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一 權載之文集 卷第三十二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三十三

權載之文集卷三十二

            唐權德輿字載之

 記


   宣州響山新亭新營記

元和二年冬十月宣城長師中執法襄陽郡王路公作

新亭新營凡周月而厥功成書時且便於人故也先是

郡城之南阨陿磽确山木不翦樵門不開公因睱日觀

視原野直南一里所得響山焉兩崖聳峙蒼翠對起其


南得響潭焉淸泚可鍳縈迴澄淡又其南則愽敞平夷

澶漫逶迤從古之隙地是邦之休利目與心會闇然自

得悉以條陳實𫎇可報乃量日力計徒庸闢於弇中成


是夷道揭東西二字於雙峰之上相距二百歩華軒峻


宇皆據勝𫝑廣厦疏寮可棲顥氣碧山亘目淸流在下


跨以虹梁抵兹近郊因其爽塏乃列營署度野以歩度

堂以筵上棟下宇各有區處規地之廣袤分左右營部

𨽻焉牙門親軍而下左至八右至七旣而左次莽平探


石之師與燕設堂又在焉廣塲閒館𥦖窱縈帶可以閲

軍實可以容宴豆度羨材則不費因悅使則不勞巽之

申命師之畜衆楚莊之匏居衛文之楚邱得其時制而


不煩官業盡在是矣初輿師所處在郡之北偏地泐墊

下水泉沮如積弊不遷介夫病焉至是則修武備建長

利興𥨊得安其室處坐起以觀其習變而公又饗士於

斯娛賔於斯公之心泰則神王神王則中和旁達士之

體寧則氣全氣全則餘勇可賈夫然則不出楹階俎豆

之間而威惠交修上下浹洽在此物也以公之平粹淑

均天資吏師昔嘗四剖符一司武皆有利澤施于州壤

及是則貴爲元侯疏以大封推心術而行於理所繇屬

城而流于支郡程功底績觀發知智亭與營之制宜乎

哉前賢之以循政聞者有矣而遺美於是豈傒公之爲

而裕斯人也凡由此塗出者東南抵于歙西南抵于涇

肩摩轂擊徃復自便絶東溪有浮橋過西亭得蓮池

觸𩔖滋長皆爲絶境公以鄙夫春秋之徒也繪而傳焉

使實錄于右時三年夏五月記

   黔州觀察使新㕔記

古者諸侯路𥨊成則考之今刺史頒詔條而都府亷支

郡辯章命令必有攸處署者位之表也一方之屬目焉

黔中爲楚西南徼道在漢爲武陵莊蹻循江以略地唐

𫎇浮舩以制越五谿襟束爲一都會長人者急之則愁

擾以走險緩之則橫SKchar而犯禁故分命者得持節按部

而揖綏之視他邦授律之不(⿱艹石)元和二年夏六月制

詔商州刺使隴右李君以中執法剖符兹土凡四使十

五郡五十餘城裔夷巖險以州部修貢職者又數倍焉

察亷經理招徠教化以柔遠人以布王澤先是兵火焚

如之後公堂SKchar陋饗士接賔禮容不稱君乃規崇構開

華軒西淸東序靚深宏敞廣厦翼張長梁翬飛修廊股

引麗譙對起自堂徂庭陟降攸寧耀曶爽乎光明宣慈

和以洽平君子謂福黔人於此堂也信矣李君敏肅而

才代爲宗室吏師先尙書嘗繇大農賦政于此凡七易

守臣而君嗣其職老壯感泣猶鄭人宜桓武之世焉君

之長夀安也則泉噴玉在湖也則亭白蘋在南也則館

丹水皆得勝槩流於詠歌及兹則興事任力休嘉宏大

此物此志惠於斯人其他可知也其陟明可前知也書

事以誌美其古史記之遺乎三年十月兵部侍郞權德

輿記

   開州刺史新宅記

記曰目巧之室則有奥阼况吏者人之師宅者章之次

君子之所寧體諸侯之所賦事宜以車服視其等威漢

中支郡曰盛山所理阨陿乾元上元之間歲比凶災萑

蒲相聚𢦤害燒夷州壤蕭然後之長人者姑葺蓬茨僅

蔽風雨而已貞元八年夏四月北海唐侯文編承詔爲

郡旣至則敷宣化條簡易亷平居者胥悅流者自占朞

月有成三年大穰獄有奥草野無弃地旣均而安旣阜

而蕃官修其方物有其容乃喟然顧其屋室曰是之不

修政將安寄度塲功之隙因悅使之衆合于古帝得其

時制殖殖廣庭渠渠中堂堂下布武席間函丈工徒不

勞里旅不煩攸介攸止爲仁爲義君子多之邦人宜之

其於潔而中禮儉以成德與夫臧文之山藻趙武之輪

奐異矣先是地無井泉人汲江流挈瓶懸綆力憊用寡

乃並北山之下習坎疏𫎇股而引之于闤闠之東順其

性而流不竭通其變而人不倦廕以新亭漻然而淸州

閭幼艾得以齊飮食而蠲疵癘矣便安之政觸𩔖而長

始於郡齋洽於封內初文編以文行馨香爲左史儀曹

郞記事而爲春秋含章而陳奏議及是則推誠以愛人

條鬯而休嘉連帥丞相以爲表率裕於才者其無方乎

盖陟明翰飛將激而遠之於是邦也古之成室主人落

之賔亦發焉德輿與文編遊久聆其功善寓此直書用

代發禮且以釃泉之智因而廣之時十三年冬十月文

編居部之六歲也

   洪州西山風雨池記

山林川谷能出雲爲風雨皆曰神諸侯在其地則祭之

鍾陵風雨池在西山洪井之北發源山椒𣲖分脈散淸

淺數里滙歸于兹石壁峭絶泉流其下信乎精氣之所

囘復風雨之所蓄泄邦人敬嚮相傳名之並山北下二

十里里有望祀之地祠宇以神之蘋蘩以薦之祈農望

歲於是乎在祀之豐約在德之輕重報之遲速視誠之

薄厚大夫李公理江西三年寛仁淸淨正德利用以黃

韓篤厚之化化是吳楚剽輕之俗里閭之間謌誦相聞

歲在丁卯六月大旱公勤身焦思思所以救之之道撰

日潔誠有事于神齋心夕往艤舳宵濟厥明至于山下

達于祠宇精誠旁魄靈貺交感通山澤之氣致陰陽之

和和氣薰然蒸爲時雨未徹奠而繁陰起不崇朝而甘

液徧蕩洒疵癘布之休和自時厥後庶幾咸若荗遂生

物登成甫田而所治七諸侯如公之誠各修其封內之

祀化彼災涼爲釐爲福其或散爲祥風結爲卿雲紛綸

葳蕤奔走來告繇是九江之西歲用大穰昔董仲舒之

陰陽啟閉之數相區區江都之地用無饑年前史書之

况我公察亷八郡政成化洽人有刓薄之俗以誠革歲

有水旱之沴以德勝庶富斯民如此之盛也春秋時國

有史氏君舉必書德輿從事於公記事之徒也以公之

仁池之神明德𠫵會若合符節是用追𤥨巖石俾邦

識之時貞元三年八月庚子日記

   會稽虛上人石帆山靈泉北塢記

靈泉塢之主人曰大苾蒭虛公於諸佛微言義味之中

深入圓淨以辨才實智離於二邊嘗經行於邪溪稽山

之下初石帆山侶有潁川陳公表久掛法冠抗跡塵外

旣以自適爲適且悅虛公之風乃捨其北塢爲公襌誦

之地公旣至則疏蘙薈刳擁腫隨其汚崇作爲勝𫝑先

是此山無泉遠汲溪流人旣勞止而水之爲用不足公

乃黙然以感怳(⿱艹石)有通崖隟之下㣲得泉脈及薙草轉

石渠潺沮洳畚之鍤之決之濬之噴(⿱艹石)玉竇泄爲瑶池

淨如醍醐熲(⿱艹石)琉璃疑青蓮可植金沙在下惠風天籟

相爲虛寂然後殖碧鮮以相接引淸流而備用以盥以

潄以麋以茗或以助火化或以袪𤍠惱日用無窮不知

其功使夫後學趨道之徒至於此者則澣濯纓塵漸漬

法味還源復性以聲榮爲累不其至哉貞元初州牧左

常侍王君行春訪道因以泉名䲧又前代隱賢多游踐

於兹自東晉而下謝敷王子敬支遁白道猷洪偃皆有

遺跡留於巖中今兹公本之外又互以勝槩標品徐會

稽公李渤海則命其溪曰五雲諫大夫齊君遐舉則命

其山曰玉笥其餘冠柱後惠文者王氏張氏陸氏率用

仁智樂兹淸輝嘉名競爽以傲軒轂日至泉下爲公宗

雷雖匡山之社錫杖所叩不是過也每元關道機演暢

微妙聞其一音皆攝妄縁以趨靜性居常淡然與靈泉

爲伍蓋戒本其潔定因其止惠取其用然後觀身及泉

二俱無礙淸淨洄澓無入而不自得焉問法者又因泉

以見公公之道斯爲至矣三年春𫉬與公遇俾予傳信

故不敢沒其美又不敢蔓其辭時歲在丁卯二月甲子

   許氏吳興溪亭記

溪亭者何在吳興東部主人許氏所繇作也亭製約而

雅溪流安以淸是二者相爲用而主人盡有之其智可

知也夸目奓心者或大其閈閎文其節梲儉士恥之絶

世離俗者或梯構巖巘紉結蘿薜世教鄙之曷(⿱艹石)此亭

與塵寰不相遠而勝境自至靑蒼在目潺湲激砌晴烟

陰嵐明晦萬狀鷗飛魚游不驚不喁時時歸雲來冒茅

棟許氏方岸鶡冠支笻竹目送溪鳥口吟招隱則神機

自王利欲自薄百骸六藏之內累無自而入焉有田二

頃傅于亭下鎡基之功出於僮指每露蟬一聲秋稼成

實倚杖眺遠不覺日暮歲食之羨則以給樽中方其引

滿陶然心與境㝠則是非得䘮相與奔北之不睱又何

可滑於腸中𡃰夫舉世徇物以失性而不能自適且繆

戾於動靜之理君之動也代耕筮仕必於山水之鄕故

尉義興贊武康皆有嘉聞而無粃政其靜也則偃曝於

斯亭循分食力不矯不躁庸詎知今日善閉不爲異時

之大來耶知之深故因斯亭以廣其詞云

   信州南巖草衣禪師宴坐記

信州南巖有淸淨宴坐之地而禪師在焉師所由來莫

得而詳初州人析薪者遇之中野其形塊然與草木俱

咨於州長乃延就兹地三十年矣州人不知其所以然

也遂以草衣號焉足不蹈地口不嘗味日無晝夜時無

寒暑寂黙之境一繩床而巳萬有囂然此身不動其內

則以三世五藴皆從妄作然後以無有法諦觀十二因

綠於正智中得真常真我方寸之地湛然虛無身及智

慧二俱淸淨微言軟語有時而聞渉其境之遠近隨其

根之上下如雨萬物風行空中履其門閾皆𫉬趣入(⿱艹石)

非斡元機於無際窮實相之源底則四時攻于外百疾

生於內矣古所謂遺物離人而立於獨者禪師得之嗚

呼世人惑物以遊心心遷於物則利害生焉吉凶形焉

牽攣鞿鏁蕩而不復至人則返靜於動復性於情夭夀

仁鄙之殊由此作也斯蓋世諦之一說耳於禪師之道

其猶稊稗耶建中二年予以吏役道于上饒左左司郞

崔公出爲郡佐探禪師之味也熟爲予詳言之拂拭纓

塵擕手接足洗我以善得於儀形且以爲楞嚴之妙旨

毗那之密用皆在是矣又焉知此地之宴坐不爲他方

之說法乎故觕書聞見以志於石










權載之文集卷第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