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二 權載之文集 卷第三十三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三十四

權載之文集卷三十三

             唐權德輿字載之

   唐故銀青光禄大夫守中書侍郞同平章

    事贈太傅常山文貞公崔公集序

昔舜禹之代股肱昌言以祗承于帝修六府叙九功曰

都曰俞交修一德殷周之際有伊訓說命太保太師旅

SKchar金縢之書以戴翼其代皆有大烈格于皇天自三代

以還君臣感會何嘗不經緯斯文裁成百度太傅文貞

公寅亮德宗致建中之理左輔右弼緝熙光明居中一

歲以至大病愍䇿尊名爲唐宗臣公薨二十九歲天子

命公嗣子植爲右拾遺植乃捧公遺文三十編見咨論

叙德輿以爲君子消長之道直乎其時而文亦隨之得

其時則彰明事業以宣利澤不得其時則放言𭔃陳以

攄志氣公自門子秀士被服薦紳至于登大朝筦宰政

四十年間作爲文章以修人紀以達王事懼喜怒之不

中節故有作威誡懲苟得之害正故有重請銘攻匪人

之干紀故有與永王璘牋書誚時宰之不能上廣聰明

故有台封說悼谷風之詩廢故有僚友箴慮法吏邊吏

之失其官守故有猫鼠議是惟無作作則有補於時以

至於修事功斷國論導志通理昭明易直施於名命發

爲雅誥刻於金石無媿辝康莊逸轍卓𣂈濬發九流六

藝鼓舞奔走陳思王所謂儼乎(⿱艹石)崇山㪍乎(⿱艹石)浮雲惟

公信然公姓崔氏諱祐甫字貽孫博陵安平人先孝公

之淸德與公始中終之盛烈勒於帝籍藏在惇史升公

堂奥之君子多爲之譔錄大較以同人之中正大有之

剛徤中庸之明誠洪範之攸好德艱貞踐履出入光大

皆充其義如其文嘗試言之天下公器也匪皇極不乂

操柄者務通則弊以流縱𥝠囘以没公是至於紀綱淆

亂官職耗廢敗壊陵夷而不可爲務守者其弊以隘則

(⿱艹石)梏拲於是才滯而不發事壅而不宣其於病王猷

𥂕大倫圯也及公平衡宰物爲之折中使文皇明皇之

風粲然復興崇起教化萬方軌道恊氣宣臻而無疵癘

爲仁由巳善善若不及泝其心源存乎斯文君子曰觀

文貞之文而知其道知其道然後知理蠱之易易也昔

公能修先孝公之志𩔖其文章趙郡李公遐叔實爲之

序今植亦能修公之志而德輿無似懼辱命焉凡九百

二十篇爲一家之言云爾

   唐故銀靑光祿大夫御史大夫贈司徒贊皇文

    獻公李公文集序

辰𧰼文于天山川文于地肖形最靈經緯教化鼓天下

之動通天下之宜而人文作焉三才備焉名代大君子

所以序九功正五事精義入神英華發外著之話言施

之憲章文明之盛與天地準贊皇文獻公以文行正直

事代宗中行山立乃恊于極初未弱冠隱于汲郡共城

山下營道抗志不苟合於時族子華名知人嘗謂公曰

叔父上隣伊周旁合管樂聲動律外氣橫人間感激西

上舉秀才第一陟降中外間關代故宣力匪躬勤于王

家出涖方國入居淸近由給事黃門冬官小司空剖符

毗陵陟明于吳亷問風行爲四方表率拜御史大夫不

仁者遠武皇炳然審天工之可付公亦曉然知理道之

可必一德交感推心合符執𤍠以待濯臨摯而不淑豈

斯人未得䝉公之功化耶何造物者之戾也始與計偕

投小宗伯書至內外埽之際自爲墓誌其間嚮三十年

周旋官業與斯文相爲用大凡出於詩之風雅易之貞

厲春秋褒貶且以閎奓鉅衍爲曼辭辯麗可喜非法言

故公之文簡實而粹淸朗拔而章明書誌二篇感槩自

叙英華特達君子之道有始有終至若嘉園綺㢮張出

處於秦漢之間著四先生碑美蕭文終邴丞相之倫或

退或讓作五君詠病有司賦賦取士非化成之道著貢

舉議其他下屬城教條則辭語温潤言公事上奏則切

劘端正觸𩔖而長皆文約指明昭昭然足以激衰薄而

申矩度如崑邱元圃積玉相照景山鄧林凡木不植覧

公遺編者髣髴風采知公之道焉鳥虖以韓安國之忠

厚多大略漢武以爲國器壺遂之深中篤行亦倚以爲

相董仲舒言天人之際有王左之才而皆不至彼當時

齪齪備位者相廷無虛日又况竒衺忮害崇黨蔽公丁

子斯時道未大光然其謨猷獻替過於當國流風遺書

暴于天下神之聼之介景福于趙公纂承門訓宏大名

器三命申樞爲唐SKchar龍君子然後謂流澤貽慶之言也

信德輿先公與公天寶中修詞射䇿爲同門生並時筮

仕于魏貝之地聲猷志氣相視莫逆伏思羈兆展敬無

容猥以疏虞承趙公惠愛忝聲舉之舊無忘代親翊唐

虞之風嘗陪宰政捧門中集錄屑涕見授詞不𫉬命謹

直書以冠于篇

   唐故尙書比部郞中愽陵崔君文集序

易賁之彖曰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故闕里之四教門

人之四科未有遺文者荀況孟軻修道著書本於仁義

經術之枝𣲖也迨夫騷人怨思之作游士從衡之論刺

譏捭闔文憲陵夷至漢廷賈誼劉向班固揚雄司馬遷

相如之倫鬱然復興有古風烈然則文之用也橫三才

之中經紀萬事章明羣𩔖不可已也殷之三說命周之

命君陳君牙楚射父之訓辭鄭東里之潤色天子諸候

告命之文也張老之輪奐史克之駉駜吉甫之淸風伯

喈之無媿賢士大夫頌述之文也至若夫子紀延陵墓

叔向寓子産書仲舒射䇿言天人相與之際阮元瑜書

記翩翩之任觸類滋多非文不彰後之人不足者詞或

侈靡理或底伏文之難能也如是博陵崔君元翰東漢

濟北相長岑令之後也曾祖某濟州刺史祖某鳳閣舍

人考某以經明歴衛州汲縣尉虢州湖城縣主簿親没

遂不復仕探古先㣲言著尚書演範易忘象及三國春

秋幽觀之書門人諸儒易其名曰貞文孝父君紹文宗

雕龍之慶究貞文法義之學潔亷淸方敦直莊明博見

強志不取合於俗黙而好深湛之思舒而爲彬蔚之文

師遵六籍磅礴二漢不爲波流初間關隱約於河朔之

間年殆知天命甫與計偕至京師洎愽學宏詞直言極

諫凡三登甲科名動天下初自典校祕書連辟SKchar公北

平王二司徒府管奏記之職歴太常寺恊律郞大理評

事錫以命服登朝廷爲太常博士禮部員外郞貞元七

年春轉職方員外郞知制誥八年終罷爲比部郞中十

一年夏感疾不起其夀四十甲子其文(⿱艹石)干篇閎茂博

厚菁華縝密足以希前古而聳後學紀循吏政事則房

栢鄉碣孫信州頌叙守臣勲烈則𥠖陽城碑劉幽州神

道碑表宗工賢人兆域則李太師梁郞中誌文譔門中

德善則貞文孝文誌碣二銘攄志氣以申感槩則與李

都統及二從事書纂乘門心法則大覺神師碑推人情

以陳聖德則請尊號表鋪陳理道則有制䇿藻潤王度

則有詔誥嚮所叙詩書說命駉頌而下君皆索其粹精

故能度越倫𩔗有盛名於代其他詩賦贊論銘誄序記

等各爲三十卷如黃鍾玉磬宏璧琬琰奏於懸間列在

西序其章章者雖漢庭諸公不能加也無溢言曼辭以

爲夸大無讇笑柔色以資孟晉婞直而不能屈巳淸剛

而不能容物孤特寡徒晚達中廢斯亦命之所賦也德

輿蚤歲與君遊江湖間又接武侍從登文石之陛常所

論著備探簡編君之孤某旣除喪泣捧遺文見咨序引

故如其篇第直書以冠之云

   唐故尙書兵部郞中楊君文集序

周家忠厚文章備乎二代先師有郁郁之歎故周任史

克仍叔吉甫之倫生焉漢氏剗煩苛宏利澤訓辭深厚

議論閎大故賈誼揚雄司馬遷相如之才出焉唐興幾

二百歲紹周漢之逸軌以文華國猶雲漢之爲章于上

江漢之爲紀于下九功成焉百度貞焉王澤浹洽故斯

文煥發秉筆之士皆欲沂末流而挹淸源披埃𡑷而棲顥

氣至(⿱艹石)詞合雅言中倫經通而不流博富而有節潔静

夷易得其英華者其宏農楊君歟君諱凝字懋功孝悌

絶懿中和特立蚤歲違難於江湖間與伯氏嗣仁叔氏

恭履修天爵振儒行東吳賢士大夫號爲三楊易象之

懿文孔門之言詩皆生知之舉進士甲科賢公交辟由

校秘書四遷至冠柱後惠文徵拜左史歴司封員外左

司郞中不附離權右陰爲所中以介外相師律非君莫

可他日計事如京師復命于梁會其帥旣殁軍司馬代

之詔未下兵火氣燄殺人以逞明神祐善獨脫死地中

貴人持尺一詔書徵還燕居四年不交人事磅礴三古

推明六義措迹愈退而屬詞愈精時恭履捐館一紀君

與嗣仁倍手足之愛壬午歲嗣仁以中執法亷湘中七

郡風俗君起家爲兵部郞中伯仲昌大輝華中外方將

秉迅飈靡赤霄極文采之用爲太平嘉瑞協書命於謩

訓薦聲詩於郊廟命屈其才末如之何君嘗以爲尙氣

者或不能精密言理者或不能彪炳鏤烝𢑱景鍾與緣

情比興者或不能相爲用仲宣體弱公幹未遒才難而

力不足從古所病故懋功於六經百氏之中如良金巧

冶鍜鍊在手而又㢮扄防𮥠約束恬然而據上游坦然

而蹈中行其敘事推理抗今据古多而不煩簡而不遺

彌綸條鬯無入而不自得所著文一百四十餘篇歌詩

倍之皆天球大圭竒采逸響不待數珩珮璜玦之目然

後知其妙噫自天寶已還操文炳而爵位不稱者德輿

先大夫之執曰趙郡李公遐叔河南獨孤公至之狎主

時盟爲詞林龜龍止於尚書郞二千石屬者亡友安定

梁肅寛中平夷朗暢傑邁間起博陵崔鵬元翰博厚周

密精醇不雜二君者雖嘗司密命裁贊書而終不越於

諫曹計部今懋功亦以中兵下大夫奄忽不淑豈造物

者不與其全歟復舛錯歟此吾徒故人所以索然出涕

而有百身之痛也嗣仁𩔗其文爲二十篇緘詞甚哀猥

見授簡以德輿早辱厚善忘其不能其代德家法與踐

履始中終之說嗣仁刻石紀墓旣詳言矣徒采其述作

大㫖直書以綴于篇

   唐故漳州刺史張君集序

善乎楊子雲之言曰詩人之賦麗以則班固亦曰賦者

古詩之流也至(⿱艹石)言天下之事業美盛德之形容皆源

委於是而𣲖流寖大然則體物導志其爲文之本歟淸

河張登剛潔介特不趨和從俗循性屬詞發爲英華秉

直好靜居多隱約始以中褐辟歴衛佐廷尉平監察御

史罷去家居以薦延改河南士曹掾滿歲計相表爲殿

中侍御史董賦於江南無何授漳州刺史居七年坐公

事受劾吏議侵誣胸臆約結感疾不起悲夫君以偉詞

逸氣滯於奥㳿之下又疾卑讇細人白黒太明矯枉憤

厲往往過正故其賦有云鶡必鬪而知斃龍就屠而不

馴又云賤而榮兮跌而喪痛一世之紛綸皆所以感槩

頓挫放言而兆憂賈禍恒必由之二十年間數免希遷

志力相盩斯亦從古才士之所患也與夫脅肩令色坐

取曠貴者豈同日哉所著詩賦之外書啟序述誌記銘

誄合爲一百二十篇相如之形似二班之情理公幹之

卓𣂈經竒景陽之鏗鏘蔥蒨升堂睹奥我無媿焉自古

富貴而名磨滅者何可勝紀如張君求居寄别懷人三

賦與徵相一篇意有所激鏘然玉振予嘗吟咀於唇吻

之間以爲儻有經梁昭明之爲者斯不可遺也巳曾不

得登金閨玉堂備言語侍從之列伏守海郡廹阨終身

可勝歎耶君之孤宣猷以予建中初同爲丹陽公從事

捧持遺文拜泣見託開卷三復追懷舊故詠言擊節髣

髴如聞列于左方傅諸好事云爾

   唐故中嶽宗元先生吳尊師集序

道之於物無不由也無不貫也而况本於元覽發爲至

言言而藴道猶三辰之麗天百嘉之麗地平夷章大恬

淡温粹飄飄然軼八紘而泝三古與造物者爲徒其不

至者遣言則華涉理則泥雖辯麗可嘉采真之士不與

也宗元先生吳君其知言者歟先生諱筠字貞節華陰

人生十五年篤志於道與同術者隱于南陽𠋣帝山閎

覽古先遐蹈物表芝耕雲臥聲利不入天寶初元纁鶴

書徴至京師用希夷啟沃脗合元聖請度爲道士宅於

嵩邱乃就馮尊師齊整受正一之法初梁貞白陶君以

此道授昇元王君自玉君至先生凡五代矣皆以陰功

救物爲王者師十五年召入大同殿㝷又詔居翰林玄

宗在宥天下順風祈嚮乃獻元綱三篇優詔嘉納志在

遐舉累章乞還以禽魚自況藪澤爲樂得請未幾盜泉

汙于三川羽衣虛舟泛然東下棲匡廬登會稽浮淛河

息天柱隱機埋照順吾靈龜有時放言以暢天理且以

園公歌詠於紫芝宏景怡悅於白雲故屬詞之中尤工

比興觀其自古王化詩與大雅吟步虛詞遊仙雜感之

作或遐想理古以哀世道或磅礡萬象用𡨋環樞稽性

命之紀達人事之變大率以嗇神挫銳爲本至於竒采

逸響琅琅然(⿱艹石)戛雲璈而凌倒景崑閬松喬森然在目

近古遊方外而言六義者先生實主盟焉至(⿱艹石)惣論谷

神之妙則有元網哀蓬心蒿目之遠於道也則有神仙

可學論䟽瀹澡雪使無落吾事則有洗心賦巖棲賦修

胷中之誠而休乎天均則有心目論契形神頌其他抗

章寓書贊美序别非道不言言而可行泊然以微妙卓

爾而昭曠合爲四百五十篇博大真人之言盡在是矣

大歴十三歲歲直鶉首止于宣城道觀焚香返眞於虛

室之中門弟子有邵冀元音率𥸤其徒寧神于天柱西

麓從其命也冀元偏得先生之道如槁木止水刳心遺

形太原王顔嘗悅先生之風自先生化去二十五歲顔

爲御史中丞類斯遺文爲三十編拜章上獻藏在秘府

厥後冀元得其本以授予請刋其徑庭庶傅永乆其有

逍遥卓詭之論猶不列於此編至(⿱艹石)挺神竒祛物怪告

鍊蛻之地合𦙝蠁之符皆備於刻金石者之說今徒采

𫉬斯文以序崖略且俾後學知道者必知言云





權載之文集卷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