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 權載之文集 卷第三十一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三十二

新刋權載之文集卷第三十一


            唐權德輿字載之


  記


   京兆少尹西㕔壁記

漢制三輔丞秩六百石至東漢秩干石魏晋爲京兆郡


則曰侍中至隋則曰司馬又曰贊治國家㳂前代之故

再更其名至開元初命爲少尹其員二其品四綱紀衆


務而分貳之上助官師表則之重而佑其慈惠下董SKchar


史屬城之理而推其功善大積而不苑中行而有倫和


恊輯睦宣明教令非文行政事之全者不得居之貞元

十六年春二月詔宏農楊於陵字達夫自吏部郞中莅

其職先是達夫之佐侯也四入御史府登天臺也五爲

劇曹郞懿文菁華理行直温折中憲令克勤細大是冝

典司名命列侍左右而猶以吏理揚歴於浩穰之府抑

天之愛人俾覆露於轂下𫆀或姑閱其能而將大受之

𫆀初西少尹視事之堂大歴中其長𥠖氏以勝𫝑之近

取爲亭沼故移剏於是自後厥官罕備居之者不推本

所代而斯宇𥧲廢及達夫之拜未浹日其僚繼之於是

達夫徵缺員以循舊常宏必輯以辯攸處用宿其業而

修其方凡所顓督武備厩置刑書糾禁工徒啟塞三右

曹之事大凡天子縣內之理無不贊也無不亢也稱職

者或退其品而𨕖於近侍或進其材而擢爲大吏佐六

官分十聯皆其遷次然以舊記堙落慮失其傳今斷自

太極元年而下列其名氏歲月俾風采相屬且爲故志

   秘書郞壁記

按六典秘書郞四人從六品上分掌四部書以甲乙丙

丁爲之目昔漢武帝聚天下文籍於廣內謂之中秘書

魏晉之際秘書與中書或分或合故云職近日月冝居

三臺上丞郞之位與南宫相亞厯代辨論與時輕重國

初思漢庭延閣之制薄江左貴游之𨕖始以岑江陵虞

永興褚河南迭爲之厥後彬彬多文學之士然則先王

之法制宫師之訓典九流百代如貫珠然學仕皆優而

旋相爲用者其在兹乎今年春滎陽鄭公具瞻自涇陽

尉承詔授任鄭君質重而有敏行坦夷而含明識且今

中書相君之令弟也方以結綬滿歲調於𨕖部言吏資

者積三遷而後至今超居之有以見申恩審官與怡怡

綽綽之道爲盡美矣在晉鄭黙領中外三閣始刪繁文

而朱紫不襍開元初君之王考潁川府君叔祖刑部府

君皆繇禮官博士繼登其任諸父諸兄或解巾以司讎

校或功次而奉朝請含章筮仕多在於斯猶桓公武公

之代爲卿士蓋善於其職而冝之義也謂鄙人嘗學舊

文能知書府官業之所繇是俾編次郞位彰施屋壁時

貞元庚長歲秋七月記

   司門員外郞壁記

周官司門爲司徒之屬今爲司冦之屬員外郞於周爲

上士後數更其名至隋爲承務郞武德初方定爲今制

秩從六品上大自漢魏巳還典曹理事雖時有汙崇官

有輕重或百職耗廢雜而多端而郞位皦然未嘗有鹵

莽進越非其任者蓋宗公貴仕多由此𡍼出所以儲明

才練官業必於是焉方今車書尉候通道旁午而斯任

尤劇彭城仲子陵修詞以筮仕說經有師道自博士祠

部郞稍遷于兹且以南轅銓藻之勤久次而後至循性

自牧闇然君子之道况大雅之匪懈孔門之政事古誼

家法久於講貫遵修砥礪其可量邪至若門關出入之

籍設險閑邪之義譏而不征守而不紊列在令書端如

貫珠故可略於此仲侯以故志屋壁之郄壞磨㓕使鄙

夫書而補之貞元辛巳歲夏六月記

   吏部員外郞南曹㕔壁記

漢廷尙書郞辯章制度主文章起草之任東漢方冠以

曹名用諸曹功次超卓者轉遷𨕖部魏晉已還其任䆮


劇國家紀律昭明官修其方凡薦紳之倫未命爲大夫


者滿歲皆調於轂下啟事賦祿必先有司初上元中天

官趙郡李敬𤣥號爲稱職以覆視官簿差次裁成端本


肇末不得不重乃請外郞一人顓南曹之任其後或詔

同曹郞分主之或詔他曹郞權居之皆難其才而愼斯


舉也大抵受命者多士心屬耳目焉以其公是能否之

間不可過也以事之委會吏之奇袤因緣詭故中若市


道居之者通則濶略守或刻深苟成績於是則翰飛不

暇登二掖贊六職得之夷易疾若傳置太原王仲舒宏

中温毅亷直淸方敏實風槩資材邁乎羣倫貞元十年


冬繇諸侯部從事賢良對䇿歴左右諫列儀曹考功郞


十八年實受斯命𩔖能故也於是用賢明忠恕循理官


業程品具舉尤違自絶然後以狀之成質於冡宰小宰


罷遣者不讟受祿者不誣恢恢然投其虛而芒刄不頓


君子以宏中之道爲折中矣昔春秋書士縠曰堪其事


也魯語曰署所以朝夕䖍君命也今因官署而舉事任


春秋丘明之志也至若龍朔咸通改復之說此皆不書


   宏文舘大學士壁記


聖人南面以理天下在崇起教化緝熈于光明太宗文

皇帝敷文德建皇極始於宏文殿側剏宏文舘藏書以

實之思與大雅閎逹之倫切劘理道金玉王度盛𨕖重

名虞南褚亮而下爲之學士更直宻侍於其中其論思

應對或至夜艾誕章遠猷講議啟廸武德貞觀之澤洽

于元元厥有助焉其後徙于門下省景龍初始置大學

士名命益重多以宰司處之所以登閎古先膄潤大政

則漢廷之金馬石渠蘭臺延閣方斯陋矣按六典常令

給事中一人判舘事每二府爰立則統於黃樞而或署

或否不爲恒制孝文後元二十年間斯職闕焉前年秋

八月今河中司空公居之今年夏五月相國蕭公居之

公粹淸莊重山立泉塞苞孔門之四教藴洪範之三德

靜若SKchar噐扣如黃鐘由小司徒陞左輔乃莅斯職於是

戒官師稽憲令貴游靑襟辨志樂羣皆修其方而遜其


業且以左戸之羡財百方附益而修餙之公署書府靜

深華敞淸禁之內輔臣攸居冝乎舒六藝而調四氣於

此室也初公之王父考功府君在中宗朝爲直學士懿

文含章休有厥聲至公則聿修之宏大貽厥之昌阜盡


在是矣至若命舘之再爲修文中爲昭文改復歲月傳

諸故志前賢名氏冝列屋壁公以德輿交代於中臺之

任踴躍於大冶之中惠然受簡使得論次自景龍二年

李趙公嶠始受命爲大學士至公凡若干人揭而書之


所以備文舘之故實廣台臣之年表抑公之命也不敢


辭焉元和二年秋九月記


   司徒岐公杜城郊居記


司徒岐公以盛德相三朝以大中敷五教帝載恊和泰

階齊平旣致用於方內亦宅心於事外神京善地啟夏


南出凡十有六里而仁智之居在焉縈廻巖巘左右勝

𫝑徑術逶迤於木杪臺亭蹇産於山腹下崇崗冐靑蒼

歩履平夷以至于堂皇四敞賔榻中容宴豆孤齋閑舘


幽槩隨之乃開洞穴以導泉脉其流泠泠或决或渟激

而杯行瀑爲玉聲初𫎇於山下終滙於池際白波淪漣

繚以方塘輕艫緩綽㳂洄上下見煙霞澄霽之狀魚鳥

飛沉之適濯于孱湲風于碧鮮紅葩火燃素英雪飛芋

眠䓤蒨杳窱廻合含虛籟以四逹遡淸輝而交映故其

休沐燕息盍簮投轄則有鳴珮拖紳宗工雋人金闕玉

堂之賔淑姿修態流光含睇廻風遏雲之藝中飮笑抃

交歡擊節不知公相之爲貴適其適故也易坤之說曰

君子以厚德載物詩曰愷悌君子求福不回惟公以德

受福故光明昌大每温室晏見一人尊禮而不名故其

代天工斷國論卓爾以冠羣后曁夫暇日之戾止於斯

也則暢天理棲顥氣翛然以遺萬物其無方歟其不噐

歟昔子房赤松之遊且非代教安石東山之賞僻在下

國豈若公宻贊化育內諧恬矌如春之仁如樂之和以

君臣之交感兼動靜之極摯從古巳還無公比焉公之

華宗自漢建平侯徙杜陵三守本封幾乎千祀故城南

墟里多以杜爲名逮今郊居不忘厥初又以見積厚流

澤此焉回復且公之心無町疃壽若崗陵昭融炟赫未

始有極德輿繆陪衆君子抃公之堂嘉招盛集靡問弦

晦以衆美之不可以不紀也承命遽書刻于巖石云

   太宗飛白書記

太宗文皇帝飛白書十二句五十五字者貞觀十六年

荅左騎常侍劉洎之詔也吾觀古之令王未嘗不虛已

以納諫古之良臣未嘗不匪躬以盡直然後百度貞九

有淸繇此物也初太宗與公卿大臣往復古義以聰明

待羣下洎退而上書其大㫖以爲動神機縱天辯不若

凝旒虛襟以至公愼取捨而巳故沃心以納優詔以荅

嘉其忠故以誠詞渥其禮故以手翰史臣實錄具奏其

事有都官郞中竇泉者博古尙藝貞元初得其書於人

間太淸官道士盧元卿乂得之於竇氏元卿工爲篆隷

八分書且其家法保而藏之久矣元和元五年夏四月

予以太常齋薦于宮師因出以示予予乃整衣冠離次

捧視且以見聖唐建巍巍無窮之基在此編也至若縹

緲鴻翥之𫝑輕濃蟬翼之狀子敬白而不飛子雲飛而


不白稽合衆美裁成絶世又以見哲王之餘裕書圃之

逸品云










新刋權載之文集第三十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