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二 權載之文集 卷第十三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十四

權載之文集卷第十三

             唐權德輿字載之

 碑銘

   唐故朔方河中晉絳邠寧慶等州兵馬副元帥

    河中絳邠節度營田觀察處置等使元從奉

    天定難功臣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司徒兼中

    書令河中尹上柱國咸寧郡王贈太師忠武

    渾公神道碑銘并序

天地訢合以生百嘉其成歲功也則有震耀肅殺之助

焉君臣保乂以熙百志其講武功也則有經綸翼戴之

輔焉龍蛇起蟄山澤通氣與運相值有開必先斯太師

所以宣力四方稽謩七德煇耀威靈勒身濯行霆擊風

行乃緝熙於光明故琱戈淑旂以嚴師律黃流元衮以

正台耀湛露彤弓以覺報宴納書追命以榮恤禮藩錫

始終如公之功公諱瑊字某其先夏姒之後爲淳維漢

劉之代爲渾邪或强爲與國或分以保姓貞觀中開置

州壤就加官師曾祖元慶皇豹韜衛將軍靈丘縣開國

伯祖大壽皇太子僕贈尙書左僕射考釋之皇開府儀

同三司太常卿兼御史中丞寧朔郡王贈司空惟靈丘

紹先公之職居次卿之重僕射以積厚克家寧朔以偉

才雄邊貴仕崇勲乃裂茅社流光追遠是加密印回復

介祉間生元臣功昭於前人德合於大君建中癸亥

華西狩公以大司馬艱貞翼從部勤戎車揣摩殺機勤

勞行内爲上心膂登壇授律誓命交感如漢拜淮陰侯

故事而又加焉乃進左揆遂參大政惣賦輿而爲之師

長恢王畧而以之北伐兇黨盡銳壁於武亭公以事鉅

師老則傷威重正合奇勝在於疾力奮寡擊衆鼓行無

前殱夷潰溺如建瓴水中堅席勝又覆於咸陽長轂啟

行旣門於延秋㑹西平王以東諸侯之師淸宫獻捷公

乃抑其賈勇須彼成功窒士心之尅伐息兵火之氣燄

然後窮追斬級冦孽以平備法從於淸蹕捧大明於皇

道告類薦功登拜上台撫封尹正復與虜觕時北平王

出大鹵收絳臺而公巳總成師下左輔於是輯忠力揚

奇鋒復離宫拔堅壘衝陣壓竟傳於蒲津金鼓之聲氣

相合山河之表裏皆復渠魁授首師帥協附安流以濟

方軌而前士不離場工不易肆二冦正刑四方咸和論

道進律乃平水土秉誼靖人以脩班制休嘉賁於草木

利澤逮於鰥寡言爲軍志勤爲吏師貞元景子政成一

紀進掌邦教遂居右弼十五年冬寢病十二月辛未薨

於理所享年六十四皇上悼歎不視朝五日册贈太師

贈襚吊祠有司備物大僚襄事明年二月甲申葬我太

師於萬年縣洪固原太常跡其功德奏諡曰忠武禮也

初公年十二以將門子仕於邊部未弱冠五遷至左驍

衛將軍始從朔方之師戰黑山次從隴右之師摧石堡

又嘗西出臨洮奪昆夷之善地而爲之壁壘北絶大漠

破獫狁之堅甲而焚其廬帳又從汾陽王臨淮王討反

虜於山東南攻贊皇北取眞定射其特將李立節貫於

左肩斃之又五遷至大卿皆以功次其間開地於河曲

以靜九蕃宣威於陜西乃定三川凡王師之所以尅𫉬

都邑元老之所以發揚蹈厲公必居其先偏而當其勍

劇故以御史中丞爲靈州左司馬以御史大夫爲邠州

刺史以工部尙書單于大都護專征上郡榆林之地入


爲左金吾衛大將軍又以戸部尙書奉普王出車自時

厥後投艱感槩能納大忠以恤大事理蒲十六年再陟


公台以司空兼侍中以司徒兼中書令大凡厯官二十

八次眞食千八百室居節制者五副元帥者四材力絶


人始封樓煩方内治平乃進咸寧凡汾陽王九伐之勲

公皆左右四履之地公皆踐厯憫册師禮法謚尊名公

皆如之時不至者壽而巳矣惟公厚性寛中智謀深靜


秉義類以賦明命植端誠以糾王慝講功述職遠意長

利執德之柄蹈禮之輿致其用以格天啟其心以沃聖

協建皇極爲宗工元龜雅好左氏春秋班氏史得考父

之恭范宣之讓驃衛之功畧黃韓之教化又嘗慕太史

公自敘著紀一篇詞不矜大而事皆明備有子五人曰

殿中少監鍊太子中允鎬太子司議郞鉅櫟陽尉鋼雲

陽尉鐬著位於兩宫以奉朝請試吏於縣内以循事任

食德而才禀訓而忠皆以純孝致其哀敬令弟輔國大

將軍右領軍衛將軍武當郡王玘與諸孤等推烝𢑴景

鍾之義因職䘮以聞有詔詞臣刻石傳信乃探其贊書

侯表作神道碑銘曰

北戴斗極陰方尙武元金朱轓錫命都府太師間代感

㑹雲雨四征庇人九合尊主昔未成童則能肆勤卓行

深入致果忘身弱冠推鋒環列南軍中興之後書杜䇿

勲援枹兩河轉戰三秦靈朔郇邠所居必聞出統藩衛

入司徼巡時丁阨難節冠羣倫逋誅煽結狂穢宮闕西

平鞠旅公亦受鉞旣臨延秋如火烈烈休士退舍時惟

不伐祲沴𪷟𪷟蒲津未通北平釋位公實撫封胥命長

春克咸厥功開壁勞軍靡有不同以律則臧在和而克

時惟太師有嚴有翼乃敷仁澤乃布條職時惟太師有

功有德三公二府是奬是陟禭印易名以尊以SKchar材官

介士鹵簿悽惻大隧鮮原中南之北萬邦作憲永代是

式追𤥨馨香與唐無極

   唐故正議大夫守門下侍郞同中書門下平章

    事成紀縣開國男賜紫金魚袋贈太子太傅

    貞憲趙公神道碑銘并序

在漢孝宣厲精理道則有魏相通故事邴吉知大體百

職修明中興有聲惟皇帝在位十四祀得賢相成紀公

趙氏受天淸淳佐時緝熙本洪範之正直躬大雅之明

哲右輔左弼調和鼎味降祥而生盡瘁而終時貞元十

三年年六十一皇上震悼不視朝三日詔奉常具儀法

册贈太子太傅又俾百執事爲位哭於其庭吊祠禮賻

率有加等二府之屬或銘其德於壽堂或狀其行於考

功有司稽實諡曰貞憲公之盛業斯謂不朽又舉其始

中終之畧識於神道公諱憬字退翁天水西人其先成

子之文宣子之忠文子之知人左丘明太史公實書之

曾王父仁本皇司列少常伯同東西臺三品以忠淸厲

翼多所發明乾封總章之際號爲稱職王父贈趙州都

督諠厯右司郞中乾封縣令司僕少卿烈考贈鄭州刺

史道先仕至洪州錄事叅軍惟祖禰含章故慶延追錫

崇搆丕矩復大於公公保抱之歲生知色養羈冠之年

則無幼志及夫被儒服踐法言敬直而文肅莊而温端

誠博物錯綜今古非大中至正不接於心術寶應中元

宗肅宗幸梓宫有司議方中復土之制時西鄙日聳歲

饑人流公以王者追孝恤禮宜儉褐衣上疏詞約指明

君子曰此劉更生諫昌陵之言也息偃江介名聲籍甚

始佐州師乃辟戎車自試守江夏尉三遷至監察御史

其後翹車繼轍賢侯虛左大凡難理之府皆待公爲重

厯殿中侍御史太子中舍丁太夫人憂柴毁孺慕殆將

死孝感導善氣降爲嘉生有芝煌煌秀於壤樹之側公

默而去之人莫知者旣免䘮徵拜水部員外郞未幾檢

校工部郞中副湘中七州軍事居一年詔領留府尋踐

方伯以中執法錫金印紫綬罷秩家居拜給事中執法

懷和北狄有下嫁册命之禮復兼憲丞以副皇華旋軫

未至遷尙書左丞俊乂用彰皆以貞勝其初撫封上狩

於漢中守臣之任憂寄愈切公恤隱布和仁而愛人輿


師知訓善吏樂職行之三年教化明備㡳貢有藝賦政

不煩潔矩以杜竒衺露章而無吐茹飛語雷動明誠山

立受代踰年事實敷聞故有左曹之命講貫舊章惟眞

是視刑或失八議將必還公望日盛其勤靡盬故有和

戎之役致賜諭㫖協寧殊隣疆場之言專對而不跲紀

綱之僕承事而不征保就安利北方感悅故有在途之

拜整南宫之紀律稽郞吏之功緒風望素重法制有精

嘗歲終舉吏可以長人者或以其細故深詆將以病公

公乃移書自訟請下其考有愽大之度無怨欲之私一

臺承式六轡在手持綱體要善否有章故積公輔之望

貞元八年夏四月拜中書侍郞平章事明年五月轉門

下侍郞以厚德載物以全才宣化舉直盡忠敷納將明

正百度之本去一朝之便事有統紀心無面從嘉謨匡

言鎭定宏大謙厚而不伐持平而居易閑邪塞違貞厲

而不校陟恪始終帝載用和戲夫先常伯厯左肅機東

臺侍郞克著休功再叅大政公皆踐之是以似之嘗以

爲漢廷諸公罕備其用以石慶之醇謹而不能關决薛


宣之方畧而失於煩碎翟方進之通明而固其位公孫

宏之節儉而近於名公偏有其長彼實多缺唯丙魏所

履我無愧焉向使憗與之年盡行其道則公之所化可

勝紀乎故其登庸也士之仁者相賀而不仁者相吊其


全歸也士之仁者相弔而不仁者相賀斯可知矣至若

睦中外之姻而均其祿賜嚴宗廟之祀而不理第室啟

手足之日家無餘財奉終卽遠待恩禮而後備難矣哉

嗣子宣亮全亮元亮承亮等伯季以門子爲宏文生叔

仲始解巾授祿皆禀德風幼而孝謹以十一月景午時

得吉卜奉公之䘮祔窆於河南緱氏縣景山之原禮也

以德輿叨居宰士嘗辱深知職奉贊書備詳盛烈俾刻

金石聞於無窮銘曰

晉有成宣代稱忠勲先正常伯匪躬事君纘復於公爲

時獻臣德不踰閑心不違仁貞其所履以翼天子大猶

是經中立不倚乃賦明命宜躋遐紀吾道方伸修途遽

已緱原蒼蒼宰樹成行令名章章樂石在旁噫嘻太傅

之風永代不忘

   唐故東都留守束都汝州防禦使銀靑光祿大

    夫檢校吏部尙書判東都尙書省事兼御史

    大夫上柱國扶風縣開國伯贈太子少傅杜

    公神道碑銘并序

歲在戊寅夏五月甲子居守天官扶風公以病就第考

終命於京師永命里春秋七十四越三日丁卯追命爲

太子少傅秋七月甲子歸全於萬年縣少陵原前此又

詔有司以鹵簿皷吹SKchar其儀法以德以勞以榮以哀馨

香光大爲宗工表式公諱亞字次公漢建平侯延年二

十一代孫曾祖玄道皇右千牛王父含章皇上郡司馬

贈岳州刺史烈考繹皇忻州秀容縣令贈左散騎常侍

公承積德之淑靈禀中和之粹精山立陽休得時大行

厯諫議大夫給事中再兼御史中丞繇睦州刺史入爲

刑部侍郞三兼御史大夫檢校禮部吏部二尙書正色

於朝而文憲損益懋功於外而藩服輕重宣力以肆勤

納忠而愛人稽於制導以善利魏昭子能理大官趙文

子能恤大事足以斷國論謀王體殆不可及巳早歲州

里舉經明旣授初命以爲大厦之材不可以植培塿南

溟之翼不可以棲榆枋於是初服燕居博通羣書深探

理古之道焯見天人之際天寶末盜穢兩都宣皇在岐

褐衣召見前席三接實貢昌言以扶大統乃以處士授

校書郞其後三辟大府五登郞位請議善價必歸於公

大厯中宰府擅朝交利崇黨司諫八年嶷然貞厲盡規

時疾天下直之權臣旣誅乃擢左曹先是魏壁未下東

師旣老密疏方畧深圖理安再勤皇華大布淸問導以

善氣灑其他腸不寧方來克協宸慮故先皇今上皆以

公之才可以大受姑以九牧四征試其多能鍾陵上游

提封七郡命公以廉問之政師役之後因緣煩費雜征

逋賦盡削其書未逾年而庸亡自占與夫家相半能厚

下矣函關陜服介於周秦命公以藩屏之任化用淸靜

身爲律度里閈無吠犬府庭無諍詞四封之内幼艾相

賀能去煩矣河靈蒲坂陶唐所理命公以尹正之重地

本沃饒化之純儉盡以解梁之盬歸於有司凡緡物錢

之息其出池澤之賦其入歲一萬萬率皆罷廢不以利

爲利矣揚州葆强都㑹庶富命公爲節制之帥日講軍

實歲修職貢師貞人和政成事時河渠塡淤積歲爲病

乃釃二浸於蜀崗之西濬舊坊以股引順地泐而啟閇

滌源導滯力省功倍䢴溝之人受其賜而頌歌之矣勤

學在公盡瘁其身上思褒優之禮乃命保釐之任昔在

成周三后協心公率其道寛而有制且以洛苑汝墳弃

地可闢藉其介夫頒以稼器歲皆登成人用洽和地官

以之省費游手以之務本分正七年厥後用加徵還京

師日俟其復天則不吊竟孤人望夫人范陽郡夫人盧

氏茹未亡之哀旣虞而終無子以猶子某爲後悲夫初

公文章合雅議論經遠見知於太尉房公琯受辟於衛

國杜公鴻漸以志氣才業英華博厚合於彭城劉公晏

贊皇李公棲筠以道義經術研機盡性合於司徒楊公

綰司業張公參或以公得時中之道或以公有事外之

致皆曰聆次公之言可以書紳作憲至於博約後學章

明遠至有闕里之善誘焉有平輿之深鑒焉噫嘻昔漢

武帝以韓安國爲國器劉向謂董仲舒有王佐之才當

理平之時或蹇或徙止於御史府膠西相竟不得總秉

國成扶贊化育則公之位望終不相配亦如是耶昔魯

視豐碑衛銘烝𢑴近古鼎不以窆追𤥨介石楬於道周

參魯衛之遺也公從父弟太子賓客黃裳得位相倫友

悌相輝功衰之䘮加人一等以德輿辱公之知碑論風

烈懼詞之不敏而無愧焉銘曰


昔在周邦實憲吉甫於惟杜公亦備文武武弁峩峩玉

聲鏘鏘公在左垣羽儀周行鈎膺濯濯文馬翼翼公爲


元侯表率方國推誠導利興事任力陟恪淸時作稽忠


德冡宰是職周郊是式宜永介福如何不淑壽堂幽閟

襚印榮飾勒銘於兹山石無極

   唐故劍南東州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管内支

    度營田觀察處置等使正議大夫持節梓州

    諸軍事守梓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䕶軍賜紫

    金魚袋贈禮部尙書盧公神道碑銘并序

惟盧公諱坦字保衡𣵠郡范陽人也代爲北州冠族曾

祖審經皇齊州祝阿縣令祖河童徐州豐令父巒明經

上第贈鄭州刺史仍代以六百石廉厚有循化光君子

名經澡身曠僚追命至公始延耀發舒咺赫顯尊乃舉

較畧以施金石公始爲同州韓城宣州宣城鞏縣河南

四縣尉監察御史裏行殿中侍御史内供奉眞爲殿中

侍御史戸部員外郞尋轉庫部員外郞刑部郞中皆兼

侍御史知雜事拜御史中丞除右庶子又以御史中丞

爲宣州刺史宣歙池觀察使入爲刑部侍郞轉運鹽鐵

使戸部侍郞判度支又以御史大夫爲梓州刺史劍南

東川節度使元和十二年秋九月薨於位其年六十九

公含章特達剛建篤實粹温而有遠猶忠厚而無流心

自周圻滿歲令聲籍甚時宰得君實公之私口其燻灼

不受慰薦徐用常調復還洛都其仕外臺贊佐東都守

臣寢病中貴驕𭧂以甲士五百棲於府中衆情怪駭慮

有急變公感槩憤怒以正詞讓之匪人慚悔回慝不作

其佐轉輸事任循明河之舊防有梁公堰者發决歲久

爲之濬理鍾水導滯厥猷茂焉李錡以戎車督運貪猾

無狀公端正中立用十年不徙官與從事李約李稜曁

今相國裴晉公相繼引去其在憲司貞厲閑邪元和初

天子憫人之重困徵貢之無藝方任受代至京師尙修

任仕者俾論如法赦令懸焉梁閩二鎭首奸斯禁公立

奏劾使待罪於朝多士竦聽四方風動李錡之誅也旣

絶屬籍有司請發其先墓自懐安而下悉皆夷之公諫

曰神通有佐命勲乃國之宗臣守官以死奈何一旦以

錡故而戮斵九原上改容嚮納特給五家灑掃㝠㝠之

下將加法而加恩君子多之其在宣州歲丁驕亢順其

發斂以救艱食濶渚田於壅弃置種食於鄉亭多方愛

人人用饒給或曰持力盈矣盍上獻乎公曰勤人市恩

所不忍也出軍食緡錢四十萬以代征傜爲秋官領使


去冗食百輩自江而南均輸池澤委分部大吏得命其

屬以能否進退公不撓焉責其成以騖功吏採其要而

得均節其爲地官也以府帑之羨繕終南宫百堵皆興

六職以嚴備邊力嗇者費大萬兵食以饒亭障以安有

臨淮守前涖事於代北者或告其畜馬百駟且有奇種

事下於公公使從事覆之上遽命小黃門按之公曰如

是則廷臣可疑近習可信臣不敢奉詔疏三上上方感

納七年河流毁西受降城城守以聞宰臣請徙於天德

公曰河决不過退三四里功費無幾何天德塉磽回遠

非所利也時之宰臣議異故公議格而有梓潼之命其

後城守以憂死代之者人歸咎而𢦤之盡屠其家天徳

幾亂公之前知若蓍蔡焉梓人自井絡挻災侵淫亂畧

逮公至也理之如家雜征牟利者去之邊防虛籍者實

之底貢之外無異獻吏祿之差有恒給師貞人勤政事

和理鎭安一方而大庇廕之柩輅之引鰥孤哀送自郪

中至劍門以五百里𥙊奠相屬有詔贈禮部尙書不視

朝命著作弔祠法贈加數母弟前絳州刺史常師以器

望厯中外以友愛重人倫長子玠壽州霍丘尉冡子大

前明經調拔萃以地勢嫌抑次子大璟河南府叅軍

幼曰瓚未仕大大璟等咨於叔父與伯季竭誠信以

明年正月日祔葬於東都穀水之陽先封禮也惟公早

精六學尤邃三禮晚節究觀厯代史端誠正議宏達卓

越厯於大朝名致直言秉剛履險不疚不跲煢煢然有

史鰌汲黯之遺風序賓樹善銳於簡拔同升諸公者十

一人並列於藩者若干人喜士睦親造次以之用之不

求備求之如已失洪範之攸好德大雅之人鮮克舉惟

公有焉某建中末與公同爲丹陽公從事中歲左戸請

爲郞及兹建牙壤地相接周旋出入殆四十年今聖朝

多士如林永懷舊故凋落向盡保衡又没可勝慟耶公

之記室大理評事羅立言狀公之行將諸無容之請牽

課鄙憊詞達而不文銘曰

盧公懿懿戴仁抱義其用不器廸簡在庭大猷是經穆

然儀形再貳六職兩居方國人用景式溟波卿雲夭矯

輪囷奮其翼鱗物情未直壽寵未極生死糾纆洛師舊

鄉穀水之陽先人所藏孝子悌弟乾肝焦肺寧此後載

SKchar龜螭發揚聲詩傳信在兹










權載之文集卷第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