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一 權載之文集 卷第十二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十三

權載之文集卷第十二

             唐權德輿字載之

 碑銘

   大唐四鎭北庭行軍兼涇原等州節度支度營

    田等使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尙書右僕射使

    持節涇州諸軍事涇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上

    柱國南川郡王劉公紀功碑銘并序

貞元十有八年秋九月皇帝以安定節制南川郡王昌

之休勲懿績與邦人臺老之咏嘆聲頌詔掌文之臣某

論次其詞以永金石臣拜稽首祇若休命於是考侯王

之表稽贊命之書採太常景鍾之義而繫辭曰惟元后

聰明齊聖以臨於下惟藎臣厲翼莊誠以奉於上上下

咸龢協建皇極此南川所以感㑹神武發揚碩膚公嶷

然持重爲國保障理涇人十五年政成事節師以律成

人以富教智若蓍蔡動如風霆内緫端揆外崇長伯八

旒七章元衮赤舄有南仲方城之畧有充國劭農之績

君使臣臣事君發舒震耀事業光大其理然也公姓劉

氏彭城人少沉毅尙氣節得大易之師貞春秋之武經

肇自幼學揣摩感槩天寶末年未弱冠從河南節度使

張介然東討林胡以勞署湯州遂城府左果毅其後所

奉之府則李太尉光弼劉司徒元佐或盡䕶車賦率先

顏行是爲腹心節以金鼓軍之善政無不參焉師之右

職無不綜焉遷至開府儀同三司於列卿爲大僕太常

於御史府爲中丞大夫厯太子詹事左散𮪍常侍工部

禮部二尙書異姓而王宜食其賦凡三益封至二百室

初拒史朝義也宗之郡將委以扞城賊鋒持久力屈引

去又皆留其戲下劇虜濟以利兵鈎援臨衝環城傳堞

公以淮海屏蔽實繫於斯血誠怒髪士氣旁厲周月堅

拒援師實來以愜愜之危走婪婪之狄始佐宣武軍也

任當委重往必投艱旣定彭城之急旋假濮陽之守主

忠信以任患難整偏師以立竒功奮其材謀多所尅𫉬

抗希烈而壁寧陵也以徒兵三千組甲五萬登陴搏戰

且逾四旬激衆扶傷竟申九拒於是救淮揚㧞大梁或

倍道以赴晨壓其壘或鼓行而進終覆其巢於此二役

也擒翟暉虜鄭賁師不留行甲首山積然後窮追急擊

至於許昌渠魁窘困終以泯滅凡三與虜觕而河汴之

間乃平皆公之爲而元佐任公之効也故旬歲間累居

大僚貞元三年朝廷以五原盛秋式遏侵軼詔公領宣

武駟介北出䕶邊有逗撓犯令者立斬三百人以徇傳

挍肅然威讋朔野俄拜本軍京西行營節度使雖拊循

行師未有分地而車服恩禮已如守臣明年遷四鎭北

庭行軍兼涇原等州節度使度支營田等使涇州刺史

是拜居秦之北地漢之回中俗修武備而尙氣敢自馬

司徒璘段太尉秀實之以威望德聲懷寧邊部其後則

禍拏師老疆場蕭然或依違選愞日闋而已昆夷游騎

時及我郛西門不啟南畝益蹙公曰兵以奇勝亦以嚴

終冦不可翫在吾彀中矣於是建長利規遠畧程日力

興人徒西城平涼開地二百里據彈箏峽之嶮北城保

定深入百餘里扞靑石嶺之固凡七城二堡有堅甲利

刃制彼衝阨絶其驅侵公之封内爟燧滅息昔之甌脫

今有市列井樹之間犬雞相聞東諸侯勤王之師得以

寧宇而又因士之餘勇求地之遺利荷戈而戰擁耒而

耕出聞三捷之績居盡四支之敏闢彼塉磽麥禾蔽野

亦旣悅使而皆樂從十二年就加尙書右僕射威功旣

成教化旣明里閭有豐年亭鄣有吉語其或四方之旅

謁急於公則耀威於長武納將於歸化皆禀睿畧而奏

成功十五年條軍市之租上獻天府數至十萬以贍東

師銳於爲國遠慮數言邊事蓄資力修賦輿思欲大舉

衝擊收功絶域之外豈徒使朝那陰密緩帶安枕而已

哉惟公瓌姿碩量倜儻英偉文理武毅冠於羣倫雲蒸

風行交感至用志氣申而功業大寵嘉集而名器崇至

若懃身惠人勞倈安集遵守條職貫通典𢑴有行父事

君之心有考父益恭之德可以表率發於純誠宜其長

保富貴爲時元老昔尹吉甫美宣王任賢使能作江漢

烝民之詩惟聖人感人心以和平天下惟賢臣協聖謨

以鎭靜方國則皇帝之注意南川之陳力是信是使有

嚴有翼敷宣景化浹洽休德不然則被邊戴白之叟披

肺肝排閶闔而胡爲來哉敘武畧所以揚天聲美元侯

所以流王澤敢附雅頌式昭德音銘曰

天地健順三辰光潤君臣感通一德誠信皇明照燭保

合休運亮采有邦登昭傑雋帝曰爾昌碩勲洸洸爰自

偏師幹不庭方席勝無前援陳下梁爾戰則克爾謀則

臧公拜休命藩宣賦政介圭暢轂撫是安定其猷克壮

上協仁聖沛然成功執德之柄乃峻壘垣壘垣崇崇乃

藝黍稷黍稷芃芃出有銳師入爲良農保就滋殖時公

之功武經輯矣文事亦理十有五年肅淸邊鄙宜登介

祉永錫遐紀告類納忠以毗天子皤皤涇人俯僂上陳

肅肅王命命兹下臣采𫉬誠詞章明異倫鏤此貞石輝

光日新

   大唐湖南都團練觀察處置等使朝散大夫檢

    校左散騎常侍持節都督潭州諸軍事兼潭

    州刺史御史中丞雲騎尉賜紫金魚袋李公

    遺愛碑銘并序

皇帝在宥天下十九歲覆露元元柬求官師六服羣辟

辯章教化歲九月制詔湖南長師中執法李公巽爲江

西申命小宗伯吕公謂爲之代於是循其功善跡其故

實百城之吏言於郡伍府之長欵於軍鄉部僑舊華顚

丱角一其音詞奔走理下請鏤金石以爲表式吕公以

公之馨香可覆視而不可誣也衆之咏嘆可論次而不

可遏也悉以列土實𫎇可報乃𩔖其言而文之云善爲

理者必因其俗而求所以便之因其便而思所以化之

惠澤被而五教行財用足而百志成上下熙熙臻於洽

平古之循吏公之報政皆是道也公字令叔趙郡贊皇

人曾祖知讓皇河南府長水主簿祖承允皇任朝散大

夫江州别駕考嶷皇右武衛錄事叅軍代名文行爲北

州冠族公始以典學含章立於淸朝詳平憲令閑練程

品秉直不回得時𥧲明能抗駮論輙還成命人之所難

於公爲易惟天愛人惟聖法天欲其善利逮下也故詳

試公以政事其初由殿中侍御史爲美源令由刑部員

外郞爲萬年令由左司郞中爲常州刺史邦圻和寧京

邑肅淸居部考課爲諸侯表率是皆章章巳然之功也

貞元八年冬十二月由給事中至於是邦長沙九疑澤

國回遠徵令頗繁物力或屈歲杪逋負夫家病之人未

安於里落程不給於公上公乃嗇其經用代其賦輸厚

施巳責過於萬數得以贍助使之均安又以支郡地征

有繫軍實量力調穀減輕緍錢經始致用爲之倉庾時

其發斂而歲無凶荒以封内饋饟道路風波轉漕㳂泗

僦載煩苦僝功度木爲之舟檝程其遠邇而師以足食

以邑里湫隘之不宣也則闢其塗巷以利之以室廬苫

蓋之不固也則教其陶瓦以易之講功慮事以建長利

如此之備也稽先師之教以進儒術庠塾經明歲時計

偕出入阡陌燠休農里無告則加其餼發聞則㢮其征

郷無不率教者修司馬之法以宏其事器用犀利賦輿

輯睦拊循以誠少長有禮事親者賙其供養被病者恤

以醫藥士無不賈勇者精力賦政以之鎭靜如此之至也

唯公直而和肅而寛縝密而智温良而能斷秉心砥平

涖事風生法制定於上奇衺絶於下故下車而安巳日

而孚期月而政成五年而増秩六年而進律德風下偃

協氣旁達丕休乎哉前後與公交代於是邦者皆以密

侍右職來施美化裕兹一方其天意乎昔弱翁次公率

以郡國理行入當柄用然則三湘九江之地豈得顓受

公之賜耶太師陳詩觀風諸侯言時計功皆前志也曁

魯大夫請於周而史克有駉駜之什今潭人以德輿再

拜奉命書𫉬知懿績俾章善頌永篆樂石銘曰

帝命元侯𠃔釐方州郁郁李公此焉輯柔洞庭南匯熊

湘經介下爲度制上以藩衛彤襜淑旂四牡有輝授兹

介圭輟自黃扉吏絶私回俗無尤違保惠教順樂郊焉

依乃倉乃庾克敏農穡乃刳乃剡利涉不息乃端徑術

乃導埏埴政成事時節費寛力七郡淸靜百嘉蕃殖誠

以愛人滋於樹德今則去我隣邦是式祝公伊何上贊

皇極報公伊何惟金石刻載兹聲詩永慰南國

   唐故光祿大夫檢校太尉兼中書令成都尹劍

    南西川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并管内支度

    營田觀察處置統押近界諸蠻西山八國雲

    南安撫等使上柱國南郡王贈太師韋公先

    廟碑銘并序

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乃立宗廟以交神明德厚流光

追養繼孝順而下之曰義等而上之曰仁國家稽合禮

文損益前載崇功貴仕得祠四室於王制酌諸侯二昭

二穆之義於祭統見君子盡志盡物之誠惟太尉兼中

書令南康郡王懿文經武保合昌運左右德宗格於皇

天始恢隴坻之旅終化岷峨之俗貴爲上公位極元台

克肆忠力乃圖孝享作新廟於京師大安里古者揚其

功烈銘於祭器近古以魯鍾衛鼎追𤥨先德不若鏤文

字於麗牲之碑之爲詳也乃謹如書之云公姓韋氏京

兆杜陵人自扶陽重侯用經明至宰相後裔蕃昌德與

位偕積十六葉至公六代祖範字元禮以字行於代仕

周爲車騎大將軍入隋爲沂州刺史啟土郿城易名曰

莊實生孝恪雅有文憲武德初侍御史爲洺州别駕洺

州生司馬府君諱機爲第一室端誠正志休有厥聲專

對出疆艱貞復命著西征記以獻太宗嘉之剖符檀州

修起儒術二典卿曹陟降屯夷操持貴倖不避强禦繕


理宫室得其時制史氏書之爲唐名臣以夫人隴西郡

君辛氏配司農生坊州府君諱餘慶爲第二室淸和修


潔履道不回厯右騎衛兵曹叅軍以至二千石以夫人

武功蘇氏配坊州生贈太子少保府君諱嶽子爲第三


室方嚴貞幹政事修明在母后時以直忤㫖由太原令

移佐睢陽出入四朝績宣中外厯殿中監剖符八州廬

海湖虢眉徐衛陜所至之邦有威有懷凡再造命以夫

人扶風郡夫人竇氏配少保生贈太子太保府君諱賁

爲第四室盛德循行含章自牧厯藍田尉淑聲流聞上

纂崇厚下貽風訓凡三追命以夫人涼國太夫人段氏

配噫嘻自扶陽至郿城積丕烈於前史自考廟至顯考

廟流熾昌於後葉列於禘嘗儲厥義方故南康王苞五

常貞四教秉靈傑出含道中立其初誓偏師建奇功扞

大患立大節以儒衣法冠授律鑿門佩亞相之印綬脩

元侯之節制就加宗工入掌金吾撫征全蜀命賜備厚

由地官轉天官叅總端右平章宰政進中書令加司徒

太尉鏚龯秬鬯旂鑾琱戈有嚴有翼乃蔚乃赫忠厚愽

大以阜俗信廉勇仁以成師南蠻納邸西羌解辮𧰼胥

繹戎㨗樂府陳夷歌守正持重推誠畢力開地通道者

九千餘里生聚教訓者二十一年天文紀功刻在金石

曁德宗弃天下太上居諒闇危言急病體國忘身毅然

君子之道卓爾大臣之節永貞元年秋七月考終命於

理所冊贈太師有司奏諡曰忠武公自廟成距今凡八

年矣公以天子守臣安危注意不得視滌濯承吉蠲而

元兄國子師業聿實奉朝請薦其常事孝友而才稱於

士林初公之仲兄曰暈屯田員外郞贈鄧州刺史叔氏

曰肇太子左庶子兼御史大夫贈左散騎常侍咸以器

望而延褒錫公之夫人贈魏國夫人張氏其祖禰與外

王父皆秉國鈞爲天下華腴嗣子工部員外郞行立銜

恤無怙齊䘮中禮大凡四廟之支旁尊羣從咺赫昭融

不可勝書至若質明光近沐浴盛服虛中而理嘉薦匪

懈而無違心大饎沉齊馨薌滌鬯旣思其志意若聞乎

容聲洞洞乎屬屬乎有以見舉十倫而備百順昔素王


云以戰則克以祭則受福其斯之謂乎司業悼手足之

凋落感春秋以悽愴永懷明發俾篆斯文銘曰


新廟有侐靜深奕奕孝孫匪解元衮赤舄洪閥章章乃

侯乃王漢稱扶揚唐有南康二十三葉沛然蕃昌四室


崇崇斯焉享嘗烈烈南康温良能斷謀猷鐏爼文武貞

幹汧岐之西祲沴銷散井絡之下天文昭煥撫封全歸

㝠漠德輝聿修孝享家法無違以昭以穆以似以續和

氣婉容苾芬烹熟子孫大小罔不祗肅神之聽之報以

介福

   大唐金紫光祿大夫守司空同中書門下平章

    事充太㣲宫使上柱國燕國公于公先廟碑

    銘并序

國朝之制二品以上祀四廟三公品第一雖有始封亦

不敢逾焉元和五年相國司空燕國公立新廟於京師

蘭陵里司空公以文武偉才肆勤納忠外貞師律入作

公相以平水土以調陰陽深惟祖禰尊尊之義昭穆親

親之道乃圖廟食以永代德公姓于氏河南人七代祖

謹後魏柱國大將軍周太傅三老燕國文公六代祖實

周大左輔隋贈司空燕國安公五代祖𧰼賢隋驃騎大

將軍禽昌定公惟三葉有大勲力於北朝乞言而爲惇

史體國以書功令以至公四代祖益州郫縣令諱德威

夫人京兆韋氏曾祖綿州顯武縣令諱互範夫人北海

唐氏王父贈刑部尙書諱汪夫人北海王氏烈考贈司

空諱夐夫人贈邠國太夫人京兆韋氏凡宗廟之數郫

縣爲初室顯武爲二室尙書爲三室司空爲親室其配

各以夫人氏交神明之道也惟郫縣顯武遵道服儒廉

退潔修且曰邴曼客陳仲弓吾之師也故仕不過六百

石而以理効聞尙書湛㝠善閉含道特立以應士燕居

至於没身凡三追命至大司冦先司空廣大而靜恭儉

而好禮合二雅修四教推明理古之學貶絶非聖之書

而恬智交養龜頤不惑起家益州東陽主簿四徙官至

寧州眞寧縣令又再轉至泗州别駕祿至卑而仁及物

道未泰而志不懾公卿大夫之閒尊有道而踈利權天

寳未宰府擅朝惡其剛介不附巳故官止郡佐而慶延

身後朝典加恩亦三追命自密州刺史吏部尙書以至

于論道焉長子頗專良有行終洋州司戸叅軍冡子䪹

貞幹强敏程功賦職厯戸部侍郞以公事貶泉州司戸

贈楚州刺史幼子項吏理淸明仕至長安縣尉司空卽

第三子也英明閔達剛方博厚才可以扞大患學可以

析羣疑彌綸中朝則尚書郞京邑廷尉皆有懿績惠綏

外服則湖蘇虢陜二千石察廉克宣功化繇山南東道

節度使平章事入覲居中册拜顯尊紹文公安公之爵

地展盡志盡物之誠敬悽愴𪫟惕精明吉蠲詩曰春秋

匪懈享祀不忒司空當之矣又曰以妥以侑以介景福

先公宜之矣公又狀先公之行其大畧曰孔宣父應聘

厯國困而老於洙泗我先君宦學於天寶之年而操之

者甫忠謂林甫國忠先君能無窮乎又曰小子不敏不

通先君之大道不識先君之大行不肖之罪也凡類是

者千餘言其太史公自敘之風可以論譔酌之𥙊器德

輿外王母公之從母也故其門中風訓𫉬周知之忝備

重任在公下列公以廟銘見授頓伏上聞尊嚴咫尺實

奉面命其在傳信不敢曼辝銘曰

燕文三老弼魏佐周安公定公亦播厥猷郫縣顯武一

同丕矩尙書司空三命追崇義訓忠教公台輝燿乃封

故地乃建新廟新廟是宜羶薌吉祠齊明盛服乃順乃

時卑靜以正如親聽命求福不回孝順以慶刻銘斯碑

以代烝𢑴

   大唐浙江西道都團練觀察等使潤州刺史兼

    御史大夫河南郡公薛公先廟碑銘

古諸侯五廟大夫三廟廟在其國聖朝以官品制室數

侯伯理外而廟在京師其或覲於明庭入爲孤卿則吉

蠲慤信SKchar敬受福居常則冡介子姓薦其常事僾然肅

然追養繼孝之義重焉元和五年直庚寅浙江西道

都團練觀察使潤州刺史大夫河東郡公薛公萃建先

廟於長安縣永安里其祠三室初薛之先在殷爲左相

在周爲侯國至漢御史大夫廣德爲宣元名臣從廣德

十三葉至後魏安西將軍涪陵侯謹乃分五房又四葉

至隋禮部尙書道實道實生皇尙書議曹郞德儒德儒

生寶積濟齊潤三州刺史揚州大都督府長史寶積生

代州定襄道行軍司馬待詔公之曾也爲第一室夫人

京兆韋氏配焉司馬生衛王記室太子司議郞贈太常

卿偘公之祖也爲二室夫人范陽盧氏配焉太常生

京兆府奉先縣尉贈工部尙書順先公之禰也爲第三

室許國夫人吳氏繼夫人同郡裴氏配焉惟司馬以兵

鈐機畧恢武經邊備惟太常以端士雅文仕王國宫朝

以至先尙書含道安卑四命官而再結綬始仕巴西與


楊國忠爲寮比乃操柄銳於引重賦詩謝絶不屑就焉


獨用義方以振家法積厚餘慶河東公實承之公忠敏


直和恒簡惠爲政事吏師於文章爲聲詩所施在樂

易所至有風采京邑肅淸虢人理平今皇帝馭天下之


初推擇方任聯命爲湖南浙江東西三道辰帥厯御史


中丞就加御史大夫凡三方二十郡皆據蕃善地人受


其賜班制規爲四封宜之乃剏廟貎以嚴祀事楹階爼


豆之SKchar儉而中節口祔盥薦之儀質以盡敬水草陸產


血毛幽全柔嘉滌濯𪫟惕悽愴思志意以如在交神明

而來格君子曰祀之忠也其若是乎初公之伯氏仲氏

曰萊曰莘許國夫人之出而代宗從母母弟也勞謙淑


均不自驕盈以功次奉朝請皆至贊善大夫以没公之


母兄曰芳稚有器幹爲北都命介由御史府入爲秘書


丞亦不至大官抑代德鍾美朋三壽而享五福者其在


季乎昔魯以閟宮受祉衛以烝𢑱崇孝酌用古義揭於


兹碑其銘曰

宗廟祭祀禮之重事亹亹河東尊仁安義薛爲諸侯爵


列春秋在漢廣德亦居大夫厥後焜煌三祖五房如山


崇崇如水湯湯河東楨幹纂服周漢乃尊藩衛乃長邦

憲祠宇碩曼蒸嘗嘉薦求福不回降福孔偕入室出戸

周旋敬齋麗牲有碑乃𤥨乃鏤河東孝享永示厥後










權載之文集卷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