樞垣記略/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樞垣記略
←上一卷 卷四·除授三 下一卷→

軍機章京[编辑]

雍正十一年五月初三日㫖:編修張若靄,庶吉士鄂容安、鄂倫著在辦理軍機處行走。

乾隆九年二月二十九日本處奏:軍機處檔案,關系緊要,且有查例議覆等事,俱須諳練之員指授料理。原任江南廬鳳道畢誼,前於給事中任內在總理事務處行走二年。該員為人謹飭,文理簡明,後因外轉廬風道失察家人犯贓,部議降四級調用,現在候補通判。可否仰懇聖恩,賞以主事銜食俸,令在軍機處行走,專辦檔案,俾等得收臂指之益。謹奏。奉㫖:依議。

十四年三月十二日諭:據大學士公傅恆奏稱「胡寶瓊辦事甚屬諳練,順天府尹衙門事務尚簡,請仍留軍機處辦事」等語。胡寶瓊著仍兼軍機處行走。

又諭:胡寶瓊現在軍機處行走,順天府尹事務難以兼理,著兵部侍郎蔣炳兼管。

二十三年三月二十五日諭:蔣炳著寬宥來京,在軍機司員上效力行走,遇有員外郎缺出補用。

謹按:蔣炳於河南巡撫任內緣事遣戍釋囘。

二十八年四月十六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戶部郎中馮光熊,於本年正月內丁憂,現在已滿百日。該員在軍機處行走數年,辦事尚屬留心,今守制閑居。等公同商酌,與其另選新人,不如仍留熟手。可否令該員在軍機處及本部額外郎中上行走,俟服闋時,照例再行補缺。至該員系例應丁憂人員,今在額外行走,除公費飯銀照例給與外,毋庸支給半俸。謹奏。奉㫖:知道了。

五月十九日本處奏:順天府丞申甫升授光祿寺卿,查光祿寺衙門事務稍簡,據申甫感激天恩,情願仍在軍機處行走。等看得申甫辦事日久,尚為熟練,謹請㫖准其仍在軍機處行走。奉㫖:知道了。

二十九年五月十三日㫖:博昆仍著在軍機處行走。

十二月初二日本處奏:原任吏部文選司郎中章寶傳,前因議奏方略館謄錄補缺一案,部議降二級調任,現候補正六品主事。查該員在軍機處行走十餘年,尚為熟諳,現在年力方壯,正可及時驅策。懇將章寶傳以候補主事仍在軍機處行走,以觀後效。謹奏。奉㫖:知道了。

三十三年□月□日㫖:程燾以京堂用,仍在軍機處司員上行走。

謹按:程燾時以江西布政使奉㫖來京。

三十四年六月十九日㫖:原任廣西按察使袁守侗著留京以三品京堂用,仍在軍機處司員上行走。

八月初二日㫖:程燾著補授太僕寺少卿,仍在軍機處司員上行走。

三十五年三月初四日本處奏:查汪承霈原在軍機司員上行走,後因欽派坐糧廳前往通州辦事。今差竣簽掣知府,呈請親老改補近地,尚未得缺。今據該員呈稱,未得缺之前,情願仍在軍機處行走。該員系已離軍機處候補知府之員,可否准其仍前行走,理合請㫖。奉㫖:准其行走。

謹按:汪承霈已簽升邵武府知府,由軍機大臣轉奏,奉㫖加恩以戶部郎中用。

五月初六日本處奏:查從前胡寶瓊、傅顯升授副都御史後,仍在軍機處司員上行走。今劉秉恬升授副都御史,應仍令其在軍機司員止行走,理合奏明。奉㫖:著仍在軍機處行走。

三十六年三月初二日㫖:索琳著署理內閣學士,在軍機章京上行走。

十七日㫖:博清額著降補內閣學土,在軍機司員上行走。

謹按:博清額系由刑部侍郎降補。

四月初九日㫖:福德著留京,仍以內閣學士在軍機司員上行走。

謹按:福德系由盛京侍郎降補。

三十七年八月二十九日㫖:汪承霈從寬免罪,給還郎中,革職留任,仍在軍機章京上行走。

三十八年閏三月初三日㫖:候補員外郎馮應榴著以工部用,仍在軍機司員上行走。

九月十一日諭:永保已加恩准襲伊父溫福輕車都尉世職,其本任內閣侍讀不必開缺,仍著在軍機司員上行走。

十月□日㫖:博清額辦事不及阿桂,其攻勦亦不及海蘭察,不必在軍營領隊。卽著囘京,仍在軍機章京上行走。

三十九年五月初八日諭:阿思哈著在軍機章京上行走。

謹按:阿思哈由雲貴總督出戍伊犁,是年囘京,奉㫖復充章京。逾月授總憲,復在大臣上行走。

七月二十四日㫖:劉秉憻著降補主事,逐出軍機處。

同日㫖:王慶長著革去中書,逐出軍機處。

四十年二月十六日㫖:惠齡著加恩以主事用,仍在軍機章京上行走。

二十日諭:郎中孫士毅著留京,以四五品京堂用,遇缺卽補,仍在軍機處司員上行走。

四十一年五月初五日諭:鴻臚寺卿王昶仍在軍機司員上行走。

二十六日諭:福德著授為額外內閣學士,仍在軍機司員上行走。

四十五年四月十三日諭:孫永清已授為都察院副都御史,仍著兼軍機章京上行走。

七月日㫖:馮應榴補授通政司參議,仍兼軍機處、吏部行走。

四十六年十月二十四日㫖:翰林院修撰戴衢亨著在軍機章京上行走。

四十九年五月初八日諭:恆寧著來京,以吏部郎中用,仍在軍機章京上行走。

五十四年十月十五日本處奏:前在軍機處行走中書簽升廣東廣州府同知沈琨,未經領憑赴任,旋卽丁憂囘籍。今服闋來京,因不諳外任,情願註銷同知,仍候補中書。查該員前在軍機處行走六年,尚為勤慎,今情願註銷同知仍補中書,系屬以大改小。可否准將該員接算前俸,仍以中書補用,伏候欽定。謹奏。奉㫖:知道了。

嘉慶四年二月十一日㫖:長齡、鄂靈、多容安、德克津布、明舒、德克精阿、齊嘉紹、姚文田、傅淦、趙佩湘、胡枚、吳光悅、顏允璨、蔡炯、茅豫,俱著充補軍機章京,富綿、伊興阿、瑞麟、伊誠額、金齊香阿、吉祥、武爾通阿、錫齡、興科、昌宜泰、覺羅景祿、任烜、何元烺、糜奇瑜、熊方受、盧蔭溥、張志緒、黃躍之、汪玉林、楊懋恬,俱著記名,俟有缺出挨次補用。

謹按:此次汪玉林一名未經行走。

五年二月二十四日㫖:何金、姚祖同、盛悼大、葉繼雯、袁煦、貴征、萬雲、吳應咸、龔麗正、蔣繼輝、康紹鏞、汪彥博、張之屏,俱著記名以軍機章京補用,遇有缺出挨次充補。

謹按:是年正月三十日本處奏:上年正月退出軍機之內閣中書何金、姚祖同,經等奏請,俟下次保送軍機章京,將該二員一併帶領引見。奉㫖:原在軍機處行走之內閣中書何金、姚祖同,俟下次保送軍機章京時,帶領引見。 又按:此次貴征、蔣繼輝二名俱未經行走。

七月二十六日諭:裘行簡已補授太僕寺少卿,著仍在軍機章京上行走。

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㫖:明安泰、祥臨、穆馨阿、聯奎、;保英、吉朗阿、重倫、花連布、榮昌、德蔭、瑞麟、伊博格圖,俱著記名。

謹按:此次保英、榮昌、德蔭、瑞麟四名俱未經行走。

七年正月二十七日諭:郎中錢楷向在軍機處行走,今學政任滿囘京,仍著在軍機章京上行走。

九年四月十六日諭:本日御門,已將玉凝補授大理寺少卿,職分較大,無庸在軍機章京上行走。

十年十月二十九日㫖:童槐、梁承福、王厚慶、王風翰、李芳梅、戴聰、余霈元、陳鐘麟、牛坤、程同文、聶鏡敏、趙盛奎、楊振麟、朱淥、秦繩曾、陸蕖、吳書城、張光勛、漲允垂、吳頤,俱著記名以軍機章京用,俟有缺出挨次充補。

謹按:此次李芳梅、戴聰、牛坤、朱淥、張光勛五名俱未經行走。

十二年七月十一日㫖:禮部主事覺羅克星額、內閣中書松長、兵部筆帖式珠滿、內閣中書誠端、戶部筆帖式覺羅成貴、內閣學習中書玉彰、內閣學習中書續齡、禮部筆帖式蘇誠額,俱著記名以軍機章京挨次補用。

謹按:此次松長、續齡、蘇誠額三名未經行走。

十四年四月二十日㫖:劄清阿、企善、昌熾、誠安、成麟、那丹珠、祥惠、劄勒杭阿、容海、敏慧,著記名以軍機章京用。

謹按:此次祥惠、敏慧二名俱未經行走。

十六年正月二十五日奏:查原在軍機章京上行走之宗人府主事葉繼雯,前充會典館總纂兼提調事,現在起服到京。該員學問素優,當差勤慎,實為向來得力之員。現在趕辦《會典》,並畫一諸務,亟須熟手。等公同商酌,擬先令在館幫辦總纂兼提調事務,仍令在軍機處額外行走。惟向例部員到京,均須由本衙門奏留方能題缺,宗人府主事從無奏留之例。該員既無原衙門可歸,而宗人府主事二缺非京察調部不能出缺。上屆京察時,適該員丁憂囘籍,未預保題,今需次無期。可否仰懇聖恩,將該員掣歸等所管缺分較多之戶、刑二部,作為額外主事,遇有缺出,奏請補用。則該員有衙門可歸,補缺不至無期,當差辦書自必倍加奮勉,等亦得收指臂之益。謹奏。奉㫖:依議。

十七年四月二十一日㫖:岳齡安、廷勛、安誠、桂明、瑞慶、桂芬、阿成、福兆、達興、布延柏勒格、福升阿、呢克通阿,俱著記名以軍機章京用。

謹按:此次呢克通阿一名未經行走。

十八年七月十五日㫖:韓文顯、孫蘭枝、徐鏞、吳孝銘、蘇兆登、何增元、聞人熙、趙光祿、沈學廉、李昌平、程矞采、徐受荃、路德、吳榮光,俱著記名以軍機章京補用,俟有缺出挨次充補。

謹按:本處奏,中書韓文顯、孫蘭枝二員—上屆保送軍機引見,未經記名,十七年十二月內因覆校實錄詳慎出力,經大學士慶桂等保奏,請列於考取新班各員之前,一體帶領引見。理合附奏。

二十一年九月二十八日㫖:梁章鉅、錢廷熊、陳彬、許乃普、李彥章、喬用遷、鄒錫淳、佘文銓、胡方朔、王啟文、陳孝寬、蔣泰階,俱著記名以軍機章京補用。

謹按:此次鄒錫淳一名未經行走。

十月□日命強逢泰在軍機章京上行走。

二十三年六月初五日奉㫖:阿達順、車旺多爾濟、烏爾恭額、德舒、福寧阿、蘇勒芳阿、伊寧阿、三龍泰、鄂順安、福克薩音、博勒格,俱著記名以軍機章京用。

二十五年二月十二日奏:查軍機章京理藩院員外郎昌熾,昨蒙簡放西寧道,出有章京一缺,一時接辦之員,實乏熟手。查有原任湖北荊宜施道丁憂囘旗現在理藩院員外郎上行走之多容安,前充軍機章京,繕寫清字諭㫖,頗為熟悉,人亦謹慎。合無仰懇聖恩,仍令多容安充補軍機章京,俾資熟手。謹奏。奉㫖:知道了。

道光元年八月二十五日㫖:馬光瀾、俞誦芬、傅繩勛、蔡勛、周濤、趙榮、汪元爵、徐璂、朱逵吉、張祥河、龍汝言、徐思荃、葉敏昌,俱著記名以軍機章京補用。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樞垣記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