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垣记略/0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枢垣记略
◀上一卷 卷四·除授三 下一卷▶

军机章京[编辑]

雍正十一年五月初三日㫖:编修张若霭,庶吉士鄂容安、鄂伦著在办理军机处行走。

乾隆九年二月二十九日本处奏:军机处档案,关系紧要,且有查例议覆等事,俱须谙练之员指授料理。原任江南庐凤道毕谊,前于给事中任内在总理事务处行走二年。该员为人谨饬,文理简明,后因外转庐风道失察家人犯赃,部议降四级调用,现在候补通判。可否仰恳圣恩,赏以主事衔食俸,令在军机处行走,专办档案,俾等得收臂指之益。谨奏。奉㫖:依议。

十四年三月十二日谕:据大学士公傅恒奏称“胡宝琼办事甚属谙练,顺天府尹衙门事务尚简,请仍留军机处办事”等语。胡宝琼著仍兼军机处行走。

又谕:胡宝琼现在军机处行走,顺天府尹事务难以兼理,著兵部侍郎蒋炳兼管。

二十三年三月二十五日谕:蒋炳著宽宥来京,在军机司员上效力行走,遇有员外郎缺出补用。

谨按:蒋炳于河南巡抚任内缘事遣戍释回。

二十八年四月十六日本处奏:军机处行走户部郎中冯光熊,于本年正月内丁忧,现在已满百日。该员在军机处行走数年,办事尚属留心,今守制闲居。等公同商酌,与其另选新人,不如仍留熟手。可否令该员在军机处及本部额外郎中上行走,俟服阕时,照例再行补缺。至该员系例应丁忧人员,今在额外行走,除公费饭银照例给与外,毋庸支给半俸。谨奏。奉㫖:知道了。

五月十九日本处奏:顺天府丞申甫升授光禄寺卿,查光禄寺衙门事务稍简,据申甫感激天恩,情愿仍在军机处行走。等看得申甫办事日久,尚为熟练,谨请㫖准其仍在军机处行走。奉㫖:知道了。

二十九年五月十三日㫖:博昆仍著在军机处行走。

十二月初二日本处奏:原任吏部文选司郎中章宝传,前因议奏方略馆誊录补缺一案,部议降二级调任,现候补正六品主事。查该员在军机处行走十馀年,尚为熟谙,现在年力方壮,正可及时驱策。恳将章宝传以候补主事仍在军机处行走,以观后效。谨奏。奉㫖:知道了。

三十三年□月□日㫖:程焘以京堂用,仍在军机处司员上行走。

谨按:程焘时以江西布政使奉㫖来京。

三十四年六月十九日㫖:原任广西按察使袁守侗著留京以三品京堂用,仍在军机处司员上行走。

八月初二日㫖:程焘著补授太仆寺少卿,仍在军机处司员上行走。

三十五年三月初四日本处奏:查汪承霈原在军机司员上行走,后因钦派坐粮厅前往通州办事。今差竣签掣知府,呈请亲老改补近地,尚未得缺。今据该员呈称,未得缺之前,情愿仍在军机处行走。该员系已离军机处候补知府之员,可否准其仍前行走,理合请㫖。奉㫖:准其行走。

谨按:汪承霈已签升邵武府知府,由军机大臣转奏,奉㫖加恩以户部郎中用。

五月初六日本处奏:查从前胡宝琼、傅显升授副都御史后,仍在军机处司员上行走。今刘秉恬升授副都御史,应仍令其在军机司员止行走,理合奏明。奉㫖:著仍在军机处行走。

三十六年三月初二日㫖:索琳著署理内阁学士,在军机章京上行走。

十七日㫖:博清额著降补内阁学土,在军机司员上行走。

谨按:博清额系由刑部侍郎降补。

四月初九日㫖:福德著留京,仍以内阁学士在军机司员上行走。

谨按:福德系由盛京侍郎降补。

三十七年八月二十九日㫖:汪承霈从宽免罪,给还郎中,革职留任,仍在军机章京上行走。

三十八年闰三月初三日㫖:候补员外郎冯应榴著以工部用,仍在军机司员上行走。

九月十一日谕:永保已加恩准袭伊父温福轻车都尉世职,其本任内阁侍读不必开缺,仍著在军机司员上行走。

十月□日㫖:博清额办事不及阿桂,其攻剿亦不及海兰察,不必在军营领队。即著回京,仍在军机章京上行走。

三十九年五月初八日谕:阿思哈著在军机章京上行走。

谨按:阿思哈由云贵总督出戍伊犁,是年回京,奉㫖复充章京。逾月授总宪,复在大臣上行走。

七月二十四日㫖:刘秉憻著降补主事,逐出军机处。

同日㫖:王庆长著革去中书,逐出军机处。

四十年二月十六日㫖:惠龄著加恩以主事用,仍在军机章京上行走。

二十日谕:郎中孙士毅著留京,以四五品京堂用,遇缺即补,仍在军机处司员上行走。

四十一年五月初五日谕:鸿胪寺卿王昶仍在军机司员上行走。

二十六日谕:福德著授为额外内阁学士,仍在军机司员上行走。

四十五年四月十三日谕:孙永清已授为都察院副都御史,仍著兼军机章京上行走。

七月日㫖:冯应榴补授通政司参议,仍兼军机处、吏部行走。

四十六年十月二十四日㫖:翰林院修撰戴衢亨著在军机章京上行走。

四十九年五月初八日谕:恒宁著来京,以吏部郎中用,仍在军机章京上行走。

五十四年十月十五日本处奏:前在军机处行走中书签升广东广州府同知沈琨,未经领凭赴任,旋即丁忧回籍。今服阕来京,因不谙外任,情愿注销同知,仍候补中书。查该员前在军机处行走六年,尚为勤慎,今情愿注销同知仍补中书,系属以大改小。可否准将该员接算前俸,仍以中书补用,伏候钦定。谨奏。奉㫖:知道了。

嘉庆四年二月十一日㫖:长龄、鄂灵、多容安、德克津布、明舒、德克精阿、齐嘉绍、姚文田、傅淦、赵佩湘、胡枚、吴光悦、颜允璨、蔡炯、茅豫,俱著充补军机章京,富绵、伊兴阿、瑞麟、伊诚额、金齐香阿、吉祥、武尔通阿、锡龄、兴科、昌宜泰、觉罗景禄、任烜、何元烺、糜奇瑜、熊方受、卢荫溥、张志绪、黄跃之、汪玉林、杨懋恬,俱著记名,俟有缺出挨次补用。

谨按:此次汪玉林一名未经行走。

五年二月二十四日㫖:何金、姚祖同、盛悼大、叶继雯、袁煦、贵征、万云、吴应咸、龚丽正、蒋继辉、康绍镛、汪彦博、张之屏,俱著记名以军机章京补用,遇有缺出挨次充补。

谨按:是年正月三十日本处奏:上年正月退出军机之内阁中书何金、姚祖同,经等奏请,俟下次保送军机章京,将该二员一并带领引见。奉㫖:原在军机处行走之内阁中书何金、姚祖同,俟下次保送军机章京时,带领引见。 又按:此次贵征、蒋继辉二名俱未经行走。

七月二十六日谕:裘行简已补授太仆寺少卿,著仍在军机章京上行走。

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㫖:明安泰、祥临、穆馨阿、联奎、;保英、吉朗阿、重伦、花连布、荣昌、德荫、瑞麟、伊博格图,俱著记名。

谨按:此次保英、荣昌、德荫、瑞麟四名俱未经行走。

七年正月二十七日谕:郎中钱楷向在军机处行走,今学政任满回京,仍著在军机章京上行走。

九年四月十六日谕:本日御门,已将玉凝补授大理寺少卿,职分较大,无庸在军机章京上行走。

十年十月二十九日㫖:童槐、梁承福、王厚庆、王风翰、李芳梅、戴聪、余霈元、陈钟麟、牛坤、程同文、聂镜敏、赵盛奎、杨振麟、朱渌、秦绳曾、陆蕖、吴书城、张光勋、涨允垂、吴颐,俱著记名以军机章京用,俟有缺出挨次充补。

谨按:此次李芳梅、戴聪、牛坤、朱渌、张光勋五名俱未经行走。

十二年七月十一日㫖:礼部主事觉罗克星额、内阁中书松长、兵部笔帖式珠满、内阁中书诚端、户部笔帖式觉罗成贵、内阁学习中书玉彰、内阁学习中书续龄、礼部笔帖式苏诚额,俱著记名以军机章京挨次补用。

谨按:此次松长、续龄、苏诚额三名未经行走。

十四年四月二十日㫖:札清阿、企善、昌炽、诚安、成麟、那丹珠、祥惠、札勒杭阿、容海、敏慧,著记名以军机章京用。

谨按:此次祥惠、敏慧二名俱未经行走。

十六年正月二十五日奏:查原在军机章京上行走之宗人府主事叶继雯,前充会典馆总纂兼提调事,现在起服到京。该员学问素优,当差勤慎,实为向来得力之员。现在赶办《会典》,并画一诸务,亟须熟手。等公同商酌,拟先令在馆帮办总纂兼提调事务,仍令在军机处额外行走。惟向例部员到京,均须由本衙门奏留方能题缺,宗人府主事从无奏留之例。该员既无原衙门可归,而宗人府主事二缺非京察调部不能出缺。上届京察时,适该员丁忧回籍,未预保题,今需次无期。可否仰恳圣恩,将该员掣归等所管缺分较多之户、刑二部,作为额外主事,遇有缺出,奏请补用。则该员有衙门可归,补缺不至无期,当差办书自必倍加奋勉,等亦得收指臂之益。谨奏。奉㫖:依议。

十七年四月二十一日㫖:岳龄安、廷勋、安诚、桂明、瑞庆、桂芬、阿成、福兆、达兴、布延柏勒格、福升阿、呢克通阿,俱著记名以军机章京用。

谨按:此次呢克通阿一名未经行走。

十八年七月十五日㫖:韩文显、孙兰枝、徐镛、吴孝铭、苏兆登、何增元、闻人熙、赵光禄、沈学廉、李昌平、程矞采、徐受荃、路德、吴荣光,俱著记名以军机章京补用,俟有缺出挨次充补。

谨按:本处奏,中书韩文显、孙兰枝二员—上届保送军机引见,未经记名,十七年十二月内因覆校实录详慎出力,经大学士庆桂等保奏,请列于考取新班各员之前,一体带领引见。理合附奏。

二十一年九月二十八日㫖:梁章巨、钱廷熊、陈彬、许乃普、李彦章、乔用迁、邹锡淳、佘文铨、胡方朔、王启文、陈孝宽、蒋泰阶,俱著记名以军机章京补用。

谨按:此次邹锡淳一名未经行走。

十月□日命强逢泰在军机章京上行走。

二十三年六月初五日奉㫖:阿达顺、车旺多尔济、乌尔恭额、德舒、福宁阿、苏勒芳阿、伊宁阿、三龙泰、鄂顺安、福克萨音、博勒格,俱著记名以军机章京用。

二十五年二月十二日奏:查军机章京理藩院员外郎昌炽,昨蒙简放西宁道,出有章京一缺,一时接办之员,实乏熟手。查有原任湖北荆宜施道丁忧回旗现在理藩院员外郎上行走之多容安,前充军机章京,缮写清字谕㫖,颇为熟悉,人亦谨慎。合无仰恳圣恩,仍令多容安充补军机章京,俾资熟手。谨奏。奉㫖:知道了。

道光元年八月二十五日㫖:马光澜、俞诵芬、傅绳勋、蔡勋、周涛、赵荣、汪元爵、徐璂、朱逵吉、张祥河、龙汝言、徐思荃、叶敏昌,俱著记名以军机章京补用。

◀上一卷 下一卷▶
枢垣记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