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0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八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八卷目錄

 神異總部雜錄

 神異總部外編

神異典第八卷

神異總部雜錄[编辑]

《易經乾卦文言》:「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 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 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于人乎?況于鬼神 乎?」程傳「天地」者,道也。鬼神者,造化之跡也。合于道,則人 與鬼神豈能違也。本義人與天地鬼神,本無二理,特蔽 于有我之私,是以梏于形體而不能相通。「大人無私, 以道為體」,曾何彼此先後之可言哉!大全程子曰:鬼神 言其功用,天言其主宰,《易》言天亦不同,如天道虧盈 而益謙,此通上下理亦如此,天道之運亦如此,如言 天且弗違,況于人乎?況于鬼神乎?此直謂形而上者 言,以鬼神為天地矣。

《睽卦》:「載鬼一車。」「鬼本無形而見」,「載之一車」,言其以 無為有,妄之極也。

《萃》卦:「王假有廟。」鬼神之不可度也,而能致其來格。 《豐卦》「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于人乎?況于鬼神乎? 鬼神謂造化之跡;于萬物之盛衰可見其消息也。 《繫辭上傳》:凡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此所以成變化而 行鬼神也。本義《鬼神》謂凡奇偶生成之屈伸往來者。大全 南軒張氏曰:「天地自然之數,盈虛消息,往來不停,鬼 神雖幽,而數有以行之。若其神勾芒,其神祝融,其神 蓐收,其神元冥,各司其時,各治其職者,此天地之數 有以行乎鬼神也。」

「顯道神德行」,是故「可與酬酢,可與佑神」矣。

《子》曰:「知變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為乎?」大全南軒張氏 曰:「變者不能自變,有神以變之,化者不能自化,有神 以化之。」故知變化之道者,疑若窺測其妙也。

《繫辭下傳》:「人謀鬼謀,百姓與能。」大全雲峰胡氏曰:「聖人 作為《卜筮》之書,明則謀諸人,幽則謀諸鬼,百姓亦得 以與其能。」

《書經·虞書大禹謨》:「朕志先定,詢謀僉同,鬼神其依,龜 筮協從,卜不習吉。」

《商書伊訓》:「山川鬼神,亦莫不寧。」

《太甲鬼》「神無常享」,享于克誠。

《周書武成》:「惟爾有神,尚克相予,以濟兆民,無作神羞。」 《詩經小雅伐木》篇:「神之聽之,終和且平。」

《天保篇》:「神之弔矣,詒爾多福。」

「何人斯篇?」「為鬼為蜮」,則不可得。

《小明》篇:「神之聽之,式穀以女。」

神之聽之,「介爾景福。」

《楚茨》篇:「先祖是皇,神保是饗。」

神嗜飲食,卜爾百福。

神具醉止,皇尸載起。

神嗜飲食,使君壽考。

《大雅·旱麓》篇:「豈弟君子,神所勞矣。」

《思齊》篇:「惠于宗公,神罔時怨,神罔時恫。」

《卷阿篇》:「百神爾主矣。」

《抑篇》:「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

《雲漢》篇:「靡神不舉,靡愛斯牲。」

上下奠瘞,靡神不宗。

敬恭明神,宜無悔怒。

《瞻卬》篇:「天何以刺?何神不富?」

《禮記曲禮》:「禱祠祭祀,供給鬼神。非禮不誠不莊, 齊戒以告鬼神。」

臨諸侯,畛於鬼神,曰:「有天王某甫。」

《檀弓》:「望反。」「諸幽,求諸鬼神之道也。北面,求諸幽之義 也。」「鬼神處幽暗」,北乃幽陰之方,故求諸鬼神之幽 者,必向北也。大全嚴陵方氏曰:「《莊子》曰:『鬼神守其幽』,則 幽者鬼神之道也。」

豈知神之所饗,亦以主人有齊敬之心也。

「《弁絰葛》而葬」,與神交之道也。

「卒哭而諱」,生事畢而鬼事始也。

《王制》:「山川神祇有不舉者為不敬。不敬者,君削以地, 假於鬼神,時日卜筮,以疑眾殺。」

《禮運》:「禮必本於天,殽於地,列於鬼神。」

夫《禮》之初,始諸飲食,其燔黍《捭豚》,汙尊而抔飲,蕢桴 而土鼓,猶若可以致其敬於鬼神。

陳其犧牲,備其鼎俎,列其琴瑟、管磬、鐘、鼓,修其祝嘏, 以降上神與其先祖。

君與夫人交獻,以嘉魂魄,是謂《合莫》。

政必本於天,「殽以降命。」命降於社之謂《殽地》,降於祖廟之謂仁義,降於山川之謂《興作》,降於五祀之謂《制 度》。

「聖人參於天地,並於鬼神,以治政」也。

人者,其天地之德,陰陽之交,鬼神之會,五行之秀氣 也。

「鬼神以為徒」,故事可守也。

祭帝於郊,所以定天位也。祀社於國,所以《列地利》也。 祖廟所以本仁也。山川,所以儐鬼神也。五祀所以本 事也。

「禮行於郊而百神受職焉,禮行於社而百貨可極焉, 禮行於祖廟而孝慈服焉,禮行於五祀而正法則焉。」 故自郊社、祖廟、山川五祀,義之修而禮之藏也。 禮必本於大一,分而為天地,轉而為陰陽,變而為四 時,列而為鬼神。

《大順》者,所以養生送死,事鬼神之常也。

《禮器》,鬼神饗德。

順於鬼神。

「故天不生,地不養,君子不以為禮,鬼神不饗也。」 社稷山川之事,鬼神之祭體也。

鬼神之祭,單席。「鬼神異於人」,不假多重為溫暖也。 「因天事天,因地事地」,因名山升中於天,因吉土以饗 帝於郊。

《郊特牲》「帝牛不吉」,以為稷牛。帝牛必在滌三月。稷牛 唯具,所以別事天神與人鬼也。

「魂氣歸於天,形魄歸於地」,故「祭求諸陰陽之義也。」 尸,神象也。

《齊》之元也,以陰幽思也。故君子三日齊,必見其所祭 者。齊而「元冠元衣」,順「鬼神幽黯」之意。

少儀。毋瀆神。

《樂記》:「樂者敦和,率神而從天;禮者別宜,居鬼而從地。 行乎陰陽而通乎鬼神。」

孔子《閒居》,清明在躬,志氣如神。

《表記》「命之於民也,親而不尊,鬼尊而不親。」

「夏道尊命,事鬼敬神而遠之,近人而忠焉。」「殷人尊神, 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後禮。周人尊禮尚施,事鬼敬神 而遠之,近人而忠焉。」

《左傳》:「澗溪沼沚之毛,蘋蘩蘊藻之菜,筐莒錡釜之器, 潢汙行潦之水,可薦于鬼神,可羞干王公。」

鬼神實不逞于《許君》,而假手于我寡君。

明神先君,是糾是殛。

昔夏之方有德也,遠方圖物,貢金九牧,鑄鼎象物,百 物而為之備,使民知神姦。故民入川澤山林,不逢不 若,魑魅罔兩,莫能逢之。用能協于上下,以承天休。 君子勤禮,小人盡力。勤禮莫如致敬,盡力莫如敦篤。 敬在養神,篤在守業。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祀有執膰, 戎有受脤」,神之大節也。

《大國》不加德音而亂以要之,使其鬼神不獲歆其禋 祀。

《國語》:王孫圉曰:「楚之所寶者,有左史倚相,能上下說 乎鬼神,順道其欲惡,使神無有怨恫于楚國。」

夫「《神》以精明臨民」者也,故求備物不求豐大。

祀所以昭孝息民,撫國家、定百姓也。天子遍祀群神 品物,諸侯祀天地三辰及其土之山川,卿大夫祀五 祀,士庶人不過其祖。

內官不過九御,外官不過九品,足以供給神祇而已, 豈敢厭縱其耳目心腹,以亂百度?

《家語》:「不食者,不死而神。」

《關尹子五鑑篇》關尹子曰:「心蔽吉凶者,靈鬼攝之。心 蔽男女者,淫鬼攝之。心蔽幽憂者,沉鬼攝之。心蔽放 逸者,狂鬼攝之。心蔽盟詛者,奇鬼攝之。心蔽藥餌者, 物鬼攝之。如是之鬼,或以陰為身,或以幽為身,或以 風為身,或以氣為身,或以土偶為身,或以彩畫為身, 或以老畜為身,或以敗器為身。彼以其精,此以其精」, 兩精相搏,則神應之。為鬼所攝者,或解奇事,或解異 事,或解瑞事。其人傲然,不曰「鬼於躬」,惟曰「道於躬。」久 之,或死水,或死金,或死繩,或死井。惟聖人能神神而 不神於神,役萬物而執其機,可以會之,可以散之,可 以禦之,日應萬物,其心寂然。

《戰國策》蘇秦曰:「楚謁者難見如鬼。」

《漢書東方朔傳》:「柏者,鬼廷也。」師古曰:「鬼神尚幽闇, 故以松柏之樹為廷府。」

《韓詩外傳》:「人死曰鬼。鬼者,歸也。精氣歸於天,肉歸於 土,血歸於水,脈歸於澤,聲歸於雷,動則歸於風,眠歸 於日月,骨歸於木,筋歸於山,齒歸於石,膏歸於露,髮 歸於革,呼吸之氣,復歸於人。」

申鑒:或問「神何以格?」曰:「一誠所感,自然神應,故精神 以底之,犧牲玉帛以昭之,禱祈告訴以通之。」

獨斷六號,別名「神號。」尊其名,更為美稱,若曰皇天上 帝也。鬼號,若曰皇祖伯某祇號,若曰「后土地祇」也。凡 祭號牲物異於人者,所以尊鬼神也。

《牟子理惑篇》:「或問曰:佛道言人死當復更生。」僕不信此言之審也。牟子曰:「人臨死,其家上屋呼之,死已復 呼誰?」或曰:「呼其魂魄。」牟子曰:「神還則生,不還神何之 乎?」曰:「成鬼神。」牟子曰:「是也。魂神固不滅矣,但身自朽 爛耳。身譬如五穀之根葉,魂神如五糓之種實,根葉 生必當死,種實豈有?終亡得道身滅耳。」老子曰:「吾所 以有大患,以吾有身也。」或曰:「為道亦死,不為道亦死, 有何異乎?」《牟子》曰:「所謂無一日之善,而問終身之譽 者也。有道雖死,神歸福堂;為惡既死,神當其殃。愚夫 闇於成事,賢智預於未萌。道與不道,如金比革,善之 與惡,如白方黑。焉得不異,而言何異乎?」

《抱朴子》:「按《九鼎記》乃《青靈經》,言人物之死,俱有鬼也。 《內篇》:若在鬼廟之中,山林之下,大疫之地,塚墓之間, 虎狼之藪,蛇蝮之處,守一不怠,眾惡遠迸。若忽偶忘 守一而為百鬼所害。或臥而魘者,即出中庭,視輔星, 握固守一,鬼即去矣。」

師言:「欲得通神,當金水分形,形分則自見其身中三 魂七魄,而天靈地祇皆可接見,山川之神皆可使役 也。」

服金丹大藥,百邪不近。若但服草木,及小餌八石,不 足以禳外來之禍也。或為鬼所冒犯,或為大山神之 所輕凌,或為精魅所侵犯,唯有「守貞」一可以一切不 畏此輩也。

因他人葬時,寫《人皇文》,并書己姓名,著紙裹,竊內人 家中,勿令人知之,令人無飛禍盜賊也。又寫此文,先 潔齋百日,乃可以召天神司命,及太歲日遊五岳四 瀆社廟之神,皆見形如人,可問以吉凶安危,及病者 之禍祟所由也。

《龍城錄》:「張復,灃州人,飽書帙,作《條山集》三十卷,論世 外事,此人兼得神鬼趣。」

《續酉陽雜俎》:無患木燒之極香,辟惡氣,一名噤婁,一 名桓。昔有神巫曰:瑤能劾百鬼,擒魑魅,以無患木 擊殺之。世人取此木為器用卻鬼,故曰「無患木。」字典無 《渚宮故事》:晉羅友家貧乞祿,桓溫雖以才學遇之,而 謂其誕肆非治世才,許而不用。同府人有得郡者,溫 為坐序別友亦被命,至尤遲晚。溫問之,答曰:「臣昨奉 教旨出門,於中路見鬼,捓揄云:『我見汝送人上郡,何 不見人送汝上郡』?」溫笑其滑稽而顧愧焉。後以為襄 陽太守。

《迃書》:或問迂叟事神乎?曰:「事神。」或曰:「何神之事?」曰:「事 其心。」或曰:「其事之何如?」曰:「至簡矣。不黍稷,不犧牲,惟 不欺之為用。」君子上戴天,下履地,中函心,雖欲欺之, 其可得乎?

迂叟曰:「有茲事,必有茲理,無玆理,必無茲事。世人之 怪,怪所希見。由明者視之,天下無可怪之事。」

《東坡志林》:世有附語者,多婢妾賤人,否則衰病不久 當死者也。其聲音舉止皆類死者,又能知人密事,然 皆非也。意有奇鬼能為是耶?昔人有遠行者,欲觀其 妻於己厚薄,取金釵藏之壁中,忘以語之。既行而病 且死,以告其僕,既而不死。妻忽聞空中有聲,真其夫 也,曰:「我已死,以為不信,金釵在某處。」妻取得之,遂發 喪。其後夫歸,妻乃反以為鬼也。

《昭德新編》:「夫心者,靈之府也。神棲於其間。苟心謀之, 則神知之。神知之,則天地神明知之,未有善惡不謀 於心者。既謀於心,則神道知察無遺於分毫,則福善 禍淫不差矣。」

《後山詩話》:「宋玉為《高唐賦》,載《巫山神》遇楚襄王,蓋有 所諷也。而文士多效之者,又為傳記以實之,而天地 百神舉無免者。」余謂欲界諸天,當有配偶,其無偶者 則無欲者也。唐人記后土事以譏武后爾。

《貴耳集》:徐肇祀其先人曰:「當夜半可祭。」蓋俟鬼宿渡 河之後,作《祭儀》十卷,云:或祭於昏,或祭於旦,皆非以 鬼宿渡河為候。而鬼宿渡河之後,祭常在中夜,必使 人仰占俟之。葉少蘊云:公巽博學多聞,援證有據,必 不妄發。惟洪文敏不然其說,但載牛女渡河之說,用 少陵詩。或者又曰:「鬼渡蕭關則祭」二者,當與知禮質 之。

《老學菴筆記》:予年十餘歲時,見郊野間鬼火至多,麥 苗稻穗之杪往往出火,色正青,俄復不見。蓋是時去 兵亂未久,所謂「人血為燐」者,信不妄也。今則絕不復 見,見者輒以為怪矣。

《晁氏客語》:「知生之道,則知死之道,盡事人之道,則盡 事鬼之道。死生人鬼,一而二,二而一者也。」

《齊東野語》:「古者鍼砭之妙,真有起死之功。蓋脈絡之 會,湯液所不及者,中其俞穴,其效如神。方書傳記所 載不一,有出於六百四十九穴之外者。」《脞說》載李行 簡外甥女適葛氏而寡,次嫁朱訓,忽得疾如中風狀, 山人曹居白視之曰:「此邪疾也。」乃出鍼刺其足外踝 上二寸許,至一茶久,婦人醒曰:「疾平矣。」始言每疾作 時,夢故夫引行山林中,今早夢如前,而故夫為棘刺 刺足脛間,不可脫,惶懼宛轉,乘間乃得歸。曹笑曰:「適 所刺者,八邪穴也。此事尤涉神恠。余按《千金翼》有刺百邪所病十三穴:一曰」鬼宮,二曰鬼信,三曰鬼壘,四 曰鬼心,五曰鬼路,六曰鬼枕,七曰鬼床,八曰鬼市,九 曰鬼病,十曰鬼堂,十一曰鬼藏,十二「曰《鬼臣》,十三曰 《鬼封》」,然則居白所施,正此耳。

《睽車志》:天下無處非鬼,充塞無間,獨互人國。白玉城, 自女牆至城下,但以白玉為之,鬼不敢入。蓋鬼陰物, 喜黑而惡白耳。

陶貞白曰:「寧為才鬼,無為頑仙。」

「鬼仙。」出《太真科經》。

昔人謂碁為「鬼陣。」

粵西夫死,謂之「鬼妻」,人無娶者。

嶺表占卜甚多,「鼠,米卜、箸卜、牛卜、骨卜、田螺卜、雞卵 卜、篾竹卜」,俗鬼故也。

鬼方俗為「玀鬼。」

漢作「畫雲氣車」,及各以勝日駕車,辟惡鬼。

俗有人能為《變鬼法》。

鬼衣無縫。

《雷煥謂張華》曰:「門魅鬼忌狗,所別者數百年物耳。惟 千年枯木,照之則形見。」

「人以子時祀鬼」,言子者,鬼也。

「《鬼書》有業煞」,《刁斗》出於古器。

虞世南書冠當時,人謂其有羲之鬼。李賀詩曰:「願持 漢戟招書鬼。」

史曰:「此如鬼蜮。百方害人。」

鮑照曰:「昨行春。竹叢中。鬼火狐鳴。殊為哀切。」

若於墓祭都無益,但於月盡日,黃昏時,於野田中呼 鬼名字,必得饗也。

《世說》曰:「冷如鬼手馨。」

《史》曰:「敬之敝,小人以鬼。」

《丹青志》曰:「畫鬼易,畫人難。」

《記》曰:「如奇鬼森然影攫人。」

或問鬼所惡,答云:「最惡金姑聲。」閩人謂破竹聲為金 姑聲。

瑪瑙。鬼血所化。

大江以南,地多山,而俗禨鬼,甚怪異。多依巖石樹木 為叢祠。村村有鬼,曰「木究」,曰「木下三郎」,一足者曰「獨 腳五通。」

鼠璞。《風俗通》曰:《黃帝書》稱「上古之時,有兄弟二人,荼 與鬱,用度朔,上桃樹,以制百鬼。於是縣官以臘除飾 桃人,垂葦索。」《歲時記》:「桃者五行之精,壓伏邪氣,制百 鬼。」《本草經》曰:「梟桃在樹不落,殺百鬼。」《山海經》云:「東海 度朔山有大桃樹,蟠屈三千里,其東北曰鬼門,萬鬼 出入也。有二神,曰神荼,曰鬱壘,黃帝象之,立桃板於 戶。」《淮南子》曰:「羿死於桃棓。」注云:棓,大杖,以擊煞羿。由 是鬼畏桃。今人以桃梗作代,歲旦植門以辟鬼。《後漢· 禮儀志》曰:「代有所尚。周人木德,以桃為更,言氣相梗。」 梗,更也。《莊子》曰:「插桃枝於戶,童子不畏,而鬼畏之。」桃 之制鬼,見於傳記者不一,而六經亦自可考。《檀弓》曰: 「君臨臣喪,以巫祝桃茢。」《傳》曰:「楚人使」公視襚,公使巫 以桃茢先祓殯。《周禮》:「戎右贊牛弭桃茢。」鄭司農於《喪 祝》云:「喪祝與巫以桃厲執戈在王前,以桃祓除。」雖聖 人不廢,例以巫家之說而鄙之,可乎?

《演繁露李廣傳》:丞相李蔡得賜冢地,盜取三頃賣之。 又盜取神道外壖地一畝,葬其中。世言神道者始此。 又霍光塋起三土闕,築神道。神道,言神行之道也。 湖州土俗,歲十二月,人家多設鼓而亂撾之,晝夜不 停,至來年正月半乃止。問其所本,無能知者。但相傳 云:「此名打耗。」打耗云者,言驚去鬼祟也。《世說》:「彌衡作 漁陽,蹀𨇾而前,正是正月十五。」按時而言,此說近之 矣。然其撾擊不待正月,又似不相應也。

「《蠡海集》,或謂神明果有降誕乎?以義起者也,推擴可 通。玉帝生於正月初九日者,陽數始於一而極於九, 原始要終也。元帝生於三月三日,一生二,二生三,三 生萬物,水之氣,天一至三而始盛也。東嶽生於三月 二十八日者,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含兩儀之氣於其 中也。二十八日,四七也,四七乃少陽位也。九天生於」 六月二十四日者,六為陰數,四六二十四,老陰之策 也。老陰變少陽,故應於雷神焉。其餘可觸類。義或有 未盡者,多以妝塑之,始為生誕也。其忠烈孝義之神, 皆以在生之真年月也。

《同話錄》:世言泰山府君、海龍王之類,鄙俗不可入文 字。東坡作《明州僧寺御書樓銘》,有「咨爾東南山君海 王,時節來朝,以謹其藏。豈惟融化」,語奇,亦見百神受 職,意甚高也。

《田間書》:「事神不如事心。心在斯神在,舍心而神,神有 不神者矣。」

「天以氣運,人以識運」,鬼神其氣識之變乎?

《辨惑論》荀子曰:「相命已定,鬼神不移。」

北溪陳先生曰:「鬼神一節,說話甚長。本意作一項論, 又以古人祭祀作一項論,又以後世淫祀作一項論, 又以後世妖怪作一項論。旨哉斯言!」苟不先述古人所謂鬼神祭祀之說,則其理不明;不述後世淫祀妖 怪之說,則又何以寤世俗之疑邪?

釋氏道家之論《鬼神》,可笑之尤者也。

《癸辛雜識》:桐州祠山,新安雲嵐,皆有埋藏會,或以為 異。康植守廣德,不以為信,至用郡印印其封,翌日發 視無有焉。或以見異,恐未必然。余按《周禮》「以貍沉祭 山林川澤。」注:「祭山林曰貍,川澤曰沉」,然則尚矣。 元文類禮典總序,祕科內典,悉其祠禱之方,而鬼神 之情見矣。

虞集《孝思亭記》:主之始立也,三祭以虞之,歸必奉諸 其廟,歲時祀之,曰:「是神明之所依也。」

《韓昌黎集原鬼》注:「昔李石嘗謂退之作《原鬼》,與晉阮 千里《無鬼論》相表裏,至作《羅池碑》,欲以鬼威猲人,是 為子厚求食也。《送窮文》雖出遊戲,亦皆自叛其說。又 謂退之以長慶四年寢疾,帝遣神召之曰:『骨蕝國世 與韓氏相仇,欲同力討之。當是退之數窮識亂,為鬼 所乘,平生強聒,至此無用。嗟乎,此李石蓋本好鬼者』」, 故因相傳之說,以誣退之爾。不然,天帝之兵,欲行陰 誅,更藉人力乎?況退之屬纊時語,見志狀者甚悉,又 命喪葬無不如禮,可見公平生謹守禮法,排斥異端, 自信之篤,至死不變。乃謂公識亂為鬼所乘,已不辨 而自明矣。至若《羅池》之碑,此弔子厚之文,非紀羅池 神之文也。《送窮》之作,特滑稽,於詞安足為實証乎。但 《易》曰:「精氣為物,游魂為變」,故知鬼神之情狀。而退之 此文。則多所揣摹影響之說云。

《經濟類編》:李谿《敬鬼神議》:「古人言敬鬼神之禮,有禱 祠祭祀,皆所以立不刊之典,而教人孝弟。非謂能為 禍福而求益利,何以言祈福歟?」

《丹鉛總錄》:人鬼者,幽明之故也。明乎明之故,人焉廋 哉,人焉廋哉。明乎幽之故,神焉廋哉,神焉廋哉。故曰: 「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補衍》:「大道茫茫,包羅靡外。目不及睹,悉疑怪迂。蕭丘 寒焰,溫谷湯泉,浮石之山,沉水之木,弦膠火布,曷,信 之宇宙,大矣遠矣。豈可泥為盡無邪?故曰:『變即常也。 不睹,疑之也。聊述此篇以發例云』。」

貪物,罪畢遇物成怪鬼。「貪色」,罪畢遇風成魃鬼。貪惑, 罪畢遇畜成魅鬼。貪恨,罪畢遇蟲成蠱毒鬼。貪憶,罪 畢遇衰成厲鬼。貪傲,罪畢遇氣成餓鬼。貪罔,罪畢遇 幽成魘鬼。「貪明」,罪畢遇精成魍魎鬼。「貪成」,罪畢遇明 成役使鬼。「貪黨」,罪畢遇人成傳送鬼。

怪鬼報盡生為梟類;魃鬼報盡生為咎徵類;魅鬼報 盡生為狐類;蠱鬼報盡生為毒類;厲鬼報盡生為蛔 類;餓鬼報盡生為食類;魘鬼報盡生為服類;魍魎報 盡生為應類;役使鬼報盡生為休徵類;傳送鬼報盡 生為循類。

梟倫生人中頑類,《咎徵》生人中異類,狐倫生人中庸 類,毒倫生人中狼類,《蛔倫》生人中微類,《食倫》生人中 柔類,《服倫》生人中勞類,《應倫》生人中文類,《休徵》生人 中明類,《循倫》生人中達類,

古言,近世言鬼神事,即謂此禪說。不知《四十二章經》 未至洛陽,達磨未入建康時,聖賢亦多言之。語曰:「未 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又曰:「鬼神之為德, 其盛矣乎?使天下之人齋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 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此何物也?」《易》曰:「精氣為物,游 魂為變。」是故知鬼神之情狀。《記》曰:「骨肉斃於下,陰為」 野土。其氣發揚於上,為昭明、熏蒿、悽愴。此百物之精 也,神之著也。吳季札葬子嬴博之間,而曰:「骨肉復歸 於土,命也,魂氣則無不之也。」此後屈原、賈誼知此意。 天地間萬物聚散,皆鬼神也。

《日知錄》:《史記封禪書》言:「秦雍旁有百數十祠,而陳寶 尤著。其神或歲不至,或歲數來,來常以夜,光輝若流 星,從東南來,集於祠城,則若雄雞,其聲殷殷云,野雞 夜雊。」又云:「雍菅廟有杜主。杜主,故周之右將軍,其在 秦中最小鬼之神者,自西京以下,而秦時所奉之神, 絕無影響。」《後漢·劉盆子傳》:「軍中常有齊巫鼓舞祠城」 陽景王,以求福助。巫狂言,景王大怒曰:「當為縣官,何 故為賊?」有笑巫者輒病,軍中驚動。《琅邪王京傳》,國中 有城陽景王祠,吏人奉祀。神數下言,官中多不便利。 《魏書》:初,城陽景王劉章以有功於漢,故其國為立祠。 青州諸郡轉相倣效,濟南尤盛,至六百餘祠。賈人或 假二千石輿服導從作倡樂,奢侈日甚,民坐貧窮,歷 世長吏,無敢禁絕者。太祖到,皆毀壞祠屋,止絕官吏, 民不得祠祀。然考之於《史》,晉時猶有其祠。《晉書五行 志》:「臨淄有大蛇負二小蛇,入漢城陽景王祠中。」慕容 德載紀:德如齊城,登營丘,至漢城陽景王廟。而今并 無其廟。《宋書元凶劭傳》,「以輦迎蔣侯神像於宮內」,啟 即稽字「顙乞恩,拜為大司馬,封鍾山郡王,食邑萬戶,加 節鉞,蘇侯為驃騎將軍。」《禮志》:「明帝立九州廟於雞籠 山,大聚群神。蔣侯加爵,位至相國大都督中外諸軍 事,鍾山王。蘇侯至驃騎大將軍。」《南史·齊東昏侯紀》:「迎 蔣侯神入宮,晝夜祈禱。自誅始安王遙光,遂加位相國,末又號為靈帝,車服羽儀,一依王者。」《曹景宗傳》:「梁 武帝時,旱甚,詔祈蔣帝神,十旬不雨。帝怒,命載荻欲 焚其廟。將起火,當神上忽有雲如繖,倏忽驟雨如瀉, 臺中宮殿皆自振動。帝懼,馳詔追停,少時還靜。自此 帝畏信遂深,自踐祚以來,未嘗躬自到廟。於是備法 駕,將朝臣修謁。」《陳書。武帝紀》:「十月乙亥,即皇帝位。丙 子,幸鍾山,祀蔣帝廟。」《宋書孔季恭傳》,「先是,吳興頻喪 太守,云項羽神為卞山王,居郡廳事,二千石至,常避 之。」《南齊書。李安民傳》:太守到郡,必須祝以軛下牛。安 民奉佛法,不與神牛,著屐上廳事,又於廳上八關齋, 俄而牛死,安民亦卒,世以神為祟。今南京十廟,雖有 蔣侯,湖州亦有卞山王,而亦不聞靈曫。而梓潼二郎、 三官純陽之類,以後出而反受世人之崇奉,關壯繆 之祠,至遍於天下,封為帝君,豈鬼神之道,亦與時為 代謝者乎?應劭言:平帝時,天地六宗已下,及諸小神, 凡千七百所。今營寓夷泯,宰器闕亡,蓋物盛則衰,自 然之道,天其或者欲反本也。而《水經注》引吳猛語廬 山神之言,謂神道之事,亦有換轉。昔夫子答宰我、黃 帝之問,謂「生而民得其利百年,死而民畏其神百年, 亡而民用其數百年。」故曰:「黃帝三百年。」烈山氏之子 曰柱食於稷,湯遷之而祀,棄以帝王神聖。且然,則其 他人鬼之屬可知矣。

甚矣,人之好言色也。太白,星也,而有妻。甘氏《星經》曰: 「太白上公,妻曰女媊。女媊居南斗,食厲天下,祭之曰 明星。河伯,水神也,而有妻。」《龍魚河圖》曰:河伯姓呂,名 公子。夫人姓馮,名夷。常儀,古占月之官也,而《淮南子》 以為羿妻。竊藥而奔月,名曰常娥。霜露之所為,雪水 之所凝也,而《淮南子》云「青女乃出,以降霜雪。」巫山神 女,宋玉之寓言也,而《水經注》以為天帝之季女,名曰 瑤姬。雒水宓妃,陳思王之寄興也,而如淳以為伏羲 氏之女。嵞山啟母,天問之雜說也。後人附以少姨,以 為啟母之妹,而武后至,封之為玉京太后、金闕夫人。 青溪小姑為蔣子文之第三妹,則見於楊炯之碑。并 州妬女,為介子推之妹,則見於李諲之詩,《小孤山》之 訛為小姑也,《杜拾遺》之訛為十姨也,是皆《湘君夫人》 之類。而《九歌》之篇,《遠遊》之賦,且為後世迷惑男女瀆 亂神人之祖也。或曰:「《易》以坤為婦道」,而《漢書》有媼神 之文。於是山川之主,必為婦人以象之,非所以隆國 典而昭民敬也已。

六道集。問曰:「云何名鬼道?」答曰:由彼造作增上慳貪 身語意惡行,往彼生彼,故感饑渴業報,經百千萬歲 不聞水漿之名,況復得見得食,故名鬼趣。又希望故 名為鬼,謂六道中彼恆時從人希望飲食。又鬼者畏 也,謂虛怯多畏故也。問:「依何所居住耶?」答曰:地獄山 海曠野廟中、人間街巷里閭圊廁,樹木華果根莖藥 草,遍處皆有,惟人不見。縱鬼行人宮室,室不崩倒;過 人牆壁,壁無穿壞。神者能也。大力者能移山填海,小 力者能隱顯變化。又有福威而靈曰神,無福賤而魅 曰鬼。復有貧富貴賤,種種差別,非一也。

「鬼中有威德者甚樂。」問曰:既有此樂便勝於人,何故 經說人鬼異趣?答曰:「經說鬼神不如人道。」略述二意: 一受報分顯不及於人,為彼鬼神晝伏夜遊,故不及 於人。二虛怯多畏不及於人。雖有威德以報卑劣常 畏於人,縱晝夜值人恆避路私隱。問曰:「既劣於人,何 得威德?」答曰:「由前身大行施故得受威報,由前身諂」 曲不實。故受斯鬼道也。

神異總部外編[编辑]

《天地本起,經》劫初成。時有異梵天王子,是摩醯首羅 等諸鬼神父,修其梵志苦行滿天上十二歲,於此六 日,每割血肉以著火中。過十二歲已,天王來下,語天 子言:「汝求何願?」答言:「我求有子。」天王言:「供養仙人法 以燒香甘果等。汝云何以肉血著火中,如罪惡法?汝 破善法,樂為惡事,令汝生惡子,噉肉飲血。」當說是時, 火中有八大鬼出,身黑如墨、髮黃眼赤,有大光明,摩 醯首羅神等從此八鬼生。以是故,摩醯首羅等神,於 此六日,有大勢力惱害眾生。諸鬼之中,摩醯首羅最 大第一。一月之中皆有日分。摩醯首羅一月有四日 分,謂八日、十四日、二十三日、二十九日。餘神一月二 日分,謂月一日、十六日。其月二日、十七日、十五日、三 十日屬一切神,摩醯首羅為諸神王,又得日多故,數 四日為齋。餘日是一切神日,亦數為齋。是故諸惡鬼 神,於此六日,輒有勢力也。但佛法之中,日無好惡,隨 世日因緣故,佛教眾生齋戒,以除其患也。

《述異記》:「昔盤古氏之死也,頭為四岳,目為日月,脂膏為江海,毛髮為草木。秦漢間俗說盤古氏頭為東岳, 腹為中岳,左臂為南岳,右臂為北岳,足為西岳。先儒 說盤古氏泣為江河,氣為風,聲為雷,目瞳為電。古說 盤古氏喜為晴,怒為陰。吳楚間說盤古氏夫妻,陰陽 之始也。今南海有盤古氏墓,亙三百餘里,俗云:後人 追葬盤古之魂也。」桂林有盤古氏廟,今人祝祀。 《六道集順正理論》云:「鬼有三種,謂無財、少財、多財。無 財。復有三炬:口、鍼口、臭口。炬口鬼者,此鬼口中常吐 猛燄,熾然無絕,身如被燎多羅樹形,此為極慳所招 苦果。鍼口鬼者,此鬼腹大如山,口如鍼孔,雖見上妙 飲食,不能受用,饑渴難忍。臭口鬼者,此鬼口中恆出 極惡腐爛臭氣,過於糞穢沸溢廁門,惡氣自熏恆空 嘔逆,設遇飲食亦不能受,饑渴所惱狂叫亂奔。」《少財》 亦有三鍼毛、臭毛大癭。「鍼毛鬼者,此鬼身毛堅剛銛 利不可附近,內鑽自體外射多身,如鹿中毒箭驚怖 狂走,若逢不淨少濟饑渴。臭毛鬼者,此鬼身毛臭甚 常穢熏爛肌骨蒸坌腸腹」,衝喉。變嘔荼毒難忍。攖體 拔毛傷裂皮膚轉加劇苦。時逢不淨少濟饑渴。《大癭 鬼》者。謂此鬼咽惡業力故生於大癭。如大臃腫熱怖 酸疼更相。臭膿湧出,爭共取食少得充饑。多財 亦有三,謂希祠、希棄。大勢。希祠鬼者,此鬼恆時往祠 祀中饗受他祭,生處法爾時歷異方,如鳥凌空往還 無礙。由先勝解作是希望:「我若命終,諸子孫等必當 祠我資具飲食。」由勝解力生此鬼中,乘宿善因感此 祠祀。或有先世性愛親知,為欲皆令豐足資具,以不 如法積集珍財,慳恡居心不能布施,乘斯惡業生此 鬼中,住本舍邊便穢等處,親知追念為請沙門、梵志、 孤窮供施崇福。彼鬼見己於自親知及財物中生已 有想,又自明見慳果現前,於所施田心生淨信,相續 生長捨相應心,由此便成順現法受,乘斯力故得資 具豐饒。希棄鬼者,此鬼欲恆收他所棄吐殘糞等,用 充所食,亦得豐饒。謂彼宿生慳過失故,有飲食處,見 穢或空,樂穢見空、樂淨見穢,亦由現福,如其所應各 得豐饒。飲食資具,生處法爾所受不同,不可推委詞 到所以。如地獄趣異熟生色,斷已復續,餘趣則無,於 人趣中有勝念智修梵行等餘趣中無,如天趣中隨 欲眾具皆現。如斯等事,生處法然,不可於中求其定 量。大勢鬼者,如《婆沙論》云:「鬼中好者,如有威德鬼,形 容端正,諸天無異。」又一切五岳四瀆山海諸神,悉多 端正,名為好也。鬼中醜者,謂無威德鬼,形容鄙惡,不 可具說。「頡如餓狗之腔,頭若飛蓬之亂,咽同細小之 鍼,腳如朽槁之木,口常垂涎,鼻恆流涕,耳內生膿,眼 中出血,諸如是等,名」為大醜。又「鬼中苦」者,即彼無威 德鬼,恆常饑渴,累年不聞漿水之名,豈得逢斯甘膳? 設值大河欲飲即變為炬火,縱得入口即腹爛焦。然 「鬼中樂」者,即彼有威德中,富足豐美,衣食自然,身服 天衣,口餐天供,形容優縱,策乘輕馳,任情遊戲,共天 何殊。復有貴賤,如有威德者即名為貴,無威德者即 名為「賤。又為鬼王者,即名為貴;受驅使者,即名為賤。 有威德者,多饒衣食,僕使自在,即名為富。身常區區, 恆被敦役,粗食不聞,弊服難值,如斯之類,即名為貧。 又有威德者,或住山谷,或住空中,或住海邊,皆有宮 殿,七寶莊嚴,首冠華鬘,身著天衣,食甘露食。猶如天 子乘象馬車,各各游戲,果報過人,一切山」河諸神,悉 有舍宅,依之而住。無威德者,如浮遊浪鬼。饑渴之徒, 悉無舍宅,或依塚墓,或止叢林草木巖穴,或依不淨 糞穢而住,或依屏側故塸而居,皆無舍宅,頭髮髼亂, 裸形無衣,顏色枯悴,以髮自覆,執持瓦器,而行乞丏。 果報劣人,其形多分如人,亦有面似豬,或似種種諸 惡禽獸,如今壁上彩畫者。《正法念經》云:「佛言:『餓鬼大 數有三十六種,行因不等,受報各別。一鑊身鬼,二鍼 口臭鬼,三、食吐鬼,四、食糞鬼,五、食食鬼,六、食氣鬼,七、 食法鬼,八、食水鬼,九、希望鬼,十、食唾鬼,十一食鬘鬼, 十二食血鬼,十三食肉鬼,十四食香鬼,十五疾行鬼, 十六伺便鬼,十七黑闇鬼,十八大力鬼,十九熾然鬼, 二十伺嬰《兒便》鬼,二十一欲色鬼,二十二海渚鬼,二 十三閻羅王執仗鬼,二十四食小兒鬼,二十五食精 氣鬼,二十六羅剎鬼,二十七燒食鬼,二十八不淨巷 陌鬼,二十九食風鬼,三十《食炭》鬼,三十一食毒鬼,三 十二曠野鬼,三十三塚間食灰上鬼,三十四樹下住 鬼,三十五交道鬼,三十六魔羅鬼』。」若起貪嫉、邪佞諂 曲,欺誑於他,或復慳貪,積財不施,皆生鬼道。從鬼命 終,多生畜生道中,受遮吒迦鳥身,恆常饑渴,受大苦 惱,惟飲天雨,仰口而承,不得更飲餘水,是故常困饑 渴。《業報差別經》云:「具造十業,生餓鬼中:一、身行輕惡, 二、口行輕惡,三、意行輕惡,四、慳澀多貪,五、起非分惡, 六、諂曲嫉妬,七、起邪見,八、愛著資生,即便命終;九因 饑而亡;十枯渴而死。以是業故,生餓鬼中。」《大智論》云: 「或有餓鬼,先世惡口,好以粗言加彼眾生,眾生憎惡, 見之如讎,以此罪故,墮餓鬼中。」《法句經》云:佛言:「雖為 沙門,不攝身口,粗言惡說,多所中傷,眾所不愛。智者不惜,身死神去,輪轉三途,自生自死,苦惱無量,諸佛 聖賢所不愛惜。」假令眾生身雖無過,不慎口業,亦墮 惡道。故《大論》云:「時有一鬼,頭似豬頭,臭蟲從口出,身 有金色光明。」是鬼宿世作比丘,惡言罵詈客比丘。身 持淨戒故身有光明,口作惡言故,臭蟲從口出。《優婆 塞經》云:「極長壽者,一萬五千歲,如人間五千年為餓 鬼中一日一夜,如是日夜,即彼鬼壽一萬五千歲。」《正 法念經》云:「有鬼壽命五百歲,如人間千年為餓鬼一 日一夜,如是日夜,壽五百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