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三 權載之文集 卷第三十四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三十五

權載之文集卷第三十四

            唐權德輿字載之

  序

   唐故通議大夫梓州諸軍事梓州刺史上柱國

    權公文集序

叙曰三代之理曰忠敬文文之爲也上以端教化下以

通諷諭其大則揚鴻烈而章緝熙其細則詠情性以舒

憤懣自孔門偃商之後荀况孟軻憲章六籍漢興劉向

賈𧨏論時政相如子雲著賦頌或閎侈巨麗或愽厚遒

雅歴代文章與時升降其或伯仲之間齊名善價以德

行世其業以文學大其門則又鮮焉公諱若訥字某天

水略陽人其先武丁生子手文命氏在殷周間爲諸侯

國楚滅秦遷始居汧隴甘泉安邱之明德宜昌鄜城之

勲力胙土啟封三葉彌大以至平涼公文誕生滑州巨

城縣令崇本卽匡城府君第二子純嘏粹氣積爲淸和

文誼內富英華外發弱冠與伯氏無待叔氏同光同游

太學連登上第由是士林風動一時嚮慕言文章者實

歸公門永崇開耀之後以人文求士應詔累踐甲科極

天人之際陳教理之本堅䟽古義納忠本朝自𣈆州霍

邑縣尉四遷至咸陽尉由右補闕拜起居郎在中宗時

嘗以禁中書籍編脱SKchar詔朝廷文學大官十人緒正之

而公以秩卑名重特居其𨕖時拜貺於執事者公曰此

君命也又何私焉比及巳事彼皆轉職獨用砥矢之道

不得居中出爲蜀州司馬改梓州長史彭州别駕吾道

一貫虛舟其心士師之退絀恬然海沂之詠謌日茂拜

歙州刺史遷桂州都督梓州刺史用中和淸淨之政化

悍戾剽輕之俗三郡靄然有鄒魯之風方謂入掌典謨

訓誥之文外當十聯九牧之寄壽違其量自古同悲以

某年月日奄捐館舍享年若干而伯氏官士城都尉叔

氏官至長安丞皆有盛名而無豐祿此其所以爲善者

惑也公自布衣時與許國蘇公友善自彭原上計至京

師而許國當軸道舊歡甚謌詩祖或諗公加敬異數且

以爲孟𣈆之機公曰交道舊矣豈遷於物若然者是薄

蘇公也所不忍爲處之如𥘉禮不暫屈其持操前定皆

此類也知陳伯玉於下輩卒成大名其他所與游者皆

鉅儒宿學天下賢士公殁後二十餘年德輿先人筮仕

河朔始類公之文章爲三十卷成都府君長安府君各

二十卷未遑序引遇幽陵兵亂故其篇皆亾德輿旣齓

孤莫知世德逮志學之歲距公之下世年愈四紀諮

謀於諸父兄故德善行義不得其詳至大厯末方𫉬其

文百餘篇其學富其才雄有賈生之正相如之麗大抵

以彩錯峻㧞使善否章明爲主至於脗機楗於動用以

口其情則棲隱賦歸山賦體物比事極風人之麗則則

喜雨賦悲秋賦俶儻閎達以文藝目任則詣樂城公奏

記上吏部裴李二侍郎書叙家風世德以識幽壤則司

田大夫水部員外二世父墓誌紀時賢循吏績用行實

則劉馮翊碑梁萬年鄭拾遺誌銘緣情遣詞寫境物而

諧律吕則寄蜀中舊遊詩蜀國吟擬古橫吹曲其餘表

牋啟銘贊序述合而類之列爲十卷蓋於公述作三之

一也幸而異日盡𫉬公之遺文則當求主文者爲之序

錄今姑舉其官命事業書於篇第之初以自識云謹叙


   唐故徐泗濠節度觀察處置等使通議大夫檢


    校尙書左僕射使持節徐州諸軍事兼徐州

    刺史御史大夫賜紫金魚袋上柱國南陽郡

    開國公贈司徒張公集序

昔有虞以濬哲文明理天下故有諧八音陳九德𢋫載


康哉之臣周宣王脩文武之業以開中興故有歌烝人

賦韓奕淸風大雅之什春秋之際諸候列卿大夫感物


造端能賦可以圖事稱詩可以諭志然則元侯宗工作

爲文章本於王化繫於風俗亦其志氣之所發也司徒

諱建封南陽人簡亷䟽達信厚誠直秉心可大以禮義

爲于櫓非道不處視圭組猶稊稗以褐冠博帶游于京

師當時賢士公名卿盛服先生之倫皆迎門締交就義

若渴贊師律於盟津大鹵之府由察視主柱下方書朝

廷以州部要害𨕖難符守歴巴陵陟夀春婪婪反慮壤

地相接衆寡懸絶物情不支斬其使者以徇傳首於行

在所屏翰淮海我爲金湯𨕖䎡觀望者革心服義而東

夏安矣加地進律察亷三郡授銊貞師涖于徐方就加

六職端右之任追命三公論道之袟其始終艱貞光大

也如是昔左丘明載單襄公之言曰忠文之實也智文


之輿也人文之愛也義文之制也則司徒嚮時之大徇


忠明智戴仁抱義皆推本乎斯文然後足言足志踐履


章灼故其辯古人心源定是非於羣疑之下則韓君别

錄痛詆時病以發舒憤懣則投元杜諸宰相書其餘贊

勲代表丘隴銘器叙事放言詣理皆與作者方駕而歌


詩特優有仲宣之氣質越石之淸㧞如雲濤溟漲浩漾


無際而天琛夜光徃徃在焉其入覲也獻朝天行一篇

因喜氣以攄肝膈覽其詞者見公之心焉其還鎭也德


宗皇帝紆天文以送别湛恩異倫輝動中朝至於內庭

錫宴君唱臣和皆酌六義之英而爲一時之盛夫文之

病也或牽拘而不能騁或犇放而不自還公則財成心

匠揮斤細故英華感槩卓爾其閎大析理研幾泊然其

精微全才逸氣與勲力相直盡在是矣公之理也徐人

宜之故尚書克家纂業用嗣厥服猶鮑氏之居司𨽻鄭

人之賦緇衣大君推恩善善春秋之義也永懷先志乃


集遺文以德輿嘗承司徒之歡表列編次凡二百三十


篇承詔作序是用拜君命之辱而不敢讓云

   唐故尚書右僕射贈太子太保姚公集序

文章者其士之蘊耶微斯文則士之道不章不明又况

宗公大君子綱紀百度𤥨磨九德以至於經大猷斷大

事不由此塗出者猶瞽之無相歟葢脩之有本末得之

有薄厚耳至若推於心術暢於事業行顧言言中倫者


太保有焉太保姓姚氏諱南仲吳興人博究今古安舒

方重外淸和而內剛明有直質而無流心學于詩之愷


悌易之貞厲且曰史魚仲山甫吾之師也故以之脩身

以之懿文其遜志肄業通達强立則博約以明義類郊


居宴息勇退肥遁則吟詠以達情性詳延特起對有明

法拾遺補闕在帝左右義激於中書陳於前肝膈悃幅

以盡規爲已任切於時病者皆精爲上言之疏兩河安

危夷門要害盍建元侯以屏東夏疾吏道雜而多端條

陳𨕖部官人之法轂下飢旱舉成湯六事凡如此書數

十上請故卜貞懿皇后陵地一篇尤深切著明武皇嚮

納被以命服因詔侍臣極言得失宰臣上賀百執事聳

視以爲雖神爵黃龍炎漢紀年之瑞不若是也周旋臺

閣損益文憲由左馮翊理陜州教化淸平分閫東郡閑

邪秉直志氣所申勇若諸賁天下之人稱焉竟以貞勝

而登端右是皆立誠居業言而履之之効也故其含章

匪躬諷議居多其他則謌詩有逸韻叙事爲實錄皆据

根柢而无枝葉愔愔然君子之儒之言其在是乎昔公

之理海鹽而介浙右也德輿方僑於吳辱忘年之歡曁

叨貳六職而公入踐師長馨香茂實耳目聞知公嗣子

太僕主簿衮孝謹而文永懷㒺極捧公述作二百篇列

爲十編以論次見授故粗舉公之所履與爲文之旨而

叙之云







權載之文集卷三十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