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 權載之文集 卷第十一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十二

權載之文集卷第十一

             唐權德輿字載之

   大唐銀靑光祿大夫檢校司徒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太淸宮及度支諸道鹽鐵轉運等使崇

    文館大學士上柱國岐國公杜公淮南遺愛

    碑銘并序

通天下之志者在大君元臣之感㑹而已成天下之務

者在知人安人之教化而已孝文御寓貞元十九年

燭羣生德侔往初建用皇極澤流方國淮南節度觀察

使左僕射相國杜公政成入覲廼三月王子朔登拜司

空秉鈞居中間一歲上皇承末命越八月皇帝受命神

器弼亮三聖謨明九功當冡宰揔已之任䕶崇陵因山

之制盡董經費以頒地貢乃作司徒式和人則進封歧

土命賜備厚均齊天下之政茂遂萬物之宜尊道宏化

匪躬宣力中外之重必歸於公初公之入輔也制詔副

節度使兵部尙書王公爲左僕射代居師帥州壤鄉部

孤幼艾𫎇公之化也久感公之惠也深鬱陶詠嘆願

刻金石王公累章上請公輙牢讓中止至是復以邦

不可奪之誠達於聰明且用季孫行父請史克故事故

德輿得𩔖其話言而鋪其馨香云公字君卿京兆杜陵

人不書名尊大臣也淸明廉直温毅宏重易簡之道本

於健順忠智之謀發爲事業慮善以動得時大行其初

筮仕州府交辟韋尙書元甫實爲已知始自掾吏累爲

命介盈庭鬬辨積歲疑留者片言以聽斷含𡨚自誣具

獄訟殺者覆視而全活江介吏師以爲神明由殿中侍

御史轉主客員外郞工部郞中再爲撫州刺史以御史

中丞領容州刺史經畧使入爲金部度支二郞中復兼

中丞超拜戸部侍郞出爲蘇州刺史屬受代者以憂闋

換饒州刺史明年以御史大夫領廣州刺史嶺南節度

觀察使徵爲尙書左丞復以御史大夫領陜州長史陜

虢都防禦觀察使歲在庚午以禮部尙書至於是邦

貢淮海之域職方東南之奥產金三品射利萬室控荆

衡以㳂泛通夷越之貨賄四㑹五達此爲咽頤初公之

至也歲丁驕陽人有菜色於是息浮費以悅之蠲雜征

以利之夫家之稅有冐役者免其罪以購之廢居之豪

有委積者盈其直以出之瀕海弃地茭芻塡游一夫之

勤百畝可穫終古遺利沛然嘉生成於指顧得以蕃殖

先是營部未葺囷倉未完介夫半寓於仁祠公聚或委

於支郡公乃慮材用量事期輯中權規大壯百堵皆作

三軍寧宇轅門言言夏屋耽耽可以張射侯可以容宴

豆爰居爰處而武備脩矣巨廪崇構翬飛雲矗縮以板

榦積如京坁得蓋藏之宜協出入之制多黍多稌而禮

節行矣連營三十二積穀五十萬工以悅使人以樂成

又瀦雷陂以漑穡地釃引新渠匯於河流皆省工費而

宏利澤俄授左揆竟叅大政加徐泗豪等州節度使先

皇帝在宥天下推恩彭城顧懷舊勞復命其嗣使得以

州師建節而公以二郡進律惟公鎭定一方心平德和

言仁必及人言智必及事生聚教訓勤身急病視闔境

如棖闑之内撫編人有父母之愛因其習俗而均安之

識其慘舒而導利之仕六朝而推元老踰二紀而再掌

邦賦揚美化於方志流淑聲於命書其牧臨川也地叅


閩蜑人本輕惰化被游手敏於農功堅舊防而時其蓄


泄當大旱而我有雲雨每歲徵令歸諸有司克變輸將

之勤不虧公上之入因穫贏利悉賙困窮其惣司計也

權重輕以平物力受比要以均財征厚生而不匱量入


而有節當一人注意之重盡三接沃心之言宰司沮傷

不得久處其鎭南海也服嶺阻深族類猜害塗巷陿陋

熛埃接連忿SKchar相因鬱攸斯作公乃脩伍列闢康莊禮

俗以阜火災自息南金𧰼齒航海貿遷悍將反覆遠夷

愁擾吏困沓貪商久阻絶公乃導其善利推以信誠萬

舩繼至百貨錯出邕部絶徼商人自擅誘掖招徠以威

以懷朱涯黎氏保險三代種落槃互數犯吏禁公麾偏

師一舉而平獷俗率化原人得職其登左轄也紀律脩

明淸萬事之本其理分陜也惠綏浹洽宏二南之化必

宿其業而脩其方崇庸大績其昭昭如是而又博極書

術詳觀古今謀王體斷國論其言有章聽者皆竦作爲

通典以究理道上下數千百年間損益討論而折中之

佐王之業盡在是矣公之先在漢則建平敬侯有立宣

之功在晋則當陽成侯决平吳之䇿忠力雋賢䆮明而

昌以至曾祖諱行敏皇銀靑光祿大夫荆益二大都督

府長史南陽郡公王父諱慤尙書右司員外郞麗正殿

學士烈考諱希望厯鴻臚卿御史中丞再爲恒州刺史

代鄯二州都督西河郡太守襄陽縣男贈尙書左僕射

惟南陽德化茂于列藩惟右司文雅重於中臺惟僕射

有文武器任克揚風績其督鄯州惣節制留府數與虜

确奮其威謀奪鹽泉呑河曲城便地置新軍剖符惠人

理行第一以先大夫代德丕烈之若是公能聿脩而宏

大之憑厚貽慶爲不誣矣居鎭十三年願修覲謁拜章

十上西向涕淚上難其繼慰勉而已公以述職在於庇

人納忠在於薦賢密疏請以王公爲代詔爲之貳曁公

之至也由大司宼爲大司馬以副車戎裝伏謁和門禮

君渥命冠耀藩服介圭得請丹轂載馳勲籍禆校乞留

遮道初諭以温顏終肅以軍法旣告令尹之政卒𫉬子

牟之心詩曰布政優優百祿是遒又曰神之聽之式穀

以汝則岐公永亨鮐耋如崗如陵不待瞽史而前知矣


惟王公師長論道如公之位阜俗撫封如公之心且以


斯人嚮慕三歲愈甚大懼公之功德𥨊而不章初撫人

廣人皆鏤堅石以攄盛烈及兹而追𤥨者三矣古所謂

信讓以涖百姓則人之報禮重其在是乎銘曰

惟天惠人惟辟奉天利建元侯于藩于宣文武杜公端

誠絜矩化治陜服聿來兹土闢我舄鹵長我禾黍乃建

營部乃新廪庾成師足食比屋安堵里閭熙熙衍沃膴

膴十有三年慰安斯人雪泣抗章血誠上陳結戀明庭

不私其身樹善交代如公之仁考祥視履宜錫蕃祉寅

亮三朝是毗是倚密勿中樞矢其謀謩乃升司空亦作

司徒九賦旣平五教式敷中外之重惟公是圖彼都人

士飮公之德彼土樂康繄公之力永言介福祝我岐國

稽合聲詩于胥篆刻彼泉而實彼石而泐公之德輝永

永無極

   唐故義武軍節度使營田易定等州觀察處置

    使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司空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符陽郡王贈太師貞武張公遺愛碑銘

    并序

維唐十一葉皇帝纂大統建大中始初淸明敷佑下土

稽四征六服之理閱先正宗臣之籍流慶斯復遺風可

懷繇是博陵上谷列侯二千石元僚司武從事亞旅上

其故府太師貞武公功德請銘於碑以示厥後乃詔小

司徒臣德輿因地域之名物酌軍師之憲令舉而敘之

公諱孝忠字孝忠其先燕人八代祖奇北齊右北平太

守封右北平王齊季䘮亂實開邊隙代有長技軼於外


區曾王父靖乙失活部落節度使王父遜部落刺史父


謐早習先職來朝上京星環北極輸君長之贄幣鵬變

南溟發邊關之導譯拜開府儀同三司他日以公之勤


累贈至戸部尙書公雄姿正志沉毅英達傳兵符於百

勝襲王爵於九代年未弱冠入侍明庭才爲異倫射必


命中以日磾之信愛受秦仲之車服自他有耀至是來


歸時𤣥宗御天下四十餘載習文事而去武備人不知

戰恬於巳然幽陵首禍穀洛怪駭公跡染汙俗心堅本


朝豈求生以害仁將蹈難以明義史羯繼亂猶居劫中

質其所恃無路自奮間道旁午密陳嘉猷俄而成德軍

節度李寶臣錫姓撫封同信臣之任就義若渴推心於

公綜其都軍以壯支郡乃䇿崇勲累居大官凡軍師之

禁令攻守之奇正成德之重必咨於公隣帥猖獗皇赫

問罪公出自上谷覘於貝丘㓂徒六萬將犯中冀乘轅

外嚮方陣而前公以駟介千數飈馳急擊罙入其阻夾

攻其堅敵人力屈昏夜引去遷御史中丞封符陽郡王

尋拜易州刺史加太子賓客以軍之輯睦移於郡以郡

之班制叶於軍文理武毅交脩四暢師貞人龢爲列郡

表儀初公與寶臣感槩於少年之場周旋於多難之際

迎導善氣切劘良規若驂有靳如𤍠斯濯異時自代前

定於公且曰輿師之心勲力之冠也俄然寢疾瘖不能

言猶以手指北瞠然注目旣而惡子阻命陰交匪人因

䘮以干紀專地而圖禍公驟諫不入飛章上陳請以州

兵首遏亂畧優詔拜工部尙書兼御史大夫恒州刺史

成德軍節度使一人注意四履專征糾合諸侯連收城

縣敗之於束鹿走之於常山以至斬首且無遺策轉兵

部尙書易州刺史易定滄等州節度觀察使賜軍號曰

義武時三分恒陽之地錄功有差而羣帥奓心或懷觖

望太行而東疆埸日駭且有從約皆爲假王公居其腹

心守正持重玉立於磷緇之際雞鳴於風雨之中靜柯

勁草在我而已彼朱滔者以燕啗公夸大煽結譸張指

斥公乃出和門以莅衆援曒日以誓公義利之間死生

不惑且曰縣官之所以賦車宿兵下尺一之詔者在排

難扞患而已吾徒之所以乘堅駈良佩丈二之組者在

畢力致命而已碎首塗地吾無悔焉一心事君四靣受

敵俄屬京師急變鑾輅時巡時太師西平王以禁兵自

魏來援於我於是與公决筞赴行在所公素約以伯仲

又申之婚姻分銳師選良將授以赴蹈使居顏行斷金

之契匪石不轉定山東爲己任坐制羣疑淸轂下爲前

籌行戡大憝赤誠相照血涕交頤西平繇是建大勲立

大烈而公亦靜深以制動貞厲以伐謀使其從散約解

无亡矢遺鏃之費者公之功也前此拜尙書左僕射至

是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貞元元年就加司空凡授律行

師十有一歲承寧諸侯減黜不端動有節制人斯愛戴

贍助其供養賻補其禮䘮拊循接禮勞徠安輯幅以正

德而不怵於邪濟以守忠而不回於利章灼卓異有初

有終其居涼國太夫人憂也手植松檟倚廬於墓感致

瑞祉詔旌其門終身之哀加人一等不遺故舊皆以器

使戲下多善吏庭中無留事雖古人之威懷無以過焉

春秋六十二以七年三月感疾薨於位德宗皇帝不視

朝三日册贈太傅詔郞吏弔祠禮賻有加其後累贈太

師易名貞武追封上谷郡王易之大有曰信以發志禮

之中庸曰誠之不可揜惟公推本於是闇然而彰德宇

宏大色容厲肅長才經武奇表出倫喬枝戛雲以直

雄劍發匣而耀頴始以天寶十載受詔卽戎授范陽郡

洪源府右果毅破九姓突厥改上黨郡漳源府折衝乾

元初轉左領軍衛翊府左郞將實鎭飛狐之地寶應中

拜左武衛大將軍加金印紫綬厯左金吾大將軍兼太

卿殿中監以至於專席賓䕶剖符建牙載居六官乃

進左揆爕和鼎餁平理水土眞食大封異姓而王積功

伐以崇厚履信順而光大壯武之後遠繼公台富平之

門時推德器豈徒然哉嗣子今司徒同中書門下平章

事延德郡王茂昭以全才休績保大宣力戴翼天子撫

征諸侯嘗以工部尙書建旟博陵以刑部尙書循方伯

之職特詔所理郡爲大都督府厯左僕射司空亟居代

官南北軍衛爪牙上將同氣分職寵冒一時侯王則銀

黃相映子弟乃金埓對起流光貽訓其信矣乎二十年

延德王以介圭四牡來朝京師德宗沃心嘉歎宴喜蕃

錫如韓侯申伯故事順宗繼明崇德報功乃居台宰進

邦教敦喻還鎭涕洟就途今皇帝以道御天下燭明

理本間歲再入覲爲守臣龜龍乞留京師以奉朝請堅

若金石激於肺肝服勤王家丕赫宸睠感念勳節顧懷

義方直以鄭武公桓公漢韋平父子古先懿鑠舉集公

門二邦幼艾千夫長百夫長沐浴風烈𪫟惕慕思是儀

古式以永光耀斯不朽之事也拜君命之辱而傳信焉

銘曰

天秉日星亦有風霆君用文德亦資武力太師矯矯生

我王國時或艱屯師惟壯直大蹇朋來其心不回好謀

而成義路乃開博陵上谷地直㭊木旣夷狡童則理長

轂威謀抗厲命賜渥縟回回盜泉曒曒嘉玉几我所履

與之豐福士皆賈餘人以仰足琱戈衮章裕此一方追

錫吊祠禮優職䘮司徒襲慶道叶仁聖三朝戴君皆受

四命覲禮煌煌嘉猷洋洋湛露彤弓威儀有光甘棠蔽

芾邵伯所憩緇衣改爲鄭國之詩仍代洪烈邦人戴之

永言寘懷乃刻斯碑




權載之文集卷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