樞垣記略/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樞垣記略
←上一卷 卷二十四·詩文五 下一卷→

恭親王[编辑]

荷露烹茶七律二章應制[编辑]

烹露為茶味獨多,乘涼晨起詣溪荷。
滿傾沆瀣盤珠泄,小熟瓶笙爨玉羅。
夢醒每懷評茗客,詩清欣擬《采蓮歌》。
幸依太液恩波近,得賜金莖遍飲和。


攜來仙露甚清華,消渴閑烹顧渚茶。
七碗蓮香幽客座,一窗松影老詩家。
瓶珠泄碧金莖擷,爐火初紅石鼎嘩。
聞說月團天上味,得嘗屢沐聖恩加。

癸酉三月初五日,扈蹕祗謁東陵,出朝陽門,通州道中卽事[编辑]

天街警蹕肅郵程,輕暖輕寒趁早行。
三月風光過上巳,幾分春色近清明(初九日清明,上親詣定陵行敷土禮並大饗禮)
花鬚柳眼河邊路,雲影泉聲物外情。
指點帆檣林立處,永通橋畔綠波平(永通橋卽通州八里橋)

過箭桿河口占[编辑]

雨後新青長麥苗,沙村環繞水迢迢。
窩頭河畔垂楊綠(箭桿河卽窩頭河,以經窩頭村而得。一名窩陀河),夾岸清陰覆艤橋(東西浮橋俱以舟聯)

三河曉行[编辑]

東作勤劬憫穡夫,數行恩詔特蠲租(蹕路經由之大興、通州、三河、薊州、尊化州等州縣地方,應徵本年錢糧均奉㫖蠲免十分之三)
丁男處處歡聲聚,子婦村村笑語呼。
幾疊雲峯青遠列,一灣春水綠平鋪。
分明我已身如畫,卻羨人家似畫圖。

遊薊州獨樂寺[编辑]

姓字標題筆有神,巍然傑閣聳嶙峋(寺內閣上扁曰「觀音之閣」,唐李白書)
慈去縹緲縈香界,寶月光明指妙津。
不識不知昭法相,無人無我了緣因。
琳宮古跡蓮花地,清凈真成獨樂身(寺內後殿有臥佛)

朱華山[编辑]

岡巒勢崔嵬,蒼茫如畫裏。
疊嶂聳嵯峨,遠岫青邐迤。
石罅韻琤琮,山泉清且泚。
古柏色蒼翠,朝霞散成綺。
野花不知名,遍山艷紅紫。
山烏似能言,間關亂盈耳。
駐馬暫盤桓,長松堪徙倚。
東望郁蔥蘢,昌瑞雲峯起。(《一統志》昌瑞山在遵化州西北七十里,本名豐臺嶺。初賜名鳳臺山,康熙二年又封為昌瑞山,從祀地壇。山脈自太行來,重岡疊阜,鳳翥龍蟠,洵國家億萬年鍾祥福地。)

桃花寺卽景[编辑]

幾曲斜盤徑,停驂日漸西。
山高疑樹小,野曠覺天低。
雲壑峯千疊,桃花水一溪。
漁陽多勝跡,八景仰宸題。(《薊州志》:「桃花寺在州東十八里桃花山上,山有桃花,開時獨先,故名。」乾隆十八年建行宮於山半。《日下舊聞考》:「桃花寺,乾隆九年重修,御題八景,曰湧睛雪,曰小九疊,曰吟清籟,曰坐霄漢,曰雲外賞,曰滌襟泉,曰點筆石,曰繡雲壁。」)

同治癸酉四月初六日,遣使冊封親王,世襲罔替。敬紀殊恩,兼以自警。爰成五言長律四十韻[编辑]

咸豐壬子夏,慶衍帝恩宏。
行葦推仁澤,分茅翊聖明。
光依桐葉茂,蔭庇棣華榮咸豐二年六月二十日,文宗顯皇帝遣使冊封親王)
愧乏劻勷術,慚膺帶礪盟。
靖共持素志,兢惕表丹情(三年十月初七日,蒙恩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屏翰綸音沛,輝煌墨寶擎。
風愆時警栗,日贊勵忠誠(四年二月二十六日,蒙賜御書額曰「屏翰宣勤」)
顯廟貽鴻烈,吾皇遹駿聲。
兩宮臻郅理,同治肇休禎(十一年十月初一日,復蒙恩入直樞廷。時值軍書絡繹,庶務紛繁,夙夜在公,不遑寢處)
懿訓垂千祀,璇璣運九閎。
邊陲銷劍戟,海濕翦鯢鯨。
饑溺痌痕抱,綏安軫慮縈。
東南沾樂利,西朔埽欃槍。
細柳無傳箭,長楊靜掩旌。
橋山增愾慕,太室潔粢盛。
昭告趨壇壝,馨香薦鎬京同治三年六月,克復江甯省城,勦平粵匪,又歷年餘,搜捕餘孽,殲除凈盡。紅旗報捷之日,上親詣奉先殿、壽皇殿行禮,並遣親、郡王等分詣壇廟及盛京三陵、東西兩陵虔申只告。七年七月,勦平捻匪,上親詣壽皇殿行禮,並詣景山關帝廟拈香)
酬庸崇上爵,錫類媲蔥衡(金陵粵匪蕩平,在事將帥及內外臣工均蒙錫爵加恩。長子載澂,由咸豐十年正月初一日,蒙文宗顯皇帝特恩,封為奉恩輔國公,同治元年正月初一日,兩宮皇太后、皇上加恩賞戴三眼花翎,粵匪軍務告蕆,三年七月初二日,復蒙恩晉封多羅貝勒。渥荷兩朝殊恩,凡三錫命)
闡化敷文教,宣威頌武成。
訏謨承指授,宵旰仰經營。
方略留青史,璇題煥彩甍(七年十一月初二日,奉命充方略館總裁,纂輯《勦平粵匪方略》四百二十卷,《勦平捻匪方略》三百二十卷,於十一年八月二十七日全書告成。賞加二級,並蒙慈禧端佑康頤皇太后來書賜額曰「訏謨辰告」)
親賢資夾輔,弼亮矢揚清。
賜額頻叨賚,仔肩敢弋名咸豐十一年三十初度,蒙恩賜額曰「親賢翊輔」。同治十年四十初度,蒙恩賜額曰「宗藩弼亮」)
瑞徵開泰宇,厚載象坤貞。
端本符周雅,隆儀肅渭迎(八年二月初五日,欽奉兩宮皇太后懿㫖,襄辦大婚禮儀)
賞延於世世,德洽遂生生。
寵遇云何報,衷懷受若驚(十一年九月十五日,大婚禮成。十九日,欽奉兩宮皇太后懿㫖:「恭親王輔政多年,勛勞懋著。前於咸豐十一年十月間命以親王世襲罔替,因該親王再三懇辭,允俟親政之年再行辦理。現在大婚禮成,親政伊邇,著卽加恩以親王世襲罔替等因。欽此。」)
寅恭欽繼述,申勸勖公卿。
建極思康濟,投艱賴幹楨。
克勤仍克儉,惟一允惟精。
瞻就來重譯,鈞陶遍八紘(十二年正月二十六日,皇上親政。豫日,兩宮皇太后、皇上同御養心殿,召見內廷行走王、貝勒、公等,親、郡王,御前大臣,軍機大臣,大學士,總管內務府大臣,六部尚書,弘德殿行走大等,諭以「盡心匡弼,力戒因循,毋避嫌怨」)
悃忱輸藎獻,啟沃效葵傾。
每切修齊念,常閑逸欲萌。
汲深虞綆短,任巨懍才輕。
自滿須知損,居高務忌盈。
坦夷占《履》吉,撝抑協《謙》亨。
觥酒吟《漁藻》,笙詩譜鹿蘋。
宅心當鑒水,防意戒如城。
玉牒嘉祥集,銀潢景福幷(大婚禮成,親郡王、貝勒、貝子、公等皆蒙恩晉爵加銜,賞賚有差)
乾綱恢覆幬,鼎祚鞏昇平。
拜命滋惶愳,歌颺喜起賡。

恭和御製詣齋宮作元韻(十一月初二日)[编辑]

郅治覃敷秉兩宮,帝心誠敬格蒼穹。
功成破竹寰區定(肅州報捷,關內一律肅清),世荷分茅錫賚豐(四月,蒙恩遣使冊封親王,世襲罔替)
常捧絲綸宣聖德,幸依帶礪翊皇躬。
陽囘預兆金穰歲,物阜民康萬福問。

甲戌二月二十四日扈蹕祗謁西陵出阜成門卽事[编辑]

曉煙漠漠柳絲絲,雲淡風輕日影遲。
物態迎人都欲活,山容難畫始為奇。
芊綿細草鋪平野,隱約深林映古祠。
身在桑乾河畔路,夢魂早已向西馳。

渡盧溝橋[编辑]

初日影搖紅,巍巍古鎮雄。
城頭環百雉,百齒架雙虹。
拱極重閏靄,(《破夢閑談》:「議者謂盧溝畿輔咽喉,宜設兵防守,乂須築城以衛兵。於是為斗城,名拱北,南門曰永昌,北曰順治,創於崇禎丁丑。」《日下舊聞考》:「拱北城,本朝更名拱極城,改水昌門曰威嚴。」)盧溝兩岸風。
波平長順軌,永定慰宸衷(《畿輔安瀾志》:盧溝橋一名廣利橋,在宛平縣南三十里,跨盧溝河上。金明昌年間建,元、明屢加修築。本朝康熙元年修,七年水溢,圮東北十二丈,重修,御製碑文,雍正、乾隆年間疊加修葺。永定河舊名盧溝河,卽桑乾下流也,亦曰渾河。水流無定,沖決為患,康熙三十七年賜名曰永定河)

過巨馬河[编辑]

宋時險要記分明,巨拒同音互立名。(《宋史·何繼筠傳》:「咸平二年,詔聽邊民越拒馬塞北市,何承矩上言曰:『緣邊戰棹自淘河至尼姑口,屈曲乃百餘里,此天險也。今聽公私貿易,則人馬交度,深非所宜。』」又《河渠志》:「自邊吳泊至尼姑海口,綿亙七州軍,屈曲九百里,深不可以舟行,淺不可以徒涉,雖有勁兵,不能渡也。」蓋拒馬河於宋時最為險要。《水經》:「巨馬河出代郡廣昌縣淶山。」酈註:「卽淶水也。」《方輿紀要》:「淶水糠在廣昌縣南半里,東流合拒馬河,水源出七山。晉劉琨守此,以拒石勒,因名拒馬河。」又:「袁紹遣將崔巨業攻固安,不下,退還,公孫瓚擊之於巨馬水。」蓋明巨馬之名始見於此,亦未詳言其得名之故。至以拒敵得名,以巨為拒,《紀要》以為劉琨拒石勒,而《廣昌縣志》、《霸州志》又以為楊六郎拒遼人,愈遠愈謬,皆不足信。)
寥廓天形垂野大,高低山勢接雲平。
煙光靉靆添嵐氣,風力蕭騷助水聲。
本是昔年征戰地,卽今阡陌盡耘耕。

淶水道中卽景[编辑]

屈曲古山窪,山居四五家。
綠楊三月雨,紅杏滿村花。
淺黛皴巒影,新青茁麥芽。
招提遙望處,一徑入雲斜。

易州道中感懷[编辑]

萬疊煙巒望若迷,四圍匿匝晚雲低。
垂楊拂拂迎人面,新草茸茸沒馬蹄。
冀野城孤臨廣陌(易州,《禹貢》冀州之域),安河橋畔護長堤。(《方輿紀要》:「白楊嶺在易州西北四十里,嶺多白楊樹。俗訛為白羊。」《《一統志》》:「源泉水在易州西北,舊志在州西北十里,源出白羊嶺,由西轉東而南入易水。白楊水於乾隆二十六年浚治,賜名安河。」)哀鳴怕聽天邊雁,腸斷春風易水西。

扈蹕敬詣慕陵慕東陵,隨入陵寢門,行禮述哀,恭紀[编辑]

太行發脈鍾靈秀,佳氣蘢蔥護寶山。(《《一統志》》:「永寧山卽泰寧山,在易州西五十里。乾隆元年八月,敕封為永寧山,從祀地壇。山勢自大行來,巍峨聳拔,脈秀力豐,峻嶺崇山,遠拱於外,靈巖翠岫,環衛其間。」《畿輔通志》:「秀若拱璧,簇若屯雲,考其瀠洄,延袤千里,計所匯納,襟帶百川。」《易州志》:「乾坤聚秀之區,陰陽和會之所,洵為上吉之壤。」)
玉筍金城如拱衛,龍蟠鳳翥勢囘環。
空吟岵屺悲無極,追憶音容杳莫攀。
今日澄兒隨叩拜,椎心更慟舞衣斑(本年長子載澂十七歲,奉派扈蹕,並隨入慕陵、慕東陵陵寢門,敬謹隨從行禮)

大風吟[编辑]

甲戌二月廿八日,扈蹕秋瀾村行宮。
甫歇征鞍衣未解,四野忽忽來飄風。
塵霾蔽天天黯淡,地軸震動雷霻窿。
是時日影正當午,須臾昏暗迷西東。
行幄撼搖懼傾圮,飛沙揚礫排簾櫳。
人聲馬聲聲嘈雜,旌旆迷離颺半空。
信道春風狂似虎,飛廉肆虐專其雄。
怒號叫吼勢益盛,肅然屏息心忡忡。
去冬無雪春無雨,蒼生翹首望昊穹。
昊穹應憫民疾苦,沛然膏澤仰天工。
東作方興待耕耨,西成更冀卜年豐。
綠野沾足慰農望,雨暘時若愜聖衷。

夏孟四日常雩大祀圜丘前一日,隨扈壇內齋宮,喜雨恭紀。敬依癸酉冬至前一日御製詩元韻[编辑]

寅畏常存仰法官,乘時鑾輅禮皇穹。
薰風披拂羣生遂,甘雨優沾萬寶豐。
光覲謙尊徵協吉,日昭乾惕羨持躬。
一心一德微誠矢,況附星源福祿同。

甲戌秋日扈蹕南苑,敬依道光癸未宣宗聖製行圍至團河行宮卽事元韻[编辑]

春搜秋彌總相宜,羽衛森嚴廣陌馳。
風勁金商添颯爽,雲橫玉字自逶遲。
晾鷹臺畔縈青靄,飲鹿池邊漾碧漪。
家法欽承時肄武,旌旗掩映鳳河湄。(《宸垣識略》載:「團河一支釃為鳳河,其形如鳳,源在南苑中。」)

乙亥九月十八日辰刻,穆宗毅皇帝梓宮由觀德殿、孝哲毅皇后梓宮由永思殿同時奉移東陵隆福寺行宮暫安殿。恭理一切禮儀,敬謹送往,仍隨扈軍機處入直[编辑]

轉瞬光陰節序移,又逢露冷欲霜時。(本月十一日寒露,二十六日霜降。)
天高夜月蒼涼映,野曠秋風慘淡吹。
海噬山陬同愛戴,龍軿鳳翣擁幢麾。
濡毫和淚悲難述,觀德西偏近永思。

二十一日奉移禮成,二十二日幾筵前大饗禮畢,扈蹕恭謁定陵,行禮泣述[编辑]

宛轉楓林淡著霜,蕭森氣釀十分涼。
淒淒苦雨催黃葉,瑟瑟秋風下白楊。
寶輅前年曾蒞止,靈輿今日妥馨香(癸酉季春,曾扈從穆宗皇量務恭謁東陵)
斷腸更有椎心淚,翹首陵山哭顯皇。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樞垣記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