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欒城集
卷四
卷五 

目录

卷四[编辑]

詩七十四首[编辑]

次韻子瞻廣陵會三同舍各以其字為韻•劉貢甫[编辑]

貢甫少多才,交遊一何眾。
談詞坐傾倒,玉麈日揮弄。
逡巡不為虐,巧捷有微中。
群情忌超邁,微過出嘲諷。
南遷時已久,未見肯力貢。
舌在終自奇,髀滿安足痛。
人生百年內,僅比一朝夢。
駸駸就消涸,斗水傾漏甕。
江淮未可嫌,遲晚聊自送。
試觀終日閑,何似兩耳哄。

次韻子瞻廣陵會三同舍各以其字為韻•孫巨源[编辑]

巨源學從橫,世事夙討論。
著書十萬字,辯如白波翻。
諫垣適多事,憂心生病根。
立談信無補,閉口出國門。
棄置臥江海,閔嘿寧復言。
朝行共長歎,逐客繼二孫。〈謂莘老、巨源。〉
南方固鄉黨,謫宦侶鶴猿。
風俗未寧靜,朋黨爭排根。
引去良自得,濁清在澄源。
往者未可招,冠蓋方駿奔。

次韻子瞻廣陵會三同舍各以其字為韻•劉莘老[编辑]

莘老奮徒步,首與觀國賓。
儼然自約束,被服韍與紳。
黽勉丞相府,接跡輿台臣。
顧嫌任安躁,未忍裂坐茵。
推置冠獬豸,謂言我比鄰。
三晉固多士,肮髒存斯人。
竄責不敢辭,狂言見天真。
南方異風俗,強食魚尾莘。
應同賈太傅,抱屈恥自陳。
猶有痛哭書,受厘定何辰。

和子瞻金山[编辑]

長江欲盡闊無邊,金山當中唯一石。
潮平風靜日浮海,縹緲樓台轉金碧。
瓜洲初見石頭城,城下波濤與海平。
中流轉柂疑無岸,泊舟未定僧先迎。
山中岑寂恐未足,復將江水繞山麓。
四無鄰家群動息,鍾聲鏗鍠答山谷。
烏鳶力薄墮中路,惟有胡鷹石上宿。
誰知江海多行舟,遊人上下奪巖幽。
老僧心定身不定,送往迎來何時竟。
朝遊未厭夜未歸,愛山如此如公稀。
不待遊人盡歸去,恐公未識山中趣。

和子瞻焦山[编辑]

金山遊遍入焦山,舟輕帆急須臾間。
涉江已遠風浪闊,遊人到此皆爭還。
山頭冉冉萬竿竹,樓閣不見門長關。
金山共此一江水,只有勝絕無此閑。
野僧終日飽一飯,與世相視如髦蠻。
門無舟楫斷還往,說法教化黿鼉頑。
偶然客至話鄉國,西望落日低銅鐶。
岷峨正在日入處,想象積雪堆青鬟。
稻田一頃良自給,仕宦不返知誰扳。
久安祿廩農事發,強弓一弛無由彎。
行逢佳處輒歎息,想見茅屋藏榛菅。
我知此地便堪隱,稻苗旆旆魚斑斑。
〈焦山長老蜀僧也。〉

次韻子瞻遊甘露寺[编辑]

去國日已遠,涉江歲將闌。
東南富山水,跬步留清歡。
遷延廢行邁,忽忘身在官。
清晨涉甘露,乘高棄征鞍。
超然脫闤闠,穿雲撫朱欄。
下視萬物微,惟覺滄海寬。
潮來聲洶洶,望極空漫漫。
一一渡海舶,冉冉移檣竿。
水怪時出沒,群嬉類豭原。
幽陰自生火,青熒復誰鑽。
石頭古天險,憑恃分權瞞。
疑城曜遠目,來騎驚新觀。
聚散定王業,成毀猶月團。
金山百圍石,岌岌隨濤瀾。
猶疑漢宮廷,屹立承露盤。
狂波恣吞噬,萬古嗟獨完。
凝眸厭滉漾,繞屋行盤跚。
此寺歷今古,遺跡皆龍鸞。
孔明所坐石,牂曆非人刊。
經霜眾草短,積雨青苔寒。
蕭翁嗜佛法,大福將力幹。
坡陁故鑊在,甲錯蒼龍蟠。
衛公秉節製,佛骨埋金棺。
長松看百尺,畫像留三歎。
新詩語何麗,傳讀紙遂刓。
嗟我本漁釣,江湖心所安。
方為籠中閉,仰羨天際摶。
遊觀惜不與,賦詠嗟獨難。
俸祿藉升斗,齏鹽嗜鹹酸。
何時扁舟去,不俟官長彈。

李簡夫挽詞二首[编辑]

老成渾欲盡,弔客一潸然。
遺事人人記,清詩句句傳。
掛冠疏傅早,樂世白公賢。
歎息風流在,埋文得細鐫。

歸隱淮陽市,遨遊十六年。
養生能淡泊,愛客故留連。
傾蓋知心晚,論詩臥病前。
葆光塵滿榻,無復聽談禪。

次韻子瞻初到杭州見寄二絕[编辑]

吏治區區豈不任,吳中已自富才能。
還應占位書名姓,學取藍田崔縣丞。

試盡風波萬里身,到官山水卻宜人。
君知晏子恩仍厚,還與從來舊卜鄰。

和柳子玉地爐[编辑]

鑿地泥床不費功,山深炭賤火長紅。
擁衾熟睡朝衙後,抱膝微吟莫雪中。
寵辱兩忘輕世味,冰霜不到傲天工。
遙知麻步無人客,寒夜清樽誰與同。

和柳子玉紙帳[编辑]

夫子清貧不耐冬,書齋還費紙重重。
窗明曉日從教入,帳厚霜飆定不容。
京兆牛衣聊可藉,公孫布被旋須縫。
吳綾蜀錦非嫌汝,簡淡為生要易供。

次韻子瞻遊孤山訪惠勤惠思[编辑]

鳥依山,魚依湖,但有所有無所無。
輕舟沿溯窮遠近,肩輿上下更傳呼。
翩然獨往不攜孥,兼擅魚鳥兩所娛。
困依岩石坐巉絕,行牽翠蔓隨纏紆。
道逢勤思訪其廬,誦詩清切秋蟬孤。
隱居羞踏陌上土,何人起愛輪下蒲。
水南巷中羅百夫,雞鳴朝謁至日晡。
人生變化安可料,憐汝久遁終無圖。
鳧不足,鶴有餘,一俯一仰戚與蘧。
嗟我久欲從逃逋,方圓不敢左右摹。

宛丘二詠〈並敘〉[编辑]

宛丘城西柳湖,累歲無水。開元寺殿下山茶一株,枝葉甚茂,亦數年不開。轍頃從子瞻遊此,每以二物為恨。去秋雨雪相仍,湖中春水忽生數尺。至二月中,山茶復開千餘朵。因作二詩奉寄。

旱湖堤上柳空多,倚岸輕舟奈汝何。
秋雨連渠添積潤,春風吹凍忽生波。
蟲魚便爾來無數,鳧雁猶疑未肯過。
持詫錢塘應笑我,坳中浮芥兩麼麽。

古殿山花叢百圍,故園曾見色依依。
淩寒強比松筠秀,葉豔空驚歲月非。
冰雪紛紛真性在,根株老大眾園希。
山中草木誰攜種,潦倒塵埃不復歸。

贈提刑賈司門青[编辑]

前年乘舟護南河,宛丘官舍酣且歌。
去年持節憂犴獄,驅車道路日不足。
今年春風塵土黃,遠赴三州議繇役。
天子憂民法令新,整齊百事無閑人。
苗耘髮櫛何時已,回首昔遊如夢寐。
區區學舍曾未知,春晚日長唯有睡。
才智有餘安得閑,疏慵顧我自當然。
喜君未忘太平事,獨稱赦書旌孝子。項城有孝子負土成墳,賈移文陳州,請用赦書存恤之。

同陳述古舍人觀芍藥[编辑]

藹藹堂西十畝園,晚涼迎步綠陰繁。
共驚春去已多日,爭看花開最後番。
未許狂風催爛熳,故將青幄強安存。
請公作意勤歡賞,趁取殘紅照酒樽。

次韻子瞻見寄[编辑]

我將西歸老故丘,長江欲濟無行舟。
宦遊已如馬受軛,衰病擬學龜藏頭。
三年學舍百不與,糜費廩粟常慚羞。
矯時自信力不足,從政敢謂學已優。
閉門卻掃誰與語,晝夢時作鈞天遊。
自從四方多法律,深山更深逃無術。
眾人奔走我獨閑,何異端居割蜂蜜。
懷安已久心自知,彈劾未至理先屈。
餘杭軍府百事勞,經年未見持干旄。
賈生作傅無封事,屈平憂世多離騷。
煩刑弊法非公恥,怒馬奔車忌鞭箠。
藐藐何自聽諄諄,諤諤未必賢唯唯。
求田問舍古所非,荒畦弊宅今餘幾。
出從王事當有程,去須膰肉嫌無名。
掃除百憂唯有酒,未退聊取身心輕。

趙少師自南都訪歐陽少師於潁州留西湖久之作詩獻歐陽公[编辑]

公居潁水上,德與潁水清。
身閑道轉勝,內足無復營。
平昔富交遊,開門坐常盈。
退居萬事樂,獨恨無友生。
汝潁亦多士,後來非老成。
趙公平生舊,情好均弟兄。
少年結意氣,晚歲齊功名。
攜手踐廊廟,躡足辭鈞衡。
徜徉里閭間,脫略世俗縈。
興來忽命駕,一往千里輕。
白髮儼相映,元勳各崢嶸。
人生會面難,此會有餘情。
遨遊西湖中,仲夏草木榮。
壺觴列四坐,歌舞羅前楹。
畫舫極㳂泝,肩輿並逢迎。
棹進鳧鴨亂,樂作蟲魚驚。
近寺駢履跡,高台吹笑聲。
往事語京洛,餘歡發吟賡。
拳拳主人厚,款款來客誠。
此樂有時盡,此好何由傾。

次韻子瞻望湖樓上五絕[编辑]

欲看西湖兩岸山,臥乘湖上木蘭船。
湖山已自隨船改,更值陰晴欲雨天。

眼看西湖不暫來,簿書無算撥還開。
三年屈指渾將盡,記取從今得幾回。

湖山欲買恨無錢,且盡芳樽對玉盤。
菱角雞頭應已壓,蟹螯馬頰更勤餐。

終日清漪弄短橈,久忘車乘走翹翹。
秋風且食鱸魚美,洛下諸生未可招。

滯留朝市常嫌鬧,放棄江湖也未閑。
孤舫粗窮千頃浪,肩輿未盡百重山。

和柳子玉共城新開御河過所居牆下[编辑]

卜築共山功欲成,新河入縣巧相縈。
誰將畚鍤千夫力,添上園林一倍清。
生長魚蝦供晚饌,浮沉鵝鴨放春聲。
為鄰有意非今日,丐我餘波伴濯纓。

歐陽太師挽詞三首[编辑]

雄文元命世,直氣早成風。
受任衰遲後,安邦反側中。
回天深有力,扈聖恥言功。
事已身隨去,驚嗟柱石空。

唐弊文初喪,書成法至今。
雍容趨聖處,深切可人心。
氣力知難繼,風流喜不淫。
懸知公欲謝,異說勇交侵。

推轂誠多士,登龍盛一時。
西門行有慟,東閣見無期。
念昔先君子,嚐蒙國士知。
舊恩終未報,感歎不勝悲。

賦黃鶴樓贈李公擇〈公擇時知鄂州〉[编辑]

前年見君河之浦,東風吹河沙如霧。
北潭楊柳強知春,樽酒相攜終日語。
君家東南風氣清,謫官河壖不稱情。
一麾夏口亦何有,高樓黃鶴慰平生。
荊江洞庭春浪起,漢沔初來入江水。
岸頭南北不相知,惟見風濤湧天地。
巫峽瀟湘萬里船,中流鼓楫四茫然。
高城枕山望如帶,華榱照日光流淵。
樓上騷人多古意,坐忘朝市無窮事。
誰道武昌岸下魚,不如建業城邊水。

次韻子瞻餘杭法喜寺綠野亭懷吳興太守孫莘老[编辑]

信美非吾土,三吳一水中。
亭高望已極,舟入去無窮。
朝市知安在,湖山信有功。
遨遊逐鳧鴨,飲食數魚蟲。
波浪喧朝夕,梅烝變綠紅。
逢人問京洛,去國長兒童。
同舍情相接,鄰邦信屢通。
相邀欲相過,道裏訊溪翁。

和子瞻宿臨安淨土寺[编辑]

四方清淨居,多被僧所占。
既無世俗營,百事得豐贍。
家居每紛薄,奉養出寒欠。
昔年旅東都,局促籲已厭。
城西近精廬,長老時一覘。
每來獲所求,食飽山茶釅。
塵埃就湯沐,垢膩脫巾韂。
不知禪味深,但取饑腸饜。
京城苦煩溷,物景費治染。
吳都況清華,觀刹吐光豔。
石矼度空闊,泉溜瀉深塹。
經過未足多,終老應長歉。

和子瞻自淨土步至功臣寺[编辑]

山平村塢連,野寺鐘相答。
晚陰生林莽,落日猶在塔。
行招兩社僧,共步青山月。
送客渡石橋,迎客出林樾。
幽尋本真性,往事聽徐說。
錢王方壯年,此邦事輕俠。
鄉人鄙貧賤,異類識英傑。
立石象興王,遺跡今岌嶪。
功勳三吳定,富貴四海甲。
歸來父老藏,崇高畏摧壓。
詩人巧譏病,牛領恣挑抉。
流傳後世人,談笑資口舌。
是非亦已矣,興廢何倉卒。
持歸問禪翁,笑指浮漚沒。

次韻子瞻遊徑山[编辑]

去年渡江愛吳山,忽忘蜀道輕秦川。
錢塘後到山最勝,下枕湖水相縈旋。
坐疑吳會無復有,扁舟屢出淩濤淵。
今秋復入徑山寺,勢壓眾嶺皆摧顛。
連峰遝嶂不知數,重重相抱如青蓮。
散為雲霧翳星斗,聚作潭井藏蜿蜒。
欽翁未到人跡絕,千里受記來安禪。
荒榛野草置茅屋,坐令海賈輸金錢。
至今傳法破煩惱,飽食過客容安眠。
解裝投錫不復去,紛紛四合來烏鳶。
或言此處猶未好,海上人少無煩煎。
天台雁蕩最深秀,水驚石瘦尤清便。
青山獨往無不可,論說好醜徒紛然。
終當直去無遠近,藤鞋竹杖聊窮年。

次韻子瞻自徑山回宿湖上[编辑]

朝從徑山來,泱莽徑山色。
莫從湖上歸,滉漾湖光碧。
借問泛湖舟,何似登山屐。
高懷厭朝市,遠去忘憂栗。
目向幽人青,顏從濁醪赤。
塵埃解羅網,宇宙為安宅。
油然了無營,此意誰能詰。
嗟予別離久,欲往徒反側。
留滯亦何為,空驚突深黑。

次韻子瞻題孫莘老墨妙亭[编辑]

高岸為谷谷為陵,一時豪傑空飛騰。
身隨造化不復返,忽若野雀逢蒼鷹。
當年碑刻最深固,風吹土蝕消無棱。
遺文漫滅雨中跡,翠石斷裂春後冰。
古墳欲毀野廟廢,行人不去往鞍憑。
書生耽玩立風雪,饑驢厭苦疲奴憎。
愛之欲取恨無力,旋揉翠墨濡黃繒。
不如好事孫太守,牛車徙置華堂登。
繞牆羅列耀珪璧,罷燕起讀留賓朋。
卻思遺跡本安在,原隰處處荒榛藤。
田夫野老誰復顧,鬼火夜照來寒燈。
廢興聚散一如此,反使涕泗沾人膺。

熙寧壬子八月於洛陽妙覺寺考試舉人及還道出嵩少之間至許昌共得大小詩二十六首[编辑]

洛陽試院樓上新晴五絕[编辑]

縹緲危譙面面山,朝來雲作雨潺潺。
忽然風卷歸何處,百里陰晴反掌間。

嵩少猶藏薄霧中,前山迤邐夕陽紅。
高樓一閉三十日,遙憶岩頭種藥翁。

伊闕遙臨鳳闕前,龍門女幾氣蒼然。
唐朝御路依稀在,猶想東巡塵暗天。

天壇王屋北侵河,高比嵩丘一倍多。
小有清靈今尚在,俗緣深重奈成魔。

前朝宮闕倚芒山,殿閣層層半嶺間。
猶恐北來岡阜淺,太行東抱故孱顏。

和頓主簿起見贈二首[编辑]

聲病消磨只古文,諸儒經術鬥紛紜。
不知舊學都無用,猶把新書強欲分。
老病心情愁見敵,少年詞氣動干雲。
搜賢報國吾何敢,欲補空疏但有勤。

一鎖樓中暗度秋,微官黽勉未能休。
笑談容我聊紓放,文字憑君便去留。
杯酒淋漓已非敵,清詩窈渺更難酬。
東歸猶得聯征騎,同上嵩高望九州。

將出洛城過廣愛寺見三學演師引觀楊惠之塑寶山朱瑤畫文殊普賢為賦三首[编辑]

寺古依喬木,僧閑正莫年。
為生何寂寞,愛客尚留連。
虛牖羅修竹,空廚響細泉。
坐聽談舊事,遍識洛中賢。

虛室無尋丈,青山有百層。
回峰看不足,危石恐將崩。
聽法來天女,依巖老梵僧。
須彌傳納芥,觀此信還曾。

壁毀丹青在,移來殿廡深。
賦形驚變態,觀佛覺無心。
旌旂翻空色,笙竽含妙音。
風流出吳樣,遺法到如今。

登封道中三絕•緱山祠[编辑]

飛仙不返周王子,重阜相連少室孫。
夜靜笙聲兼鶴下,回看惟有故山存。

登封道中三絕•轘轅道[编辑]

青山欲上疑無路,澗道相縈九十盤。
東望嵩高分草木,回瞻原隰湧波瀾。

登封道中三絕•少林寺贈頓起[编辑]

一徑喬林下黃葉,三山翠壁繞禪居。
共君將住還歸去,欲問安心知已疏。
〈少林東接少室,北倚石城,南臨鳳凰山。鳳凰山上有初祖庵,二祖問法於此。〉

登嵩山十首•石徑[编辑]

蒼壁上參天,微徑隨流水。
聱牙石齒亂,紛薄黃葉委。
牽攀不得上,顛仆幾將止。
勉強終此行,更老知難至。

登嵩山十首•玉女窗[编辑]

巖竇有虛明,曨曨發晴曉。
真人無儔匹,窗下晨粧早。
門開秋雨入,室靜長風掃。
絕跡杳難尋,朱顏未嘗老。

登嵩山十首•擣衣石[编辑]

玉女雲為衣,飄搖不須擣。
空傳巖下石,夜杵知誰抱。
清泉供浣濯,素月鋪繒縞。
人世迫秋寒,處處砧聲早。

登嵩山十首•醒心泉[编辑]

上山苦饑渴,中道得寒泉。
舉瓢石竇響,入口煩痾痊。
洑流去不見,落澗聲鏘然。
莫歸復相值,相從下平川。

登嵩山十首•峰頂寺[编辑]

重重山前峰,上上終非頂。
行登眾嶺徹,始得山門迥。
高風慘多寒,落日側先暝。
卻視向所經,眇如在深井。

登嵩山十首•登封壇[编辑]

登封事已遙,大碑摧風雨。
靈壇久銷禿,古木中梁柱。
峰巒至此盡,蒼石無寸土。
俯視萬仞高,悲辛但狂顧。

登嵩山十首•法華巖[编辑]

飛橋走巖居,茅屋今已破。
何年避世僧,此地常獨臥。
秋風高鳥入,夜月寒猿過。
自非心已灰,靜極生悲惰。

登嵩山十首•將軍柏[编辑]

〈在天封觀,觀即唐避暑宮。〉

肅肅避暑宮,石殿秋日冷。
凜然中庭柏,氣壓千夫整。
風聲答萬壑,雲色通諸嶺。
材大難為工,甘與蓬蒿屏。

登嵩山十首•吳道子畫四真君[编辑]

〈在精思觀。〉

浮埃古壁上,蕭然四真人。
矯如雲中鶴,猶若畏四鄰。
坐令世俗士,自慚汙濁身。
勿謂今所無,嵩少多隱淪。

登嵩山十首•啟母石[编辑]

神夫化黃熊,神母化白石。
嬰兒剖還父,涕泣何暇恤。
爾來三千歲,往事誰復識。
惟有少姨存,相望居二室。

過韓許州石淙莊[编辑]

水中有石曰淙,唐天后朝常燕群臣於此,石刻尚在。

飛泉來無窮,發自嵩嶺背。
奔馳兩山間,偶與亂石會。
傾流勢摧毀,泥土久崩潰。
堅姿未消釋,截嶭儼相對。
居然受噴潑,雷轉諸壑內。
初喧墮深谷,稍放脫重隘。
跳沫濺霏微,餘瀾洶澎湃。
宸遊昔事遠,絕壁遺刻在。
人跡久寂寥,物理爇興廢。
相君厭紛華,築室俯湍瀨。
濯纓離塵垢,洗耳聽天籟。
將追赤松遊,自置青雲外。
道人亦何者,預此事歸計。
猶恐山未深,更種萬株檜。

過登封閻氏園[编辑]

秋暑尚煩襟,林泉淨客心。
菊殘知節過,荷盡覺池深。
疏柳搖山色,青苔遍竹陰。
猶嫌進官道,轣轆聽車音。

許州留別頓主簿[编辑]

洛寺相從不出門,繞城空復記名園。
程文堆案晨興早,竹簞連床夜雨喧。
歸路逢僧暫容與,登山無力強扳援。
遙知別後都如夢,賴有君詩一一存。

次韻子瞻登望海樓五絕[编辑]

山色潮聲四面來,城中金碧爛成堆。
不愁門外嚴扃鎖,終日憑欄未擬回。

湖色蒼蒼日向斜,煙波萬狀不容滉。
畫船人去浮紅葉,石徑僧歸躡白蛇。

樓觀爭高不計層,雍雍過雁自相應。
錢王舊業依稀在,歲久無人話廢興。

荷葉初乾稻穗香,驚雷急雨送微涼。
晚晴稍放秋山色,洗卻濃妝作淡妝。

白酒傾漿膾斫紅,晝遊未厭月明中。
樓高只辨聽歌鼓,不見遊人轉似蓬。

和子瞻監試舉人[编辑]

登科歲云徂,舊學日將落。
外遭饑寒侵,內苦憂患鑠。
傳家足墳史,遺說本精約。
群言久紛蕩,開卷每驚矍。
居官忝庠序,授業止干龠。
朝廷發新令,長短棄前彠。
緣飾小學家,睥睨前王作。
聲形一分解,道義因附托。
安行厭衢路,強挽就縻縛。
縱橫施口鼻,爛熳塗丹堊。
強辯忽橫流,漂蕩終安泊。
憶惟法初傳,欲講面先怍。
新科勸多士,從者盡高爵。
徘徊始未信,炫誘終難卻。
嗟哉守愚鈍,幾不被譏謔。
獨醒慚餔糟,未信恥輕諾。
敢言折鋒芒,但自保城郭。
有司顧未知,選試謬西洛。
群儒誰號令,新語競投削。
雖云心所安,恐異時量度。
詭遇便巧射,晚嫁由拙妁。
誰能力春耕,忍饑待秋獲。
聞兄職在監,考較筆仍閣。
縮手看傍人,此意殊未惡。

和子瞻煎茶[编辑]

年來病懶百不堪,未廢飲食求芳甘。
煎茶舊法出西蜀,水聲火候猶能諳。
相傳煎茶只煎水,茶性仍存偏有味。
君不見閩中茶品天下高,傾身事茶不知勞,
又不見北方俚人茗飲無不有,鹽酪椒薑誇滿口。
我今倦遊思故鄉,不學南方與北方。
銅鐺得火蚯蚓叫,匙腳旋轉秋螢光。
何時茅簷歸去炙背讀文字,遣兒折取枯竹女煎湯。

次韻子瞻對月見憶並簡崔度[编辑]

先師客陳未嘗飽,弟子於今敢言巧。
敗牆破屋秋雨多,夜視陰精過畢昴。
齏鹽冷落空杯盤,且依道士修還丹。
丹田發火五髒暖,未補漫漫長夜寒。
我生疲駑戀笙豆,崔翁遊邊指北斗。
唯有王江亦未歸,閉門無客邀沽酒。
〈宛丘道人王江,好飲酒,去冬遊沈丘,遂不歸。〉

和子瞻開湯村運鹽河雨中督役[编辑]

興事常苦易,成事常苦難。
不督雨中役,安知民力殫。
年來上功勳,智者爭雕鑽。
山河不自保,疏鑿非一端。
譏訶西門豹,仁智未得完。
方以勇自許,未恤眾口歎。
天心閔劬勞,雨涕為泛瀾。
不知泥滓中,更益手足寒。
誰謂邑中黔,鞭箠亦不寬。
王事未可回,后土何由乾。

次韻子瞻雨中督役夜宿水陸寺詩二首[编辑]

雲氣連山雨瀉盆,莫投僧舍欲關門。
暫時灑掃寬行役,終夕崎嶇入夢魂。
煩熱暗消秋簟冷,烝濡未解夜燈昏。
二年遊宦多勞苦,何日相從得細論。

野寺蕭條厭客喧,雨披修竹亂紛然。
已因無食聊從仕,深悟勞生不問禪。
未至莫憂明日事,偷閑且就此宵眠。
天明歸去芒鞋滑,雖有藤輿懶上肩。

次韻子瞻將之吳興贈孫莘老[编辑]

宦遊莫向長城窟,冬冰折膠弦亦絕。
吳中臘月百事便,蟹煮黃金鱸鱠雪。
京城舊友一分散,近憶吳興須滿頰。
世事反復如翻飛,今日共鯀前益垂。
畏人但恐去不遠,適意未覺歸來遲。
借問校讐天祿閣,何如江海同遊嬉。

和子瞻畫魚歌[编辑]

〈吳人以長釘加杖頭,以杖畫水取魚,謂之畫魚。〉

潛魚在淵安可及,垂餌投竿易如拾。
橫江設網雖不仁,一瞬未移收百十。
畫魚何者漫區區,終日辛勤手拮據。
已嫌長網不能遍,肯信一竿良有餘。
鯤鯢駭散蛟龍泣,獲少驚多亦何益。
願從網罟登君庖,碎首屠鱗非所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