著在軍機處行走。

十一月十八日㫖:高斌、蔣溥俱著在軍機處行走。海望精力亦不如前,且所辦事務繁多,不必兼軍機處。

又命叅贊大臣馬蘭泰來京,在辦理軍機處行走。

十三年四月□日㫖:戶部事務繁多,尚書蔣溥著專辦部務,不必兼軍機處行走。

九月二十八日㫖:舒赫德著暫在軍機處行走。

謹按:舒赫德時為戶部侍郎,鑲紅旗漢軍都統,是年冬卽出叅贊四川軍務。

三十日㫖:大學士來保著在軍機處行走。

十月□日,命吏部尚書、協辦大學士陳大受在軍機處行走。

十一月十九日㫖:協辦大學士、尚書尹繼善著在軍機處行走。

十五年正月十八日㫖:工部侍郎劉綸著在軍要處行走。

四月初八日㫖:刑部侍郎兆惠著在軍機處行走。

十一月十七日㫖:侍郎兆惠現有出差辦理事件,舒赫德著仍在軍機處行走。

十七年九月二十四日㫖:都統銜班第仍著在軍機處行走。

十一月初七日㫖:刑部尚書劉統勛著在軍機處行走。

十九年五月□日㫖:雅爾哈善著仍署戶部侍郎,在軍機處行走。

二十一年四月十七日㫖:大學士傅恆派往軍營,軍機大臣較少,著尚書阿里袞暫在軍機處行走。

謹按:阿里袞於二十年五月授戶部尚書,逾年五月以領隊大臣出赴西路軍營。

二十六日㫖:侍郎雅爾哈善、劉綸俱著囘部辦事,不必兼軍機處行走。侍郎裘曰修著在軍機處行走。

八月初七日㫖:工部侍郎夢麟著在軍機處學習行走。

二十三年正月二十五日㫖:吏部侍郎三泰、戶部侍郎劉綸俱著在軍機處行走。

十二月□日㫖:裘曰修不必在軍機處行走。

二十五年二月二十七日㫖:富德著在軍機處行走。

謹按:富德時由金川軍營凱旋,旋補理藩院尚書。

八月二十八日㫖:戶部侍郎于敏中著在軍機處行走。

二十八年正月十四日㫖:阿桂著在軍機處行走。

三十三年二月□日,命兵部尚書福隆安在軍機處行走。

三十五年閏五月初九日諭:現在軍機處行走之滿洲大臣人少,因思溫福前在軍機章京上行走有年,尚為熟練曉事,著傳諭溫福奉到諭㫖,卽馳驛速行來京。

謹按:溫福時為福建巡撫。

十五日㫖:溫福著來京補授吏部侍郎,在軍機處行走。

謹按:溫福是年卽授理藩院尚書署工部尚書,

逾年以副將軍統兵勦金川。

八月十三日㫖:署兵部尚書豐盛額著在軍機處學習行走。

三十六年四月初五日㫖:戶部侍郎桂林著在軍機處學習行走。

九月十三日,命侍郎慶桂在軍機處行走。

謹按:慶桂時為理藩院侍郎。

三十七年五月□日,命侍郎福康安在軍機處學習行走。

三十八年四月二十三日㫖:署禮部侍郎索琳著在軍機處學習行走。

謹按:是月二十二日,先經奉㫖,索琳著銷去副都統銜,加恩授為內閣學士,革職留任,八年無過,准其開復。所有禮部侍郎員缺,仍著索琳暫行署理。續經本處片奏,查索琳奉㫖令其在軍機處行走,向來內閣學士俱系在司員上行走。索琳現奉㫖仍署禮部侍郎,是以等於諭㫖內止寫署禮部侍郎,合併聲明。

九月二十日㫖:刑部侍郎袁守侗著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十一月十七日㫖:梁國治著來京在軍機處行走。

十八日諭:梁國治昨已有㫖令其來京在軍機處行走,其員缺已令巴延三調補,仍署理山西巡撫,並將敦福調補湖南布政使,就近護理撫篆矣。軍機漢大臣現在祗有于敏中一人,而應辦之事甚多。著傳諭梁國治於奉到此㫖後,速卽起程,馳驛來京,務於歲內趕到。將此由五百里傳諭知之。

三十九年七月二十四日㫖:左都御史阿思哈著在軍機處行走。

四十年三月□日,命戶部侍郎和坤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四十一年四月初十日㫖:協辦大學士、尚書公阿桂著仍在軍機處行走。

謹按:是年金川全境蕩平,阿桂奏凱囘京,封頭等誠謀英勇公,授吏部尚書、協辦大學士。

四十四年十二月初四日㫖:戶部侍郎董誥著在軍機處行走。

四十五年正月二十七日㫖:福長安著在軍機處學習行走。

謹按:福長安時為總管內務府大臣,逾月授戶部侍郎。

四十八年五月十九日㫖:署工部尚書福康安著在軍機處行走。

四十九年五月初三日㫖:工部尚書慶桂著在軍機處行走。

謹按:慶桂時由福州將軍內擢工部尚書。

五十一年十二月十三日㫖:尚書王杰著在軍機處行走。

五十四年六月十六日㫖:兵部尚書孫士毅著在軍機處行走。

謹按:孫士毅時由兩廣總督撤任來京,旋授兵部尚書。是年冬復出為四川總督。

五十八年四月□日,命侍郎松筠在軍機處行走。

謹按:松筠時為戶部侍郎。

六十年九月十四日㫖:臺布著在軍機處學習行走。

謹按:臺布時為內閣學土,卽於是年擢工部侍郎。

嘉慶元年十月初七日諭:董誥在軍機處行走有年,著加恩補授大學士。王杰因患腿疾久未入直,現在軍機處漢大臣祗有董誥一人,著左都御史沈初在軍機處學習行走。

二年閏六月二十四日諭:大學士王杰因腿疾不能入直,著不必在軍機處行走,卽囘京供職。漢軍機大臣祗有沈初一人,外廷漢大臣內年老者多,卽有尚能辦事之人,於機務究未諳悉。吳熊光、戴衢亨在軍機章京上行走有年,自為熟習。念其職分較小,著加恩各賞三品卿銜,照松筠、臺布之例,隨同軍機大臣學習行走。兵部右侍郎傅森亦著一體學習行走,庶可漸資造就。

三年二月二十一日㫖:內閣學士那彥成系翰林出身,人尚明白,且系原任大學士阿桂之孫,著在軍機處學習行走。傅森著仍囘戶部辦事。

四年正月初八日㫖:成親王永瑆、原任大學士署刑部尚書董誥、兵部尚書慶桂俱著在軍機處行走。戶部侍郎那彥成、戴衢亨仍留軍機處行走。沈初年老,不必在軍機處行走。

十月二十二日諭:本朝自設立軍機處以來,向無諸王在軍機處行走者。正月初間,因軍機處事務較繁,是以暫令成親王永瑆入直辦事,但究與國家定制未符。成親王永瑆著不必在軍機處行走。現在軍機大臣人少,傅森著仍在軍機處行走。

謹按:傅森時為兵部尚書。

六年二月二十七日㫖:刑部尚書成德著在軍機處學習行走。

七年六月十五日㫖:軍機大臣現在人少,吏部尚書劉權之、刑部尚書德瑛俱著在軍機處學習行走。

九年六月十一日諭:軍機處承㫖書諭,間於大學士及尚書、侍郎等官慎選行走,誠以絲綸出納,必有總匯之區,不能分隸各部,亦斷無更番輪值之理。但六曹事務殷繁,軍機大臣中偶值此一部無人,適有垂詢交辦等事,該大臣非其專管,未能熟悉,必俟該部值日召對,轉覺遲緩。自應職備六官,方足以資經理,而在內行走之各衙門司員,亦得本堂官核其勤惰。軍機大臣德瑛,自行走以來,人甚慎密,清文最為通曉,辦事亦極認真,本日已降㫖調補吏部尚書。該部職掌銓衡,事務繁重,軍機大臣慶桂系兼管吏部,較之德瑛,倍覺老練。若仍留德瑛在軍機處行走,部中卽少一專辦之人,而軍機處轉多一吏部堂官。德瑛著不必在軍機處行走,卽赴本衙門辦事。現在軍機大臣,戶、禮二部無人,禮部尚書那彥成著仍在軍機處行走,戶部侍郎英和年力富強,人有出息,著在軍機處學習行走。

十年六月二十九日㫖:劉權之、英和俱不必在軍機處行走。

閏六月初一日㫖:托津著調補吏部左侍郎,並著在軍機處學習行走。

十三年閏五月初一日㫖:英和著暫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俟戴衢亨、托津到京後,仍囘南書房行走。

十六年四月初二日諭:方維甸自囘籍以後,承歡侍奉伊母,自已日就康健。現在大學士戴衢亨因在臺懷偶患時證,不意為醫藥所誤,遽於昨日溘逝,朕心悼惜。此時軍機漢大臣人少,樞務至重,朕於中外諸大臣遍加遴選,惟方維甸性情公直,在軍機章京上年久,熟諳事務,人地相宜。今特簡為軍機大臣,將來補放尚書,用費倚畀。

二十六日諭:前因軍機大臣乏人,朕念方維甸熟習機務,是以降㫖召伊來京。茲據奏伊母近日精神恍惚,難以力疾遠行,情詞懇切,朕聞之甚為憐憫。現在天氣漸熱,方維甸母子不能暫離,若令其母長途跋涉,朕心殊為不忍。方維甸著不必來京。

七月初二日㫖:盧蔭溥著以光祿寺少卿加四品銜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十七年九月二十五日㫖:松筠前於戶部侍郎任內蒙皇考高宗純皇帝簡任,在軍機大臣上行走,旋駐劄西藏多年。嘉慶四年後經朕授為伊犁將軍,復歷任陜甘、兩江、兩廣總督。居官清正,心地忠誠,內擢吏部尚書、協辦大學士。松筠著仍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又㫖:大學士慶桂前蒙皇考高宗純皇帝簡用,在軍機大臣上行走。朕親政以來,復令入直內廷,十有餘年,夙夜在公,奉職勤慎。今年近八旬,步履遲鈍,每日趨直樞廷,朝入暮歸,高年精力殊非所宜。慶桂著不必在軍機大臣上行走,輪班赴內閣閱本。

十八年十月二十一日㫖:托津現在出差,勒保患病亦尚未全愈,軍機處滿洲大臣乏人,桂芳著暫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承寫清字諭㫖。俟勒保病痊,托津差竣,伊二人內有一人入直,桂芳卽無庸在軍機處行走。

二十一年十月二十四日㫖:協辦大學士、禮部尚書章煦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二十三年二月初四日㫖:協辦大學士、尚書戴均元,尚書和寧著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二十四年正月二十四日㫖:兵部尚書和寧年近八旬,耳雖重聽,而精神素健,辦事亦有識見。著調補刑部尚書,卽令常川到署,專心任事,無庸在軍機大臣上行走。文孚著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二十五年九月初七日㫖:大學士曹振鏞,尚書英和、黃鉞均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道光元年十月初十日㫖:松筠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謹按:松筠時為左都御史。
◀上一卷 下一卷▶
樞垣記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