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五 權載之文集 卷第四十六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四十七

權載之文集卷第四十六

            唐權德輿字載之

  表狀

   恩賜馬一疋并鞍轡及告身衣兩副等

右今日中使景忠信至伏奉恩㫖賜臣前件馬并鞍轡

告身衣服等寵賚所及遑荷難勝臣自受命巳來神爽

飛越晦明之際寢食靡遑恩私特加榮錫備至命書煥

輝渥澤殊常出衣服於御府輟華騮於天廐負乘之懼

不稱之灾慶賜有溢目之榮奬任有提耳之誠以臣愚

陋負荷難勝雖欲殺身豈酬鴻造無任感恩惶愳荷戴

之至謹奉狀陳謝以聞謹奏元和五年九月三十日

   謝批荅表

臣德輿言昨日中使劉履謙至伏奉聖恩批荅令臣卽

斷章表者臣以庸薄無他材能先朝駈䇿謬掌文誥因

緣荏苒累踐班榮每自循省常憂顚覆至於經理代務

非所克堪伏以陛下推擇宰司萬方觀聽謀猷化本宜

得全才此臣所以尤不自安披⿰氵厯肝膽兾狥由𮕵之請

不傷則哲之明鴻私猥加愚懇靡遂雖盡忠極慮不敢

愛身而孱滯顓𫎇難逃其責伏讀詔命焚灼在懷誓心

畢命難酬萬一無任感恩荷戴戰懼之至謹奉表陳謝

以聞臣德輿誠惶誠恐頓首頓首謹言元和五年十一

月一日

   謝權知門下省過官狀

某官臣權德輿

右臣奉恩命權知門下省過官者伏以過官至重事在

黃樞閲郡吏之否臧布百職於中外苟或非當其傷實

多臣自玷台司忽及半載一昨陳乞天睠未迴當憂惕

之中而寵榮薦至摩頂至踵豈酬鴻私無任感恩荷戴

之至謹奉狀陳謝以聞謹奏元和六年二月十五日

   請祔廟狀

臣亡父先臣秘書省著作郞贈太子少傅某

右臣先臣在元宗廟筮仕河朔忠孝名節冠於當時至德

乾元之間厯監察御史起居舍人著作郞在代宗廟早

違聖代臣幼丁荼蓼不及義方過𫎇渥恩祿秩崇厚按

開元禮文合立私廟三室永懷怵惕思展吉蠲已於通

濟坊修建擇用二月二日祔饗臣位忝台司時逢孝理

事循𢑱典禮展私誠感戴恩榮不敢不奏聞伏聽勅㫖

元和七年正月二十五日

   謝追贈表

臣德輿言伏奉今日恩制臣亡父贈太子少傅先臣某

追贈太子太保寵靈所及徽數特加捧承命書感奉酸

咽臣誠惶誠荷頓首頓首伏以先臣在天寶末年筮仕

幽朔艱貞特立忠孝兩全名節冠於今古風聲激乎天

下以執憲載筆逮事肅宗禀命不融早違昭代臣齠齓

之歲孤苦零丁遭逢昌運漸履名級過叨𧇖奬忽至台

司無能受祿莫與臣比以先臣之名器未稱餘慶或鍾

𫎇陛下之寵秩逾涯此生何幸所建家廟實稽國章時

及春祠禮從祔饗豈謂聖慈曲被孝思是崇當啟匱題

主之時有吿第漏泉之命感深霜露禮盛蒸嘗自葉流

根實荷非常之澤摩頂至踵難酬不次之恩昭明交感

山嶽非重無任祗荷隕越之至謹奉表陳謝以聞臣某

誠惶誠荷頓首頓首謹言元和七年二月一日

   進詩狀

舊詩五十首

右宰臣奉宣進止令臣進舊詩者伏惟陛下以聖德文

明化成天下徵詩之㫖本在樞衡念舊之仁因及簮SKchar

臣頃尸重任久曠官常今列大僚猶叨寵渥於孔門非

賜也言詩之目在漢庭異匡氏說詩之工徒積繁蕪豈

近聲律自承休命伏用兢惶待罪之時無補公餗免退

之後猶獻雕蟲旣乖法言有黷聰聽震悚𪫟惕不知所

安謹錄前件詩五十首奉進無任慚愳隕越之至謹奏

元和八年六月十三日

   謝借飛龍馬狀

𫎇恩借飛龍馬三匹

右今月十日中使張少顒至長樂驛奉宣進止借臣前

件馬送出府界者臣以庸薄謬叨恩私寵榮㳫至感戴

難處以今月十五日至東驛出京兆府界天闕儲胥仰

瞻日遠御閑蹀𨇾假借恩深仰元澤以難酬顧微生而

何幸况代勞比君子之德負乘積小人之憂感戀明庭

涕泗橫集當君陳之寄必竭肺肝羡騕褭之迴恨無羽

翼無任感荷戀慕之至謹奉狀陳謝以聞謹奏元和八

年七月十日

   留守謝上表

臣某言伏奉今月三日制命授臣檢校吏部尚書兼御

史大夫充東都留守判東都尚書省事以今月二十四

日至東都上訖榮渥特加寵光備至俯仰印紱慙愳交

中謝臣才不出衆祿期代耕因緣文字進越名級自

聖明臨馭特沭鴻私厯五曹之貳居九卿之長遂叨大

任忽涉四年智慮孱愚言詞朴訥徒淹歲月莫展涓埃

雖竭匪躬之誠竟乖陳力之効自免樞務猶忝春官纔

經半載復授今任前後所厯皆不因人無非𧇖奬以至

崇大况居守所寄東夏式瞻在君陳畢公之選兼天官

憲府之重面辭之日親奉聖謨式遏匪人整訓戎事用

制竊發必資兼材豈臣懦薄所宜負荷今兵力至微武

備不足此皆天鑒所察臣不敢累黷聰明杜其姦情亦

在早計必兾磨礪鈆鈍罄竭肝心忠以事君死而後巳

違離宸睠感戀闕庭以陛下注意之恩誓㣲臣捐軀之

節無任荷戴屏營之至謹差押衙試殿中監成黨奉表

以聞臣某誠惶誠恐頓首頓首謹言元和八年七月二

十四日

   太常博士舉人自代狀

將仕郞守太常博士臣權德輿

准制舉自代官浙江東道義勝軍副使殿中侍御史內

供奉賜緋魚袋陸㕘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㕘官上後三日舉一

人以自代者前件官操履淳固識度淸明學通典憲文

稽雅頌損益儀制實當其才謹具名如前謹奏貞元八

年正月十七日太常博士臣權德輿狀進

   右補闕舉人自代狀

將仕郞守右補闕臣權德輿

准制舉自代官將仕郞守太常博士賜緋魚袋鄭儋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㕘官上後三日舉一人

以自代者前件官文藝敏達行義貞循直道正詞確

有立使之司諫才實過臣謹具名如前謹錄奏聞謹奏

貞元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右補闕臣權德輿狀進

   起居舍人舉人自代狀

徵事郞守起居舍人臣權德輿

准制舉自代官朝議郞行右補闕歸登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㕘官上後三日舉一

人以自代者前件官詞學精實晦而不耀操尚純素貞

而有恒司諌十年其道一貫凡所踐履臣頗諳知使之

記言庶禆法教謹具名如前謹奏貞元十年五月一日

起居舍人臣權德輿狀進

   起居舍人舉人自代狀

徵事郞守起居舍人知制誥臣權德輿

准制舉自代官儒林郞守尚書膳部員外郞賜緋魚袋

楊於陵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㕘官上後三日舉人

以自代者前件官識理精通文藝典實行潔而敏氣和

而專施於政事動有成績察其素履堪列近臣宏奉訓

辭庶能稱職謹具名如前謹錄奏聞謹奏貞元十年

月二十四日起居舍人知制誥臣權德輿狀奏

宣德郞守尚書駕部員外郞知制誥雲騎尉臣權德輿

准制舉自代官朝散郞使持節開州諸軍事守開州刺

史賜緋魚袋唐次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㕘官上後三日舉一

人以自代者前件官文詞朗茂學識宏暢常任起居郞

禮部員外郞出守四年日新其道司言草奏所任誠切

酌於公議次有其才謹奏貞元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四

日駕部員外郞知制誥臣權德輿狀進

朝議郞守尚書司勲郞中知制誥雲騎尉賜緋魚袋臣

權德輿准

制舉自代官朝議郞守尚書禮部郞中賜緋魚袋許孟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叅官上後三日舉一

人以自代者前件官有通識敏行强學懿文爲官擇人

堪備淸近發揮書命必有可觀謹具名如前謹錄奏聞

謹奏貞元十四年四月四日司勲郞中知制誥臣權德

輿狀進

朝議郞守中書舍人雲騎尉賜緋魚袋臣權德輿

准制舉自代官朝議郞守尚書司封郞中充集賢殿御

書院學士判院事上騎都尉陳京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㕘官上後三日舉一

人以自代者前件官文學閎深資性貞實厯博士補闕

三爲郞官該達古今議論堅正掖垣之任望實所歸使

之司言必能稱職謹錄奏聞謹奏

朝議郞守尚書禮部侍郞雲騎尉賜緋魚袋臣權德輿

准制舉自代官朝議郞守中書舍人驍騎尉賜緋魚袋

權知吏部選事楊於陵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㕘官上後三日舉一

人以自代者前件官文詞精雅器業端醇久踐職員多

所練達求才誠重考藝尤難將辨妍𡟎必歸鑒裁使居

其任尤允至公謹具名如前謹奏

朝議郞守尚書戸部侍郞雲騎尉賜緋魚袋臣權德輿

准制舉自代官湖南郡任團練觀察處置等使朝請大

夫檢校右散騎常侍使持節都督潭州諸軍事兼潭州

刺史御史中丞賜紫金魚袋楊憑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㕘官上後三日舉一

人以自代者前件官文學政事侃然自立器宏道直

茂識精累居中外克著聲實稽其志業可處大官司徒

貳左右邦教以臣忝據恐紊𢑱章陟明而授庶允公望

謹錄奏聞謹奏

朝議大夫守尚書兵部侍郞驍騎尉成紀縣開國伯臣

權德輿

准制舉自代官太中大夫守尚書禮部侍郞上輕車都

尉淸河縣開國男崔邠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叅官上後三日舉一

人以自代者前件官敏識全才焯見理本久司綸翰乃

擢禮闈凡所典領克揚聲績伏以夏官之貳務切簡稽

國朝以來望實皆重其於選任頗異他曹以臣居之玷

辱爲甚掄才以授敢獻所知謹錄奏聞謹奏

朝散大夫守尚書吏部侍郞驍騎尉成紀縣開國伯權

德輿

准制舉自代官朝請大夫守尚書刑部侍郞騎都尉高

陽縣開國子許孟容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㕘官上後三日舉一

人以自代者前件官有文學行義堅明中正早登郞吏

謹貫法程頃任給事中抗議不回德宗爲輟已行之詔

自貳職司宼權領選曹强志在公京舉官業今銓衡務

重朝選所難臣頃轉兵部纔經數月驟兹擢遷必速官

謗中臺之首尤在得人推於至公庶允羣議謹錄奏聞

朝議大夫守太子賔客驍騎尉成紀縣開國伯臣權德

輿

准制舉自代官諫議大夫韋况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㕘官上後三日舉一

人以自代者前件官含和抱素宴息道樞循性履方遠

跡聲利徵拜諫列乞歸故山實有古風可司教本伏以

賔䕶之任道德所宜不嬰事物時謂淸重正職員於三

品列商皓於四人豈臣小生忽據尊秩久於塵玷自速

愆尤過𫎇恩私猶處優禮俯仰慙灼上負聰明賦祿命

官必歸耆碩以臣負罪非所克堪推賢讓能朝有恒制

大僚厚德慶洽時情謹錄奏聞謹奏

朝議大天守尚書兵部侍郞上柱國開國伯臣權德輿

准制舉自代官朝議大夫守右散騎常侍上柱國宏農

郡開國公賜紫金魚袋楊憑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㕘官上後三日舉官

一人以自代者前件官曠度偉才明試直道卓爾山立

不隨波流自踐朝倫時推公器話言形於風槩聲猷發

於事業庶政根本在於南官臣以庸虛五贊六□□□□□

望實未諧兹選物議時情共知不可輒量力以循分期

𩔖能以審官庶允至公以明朝典謹錄奏聞謹奏

通議大夫守太常卿上柱國襄武縣開國侯賜紫金魚

袋臣權德輿

准制舉自代官正議大夫尚書吏部侍郎上柱國淸河

縣開國子崔邠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參官上後三日舉一

人以自代者前件官才茂識精密靜宏達久於右掖再

履南宫儀曹取士聲實不惑小宰掄才流品皆叙伏以

奉常典禮首冠羣卿古今盛𨕖不可虛授以臣愚薄累

奉恩榮前後職官無非忝濫逮今奬命尤懼非宜將何

以叶和神人祗肅郊祀跡邠公望當處大僚循分讓能

朝有𢑱典謹錄奏聞謹奏

   平章事舉人自代狀

某官某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常參官上後三日舉一

人以自代者羣官𨕖任猶合讓能况台司寄重倍百常

等臣自受恩以來夙夜惶怖必知敗覆無補盛明𥨸見

前件官等含章履道忠孝諒直實有宰物之器皆有致

君之誠足以上承𧇖謨下决庶政伏乞罷臣袞職以付

材能則訏謨可行授受惟允羣情斯在非敢自私手疏

上陳伏惟鑒聽無任誠懇戰懼之至謹奉狀陳讓以聞

謹奏

正議大夫守禮部尚書上柱國扶風郡開國公賜紫金

魚袋臣權德輿

准制舉自代官正議大夫守太常卿上柱國淸河縣開

國子賜紫金魚袋崔邠

右件官器行端茂文學閎深自中書舍人厯禮部吏部

二侍郞太常卿皆與臣交代諳其事政伏准建中元年

正月五日制常㕘官上後三日舉一人以自代者臣頃

待罪非據首尾四年無補休明合當遣黜聖慈寛宥猶

守本官受恩之日惶駭失次又𫎇特令宰臣奉宣進止

奬飾慰喻至于再三謂臣更無罪過恐臣𡚶有憂愳承

命震灼感入肺肝宰司退免未有斯比實當怵惕之際

再沭生成之恩臣以遣奉近侍不合申謝慮煩省覽不

敢拜章輒因舉代之時特荷非常之澤况宗伯秩禮選

任重難以邠代臣實允公望謹錄奏聞謹奏

東都留守銀靑光錄大夫檢校吏部尚書兼御史大夫

判東都尚書省事上柱國扶風郡開國公臣權德輿

准制舉自代官朝議大夫守尚書戸部侍郞判度支䕶

軍賜紫金魚袋盧坦

右伏准建中元年正月五日制內外官上後三日舉一

人以自代者前件官端操敏用秉𢑱嚮方專席兩臺察

廉三郡自理煩處劇再貳六官克茂休聲益彰直道保

𨤲河洛從古重難宏修武備宜得威望揆才量力敢以

薦言謹錄狀奏聞謹奏

   賀除于頔太子賔客表

臣某言伏見今月二十二日制書以于頔爲太子賔客

凡在過咎得以昭洗凡在臣僚不勝慶躍臣某中謝

惟陛下推誠恤隐宥罪申恩澤深雨露明並日月于頔

幸備公相又忝國恩而交私匪人行賄求進惡子兇悍

虐殺無辜降爲王傅使絶朝謁家居思過用愧其心在

於聖恩巳是私宥今則以其嘗居重任特降殊私進於

賔䕶復得通籍載念循省洗其尤違懷生無不遂之人

負罪有自新之路含養之澤與天同符山東諸侯未朝

請者必欣戴恩仁浹洽肌骨此誠王者感人心之深若

也臣嘗備樞近每承音㫖衆情不至於𧇖慮巳周古哲

難行在聖姿則易寛明恤隱遐邇歡心仰戴天慈沐浴

休運無任抃躍喜賀之至謹奉表陳賀以聞臣某誠歡

誠賀頓首頓首謹言

   謝停賜口臘表

臣某言伏奉今月十七日手詔以諸道每年合送口臘

及尺旣非厚賜未足申恩以方鎭勞煩道路爲敝一例

停罷貴適便宜以示臣省恩自九天澤周萬宇伏讀詔

㫖仰荷皇明臣某中謝臣聞務其大者捨其細存其廣

者遺其狹故先師有寧儉之教禮經有必簡之文陛下

誠切受人志於求瘼口臘香澤豈均雨露之濡尺寸度

數曷比乾坤之大以道途勞費傳置將迎鑒在事先慮

周物表去煩就省約已便人合簡易於二儀燭休明於

四裔臣謬居分正𫉬奉德音抃賀之誠倍萬常品無任

感戴悅懌之至謹奉表陳謝以聞臣某誠歡誠喜頓首

頓首謹言

   謝端午賜衣及銀器百索等表

臣某言中使陳忠玠至伏准前月十七日手詔賜臣端

午衣一副銀椀二銀砂羅一百索一軸并大將衣服等

慶賜遠降天顔如臨恩光綢繆器服輝麗成周士吏居

守輿師喜氣歡聲以感以抃臣某誠欣誠荷頓首頓首

伏以斗杓建午之初日永星火之際陰陽肇接天地氣

交陛下法𧰼乾坤順行時令賀獻本臣子之志寵賚延

君上之恩孱微無庸跼蹐斯甚佩長命之縷俾壽而臧

捧在笥之衣旣安且吉然後大敷渥澤盡感鴻私顧巳

難酬此生何幸無任戴荷踴躍之至謹附中使陳忠玠

謹奉表陳謝以聞臣某誠歡誠抃頓首頓首謹言

   請置防禦軍狀

東都留守

今管舊防禦軍官徤并陽翟偃師等縣鎭遏及留鎭將

士共三千八百九十五人七百人舊防禦軍官徤准元

和三年八月十日勅量留一千五百七十人河陰陽翟

偃師等縣鎭遏准元和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勅留守牧

管一千六百二十五人留鎭將士

右件見管兵士如前其中分在陽翟偃師外鎭并諸色

軍將所由及口傔等並在數內今在都城二千人巳下

極爲寡少臣去年七月五日面辭親奉聖㫖欲却置防

禦軍去年十月十六日又具狀聞奏至今未𫎇進止東

都與淮西地近又少陽丁憂未聞疾狀非輕慮有軍中

動靜苦無備擬不免憂虞又陽翟去冬口有刦殺亦爲

在鎭人少所以草竊公行居守寄崇臨制東夏淮西緩

急切在隄防須假軍聲以重威望以臣庸懦又兵力至

少夙夜惶懼曠敗是憂在臣至㣲豈敢逃責但以常備

重任過承鴻私恐負恩寄有辜任使事理所廹不敢不

言伏惟聖慮速賜裁擇輕冐塵瀆神爽震驚無任惶懼

殞越之至謹差押衙雲麾將軍守左金吾衛大將軍兼

試殿中監上柱國成黨奏狀陳請以聞謹奏

   論吳少陽起復狀

淮西節度吳少陽

右少陽丁憂巳近五十日未有恩命起復除官比來諸

道節將每有起復皆不如此淹久亦聞少陽疾病頗甚

如少陽不起卽朝廷因此便可處置况蔡州四靣懸絶

與山東不同伏計聖謨已有前定至如今日起復卽恐

不可過遲况頃來朝中儒臣文吏如杜祐樊澤路寰皆

不免有此今若議除替卽須准擬興師師徒一舉勞費

則甚京邑旱儉恐且須安靜養威蓄力以俟其時少陽

風疾頗甚臣先已聞奏其勢非久可爲後圖東都與淮

西相近在臣憂虞至切敢以疎遠千冐宸嚴輕凟上陳

伏待罪責無任惶悸隕越之至謹奏

   謝每年賜錢三千貫文表

臣某言伏奉今月三日勅東都留守額闕宜令度支每

年支錢三千貫文充雜給用者伏以居守將士仰給有

司省嗇之中經費猶闕臣頃以地隣淮右事切隄防請

益師徒以崇威重至於資用未敢陳聞豈謂天澤旁流

鴻私曲被救乏恤隱已極大君之慈曠官費財益重微

臣之責况違離軒陛周厯炎凉無補盛時有叨重寄恩

光積厚荅效何階無任感戴悚懼之至謹奉表陳謝以

聞臣某誠惶誠荷頓首頓首謹言

   奏孝子劉敦儒狀

東都留守

孝子劉敦儒年四十九曾祖子𤣥 祖貺 父甲住東都從善坊

右件人名儒史官之家積成教義至性誠孝感動人倫

母患風狂心緒乖亂無故搒箠常至僵仆或凍於積雪

之下或曝於赤日之中腐爛皸裂略無完體見其楚毒

方肯飮食敦儒甦而復起常愳人知承順怡然不覺疾

痛因心之道貫於神明欲葢彌彰事久方著烝烝不匱

十有六年貞元二年留守韋夏卿具狀奏聞奉其年八

月二十九日勅宣付史館旌表門閭臣至洛都具詳事

實聞諸族𩔖布在風謡今又十年不改其養飢寒所廹

衣食闕然晨昏所奉朝不繼夕伏以底祿筮仕資蔭多

門至行絶人尤可嘉奬伏望天恩特授一解褐京官使

分司就養則計食可給寸祿爲榮庶厚時風以宏孝理

特乞聖慈允臣所請謹錄奏聞伏候勅㫖

   謝賜冬衣表

臣某言九月二十日中使孟國瑶至伏奉其月十七日

勅書手詔慰諭臣及將佐僧道百姓等併賜臣冬衣兩

副大將冬衣共四副者詔㫖曲臨慶賜旁集凡在禆校

一其懽愉臣某中謝臣自違奉闕庭保𨤲河洛異戎師

式遏之任非封部底貢之勤坐叨名器所謂尸素日月

云邁寒暑迭來再及授衣之辰毎𫎇挾纊之澤被服輕

煖章施賤陋彼巳不稱於臣則多雖竭捐軀之誠豈逃

濡翼之刺撫躬愧畏上荅何階無任慙懼感戴之至謹

奉表陳謝以聞臣某誠惶誠恐頓首頓首謹言

   請加置留鎭兵二千人狀

右留鎭將士雖有三千八百餘人偃師陽翟登封告成

等分鎭并軍將口傔諸色所由外在都城日勅二千人

城門街鋪守當悉在其內陽翟當蔡州要路鎭兵不滿

三百人都城人數已少更分減不得自舞陽刦殺巳來

臣夙夜憂切陽翟只隔襄城便與郾城接界冦盗侵軼

事資隄防伏請量加置前件人數分在都城及陽翟鎭

兩處防備所兾完守遏其窺覦倘非事理廹切豈敢輕

黷聖聽謹錄奏聞伏聽勅㫖

   留鎭將士加置二千人狀

右伏奉今月十四日勅留鎭將士宜加置二千人都城

及陽翟分鎭仍速令招召精選强壯數足奏聞者臣伏

以都畿宮闕之重四方水陸之衝宻邇淮夷兵數鮮少

安危之計責在㣲臣風夜憂惶逼擾是懼陛下神武獨

運𧇖略下臨加此新軍保安洛土凡在都邑巳如金湯

敢勵孱庸以膺駈䇿無任感恩悅懌之至其招召事宜

巳具别狀分析聞奏謹錄奏聞謹奏

   請加置兵衣糧狀

右伏奉今月十四日勅留鎭將士宜加置二千人速令

招召者伏以自元和三年准勅停防禦軍後皆散在坊

市工庸爲生今令招召揀去老弱又畿內山谷間有武

力勁悍者四軍留鎭軍子弟有成長强壯者旬日內且

合拾得一千人其餘至後月內並合得足伏以前件人

等久藉軍籍不免飢寒招募之初須有露賚藉其速至

必在樂從况當冬賜之時宜均挾纊之澤伏望天恩許

臣招召入軍者便准舊官健例給冬衣月糧伏望下有

司且支一千其餘一半待招召有次苐後續具聞奏謹

錄奏聞謹奏

   河南尹裴次元充東都副留守

右伏奉今月十九日勅東都留鎭創立新軍所招將士

切須精選要得府縣共詳簿書况分正副守仰惟舊典

宜令裴次元以本官充東都副留守者伏以居守之任

分政是崇舊制河尹多兼副職以臣虛薄謬忝保𨤲陛

下俯憂敗闕命此陪貳今淮右狂寇尚稽天誅洛京重

地每軫宸慮况新承詔㫖創置軍師其於選募多闕府

縣以尹守之劇同此在公佐庸菲之材俯矜不逮受恩

斯重量力難任見與次元計會於諸色人中設法招召

續具條奏無任感恩戴荷之至謹奉狀陳謝以聞謹奏

   謹移義成軍一千五百人鎭陽翟狀

准今月十七日勅移義成軍一千五百人鎭陽翟縣右

伏奉今月二十日詔勅淮西未寧東都兵少今詔■平

發步軍一千五百人於陽翟縣鎭守令權取臣指撝與

次元計會差官專徃勾當供頓及排比兵馬下處善於

綏撫無失機宜如淮夷犇衝卽逐便除討若無侵掠但

且防遏優恤之間必資得所者詔命自天𧇖奬稠疊捧

戴惶悚若無所容伏以東畿之中陽翟最重地非巖險

境接淮夷斯爲要衝實在捍蔽兵力素少疆塲是虞忽

承天書已在𧇖𥮅分滑臺之堅甲佐甸邑之偏師戎行

賈勇河洛增氣臣以懦劣素乏才謀陛下權令指撝假

以威重謹當下竭庸管上禀𧇖謀循已何堪省躬知愳

應緣置頓及到縣下處臣巳與次元計會排比差官勾

當其於撫綏必兾便安候將士等到鎭續具聞奏謹奉

狀陳謝以聞謹奏

   謝除太常卿

臣某言伏奉十月二十四日詔命除臣太常卿統和神

人典司禮樂臣實庸菲𮘸叨寵榮臣某誠惶誠恐頓首

頓首臣以書生凡軰懦薄無堪生偶昌期累膺爵秩四

掌誥命五居列曹遂叨禮卿乃佩相印竟無微效上荅

皇明自罷宰相再履宗伯旋忝保𨤲之任属當優寄之

時淮甸多虞周郊接壤上勞聖慮下輯戎師臣不敢愛

身不敢避事頻抗手疏偹陳物宜苟披肺肝莫識忌諱

自承詔旨許募新軍實使懦夫增氣輙思仁者有勇繕

修器甲招集驍雄每竭一心敢有貳事陛下憂臣不逮

全度特深出扵殊私遽降新命沐浴皇澤從容大僚量

力無庸庇身何幸况太常者伯夷叔孫通之職豈易其

人五六年間再居此地感恩知懼循分難任卽以今日

三日進發瞻望闕庭踴躍欣抃謹奉表陳謝以聞無任

感戴喜懼之至臣某誠惶誠恐頓首頓首謹言

   應緣遷奉狀制書手詔等

山南西道節度觀察處置等使銀靑光祿大夫檢校吏

部尚書兼興元尹御史大夫上柱國扶風郡開國公臣

權德輿右臣亡祖松柏先在東都臣幼年流寓江東夙

釁鍾罰亡父母扵潤州安措今歲在丁酉是商姓通年

取四月二十日扵潤州啟舉七月十九日扵東都遷祔

孤單零丁早失嚴訓寵榮累集霜露感深至扵歲時

難遇吉便常恐忽先犬馬莫展私誠伏以守土理戎不

敢自求營䕶欲遣子弟專徃不敢不先事上聞謹錄奏

勅某省所奏請遷祔事具悉卿移孝爲忠嘗竭弼諧之

志愼終追遠每增霜露之恩無忘在公載陳誠懇眷言

𠋣属喜歎良深所請令子弟專往營䕶允依來奏想宜

知悉春煖卿比平安好遣書指不多及二月十五日

臣德輿言伏奉今月十五日手詔許臣遷祔并合子弟專

往營䕶者捧承詔書曲遂私志感泣嗚咽激扵肝心臣

德輿誠惶誠荷頓首頓首臣以童齓之年遭家不造壤

樹所寄權在江南累經追崇當異徽數今龜筮叶吉日

月有時伏𫎇聖慈伏賜鑒察恩詔下降特允懇誠孝理

所覃幽明知感松楸改卜永異事扵九原蒲柳餘年異

酬恩扵萬死無任感戴𪫟惕之至謹遣押衙朝議郞前

興元府金牛縣主簿張儇奉表陳謝以聞臣某誠惶誠

荷頓首頓首謹言

使某官某

右臣伏奉去二月十五日詔命許臣遷祔起四月二十

日至七月十五日合在准式假內使事請令攝節度副

使檢校尚書水部員外郞兼殿中侍御史樊宗師勾當

其府事請令少尹王士良勾當其間四使各有判官若

事關師旅錢穀稍要重者并須有聞奏者臣自躬親不

敢闕事謹錄奏聞伏聽勅㫖元和十二年四月十日使

勅㫖宜依四月十九日

使某官某 亡祖右羽林軍錄事㕘軍倕

右臣亡祖仕於開元天寶之際文行聲實推重士林禀

命不融竟沉下位與當時淸名之士席建侯包容蘇源

明友善特深唱酬文章各在集錄義方流澤以及先臣

忠孝名節聞於天下累𫎇追錫備極哀榮逮至㣲臣寔

荷祖訓猥以瑣劣過叨鴻私今檢校官兼官並至三品

勲官及爵並至二品玷冐斯甚曠敗是憂况臣本官興

元尹足領當道使務理戎撫俗不假他官其檢校吏部

尚書兼御史大夫并散官勲爵並乞削免迴充亡祖追

贈則殘生展霜露之感幽壤荷日月之光今先臣改𦵏

輤裧就路亡祖舊域松檟是依倘因此時特沐恩禮使

貽厥之報俯遂良誠罔極之懷下申先志聖朝孝理橫

絶古今慺慺肝血敢此披⿰氵厯無任哀懇廹切之至謹遣

進奏官押衙朝議郞前金牛縣主簿張儇奉狀陳乞以

聞謹奏

奉進止權某在遷舉假內尋常公事任各差官勾當如

有勅使及別奉詔命卽令權服𢡖服受進止四月二十

九日

勅代必生賢爰追祖德恩當被遠用示朝章山南西道

節度管內支度營田觀察處置等使銀靑光祿大夫檢

校吏部尚書兼興元尹御史大夫上柱國扶風郡開國

公食邑二千戸權某亡祖故右羽林軍錄事㕘軍倕含

和體仁克巳存道五常佩訓一命滋恭服先儒之大倫

知穀也之有後謀孫是慶祚以公台歸𦵏惟時光乎邱

壠佳域再啓縟禮宜申飾彼泉扄寵兹郞位式奬列藩

之重且彰漏澤之榮可贈尚書禮部郞中五月十九日

臣德輿言伏奉今月十九日制命臣亡祖右羽林軍錄

事㕘軍倕追贈尚書禮部郞中號捧詔書欽承追錫聖

慈孝理輝耀幽明流根漏泉感涕嗚咽臣某誠惶誠荷

頓首頓首亡祖德風自振才命不倫人文推於士友天

爵茂於仁義微臣䖍守家法祗荷門風逮事之養不申

貽謀之慶斯集累叨將相備極名器臧孫有後豈臣敢

當陳群慙德在臣爲甚乃者以改卜封樹輒披肺肝因

先人之祖載加王父之徽命乞上印紱以延哀榮豈謂

微誠竟回聰聽德音煥發贈典褒優飾郞位以彌綸𬒳

大夫之物采儀曹縟禮幽壤生光恩波曲臨負戴無力

將誓畢命以荅殊私無任感恩哀荷之至謹差進奏官

某乙奉狀陳謝以聞臣某誠惶誠恐頓首頓首謹言元

和十二年五月二十七日使上表

勅某省所奏請迴檢校官及兼追贈亡祖事宜具悉卿

位更將相委重藩方褒贈自是典章豈必更廻官秩因

心志切報本誠深巳詔追榮良增嘉歎想宜知悉夏𤍠

卿比平安好遣書指不多及閏五月五日

臣德輿言伏奉今月五日手詔以臣亡祖褒贈自是典

章豈必更廻官秩巳詔追榮良增嘉歎者渥澤滂濡詔

㫖嘉奬捧戴哀絶感恩失圖臣某誠惶誠荷頓首頓首

臣叨逢聖明付授踰量常慮顚墜不任駈策况以潘方

之重豈假臺省之兼昨因遷祔輒有陳乞所願少減名

器𫉬申哀榮仰塵黈纊懼在鼎鑊豈謂天道下濟懇誠

上通三復詔命五情震駭儒飾備至發於聖心弱質無

膺旣玷聿修之德湛恩難報益馳匪懈之誠無任哀惶

感荷之至謹遣進奏官押衙朝議郞前行興元府金牛

縣主簿張儇奉表陳謝以聞臣某誠惶誠荷頓首頓首

謹言

使某官某

亡父贈太子太保某

右臣亡父取七月十五日於東都遷祔贈官是一品准

式合有鹵簿幔幙人夫等謹錄奏聞伏聽勅㫖

奉勅宜付所司准式

使某官某

右伏准去二月十五日詔命許臣遷奉自四月二十日

至七月十五日合在假內今准假滿以今月十六日勾

當軍府公事謹錄奏聞謹奏









權載之文集卷第四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