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欒城集
卷十一 詩八十六首
卷十二 

目录

卷十一[编辑]

◎詩八十六首[编辑]

和毛君新葺囷庵船齋[编辑]

厭居華屋住東庵,真味全勝食薺甘。
多病維摩長隱几,無心彌勒便同龕。
誤遊田舍空成笑,謬入僧房即欲參。
風霽不知吹有萬,月明聊共影成三。
齋如小舫才容住,室類空囷定不貪。
擁褐放衙人寂寂,脫巾漉酒鬢鬖鬖。
畫囊書帙堆窗案,藥裹瓢樽掛壁藍。
簷竹風霜曾不到,盆花蜂蝶未全暗。
公餘野鵲驚初睡,賓醉佳人笑劇談。
勸客巨觥那得避,和詩難韻不容探。
曉來霏霧連江氣,冬後溫風帶嶺嵐。
去國屢成還蜀夢,忘憂惟有對公酣。
終身狥祿知何益,投檄歸耕貧未堪。
借我此庵泥藥灶,古書鴻寶試淮南。

寒雨[编辑]

江南殊氣候,冬雨作春寒。
冰雪期方遠,蕉絺意始闌。
未妨溪草綠,先恐嶺梅殘。
忽發中原念,貂裘據錦鞍。

積雨二首[编辑]

山雨無時歇,江波上岸流。
泥深未免出,橋斷更堪憂。
房淺鄰糟甕,宵寒攬絮裘。
朝來勢未已,歸路恐操舟。


微陽力尚淺,未解破重陰。
雲氣山川滿,江流日夜深。
凍牙生滯穗,餘潤及重衾。
泥濘沉車轂,農輸絕苦心。

勸贈李朝散[编辑]

江霧霏霏作雪天,樽前醉倒不知寒。
後堂桃杏春猶晚,試覓酥花子細看。

戲答[编辑]

銀瓶瀉酒正霜天,玉麈生風夜更寒。
下客不辭投轄飲,好花猶恐隔簾看。

臨江蕭氏家寶堂[编辑]

高人不解作生涯,唯有中堂書五車。
竹簡多於孔氏壁,牙簽新似鄴侯家。
田園豈是子孫計,青紫今為里巷誇。
富貴早知皆有命,君應未厭十年賒。

和蕭刓察推賀族叔司理登科還鄉四首[编辑]

家聲籍籍大江西,臨老揮毫捧御題。
得意何殊少年樂,還家不惜醉如泥。


讀盡家藏萬卷書,蕭然華髮宦遊初。
區區獄掾何須愧,聊把《春秋》試緒餘。漢儒以《春秋》決獄。


作官未減讀書勤,簿領從今日日新。
汗簡韋編誰付予,傳家應有下帷人。


巷南諸子足才賢,邂逅相逢秀句傳。
強作短章同寄與,異時見我一依然。

次韻吳厚秀才見贈三首[编辑]

騷人思苦骨巖巖,百里攜詩相就談。
故作微詞挑遷客,不嫌春雨濕歸衫。
少年舊喜登高賦,老病今成見敵慚。
問我近來誰復可,對君聊擬誦《周南》。


久欲歸田計未成,羨君負郭足為生。
躬耕不用千鍾祿,高臥誰知萬里征。
已覺安閑真樂事,可憐辛苦盡浮名。
隱居便作江南計,為覓佳山早寄聲。


一卷新詩錦一端,掉頭吟諷識芳酸。
哀歌永夜悲牛角,朗詠扁舟笑杏壇。
間發笙簧猶可擬,棄捐斤斧定知難。
繼君高韻君應笑,咀嚼歸途久據鞍。

次韻毛君燒松花六絕[编辑]

茅庵紙帳學僧眠,爐藝松花取易然。
唯有未能忘酒在,手傾金盞斗垂蓮。


餅雜松黃二月天,盤敲松子早霜寒。
山家一物都無棄,狼籍乾花最後般。蜀人以松黃為餅甚美。


松老香多氣自嚴,餘煙勃鬱透疏簾。
須臾過盡惟灰在,借問誰收一番去聲炎。


美人寒甚懶開扉,金作松花插羃䍦。
幾度低頭疑墮落,青煙已斷未消時。


枯萼鱗皴不復堅,重重正似半開蓮。
曾經樵舍磚爐見,未許邦君畫閤然。


黃蠟供炊自一家,錙銖貧富遞矜誇。
都城爭買方薪貴,卻顧松花已自奢。

陪毛君遊黃仙觀[编辑]

李叟仙居仍近市,黃公道院亦依城。
定應昔日山林地,未有今時雞犬聲。
白鶴翻飛終不返,黃冠憔悴只躬耕。
試從車騎尋遺跡,恐有居人解養生。

次韻王適梅花[编辑]

江梅似欲競新年,照水窺林態愈研。
霜重清香渾欲滴,月明素質自生煙。
未成細實酸猶薄,半落南枝意可憐。
誰寫江西風物樣,徐家舊有數枝傳。

次韻王適春雪二首[编辑]

江南春候寒猶劇,細雨風吹作雪花。
中夜窗扉初晃漾,平明草木半低斜。
潤催江柳排金線,光雜山茶點絳葩。
老病不堪乘曉出,紛紛能使髮增華。


春雪飄搖旋不成,依稀履跡散空庭。
山藏復閣猶殘白,日照南峰已半青。

毛君惠溫柑荔支二絕[编辑]

楚山黃橘彈丸小,未識洞庭三寸柑。
不有風流吳越客,誰令千里送江南。


荔子生紅無奈遠,陳家曬白到猶難。
雖無驛騎紅塵起,尚得佳人一笑歡。

次韻王適遊真如寺[编辑]

江上春雨過,城中春草深。
擾擾市井塵,悠悠溪谷心。
東郊大愚山,自古簷卜林。
微言久不聞,墜緒誰常尋。
道俗數百人,請聞海潮音。
齋罷車馬散,萬籟俱消沉。
新亭面南山,積霧開重陰。
蕭然偶有得,懷抱方愔愔。
我坐米鹽間,日被塵垢侵。
不知山中趣,強作山中吟。

次韻王適新燕[编辑]

好雨纖纖潤客衣,新來雙燕力猶微。
似嫌春早無人見,故待簾開掠地飛。
南國花期知不遠,中原寒劇未應歸。
養雛不怕巢成早,記取朝朝為啟扉。

官居即事[编辑]

官局紛紜簿領迷,生緣瑣細老農齊。
偷安旋種十年木,肉食還須五母雞。
對酒不嚐憐酤榷,釣魚無術漫臨溪。
此身已分長貧賤,執爨縫裳愧老妻。

陪毛君夜遊北園[编辑]

池塘草生春尚淺,桃李飛花初片片。
一尊花下夜忘歸,燈火尋春畏春晚。
春風暗度人不知,滿園紅白已離披。
江南春雨少晴日,露坐青天能幾時。
折花只恐傷花意,攜客就花花定喜。
落蕊飄香翠袖中,交柯接葉燈光裏。
雨練風柔雪不如,精神炫轉影扶疏。
夜看飛燕勝朝日,月暗還須明月珠。
美人勸我殊非惡,明日雨來無此樂。
醉歸不用怕山公,馬上接䍦先倒著。

山橙花口號[编辑]

故鄉寒食荼蘼發,百和香濃村巷深。
漂泊江南春欲盡,山橙仿佛慰人心。

次韻馮弋同年[编辑]

細雨濛濛江霧昏,坐曹聊且免泥奔。
賣鹽酤酒知同病,一笑何勞賦北門。

送王適徐州赴舉[编辑]

送別江南春雨淫,北方誰是子知音。
性如白玉燒猶冷,文似朱弦叩愈深。
萬里同舟寬老病,一杯分袂發悲吟。
明年榜上看名姓,楊柳春風正似今。

遊吳氏園[编辑]

細雨作寒晴便暖,好風吹袂意初佳。
清池解洗春心熱,紅豔能添醉眼花。
紫竹暗生眠岫筍,山丹強比洛人家。
憐渠巧與閑官便,申退來遊未覺賒。

江州周寺丞泳夷亭[编辑]

行過廬山不得上,湓江城邊一惆悵。
羨君山下有夷亭,千巖萬壑長相向。
山中李生好讀書,出山作郡山前居。
手開平湖浸山腳,未肯即與廬山疏。
道州一去應嫌遠,千里思山夢中見。
青山長見恐君嫌,要須罷郡歸來看。

次韻毛君遊陳氏園[编辑]

增築園亭草木新,損花風雨怨頻頻。
筼篘似欲迎初暑,芍藥猶堪送晚春。
薄暮出城仍有伴,攜壺藉草更無巡。
歸軒有喜知誰見,道上從橫滿醉人。

江漲[编辑]

山中三日雨,江水一丈高。
崩騰沒州渚,淫溢浸蓬蒿。
淩晨我有適,出門舟自操。
中廛已易肆,下道先容舠。
雞犬萃墳塚,牛羊逾圈牢。
廚薪散流枿,囷米為浮糟。
臥席不遑卷,剝繭仍未繅。
老弱但坐視,閭里將安逃。
徙居共擾擾,來勢方滔滔。
嗟餘偶同病,哀爾為生勞。
晴日慰人願,寒風送驚濤。
藩籬山舊趾,蠃蚌遺平皋。
流竄非擇地,艱難理宜遭。
胡為苦戚戚,一夕生二毛。

和子瞻鐵柱杖[编辑]

截竹為杖瘦且輕,石堅竹破誤汝行。
削木為杖輕且好,道遠木折恐不到。
閩君鐵杖七尺長,色如黑蛇氣如霜。
提攜但恐汝無力,撞堅過嶮安能傷。
柳公雖老尚強健,閉門卻掃不復將。
知公足力無險阻,憐公未有登山侶。
回生四海惟一身,袖中長劍為兩人。
洞庭漫天不覺過,半酣起舞驚鬼神。
願公此杖亦如此,適意遨遊日千里。
歸來倚壁示時人,海外蒼茫空自記。

競渡[编辑]

史君欲聽榜人謳,一夜江波拍岸流。
父老不知招屈恨,少年爭作弄潮遊。
長鯨破浪聊堪比,小旆逆風殊未收。
角勝爭先非老事,憑欄寓目思悠悠。

登郡譙偶見姜應明司馬醉歸[编辑]

蒼然莫色映樓臺,江市遊人夜未回。
何處酒仙無一事,肩輿鼾睡過橋來。

送姜司馬[编辑]

七歲立談明主前,江湖晚節弄漁船。
鬥雞誰識城東老,喪馬方知塞上賢。
生計未成歸去詠,草書時發醉中顛。
當年不解看齊物,氣踴如山誰見憐。

寄題趙幾承事戲彩堂[编辑]

春晚安輿遍浙東,永嘉別乘喜無窮。
橐裝已笑分諸子,吏道何勞問薛公。
堂上壽樽諸掾集,室中禪論衲僧通。
興闌卻返林泉去,幕府長留孝弟風。

次韻溫守李鈞見寄兼簡毛大夫[编辑]

梁苑相從簿領中,清風相逐畫船東。
婆婆江海淩雲鶴,飲啄籠樊失渚鴻。
別後丹砂迷舊訣,愁來白髮變衰翁。
此間詩老仍勍敵,正憶高吟酒盞空。

次韻洞山克文長老[编辑]

無地容錐卓,年來轉覺貧。
偶知珠在手,一任甑生塵。
竄逐非關性,顛狂卻甚真。
此心誰復識,試語洞山人。

試院唱酬十一首[编辑]

戲呈試官呂防[编辑]

新秋風月正涼天,空館相看學坐禪。
滿榻詩書愁病眼,隔牆砧杵思高眠。
霜飛一葉凋瓊玉,風繞雙松奏管弦。
聞道熊羆歸夢數,侵天闈棘漫森然。

次韻呂君豐城寶氣亭[编辑]

紫氣飛空不自謀,誰憐龜勉匣中留。
西山猛獸橫行甚,北海長鯨何日收。
星斗不堪供醉舞,蛟龍會看反重湫。
功成變化無蹤跡,望斷中原百尺樓。

次韻呂君見贈[编辑]

偶然傾蓋接清言,不覺門前晝漏傳。
老病低摧方伏櫪,壯心堅銳正當年。
莫嫌客舍一杯酒,試論灊山三祖禪。
明日程文堆几案,只應衰懶得安眠。呂前官舒州,問禪灊山。

次韻呂君興善寺靜軒[编辑]

自恨尋山計苦遲,年過四十始知非。
小軒迎客如招隱,野鳥窺人自識機。
窗外竹深孤鶴下,階前菊秀晚蜂飛。
老僧戰勝長幽寂,瘦骨緣何未肯肥。

觀試進士呈試官[编辑]

松庭散朝日,棘戶啟秋風。
鵠鷺紛來下,旌旗儼未攻。
馳詞看倚馬,餘力送征鴻。
逸足誰先到,孤標想暗空。
晶熒雙鏡並,高下片言公。
老病方耽睡,飛沉一夢中。

次前韻[编辑]

南國號多士,幾人洙泗風。
英材自入彀,壞陣不勞攻。
文縟山藏豹,飛高弋慕鴻。
蚩妍歸品藻,得失付虛空。
考行先推本,登賢旋奏公。
期君緩歸轡,一醉鹿鳴中。

戲呈試官[编辑]

只隔牆東便是家,悁悁還似在天涯。
客心不耐聽松雨,歸信猶堪飲菊花。
翦燭看書良寂寞,披沙見玉忽喧嘩。
自慚空館難留客,試問姮娥稍駐車。

次前韻三首[编辑]

老去在家同出家,《楞伽》四卷即生涯。
粗詩怪我心猶壯,細字憐君眼未花。
霜落初驚衾簟冷,酒酣猶喜笑言嘩。
歸心知有三秋恨,莫學匆匆下阪車。


門前溪水似漁家,流浪江湖歸未涯。
邂逅高人來說法,支離枯木旋開花。
諸生試罷書如積,劇縣歸時論正嘩。
安得騎鯨從李白,試看牛女轉雲車。


渴醪能使客忘家,屈指歸期已有涯。
魚化昨宵驚細雨,鹿鳴他日飲寒花。
已諳江上肴蔬薄,莫笑衙前鼓笛嘩。
太守況兼鄉曲舊,會須投轄止行車。

試罷後偶作[编辑]

重門閉不開,烏鳥相呼樂。
晨暉轉簾影,微風響松末。
喧嘩適已定,寂曆方有覺。
人生竟何事,外物巧相縛。
當時不自悟,已過空成怍。
耕耘亦何苦,遊宦殊自惡。
棄彼既已誤,就此良應錯。
誰能即兩忘,隨緣更無作。

放榜後次韻毛守見招[编辑]

飽食安眠愧不材,疏簾翠帟幸相陪。
深居正厭銀袍亂,失喜初聞鐵鎖開。
佳句徑蒙探古錦,小槽仍報滴新醅。
諸人欲見風流伯,不用招呼亦自來。

送毛滂齋郎[编辑]

先誌承顏善養親,束裝騎馬試為臣。
酒腸天予渾無敵,詩律家傳便出人。
擁鼻高吟方自得,折腰奔走漸勞神。
歸來一笑須勤取,花發陳吳二月春。

燕貢士[编辑]

泮水生芹藻,幹旄在浚城。
桑鴞同變響,蘋鹿共和鳴。
秋晚槐先墮,霜多桂向榮。
清尊助勸駕,急管發歡聲。
勇銳青衿士,淹通白髮生。
芬芳雜蘭菊,變化等鶤鯨。
去日衣冠盛,歸時里巷驚。
坐中詞賦客,愧爾一經明。

次韻毛君清居探菊[编辑]

眼前黃葉畏秋霜,耳畔啼蛩怨夜長。
佳節欣聞近萸菊,清商試為奏伊涼。
疏狂久笑謀生拙,貧病應憐為口忙。
今日共君拚一醉,從教人道亦高陽。

次韻毛君見贈[编辑]

江國騷人不耐秋,夜吟清句曉相投。
鋒藏豈願囊中脫,尾斷終非俎上羞。
擇地何年真得意,鋪糟是處可同遊。
南遷尚有公知我,人事何須更預謀。

次韻毛君偶成[编辑]

年來衰病正相兼,薄宦奔馳尚未厭。
詩句空多渾漫與,俗緣已重不須添。
聱牙向物知難合,疏懶憐公獨未嫌。
時聽淵明詠歸去,猶應為我故遲淹。

孔平仲著作江州官舍小庵[编辑]

近山不作看山計,引水新成照水庵。
閉口忘言中自飽,安心度日更誰參。
簡編圍繞穿書蠹,窗戶低回作繭蠶。
我亦一軒容膝住,敝裘粗飯有餘甘。

送饒州周沃秀才免解[编辑]

少年工作賦,中歲復窮經。
驥老終知道,劍埋新發硎。
束裝鄰里助,答策友朋聽。
還似臨淄貢,隨風起北溟。

雪中洞山黃蘖二禪師相訪[编辑]

江南氣暖冬未回,北風吹雪真快哉。
雪中訪我二大士,試問此雪從何來。
君不見
六月赤日起冰雹,
又不見
臘月幽谷寒花開。
紛然變化一彈指,不妨明鏡無纖埃。

毛國鎮生日二絕[编辑]

生日元同小趙公,里閭相接往還通。
怪公日夜歸心切,欲寄此生丹灶中。世謂叔平大趙參政、閱道小趙參政趙公善養生,故有丹灶之句。


聞公歸橐尚空虛,近送《楞嚴》十卷書。
心地本無生滅處,定逢生日亦如如。

次韻毛君將歸[编辑]

疏傳思歸不待時,孟軻出書苦行遲。
新詩尚許留章句,故事誰從問典彝。
金馬尚應堪避世,石泉未信可忘饑。
不才似我真當去,零落衡茅隔雍岐。

送楊騰山人[编辑]

胸中萬卷書,不如一囊錢。
不見楊夫子,歲晚走道邊。
夜歸空床臥,兩手摩湧泉。
窗前雪花落,真火中自然。
渙然發微潤,飛上昆侖顛。
霏霏雨甘露,稍稍流丹田。
閉目內自視,色如黃金妍。
至陽不獨凝,當與純陰堅。
一窮百不遂,此事終無緣。
君看抱樸子,共推古神仙。
無錢買丹砂,遺恨盈塵編。
歸去守茅屋,道成要有年。

次韻子瞻與安節夜坐三首[编辑]

前山積雪暮崢嶸,燕坐微聞落瓦聲。
共對一尊通夜語,相看萬里故鄉情。
信歸嶺上寒梅遠,恨極江南春草生。
明目青銅添白髮,且須醉睡倒燈檠。


少年高論苦崢嶸,老學寒蟬不復聲。
目斷家山空記路,手披禪冊漸忘情。
功名久已知前錯,婚嫁猶須畢此生。
家世讀書難便廢,漫留案上鐵燈檠。


謫官似我無歸計,落第憐渠有屈聲。
握手天涯同一笑,倚門歲晚不勝情。
黃崗俯仰成陳跡,白首蹉跎畏後生。
歸去且安南巷樂,莫看歌舞醉長檠。

次韻毛君上書求歸未報[编辑]

白髮憂民帶減圍,頻聞慷慨賦將歸。
近傳道士連三咽,久悟禪門第一機。
夜永庵中詩自得,日高門外客來稀。
此心素定誰能勸,只有丁寧詔莫違。

次韻毛君絕句[编辑]

中池有士閉重關,夜發天光走玉環。
白日封人人不識,幅巾破褐任塵漫。

次韻毛君留別[编辑]

問天乞得不訾身,屈指人間今幾人。
魚縱江潭真窟宅,鶴飛松嶺倍精神。
清風吹雨停歸騎,舊圃留花送晚春。
自號白雲知有意,便從丹灶拂埃塵。

送毛君致仕還鄉[编辑]

古人避世事,豈問家有無。
但言鴻鵠性,不受樊籠拘。
公家昔盛時,阡陌連三衢。
食廩濟寒餓,婚嫁營羈孤。
千金赴高義,脫手曾須臾。
晚為二千石,得不償所逋。
撫掌不復言,但以文字娛。
我恨見公遲,冉冉重霜須。
高吟看落筆,劇飲驚倒壺。
負罪不自知,適意忘憂虞。
忽聞叩天閽,言旋故山廬。
朋友不及謀,親戚亦驚呼。
人生各有意,何暇問俗徒。
嗟我好奇節,歎公真丈夫。
天高片帆遠,目斷青風徂。
惟應東宮保,迎笑相攜扶。

贈景福順長老二首並序[编辑]

轍幼侍先君,聞嘗遊廬山,過圓通,見訥禪師,留連久之。元豐五年,以譴居高安,景福順公不遠百里惠然來訪,自言昔從訥於圓通,逮與先君遊,歲月遷謝,今三十六年矣。二公皆吾里人,訥之化去已十一年,而順公七十四,神完氣定,聰明了達。對之悵然,懷想疇昔,作二篇贈之。

屈指江西老,多言劍外人。
身心已無著,鄉黨漫相親。
竄逐知何取,周旋意甚真。
仍將大雷雨,一洗百生塵。


念昔先君子,南遊四十年。
相看順老在,想見訥師賢。
歲曆風輪轉,禪心海月圓。
常情計延促,無語對潸然。

次韻孔平仲著作見寄四首[编辑]

昔在京城南,成均封茅屋。
清晨屣履過,不顧車擊轂。
時有江南生,能使多士服。
同儕畏鋒銳,兄弟更馳逐。
文成劇翻水,賦罷有餘燭。
連收領底髭,未耗髀中肉。
飛騰困中路,黽勉啄場粟。
歸來九江上,家有十畝竹。
一官粗包裹,萬卷中自足。
還如白司馬,日聽杜鵑哭。
我來萬里外,命與江波觸。
罪重慚故人,囊空仰微祿。
已為達士笑,尚謂愚者福。
米鹽日草草,奔走常碌碌。
尺書慰貧病,佳句爛圭玉。
多難畏人知,胡為強題目。
徂年慕桑梓,歸念寄鴻鵠。
但願洗餘愆,躬耕江一曲。


共居天地間,大類一間屋。
推排出高下,何異車轉轂。
死生本晝夜,禍福固倚伏。
誰令塵垢昏,浪與紛華逐。
譬如薪中火,外照不自燭。
感君探至道,勸我減粱肉。
虛心有遺味,實腹不須粟。
芬敷謝桃杏,清勁比松竹。
息微知氣定,睡少驗神足。
胡為嗜一飽,坐使百神哭。
要知丹砂異,不受腥腐觸。
可憐山林姿,自縛斗升祿。
君看出世士,肯屑世間福。
寧從市井遊,與眾同碌碌。
不願束冠裳,腰金佩鳴玉。
斯人今何在,未易識凡目。
恐在廬山中,飛翔逐黃鵠。
試用物色尋,應歌紫芝曲。


百病侵形骸,漸老同破屋。
中有一寸空,能用輻與轂。
忽如丹砂走,不受凡火伏。
前瞻已不遠,後躡愈難逐。
將炊甑中飯,未悟窗下燭。
聰明役聲形,口腹嗜魚肉。
塵泥翳泉井,荊棘敗禾粟。
未知按妙指,漫欲理絲竹。
廬山多名緇,過客禮白足。
達觀等存亡,世欲強歌哭。
確然金石心,不畏蚊蚋觸。
順忍為裳衣,供施謝榮祿。
真人我自有,渡海笑徐福。
眾皆指庸庸,自顧非碌碌。
愧君詩意厚,桃李報瓊玉。
舉網羅眾禽,有獲非一目。
喧啾定無用,要自取黃鵠。
君看大方家,慎勿留一曲。


治生非所長,兒女驚滿屋。
作官又迂疏,不望載朱轂。
因緣掛罪罟,未許即潛伏。
空餘讀書病,日與古人逐。
老妻憐眼昏,入夜屏燈燭。
上官念貧窶,時節饋醪肉。
衰年類蒲柳,世事劇麻粟。
數日望歸田,寄語先栽竹。
文章亦細事,勤苦定何足。
君詩四相攻,欲看守陴哭。
愧無即墨巧,不解火牛觸。
自非太學生,彫琢事干祿。
安心已近道,閉口豈非福。
胡為調狂祠,玉石相落碌。
腹中抱丹砂,舌下漱白玉。
作詩雖云好,未免亂心目。
奕秋教二人,不取志鴻鵠。
摩詰非不言,遺韻寄終曲。

陰晴不定簡唐覲秘校並敖吳二君五首[编辑]

積雨春連夏,新晴忽復陰。
江痕漲猶在,梅氣潤相侵。
蕉貯還須脫,圖書漸不禁。
江南舊風俗,愁絕北來心。


蠶眠初上簇,麥熟正磨鐮。
雲氣重重合,江流夜夜添。
薦饑人甚困,多病我仍兼。
欲就橋南宿,單衣莫雨沾。


漲江方斷渡,小棹信輕生。
貧賤誰憐汝,漂浮空自薦。
一官終竊食,何計早歸耕。
忽發騷人恨,淒涼久未平。


西鄰豫章客,病骨瘦欒欒。
清夜眠孤枕,終朝飽一簞。
雨多愁不出,講罷未應餐。
約我睛相過,門前泥欲乾。


二子薪中楚,相攜泮上遊。
齏鹽聊度日,爻象久忘憂。
寂寞君何病,驅馳我自羞。
向時采芹處,永日看鳧鷗。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