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欒城集
卷二
卷三 

目录

卷二[编辑]

詩六十九首[编辑]

畫文殊普賢[编辑]

誰人畫此二菩薩,趺坐花心乘象狻。
弟子先後執盂缶,老僧槎牙森比肩。
出林修道幾世劫,顏貌偉麗如開蓮。
重崖宛轉帶林樹,野水荒蕩浮雲天。
峨眉高處不可上,下有絕澗錮九泉。
朝陽未出白霧起,有光升天如月圓。
靈仙居中粗可識,有類白兔依清躔。
遊人禮拜千萬萬,迤邐漸遠如飛煙。
五台不到想亦爾,今之畫圖誰所傳。
吾兄子瞻苦好異,敗繒破紙收明鮮。
自從西行止得此,試與記錄代一觀。

聞子瞻重遊南山[编辑]

終南重到已春回,山木緣崖綠似苔。
谷鳥鳴呼嘲獨往,野人笑語記曾來。
定邀道士彈鳴鹿,誰與溪堂共酒杯。
應有新詩還寄我,與君和取當遊陪。〈彈鳴鹿、飲溪堂,皆前遊終南時事。〉

子瞻見許驪山澄泥硯[编辑]

長安新硯石同堅,不待書求遂許頒。
豈必魏人勝近世,強推銅雀沒驪山。
寒煤舒卷開雲葉,清露沾流發涕潸。
早與封題寄書案,報君湘竹筆身斑。

寒食前一日寄子瞻[编辑]

寒食明朝一百五,誰家冉冉尚廚煙。
桃花開盡葉初綠,燕子飛來體自便。
愛客漸能陪痛飲,讀書無思懶開編。
秦川雪盡南山出,思共肩輿看麥田。

大人久廢彈琴比借人雷琴以記舊曲十得三四率爾拜呈[编辑]

久厭凡桐不復彈,偶然尋繹尚能存。
倉庚鳴樹思前歲,春水生波滿舊痕。
泉落空巖虛谷應,佩敲清殿百官寒。
終宵竊聽不能學,庭樹無風月滿軒。

聞子瞻習射[编辑]

舊讀兵書氣已振,近傳能射喜征鼖。
手隨樂節寧論中,箭作鴟聲不害文。
力薄僅能勝五斗,才高應自敵三軍。
良家六郡傳真法,馬上今誰最出羣。

種菜[编辑]

久種春蔬早不生,園中汲水亂瓶罌。
菘葵經火未出土,僮僕何朝飽食羹。
強有人功趨節令,悵無甘雨困耘耕。
家居閒暇厭長日,欲看年華上菜莖。

次韻子瞻題薛周逸老亭[编辑]

飛鳥不知穴,山鹿不知流。
薛子善飲酒,口如汲水虯。
吾觀腸胃間,何異族黨州。
人滿地已盡,一介不可留。
謂子試飲水,一酌不再求。
謂子飲醇酒,百酹豈待酬。
酒可水不可,其說亦已悠。
以我視夫子,胸腹百丈幽。
譬如田中人,視彼公與侯。
未省破顏飲,何況裸露頭。
鴟夷謂大瓠,皆飽安用浮。
多少苟自適,豈害為朋遊。

次韻子瞻題長安王氏中隱堂五首[编辑]

秦中勝岷蜀,故國不須歸。
甲第春風滿,巴山晝夢非。
竹深啼鳥亂,花落晚蜂飛。
我欲西還去,敲門慎勿違。

唐朝卿相宅,此外更應無。
請看庭前樹,曾攀屋裏姝。
流傳漸失實,遺老不禁徂。
試問歸登物,林間翠石孤。〈或云,此即歸登宅。〉

愛君高堂上,有似蜀江壖。
牆外終南近,簷西太白偏。
晚梅晴自媚,老竹暗相遷。
未到遙聞說,吾廬安得然。

官去空留鶴,山浮不見鼇。
竹林迎日淨,槐木擁亭高。
鳥噪知人至,蟬鳴覺口勞。
誰能飲堂上,解帶不穿袍。

君看原上墓,墳盡但餘碑。
誰見生前貴,塵生帶下龜。
高堂幸有酒,一飲豈論貲。
勉強行樂耳,古人良可悲。

和子瞻鳳翔八觀八首•石鼓[编辑]

岐山之陽石為鼓,叩之不鳴懸無虡。
以為無用百無直,以為有用萬物祖。
置身無用有用間,自讬周宣誰敢侮。
宣王沒後墳壟平,秦野蒼茫不知處。
周人舊物惟存山,文武遺民盡囚虜。
鼎鍾無在鑄戈戟,宮殿已倒生禾黍。
厲宣子孫竄四方,昭穆錯亂不存譜。
時有過客悲先王,綢繆牖戶徹桑土。
思宣不見幸鼓存,由鼓求宣近為愈。
彼皆有用世所好,天地能生不能主。
君看項籍猛如狼,身死未冷割為脯。
馬童楊喜豈不仁,待汝封侯非怨汝。
何況外物固已輕,毛擒翡翠尾執麈。
惟有蒼石於此時,獨以無用不見數。
形骸偃蹇任苔蘚,文字皴剝困風雨。
遭亂既以無用全,有用還為太平取。
古人不見見遺物,如見方召與申甫。
文非科斗可窮詰,簡編不載無訓詁。
字形漫汗隨石缺,蒼蛇生角龍折股。
亦如老人遭暴橫,頤下髭禿口齒齬。
形雖不具意可知,有云楊柳貫魴鱮。
魴鱮豈厭居溪谷,自投網罟入君俎。
柳條柔弱長百尺,挽之不斷細如縷。
以柳貫魚魚不傷,貫不傷魚魚樂死。
登之廟中鬼神格,錫女豐年多黍稌。
宣王用兵征四國,北摧犬戎南服楚。
將帥用命士卒馭,死生不顧闞虓虎。
問之何術能使然,撫之如子敬如父。
弱柳貫魚魚弗違,仁人在上民不怒。
請看石鼓非徒然,長笑太山刻秦語。

和子瞻鳳翔八觀八首•咀楚文〈咀當作詛〉[编辑]

詛楚楚如桀,詛秦秦則紂。
桀罪使信然,紂語安足受。
牲肥酒醪潔,誇誕鬼不佑。
鬼非東諸侯,豈信辯士口。
碑埋祈年下,意繞章華走。
得楚不付孫,但為劉季取。
吾聞秦穆公,與晉實甥舅。
盟鄭絕晉歡,結楚將自救。〈事見《呂相絕秦》。〉
使秦詛楚人,晉亦議其後。
諸侯迭相詛,禍福果誰有。
世人不知道,好古無可否。
何當投涇流,渾濁蓋鄙醜。

和子瞻鳳翔八觀八首•王維吳道子畫〈在普門及開元寺〉[编辑]

吾觀天地間,萬事同一理。
扁也工斫輪,乃知讀文字。
我非畫中師,偶亦識畫旨。
勇怯不必同,要以各善耳。
壯馬脫銜放平陸,步驟風雨百夫靡。
美人婉娩守閑獨,不出庭戶修容止。
女能嫣然笑傾國,馬能一踧致千里。
優柔自好勇自強,各自勝絕無彼此。
誰言王摩詰,乃過吳道子。
試謂道子來置女,所挾從軟美。
道子掉頭不肯應,剛傑我已足。
自恃雄奔不失馳,精妙實無比。
老僧寂滅生虛微,侍女閑潔非復婢。
丁寧勿相違,幸使二子齒。
二子遺跡今豈多,岐陽可貴能獨備。
但使古壁常堅完,塵土雖積光豔長不毀。

和子瞻鳳翔八觀八首•楊惠之塑維摩像〈在天桂寺〉[编辑]

金粟如來瘦如臘,坐上文殊秋月圓。
法門論極兩相可,言語不復相通傳。
至人養心遺四體,瘦不為病肥非妍。
誰人好道塑遺像,鮐皮束骨筋扶咽。
兀然隱几心已滅,形如病鶴竦兩肩。
骨節支離體疏緩,兩目視物猶炯然。
長嗟靈運不知道,強翦美須插兩顴。
彼人視身若枯木,割去右臂非所患。
何況塑畫已身外,豈必奪爾庸自全。
真人遺意世莫識,時有遊僧施缽錢。

和子瞻鳳翔八觀八首•東湖[编辑]

不到東湖上,但聞東湖吟。
詩詞已清絕,佳境亦可尋。
蜿蜒蒼石䗜,蟠拏據湖心。
倒腹吐流水,奔注為重深。
清風蕩微波,渺渺平無音。
有鱉行在沙,有魚躍在潯。
鱉圓如新荷,魚細如蠹蟫。
梧桐生兩涯,蕭蕭自成林。
孫枝復生孫,已中瑟與琴。
秋蟲噪蜩𧉒,春鳥鳴鴂鵀。
有客來無時,濯足蔭清陰。
自忘府中官,取酒石上斟。
醉倒臥石上,野蟲上其襟。
醒來不知莫,湖月翻黃金。
油然上馬去,縱意不自箴。
作詩招路人,行樂宜及今。
人生不滿百,一瞬何所任。
路人掉頭笑,去馬何駸駸。
子有不肖弟,有冠未嘗簪。
願身化為線,使子為之針。
子欲烹鯉魚,為子溉釜鬵。
子欲枕山石,為子求布衾。
異鄉雖云樂,不如反故岑。
瘦田可鑿耕,桑柘可織絍。
東有軒轅泉,隱隱如牛涔。
西有管輅宅,尚存青石砧。
彭女留膝踝,禮拜意已欽。
慈母抱眾子,亂石寒蕭森。
朝往莫可還,此豈不足臨。
慎勿語他人,此意子獨諶。

和子瞻鳳翔八觀八首•真興寺閣[编辑]

秦川不為廣,南山不為高。
嵯峨真興閣,傑立陵風飆。
危檻俯翔鳥,跳簷落飛猱。
上有傲世人,身衣白鶴毛。
下視市井喧,奔走何嗷嗷。
蕭然倚楹嘯,遺響入雲霄。
清風吹其裾,冉冉不可操。
不知何所為,豈即非盧敖!
遊目萬里間,遠山如伏羔。
遺語謝世俗,釣魚當釣鼇。

和子瞻鳳翔八觀八首•李氏園〈李茂正園也俗謂皇后園蓋茂正謂其妻也〉[编辑]

有客騎白駒,揚鞭入青草。
悠悠無遠近,但擇林亭好。
蕭條北城下,園號李家媼。
繫馬古車門,隨意無灑掃。
鳴禽驚上層,飛蝶紛入抱。
竹林淨如濯,流水清可澡。
閑花不著行,香梨獨依島。
松枝貫今昔,林影變昏早。
草木皆蒼顏,亭宇已新造。
臨風置酒樽,庭下取栗棗。
今人強歡笑,古人已枯槁。
欲求百年事,不見白髮老。
秦中古云樂,文武在豐鎬。
置囿通樵蘇,養獸讓麀麇。
池魚躍金碧,白鳥飛紵縞。
牛羊感仁恕,行葦亦自保。
當年歌靈臺,後世詠魚藻。
古詩宛猶在,遺處不可考。
悲哉李氏末,王霸出奴皂。
城中開芳園,城外羅戰堡。
繫鼓鳴巨鍾,百姓皆懊惱。
及夫聖人出,戰國卷秋潦。
園田賦貧民,耕破園前道。
高原種菽粟,陂澤滿粳稻。
春耕雜壺漿,秋賦輸秸槁。
當年王家孫,自庇無尺橑。
空餘百歲木,妄為夭巫禱。
遊人足譏罵,百世遭舌討。
老翁不願見,垂涕祝繈褓。
持用戒滿盈,飲酒無醉倒。

和子瞻鳳翔八觀八首•秦穆公墓〈在橐泉上〉[编辑]

泉上秦伯墳,下埋三良士。
三良百夫特,豈為無益死。
當年不幸見迫脅,詩人尚記臨穴惴。
豈如田橫海中客,中原皆漢無報所。
秦國吞西周,康公穆公子。
盡力事康公,穆公不為負。
豈必殺身從之遊,夫子乃以侯嬴所為疑三子。
王澤既未竭,君子不為詭。
三良狥秦穆,要自不得已。

聞子瞻將如終南太平宮谿堂讀書[编辑]

為吏豈厭事,厭事日墮俞。
著書雖不急,實與百世謀。
問吏所事何,過客及繫囚。
客實虛攪人,囚有不自由。
辦之何益增,不辦亦足憂。
嗟此誰不能,脫去使自收。
幽幽南山麓,下有溪水流。
溪上亦有堂,其水可濯漱。
終日不見人,惟有山鹿呦。
是時夏之初,溪冷如孟秋。
山椹黃笠展,林筍紫角抽。
朝取筍為羹,莫以椹為羞。
溪魚鯉與魴,山鳥鴬與鳩。
食之飽且平,偃仰自佚休。
試探篋中書,把卷揖前修。
恍如反故鄉,親朋自相求。
蔚如甕中糟,久熟待一篘。
為文若江河,豈復有刻鎪。
尚何憶我為,欲與我同遊。
我雖不能往,寄詩以解愁。

次韻子瞻麻田青峰寺下院翠麓亭[编辑]

走馬紅塵合,開懷野寺存。
南山抱村轉,渭水帶沙渾。
亭峻朱欄繞,堂虛白佛尊。
煩襟喜修竹,倦馬樂芳蓀。
白㲲柔隨手,清泉滿照盆。
塵顏洗濯淨,髀肉再三捫。
饋食青蔬軟,流匙細粟翻。
老僧勿施敬,對客說山門。

次韻子瞻宿南山蟠龍寺[编辑]

谷中夜行不見月,上下不辨山與谷。
前呼後應行相從,山頭誰家有遺燭。
跫跫深徑馬蹄響,落落稀星著疏木。
行投野寺僧已眠,叩門無人狗出縮。
號呼從者久嗔罵,老僧下床揉兩目。
問知官吏冒夜來,掃床延客臥華屋。
釜中無羹甑實盡,愧客滿盎惟脫粟。
客來已遠睡忘覺,僧起開堂勸晨粥。
自嗟奔走閔僧閑,偶然來過何年復。
留詩滿壁待重遊,但恐塵埃難再讀。

賦園中所有十首〈時在京師〉[编辑]

萱草朝始開,呀然黃鵠觜。
仰吸日出光,口中爛如綺。
纖纖吐須鬛,冉冉隨風哆。
朝陽未上軒,粲粲幽閑女。
美女生山谷,不解歌與舞。
君看野草花,可以解憂悴。

寒地竹不生,雖生常若病。
劚根種幽砌,開葉何已猛。
嬋娟冰雪姿,散亂風日影。
繁華見孤淡,一個敵千頃。
令人憶江上,森聳緣崖勁。
無風籜自飄,策策鳴荒逕。

蘆生井欄上,蕭騷大如竹。
移來種堂下,何爾短局促。
莖青甲未解,枯葉已可束。
蘆根愛溪水,餘潤長鮮綠。
強移性不遂,灌水惱僮僕。
晡日下西山,汲者汗盈掬。

堂後病石榴,及時亦開花。
身病花不齊,火候漸已差。
芳心竟未已,新萼綴枯槎。
誰言石榴病,乃久占年華。
鄰家花最盛,早發豈容遮。
殘紅已零落,婀娜子如瓜。

蒲桃不禁冬,屈盤似無氣。
春來乘盛陽,覆架青綾被。
龍髯亂無數,馬乳垂至地。
初如早梅酸,晚作醲酪味。
誰能釀為酒,為爾架前醉。
滿斗不與人,涼州幾時致。

室幽來客稀,塵土積不掃。
鄰翁笑我拙,教我種藂草。
經霜斫為彗,不讓秋竹好。
始生如一毛,張王忽侵道。
鉏耰禁芟劚,愛惜待枯槁。
有用皆勿輕,吾師灌園老。

吾兄客關中,果裸施吾宇。
兄雖未得還,我豈如婦女。
呦呦感微物,涕泗若零雨。
但愛果裸莖,屈曲上牆堵。
朝見緣牆頭,莫已過牆去。
物生隨年華,還日何足數。

牽牛非佳花,走蔓入荒榛。
開花荒榛上,不見細蔓身。
誰翦薄素紗,浸之青藍盆。
水淺浸不盡,下餘一寸根。
嗟爾脆弱草,豈能淩霜晨。
物性有稟受,安問秋與春。

南園地性惡,雙柏不得長。
蓬麻春始生,今已滿一丈。
柏生嗟幾年,失意自淒愴。
有子壓枝低,已老非少壯。
尤柏柏已冤,尤地亦恐妄。
兩既無所尤,高枝幾時放。

葵花開已闌,結子壓枝重。
長條困風雨,倒臥枕丘壟。
憶初始放花,岌岌旌節聳。
得時能幾時,狼籍成荒冗。
浮根不任雪,採剝收遺種。
未忍焚枯莖,積疊牆角擁。

和子瞻記夢二首[编辑]

兄從南山來,夢我南山下。
探懷出詩卷,卷卷盈君把。
詩詞古人似,弟則吾弟也。
相與千里隔,安得千里馬。
攜手上南山,不知今乃夜。
晨雞隔牆唱,欹枕窗月亞。
百語記一詞,秋菊悲蛩吒。
此語鮑謝流,平日我不暇。
我本無此詩,嗟此誰所借。

蟋蟀感秋氣,夜吟抱菊根。
霜降菊叢折,守根安可存。
耿耿荒苗下,唧唧空自論。
不敢學蝴蝶,菊盡兩翅翻。
蟲凍不絕口,菊死不絕芬。
志士豈棄友,列女無兩婚。

次韻子瞻題岐山周公廟[编辑]

周人尚記有周公,禾黍離離下有宮。
破豆烝豚非以報,野巫長跪若為通。
山圍棟宇泉流近,〈廟後有德潤泉,世亂則竭。〉鳳去梧桐落葉閈。
有客賦詩題屋壁,二南猶自有遺風。

次韻子瞻題扶風道中天花寺小亭[编辑]

客車來不息,轍跡自成溝。
莫怪慵登寺,猶宜常舉頭。
獨遊知憶弟,望遠勝登樓。
處處題詩遍,篇篇誰為收。

次韻子瞻南溪避世堂[编辑]

柱杖行窮徑,圍堂尚有林。
飛禽不驚處,萬竹正當心。
虎嘯風吹籟,霜多蟬病喑。
獸驕從不避,人到記由今。
未暇終身住,聊為半日吟。
青松可絕食,黃葉不須衾。
偶到初迷路,將還始覺深。
堂中有幽士,插髻尚餘簪。

和子瞻三遊南山九首•樓觀〈次韻〉[编辑]

神仙避世守關門,一世沉埋百世尊。
舊宅居人無姓尹,深山道士即為孫。
天寒遊客常逢雪,日暮歸鴉自識村。
君欲留身記幽寂,直將山外比羌渾。

和子瞻三遊南山九首•五郡〈次韻〉[编辑]

蜀人不信秦川好,食蔗從梢未及甘。
當道沙塵類河北,依山水竹似江南。
觀形隨阜飲溪鹿,雲氣侵山食葉蠶。
猶有道人迎客笑,白鬚黃袖豈非聃。

和子瞻三遊南山九首•傳經臺[编辑]

輪扁不能令子巧,老聃雖智若為傳。
遺經尚在台如故,弟子今無似喜賢。

和子瞻三遊南山九首•大秦寺[编辑]

大秦遙可說,高處見秦川。
草木埋深谷,牛羊散晚田。
山平堪種麥,僧魯不求禪。
北望長安市,高城遠似煙。

和子瞻三遊南山九首•仙遊潭五首•潭[编辑]

潭深不可涉,潭小不通船。
路斷遊人止,龍藏白沫旋。
翦藤量水短,插石置橋堅。
橋外居民少,躬耕不用錢。

和子瞻三遊南山九首•仙遊潭五首•南寺[编辑]

澄潭下無底,將渡又安能。
慣上橫空木,輕生此寺僧。
曉魚聞考考,石塔見層層。
不到殊非惡,他年記未曾。

和子瞻三遊南山九首•仙遊潭五首•北寺[编辑]

君看潭北寺,何用減潭南。
不到還能止,重來獨未厭。
荒涼增客思,貧病覺僧慚。
飲水寒難忍,誰言栢子甘。

和子瞻三遊南山九首•仙遊潭五首•馬融石室[编辑]

扶風貴公子,早歲伴山家。
吹笛墮秋葉,讀書隨曉鴉。
業成心自叛,學苦我長嗟。
石室非人住,窮山雪似沙。

和子瞻三遊南山九首•仙遊潭五首•玉女洞[编辑]

洞門蒼蘚合,逼仄不容身。
傳有虛明處,中藏窈窕人。
吹笙橋上月,拾翠洞南春。
往往來山下,蕭然雨灑塵。

和子瞻調水符[编辑]

〈子瞻令人取玉女洞水,恐其見欺,破竹為契,使寺僧藏其一,以為往來之信,故云。〉

多防出多欲,欲少防自簡。
君看山中人,老死竟誰謾。
渴飲吾井泉,饑食甑中飯。
何用費卒徒,取水負瓢罐。
置符未免欺,反覆慮多變。
授君無憂符,階下泉可咽。

次韻子瞻招隱亭[编辑]

隱居吾未暇,何暇勸夫人。
試飲此亭酒,自慚纓上塵。
林深開翠帟,岸斷峻嚴闉。
送雪村酤釅,迎陽鳥哢新。
竹風吹斷籟,湖月轉車輪。
霜葉飛投坐,山梅重壓巾。
欲居常有待,已失歎無因。
古語君看取,聲名本實賓。

次韻子瞻淩虛臺[编辑]

棄我謂我遠,求我謂我還。
我一爾則二,視此台上山。
山高上干天,獨不照我顏。
無乃我自蔽,誰謂山則慳。
遠望不見趾,近視不得鬟。
山實未始變,任子自擇刪。
北風吹南崖,山上秋葉斑。
道遠又寒苦,皴裂辭難攀。
晴空卷朝雲,照夜霜月彎。
強爾登此台,免爾超闠闤。
〈扶風太守宅,舊不見南山,唯此台上見之,故云。〉

次韻子瞻竹𪕋[编辑]

野食不穿囷,溪飲不盜盎。
嗟𪕋獨何罪,膏血自為罔。
陰陽造百物,偏此愚不爽。
肥癡與瘦黠,稟受不相仿。
王孫處深谷,小若兒在繈。
超騰避彈射,將中還復往。
一朝受羈絏,冠帶相賓饗。
愚死智亦擒,臨食抵吾掌。

次韻子瞻渼陂魚[编辑]

渼陂霜落魚可掩,枯芡破盤蒲折劍。
巨斧敲冰已暗知,長叉刺浪那容閃。
鯨孫蛟子誰復惜,朱鬛金鱗漫如染。
邂逅相遭已失津,偶然一掉猶思塹。
嗟君遊宦久羊炙,有似遠行安野店。
得魚未熟口流涎,豈有哀矜自欺僭。
人生飽足百事已,美味那令一朝欠。
少年勿笑貪七箸,老病行看費針砭。
羊生懸骨空自饑,伯夷食菜有不贍。
清名驚世不益身,何異飲醯徒醅釅。

和子瞻讀道藏[编辑]

道書世多有,吾讀老與莊。
老莊已云多,何況其駢傍。
所讀嗟甚少,所得半已強。
有言至無言,既得旋自忘。
譬如飲醇酒,已醉安用漿。
昔者惠子死,莊子哭自傷。
微言不復知,言之使誰聽。
哭已輒復笑,不如斂此藏。
脂牛雜肥寧,烹熟有不嘗。
安得西飛鴻,送弟以與兄。

次韻子瞻南溪微雪[编辑]

南溪夜雪曉來霽,有客晨遊酒未消。
風泛餘花來逐馬,光浮斷澗不知橋。
山寒凍合行人息,醉熟賓歡舞意囂。
歸騎相將踏瑤玉,嗅林閑認早梅條。

和子瞻司竹監燒葦園因獵園下[编辑]

駿馬七尺行馮馮,曉出射獸霜為冰。
荻園斫盡有枯枿,束茅吹火初如燈。
乍分乍合勢開展,蒼煙被野風騰騰。
黃狐驚顧嘯儔侶,飛鳥先起如蒼鷹。
須臾立旗布行伍,有似修蟒橫岡陵。
蒼鷹猛犬出前後,缺處已掛黃麻罾。
回風忽作火力怒,平地一卷無疆塍。
商辛不出抱寶死,曹瞞逸去燋其肱。
投身誤喜脫灰燼,闖首旋已遭侵淩。
何人上馬氣吞虎,狐帽壓耳皮蒙膺。
開弓徐射疊雙兔,擁馬歡叫驚未曾。
舉鞭一麾百夫進,擊鼓再發箭啟棚。
去如飛䖟中如電,獲若兩獸膏流澠。
肉分麾下飽壯士,皮與公子留縑繒。
縱橫分裂惠村塢,尚有磊落載後乘。
吾兄善射久無敵,是日斂手稱不能。
憑鞍縱馬聊自適,酒後醉語誰能應。
健兒擊搏信可樂,主將雄猛今誰勝。
胸中森列萬貔虎,嗟世但以文儒稱。
安得強弓傅長箭,使射蔽日垂天鵬!

木山引水二首[编辑]

引水穿牆接竹梢,谷藏峰底大容瓢。
將流旋滴廬山瀑,已盡還來海上潮。
亂點落池驚睡覺,半山含潤沃心焦。
瓦盆一斛何勝滿,溢去猶能浸菊苗。

簷下枯槎拂荻梢,山川迤邐費公瓢。
幽泉細細流岩鼻,盆水彌彌漲海潮。
但愛堅如湖上石,誰憐收自灶中焦。
蒼崖寒溜須佳蔭,尚少冬青石趼苗。

興州新開古東池[编辑]

山繞興州萬疊青,池開近郭百泉並。
昔年種柳人安在,累歲開花藕自生。
波暖跳魚聞樂喜,人來野鴨望船鳴。
西還過此須終日,為問使君行未行。

子瞻喜雨亭北隋仁壽宮中怪石[编辑]

仁壽宮中穞穀生,太湖蒼石草間橫。
與衰換世身猶在,南北從人事已輕。
累石作台秋蘚上,鑿汧通水細渠清。
三年此亦非公有,空使他年記姓名。

用林侄韻賦雪[编辑]

密雪來何晚,窮冬候欲差。
投空落細米,布地淨平沙。
繚繞飛相著,重仍積暗加。
雨微花破碎,風細腳傾斜。
次第來如摻,冥濛墮不訛。
燖鵝吹勁韝,秀葦拂輕耞。
畫字飄還沒,團球暖旋窊。
出鹽東海若,鏈石古皇媧。
翻簸騰歸騎,紛飄集晚鴉。
庭梅辨紅萼,壟麥覆黃芽。
撥砌求新藥,尋蹤射伏䴥。
埋樓平盡脊,集樹短留槎。
亂下曾何擇,平鋪欲盡遮。
欺貧寒入褐,惱客重添車。
積素聊成燭,烹甘強試茶。
病僧添曉缽,老令放晨衙。
融液曾何有,鮮明竟不奢。
積多還避並,化早發從佘。
溜滴簷垂箸,行觀逕轉虵。
誰能相就醉,都市酒容賒。

送張唐英監閬州稅[编辑]

閬中雖近蜀,監稅本閑官。
豈足淹賢俊,聊應長羽翰。
讀書心健否,答策意何闌。
未可厭畋獵,田中有走貆。

送張師道楊壽祺二同年[编辑]

故國多賢俊,登科並弟兄。
重來舊遊處,兩見近題名。
冉冉須堪把,駸駸歲可驚。
孤轅已南向,疋馬復西征。
入峽猿應苦,還荊雁已鳴。
喜從元帥幕,官職漸崢嶸。

送家定國同年赴永康掾[编辑]

清慎岷山掾,登科已七年。
迎親就魚稻,為吏擇林泉。
去騎關中熱,歸心沫水鮮。
官閑幸可樂,記買鷓鴣煎。〈永康多鷓鴣。〉

送霸州司理翟曼[编辑]

大梁能賦客,邊郡繫囚曹。
官職不相稱,聲名終自高。
試觀為吏苦,應過讀書勞。
努力事初宦,尺絲無厭繅。

送道士楊見素南遊[编辑]

黃河春漲入隋溝,往意隨波日夜流。
萬里尋山如野鶴,一身浮水似輕鷗。
湖風送客那論驛,嶽寺留人暗度秋。
遲子北歸來見我,攜琴委曲記深幽。

利路提刑亡伯郎中挽詞二首[编辑]

好學先鄉黨,登科復妙年。
誰為耆舊傳,最處縉紳先。
淪謝今亡矣,風流孰繼焉。
魂歸食裏社,世世仰仁賢。

晚歲官仍困,終身恥自言。
廉明漢循吏,仁愛鄭公孫。
赤縣朝稱埋,衡山德共尊。
遠人應罷市,處處有遺恩。

亡伯母同安縣君楊氏挽詞[编辑]

德盛諸楊族,賢宜伯父家。
周姜職蘋藻,歜母事桑麻。
大邑移封近,陰堂去日賒。
空餘鏡奩在,時出舊笄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