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一 欒城集
卷十二 詩八十九首
卷十三 

目录

卷十二[编辑]

◎詩八十九首[编辑]

雨後遊大愚[编辑]

風光四月尚春餘,淫雨初乾積潦除。
古寺蕭條仍負郭,閑官疏散亦肩輿。
摘茶戶外烝黃葉,掘筍林中間綠蔬。
一飽人生真易足,試營茅屋傍僧居。

送高安羅令審禮[编辑]

一邑憂勞水旱中,牛刀閑暇似無功。
政成仍喜新蠶熟,歸去還將舊橐空。
清白久聞誇父老,沉埋誰為訴諸公。
謫居長恨交遊少,悵望肩輿又欲東。

送唐覲[编辑]

溪上幽居少四鄰,西家幸有著書人。
經年食菜誰憐瘦,終日題詩自不貧。
身在江湖釣竿地,心馳蘭會戰車塵。
此行便有飛騰處,笑殺年來老病身。唐君常欲為陝西官,慨然有功名之志。

次韻唐覲送姜應明謁新昌杜簿[编辑]

夫子雖窮氣浩然,輕蓑短笠傲江天。
薄遊到處唯耽酒,歸去無心苦問田。
泮上講官殊不俗,山中老簿亦疑仙。
相從未足還辭去,欲向曹溪更問禪。姜如晦方作嶺外之行。

新種芭蕉[编辑]

芭蕉移種未多時,濯濯芳莖已數圍。
畢竟空心何所有,欹傾大葉不勝肥。
蕭騷莫雨鳴山樂,狼籍秋霜脫敝衣。
堂上幽人觀幻久,逢人指示此身非。

次韻姜應明黃蘖山中見寄[编辑]

垂老閑居味更深,此身隨世任浮沉。
北窗未厭曲肱臥,西洛能傳擁鼻吟。
匹馬彷徨猶寄食,敝裘安樂信無心。
我今漂泊還相似,同愧高僧支道林。

次韻黃大臨秀才見寄[编辑]

故人聚散霜前葉,往事眇茫風際煙。
遊宦一生非有已,隱居萬事不由天。
崎嶇檻阱方謀食,嘯傲山林肯計年。
賴已將心問盧老,相逢他日笑風顛。

次韻李朝散遊洞山二首[编辑]

古寺依山占幾峰,精廬仿佛類天宮。
三年欲到官為礙,百里相望意自通。
無事佛僧何處著,人群鳥獸不妨同。
眼前簿領何時脫,一笑相看丈室中。


僧老經時不出山,法堂延客未曾關。
心開寶月嬋娟處,身寄浮雲出沒間。
休夏巾瓶誰與共,迎秋水石不勝閑。
近來寄我《金剛》頌,欲指胸中無所還。

簡學中諸生[编辑]

泮水秋生藻荇涼,莫窗燈火亂螢光。
圖書粗足惟須讀,菽粟才供且自強。
羽龠暗催新節物,弦歌不廢近詩章。
腐儒最喜南遷後,仍見西雍白鷺行。

以蜜酒送柳真公[编辑]

床頭釀酒一年餘,氣味全非卓氏壚。
送與幽人試嚐看,不應知是百花鬚。

次韻柳見答[编辑]

桂酒無人寄豫章,江西官釀,惟豫章最佳。羈愁牢落遣誰當。
烹煎崖蜜真牽強,慚愧山蜂久蓄藏。
江上鱠鱸橙正熟,山頭吹帽菊初香。
漂流異日俱陳跡,笑說過從想未忘。

披仙亭晚飲[编辑]

落日欲沒多雲煙,南山暝鴉歸北山。
樓臺城上半明滅,燈火橋頭初往還。
江西八月熱猶在,坐中遷客頭欲班。
何時解網聽歸去,黃花白酒疏籬間。

余居高安三年,晨入莫出,輒過聖壽,訪聰長老,謁方子明,浴頭笑語,移刻而歸,歲月既久,作一詩記之[编辑]

朝來賣酒江南市,日莫歸為江北人。
禪老未嫌參請數,漁舟空怪往來頻。
每慚菜飯分齋缽,時乞香泉洗病身。
世味漸消婚嫁了,幅巾絛褐許相親。

次韻子瞻感舊見寄[编辑]

少年耽世味,徘徊不能去。
老來悟前非,尚愧昔遊處。
君才最高峙,鶴行雞群中。
我雖非君對,顧以兄弟同。
結髮皆讀書,明月入我牖。
縱橫萬餘卷,臨紙但揮手。
學成竟無用,掩卷空自疑。
卻尋故山友,重赴幽居期。
秋風送餘熱。冉冉如人老。
衣裘當及時,田廬亦須早。
種竹竹生筍,種稻稻亦成。
浩歌歸來曲,曲終有遺聲。

次韻和人豐歲[编辑]

風雨迎寒欲勞農,今年真不負元豐,
蓋藏共荷官無擾,眠食安知帝有功。
草笠黃冠將蠟祀,羔羊朋酒亦豳風。
請君早具躋堂飲,退食委蛇正自公。

同孔常父作張夫人詩[编辑]

女子勿言弱,男兒何必強。
君看張夫人,身舉十五喪。
頭上脫笄珥,篋中斥襦裳。
築墳連丘山,松柏鬱蒼蒼。
親戚不為助,涕泣感道傍。
昔有王氏老,身為尚書郎。
親死棄不葬,簪裾日翱翔。
白骨委廬陵,宦遊在岐陽。
一旦有丈夫,軒軒類佯狂。
相面識心腹,開口言災祥。
嗟汝平生事,不了令誰當。
汝身暖絲綿,汝口甘稻粱。
衣食未嘗廢,此事乃可忘。
一言中肝心,投身拜其床。
傍人漫不知,相視空茫茫。
終言汝不悛,物理久必償。
兒女病手足,相隨就淪亡。
鄙夫本愚悍,過耳風吹牆。
明年及前期,長子憂骭瘍。
一麾守巴峽,雙柩還故鄉。
弱息雖僅存,蹣跚亦非良。
誰言天地寬,綱目固自張。
古事遠不信,近事世所詳。
企張非求福,禍敗當懲王。嘉祐末年,李士寧言,王君事於右扶風,其報甚速。張夫人,南都人,孔推官常甫作詩言其賢,邀余同作,並言李生事,或足以警世云。

次煙字韻答黃庭堅[编辑]

病臥江干鬚帶雪,老撚書卷眼生煙。
貧如陶令仍耽酒,窮似湘累不問天。
令弟近應憐廢學,大兄昔許叩延年。
比聞蔬茹隨僧供,相見能容醉後顛。魯直兄舊於齊州以養生見教。

東軒長老二絕並序[编辑]

始余於官舍營東軒,彭城曹君煥子文,自浮光訪余於高安,道過黃岡,家兄子瞻以詩送之曰:「君到高安幾日回,一時抖藪舊塵埃。贈君一籠牢收取,盛取東軒長老來。」君過廬山,見圓通知慎禪師,出詩示之。師嘗與余通書,見之欣然。明日謂君:「昨見黃州詩,通夕不寐,以一偈繼之,曰:『東軒長老未相逢,卻見黃州一信通。何用揚眉資目擊,須知千里事同風。』吾野人,不能數為書,君為我誦之而已。」君既至,未暇及此。客有自廬山至者,曰:「慎師送客出門,還入丈室燕坐而寂。」君乃具道其事。余感之,作二絕。其一以答子瞻,其二以答慎也。

東軒正似虛空樣,何處人家籠解盛。
縱使盛來無著處,雪堂自有老師兄。子瞻新築東坡雪堂。


簷頭挑得黃州籠,行過圓通一笑開。
卻到山前人已寂,亦無一物可擔回。

題方子明道人東窗[编辑]

紙窗雲葉淨,香篆細煙青。
客到催茶磨,泉聲響石瓶。
禪關敲每應,丹訣問無經。
贈我刀圭藥,年來發變星。

次前韻[编辑]

閉門何所事,毛髮日青青。
齒折登山屐,塵生貰酒瓶。
調心開貝葉,救病讀《難經》。
定起無人見,寒燈一點星。

迎寄王適[编辑]

投竄千山恨不深,扁舟夏涉氣如烝。
重來疋馬君何事,歸去飛鴻我未能。
養氣經年惟脫粟,讀書終夜有寒燈。
安心且作衰慵伴,海底鯤魚會化鵬。

王度支陶挽詞二首[编辑]

風跡殊不昧,聲名豈偶然。
長途催騄驥,爽氣激鷹鸇。
薏苡成遺恨,松愀卜遠年。
淒涼故吏盡,誰泣鬛封前。


京塵昔傾蓋,江國見佳城。
零落舊冠劍,艱難孝弟兄。
存亡看世俗,意氣憶平生。
曉鐸知人恨,幽音亦未平。

次韻陳師仲主簿見寄[编辑]

朽株難刻書,枯葉任凋零。
舊友頻相問,村酤獨未醒。
山牙收細茗,江實得流萍。
頗似申屠子,都忘足被刑。

寄題江渙長官南園茅齋[编辑]

白髮辛勤困小邦,塵勞坐使壯心降。
河陽罷後成南圃,彭澤歸來臥北窗。
畦畔草生親荷鍤,床頭酒熟自傾缸。
因君遣我添歸興,舊有茅茨濯錦江。

詠霜二首[编辑]

江南雪不到,霜露滿山村。
紙被欺氈厚,茅簷笑瓦溫。
何曾凝沼淥,有意隔朝暾。
底日身無事,高眠不出門。


清霜欺客病,乘夜逼窗扉。
坐睡依爐暖,細聲聞葉飛。
蕉絺空滿篋,砧杵旋催衣。
起看庭前草,松筠未覺非。

次韻吳厚秀才見寄[编辑]

壯心摧折漸無餘,早歲為文老不如。
登木求魚知我拙,循窠覓兔笑君疏。
清尊獨酌夜方半,白髮潛生歲欲除。
久恐交親還往絕,床頭猶喜數行書。

乾荔支[编辑]

含露迎風惜不嚐,故將赤日損容光。
紅消白瘦香猶在,想見當年十八娘。

次韻王適元日並示曹煥二首[编辑]

井底屠酥浸舊方,床頭冬釀壓瓊漿。
舊來喜與門前客,終日同為酒後狂。
老大心情今已盡,塵埃須發亦無光。
江南留滯歸何日,萬里逢春思故鄉。


放逐三年未遣回,復驚爆竹起春雷。
祈年粗有樽中桂,寄遠仍持嶺上梅。
莫笑牛狸抵羊酪,漫將崖蜜代官醅。
二君未肯嫌貧病,猶得衰顏一笑開。

寄梅仙觀楊智遠道士[编辑]

道師近在真人峰,欲往見之路無從。
去年許我入城市,塵埃暗天待不至。
莫往莫來勞我心,道書寄我千黃金。
繭衣肉食思慮短,文字滿前看不見。
口傳指授要有時,脫去羅網當見之。
梅翁漢朝南昌尉,手摩龍鱗言世事。
一朝拂衣去不還,身騎白驎翳紅鸞。
我今雖復墮塵土,道師何不與我語。
他年策足投名山,相逢拍手一破顏。

春雪[编辑]

溫風吹破臘,留雪惱新春。
信逐殘梅到,花從半夜勻。
旋消微覆瓦,狂下亦欺人。
壓竹時聞落,埋萱久未伸。
山川蒙不解,樓觀洗成新。
擁褐僧方睡,開門客屢嚬。
爨煙知歲稔,履跡笑吾貧。
畦凍初生韭,泥融正賣薪。
寒魚爭就汕,燭酒頗無巡。
預喜田宜麥,盤餐餅餌頻。

贈石臺問長老二絕並敘[编辑]

石臺長老問公,本成都吳氏子,棄俗出家,手書《法華經》,字細如黑蟻,前後若一,將誦之萬遍,雖老而精進不倦,脅不至席者二十有三年。余來高安,以鄉人相好,蓋余懶而好睡,見之惕然自警,因贈之二小詩云。

法達曾經見老盧,半生勤苦一朝虛。
心通口誦方無礙,笑把吳鸞細字書。蜀中藏經,往往有古仙人吳采鸞細書經卷,精妙可愛。


蒲團布衲一繩床,心地虛明睡自亡。
長伴空中月天子,東方行道到西方。

和毛國鎮白雲莊五詠[编辑]

掬泉軒[编辑]

卜築高深已有山,起居清潤可無泉。
穿牆白練秋聲細,照屋清銅曉色鮮。
已放魚蝦嫌跳擲,更除萍藻任漪漣。
只應明月中霄下,長共禪心相向圓。

平溪堂[编辑]

清溪似與隱君謀,故入堂前漫不收。
盥手從今休汲井,浮觴取意便臨流。
花漂澗谷來應遠,石激琴箏久未休。
莫把朱欄強圍繞,山家事事要清幽。

眺遠臺[编辑]

山似高人長遠人,不登高處見無因。
築臺土石無多子,照眼峰巒得許新。
陣馬奔騰時絕遠,風濤舒卷忽無垠。
白雲自是逃名處,猶恐此中藏隱淪。

濯纓庵[编辑]

臨池濯足惜泉清,纓上無塵且強名。
橫木為橋便獨往,結茅依島類天成。
往還漸少人誰識,寢食無為身轉輕。
有似三吳朱處士,釣魚誰與話西征。

白雲莊偶題[编辑]

歸去攜家住白雲,雲中猿鶴許同群。
陶公酒後詩偏好,疏傳金餘客屢醺。
芒屩潛行逐漁釣,壺漿時出勞耕耘。
卻看人世應微笑,未熟黃粱晝夢紛。

次韻王適落日江上二首[编辑]

寒煙幕清江,漁唱扁舟上。
江轉少人家,自此知安往。
維舟倚叢薄,明月獨相向。
欲曉醉應醒,還逐輕鷗揚。


稍息南市喧,初上東山月。
潛魚忽驚踴,饑雁時斷絕。
落葉誤投簽,繁霜疑積雪。
苦寒良難久,愛此元氣潔。

張秀才見寫陋容[编辑]

潦倒形骸山上樗,每經風雨輒凋疏。
勞君為寫支離狀,異日長看老病初。
落筆從橫中自喜,賦形深穩妙無餘。
偶然掛壁低頭笑,俱幻何妨彼亦如。

同王適曹煥遊清居院步還所居[编辑]

身為江城吏,心似野田叟。
尋僧忽忘歸,飽食莫攜手。
畏人久成性,路繞古城後。
茅茨遠相望,雞犬亦時有。
人遠市井罷,日落狐兔走。
回風吹橫煙,燒火卷林藪。
草深徑漸惡,荊棘時掛肘。
褰裳涉沮洳,斜絕汙池口。
投荒分岑寂,欹側吾自取。
二君獨何為,經歲坐相守。
遊從乏車騎,飲食厭菘韭。
周旋未忍棄,辛苦亦何負。
歸來倚南窗,試挹樽中酒。
笑問黃泥行,此味還同否。子瞻謫居齊安,自臨皋亭遊東坡,路過黃泥阪作《黃泥阪詞》。二君皆新自齊安來,故云。

次韻王適春雨[编辑]

久遭客禁往還稀,風雨蕭條只自知。
春色有情猶入眼,客愁無賴巧侵眉。
山僧寄語收茶日,野老留人供社時。
久住不須嫌寂寞,此間偏與拙相宜。

和子瞻蜜酒歌[编辑]

蜂王舉家千萬口,黃蠟為糧蜜為酒。
口銜潤水拾花須,沮洳滿房何不有。
山中醉飽誰得知,割脾分蜜曾無遺。
調和知與酒同法,試投曲糵真相宜。
城中禁酒如禁盜,三百青銅愁杜老。
先生年來無俸錢,一斗徑須囊一倒。
餔糟不聽漁父言,煉蜜深愧仙人傳。
掉頭不同辟穀藥,忍饑不如長醉眠。

次韻講律李司理憲見贈[编辑]

強將羔雁聘黃晞,破褐疏巾倚夕暉。
禮律縱橫開卷盡,齏鹽冷落待賢非。
日高几案弦歌罷,夜永窗扉燈火微。
猶喜江邊莫春近,舞雩風雨得同歸。

次韻王適遊陳氏園[编辑]

宿雨睛來春已晚,眾花飄盡野猶香。
舞雩便可同沂上,飲禊何妨似洛陽。
新圃近聞穿沼闊,漲江初喜放舟長。
年來簿領縈人甚,何計相隨入醉鄉。

答孔平仲二偈[编辑]

熟睡將經作枕頭,君家事業太悠悠。
要須睡著元非睡,未可昏昏便爾休。
龜毛兔角號空虛,既被無收豈是無。
自有真無遍諸有,燈光何礙也嫌渠。

次韻柳真公閑居春日[编辑]

春寒漸欲減衣綿,雨勢冥冥水拍天。
一局無言消日永,新詩得意許人傳。
惜花田地應慵掃,護筍藩離可細編。
好事報君知我喜,同官欲到得閑眠。

次韻王適東軒即事三首[编辑]

新竹依牆未出尋,牆東桃李卻成林。
池塘草長初饒夢,村落鶯啼恰稱心。
江滿船頭朝欲轉,泥融屐齒莫尤深。
閉門憐子成書癖,試買村醪相伴斟。


眼看東鄰五畝花,茅簷竹戶野人家。
過牆每欲隨飛蝶,歸舍誰憐已莫鴉。
幽客偶來成晚飯,野僧何日寄新茶。
三年氣味長如此,歸計遲遲也自嘉。


北園春草徑微微,未用頻教翦棘茨。
蜂陣紛紛初養蜜,鶯巢淺淺欲生兒。
客情流水兼山遠,歸夢遊絲向日遲。
懶病相將渾欲慣,賴君索我強裁詩。

送李憲司理還新喻[编辑]

采芹芹已老,浴沂沂尚寒。
蒯緱長歎息,苜蓿正闌干。
黃卷忘憂易,青衫行路難。
歸耕未有計,且復調閑官。

問黃蘖長老疾[编辑]

四大俱非五蘊空,身心河嶽盡消熔。
病根何處容他住,日夜還將藥石攻。

復次煙字韻答黃大臨庭堅見寄二首[编辑]

水竹遮藏自一川,日高茅屋始炊煙。
犬牙舂米新秋後,麥粒烝茶欲社天。
冠蓋只今成棄物,杉松他日記栽年。
定應笑我勞生在,卯睡聞呼衣為顛。


十載勞思寤寐間,新詩態度比雲煙。
清風吹我無千里,明月隨人共一天。
歸去林泉應避暑,北征道路恐經年。
與君共愧知時鶴,養子先依黑柏顛。

次韻子瞻臨皋新葺南堂五絕[编辑]

江聲六月撼長堤,雪嶺千重過屋西。
一葉軒昂方斷渡,南堂蕭散夢寒溪。


旅食三年已是家,堂成非陋亦非華。
何方道士知人意,授與爐中一粒砂。


北牖清風正滿床,東坡野菜漫充腸。
華池自有醍醐味,丈室仍聞簷卜香。


鄰人漸熟容賒酒,故客親留為種蔬。
住穩不論歸有日,船通何患出無車。


客去知公醉欲眠,酒醒寒月墮江煙。
床頭復有三升蜜,貧困相資恐是天。

次韻王適大水[编辑]

高安昔到歲方閏,大水初去城如墟。
危譙墮地瓦破裂,長橋斷纜船逃逋。
漂浮隙穴亂群蟻,奔走沙礫摧嘉蔬。
里閭破散兵火後,飲食敝陋魚蝦餘。
投荒豈復有便地,遇災只復傷羸軀。
人言西有蛟蜃穴,閏年每與風雷俱。
漫溝溢壑恣遊蕩,傾崖拔木曾須臾。
雞豚浪走不復保,老稚裸泣空長籲。
滯留再與茲水會,淪胥未哂斯民愚。
人生所遇偶然耳,得失何用分錙銖。

贈三局能師二絕[编辑]

得失從來似偶然,因師聊復問行年。
此生竟墮陰陽數,方信修行力未全。


旅食江幹秋復春,歸耕未遂不勝貧。
憑師細考何年月,可買山田養病身。

臨川陳憲大夫挽詞二首[编辑]

一時冠蓋盛臨川,直亮推公益友先。
淡泊朱絲初少味,蕭疏翠竹久彌鮮。
崎嶇處世曾何病,奔走成功亦偶然。
天理更疏終不失,雍雍今見子孫賢。


五月扁舟憶過門,哀憐逐客為招魂。
開樽不惜清泉潔,揮汗相看白雨翻。
病起清言驚苦瘦,歸休尺牘尚相存。
秋風灑涕松楸外,談笑猶疑對竹軒。公家有竹軒,輒嘗賦詩。

次韻知郡賈蕃大夫思歸[编辑]

江城漂泊最多時,邂逅誰令長者期。
得坎浮槎應有命,投林驚鵲且安枝。
何年笑語還留客,終日勤勞數問兒。
鈴閣清虛非此比,秋風歸興恐非宜。

久不作詩呈王適[编辑]

憐君多病仍經暑,笑我微官長坐曹。
落日東軒談不足,秋風北棹意空勞。
懶將詞賦占鴞臆,頻夢江湖把蟹螯。
筆硯生塵空度日,他年何用繼《離騷》。

喜王鞏承事北歸[编辑]

同罪南遷驚最遠,乘流北下喜先歸。
謂言一笑秋風後,卻顧千山驛路非。
嶺外雲煙隨夢遠,江邊魚蟹為人肥。
還家嫁女都無事,臥讀詩書盡掩扉。

予初到筠,即於酒務庭中種竹四叢、杉二本,及今三年,二物皆茂,秋八月,洗竹培杉,偶賦短篇呈同官[编辑]

種竹成叢移出簷,三年慰我病厭厭。
翦除亂葉風初好,封植孤根筍自添。
高節不知塵土辱,堅姿試待雪霜沾。
屬君留取障斜日,仍記當年此滯淹。

和王鞏見寄三首[编辑]

南遷春及秋,江湖未雲半。
逮此歸路長,始悟行日遠。
幽憂脫沉痼,清夢驚婉娩。
行行逢故人,笑語雜悲泫。


江秋北風多,歸帆未應駛。
天寒雁南向,家書空滿紙。
契闊幸平安,婚嫁須纓珥。
交遊何為者,空復念君至。


折葉每安心,連環非所計。
感君扁舟返,念我一廛廢。
懷思樂全老,疇昔忘言契。
丹砂儻已成,白首願終惠。

復次韻[编辑]

滕王閣在誰攜手,徐孺湖寬可放情。
楚客解書南國恨,秦箏助發上林鶯。
繫匏獨負杯中物,擁鼻和逢洛下生。
問得長須添夢想,蓬窗燈火達天明。近遣僕至鍾陵,還言定國與黃君魯直會於舟中,燈火終夜而去。

孔毅父封君挽詞二首[编辑]

交契良人厚,家風季婦賢。
詩書中有助,蘋藻歲無愆。
象服期他日,恩封屬此年。
神傷自不覺,吊客問潸然。


別日笑言重,歸來藥餌憂。
鍾歌掩不試,貝葉亂誰收。
恨極囊封在,情多壟木稠。
埋文應自作,一一記徽猷。

上高息軒起亭二絕[编辑]

山下清溪溪上市,溪光山色映人煙。
幽亭正在人聲裏,長與溪山共寂然。


溪父起收罾下鯉,山翁起賣焙中茶。
長官亦與人俱起,笑擁黃放早衙。

九月十一日書事[编辑]

東牆瘦菊早開花,九日金鈿已自嘉。
黍麥候遲初響罋,米鹽法細未還家。
潑醅昨夜驚泉湧,洗盞今晨聽婦誇。
歸采茱萸重一醉,不須怪問日時差。

和王適寒夜讀書[编辑]

久從市井役,百事發不理。
感君讀書篇,惜此寒夜晷。
殷勤附燈燭,黽勉就圖史。
逡巡揖虞夏,汗漫馳劉李。
斯文家舊物,早歲夙從事。
一從慕膻腥,中棄如敝屣。
今夕亦何夕,忽如舊遊至。
終篇再三歎,推枕不成寐。
人生無百年,所欲知有幾。
縣知未必得,奔走若趨市。
微言寄翰墨,開卷人心耳。
胡為棄不收,所逐在難覬。

和王適新葺小室[编辑]

向日堂東一室存,竹為窗壁席為門。
心如白月光長照,氣結丹砂體自溫。
飯軟莫嫌紅米賤,酒香故取潑醅渾。
他年一笑同誰說,伴我三年江上村。

病中賈大夫相訪,因遊中宮僧舍二首[编辑]

江城寒氣入肌膚,得告歸來強自扶。
五馬獨能尋杜老,一床深愧致文殊。
體虛正覺身如幻,談劇能令病自無。
明日出門還擾擾,年來真畏酒家壚。


東鄰修竹野僧家,亂柳枯桑一徑斜。
逐客慣曾迂短策,使君何事駐高牙。
蕭條已似連村塢,邂逅應容設晚茶。
慚愧病夫無氣力,隔牆空聽吏兵嘩。

和王適炙背讀書[编辑]

少年讀書處,寒夜冷無火。
老來百事慵,炙背但空坐。
眼昏愁細書,把卷惟恐臥。
寒衣補故褐,家釀熟新糯。
微微窗影斜,曖曖雲陰過。
昏然偶成寐,鼻息已無奈。
兒童更笑呼,書冊正前墮。
衰懶今自由,不復問冬課。

同王適賦雪[编辑]

北風吹雨雨不斷,遍滿虛空作飛霰。
紙窗獨臥不成眠,茅屋無聲時一泫。
鳥烏錯莫寒未起,庭戶空明夜驚旦。
重樓復閣爛生光,絕澗連山漫不見。
夾砌雙杉洗更碧,滿田碧草埋應爛。
城中閉戶無履跡,市上孤煙數晨爨。
細排玉著短垂簷,暗結輕冰時入研。
撥灰有客顧尊俎,跡兔何人試鷹犬。
未容行役掃車轂,應有老農歌麥飯。
一來江城若俄頃,四見白花飛面旋。
坐看酒甕誰敢嚐,歸踏冰泥屢成濺。
年來橋板斷不屬,莫出肩輿足憂患。
到家昏黑空自笑,訴婦勤勞每長歎。
床頭有酒未用沽,囊裏無錢不勞算。
更令雪片大如手,終勝溪瘴長熏眼。
謁告猶能不出門,典衣共子成高宴。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