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九 權載之文集 卷第四十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四十一

權載之文集卷第四十

              唐權德輿字載之

  問

   進士策問五道

   明經春秋第一問

   明經禮記第一問

   明經周易第二問

   明經尙書第二問

   明經毛詩第二問

   明經穀梁第二問

   明經論語第三問

   道舉第一問

   道舉第二問

   宏文生第三問

   貞元十九年禮部策問五道

   左氏傳問

   禮記問五經明經宏崇生同

   明經周禮問

   周易問五經明經明舉同

   尙書問五經明經同

    毛詩問五經明經同

    穀梁傳問

    論語問明經宏禮生同

    道舉南華經問

    通元經問

    宏崇生問

    禮部策問五道貞元二十一年

    左氏傳已上明經

    禮記問

    周易問

    尙書問

    毛氏詩問

    穀梁傳問

    何論問

    宏崇生問

    道舉問

    中書試進士策問

    上書人策問

    進士策問五道

    第一問

問六經之後百氏塞路微言大義浸以乖絕使昧者耗

日力以滅 -- 濊 ?天理去夷道而𧼈曲學利誘於內不能自還

漢廷用經術以都貴位專古義以决疑獄誠爲理之本

也今有司或欲舉建中制書置五經博士條定員品列

於國庠諸生討論歲課能否然後刪非聖之書使舊章

不亂則經有師道學皆顓門以爲如何當有其說至於

九流六家論著利病有可以輔經術而施教化者皆爲

别白書之

   第二問

問易曰君子夕惕若厲語曰君子坦蕩蕩禮之言絅衣

則曰惡其文之著也儒行則曰多文以爲富或全歸以

爲孝或殺身以成仁或玉色以山立或毁方以瓦合皆

若相戾未能盡通顔回三月不違仁孟軻四十不動心

何者爲優下惠三黜而不去子文三已而無愠何者爲

愈召忽死子糾管仲相小白棠君赴楚召子胥爲吳行

人何者爲是析疑體要思有所聞

   第三問

問周制什一是稱中正秦置阡陌以業農戰今國家參

酌古道惠綏元元均節財征與之休息豐年則平糴於

轂下恒制則轉漕於關東尙虞地有餘利人有遺力生

之者少靡之者多粟帛浸輕而緍錢益重或去衣食之


本以𧼈末作自非翔貴之急則有甚賤之傷欲使操奇


贏者無所牟利務農桑者沛然自足以均貨力以制盈

虚多才洽聞當究其術至若管仲通幣之輕重李悝視

歲之上下有可以行於今者因亦陳之美利嘉言無辭

悉數


   第四問


問懲忿窒欲易象之明義使驕且吝先師之深誡至若


洙泗之門人故人漸漬於道德固已深矣而仲由愠見

原壤夷俟其爲忿與驕不亦甚歟商不假蓋賜能貨殖

從我之徒而吝缺如是皆所未達誠爲辨之

   第五問

問育才造士爲國之本修詞待問賢者能之豈促速於

儷偶牽制於聲病之爲耶但程試司存則有拘限音韻

頗叶者或不聞於軼響珪璋特達者亦有累於微瑕欲

使楚無獻玉之泣齊無吹竽之濫取舍之際未知其方

子曰盍各言爾志趙孟亦請七子皆賦以觀鄭志又古

人有述祖德敘家風之作衆君子藏器而含章者久積

厚而流慶者遠各言心術兼敘代德鄙夫虚佇以廣未

   明經諸經策問七道

   春秋第一問

問孔聖屬辭𠀌明同恥裁成義類比事繫年居體元之

前已有先傳在𫉬麟之後尙列餘經豈脫簡之難徵復

絕筆之云誤子産遺愛也而賂伯石叔向遺直也而戮

叔魚吳季札附子臧而吳衰宋宣公舍與夷而宋亂陣

爲鵞鸛戰豈捷於魚麗詛以犬雞信寧優於牛耳子之

所習也爲予言之

   禮記第二問

問三代之弊或朴或薄六經之失或愚或誣夫以殷周

之理道詩書之述作施於風俗豈皆有所未至耶輟祭

納書誠爲追遠執戈桃茢無乃傷恩何二者之相反耶

兩楹坐奠嘆有切於宗予九齡魂交數能移於與爾何

二者之不一耶山節藻梲豚肩狐裘皆大夫也又何相

遠耶檀弓袒免子游麻衰何如直諒而忠告之耶各以

經對

   周易第三問

問四營成卦三古遺文本自河圖演於羑里而西鄰禴

祭斯乃自多箕子利貞且居身後豈理有未究復古失

其傳乾之𧰼辭乃次六爻之末坎加習字有異八純之

體無妄則象稱物與同人則彖引卦名或備四德而纔

至悔亡或無一德而自居貞吉訪於承學思以稽疑至

若康成之陰陽象數輔嗣之人事名理異同優劣亦爲

明徵

   尙書第四問

問左史記言古之大訓何首載堯典而乃稱虞書當文

思之代而九官未命及納𪋤之時而四凶方去豈允恭

克讓待元德而盡善耶仲虺作誥伊尹作訓豈臣下忠

規之稱耶伯禽費誓穆公秦誓豈帝王軌範之書耶好

風好雨旣從於箕畢時若恒若復繫於休咎何所適從

耶伏生傳於耋耄魯壁得於殘缺前代講訓孰爲名家

可以詳言用窺奥學

   毛詩第五問

問二南之化六義之宗以類聲歌以觀風俗列國斯衆

何限於十四陳詩固多豈止於三百頌編魯頌奚異於

商周風有王風何殊於鄘衛頗疑倒置未達指歸至若

以句名篇義例非一𤓰瓞取緜緜之狀草蟲序喓喓之

聲斯類則多不能具舉旣傳師學一爲起予企聞博依

之喻當縱解頤之辨

   穀梁第六問

問魯史成文以一字爲褒貶漢廷尙書有二傳之異同

雖子夏授經孫卿肄業而去聖䆮遠𫝊疑儻多閏以定

時何非乎告朔雩乃閔雨奚有於去讓文有無天之說

定有無王之年例或難通理亦未盡衛輒辭以尊祖爲

義安乎許止闕於嘗藥受誣乃甚以兹凝滯皆藉發明

穀梁子之言固當有據應上公於古復是何神諸儒待

問一爲覼縷

   論語第七問

問孔門達者列在四科顏子不幸伯牛惡疾命之所賦

誠不可問至若攻冉求以鳴皷比宰我於朽木言語政

事何補於斯七年可以卽戎百年可以去殺固弛張之

有異曷遲速之相懸爲仁由巳無信不立拜陽貨則時

其亡也辭孺悲則歌使聞之聖人之心固當有爲鄙則

未達子其辯數一作

   道舉䇿問三道

   第一問

問莊生曰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蓋以其游刃無全

善刀而藏之故也禦宼則曰養生如何肆之而巳莊生

曰嗜慾深者天機淺禦㓂則以朝穆善理內而性交逸

何二論背馳之甚耶夫一氣之暫聚爲物之逆旅誠不

當傷性沽名以耗純白儻昧者未通矯抗之說因遂耳

目之勝甘心冥力則如之何旣學於斯佇有精辨

   第二問

問駢拇之言有虞氏招仁義以撓天下天下莫不犇命

於仁義以易其性庸詎知不有性於仁義而不可易者

耶以伯夷死名於首陽之下庸詎知伯夷非安於死而

不可生耶徵濠上觀魚之樂則莊生非有虞與伯夷也

又安知有虞伯夷之不然耶徵鳬鶴短長之脛又安知

有虞與伯夷之性非不可斷不可續者耶雖欲齊同彼

是先迕後合惡用謬悠卓詭如是之甚耶蓬心未達幸

發吾覆

   宏文崇文生策問一問

問儒館設科以優華緖亦明勸學然後審官諸生或以

紈綺之年講誦未暇在𤥨玉之或怠於製錦而如何儻

稍舉章程以明課試因粲粲之質加孳孳之勤可以遠

圖固爲盡善但因循旣久慮物議爲難盍自言之將求

折中

   貞元十九年禮部策問進士五道

   第一問

問漢廷公孫宏董仲舒對策言天人相與之際而施於

教化韋元成匡衡之倫以明經至宰相封侯皆本王道

以及人事今雖以文以經貴祿學者而詞綺靡於景物

䆮失古風學因緣於記問寧窮典義說無師法經不名

家有司之過敢不內訟思欲本司徒之三物崇樂正之

四術不率教者屏之遠方則明義益修風俗益厚程孝

秀之本業參周漢之舊章慮難改作式佇嘉話事關理

本必議上聞悉乃誠求諸生無忽

   第二問

問齊人之所以務於賦輸用給公上其大抵饋軍實奉

邊備而已今北方和親亟通禮命南詔納欵屢獻奇功

而蠢兹西戎尙有遺類猶調盛秋之戌頗動中夏之師

思欲盡復河湟之地永銷烽燧之警師息左次人無外

徭酌古便今當有長策乃者戎人願修前好因請其俘

或曰彼實無厭絕之以固吾圉或曰姑示大信許之以

靖吾人或曰歸貴種以懷其心或曰奪長技以剪其翼

當藴較然之見備陳可舉之方

   第三問

問祖宗昭穆王者之盛典明祀嚴禋有國之大事頃歲

奉常上奏以獻祖之位非正太祖之尊未申而公卿

儒雜有其議皆以百代不遷宜居東嚮而獻懿二主所

歸不同或曰藏於夾室或曰寘於別廟或曰祔於德明

興聖酌殷周之制或曰遷於園寢石室採漢魏之儀而

又有竝居昭穆之列竟虚其位分饗禘祫之禮互處于

西衆議云云莫有所壹至今留中未下誠聖意所重難

也至當無二衆君子辯之

    四問

問人之生也稟五行之秀其化也順一氣之散而牛哀

爲獸杜宇爲鳥趙王爲蒼犬夏鮌爲黃熊傅巖之相爲

星圯橋之老爲石變化糾紛其何故也夭壽貴賤賦命

萬殊而驪山之儒長平之卒厯陽之魚鼈南陽之侯王

豈稟數斯同復適然也衆君子通性命之理究古今之

學幽探造化佇所未聞

   第五問

問有司之求可與多士之求進其心不相遠也諸生知

之乎計偕者幾乎五百籍奏者不踰二十蓋二十之一

也諸生又知之乎雕龍之辨皆謂有餘靈虵之珠無非

在握射或失鵠瑜寧掩瑕雖涇渭終分而蓬麻未直

名飛語詆訿云云誠無他膓時有讒口豈有司之道未

至復諸生所習之難化耶異時有司固諸生之所履也

復如何哉非有防川之心願聞易地之說

   策問明經八道

   左氏傳問

問曾氏之文先師用明於王道漢武之代左氏不列於

學官誠義例之可徵終無艷而多失鳳凰啟兆陳氏不

得不昌鸜鵒成謡季氏不得不叛旣未然以前定於立

教而謂何同耻釋經豈其如是夏五之闕雖繫月而何

嫌艮八之占於兼山爲何象因生因諡未詳命氏之殊

德命𩔖命請數制名之義亦旣充賦無辭說經

   禮記問五經明經宏崇生同

冠婚成人著代之義一獻之饗舅姑先降以奠酬三加

彌尊母兄皆拜而爲禮責婦順而則可於子道其謂何

一與之齊終身不改而狄儀有問服二姓之合爲重而

孔門多出妻蹈白刅或易於中庸引重鼎奚列於儒行

裼衰疑衰之制繼别繼禰之差生旣講聞佇觀精辨

   明經周禮問

問周制六官以倡九牧分事任之廣計名物之多下士

吏胥類頗繁於冗食上農播殖力或屈於財征簡則易

從寡能理衆疑宋母之失實豈周公之信然今欲舉司

徒之三物教賓興之六藝又慮樂舞未通於韶𮑮徒玩

干旄鄊射有昧於和容務持弓矢適廢術學豈資賢能

至若六變八變致神祗之格天産地産有禮樂之防忝

貳春官企聞詳說

   周易問五經明經道舉同

問作易者其有憂患乎又曰樂天知命故不憂皷天下

者在乎辭又曰吉人之辭寡寂然不動則感而遂通見

幾而作乃不俟終日豈各有所趣幸備言其方至若㢲

之於人爲廣顙白眼坎之於馬爲美SKchar薄蹄誠曲成以

彌綸何取象之𤨏細佇聞體要然後亡言

   尙書問五經明經同

問堯之文思也命羲和四嶽敬授人時其道巍巍矣舜

之登庸也則流放竄殛考績黜陟𤋮帝載而亮天工者

二十有二人其理昭昭矣至禹則別九州道九河分五

服建五長辛壬癸甲荒度土功其動云云矣夫以陶唐

虞夏皆聖人也而勞逸斯殊豈時不得不然復道有所

不及何事功元德煩簡相去之遠耶願聞其說

   毛詩問五經明經同

問三綱之道有君臣焉有父子焉周南召南以風化于

天下關雎鵲巢乃首於夫婦舉后妃曷若先天子美夫

人曷若稱諸侯豈自邇以及遐將舉細以明大又太師

所採孔聖所刪以時則齊襄先於衛頃以地則魏土褊

於晉境未詳差次何所後先一言雖蔽於無邪六義乃


先於譎諫旣歌乃必類何失之於愚理或出於鄭箋言


無憚於匡說

   穀梁傳問


問褒貶之書宣父約於史氏淸婉之傳卜商授於門人


經有體元且無訓說日稱夜食頗近迂異徵秃𦕈之修


聘聚綦輒之方言晉大夫奚俟於偕行衛公子豈名其


天疾隱居攝以崇讓鄭討叛以滅親未曰申邪寧爲積


慮鄒氏郟氏學旣不傳尸子沈子復何爲者鄙夫未達

有佇嘉言

   論語問明經宏禮生同

問子曰君子無終日之間違仁又曰仁遠乎哉則子文

之忠文子之淸由也之果求也之藝皆曰不知其仁豈

盡非君子耶胡爲乎登夫子之門而稱齊楚之賢大夫

也其愚如愚𡩋武與顏生孰愈三思三省季文與曾子

孰優虞仲隱居以放言下惠辱身以降志頗殊𧼈捨皆

曰逸賢探索精微當有師說

   道舉策問二道

   南華經第一道

問安時處順泊然懸解至人之心也故曰材全而德不

形又曰休影息迹與夫五漿先饋屨滿戸外者固不侔

矣然則以紀渻之養雞痀僂之承蜩匠石之運斤梓慶

之削鐻用志不分移於教化則萬物之相刃相靡者悠

然而順闇然而和奚在於與無趾無眼之徒支離形德

然後爲得耶願聞其說

   通元經第二道

問文子虚元師其言於老氏計然富利得其術者朱公

疑傳記之或差何本末之相遠人分五位智辨居忠信

之前體苞五藏耳目乖肺肝之主皆何故耶當有其說

至於積德積怨實昧其圖上義上仁願聆其旨大辨若

訥大道甚夷豈在顚之倒之使學者泥而不通也

   宏崇生問一道

問鄉賦國庠已有定制又闢兩館以延諸生葢砥礪貴

游而進之於學也二三子江夏童年頗聞岐嶷舞雩春

服皆已鮮明雖異賓興亦稱講業於經書所好何句於

古哲所慕何人兼陳從政之方用辯保家之美

   貞元二十一年禮部策問五道

   第一問

問古之善爲政者在得人而已在求理而已周以功德

詔爵祿秦以農戰居職員漢武帝詔察茂異可以爲將

相者夫功與德非常才所及也農與戰非筮仕所宜也


安危注意之重非設科可俟也是三者固有利病幸錯

綜言之又三適之宜九品之法或計戸以貢士或限年


以入官事有可行法有可採制度當否悉期指明

   第二問


問夏殷周之政忠敬文之道承弊以救始終循環而上

自五帝不言三統豈備有其政或史失其傳嬴劉而下


教化所尙厯代相變其事如何豈風俗漸靡不登於古

復救之之道有所未至耶國家化光三代首冠百王固


以忠厚勝兹文弊前代損益佇聞討論遽數之中所希


體要也

   第三問


問古者士足以理官業工足以備器用商足以通貨賄


而農者居多所以務三時之功有九年之蓄用阜其業


實藏於人乃有惰游相因頗復去本今皇帝勵精至化


在宥萬方德音聖澤際天接地凡宏於理道者無不至


也裕於齊人者無不被也而又詢吏祿公田之制稽財


征𣙜管之宜使群有司質政損益庶官匹士皆得上言


衆君子躬先師之儒生盛聖之代佇兹嘉話當薦所聞

   第四問

問昔伊尹耕莘傅說胥靡竟昌殷道以阜王業春秋時

觀丁父彭仲爽申鄀之俘也克州蓼封陳蔡楚邦賴之

漢廷韓安國徒中拜二千石張釋之以貲爲郞竝稱名

臣焯敘前代然則俘徒作役或財用自發前代取之而

得人如是魏晉已降流品漸分筮仕之初率先文學或

薦賢推擇皆秀發州閭而致理之風頗未反古豈朴散

䆮久或求之太精斯何故也嘗有所懵今四門大闢百

度惟貞執事者固欲上副聰明悉搜才實幸酌古道指

陳所宜

   第五問

問言身之文也又曰灼於中必文於外司馬相如揚雄

籍甚漢庭其文盛矣或奏琴心而滌器或贊符命以投

閣其於溺情敗節又奚事於文章耶至若孔融禰衡夸

傲於代禍不旋踵何可勝言兩漢亦有質材敦厚之科

亷淸孝順之舉皆本於行而遺其文復何如哉爲辯其

   明經策問七道

   左氏傳

問春秋者以仲尼明周公之志而修經𠀌明受仲尼之

經而爲傳元凱悅𠀌明之𫝊而爲注然則夫子感𫉬麟

之無應因絶筆以寄詞作爲褒貶使有勸懼是則聖人

無位者之爲政也其於筆削義例豈皆用周法耶左氏


有無經之傳杜氏又錯傳分經誠多艷富慮失根本旣


學於是頗嘗思乎

   禮記


問大學有明德之道中庸有盡性之術闕里宏教㣲言

在兹聖而無位不敢作禮樂時當有開所以先氣志然


則得申甫之佐猶曰降神處定哀之時亦嘗問政致知

自當乎格物夢奠奚難於宗予必若待文王之無憂遭


虞舜之大德然後凝道孰爲致君爾其深惟以判斯惑

   周易

問潔靜精微研幾通變伏羲重其𧰼文王演其辭設位

盡通於三極脩德豈惟於九卦何思何慮旣宜以同歸

先甲先庚乃詳於出令儉德避難頗殊蹇蹇之風趨時

貴近有異謙謙之吉窮理盡性之奥入神致用之精乾

元用九之則大衍虛一之數成性有存存之道知幾窮

至至之言旣所講聞試陳崖畧

   尙書

問洪範之美大同也曰子孫其逢吉數五福也曰考終

命皆其極也至若允恭克讓而生丹朱方命圯族乃產

神禹何吉凶之相戾也金縢請命方秉圭以植璧元龜

習吉乃啟籥而見書豈賦命之可移也絶地天通未詳

厥理血流漂杵何乃溢言待問而來宜陳師說

   毛氏詩

問風化天下形於詠歌辨理代之音厚人倫之道𨚍鄘

褊小尙列於篇楚宋奥區豈無其什變風雅者起於何

代動天地者本自何詩南陔白華亡其詞而不𫉬谷風

黃鳥同其目而不刋舉毛鄭之異同辨齊魯之傳授面

墻而立旣非其徒解頤之言斯有所望

   穀梁傳

問穀梁名經興於魯學劉向博習稱於漢朝或貶絶過

深或𧰼𩔖無據非立異姓乃以莒滅成文同乎他人豈

謂齊侯之子異端頗甚後學難從諱親諱賢當舉其例

耳治目治幸數其言何詞所謂近於淸何義所謂失於

短凡厥師授爲予明之

   論語

問夫子以天縱之聖畏匡厄陳行合神明固久於𠀌禱

將行理道奚矢於天厭對社栗之問宰我强通歎山梁

之時仲由未達季氏旅岱冉有莫救皆見稱於達者或

纔比於具臣嘗𨽻善言顧多滯義末卷載游夏之事終

篇紀舜禹之詞頗疑不倫可以敷暢

   𢎞崇生問

問左掖東朝載宏學斆貴游門子於是翔集法禁或弛

藝實難徵推恩補員據闕升苐或人疑張祿詞假葛龔

誠瑕不掩瑜豈仕優方學澄汰則衆心未允因循則流

弊䆮深有司病諸幸喻其術

   道舉問

問至人恬漠外其形體使如死灰 -- 灰 如木雞斯可矣至若

蹈履水火而不燋没雖以誠信庸至是乎斯所以有疑

於吕梁丈人商𠀌開之說也蓋有以誠信安於死而不Page:Sibu Congkan0675-權德輿-權載之文集-8-7.djvu/39Page:Sibu Congkan0675-權德輿-權載之文集-8-7.djvu/40Page:Sibu Congkan0675-權德輿-權載之文集-8-7.djvu/41Page:Sibu Congkan0675-權德輿-權載之文集-8-7.djvu/42Page:Sibu Congkan0675-權德輿-權載之文集-8-7.djvu/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