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六 權載之文集 卷第四十七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四十八

權載之文集卷第四十七

             唐權德輿

  表疏

   論江淮水災上疏貞元八年

八月日將仕郞守左補闕臣權德輿謹昧死頓首上疏

皇帝陛下臣聞書曰百僚師師百工惟時又曰理亂在

庶官然則獻替之司任當耳目所以達下人之利病廣

君上之聰明惟野人炙背之微齊士九九之賤奬其誠

心不致於罪伏惟皇帝陛下以大中大和武功文德亭

育天下十有四年車書所至聲教大備微臣生逢明代

官忝諫曹旣當不諱之辰敢陳無隐之直伏以人爲邦

本食爲人天或陰陽之候暫𠎝水旱之沴小至匹夫匹

婦未安其家納隍之心則有所軫臣伏見自去六月已

來關東多雨淮南浙西徐蔡襄鄂等道霖潦爲災者二

十餘州皆浸没田疇毁敗廬舍而瀕淮之地爲害特甚

因風鼓濤人多墊溺其所存者生業半空江東諸州業

在田畝每一歲善熟則旁資數道春雨連夏農功不開

人心旣駭亡者則衆幸者京師歲稔夏麥又登成爲根

本之固以保斯箱之慶然賦取所資漕輓所出軍國大

計仰於江淮以陛下憂勞方務勵精爲理之若是而天

災尙至者將使陛下聖慮日新又日新而儆戒之耶不

然臣所未喻也誠災不勝德賦有定制倘又留聖念因

而拯之斯實代天理物爲人父母之明徵也伏望與元

老台司定議速下德音遣使臣之有明識通方者將恤

隱之命盡勞倈之方訪其疾苦蠲其租入與連帥守長

講求所宜鰥寡㓜艾周知其病詔令所下自如豐年休

嘉感通疵癘銷散况賦無工拙皆取於人不若藏於人

之爲固也盍俾有司析量入之數節經用之源務求便

安以去冗費縱災害不甚陛下過而憂之無乃益聖德

之光大乎𤣥元皇帝之三寶曰慈曰儉曰德明皇帝之

昌言曰在知人在安人此陛下巳行之効在恒久而巳

在敦固之而已臣毎讀漢史至賈誼谷永之徒數陳理

道痛言得失漢朝不以受之爲貶數子不以言之爲罪

我太宗文皇帝之有天下也魏徵王珪等危言正詞上

裨大化無疆之祚實兆於斯伏惟陛下遠覽西漢之風

近師文皇之德則凡百臣庻敢盡其詞臣鄙賤頑固不

識忌諱旣𥨸官命豈敢愛身葢有所聞則合上獻雖蹈

鼎鑊猶生之年不勝懇欵惶恐之至伏惟陛下裁擇謹

   論度支上疏

十一月十二日將仕郞守左補闕臣權德輿謹昧死頓

首上疏皇帝陛下臣聞建官惟賢任人以器細大畢効

轅輻無遺葢就其所長以求至當古人所以有優於趙

魏而劣於滕薛敗於栗邑而理於頻陽誠才各有所極

也伏見司農少卿權判度支裴延齡早以文學累居官

次固而似守刻而少通徒有專勤之心且非適時之器

徃者貳大農之卿長司太倉之出納號爲稱職葢有恒

䂓陛下急於奬能切於賞善權委邦賦兾其有成且度

支所務天下至重量入爲出從古所難使物無遺利而

不可竭竭則害生類使奸無隱情而不可刻刻則傷人

和調其盈虛制其損益上繫邦本下繫元元苟非全才

通識則有所壅自延齡受任巳近半歲羣議紛然皆曰

非宜且權其輕重固與守之之才不同邊儲經費之切

懋遷移用之法貴無留事以酌乎中簿領簡書用行郡

國失於毫𨤲利病相萬一物未理所軫皇情而延齡切

於感恩昧於量力思有以効强所不通則有枉尺直

之心多方自固之計吏伺其隙人售其姦因緣𫎇蔽觸

類滋長致遠恐泥學製實傷異時甚敗罪之何補伏料

聖意久未正授延齡職名似觀其能否以爲進退官司

閭里衆口一心評議諠譁所不可遏伏望與一二宰臣

時或詔問度支郞官使得以事實條對苟言者謬𡚶盍

有以辨之或才實未稱難恐久處倘擇能代命以他官

以全延齡以便天下上副求理之意下遂陳力之宜則

事任交修職業不廢臣忝備陛下諌諍之官嘗服師訓

緘黙自負無以爲容阮嗣宗口不言人之短臣心嘗師

之但以束帶立朝則異於是職當獻納豈敢顧身耳有

所聞心有所見義在無隱以奉聖明言而𫉬戾臣之死

所不勝愚瞽悃欵之至伏惟陛下裁擇謹奏

   請置兩省官表

臣某言臣聞堯之爲君也百工允釐舜之官人也九德

咸事伏惟陛下文明御宇建用大中德厚侔二儀利澤

施四海中外庶政寢興求思舉一事必稽於禮法命一

官必詢其望實故朝無虛授時絶幸人勵精萬樞超冠

前古可封之俗比屋相歡詩曰嗟我懷人寘彼周行言

思其才也又曰翹翹錯薪言刈其楚言選於衆也葢在

精別能否循責功實以爵祿爲砥礪以羣才爲鋩刄則

舉不失職人効其能左右掖垣首承明詔奉行詳覆各

有攸司然後下於中臺頒於海內誠至重也彌綸政事

侍奉軒墀分曹十員今則殆絶昔衛多君子晉有卿

况巍巍聖朝淳化所被濟濟多士豈謝古人要重之司

曠闕旣久則事有所壅吏得爲非亦慮四方聞知謂朝

廷乏士事關理道豈止官常臣以凡庸過𫎇慈渥塵汚

淸近逾越等倫前後對𫾻備承奬飾德音顧問魂爽震

驚而朴訥孱微不能自達又去四月三日靣奉進止令

臣有所見則條䟽奏來者輒以愚管手疏上聞干凟宸

嚴伏待罪責無任兢懼隕越之至云云

   淮西招討事宜

右自去歲出師今巳周月軍威未振冦孽猶虞中外臣

庶實同憤切臣伏思之以王命討不庭以平天下師臨

區區淮西之地况申光褊小惟有蔡州以宗社威靈𧇖

謀上略所宜朝出令而夕獻捷乘城授首指顧可期今

勝負之間猶未相直師老財廢勞而無功者何哉葢有

以也以冦之乘亂專地巳十五年財征不至於有司杼

軸難資於軍實而又峻威令同豐約獸窮則搏人自爲

戰此皆必死之衆也以全義之忠朴果决固思報恩而

馭衆伐謀力或不足况山東士旅驕悍且久苟非威望

素重者豈能制之又諸侯之師頭會烏合或幸灾養冦

或綿力薄材勝旣衆分其勞敗又無所歸罪其心不一

姑務自安此非成功之人也臣以爲徴師太廣命將太

輕輕則無功廣則難制議者或曰統師之名不重則策

勲之時其賞易足偏師之任至一則勞旋之際其功自

分且以希烈襄陽爲之懲創此乃知其一而不知其二

也成功之後在法制鈐鍵之而已豈可早計過慮使䧟

於必不成功哉自古以兵多而敗者非一以近事則乾

元鄴城之圍大厯魏州之討非師不衆也今因其數道

會師可以精擇將帥武畧威重爲聖心所知羣情所伏

者其餘方靣二千石與汝鄧之地環冦四境度其不能

者速易之兩河遠地之師未能制其死命者悉罷去之

但以便地勁兵練其可用者誓以賞罰使之掎角設備

於要害同心以進取程其力用如臂使指此决勝之道

也其次則嚴戒愼固勿與爭鋒來則遏其駈侵去則保

兹經界使士皆賈勇終不妄動有虜𫉬者悉釋而歸之

耀以武力浹之恩信旣無饋運之費又無殺伐之傷彼

竭我盈可以歲月待其斃也倘以其未有出境之暴且

開請罪之詞下詔班師曠然全宥雖根本未靖且罷戰

息人又其次也若止如今者二十餘軍禁令不一以懷

歸之衆無効命之心望其成功亦已難矣伏惟陛下留

   徐州事宜奏

右張愔狂愚敢阻朝命但慮强隣潛𨗳故使之然或聞

移牒出軍屯於境上外示攻脅其實衛之倘諸軍進攻

事至危廹度其不能濟也則必執以爲功旣居將相之

崇又有討伐之績不待朝廷加地進律而徐方去矣雖

萬萬無之亦不可不慮誠在率勵整訓合力急攻但一

方底平則四方知愳倘向淹時月未就誅夷則不如委

以州師俾其傳達苟安反側以爲後圖但運路通流師

律精勁更命文武兼材之臣徙爲三州節度且揚徐乖

遠控攝異宜移鎭則兵力難分遙制則威重不足愚夫

武校積習常情欲其復制旌旄不𨽻隣道但得人以授

必易爲理又防閑𭧂慢皆在其初實由藩鎭歲深没於

其位將校竊報恩之義子弟蓄樂禍之心陛下務人之

安含垢屈法因以授仕其風𥧲然臣以爲三載考績先

王之制或惜其爲理就加爵秩者不過五年則必交代

不幸物故雖其子亦可繼之者麾下有可代之者則必

授於諸鎭而命其帥於朝不得巳則命於隣壤又其次

也擢其上介又其次也設有齟齬者則以嚴師臨之以

大順責之人各有心固思自効凡舉事固計其當否而

不計其濟否易曰師出以律否臧凶正謂此也位與望

未至而驟居之其效必速又使人人有覬倖之心此四

方所以多故也酌理道之源尊朝廷之柄歸於上則事

理於下但修之近者則遠者自至矣制於易者則難者

自化矣如此則綱維畢舉利澤潛流自古覇王之道也

易曰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伏惟陛下留念以前淮

右未平徐方猶梗師徒淹久率土同憂臣自十數年間

叨禮宮記言司言之任愚陋無補忝冐掖垣又思漢朝

梅福以南昌尉之微猶遠陳時政敢以血誠管見博採

羣情輒竭肺肝因陳本末理有似迂而實近言有過直

而不誣干黷宸嚴莫識忌諱心魂震越伏待刑書無任

懇欵惶悸之至謹奉狀陳奏以聞謹奏

   給事中許孟容論齊𦜩授官事

右易曰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書曰嘉言罔攸伏然

則致理之道在感之而已伏惟陛下𧇖聖欽明覆露宏

納奬善求理冠於百王一昨許孟容以齊𦜩未有殊勞

超擢非次上州刺史品秩過優駁議之司愛惜法度廹

於守職不敢顧身封進詔書披厯誠懇中朝久無此事

人情爲之愕然陛下特開延英非時召對輟已行之詔

察無隱之忠天下之人踴躍相慶麟鳳五靈未足爲瑞

臣能匪躬君能虛受使百執事之人盡忠奉上此實瑞

之大者自前日已來衆情爲孟容危懼昨日巳來衆情

荷陛下開納巍巍聖德橫絶古今朝廷欣欣感甚以泣

臣忝職近侍受恩每深不任抃躍悅懌之至謹奉狀陳

賀以聞臣德輿誠歡誠喜頓首頓首謹言

   論災旱表

臣德輿言伏見自春三月不雨連夏涉秋田里嗷嗷農

收無望陛下齋心減膳憫惻元元告於宗廟禱於天地

一物可祈者必致其禮一介有請者必誠其言憂人閔

雨可謂至矣而甘澤未降衆情如焚公私窘廹日日以

甚臣聞水旱之沴陰陽之數前哲王之所不免但有備

之之術而巳銷天灾者莫若修政事感人心者莫若流

惠澤人和浹洽則天地之和應矣昔堯舜在上天下無

窮人今陛下愛人之心遠過堯舜而猶有窮困未濟者

此臣所未喻也敢以朴愚條陳管見伏惟聖慮裁擇

一碩年緃旱亦皆有苗但時雨或愆不秀不實今則甸

畿之內多有不下種而不生出者纔出短苗旋卽燋乾

者大率皆赤地而無所望流庸轉徙之人或趍近輔或

抵京西斃踣彫耗於道途者又居其外但慮至種麥時

無種可下頃者夏麥所收葢寡旋屬旱歉性命是虞廹

於目前苟利餬口蚩蚩愚夫須與支計伏望以今年夏

稅麥中各於本縣量留充臨時賑貸麥種今年秋稅除

水利地據分數外餘一切放免遠年逋負悉皆蠲除發

德音下明詔沛然及物使皆聞知則人心重遷喜氣交

感假使不放亦决無可徴不若先事圖之則恩歸於上

此乃今之至切也去貞元十四年夏旱不甚於今官吏

多督責取辦以爲心不副陛下視人如傷之㫖至有縣

令爲部內百姓歐擊者前事不遠伏惟陛下留念

一漕運之事以濟關中有司量入固巳支計以臣愚所

見且自東都已來緣路倉所貯米隨水陸節給倍程般

運應給脚價皆與實錢務令速到京師不計在途省費

續計料江淮米入運以備恒數又以太倉粟約一歲經

費之外出糶於人則時價必減而蓄藏者自出矣

一書曰罪疑爲輕又曰宥過無大陛下巳命省寺疏理

繫囚各從減等務使原免此誠𧇖慈恤隱莫大之澤臣

愚以爲不如特降成命敷宣於朝使轂下萬人渙然受

賜又比來有經黜放者自謂永無錄用之期坐爲匪人

感動和氣冬薦官踰三年未受命者不敢出城相顧以

乞食溘然而就斃此亦窮人之一端也近有超擢黜於

二千石者其徒必㸦相尉勉上荷聖恩雖未命者知牽

復可望冬薦官皆敘已用適其輪轅此誠𧇖慈勤慮奬

人於祿也伏惟因而宏之使人人自効昔顔子不貳過

蘧伯玉知非則明古之賢人皆不能無過在知而改之

而已棄瑕奬善用其所長則無廢人此理道之至切也

一天下理在百姓安百姓安在賦税減賦税減在經費

省天下未有不由此塗出也生之者少靡之者多物力

旣屈人命必蹷大厯中絹一疋價近四千今止八百九

百設使稅入之數如其舊出於人者已五倍其多又四

方守臣銳於上獻爲國歛怨爲身市恩或廣軍實之求

而兵有虛籍或倍地征之數而取以多方固非家財皆

出於人力者也雖有心計巧厯能商功利者其於困人

均也割股啖口莫甚於斯在陛下慮之而已行之而已

大易節之說曰天地節而四時成節以制度不傷財不

害人伏望俾有司審量入之數節輕用之源無冗食

無浮費百事省嗇以俟豐年此一救灾恤患之切務也

一前史云一時不雨人且狼顧今厯三時矣農之望歲

以食爲天京師比屋惶惶靡措詩曰先人有言詢於蒭

蕘古語云愚者千慮時有一得况含齒戴髮斯人最靈

伏望俾百執事之人皆得上言利病可者酌而行之否

者容而恕之此亦惻隱含宏之大要也

以前臣伏以今年饑旱京師艱食聖心憂軫臣下何安

臣謂救之者不在於禱求乃在於事實有備者不止於

公𢊬亦在於編人苟懷愚管不敢緘黙上煩宸扆事或

非宜慺慺血誠所貴無隱不任惶灼隕越之至謹藁手

疏以聞臣某誠恐誠懼頓首頓首謹言

   昭義軍事宜

右山東節將有沃壤利兵三十年間𥧲以强大或父殁

子繼起復臨戎名器雖出於中朝爵地實專於外閫澤

潞素爲雄鎭礠邢洛與數道犬牙故欲變山東之俗先

在擇昭義之帥可以練兵賦循法制鎭以威重扼其咽

喉化彼譸張納諸軌度此爲樞鍵不可不愼盧從史拔

自軍校列於藩垣以先朝含煦之恩積臣下寵祿之重

且自建中貞元以來每命一方鎭遂綿厯歲時就加爵

秩以至於没身弔贈自陛下聖澤亭育天威震曜吳蜀

底定人神洽和三四年間易置節將出入中外者凡數

十輩執介圭不俟駕者相望於道塗而從史宴安自居

未著勲績頃來羣情猶望除代今則因其憂服可以愼

選守臣况盧䖍以文學至大官殁於闕下以從史之賢

自可全儒家䘮紀之儀宏聖朝孝理之道以從史非賢

則連衡非人煽結爲患貽朝廷憂恐自此始且成德事

體與昭義不同衆情以爲許成德之請則可許昭義之

請則不可以恒兾習俗頗久倘類相因含垢推恩制之

以漸故上黨內地未嘗因循失之毫釐利害相萬或者

慮苟未受命則勞王師誘刦武人阻拒旬朔臣愚以爲

凡朝廷計之甚遠大者以來至當倘成命旣下不時率

道隣道戒嚴備於境上人各有心必思自効前秘書省

校書郞薛貽謀比充從史掌書記去歲懇求罷免歸里

京師臣比任禮部侍郞日貽謀進士及第數與相見訪

其人情澤潞山東事體貽謀一二詳悉言其恩信不及

於下若命將以伐萬無所虞或召貽謀陳奏亦兾少廣

聰聽事更淹緩轉失機宜臣備位班行禀性愚魯苟有

所見輒披肺肝得於衆多事甚明白不敢緘黙上疏上

陳無任惶懼懇廹隕越之至謹錄奏聞謹奏

   恒州招討事宜

右臣伏見詔㫖以王承宗未禀朝命薛昌朝未赴德州

大興師徒以務攻討中外臣庶不任憤激臣伏計數日

已來朝官論用兵害者已多臣不敢更引煩詞徒惑聖

聽臣今直舉管見二事冐昧上陳一則神策等兵在城

中多是市井屠沽庇身軍籍未經戰陣難以成功經途

旣遠所虞非細或中路潰撓結爲雚蒲未至交鋒别有

此慮况恒兾馬軍素勁兵數頗多倘淹時月則損威重

又西戎淮右    𠒋狡多端或乘間犯邊或干紀

出境禁衛武備不可頓虛山東猶疥癬也京師猶心腹

也不可不深以此爲念一則恐須便除成德及德棣兩

道節度使則六州之人知有所奉兵交之際各圖自抜

不然則以壤界所接而盡分其地如樂壽博野可以𨚫

還瀛州之𩔖使其四隣各務攻取則人人自戰而恩歸

於朝不勞師費則坐剪妖孽此亦必然之理也伏惟陛

下憂勞之際臣忝備班行苟有所知不敢緘黙無任惶

懼懇悃之至謹錄奏聞謹奏元和四年十月十七日太

卿權某狀奏

   山東行營以臣愚所見條件於後

一自去年十月興師討罪今巳半歲未見成功時漸入

夏水潦疾病衆心不一主客相懸若更因循必慮潰撓

竊聞自出師以來已費用五百餘萬貫物力旣屈人心

則摇不可不深以此爲念

一山東諸侯未朝覲者各有息男爲副大使其心不相

遠孰肯爲陛下盡力者耶以陛下神武𧇖圖埽定吳蜀

凡觀陛下討王承宗者雖跡似忠藎其意在於必不成

功朝廷懲創遂不問山東之事此其計也

一凡舉衆行師須因衆心喜怒王武俊實有破朱滔之

勞而地廣兵勁若更淹延挫損轉甚今日中朝公卿

夫之論莫若愛人息衆含垢忍恥沛然下哀痛之詔宥

其罪辜若更敗傷則無所及也

一若以直赦承宗誠人心所便而師出半歲無功而旋

則不若因有制置使衆情有所觀聽如盧從史者誘設

陳璀每事逗遛貴出草粟賤收縑帛倚冦爲援以邀寵

利其間情僞非止一途比於承宗其過實甚今若於在

近命行營節度令其倍道兼程度其行至半途授以澤

潞然後別命從史京西已來一鎭旣離本處巢穴卽姦

計不行新授朝命寵榮必不慮不至况聞其貪虐人心

厭苦有所改更必求悅隨若從史除官及除替并恩宥

承宗三道制書同時煥發則衆情感浹成命伏惟試以

此爲念

一軍儲國計仰給江淮江淮早歉人心日急若連兵不

解則憂患非細頃者衆情以淮西三州之地四靣勞師

費財謂必命帥於朝以正王度昨者巳除吳少陽充留

後使伏計聖慈必以愛人爲心含宏覆育淮西旣猶如

是卽承宗理固不疑但在速耳

以前臣自去年四月十五日上奏以欲變山東之俗先

在擇昭義帥恐從史煽結爲患貽朝廷憂入去年十月

十七日上奏以禁軍多市井屠沽未經戰陣倘淹時月

則損威重今物情憂駭思竭肺肝以陛下聖德聖姿虛

受宏納敢以踈賤上干聰明無任惶懼懇悃廹切之至

謹錄奏聞元和五年三月二十七日通議大夫守太常

卿臣權輿奏狀















權載之文集卷第四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