樞垣記略/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樞垣記略
←上一卷 卷三·除授二 下一卷→

軍機大臣[编辑]

道光三年正月二十五日㫖:長齡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謹按:長齡於二年六月由陜甘總督授大學士,

奉命囘京。逾年冬復出為雲貴總督。

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㫖:玉麟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謹按:玉麟時為兵部尚書,九年夏出為伊勩將軍。

五年五月十一日諭:戶部尚書黃鉞年逾七旬,夙夜趨直,未免勞勩。著無庸在軍機處行走,俾得專心辦理部務。王鼎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謹按:王鼎時以一品銜署戶部左侍郎。

十一月十七日㫖:蔣攸鈷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謹按:蔣攸鈷時以大學士任直隸總督,是年十月奉命來京,七年夏復出為兩江總督。

七年五月十二日㫖:穆彰阿著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謹按:穆彰阿時為工部尚書。

十四年正月二十一日㫖:大學士潘世恩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十五年七月十七日諭:大學士文孚在軍機大臣上行走有年,謹慎小心,前歲因年近七旬,奏請解職,朕察其精神尚健,未經允准。昨日召見時,面稱近年兩耳重聽,間復健忘,據實陳懇,情詞剴切,朕不忍再違所請。文孚著以大學士管理吏部事務,無庸在軍機大臣上行走,以節勞勩而示體恤。

又㫖:刑部侍郎趙盛奎、工部侍郎賽尚阿俱著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謹按:賽尚阿於咸豐元年春以大學士授欽差大臣,出赴湖南勦匪。

十七年六月十六日㫖:都察院左都御史奎照、戶部侍郎文慶俱著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十八年正月初一日㫖:左都御史奎照、戶部侍郎文慶著卽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十九年正月二十五日諭:奎照自擢任軍機大臣以來,朕看氣體不充。軍機大臣事務甚繁,奎照不甚相宜,著囘本衙門辦事,毋庸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十二月二十一日㫖:隆文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謹按:隆文時為刑部尚書。

二十年三月初六日㫖:大理寺少卿何汝霖著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二十一年九月初八日㫖:戶部尚書祁寓藻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二十七年五月初九日㫖:文慶、陳孚恩俱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謹按:陳孚恩時署兵部左侍郎。

二十八年二月初九日㫖:文慶著補授總管內務府大臣,並帶印鑰,毋庸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二十九年九月十四日㫖:季芝昌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謹按:季芝昌時署吏部右侍郎,咸豐元年夏以左都御史出為閩浙總督。

二十四日㫖:何汝霖著以一品銜署理禮部左侍郎吳鐘駿出差之缺,仍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十月二十日諭:本日據大學士潘世恩瀝情奏請開缺,朕思軍機大臣夙夜在公,勤勞較甚,實非高年所宜。潘世恩年逾八旬,公勤素著,若仍令其入直,不足以示體恤。著俟來歲春融赴閣辦事,毋庸開缺,以示朕逾格篤眷耆臣至意。

咸豐元年三月初九日㫖:穆蔭著以五品京堂候補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四月初三日㫖:戶部左侍郎舒興阿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謹按:舒興阿於是年冬出為陜甘總督。

五月二十六日㫖:工部右侍郎彭蘊章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二年三月十七日諭:本日禮部尚書何汝霖銷假,面陳腿疾尚未全愈,懇請開缺。朕察其精神未遽衰頹,惟起跪稍形竭蹶,因思軍機大臣事務較繁,若仍命入直,轉非所以示體恤。何汝霖著加恩毋庸在軍機大臣上行走,仍在禮部衙門辦事,不必開缺,以示朕篤眷耆臣至意。

五月十三日㫖:吏部左侍郎邵燦、戶部右侍郎麟魁俱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謹按:邵燦於三年冬出為漕運總督。

三年十月初七日㫖:恭親王奕沂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又㫖:瑞麟、穆蔭均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謹按:瑞麟時為戶部右侍郎。

又㫖:麟魁著補授總管內務府大臣,毋庸在軍機處行走。

十二月二十六日㫖:工部左侍郎杜翰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五年七月二十一日㫖:文慶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謹按:文慶時為戶部尚書,旋協辦大學士,是年冬補大學士。

六年十一月十八日㫖:戶部尚書柏棱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八年五月二十四日㫖:吏部左侍郎匡源、內閣學士署刑部左侍郎文祥均著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九年十月初五日㫖:匡源、文祥均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初七日㫖:杜翰著署吏部右侍郎,仍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十年六月初十日諭:大學士彭蘊章精力漸不如前,著毋庸在軍機大臣上行走,以示體恤。

十月二十八日㫖:焦佑瀛著補授太常寺少卿,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十一年十月初一日㫖:恭親工奕訴著授為議政王,在軍機處行走。

又㫖:戶部左侍郎文祥著仍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又㫖:大學士桂良、戶部尚書沈兆霖、戶部右侍郎寶簽均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鴻臚寺少卿曹毓瑛著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謹按:沈兆霖於是月奉命赴陜西查辦事件,逾年署陜甘總督。

同治元年閏八月十三日㫖:都察院左都御史李棠階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十四日渝:李棠階奏「瀝陳下悃,懇請收囘成命」一摺,都察院左都御史李棠階,經特簡在軍機大臣上行走。當此時事多艱,李棠階受特達之知不次超擢,自應竭盡悃忱,以資倚畀,其毋庸固辭。

十月初十日㫖:曹毓瑛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四年四月十四日㫖:恭親王著仍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十一月十一日㫖:李鴻藻著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仍兼弘德殿行走。

十二日渝:內閣學士李鴻藻,昨經降㫖,著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仍兼弘德殿行走。茲據李鴻藻奏稱「軍機處為政令所出.方今時勢關系甚重,恐難勝任,請收囘成命,俾得專心在弘德殿行走」等語,覽奏具見悃忱。現值軍事末蕆,庶政殷繁,是以特簡李鴻藻進參樞務。李鴻藻惟當勉圖報稱,以副委任,毋許固辭。

五年三月二十九日㫖:李鴻藻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又㫖:都察院左副都御史胡家玉著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七月初九日慈安皇太后、慈禧皇太后懿㫖:戶部右侍郎李鴻藻之母姚氏,秉性淑慎,教子成名,今以疾終,深可軫惻。朝廷優禮大臣,推恩賢母,著賜祭一壇,賞銀二千兩經理喪事,由廣儲司給發,以示眷懷。李鴻藻事母至孝,哀痛必切,朝廷以孝治天下,原應聽其照例終制,以遂孝思。第該侍郎膺文宗顯皇帝特簡,授皇帝讀,盡心啟沃,迄今六年,夙夜罔懈。皇帝春秋鼎盛,緝熙典學,功修正篤,李鴻藻諄諄納海,皇帝樂從,誠不可或離左右,且軍務未乎,兼資翊贊。溯查雍正、乾隆年間,大臣如孫嘉淦、朱軾、嵇留筠、蔣炳、于敏中等,皆奉特㫖在任守制,或開缺辦事入直內廷;近今如曾國藩、胡林翼、閻敬銘,亦皆奪情起用。李鴻藻著開戶部右侍郎缺,守孝百日後,卽赴弘德殿授讀,仍在軍機處行走,凡遇朝會,不必與列。此系遵照列朝成憲,權宜辦理,目前召見醇郡王、倭仁、徐桐、翁同龢,再三垂詢,均已深喻此意。朝廷不得已之苦衷,中外臣工應能共諒。李鴻藻當思輔導皇帝,弼成聖德,移孝作忠,莫大於是。其勉抑私情,以副先皇帝簡任之恩,朝廷倚畀之重,勿以守禮固辭。

十六日慈安皇太后、慈禧皇太后懿㫖:前因戶部右侍郎李鴻藻之母病終,推恩賜祭賞銀,以示榮寵。並令李鴻藻於守孝百日後,仍赴弘德殿授讀,在軍機處行走,原系酌遵成憲,從權辦理。茲據吏部奏稱,轉據李鴻藻呈稱,該侍郎母氏「苦節多年,拊育教誨之恩纖毫未報,一旦慘遭大故,偷生視息,負疚已深。樞要之地,綱紀攸關,輔導聖學,尤宜志行完粹之人。若自蹈愆尤,則進講獻納之際,何以置辭?懇請終制」各等語,情詞懇切,具見悃忱。惟念李鴻藻膺文宗顯皇帝特簡,授皇帝讀,於今六年。當此緝熙典學,正就將日進之時,該侍郎盡心輔導,弼成聖德,則所以慰天下臣民之望者,莫大於是。前因軍務未平,各督撫等奪情起用者指不勝屈,況機務殷繁,尤資贊畫,前降諭㫖甚明。李鴻藻惟當恪遵前㫖,仍於百日守孝後,照常趨直,用副先皇帝簡擢之恩。第思該侍郎哀痛未忘,不得不稍示區別,前有㫖令遇朝會不必與列,尚不足以示體恤。李鴻藻著遵照雍正年間世宗憲皇帝諭㫖,二十七月內不穿朝服,不與朝會筵宴,遇有祭祀典禮咸集之處,均毋庸與列。該侍郎當深感朝廷曲體之情,勉抑哀思,移孝作忠,毋得再行陳請。

二十二日慈安皇太后,慈禧皇太后懿㫖:昨據大學士倭仁等奏「懇恩准予大臣終制,以維禮教」,本日復據吏部奏「李鴻藻瀝陳下忱,懇請仍准終制,據呈代陳」各一摺。前因皇帝典學,功修正篤,李鴻藻不可或離左右,曾經召見醇郡王、倭仁、徐桐、翁同龢,詢問再三。彼時醇郡王卽請降㫖慰留,倭仁等亦無異議。次日復令軍機大臣與倭仁等商議,亦以聖學為重,不持異同。茲覽倭仁等摺內所稱「李鴻藻事親盡禮,現在奉㫖奪情,欲固辭則跡近辜恩,欲抑情則內多負疚,請仍准其終制」等語。倭仁等既以奪情為非禮,何妨於前次召見時,據實陳奏,乃爾時並無異議,迨兩次降㫖慰留後,始有此奏,殊不可解。本日復召見倭仁、徐桐、翁同龢,面加詢問,據稱「聖學關系甚重,等亦願李鴻藻照常入直。惟親見該侍郎哀痛迫切,勢處萬難,是以代為陳請,並無他意。聖功緊要,請仍令李鴻藻遵奉前㫖」等語。是倭仁:等亦知此次奪情之舉,系屬不得已從權辦理,想中外大小臣工亦必能共諒此意。李鴻藻當思聖學日新,四方多故,盡忠卽所以盡孝。前降諭㫖,業已詳盡,其恪遵前㫖,毋得拘泥常情,再行籲懇。

十月初二日慈安皇太后、慈禧皇太后懿㫖:前因侍郎李鴻藻丁憂,後兩次懇請終制,當經降㫖慰留,並准其二十七個月內不穿朝服,不與朝會筵宴,以示體恤。嗣復派恭親王等赴該侍郎寓次傳㫖,令於百日後照常入直,毋得再行固辭。旋據李鴻藻奏稱「百日將滿,愁急萬分,心疾恐致增劇,請曲予矜全」等涪。情詞懇切,深用側然。昨據御史張觀鈞奏稱「賢臣不宜久離,請㫖敦促」,並歷陳該侍郎宜出任事各條,頗為詳盡。李鴻藻受恩至重,與國家有休戚相關之誼,當此聖學日新,軍務方亟,該侍郎豈能恝然於懷?著卽於百日後,仍遵前㫖,照常入直弘德殿、軍機處,以副委任。俟將來扶柩囘籍時,仍當寬予假期,俾得從容料理,則忠孝兩全,可無遺憾。該侍郎務當仰體朝廷曲成之意,毋得再行籲請。

十六日慈安皇太后、慈禧皇太后懿㫖:本日據李鴻藻奏「現居百日已滿,自揣病軀實難入直,懇恩矜全」一摺。侍郎李鴻藻白丁母憂,屢經降㫖慰留,令其照常入直弘德殿、軍機處,以副委任。茲復據奏稱「數月以來,哀迫憂煎,精神恍惚,時發心跳氣壅之證,非安心調養,恐成怔忡,藥餌難以奏效」等語。覽其所奏,只以病軀難以入直,尚非拘執終制陳說,李鴻藻著加恩賞假調理。方今皇帝春秋正富,典學方殷,軍務未竣,四方多事,該侍郎受國厚恩,具有天良,白當於病痊時,照常入直,竭力圖報,諒不始終固執也。

又㫖:都察院左都御史汪元方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六年十月十五日㫖:署禮部石侍郎沈桂芬著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七年三月二十三日㫖:沈桂芬著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十月十五日㫖:李鴻藻著在弘德殿、軍機大臣上行走,並署理禮部左侍郎。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樞垣記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