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 欒城集
卷十 詩九十六首
卷十一 

目录

卷十[编辑]

◎詩九十六首[编辑]

和孔武仲金陵九詠[编辑]

白鷺亭[编辑]

白鷺洲前水,奔騰亂馬牛。
亭高疑欲動,船去似無憂。
洶湧山方壞,澄清練不收。
中秋誰在此,明月滿城頭。

覽輝亭[编辑]

城裏最高處,坡陁見一城。
山多來有緒,江遠靜無聲。
歌吹風前度,樓臺雨後明。
風光同楚蜀,聊此慰平生。

鳳凰臺[编辑]

鳳鳥久不至,斯臺空復高。
何年種梧竹,特地翦蓬蒿。
白水來無際,青山轉幾遭。
南遊且未返,江海共滔滔。

天慶觀[编辑]

興廢不可必,冶城今靜祠。
松聲聞道路,竹色淨軒墀。
江近風雲改,亭深草木滋。
孤墳吊遺直,狂暗閔元規。卞壺墓在觀側。

高齋[编辑]

金陵佳處自無窮,使宅幽深即故宮。
樓殿六朝遺燼後,江山百里舊城中。
雨餘尚有金鈿落,月出長窺粉堞寧。
看盡一城懷古地,茲遊恨不與君同。

此君亭在華藏寺。[编辑]

綠竹不可數,孤亭一倍幽。
色分巖石潤,梢出澗松修。
雪節寒方見,春萌旱不抽。
故山多此物,長恨未歸休。

見江亭在蔣山。[编辑]

江水信浩渺,連山巧蔽虧。
端能上嶮絕,故自識津涯。
滅沒檣竿度,飄搖鷺羽遲。
何人倚舟望,亦愛此峰危。

定林院[编辑]

定林兩山間,崖木生欲合。
茅屋倚巖隈,重重陰清樾。
晨齋取旁寺,生事信幽絕。
吾人定何為,常欲依暖熱。

八功德泉[编辑]

君言山上泉,定有何功德。
熱盡自清涼,苦除即甘滑。
頗遭遊人病,時取破匏挹。
煩惱雖云消,凜然終在臆。

遊鍾山[编辑]

江南四月如三伏,北望鍾山萬松碧。
杖藜試上寶公龕,眾壑秋聲起相襲。
青峰回抱石城小,白練前橫大江直。
石梯南下府城闉,松徑東蟠轉山谷。
喬林無風聲如雨,時見遊僧石上息。
行窮碧澗一庵巖,坐弄清泉八功德。
歸尋晚飯眾山底,困臥定林依石壁。
朝遊不知澗谷遠,莫歸但覺穿雙屐。
老僧一身泉上住,十年掃盡人間跡。
客到惟燒柏子香,晨饑坐待山前粥。
丈夫濟時誠妄語,白首居山本良策。
茹蔬飯糗何足道,純灰洗心聊自滌。
失身處世足愆尤,愧爾山僧少憂責。

郭祥正國博醉吟庵[编辑]

姑熟溪頭醉吟客,歸作茅庵劣容席。
團團鵠卵中自明,窗前月出夜更清。
醉吟自作溪上語,不學擁鼻雒陽生。
詩成付與坐中讀,知有清溪可終日。
作詩飲酒聊復同,誰來共枕溪中石。
圓天方地千萬里,中與此間大相似。
囂然一息不自停,水火雷風相滅起。
直須只作此庵看,歌罷曲肱還醉眠。
不用騎鯨學李白,東入滄海觀桑田。

湖陰曲[编辑]

老虎穴中臥,獵夫不敢窺。
驊騮服箱驂盜驪,巡城三匝漫不知。
帳中晝夢日繞壁,驚起知是黃須兒。
馬鞭七寶留道左,猛士徘徊不能過。
遺矢如冰去已遙,明日神兵下赤霄。
荒城至今人不住,孤兔驚走風蕭蕭。

舟次大雲倉回寄孔武仲[编辑]

一風失前期,十日不相見。
君帆一何駛,去若乘風箭。
我舟一何遲,出沒蔽葭薍。
甕中有白糟,床上有黃卷。
妻孥不足共,思子但長歎。
池陽重相遇,撫手成一粲。
先行復草草,回首空眷眷。
人生類如此,遲速亦何算。
一見誠偶然,四海良獨遠。
相期廬山陰,把臂上雲巘。

池州蕭丞相樓二首[编辑]

繞郭青峰睥睨屯,入城流水縠文翻。
樓成始覺江山勝,人去方知德業尊。
坐久浮雲霾後嶺,酒醒飛雪變前村。
我來邂逅公歸國,猶喜登臨共一樽。池守滕元發時將解去。


丞相風流直至今,朱欄仍對舊山林。
奔馳軒冕身何有,跌宕圖書意最深。
松繞城頭風瑟縮,江浮山外氣陰森。
三年不起南遷想,應有前人識此心。

過九華山[编辑]

南遷私自喜,看盡江南山。
孤舟少僮僕,此誌還復難。
局促守破窗,聯翩過重巒。
忽驚九華峰,高拱立我前。
蕭然九仙人,縹緲淩雲煙。
碧霞為裳衣,首冠青琅玕。
揮手謝世人,可望不可攀。
我行竟草草,安能拍其肩。
但聞有高士,臥聽松風眠。
松根得茯苓,狀若千歲黿。
煮食一朝盡,終身棄腥膻。
腹背生綠毛,輕舉如翔鸞。
相逢欲借問,已在長松端。
何年脫罪罟,出處良自便。
芒鞋拄藤杖,逢山即盤桓。
斯人未可求,巖室儻復存。

佛池口遇風雨[编辑]

長江五月多風暴,欲行先看風日好。
此風忽作東南來,陰雲如湧撥不開。
驚雷往還轉車轂,狂波低昂起坑谷。
中流一葉那復持,卷舒已付天公知。
解帆轉柁不容語,佛池口中幸可住。
須臾急雨變昏霾,柁師喜賀風已回。
澄溪不動縈白練,老木蒼崖蔚蔥蒨。
繫舟茅屋得青蔬,試問釣船還有魚。
開樽引滿向妻子,明日復行未須怖。
陰陽開闔良等閑,扁舟誰令乘險艱。

舟次磁湖,以風浪留二日不得進,子瞻以詩見寄,作二篇答之,前篇自賦,後篇次韻[编辑]

慚愧江淮南北風,扁舟千里得相從。
黃州不到六十里,白浪俄生百萬重。
自笑一生渾類此,可憐萬事不由儂。
夜深魂夢先飛去,風雨對床聞曉鐘。


西歸猶未有菟裘,擬就南遷買一丘。
舟楫自能通蜀道,林泉真欲老黃州。
魚多釣戶應容貰,酒熟鄰翁便可留。
從此莫言身外事,功名畢竟不如休。

黃州陪子瞻遊武昌西山[编辑]

千里到齊安,三夜語不足。
勸我勿重陳,起遊西山麓。
西山隔江水,輕舟亂鳧鶩。
連峰多回溪,盛夏富草木。
杖策看萬松,流汗升九曲。
蒼茫大江湧,浩蕩眾山蹙。
上方寄雲端,中寺倚巖腹。
清泉類牛乳,煩熱須一掬。
縣令知客來,行庖映修竹。
黃鵝時新煮,白酒亦近熟。
山行得一飽,看盡千山綠。
幽懷苦不遂,滯念每煩促。
歸舟浪花暝,落日金盤浴。
妻孥寄九江,此會難再卜。
君看孫討虜,百戰不搖目。
猶憐江上臺,高會飲千斛。
巾冠墮臺下,坐使張公哭。
異時君再來,攜被山中宿。

將還江州子瞻相送至劉郎洑王生家飲別[编辑]

相從恨不多,送我三十里。
車湖風雨交,晉車武子故居,其水曰車湖。松竹相披靡。
繫舟枯木根,會面兩王子。
嘉眉雖異郡,雞犬固猶爾。
相逢勿空過,一醉不須起。
風濤未可涉,隔竹見奔駛。
渡江買羔豚,收網得魴鯉。
朝畦甘瓠熟,冬盎香醪美。
烏菱不論價,白藕如泥耳。
誰言百口活,仰給一湖水。
奪官正無賴,生事應且爾。
卜居請連屋,扣戶容屣履。
人生定何為,食足真已矣。
愆尤未見雪,世俗多相鄙。
買田信良計,蔬食期沒齒。
手持一竿竹,分子長湖尾。

赤壁懷古[编辑]

新破荊州得水軍,鼓行夏口氣如雲。
千艘已共長江嶮,百勝安知赤壁焚。
觜距方強要一斗,君臣已定勢三分。
古來伐國須觀釁,意突成功所未聞。

自黃州還江州[编辑]

身浮一葉返湓城,淩犯風濤日夜行。
把酒獨斟從睡重,還家漸近覺身輕。
岸回樊口依稀見,日出廬山紫翠橫。
家在庾公樓下泊,舟人遙指岸如赬。江州城下土赤如赭。

江州五詠[编辑]

射蛟浦[编辑]

萬騎巡遊遍,千帆破浪輕。
射蛟江水赤,教戰越人驚。
山轉樓船影,岸催連弩聲。
祈招無為賦,酣寢盡平生。浦上積水,相傳漢武教樓船於此。

浪井[编辑]

江波浮陣雲,岸壁立青鐵。
胡為井中泉,湧浪時驚發。
水性本無定,得止自澄澈。
誰為女媧手,補此天地裂。

庾樓[编辑]

元規情不薄,上客有殷生。
夜半酒將罷,公來坐不驚。
舞翻江月迥,談落麈毛輕。
塵世風流盡,高樓空此名。

東湖[编辑]

讀書廬山中,作郡廬山下。
平湖浸山腳,雲峰對虛榭。
紅蕖紛欲落,白鳥時來下。
猶思隱居勝,亂石驚湍瀉。李勃隱居廬山,泉石奇勝,今棲賢寺其故居也。及為九江太守始營東湖,風物可愛。

琵琶亭[编辑]

湓江莫雨晴,孤舟暝將發。
夜聞胡琴語,展轉不成別。
草堂寄東林,雅意存北闕。
潸然涕泗下,安用無生說。

不到東西二林[编辑]

山北東西寺,高人永遠師。
來遊亦前定,回首獨移時。
社散白蓮盡,山空玄鶴悲。
何年陶靖節,溪上送行遲。

遊廬山山陽七詠[编辑]

開先瀑布[编辑]

山上流泉自作溪,行逢石缺瀉虹霓。
定知雲外波瀾闊,飛到峰前本末齊。
入海明河驚照曜,倚天長劍失提攜。
誰來臥枕莓苔石,一洗塵心萬斛泥。

漱玉亭[编辑]

山回不見落銀潢,餘溜喧豗響石塘。
目亂珠璣濺空谷,足寒雷電繞飛梁。
入瓶銅鼎春茶白,接竹齋廚午飯香。
從此出山都不棄,滿田粳稻插新秧。

簡寂觀[编辑]

山行但覺鳥聲殊,漸近神仙簡寂居。
門外長溪淨客足,山腰苦筍助盤蔬。
喬松定有藏丹處,大石仍存拜斗餘。
弟子蒼髯年八十,養生世世授遺書。

歸宗寺[编辑]

來聽歸宗早晚鍾,疲勞懶上紫霄峰。
墨池漫疊溪中石,白塔微分嶺上松。
佛宇爭推一山甲,僧廚坐待十方供。
欲遊山北東西寺,巖谷相連更幾重。此寺王逸少所置,云有墨池在焉。

萬杉寺[编辑]

萬木青杉一手栽,滿堂白佛九天來。仁宗初年,有僧手種萬杉,特為建此寺,仍以禁中佛賜之。
涓涓石溜供廚足,矗矗山屏繞寺開。
半榻松陰秋簟冷,一杯香飯午鍾催。
安眠飽食平生事,不待山僧喚始回。

三峽石橋[编辑]

三峽波濤飽溯沿,過橋雷電記當年。
江聲仿佛瞿唐口,石角參差灩澦前。
應有夜猿啼古木,已將秋葉作歸船。
老僧未省遊巴蜀,松下相逢問信然。

白鶴觀[编辑]

五老相攜欲上天,玄猿白鶴盡疑仙。
浮雲有意藏山頂,流水無聲入稻田。
古木微風時起籟,諸峰落日盡生煙。
歸鞍草草還城市,慚愧幽人正醉眠。

南康阻風遊東寺[编辑]

欲涉彭蠡湖,南風未相許。
扁舟厭搖蕩,古寺慰行旅。
重湖面南軒,驚浪卷前浦。
霏微雪陣散,顛倒玉山舞。
一風輒九日,未悉土囊怒。
百里斷行舟,仰看飛鴻度。
故人念征役,一飯語平素。
竹色淨飛濤,松聲亂秋雨。
我生足憂患,十載不安處。
南北已兼忘,遲速何須數。

寄題陳憲郎中竹軒[编辑]

家有修篁綠滿軒,趨庭詩禮舊忘言。
淩霜自得良朋友,過雨時添好子孫。
試翦輕筠扶野步,旋收涼葉煮清樽。
風流共道勝桑梓,鄰里何妨種百根。

次韻孔武仲到官後見寄[编辑]

舉楫同千里,繫舟時一言。
共嗟蓬作屋,願就席為門。
行役身先困,征商思益昏。
僅同登壟斷,何止服車轅。

次韻筠守毛維瞻司封觀修城三首[编辑]

北垣荊棘舊成堆,留待公來次第開。
車馬已通城下路,榛蕪盡付冶家灰。
異時碧瓦千門合,應記紅旌百度來。
自笑裨諶便曠野,肩輿飛蓋許追陪。


撥棄案頭文字堆,曉晴山色四門開。
究懷民事老雖壯,俯首山城心已灰。
荊棘燒殘桑柘出,狐狸去盡犬雞來。
規模先遣通蹊隧,後乘應容眾客陪。


山腳侵城起阜堆,遶城徼道斬新開。
闉闍半壞驚潮信,隍壑初深見劫灰。
蟻聚千夫曾幾日,鱗差萬瓦看將來。
史君才力輕山郡,朝論行聞急召陪。

次子瞻夜字韻作中秋對月二篇一以贈王郎二以寄子瞻[编辑]

平明坐曹黃昏歸,終歲得閑惟有夜。
已邀明月出牆東,更遣清風掃庭下。
城上青鬟四山合,門前白練長江瀉。
誰家高會吹參差,鄰婦悲歌舂罷亞。
二年憂患今已過,一夜清光天所借。
西京詩句出蘇李,南國風流數王謝。
已隨孤棹去中原,肯顧新科求上舍。
讀書本自比嵇鍛,學劍要須問曹蔗。
清觴灩灩君莫違,佳句駸駸予已怕。
狂夫猖狂終累人,不返行遭親黨罵。


十年秋月照相思,相從只有彭門夜。
露侵笳鼓思城闕,寒迫魚龍舞潭下。
厭厭夜飲歡自足,落落襟懷向人瀉。
秋深河來巨野溢,水乾樓起滕王亞。
北海孔公雖好客,河內寇君那得借。
是非朝野忽紛紜,得喪芳菲一開謝。
明月多情還入門,流水何知空繞舍。
晨餐江市富鱣魴,夜宿山村足梨蔗。
坐隅鵬鳥不須問,牆外蝮蛇猶足怕。
婁公見唾行自乾,馮老尚多誰定罵。

次韻王適食茅栗[编辑]

相從萬里試南餐,對案長思苜蓿盤。
山栗滿籃兼白黑,村醪入口半甜酸。
久聞牛尾何曾試,竊比雞頭意未安。
故國霜蓬如盌大,夜來彈劍似馮驩。

過毛國鎮夜飲[编辑]

風格照人華省郎,江山繞郭古仙鄉。
漫傳鉛鼎八百歲,未比金釵十二行。
不動歌聲人已醉,旋聞詩句夜初長。
簿書撥盡知餘力,道院清虛頃未嚐。

次韻毛國鎮趙景仁唱和三首。一贈毛一贈趙一自詠[编辑]

治劇從容緩策銜,鈴軒無事日清談。
隼旟畵㦸明千里,紙帳繩床自一庵。
金奏屢陳容客和,玉山不動看賓酣。
我來邂逅逢寬政,忘卻漂流身在南。


一紙新詩過雁銜,醒然何異接君談。
奉親魚蟹兼臨海,退食琴書定有庵。
一別經年真似夢,多憂不飲亦如酣。
共君友契非今日,蔽芾棠陰自劍南。


遠謫江湖舳尾銜,到來辛苦向誰談。
畏人野鶴長依嶺,厭事山僧只住庵。
黃雀頓來成一飽,白醪新熟喜初酣。
疏頑近日尤堪笑,坐任飄風去自南。

再和三首[编辑]

穴鼠何須窶數銜,粗官不用苦高談。
夜傾淥蟻風吹竹,晝擁黃雪覆庵。
每作微詞還自笑,偶漸餘潤亦成酣。
公詩精絕非倫擬,自古騷人盡在南。


燕窠泥土一春銜,慚愧封侯止立談。
舊隱尚聞存竹徑,歸休但要葺茅庵。
釣船夢想沿溪泛,酒盞遙思向日酣。
強欲遲留依幕府,吳公行恐召河南。


天教窮困欲誰銜,生事那須一一談。
自笑豐年塵滿甑,不堪雨後菌生庵。
士師憔悴經三黜,陶令幽憂付一酣。
他日歸耕若相憶,尺書頻寄北山南。

次韻王適州學新修水閣[编辑]

黃鍾巨挺兩舂容,何幸幽居近學宮。
坐對江山增浩氣,力追齊魯欲同風。
頌詩聞道求何武,家法行看試左雄。
欲伴少年遊矍相,奔軍慚愧恐詞窮。

次韻毛君九日[编辑]

山腳侵城盡是臺,登高處處喜崔嵬。
手拈霜菊香無奈,面拂江風酒自開。
幕府尊罍雲裏集,民家歌吹靜中來。
定知勝卻陶彭澤,悵望籬邊白日頹。

次韻毛君感事書懷[编辑]

種棠經歲便成科,秋雨調勻氣漸和。
才力有餘嫌事少,風情無限覺詩多。
長松更老仍添節,古井雖深自不波。
宴坐山房人豈識,一尊聯且慰蹉跎。

次韻毛君見督和詩[编辑]

新詩落紙一城傳,顧我疏蕪豈足編。
他日杜陵詩集裏,韋迢略見兩三篇。

次韻毛君山房遣興[编辑]

欲就陽崖暖,新開石磴斜。
誰言太守宅,自是野人家。
燕坐收心鑒,冥觀閱界沙。
退公長寂寞,外物自喧嘩。
缺逕移松補,斜陽種竹遮。
白雲生後礎,孤鶩伴殘霞。
破悶時尋鶴,呼眠亦任鴉。
喜聞糟出甕,屢問菊開花。
古井元依鬥,丹砂舊養芽。
蚍蜉頻上案,猿狖巧分楂。
客到扁舟遠,年侵兩鬢華。
心搖掛風旆,眼暗隔輕紗。
強撥橫肱睡,來從插版衙。
隱居慚棄擲,勝地每諮嗟。
頑鈍終何取,雕磨豈復加。
焦先夙所尚,圜舍恰如蝸。

和胡教授蒙太守策試諸生[编辑]

著籍初同闕里多,采芹先致魯風和。
欲將大策觀胸膽,盡召中堂列雁鵝。
終日正言何忌諱,幾人餘力尚委蛇。
豈惟太守知為政,仍見先生善設科。

和毛君州宅八詠[编辑]

鳳凰山[编辑]

山川蟠跨偶成形,威鳳低回久未行。
更種梧桐真可致,高飛性似伯夷清。

披仙亭[编辑]

仙翁舊住蜀江邊,千歲歸來一鶴翩。
城郭已非人事改,淒涼遺跡但披仙。

方沼亭[编辑]

池上茅簷覆水低,早來秋雨尚虹霓。
敗荷折葦飛鴻下,正憶漁舟泊故溪。

翠樾亭[编辑]

一夜飛霜點綠苔,曉庭黃葉掃成堆。
簷間翠樾雕疏盡,卻放牆東好月來。

李八百洞[编辑]

洞府山川百里賒,洞門藤蔓鎖煙霞。
神仙不與人間異,弟妹還應共一家。

煉丹井[编辑]

鑿井燒丹八百年,塵緣消盡果初圓。
石床蘚甃人安在,綠水團團一片天。

磨劍池[编辑]

神仙鑄劍本無硎,岸古班班尚鐵銼。
天上少年仍狡獪,不須還爾對方平。

山房[编辑]

岸幘攜筇夜夜來,蒲團紙帳竹香臺。
直須覓取僧為伴,更為開庵劚草萊。

次韻毛君病中菊未開[编辑]

病肺秋深霧雨傷,舊繒故絮喜清涼。
菊花金粟未曾吐,桂酒鵝兒空自黃。
草木亦知年有閏,風霜漸近月方陽。十月為陽月。
得詩聞道維摩病,欲到毗耶言已忘。

雨中宿酒務[编辑]

微官終日守糟缸,風雨淒涼夜渡江。
早歲謬知儒術貴,安眠近喜壯心降。
夜深唧唧醅鳴甕,睡起蕭蕭葉打窗。
阮籍作官都為酒,不須分別恨南邦。

次韻毛君經旬不用鞭撲[编辑]

共喜秋深酒未醇,官曹休暇不須旬。
政寬境內棠陰合,訟去庭中草色新。
不惜牛刀時一割,已因鼷鼠發千鈞。
歲終誰為公書考,豈止江西第一人。

次韻李撫辰屯田修州門[编辑]

六月江濤壁壘頹,蒼崖翠甓就新臺。
咄嗟雙闕還依舊,咫尺群山信有材。
畫戟風生兩衙退,飛橋日出萬人來。
不因毀圮催興築,誰見雍容治劇才。

飲酒過量肺疾復作[编辑]

朝蒙曲塵居,夜傍糟床臥。
鼻香黍麥熟,眼亂瓶罌過。
囊中衣已空,口角涎虛墮。
啜嚐未云足,盜釂恐深坐。
使君信寬仁,高會慰寒餓。
西樓適新成,明月猶半破。
擁簷青山橫,拂檻流水播。
雕盤貯霜實,銀盎薦秋糯。
共言文字歡,豈待紅裙佐。
惟知醍醐滑,不悟頗羅大。
夜歸肺增漲,晨起脾失磨。
情懷忽牢落,藥鉺費調和。
衰年足奇窮,一醉仍坎坷。
清尊自不惡,多病欲何奈。
聞公話少年,舉白不論個。
歌吟雜嘲謔,笑語爭掀簸。
平明起相視,銳氣曾未挫。
達人遺形骸,駑馬懷豆莝。
不知逃世網,但解憂歲課。
不見獨醒人,終費招魂些。

衢州趙閱道少師濯纓亭[编辑]

掛冠纓上已無塵,猶愛溪光碧照人。
點檢舊遊黃石在,掃除諸念白鷗親。
一尊父老囊金盡,三逕松筠生事貧。
他日南公數人物,丹青添入縣圖新。

茶花二首[编辑]

黃蘖春芽大麥粗,傾山倒谷采無餘。
久疑殘枿陽和盡,尚有幽花霰雪初。
耿耿清香崖菊淡,依依秀色嶺梅如。
經冬結子猶堪種,一畝荒園試為鋤。


細嚼花須味亦長,新芽一粟葉間藏。
稍經臘雪侵肌瘦,旋得春雷發地狂。
開落空山誰比數,烝烹來歲最先嚐。
枝枯葉硬天真在,踏遍牛羊未改香。

次韻毛君山房即事十首[编辑]

案牘稀疏意自開,夜闌幽夢曉方回。
青苔紅葉騷人事,時見詩簡去又來。


東晉仙人借舊山,定應天意許公閑。
郡人欲問史君處,笑指峰巒紫翠間。


蛩知秋候時鳴壁,香礙蒲簾不出門。
隱几無言無有得,南窗晴日暖侵軒。


溪山付與醉中仙,美酒何曾斗十千。
就得江邊賤魚稻,閑官未用苦相憐。


忘身先要解忘名,分別須臾起不平。
請看早朝霜入履,何如臥聽打衙聲。


禽哢秋來不復圓,桐陰霜後亦成穿。
黃花強欲招酣飲,白髮偏工報老年。


邂逅清歡屢不期,病來無奈羽觴飛。
醉乘籃轝江邊去,長伴漁舟月下歸。


醉裏題詩偏韻惡,秋來勸酒益杯深。
不才多病俱非敵,綠綺緣何得報金。


庵中獨宿雨垂垂,永夜無人款竹扉。
灰冷銅爐香欲滅,床頭一點葛燈微。


觸事隨緣不用多,華堂玉食奈憂何,
美人未厭山阿聘,薜荔為裳帶女蘿。

再和十首[编辑]

澗草巖花日日開,江南秋盡似春回。
旋開還落無人顧,惟有山蜂暖尚來。


江上孤城面面山,居人也自不曾閑。
蜂遊蟻聚知何事,日夜長橋南北間。


城郭村墟共水雲,槿籬竹屋映柴門。
隱居亦有高人在,岸幘無言倚釣軒。


一官疏散自疑仙,三考應成醉日千。
早病固須閑地著,多憂長被達人憐。


養生尤復要功圓,溜滴南溪石自穿。
近見牢山陳道士,微言約我更三年。牢山陳道士瑛近過此,叩之,竟無所云,約三年當再見。


張公詩社見公名,公昔與張伯達為唱和之友。白首山城歎不平。
坐客要聞新樂府,應須湓口琵琶聲。


高情日與故山期,鴻鵠誰言也倦飛。
且聽漁人強哺啜,坐中羈客畏公歸。


天為多才故欲禁,府門摧落漲江深。
鼎新翠壁排精鐵,湧出飛樓直百金。


樓上青山繞四垂,畫橋百步引朱扉。
落成當與公同上,一看長江白練微。


歌舞留賓意自多,華燈數問夜如何。
白頭病客無才思,慣臥茅簷長薜蘿。

筠州二詠[编辑]

牛尾狸[编辑]

首如狸,尾如牛,攀條捷險如猱猴。
橘柚為漿栗為餱,筋肉不足惟膏油。
深居簡出善自謀,尋蹤發窟並執囚,
蓄租分散身為羞。松薪瓦甑烝浮浮,
壓入糟盎肥欲流,熊肪羊酪真比儔。
引箸將舉訊何尤,無功竊食人所仇。

黃雀[编辑]

秋風下,黃雀飛。禾田熟,黃雀肥。
群飛蔽空日色薄,逡巡百頃禾為稀,
翾翻巧捷多且微。精丸妙徼舉輒違,
乘時席勢不可揮。一朝風雨寒霏霏,
肉多翅重天時非,農夫舉網驚合圍。
懸頸繫足膚無衣,百個同缶仍相依,
頭顱萬里行不歸。北方居人厭羔豨,
咀噍聊發一笑欷。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