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欒城集
卷三
卷四 

目录

卷三[编辑]

詩七十五首[编辑]

北京送孫曼叔屯田權三司開坼司[编辑]

人生不願才,才士困奔走。
君為大農屬,求暇更能否。
自我遊魏博,相識恨未久。
誰言但傾蓋,信有勝白首。
清晨坐風觀,落日語涼牖。
棋精動如律,弓健不論鬥。
旁觀我不能,晤語君見受。
秋風起沙漠,淒雨濕征袖。
送行欲汲汲,富貴恐君後。
將去聊遲遲,已遠悲朋友。

和強至太博小飲[编辑]

誰能飲酒如傾水,醉倒坐中扶不起。
形骸外物已如遺,升斗任君無復避。
霜梨冰脆寒侵齒,未盡一杯先已醉。
強將文字笑紅裙,冷淡為歡何足貴。

和強君瓦亭[编辑]

君為魏博三年客,日有江湖萬里心。
暫得野亭留馬足,強循疏柳步堤陰。
無人攜手共吳語,得意搖頭時越吟。
何日東郊過微雨,並騎鞍馬去同尋。

中秋夜八絕〈得「月明星稀,烏鵲南飛」韻〉[编辑]

長空開積雨,清夜流明月。
看盡上樓人,油然就西沒。

誰遣常時月,偏從此夜明。
暗添珠百倍,潛感兔多生。

欲見初容燭,將升尚有星。
漸高圍漸小,雲外轉亭亭。

明入庭陰白,寒侵酒氣微。
夜深看更好,樓上漸人稀。

浮光看不定,重露試還無。
影翻狂舞客,明誤已棲烏。

巧轉上人衣,徐行度樓角。
河漢冷無雲,冥冥獨飛鵲。

猿狖號枯木,魚龍泣夜潭。
行人已天北,思婦隔江南。

看久須扶立,行貪遂失歸。
誰能終不睡,爛醉羽觴飛。

次韻王君貺尚書會六同年[编辑]

有美佳賓賢主人,布衣曾共脫京塵。
歡來未覺歲華晚,醉後能令秋氣春。
發譽早同初宦日,收功終藉老成身。
他年此會應圖畫,傳入誰家屏障新。

王君貺生日[编辑]

純陰十月晚,勁氣肅群驕。
惟有喬松在,長看積雪消。
生賢稟真性,特立冠當朝。
早歲初成賦,群雄已失標。
治才精破竹,廷論壯生飆。
博士皆推賈,宣皇重試蕭。
周旋窮政體,出入解心焦。
九列高稱冠,三台豈足超。
論功歸潁霸,舉相待虞姚。
驥騁經新臥,弓強發久鞦。
百年時節在,四海眾心翹。
當見飛中使,齎金賜此朝。〈二府生日,例賜金帛。〉

次韻姚孝孫判官見還岐梁唱和詩集[编辑]

伯氏文章豈敢知,岐梁偶有往還詩。
自憐兄力能兼弟,誰肯塤終不聽篪。
西虢春遊池百頃,南溪秋入竹千枝。
恨君曾是關中吏,屬和追陪失此時。

次韻王臨太博馬上[编辑]

冬晚霜露重,城遙鞍馬勞。
徒知事奔走,曾未補毫毛。
水旱嗟嚬蹙,瘡痍費抑搔。
莫歸何暇食,堆按簿書高。

次韻王君北都偶成三首[编辑]

河轉金堤近,天高魏闕新。
千夫奉儒將,百獸伏麒麟。
校獵沙場莫,談兵玉帳春。
關南知不遠,誰試問蕃鄰。

天寶亂已定,河壖兵更多。
故城埋白骨,遺俗喜長戈。
臥獸常思肉,奔鯨不受羅。
縱橫竟安在,唯見塚嵯峨。

禁籞封金殿,清河貫石門。
時平餘古木,兵散有空屯。
形勝山圍闊,蕃宣海內尊。
川原不論頃,雲夢可勝吞。

次韻沈立少卿白鹿[编辑]

白鹿何年養,驚猜未肯馴。
軒除非本性,飲食強依人。
照影冰浮水,飛毛雪灑塵。
獨遊應已倦,忽見乍疑神。
野色明幽步,煙蕪薦臥身。
異姿人共愛,清意爾誰親。
日暖山苗熟,風微澗草春。
何緣解韁縶,奔放任天真。

送陳安期都官出城馬上[编辑]

城中二月不知春,唯有東風滿面塵。
歸意已隨行客去,流年驚見柳條新。
簿書填委休何日,學問榛蕪愧古人。
一頃稻田三畝竹,故園何負不收身。

登上水關[编辑]

淇水沄沄入禁城,城樓中斷過深清。
空郊南數牛羊下,落日回瞻觀闕明。
歲月逼人行老大,江湖發興感平生。
畫舫早晚籠新屋,慰意來看水面平。

寒食贈遊壓沙諸君[编辑]

城南壓沙古河淤,沙上種梨千萬株。
隆冬十月我獨往,風吹葉盡枝條疏。
老僧屈指數春候,卻後百日花當蘇。
微風細雨膏潤足,枝頭萬萬排明珠。
齊開競發不知數,照曜冰雪明村墟。
此時官閑得遊賞,長堤平穩宜驂駒。
寺門古木芽葉動,倉庚布穀相和呼。
及時行樂不可緩,歲長春短花須臾。
僧言我意兩相值,欲往屢已脂吾車。
今朝寒食煙火斷,薄雲蔽日風沙除。
此花久已待我至,況有朋友相攜扶。
來邀反覆不能往,豈獨負君花已辜。
諸君高邁足才思,佐酒況得萬玉奴。
坐中未醉慎無起,倒戴當使山公如。

明日安厚卿強幾聖復召飲醉次前韻[编辑]

芳樽酌水清無淤,梨園著雪迷根株。
鄴官士女喜行樂,坐上醉客誰親疏。
倦遊不知歲月過,痛飲漸覺筋骸蘇。
風吹落片亂鵝毳,雨結細實駢明珠。
雲屯冰積動論頃,誰信城郭涵村墟。
坐觀明媚低照席,行看繁鬧橫遮駒。
我貧不辦供酒炙,側耳日聽交朋呼。
無端人事巧拘束,曾不見置閑須臾。
長鯨渴水求入海,老驥伏櫪思就車。
清明未過春未老,寒食豈必節與除。
二君為我重置酒,席上醉倒交相扶。
歡娛安用苦酬酢,叫嘯不畏相罪辜。
昏然已覺萬物小,下視吏役真婢奴。
請君數具牛酒費,此外百事何能如。

次韻柳子玉郎中見寄[编辑]

新年始是識君初,顧我塵埃正滿裾。
談辯未容朝夕聽,情親空愧往還書。
久聞筆陣無前敵,更擬詩壇托後車。
待得入城應少暇,相從有約定何如。

秀州僧本瑩淨照堂[编辑]

有僧訪我攜詩卷,自說初成淨照堂。
求得篇章書壁素,不論塵土漬衣黃。
故山別後成新歲,歸夢春來繞舊房。
看取盈編定何益,客來無語但循牆。

京師送王頤殿丞[编辑]

憶遊長安城,皆飲母卿宅。
身雖坐上賓,心是道路客。
笑言安能久,車馬就奔迫。
城南南山近,勝絕聞自昔。
徘徊竟莫往,指點煩鞭策。
道傍古龍池,深透河渭澤。
山行吾不能,愧此才咫尺。
壯哉誰開鑿,千頃如一席。
參差山麓近,滉蕩波光射。
君時在池上,俗事厭紛劇。
望門不敢叩,恐笑塵土跡。
自從旅京城,所向愈無適。
君來曾未幾,已復向南國。
扁舟出淮汴,唯見江海碧。
野人處城市,長願有羽翮。
脫身相從遊,未果聊自責。

石蒼舒醉墨堂[编辑]

石君得書法,弄筆歲月久。
經營妙在心,舒卷功隨手。
惟茲逸群氣,扶駕須斗酒。
作堂名醉墨,揮灑動牆牖。
安得濁酒池,淋漓看濡首。
但取繼張君,莫顧顛名醜。

遊淨因院寄璉禪師[编辑]

歲月潛消日裏冰,依然來見佛堂燈。
此身已自非前我,問法何妨似舊僧。
灑面飛泉時點點,壓池蒼石尚層層。
遙知近愛金山好,江水煎茶日幾升。

送柳子玉[编辑]

柳侯白首郎,風格終近古。
舊遊日零落,新輩誰與伍。
人情逐時好,變化無定主。
試看近時人,相教蹈規矩。
行身劇孔孟,稱道皆舜禹。
但求免譏評,豈顧愁肺腑。
坐令不羈士,舉足遭網罟。
緬懷我生初,遺俗尚目睹。
中庸雖已亡,比近則猶愈。
老成慎趨好,後生守淳魯。
豈效相謾欺,炫牛沽馬脯。
過惡酒色間,可罪非可惡。
譬如嵇與阮,心跡豈深蠹。
京師逢柳侯,往事能曆數。
歎息子美賢,相與實舊故。
至今存篇章,醉墨龍蛇舞。
斯人今苟在,亦恐終囚虜。
惜哉時論隘,安置失處所。
一麾寄河壖,垂老幸有土。
世俗安足論,且盡杯中醑。

送蘇公佐修撰知梓州[编辑]

乘軺舊西蜀,出鎮復東川。
父老知遺愛,壺漿定滿前。
江山昔年路,旄節異邦權。
望重朝中舊,疆分劍外天。
歲登無猛政,蠻服罷防邊。
去國身雖樂,憂時論獨堅。
孤誠抱松直,彙進比茅連。
我亦相從逝,疏狂且自全。

送任師中通判黃州[编辑]

一別都門今五年,劇談精壯故依然。
厭居巴蜀千山底,決住荊河十頃田。
老去功名無意取,身閑詩筆更能專。
黃州無事聊須飲,世俗方今自足賢。

南窗[编辑]

京師三日雪,雪盡泥方深。
閉門謝還往,不聞車馬音。
西齋書帙亂,南窗初日升。
展轉守床榻,欲起復不能。
開戶失瓊玉,滿階松竹陰。
客從遠方來,疑我何苦心。
疏拙自當爾,有酒聊共斟。

次韻楊褒直講攬鏡[编辑]

鬢髮年來日向衰,相寬不用強裁詩。
壯心付與東流去,霜蟹何妨左手持。
花發黃鸝巧言語,池開楊柳鬥腰肢。
勸君行樂還聽否,即是南風苦熱時。

送錢婺州純老[编辑]

桃花汴水半河流,已作南行第一舟。
倦報朝中言嘖亂,喜聞淮上櫓咿呦。
平時答策詞無枉,此去為邦學更優。
自古東陽足賢守,請君重賦沈公樓。

次韻柳子玉見贈[编辑]

壯心衰盡愧當年,刻意為文日幾千。
老去讀書聊度歲,春來多睡苦便氈。
夢歸似雁長飛去,才短如蠶只自纏。
唯有聞詩尚思和,可能時寄最高篇。

次韻任遵聖見寄[编辑]

故國老成誰復先,壯心空記語當年。
灌夫失意貧無友,梅福辭官晚作仙。
詩句清新非世俗,退居安穩卜江天。
它年我亦從君隱,多買黃魚煮復煎。

次韻劉貢甫學士畫松石圖歌[编辑]

長松大石生長見,朅遊塵土嗟空羨。
寒翠關心失舊交,榮華過眼驚流電。
破繒買得古畫圖,遺墨參差隨斷線。
蟉枝倒掛風自舞,直幹孤生看面面。
故山舊物遠莫致,愛此隨人共流轉。
物生真偽竟何有,適意一時寧復辨。
少年所好老成癖,傍人指笑嗟矜炫。
京城宅舍松石希,買費百金猶恐賤。

送頓起及第還蔡州[编辑]

詔書京輔起沉淪,歲貢仍居第一人。
不愧得官名暫屈,自誇對策語深淳。
讀書飽足終無厭,從宦奔馳自此新。
我去淮陽今不久,鄰邦時得問音塵。

初到陳州二首[编辑]

謀拙身無向,歸田久未成。
來陳為懶計,傳道愧虛名。
俎豆終難合,詩書強欲明。
斯文吾已試,深恐誤諸生。
久愛閑居樂,茲行恐遂不。
上官容碌碌,飽食更悠悠。
枕畔書成癖,湖邊柳散愁。
疏慵愧韓子,文字化潮州。

柳湖感物[编辑]

柳湖萬柳作雲屯,種時亂插不須根。
根如臥蛇身合抱,仰視不見蜩蟬喧。
開花三月亂飛雪,過牆度水無復還。
窮高極遠風力盡,棄墜泥土顏色昏。
偶然直墮湖中水,化為浮萍輕且繁。
隨波上下去無定,物性不改天使然。
南山老松長百尺,根入石底蛟龍蟠。
秋深葉上露如雨,傾流入土明珠圓。
乘春發生葉短短,根大如指長而堅。
神農嘗藥最上品,氣力直壓鍾乳溫。
物生稟受久已異,世俗何始分愚賢。
〈嘗見野人言:「柳花入水為浮萍,松上露墮地為仙茅,陰乾服之益人。」古方云:「十斤鐘乳不如一斤仙茅。」〉

柳湖久無水悵然成詠[编辑]

平湖水盡起黃埃,惟有長堤萬萬載。
病鶴摧頹沙上舞,遊人寂寞岸邊回。
秋風草木初搖落,日暮樵蘇自往來。
更試明年春絮起,共看飛雪亂成堆。

次韻孫戶曹樸柳湖[编辑]

疏慵非敢獨違時,野性顛狂不受羈。
猶有曲湖容笑傲,誰言與物苦參差。
水乾生草曾非惡,鶴舞因風忽自怡。
最愛柳陰遲日暖,幅巾輕屨肯相隨。

贈李簡夫司封[编辑]

平生談笑接諸公,歸老身心著苦空。
往事少能陪晤語,新詩時喜挹清風。
形骸摩詰羸偏健,筆劄西台晚更工。
笑我壯年常苦病,異時何以作衰翁。

次韻李簡夫秋園[编辑]

秋色豈相負,小園仍有花。
繞欄吟落日,拾徑得殘葩。
菊細初藏蝶,桐疏不庇鴉。
遊觀須作意,霜雪僅留槎。

題李簡夫葆光亭[编辑]

逕草侵芒屩,庭花墮石台。
小亭幽事足,野色向人來。
坐上烏皮幾,牆間大瓠罍。
老成無不可,談笑得徘徊。

次韻李簡夫因病不出[编辑]

十五年來一味閑,近來推病更安眠。
鶴形自瘦非關老,僧定端居不計年。
坐上要須長滿客,杖頭何用出攜錢。
未嫌語笑妨清靜,閑暇陪公几杖前。

張安道尚書生日[编辑]

出入三朝望愈尊,淮陽退臥避喧煩。
崇高歷遍知皆安,風俗頻遷氣獨存。
世事直須勞舊德,歸心那復厭名藩。
赤松作欄功雖切,白髮憂時義所敦。
仁比高山年自保,秋逢生日喜盈門。
知公知命身無禱,聊為生靈舉壽樽。

送劉道原學士歸南康[编辑]

大川傾流萬物俱,根旋腳脫爭奔徂。
流萍斷梗誰復數,長林巨石曾須臾。
軒昂顛倒唯恐後,嗟予何獨強根株。
三年一語未嘗屈,擬學文學驚當塗。
心知勢力非汝敵,獨恐清議無遺餘。
扁舟歲晚告歸覲,家膳欲及羞純鱸。
隱居高節世所尚,掛冠早歲還州閭。
紛紜世事不著耳,得失豈復分錙銖。
投身固已陷泥滓,獨立未免遭沾濡。
君歸左右識高趣,牛毛細數分賢愚。

題滑州畫舫齋贈李公擇學士[编辑]

窗戶重重向日明,船居氣味此中生。
汀洲出沒叢花短,波浪澄虛兩岸平。
竄逐南來身未穩,安閑感物意猶驚。
前賢事跡君今似,不愧當年畫舫名。
〈歐陽公南還佐是邦而為此齋,公擇之謫亦從南來,故云。〉

送王恪郎中知襄州[编辑]

魏公德業冠當年,汝守威名竦漢邊。
將相傳家俱未遠,子孫到處各推賢。
風流最喜君真似,符竹連分政得專。
峴首重尋碑墮淚,習池還指客橫鞭。
逃亡已覺依劉表,寒俊應須禮浩然。
當有郡人知古意,欄街齊唱接籬篇。

和張安道讀杜集〈用其韻〉[编辑]

我公才不世,晚歲道尤高。
與物都無著,看書未覺勞。
微言精《老》、《易》,奇韻喜《莊》、《騷》。
杜叟詩篇在,唐人氣力豪。
近時無沈、宋,前輩蔑劉、曹。
天驥精神穩,層台結構牢。
龍騰非有跡,鯨轉自生濤。
浩蕩來何極,雍容去若遨。
壇高真命將,毳亂始知髦。
白也空無敵,微之豈少褒。
論文開錦繡,賦命委蓬蒿。
初試中書日,旋聞鄜疇逃。
妻孥隔豺虎,關輔暗旌旄。
入蜀營三徑,浮江寄一艘。
投人慚下舍,愛酒類東皋。
漂泊終浮梗,迂疏獨釣鼇。
誤身空有賦,掩脛惜無袍。
卷軸今何益,零丁昔未遭。
相如元並世,惠子謾臨濠。
得失將誰怨,憑公付濁醪。

送張公安道南都留台[编辑]

識公歲已深,從公非一日。
仰公如重雲,庇我貧賤跡。
公歸無留意,我處念平昔。
少年喜文字,東行始觀國。
成都多遊士,投謁密如櫛。
紛然眾人中,顧我好顏色。
猖狂感一遇,邂逅登仕籍。
爾來十六年,鬢髮就衰白。
謀身日已謬,處世復何益。
從來學俎豆,漸老信典冊。
自知百不堪,偶未三見黜。
譬如溝中斷,誰復強收拾。
高懷絕塵土,舊好等金石。
庠齋幸無事,樽俎奉清適。
居然遠憂患,況復取矜式。
汪洋際海深,淡泊朱弦直。
徇時非所安,歸去亦何失。
道存尚可卷,功成古難必。
還尋赤松子,獨就丹砂術。
恨無二頃田,伴公老蓬篳。

傅欽之學士濟源草堂[编辑]

聞有高居直百金,西山南麓北山陰。
園通濟水池塘好,花近洛川顏色深。
人去節旄分重鎮,客來猿鶴感幽吟。
潩溪雨過西湖漲,歸興蕭然定不任。
〈欽之時在許州。〉

文與可學士墨君堂[编辑]

虛堂竹叢間,那復壓竹遠。
風庭響交戛,月牖散淩亂。
尚恐晝掩關,嬋娟不長見。
中堂開素壁,蕭颯起霜幹。
隨宜賦生意,落筆皆蔥茜。
根莖雜土石,枝葉互長短。
依依露下綠,冉冉風中展。
開門視叢薄,與此終何辨。

故成都尹陸介夫挽詞[编辑]

擁節西來未一年,淒涼道路泣東轅。
蜀都富樂真當惜,民事艱難誰復論。
白馬何人趨遠日,青芻盈束更無言。
異時歸去逢遺老,空聽谘嗟述舊恩。

次韻柳子玉謫官壽春舟過宛丘見寄二首[编辑]

局冷曾非簿領迷,幽居渾似未官時。
忽聞客至驚還喜,出見泥深笑不知。
謀拙未能憂歲計,身閑聊可飽晨炊。
行舟借問何匆草,淮口無潮月正虧。

獻酬不用辭升斗,曲直何勞問尺尋。
要路風波無限惡,謫居情味最能深。
交從錦水初無間,鄰卜共山已有心。
草聖詩豪並神速,數因南雁惠佳音。

次韻子瞻潁州留別二首[编辑]

托身遊宦鄉,終老羨箕潁。
隱居亦何樂,親愛形隨影。
念兄適吳越,霜降水初冷。
翩然事舟楫,棄此室廬靜。
平明知當發,中夜抱虛警。
永懷江上宅,歸計失不猛。
人生徇所役,有若魚墮井。
遠行豈易還,劇飲終難醒。
不如早自乞,閑日庶猶永。
世事非所憂,多憂亦誰省。

放舟清淮上,蕩潏洗心胸。
所遇日轉勝,恨我不得同。
江淮忽中斷,陂埭何重重。
紫蟹三寸筐,白鳧五尺童。
赤鯉寒在汕,紅粳滿霜風。
西成百物賤,加餐慰貧窮。
胡為復相念,未肯安南東。
人生免饑寒,不受外物攻。
不見田野人,四壁編茅蓬。
有食輒自樂,誰知富家翁。

陪歐陽少師永叔燕潁州西湖[编辑]

西湖草木公所種,仁人實使甘棠重。
歸來築室傍湖東,勝遊還與邦人共。
公年未老髮先衰,對酒清歡似昔時。
功成業就了無事,令名付與他人知。
平生著書今絕筆,閉門燕居未嚐出。
忽來湖上尋舊遊,坐令湖水生顏色。
酒行樂作遊人多,爭觀竊語誰能嗬。
十年思潁今在潁,不飲耐此遊人何。

歐陽公所蓄石屏[编辑]

石中枯木雙扶疏,粲然脈理通肌膚。
剖開左右兩相屬,細看不見毫髮殊。
老樗剝落但存骨,病松憔悴空留鬚。
丘陵迤邐山麓近,雲烟澹䨴風雨餘。
我驚造物巧如此,刻畫瑣細供人須。
公家此類尚非一,客至不識空嗟吁。
案頭紫雲抱明月,床上寒木翻饑烏。
賦形簡易神自足,鄙棄筆墨嗟勤劬。
天工此意與人競,雜出變怪驚群愚。
世間淺拙無與敵,比擬賴有公新書。
〈月石硯屏及石上寒林棲烏,皆公詩所賦。〉

次韻子瞻初出潁口見淮山[编辑]

清淮此日見滄浪,始覺南來道路長。
窗轉山光時隱見,船知水力故軒昂。
白魚受釣收寒玉,紅稻堆場列遠岡。
波浪連天東近海,乘桴直恐漸茫茫。

次韻子瞻壽州城東龍潭[编辑]

東行取次閱三州,擊鼓清晨復解舟。
車騎紛紜追過客,歌鍾淒咽動潛虯。
宦遊底處非巢燕,歸計何嫌誚沐猴。
賴有故人憐遠適,殷勤屢勸酒行周。

和子瞻渦口遇風[编辑]

長淮暮生風,來自渦河口。
新舟雖云固,波浪亦難受。
詩來話艱厄,驚恐及兒婦。
憶同溯荊峽,終夜愁石首。
餘飆入幃幄,跳沫濺窗牖。
平生未省見,驚顧欲狂走。
爾來涉憂患,漸覺成老醜。
遙喜波浪中,時能飲醇酒。

和子瞻濠州七絕•塗山[编辑]

娶婦山中不肯留,會朝山下萬諸侯。
古人辛苦今誰信,只見清淮入海流。

和子瞻濠州七絕•彭祖廟[编辑]

長說先師似老彭,共疑好學古書生。
不知亦解餐雲母,白日登天萬事輕。〈山有雲母,云彭祖所採服。〉

和子瞻濠州七絕•逍遙堂〈莊周墓上祠堂也〉[编辑]

猖狂戰國古神仙,曳尾泥葎老更安。
厭世乘雲人不見,空墳聊復葬衣冠。

和子瞻濠州七絕•觀魚臺[编辑]

莊子談空惠子聽,郢人斤斧俟忘形。
莫嗟質喪無知者,對石何妨自說經。

和子瞻濠州七絕•虞姬墓[编辑]

布叛增亡國已空,摧殘羽翮自令窮。
艱難獨與虞姬共,誰使西來敵沛公。

和子瞻濠州七絕•四望亭〈大和中郡守劉嗣之立李紳為之記。今亭廢矣。〉[编辑]

唐史不聞劉嗣之,空傳短李舊歌詩。
高亭毀盡唯存記,猶有區區父老知。

和子瞻濠州七絕•浮山洞〈洞在淮上夏潦不能及而冬不加高故人疑其浮也〉[编辑]

洞府元依水面開,秋潮每到洞門回。
幽人燕坐門前石,長看長淮船去來。

和子瞻泗州僧伽塔[编辑]

清淮濁汴爭強雄,龜山下閟支祁宮。
高秋水來無遠近,蕩滅洲渚乘城墉。
千艘銜尾誰復惜,萬人雨泣哀將窮。
城中古塔高百尺,下有蛻骨黃金容。
蛟龍百怪不敢近,回風倒浪歸無蹤。
越商胡賈豈知道,脫身獻寶酬元功。
至人已立萬物表,劫火僅置毛孔中。
區區淮汴亦何有,一挹可注滄溟東。
胡為尚與水族較,時出變怪驚愚聾。
於乎此意不可詰,仰觀飛栱淩晴空。

次韻子瞻發洪澤遇大風卻還宿[编辑]

昨夜宿鴻澤,再來遂如歸。
卻行雖嗊拙,乘險諒亦非。
誰言淮陰近,阻此駭浪飛。
長風徑千里,蛟蜃相因依。
眇然恃一葉,此勢安可違。
冒涉彼何人,勇決生慮微。
欲速有不達,魚腹豈足肥。
風帆尚可轉,野廟誰能祈。
但當擁衾睡,慎閉窗與扉。
夜聞聲尚惡,起視聊披衣。

次韻子瞻記十月十六日所見[编辑]

君不見天高后土黃,變化出入唯陰陽。
旋凝細霧作飛雹,復遣震雷追日光。
可憐萬物甚微細,坐聽百變隨顛僵。
深根固蒂無計遁,倏來忽返安能防。
平生未見實驚耳,稍遠不知如隔牆。
君看歌舞醉華屋,下有累縶排兩廊。
眼前苦樂尚懸絕,空中造化知有亡。
我居宛丘厭凝冱,雪翻海水填陂塘。
但知膏澤利牟麥,恣食餅餌真嘉祥。
山陽所訪亦何事,有酒胡不盡一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