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促進大同說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機器促進大同說
作者:吴稚晖
1918年8月15日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卷5
第二号

仗著先代的遺產,或倚靠壟斷的資本,號稱富人。犧牲了無量數的同胞,使他們少衣缺食,暴露奔走,方供給得幾個人能夠衣是必需溫厚,食是必需鮮潔,居是必需軒敞,乘是必需飛速。惟其這樣,所以凡是溫厚、鮮潔、軒敞、飛速的東西,都被有道的朋友,看做可以傷氣,看做可以痛心。而對了制造溫厚、鮮潔、軒敞、飛速各樣東西的器具,尤其好像多余,不該有在世上。古代若周朝的老聃,近世若俄國的托爾斯泰,一班主持消極道德的賢哲,他們論調偏激起來,似乎必要剖了鬥,折了衡,毀壞了機器,世界才會正當。

我亦以為耕著田而食,鑿著井而飲,天地可算廬舍,鹿豕可算朋友。羲、皇以前的人世,未嘗沒有至樂。但是人類的祖先,僅僅塊然的一條小獸,演到成了猴子,尚不知道耕,亦不知道鑿,廬舍的思想也沒有,朋友的往來也極少。自從變了野人,慢慢的將演成羲、皇,食就忽然要耕了,飲就忽然要鑿了,廬舍沒有,廬舍的思想有了,朋友不多,朋友的往來多了,這也算得會多事了。為怎麽要這樣忙法?不才區區,是答不上來,恐怕就是一等有道的朋友,也統是答不上來。

(下缺五段)

PDmaybe-icon.svg#PD-old-60-1923
PDmaybe-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5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6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韓國、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