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1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十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十卷目錄

 皇天上帝部彙考二

  易經豫卦 渙卦 說卦傳

  書經虞書益稷 商書湯誓 仲虺之誥 湯誥 伊訓 太甲 盤庚 說命 周書

  泰誓 洪範 金縢 大誥 微子之命 康誥 召誥 多士 君奭 多方 立政 康

  王之誥 呂刑 文侯之命

  詩經小雅正月 大雅文王 大明 皇矣 生民 板 蕩 雲漢 周頌執競 思

  文 臣工 魯頌閟宮 商頌元鳥 長發

  禮記曲禮 王制 月令 文王世子 禮器 郊特牲 明堂位 祭法 祭義 表

  記

  史記天宮書

  晉書天文志

  隋書禮儀志

  唐書禮樂志

 皇天上帝部總論

  晉書禮志

  宋書禮志

  朱子全書論祭祀神祇

 皇天上帝部藝文一

  誥咎文           魏曹植

  諫祀玉皇疏         明商輅

 皇天上帝部藝文二

  郊祀迎送神歌        晉傅元

  饗神歌            前人

  天郊饗神歌          前人

  宋明堂歌九首錄七首   宋謝莊

  宋南郊迎送神歌       顏延之

  雩祭迎神歌八首錄四首  齊謝朓

  青帝             前人

  赤帝             前人

  黃帝             前人

  白帝             前人

  黑帝             前人

  送神五首錄三首      前人

  梁南郊登歌詩二首      梁沈約

  梁明堂登歌五首        前人

  周祀圜丘歌十二首錄三首北周庾信

  周祀五帝歌十二首錄六首  前人

  圜丘降神歌         隋牛弘

  送神             前人

  五郊歌五首          前人

  感帝歌諴夏          前人

  雩祭諴歌           前人

  五郊樂章          唐魏徵

  五郊樂章          舊唐書

  祈穀樂章           褚亮

  明堂樂章           前人

  雩祀樂章           前人

  唐享昊天樂十二首錄四首則天皇后

  明堂樂章十一首錄五首   同前

  中宗祀昊天樂章十首錄三首舊唐書

  雩祀樂章           同前

  明皇祀圜丘樂章十一首錄四首同前

  封泰山樂章十四首錄四首  張說

  鈞天            李商隱

  上清辭四首         李九齡

  梁南郊降神       後梁趙光逢

  送神             張袞

  周郊祀樂章         五代史

  紀夢           宋高似孫

  鈞天樂           明劉基

  遊仙詩            張泰

  天壇三首錄一首     袁宏道

神異典第十卷

皇天上帝部彙考二[编辑]

《易經》
[编辑]

《豫卦》
[编辑]

《象》曰:「雷出地奮」,「豫。」先王以作樂崇德,殷薦之上帝,以 配祖考。

《渙卦》
[编辑]

《象》曰:風行水上。「渙。」先王以享于帝立廟。

大全《漢上》朱氏曰:「享于上帝,使人知天無二主所以

一天下之心,合天下之渙。雲峰胡氏曰:「享帝而與天神接,乃聚已之精神以合其《渙》者也。」

《說卦傳》
[编辑]

「帝出乎《震》,齊乎《巽》,相見乎《離》」,「致役乎《坤》」,「說言乎《兌》,戰 乎《乾》,勞乎《坎》,成言乎《艮》。」

本義「帝」者,天之主宰。大全朱子曰:「帝出乎震」,萬物發生,便是他主宰,從這裏出。節齋蔡氏曰:「帝者,以主宰乎物為言也。」雲峰胡氏曰:「自出震以至成言乎艮,萬物生成之序也。然孰生孰成之,必有為之主宰者,故謂之帝。」

《書經》
[编辑]

《虞書益稷》
[编辑]

惟動丕應,徯志以昭受上帝,天其申命用休。

《商書湯誓》
[编辑]

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

《仲虺之誥》
[编辑]

夏王有罪,矯誣上天,以布命于下,帝用不臧。「式商受 命,用爽厥師。」

天以形體言,帝以主宰言。

《湯誥》
[编辑]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

「皇大上帝」,天也。

敢用元牡,敢昭告于上天神后,請罪《有夏》。

鄭元說天神有六,周家冬至祭皇天大帝於圜丘,牲用蒼;夏至祭靈威仰於南郊,則牲用騂。孔注「《孝經》,圜丘與郊,共為一事」,則孔之所說無六天之事。《論語堯曰》之篇所言「敢用元牡」,即此事是也。鄭元解《論語》云:「用元牡」者,為舜命禹事。于時總告五方之帝,莫適用用皇天大帝之牲。其意與孔異。

「爾有善,朕弗敢蔽,罪」當朕躬,弗敢自赦。惟簡在上帝 之心。

蔡傳簡,閱也。簡閱一聽於天。

《伊訓》
[编辑]

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

《太甲》
[编辑]

先王惟時懋敬厥德,克配上帝。

《盤庚》
[编辑]

《肆上帝》將復我高祖之德,亂越我家。

《說命》
[编辑]

王庸作《書以誥》曰:「以台正于四方,台恐德弗類,茲故 弗言。恭默思道,夢帝賚予良弼,其代予言。」

夢「天與我,輔弼良佐。」蔡傳高宗「恭默思道」之心,純一不二,與天無間,故夢寐之間,「帝賚良弼」,其念慮所孚,精神所格,非偶然而得者也。大全朱子曰:高宗夢傅說,據此則是真有個天帝與。高宗對曰:「吾賚汝以良弼。」今人但以主宰說帝,謂無形容,恐也不得。若世間所謂玉皇大帝,恐亦不可。又曰:夢之事,只說到感應處。高宗夢帝賚良弼,必是夢中有帝賚之,不得。說無此事,只是天理,亦不得。

《周書泰誓》
[编辑]

惟受罔有悛心,乃夷居弗事上帝神祇。

「上帝舉其尊」者,謂諸神悉皆不事也。

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師。惟其克相上帝,寵綏四方。 予小子夙夜祗懼,受命文考,類于上帝,宜于冢土,以 爾有眾,底天之罰。

《舜典》「類于上帝。」《傳》云:「告天及五帝。」此以事類告天,亦當如彼也。

《上帝弗順》,祝降時喪。

《洪範》
[编辑]

箕子乃言曰:「我聞在昔,鯀垔洪水,汨陳其五行,帝乃 震怒,不畀《洪範》九疇,彝倫攸斁。鯀則殛死,禹乃嗣興。 天乃錫禹《洪範九疇》,彝倫攸敘。」

蔡傳「帝」以主宰言,「天」以理言也。大全新安陳氏曰:「帝即天也,天者理而已。」

《金縢》
[编辑]

既克商二年,王有疾,弗豫,公為三壇同墠,乃告太王、 王季、文王、《史》。乃冊,祝曰:「惟爾元孫某,遘厲虐疾,若爾 三王,是有丕子之責于天,以旦代某之身。予仁若考 能,多材多藝,能事鬼神。乃元孫不若旦多材多藝,不 能事鬼神。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用能定爾子孫于 下地。四方之民罔不祗畏。嗚呼!無墜天之降寶命,我 先王,亦永有依歸。」

大全朱子曰:「此一段,只有晁以道說得好。他解丕子之責,如《史傳》中『責其侍子之責,蓋云『上帝責三王之侍子,侍子指武王也。上帝責其來服事左右,故周公乞代其死。言三王若有侍子之責于天,則不如以我代之。我多材多藝,能事上帝,武王不若我多材多藝不能事鬼神,不如且留他在世上,定爾之子孫與四方之民』』」,文意如此。

《大誥》
[编辑]

予惟小子,不敢替上帝命

蔡傳卜伐《武庚》而吉,是上帝命伐之也。上帝之命,其敢廢乎?

爽邦由哲,亦惟十人。迪知上帝命,越天棐忱。

《微子之命》
[编辑]

上帝,《時歆》。

大全王氏曰:宋商後得郊天,故云「上帝時歆。」《西山真氏》曰:「敬以事神,故上帝時歆。」

《康誥》
[编辑]

我西土惟時怙冒,聞于上帝,帝休,天乃大命文王殪 戎殷,誕受厥命。

蔡傳文王德著于民,西土之人怙之如父,冒之如天。明德昭升,聞于上帝。帝用休美,乃大命文王,「殪滅大殷,大受其命。」

《召誥》
[编辑]

皇天上帝,改厥元子,茲大國殷之命。

蔡傳商受嗣天位,為元子矣。元子不可改,而天改之;大國未易亡,而天亡之。皇天上帝,其命之不可恃如此。

王來紹上帝,自服于土中。《旦》曰:「其作大邑,其自時配 皇天,毖祀于上下。」

大全朱子曰:「稱周公,言當作大邑,而自此以祀上帝,以及慎祀上下神祇,蓋召公述周公宅洛之意。」

《多士》
[编辑]

我有周佑命,將天明威,致王罰,敕殷命終于帝, 惟帝不畀,惟我下民秉為,惟天明畏。我聞曰:「上帝引 逸,有夏不適逸,則惟帝降格,嚮于時夏。」弗克庸帝,大 淫泆有辭。惟時天罔念聞,厥惟廢元命,降致罰。

蔡傳引,導。逸,安也。呂氏曰:「上帝引逸者,非有形聲之接也。人心得其安,則亹亹而不能已,斯則上帝引之也。」第桀喪其良心,自不適於安耳。帝實引之,桀實避之,帝猶未遽絕也,乃降格災異,以示意嚮于桀,桀猶不知警懼,不能敬用帝命,乃大肆淫逸,雖有矯誣之辭,而天罔念聞之,《仲虺》所謂「帝用不臧」是也。

亦惟天丕建保乂有殷。殷王亦罔敢失帝,罔不配天 其澤。

惟時上帝不保,降若茲大喪。

王若曰:「爾殷多士,今惟我周王,丕靈承帝事。」

蔡傳靈,善也。大善承天之所為也。《武成》言「祗承上帝,以遏亂略」是也。

有命曰《割殷》,告敕于帝。

蔡傳帝有命曰「割殷」,則不得不戡定剪除,告其敕正之事于帝也。

《君奭》
[编辑]

嗚呼!君己曰:「時我。」我亦不敢寧于上帝命,弗永遠;念 天威,越我民,罔尤違。

公曰:「君奭!我聞:在昔成湯既受命,時則有若伊尹,格 于皇天;在太甲時,則有若《保衡》;在太戊時,則有若伊 陟、臣扈,格于上帝。」

蔡傳呂氏曰:自其遍覆言之,謂之天;自其主宰言之,謂之帝。《書》或稱天,或稱帝,各隨所指,非有重輕。

公曰:「君奭!在昔上帝割申勸寧王之德,其集大命于 厥躬。」

蔡傳「《在昔上帝》降割於殷」,申勸武王之德,而集大命于其身,使有天下也。

亦惟「純佑秉德,迪知天威。」乃惟「時昭文王迪見冒聞 于上帝。」

《多方》
[编辑]

惟帝降格于夏,有夏誕厥逸,不肯慼言于民,乃大淫 昏,不克終日勸于帝之迪,乃爾攸聞。

蔡傳言帝降災異以譴告桀,桀不知戒懼,乃大肆逸豫,憂民之言尚不肯出諸口,況望其有憂民之實乎?勸,勉也。迪,啟也。視聽動息,日用之間,洋洋乎皆帝所以啟迪開導斯人者。桀乃大肆淫昏,終日之間不能稍勉,於是天理或幾乎息矣,況望有惠迪而不違乎?

厥圖帝之命,不克開于民之麗。

蔡傳言「桀矯誣上天,圖度帝命,不能開民衣食之原,于民依恃以生者,一皆抑塞遏絕之。」

《立政》
[编辑]

古之人,迪惟有夏,乃有室,大競籲俊,尊上帝。

亦越成湯,「陟丕釐上帝之耿命。」

大全陳氏大猷曰:事事物物之理,莫非天命之流行,湯升天位,大理治上帝之明命,謂大治天下,使事物昭然各當於理,即「丕釐上帝」之耿命也。

其在受德,暋惟羞刑暴德之人,同于厥邦;乃惟庶習 逸德之人,同于厥政。帝欽罰之,乃伻我有夏,式商受 命,奄甸萬姓。

蔡傳言「紂德強暴,上帝敬致其罰,乃使我周有此諸夏,用商所受之命,而奄甸萬姓焉。」

亦越文王、武王,克知「《三有》宅心,灼見三有俊心,以敬事上帝。」

《正義》曰:上天之道,與善去惡,三宅三俊,行合天心。文武知三宅三俊,故能敬事上帝也。蔡傳「以是敬事上帝」,則「天職修」而上有所承。夏之「尊帝」,商之「丕釐」,周之「敬事」,其義一也。

《康王之誥》
[编辑]

用端命于上帝,皇天用訓厥道,付畀四方。

《呂刑》
[编辑]

虐威庶戮,方告無辜于上。上帝監民,罔有馨香。德刑 發聞惟腥。

蔡傳虐政作威,眾被戮者方各告無罪于天。天視苗民無有馨德,而刑戮發聞,莫非腥穢。

上帝不蠲,降咎于苗。苗民無辭于罰,乃絕厥世。

蔡傳「《上帝》不蠲貨」而降罰于苗,苗民無所辭其罰而遂殄滅之也。

《文侯之命》
[编辑]

惟時上帝,集厥命于文王。

《詩經》
[编辑]

《小雅正月》
[编辑]

「有皇上帝」,伊誰云憎。

皇,大也。上帝,天之神也。程子曰:「以其形體謂之天,以其主宰謂之帝。」

《大雅文王》
[编辑]

「帝命不時」,文王陟降,在帝左右。

帝,上帝也。不時,猶言豈不時也。左右,旁側也。蓋以文王之神在天,一升一降,無時不在上帝之左右,是以子孫蒙其福澤,而君有天下也。大全慶源輔氏曰:「『文王陟降,在帝左右』,正與《中庸》所謂『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之意同,蓋非妄說,實理然也。」

上帝既命,侯于周服。

「殷之未喪師」,克配上帝。

《大明》
[编辑]

維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

上帝臨女,無貳爾心。

眾心,恐武王以眾寡之不敵而有所疑,故勉之曰:「上帝臨女,毋貳爾心。」蓋知天命之必然而贊其決也。

《皇矣》
[编辑]

皇矣上帝,臨下有赫。監觀四方,求民之莫。維此二國, 其政不獲。維彼四國,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 乃眷西顧,此維與宅。

莫,定也。耆,致也。憎,當作「增。」言天之臨下甚明,但求民之安定而已。彼夏商之政既不得矣,故求于四方之國,苟上帝之所欲致者,則增大其疆境之規模,于是乃眷然顧視西土,以此岐周之地與大王為居宅也。

帝遷《明德》。

《岐周》之地,大王居之,漸次開闢,乃上帝遷此明德之君,使居其地也。大全廬陵彭氏曰:「太王之遷,從之者如歸市,非人之所能為也,必有主宰之者。故詩人託詞以為帝遷之。帝遷之則天命之,蓋帝所以主宰乎天者也。」

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兌。帝作邦作對,自大伯 王季。」

言帝省其山而見其「木拔道通」,則知民之歸之者益眾矣。于是既作之邦,又與之賢君以嗣其業。蓋自其初生大伯、王季之時而已定矣。大全廬陵彭氏曰:「周之建國,既得其地,而為君者又得其人,皆非人力所能為。故詩人又託詞以為帝省。帝作,蓋有主宰之者也。」

維此王季,帝度其心。

言上帝制王季之心,使有尺寸,能度義。

既受帝祉,施于孫子。

帝謂文王:「無然畔援,無然歆羨,誕先登于岸。」

「帝,謂文王。」設為天命文王之詞,如下所言也。人心有所畔援,有所歆羨,則溺於人欲之流,而不能以自濟。文王無是二者,故獨能先知先覺,以造道之極至,蓋天實命之,而非人力之所及也。

帝謂文王:「予懷明德,不大聲以色,不長夏以革,不識 不知,順帝之則。」帝謂文王:「詢爾仇方,同爾兄弟,以爾 鉤援,與爾臨衝,以伐崇墉。」

《予設》為上帝之自稱也。言上帝眷念文王,而言其德之深微,不暴著其形跡,又能不作聰明以循天理,故又命之以伐崇也。大全朱子曰:「《詩》人稱伐密、伐崇事,皆以帝謂文王言之,若曰此蓋天意云爾。」

《生民》
[编辑]

厥初生民,時維《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無子。」 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載震載夙。載生載育,時維后 稷。」

帝,上帝也。敏,拇也。介,左右也。夙之言肅也。祀郊

《禖》之時,時則有大神之跡,姜嫄履之,足不能滿,履其拇指之處,心體歆歆然。其左右所止住,如有人道感己者也。于是遂有身,而肅戒不復御。後則生子而養長,是為「后稷。」《大全》。朱子曰:「履巨跡之事有此理。且如契之生,《詩》中亦云:『元鳥降而生商』。蓋以為稷契皆天生之耳,非有人道之感,非可以常理論也。漢高祖之生亦類此,此等不可以言盡,當意會之可也。」

「《上帝》不寧不康」,禋祀居然生子。

朱注上帝豈不寧乎?豈不康我之禋祀乎?何使我無人道,而居然生是子也?

其香始升,上帝居歆。

鬼神食氣曰「歆。」言尊祖配天之祭,其香始升,而上帝已安而享之,言應之疾也。

《板》
[编辑]

上帝板板,下民卒癉。

《板板》,反也。卒,盡。癉,病也。言天反其常道,而使民盡病矣。世亂乃人所為,而曰「上帝板板」者,無所歸咎之詞耳。

《蕩》
[编辑]

蕩蕩上帝,下民之辟。疾威上帝,其命多辟。天生烝民, 其命匪諶。「靡不有初,鮮克有終。」

言此蕩蕩之上帝,乃下民之君也。今此暴虐之上帝,其命乃多邪辟者,何哉?蓋天生眾民,其命有不可信者。蓋其降命之初,無有不善,而人少能以善道自終,是以致此大亂,使天命亦罔克終,如疾威而多辟也。蓋始為怨天之辭,而卒自解之如此。

「匪上帝不時,殷不用舊。」

言非上帝為此不善之時,但以「殷不用舊」,致此禍爾。

《雲漢》
[编辑]

上帝不臨,耗斁下土。

朱注宣王承厲王之烈,內有撥亂之志,遇災而懼,側身修行,天下喜於王化復行,百姓見憂,故《仍叔》作此詩以美之。大全曹氏曰:「郊之神,莫尊於上帝,其力能勝旱災,而不肯臨我。」

昊天上帝,則不我遺。

「昊天上帝如此酷旱」,則不於我民使有遺留,其意將欲盡殺我民也。

昊天上帝,寧俾我遯。

言天又不肯使我得逃遯而去也。

「昊天上帝,則不我虞。」「敬恭明神,宜無悔怒。」

天曾不度知我心,肅事明神如是,明神宜不恨怒於我,「我何由常遭此旱也?」

《周頌執競》
[编辑]

不顯成康,上帝是皇。

豈不顯哉!成王、康王之德,亦上帝之所君也。

《思文》
[编辑]

貽我來牟,帝命率育。

言后稷「貽我民以來牟之種」,乃上帝之命以此遍養下民者。

《臣工》
[编辑]

於皇來牟,將受厥明。明昭上帝,迄用康年。

於皇,嘆美之辭。明上帝之明賜也。麥已將熟,則可以受上帝之明賜,而此明昭之上帝,又將賜我新畬以豐年也。

《魯頌閟宮》
[编辑]

「赫赫姜嫄,其德不回。上帝是依,無災無害,彌月不遲。」 是生后稷,降之百福。黍稷重穋,稙穉菽麥。奄有下國, 俾民稼穡。

無貳無虞,上帝臨女。

猶《大明》云「上帝臨女,無貳爾心」也。

「皇皇后帝,皇祖后稷,享以《騂犧》。是饗是宜。」「降福既多。」

「皇皇后帝」,謂天也。

《商頌元鳥》
[编辑]

古帝命武湯,正域彼四方。

《古帝》,天也。天帝命有威武之德者,成湯使之長有邦域,為政於天下也。「古」,猶「昔」也。帝,上帝也。

《長發》
[编辑]

有娀方將,帝立子,生商。

帝,黑帝也。禹敷下土之時,有娀氏之國,亦始廣大,有女簡狄,吞鳦卵而生契,堯封之于商,後湯王,因以為天下號,故云「帝立子生商。」

帝命不違,至于湯齊。湯降不遲,聖敬日躋。昭假遲遲, 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圍。

湯之生也,應期而降,適當其時,其聖敬又日躋升,以至「昭格於天,久而不息,惟上帝是敬」,故「帝命之,以為法於九州」也。

《禮記》
[编辑]

《曲禮》
[编辑]

天子祭天地

「祭天」,謂四時迎氣,祭五天帝於四郊,各以當方人帝配之。

《王制》
[编辑]

《天子將》出,類乎上帝。

大全李氏曰:類其禮,有類於正祭也。天神遠人而尊,故言禮以致其敬。

天子將出征,類乎上帝。

《月令》
[编辑]

孟春之月,天子乃以元日祈穀於上帝。

「上帝」,太微之帝也。云「上帝,太微之帝」者,《春秋緯》文,紫微宮為大帝,太微為天庭,中有五帝座,是即靈威仰、赤熛怒、白招拒、葉光紀、含樞紐、祈穀郊天之時,各祭所感之帝。殷人則祭葉光紀,周人則祭靈威仰,以其不定,故總云太微之帝。若迎春之時,前帝後王,皆祭靈威仰,故前注云「迎春祭蒼帝,靈威仰」,特指一帝也。

仲夏之月,「大雩」,帝用盛樂。

雩帝謂為壇南郊之旁,雩五精之帝,配以先帝也。天子雩上帝。春夏秋冬,共成歲功,不可偏祭之天,故雩五精之帝以自外至者。無主不正,當以人帝配之。太皞配靈威仰,炎帝配赤熛怒,黃帝配含樞紐,少皞配白招拒,顓頊配葉光紀,故云「配以先帝」也。陳注「帝」者,天之主宰。

季夏之月,命四監大合百縣之秩芻以養犧牲,令 民無不咸出其力,以共「皇天上帝、名山大川、四方之 神。」

皇天北辰《耀魄寶》,冬至所祭於圜丘也。上帝,太微五帝。云「上帝,太微五帝」者,案《周禮·司服》云「昊天上帝」,鄭以為皇天上帝祇是一神,北極耀魄寶也。知此皇天上帝,不祇是耀魄寶之上帝為太微者,以《周禮司服》云:「祀昊天上帝,大裘而冕,祀五帝亦如之。」既別云五帝,故知昊天上帝亦惟一神。此《月令》皇天上帝之下,更無別五帝之文,故分為二。

仲秋之月,乃命宰祝循行犧牲,視全具,按芻豢,瞻 肥瘠,察物色,必比類,量大小,視長短,皆中度。五者備 當,上帝其饗。

季秋之月,大饗帝。

言「大饗」者,遍祭五帝也。

《文王世子》
[编辑]

文王謂武王曰:「女何夢矣?」武王對曰:「夢,帝與我九齡。」 文王曰:「女以為何也?」武王曰:「西方有九國焉,君王其 終撫諸?」文王曰:「非也,古者謂年齡,齒亦齡也。我百爾 九十,吾與爾三焉。」文王九十七乃終,武王九十三而 終。

帝。天也。大全長樂劉氏曰:「聖人自誠而明,罔非窮理盡性以至於命。是以寤寐所萌,與天地合,與鬼神契,則其修短得以自知。」

《禮器》
[编辑]

「魯人將有事於上帝」,必先有事於頖宮。

《上帝》,周所郊祀之帝,謂蒼帝。靈威仰也。

「因吉土以饗帝於郊。」「饗帝於郊」而「風雨節,寒暑時。」

《五帝》主五行,五行之氣和,而庶徵得其序也。此謂「祭五方之帝。」

《大旅》具矣,不足以饗帝。

《大旅》,祭五帝也。「饗帝,祭天。」正義曰:知「大旅五帝」者,案《典瑞》云:「兩圭有邸,以祭地,旅四望。」與上「四圭有邸,以祀天,旅上帝。」其文相對。祀地云「旅四望」,則知上云「旅上帝」,是旅五帝也。云「饗帝祭天」者,經既云「大旅」,又云「饗帝」,是饗帝與大旅不同,故知此饗帝是常祭祀天也。大全嚴陵方氏曰:「饗帝謂昊天上帝也。」

《郊特牲》
[编辑]

郊之祭也,迎長日之至也。

陳注問:「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以配上帝。帝即是天,天即是帝,卻分祭,何也?」朱子曰:「為壇而祭,故謂之天;祭于屋下而以神祇祭之,故謂之帝。」大全嚴陵方氏曰:「《周官》以冬日至致天神,蓋謂是矣。

帝牛不吉,以為稷牛,帝牛必在滌三月,稷牛唯具,所 以別事天神與人鬼也。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此所 以配上帝也。郊之祭也大報本反始也。」

大全嚴陵方氏曰:「帝為天神,稷為人鬼。」延平周氏曰:「《孝經》曰:『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是祖之所配於圜丘者昊天,而考之所配于明堂者上帝。此言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而反言配上帝,何也?天言其體,帝言其用。故對而言,則天與帝異;合而言,則帝即天也,天即帝也。」

明堂位[编辑]

成王以周公為有勳勞於天下,是以封周公於曲阜, 地方七百里,革車千乘,命魯公世世祀周公以天子 之禮樂。是以魯君孟春乘大路,載弧韣,旂十有二旒, 日月之章,祀帝於郊,配以后稷,天子之禮也

帝謂蒼帝。靈,威仰也。昊天上帝,《魯》不祭。知「非昊天上帝」者,以其配后稷。《后稷》唯配《靈威仰》,不配昊天上帝也。

《祭法》
[编辑]

有虞氏「禘黃帝而郊嚳,祖顓頊而宗堯。」夏后氏亦「禘 黃帝而郊鯀,祖顓頊而宗禹。殷人禘嚳而郊冥,祖契 而宗湯。周人禘嚳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

此《禘》謂祭昊天於圜丘也。祭上帝於南郊,曰郊;祭五帝、五神於明堂,曰「祖宗。」郊祭一帝,而明堂祭五帝,小德配寡,大德配眾,亦禮之殺也。「有虞氏禘黃帝」者,謂冬至祭昊天上帝於圜丘,以黃帝配之;「而郊嚳」者,謂夏正建寅之月,祭感生之帝於南郊,以嚳配也。「祖顓頊而宗堯」者,謂祭五天帝、五人帝及五人神於明堂,以顓頊及堯配之。夏后氏以下,其義亦然。案《聖證論》以此禘黃帝是宗廟五年祭之名,故《小記》云:「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謂虞氏之祖出自黃帝,以祖顓頊配黃帝而祭,故云「以其祖配之。」肅又以郊與圜丘是一,郊即圜丘,故難。鄭云:「案《易》,帝出乎震。震,東方,生萬物之初,故王者制之。初以木德王天下,非謂木精之所生。五帝皆黃帝之子孫,各改號代變,而以五行為次焉,何太微之精所生乎?」又郊祭,鄭元注:「祭感生之帝,唯」祭一帝耳。《郊特牲》何得云「郊之祭,大報天而主日?」又天唯一而已,何得有六?又《家語》云:「季康子問五帝,孔子曰:『天有五行,木、火、金、水及土。四分時化育,以成萬物,其神謂之五帝』」,是五帝之佐也。猶三公輔王,三公可得稱王,輔不得稱天王;五帝可得稱天,佐不得稱上天。而鄭云「以五帝為靈威仰之屬」,非也。元以圜丘祭昊天最為首禮,周人立后稷廟,不立嚳廟,是周人尊嚳,不若后稷及文、武以嚳配至重之天,何輕重顛倒之失?所郊則圜丘,圜丘則郊,猶主城之內,與京師異名而同處。又王肅、孔晁云:「虞、夏出黃帝,殷、周出帝嚳。」《祭法》「四代禘」,此二帝上下相證之明文也。《詩》云「天命元鳥履,帝武敏歆」,自是正義,非讖緯之妖說。此皆王肅難大略如此,而鄭必為此釋者,馬昭申鄭云:「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案文自了,不待師說,則始祖之所自出,非五帝而誰?《河圖》云:「姜嫄履大人之跡,生后稷,太姒夢大人死而生文王。」又《中候》云:「姬昌,蒼帝子。」經緯所說明文。又《孝經》云:「郊祀后稷以配天。」則周公配蒼帝,靈威仰。漢氏及魏,據此義而各配其行。《易》云「帝出乎震」,自論八卦養萬物於四時,不據感生所出也,此是馬昭申義也。云「祭五帝、五神於明堂」者,以《月令》春曰「其帝太皞,其神勾芒」,五時皆有帝及神,又季秋大饗帝,故知明堂之祭有五人神及五天帝也。此祖宗祭五帝,《郊特牲》祭一帝「而在祖宗上者,以其感生之帝,特尊之也。」

《祭義》
[编辑]

唯聖人為能饗帝。

帝。天也。

《表記》
[编辑]

天子親耕,粢盛秬鬯,以事上帝。

昔三代明王,皆事「天地之神明」,無非卜筮之用,不敢 以其私褻事上帝。

《史記》
[编辑]

《天官書》
[编辑]

蒼帝行德,天門為之開。

《正義》曰:「蒼帝」,東方靈威仰之帝也。春,萬物開發,東作起,則天發其德化,天門為之開也。

「赤帝行德」,天牢為之空。

《正義》曰:「赤帝」,南方赤熛怒之帝也。夏,萬物茂盛,功作大興,則天施德惠,天牢為之空虛也。

黃帝行德,天矢為之起。風從西北來,必以庚辛。一秋 中,五至,大赦;三至,小赦。

《正義》曰:「黃帝,中央含樞紐之帝,季夏萬物盛大,則當大赦,含養群品也。」

白帝行德,以正月二十日、二十一日,月暈圍,常大赦。 載,謂有太陽也。一曰「白帝行德」,畢、昴為之圍。圍三暮, 德乃成;不三暮,及圍不合,德不成。二曰以辰圍,不出 其旬。

《正義》曰:「白帝」,西方白招拒之帝也。秋萬物咸成,則暈圍畢、昴,三暮,帝德乃成也。

《黑帝行德》,天關為之動。

《正義》曰:「黑帝,北方葉光紀之帝也。」冬,萬物閉藏,為之動,為之開閉也。

《晉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鉤陳口中一星曰天皇大帝,其神曰耀魄寶,主御群 靈,執萬神圖。抱北極四星曰四輔,所以輔佐北極,而 出度授政也。大帝上九星曰華蓋,所以覆蔽大帝之 座也。蓋下九星曰杠,蓋之柄也。華蓋下五星曰五帝內座設序,順帝所居也。

天一星在紫宮門右星南,天帝之神也。主戰鬥,知人 吉凶者也。太一星在天一南相近,亦天帝神也。主使 十六神知風雨、水旱、兵革、饑饉、疾疫災害所在之國 也。

黃帝座在太微中,含樞紐之神也。四帝星夾黃帝座, 東方蒼帝,靈威仰之神也;南方赤帝,《赤熛怒》之神也; 西方白帝,白招拒之神也;北方黑帝,葉光紀之神也。

《隋書》
[编辑]

《禮儀志》
[编辑]

一云:「唯有昊天,無五精之帝而一天。」歲二祭,壇位一。 圓丘之祭,即是南郊,南郊之祭,即是圓丘,日南至,於 其上以祭天。春又一祭,所以祈農事,謂之二祭,無別 天也。五時迎氣,皆是祭五行之人帝、太皞之屬,非祭 天也。天稱皇天,亦稱上帝,亦直稱帝。五行人帝,亦得 稱上帝,但不得稱天。故五時迎氣及文武配祭明堂, 「皆祭人帝」,非祭天也。

禮,天子每以四立之日及季夏,各於方之近郊為兆, 迎其帝而祭之。「春迎靈威仰」者,三春之始,萬物稟之 而生,莫不仰其靈德,服而畏之也。「夏迎赤熛怒」者,火 色熛怒,其靈炎至明盛也。「秋迎白招拒」者,招,集;拒,大 也,言秋時集成萬物,其功大也。「冬迎葉光紀」者,葉,拾 光華;紀,法也,言冬時收拾光華之色,伏而藏之,皆有 法也。《中迎含樞紐》者,含容也。樞機有闔闢之義。紐者, 結也。言土德之帝,能含容萬物,開闢有時,紐結有法 也。然此五帝之號,皆以其德而名焉。

《唐書》
[编辑]

《禮樂志》
[编辑]

《禮》曰:「以禋祀祀昊天上帝。」此天也。元以為天皇大帝 者,北辰耀魄寶也。又曰:「兆五帝於四郊。」此五行精氣 之神也。元以為青帝靈威仰,赤帝赤熛怒,黃帝含樞 紐,白帝白招拒,黑帝汁光紀者,五天也。由是有六天 之說,後世莫能廢焉。

皇天上帝部總論[编辑]

《晉書》。

《禮志》
[编辑]

摯虞議以為:「漢魏故事,明堂祀五帝之神。新禮五帝 即上帝,即天帝也。明堂除五帝之位,惟祭上帝。按《仲 尼》稱:『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 《周禮》,『祀天旅上帝,祀地旅四望。望非地則上帝非天, 斷可識矣。郊丘之祀,掃地而祭,牲用繭栗,器用陶匏, 事反其始,故配以遠祖。明堂之祭,備物以薦,三牲並』」 陳,籩豆成列,禮同人理,故配以近考。郊堂兆位,居然 異體,牲牢品物,質文殊趣。且「祖考同配」,非謂尊嚴之 美;「三日再祀」,非謂不黷之義。其非一神,亦足明矣。

宋書[编辑]

《禮志》
[编辑]

明堂所配之神,積疑莫辨。按《易》:「殷薦上帝,以配祖考。」 祖考同配,則上帝亦為天,而嚴父之義顯。《周禮》旅上 帝者,有故,告天與郊祀常禮同用四圭,故並言之。若 上帝為五帝,經文何不言「祀天旅五帝」、「祀帝旅四望」 乎?人帝之與天帝,雖天人之通謂,然五方不可言上 帝,諸侯不可言大君也。書無全證,而義容彼此。故《太 始》《太康》二紀之間,興廢迭用矣。

朱子全書[编辑]

論祭祀神祇[编辑]

如云「文王陟降,在帝左右」,如今若說文王真箇在上 帝之左右,真箇有箇上帝,如世間所塑之像,固不可。 然聖人如此說,便是有此理。

皇天上帝部藝文一[编辑]

《誥咎文》。《有序》:      魏·曹植

《五行致災》,先史咸以為應政而作。天地之氣,自有變動,未必政治之所興致也。於時大風,發屋拔木,意有感焉。聊假天帝之命,以誥咎祈福。辭曰:

「上帝有命,風伯雨師」,夫風以動氣,雨以潤時,陰陽協 和,氣物以滋,亢陽害苗,暴風傷條,伊周是遇,在湯斯 遭,桑林既禱,慶雲克舉,偃禾之復,姬公去楚。況我皇 德,承天統民,禮敬川嶽,祈肅百神,享茲元吉,釐福日 新。至若炎旱赫羲,飈風扇發,嘉卉以委,良水以拔,何 谷宜填,何山應伐,何靈宜論,何神宜謁,于是五靈振 悚,皇祇赫怒,招搖驚怯,攙搶奮斧。河伯典澤,屏翳司 風,迴呵飛廉,顧叱豐隆,息飈遏暴,元敕華嵩,慶雲是 興,效厥豐年,遂乃沈陰坱圠,甘澤微微,雨我公田,爰 暨于私,黍稷盈疇,芳草依依,靈禾重穗,生彼邦畿,年 登歲豐,民無餒饑。

諫祀玉皇疏        明商輅[编辑]

竊惟聖上嗣守祖宗大業,十有三年,夙夜憂勤,圖維治理,天下之人無不感仰聖德,視前代嗣統之君遠 過萬萬。是以天道協和,雨暘時若,休徵畢應,而妖孽 不作也。夫何近年以來,災變日多。「去歲宮門火災,秋 大雨水,一冬無雪。今春嚴寒,河冰重結。郊祀之祭,大 風怒號。二月朔望,日月連蝕;南京地震,陜西天鳴,即 日又有妖物害人之異。此皆陰盛陽微,非常之變也。 夫天道不遠,感召在人。觀此則今日人事不修,德政 之有虧,軍民之怨困莫伸,國家之事變叵測,不言可 知。此誠皇上側身修行之時,所宜深省遠慮,以安宗 社為念。增修德政,講求闕失,疏遠嬖昵,節省冗費,以 回天意可也。」臣等又惟人君應天以「實不以文,事神 以誠不以物,祖宗創為郊祀之禮,每年一次舉行,極 為慎重。邇者傳聞皇上推廣敬天之心,又於宮北建 祠,奉祀玉皇,取郊祀所用祭服、祭器、樂舞之具,依式 製造,并新編樂章,命內臣習之,欲於道家神降之日 舉行祀禮。臣竊詳皇上為此,非有它故,無非上為母 后祝釐,下為生民錫」福,用圖保安宗社於萬萬年之 久。聖心誠敬,人所共知。但稽之於古,未為合禮。昔傅 說之告高宗曰:「瀆於祭祀,時謂弗欽,禮煩則亂,事神 則難。」釋之者曰:「祭數則瀆,瀆則不敬。禮不欲煩,煩則 擾亂。」皆非所以交神明之道也。況天者至尊無對,尤 非其他神明可比。事之之禮,宜簡而不宜煩,可敬而 不可瀆。乃別立玉皇之祠祀。并用南郊之禮樂。則是 相去一月之間。連行三祭。未免人心「怠,誠意不專。 且郊祀所用執事并樂舞生,皆神樂觀道士為之,為 其離俗出塵、清心寡欲,刑喪疾病之人,一切不預。」祖 宗制禮,蓋有深意存焉。皇上為天之子,其于祀天之 禮,豈可不斟酌典故而致有纖毫之不謹乎?臣等伏 望聖明,將前項神祠停罷,神像送宮觀侍奉,祭服、祭 器、樂舞之具交太常寺收貯。凡一應齋醮之事,悉且 停止。今後聖節等項修齋,悉照舊例施行。勿為褻瀆。 庶幾天心照鑒。可以變災而為祥,轉禍而為福。《宗社 萬萬年無疆之慶》端在於此。

皇天上帝部藝文二[编辑]

《郊祀迎送神歌       晉》·傅元

《宣文》烝哉,日靖四方。永言保之,夙夜匪康。光天之命, 上帝是皇。嘉樂殷薦,靈祚景祥。神祇降假,享福無疆。

饗神歌           前人[编辑]

天祚有晉,其命惟新。受終于魏,奄有兆民。「燕及皇天, 懷柔百神。不顯遺烈,之德之純。享其元牡,式用肇禋。 神祇來格,福祿是臻。」

天郊饗神歌         前人[编辑]

整泰壇,祀皇神。精氣感,百靈賓。蘊朱火,燎芳薪。紫煙 遊,冠青雲。神之體,靡象形。曠無方,幽以清。神之來,光 景照。聽無聞,視無兆。神之至,舉歆歆。靈爽協,動余心。 神之坐,同歡娛。澤雲翔,化風舒。嘉樂奏,文中聲。八音 諧。神是聽,咸潔齊,並芬芳。烹牷牲,享玉觴。神悅饗,歆 禋祀。祐大晉,降繁祉,祚京邑。行四海。保天年,窮地紀。

宋明堂歌九首錄七首  宋謝莊[编辑]

迎神歌

地紐謐,乾樞回。華蓋,動紫微開。旌蔽日,車若雲。駕六 龍,乘絪縕。曄帝京。輝天邑。聖祖降,五靈集。構瑤戺。聳 珠簾。漢拂幌,月棲檐。舞綴暢,鍾石融。駐飛景,鬱行風。 懋粢盛,潔牲牷。百禮肅,群司虔。皇德遠,大孝昌。貫九 幽,洞三光。神之安,解玉鑾。景福至,萬㝢歡。

歌青帝

參映夕,駟照晨。靈乘震,司青春。鴈將回,桐始蕤。柔風 舞,暄光遲。萌動達,萬品新。潤無際,澤無垠。

歌赤帝

龍精初見大火中,朱光北至圭景同。帝在在離寔司 衡,水雨方降木槿榮,庶物盛長咸殷阜,恩覃四冥被 九有。

歌黃帝

《履建》。宋書作艮《宅中》㝢,司繩御。宋作總《四方》。裁化遍寒燠,布 政周炎涼。景麗條可結,霜明冰可折。凱風扇朱辰,白 雲流素節。分至乘結宋作洷晷啟閉集恆度。帝運緝萬 有,皇靈澄國步。

歌白帝

百川如鏡,天地爽且明。雲沖氣舉,德盛在《素精》。木葉 初下,洞庭始揚波。夜光徹地,翻霜照懸河。庶類收成 歲,功行欲寧。浹地奉渥,罄宇承秋。宋作帝靈。

歌黑帝

「歲月既晏,方馳靈乘。坎德司規,元雲合晦。」《鳥》一作歸《路 白》雲。一作雪《繁》,亙天涯。雷在地,時未光。飾國典,閉關梁。 四節遍,萬物殿。福九域,祚八鄉。晨晷促,夕漏延。太陰 極,微陽宣。鵲將巢,冰已解。氣濡水,風動泉。

送神歌

蘊禮容,餘樂度。靈方留,景欲暮。開九重,肅五達。鳳參差,龍已沫。雲既動,河既梁。萬里照,四空香。神之車,歸 清都。璇庭寂,玉殿虛。濬化凝,孝風熾。顧靈心,結皇思。

宋南郊迎送神歌      顏延之[编辑]

維聖饗帝,維孝饗親。皇乎備矣,有事上春。禮行宗祀, 敬達郊禋。金枝中樹,廣樂四陳。陟配在京,降德在民。 奔精照夜,高燎煬晨。陰明浮爍,沈禜深淪。告成大報, 受釐元神。月御,按節,星馳。扶輪。遙興遠駕,曜曜振振。

雩祭迎神歌八首錄四首 齊謝朓[编辑]

張盛樂,奏雲儛。集五精。延帝祖, 靈之來。帝閽開。車煜燿,吹徘徊。

「停龍轙」,遍觀此。凍雨飛,祥雲靡。

壇可臨,奠可歆。對甿社,鑒皇心。

青帝三章        前人[编辑]

營翼日鳥殷,宵凝冰泮元蟄昭。

景陽陽。風習習。女夷歌。《東皇集》。

奠春酒,秉青珪。命《田祖》,渥群黎。

赤帝三章        前人[编辑]

惟此《夏》德德恢台,兩龍在御炎精來。

火景方中南訛秩,靡草云黃含桃實。

族雲蓊鬱溫風扇,興雨祁祁黍苗遍。

黃帝三章        前人[编辑]

稟火自高明,毓金挺剛克。涼燠資成化,群芳載厚德。 陽季勾萌達,炎徂溽暑融。商暮百工止,歲極凌陰沖。 泉流疏已清,原隰甸已平。咸言祚惟億,敦民保齊京。

白帝三章        前人[编辑]

帝說于兌,執矩固司藏。百川收潦,精景應金方。 嘉樹離披,榆關命賓鳥。夜月如霜,金風方嫋嫋。 商陰肅殺,萬寶咸已遒。勞哉望歲,場功冀可收。

黑帝三章        前人[编辑]

白日短。元夜深。招搖轉。移太陰。霜鐘鳴。冥陵起。星迴 天。月窮紀。

「聽嚴風,來不息。」望元雲,黝無色。層冰烈,積羽幽。飛雪 至,《天山側》。

關梁閉,方不巡。合國吹,饗蜡賓。統微陽,究終始。百禮 洽,萬祚臻。

送神五首錄三首     前人[编辑]

敬如在,禮將周。神之駕,不少留。

躍龍鑣轉,金蓋紛上,馳雲之外。

警七曜,詔八神。排閶闔,渡天津。

梁南郊登歌詩二首     梁沈約[编辑]

暾既明,禮告成。惟聖祖,主上靈。爵已獻,罍又盈。息羽 籥,展歌聲。僾如在,結皇情。

禮容盛,尊俎列。元酒陳,陶匏設。獻清酒,致虔潔。王既 升,樂已闋。降蒼昊,垂芳烈。

梁明堂登歌五首       前人[编辑]

青帝

帝居在震,龍德司春。開元布澤,含和尚仁。群居既散, 歲云陽止。飭農分地,民粒惟始。雕梁繡栱,丹楹玉墀。 靈威以降,百福來綏。

赤帝

炎光在離,火為威德。執禮昭訓,持衡受則。靡草既凋, 溫風以至。嘉薦惟旅,時羞孔備。齊緹在堂,笙鏞在下。 匪惟《七百》,無絕終始。

黃帝

鬱彼中壇,含靈闡化。迴環氣象,輪無輟駕,布德焉在? 「四序將收,音宮數五,飯稷驂騮。宅屏居中,旁臨外宇。 升為帝尊,降為神主。」

白帝

神在秋方,帝居西皓。允茲金德,裁成萬寶。鴻來雀化, 參見火斜。幕無元鳥,菊有黃華。載列笙磬,式陳彝俎。 靈罔常懷,惟德是與。

黑帝

德盛乎水,元冥紀節。陰降陽騰,氣凝象閟。隋書作閉司「智 蒞坎,駕鐵衣元。祈寒坼地,晷度迴天。悠悠四海,駿奔 奉職。祚我無疆,永隆民極。」

周祀圜丘歌十二首錄三首北周庾信[编辑]

《昭夏》。降神:

重陽禋祀大報天,丙午封壇肅且圜。孤竹之管雲和 弦,神光未樂府作來《下風肅然》王城七里通天臺,紫微斜 照影徘徊。連珠合璧重光來,天策蹔轉鉤陳開。

《皇夏》。皇帝升壇、

七里。一作星是仰,八陛有憑。就陽之位,如日之升。思虔 肅肅,致敬繩繩。祝史陳信,元象斯格。惟類之典,唯靈 之澤。幽靈對揚,人神咫尺。

《雍夏》。撤奠。

禮將畢,樂將闌。迴日轡,動天關。翠鳳搖,和鸞響。五雲 飛,三步上。風為馭,雷為車。無轍跡,有煙霞。暢皇情,休 靈命。雨留甘,雲餘慶。

周祀五帝歌十二首錄六首 前人[编辑]

《皇夏》。初獻。

惟令之月,惟嘉之辰。司壇宿設,掌史誠陳。敢用明禮言功上神。鉤陳旦開,閶闔朝分。旒垂象冕,樂奏《山雲》。 將迴霆策,蹔轉天文。五運周環,四時代序。鱗次玉帛, 循迴樽俎。神其降之,介福斯許。

青帝《雲門舞》:以下並初獻奏。

甲在日,鳥中星。禮東后,奠蒼靈。樹春旗。命青史。候鴈 還,東風起,歌《木德》,舞《震宮》。泗濱石,龍門桐。孟之月,陽 之天。億斯慶,兆斯年。

赤帝雲門舞

《招搖》指午對南宮,日月相會實沈中。離光布政動溫 風,純陽之月樂炎精。赤雀丹書飛送迎,朱絃絳鼓罄 虔誠,萬物含養各長生。

黃帝雲門舞

三光儀表正,四氣風雲同。戊己行初曆,黃鍾始變宮。 平琮禮內鎮,陰管奏司中。齋壇芝曄曄,清野桂馮馮。 夕牢芬六鼎,安歌韻《八風》。神光乃超忽,嘉氣恆蔥蔥。

白帝雲門舞

肅靈兌景,承配秋壇。雲高火落,霞露蟬寒。帝律登年, 金精行令。瑞獸霜耀,祥禽雪映。司藏肅殺,萬寶咸宜。 厥田上上,收功在斯。

黑帝雲門舞

北辰為政,元壇北陸之祀;員官宿設,元璜浴蘭。坎德, 陰風御寒。次律將迴窮紀,微陽欲動細泉。管猶調于 陰竹,聲未入于春絃。待歸餘于送曆,方履慶于斯年。

圜丘降神歌        隋牛弘[编辑]

肅祭典,協良臣。具嘉薦,俟皇臻。禮方成,樂已變。感靈 心,迴天睠。闢華闕,下乾宮。乘精氣,御祥風。望爟火,通 田燭。膺介圭,受瑄玉。神之臨,慶陰陰。煙衢洞,宸路深。 善既福,德斯輔。流鴻祚,遍區宇。

送神            前人[编辑]

享序洽,祀禮施。神之駕,儼將馳。奔精驅,長離耀。牲煙 達,潔誠照。騰日馭,鼓電鞭。辭下土,升上元。瞻寥廓,杳 無際。憺群心,留餘惠。

五郊歌五首         前人[编辑]

青帝歌角音

震宮初動,木德惟仁。龍精戒旦,鳥曆司春。陽光煦物, 溫風先導。岩處載驚,膏田已冒。犧牲豐潔,金石和聲。 懷柔備禮,明德惟馨。

赤帝歌徵音

長嬴開序,炎上為德。執禮司萌,持衡御國。重離得位, 芒種在時。含櫻薦實,木槿垂蕤。慶賞既行,高明可處。 順時立祭,事昭福舉。

黃帝歌宮音

爰稼作土,順位稱坤。孕金成德,履《艮》為尊。黃本內色, 宮實聲始。萬物資生,四時咸紀。靈壇汛掃,盛樂高張。 威儀孔備,福履無疆。

白帝歌商音

西城肇節,盛德在秋。三農稍已,九穀行收。金氣肅殺, 商威飂戾。嚴風鼓莖,繁霜隕蔕。厲兵詰暴,敕法慎刑。 明神降嘏,國步維寧。

黑帝歌羽音

元英啟候,冥陵初起。虹藏于天,雉化于水。嚴關重閉, 星迴日窮。黃鐘動律,廣莫生風。元尊示本,天產惟質。 恩覃外區,福流京室。

感帝歌諴夏         前人[编辑]

禘祖垂典,郊天有章。以孟之春,于國之陽。繭栗惟誠, 陶匏斯尚。人神接禮,明幽交暢。火靈降祚,火歷載隆。 蒸哉帝道,赫矣「皇風。」

雩祭諴歌          前人[编辑]

朱明啟候時載陽,肅若舊典延五方。嘉薦以陳盛樂 奏,氣序和平資靈祐。公田既雨私亦濡,民殷俗富政 化敷。

五郊樂章         唐魏徵[编辑]

黃帝宮音

《黃中》「正位含章,居貞既長。六律兼和,五聲畢陳。萬舞, 乃薦斯牲。神其下降,永祚休平。」

肅和

眇眇方輿,蒼蒼圜蓋。至哉樞紐,宅中圖大。氣調四序, 風和萬籟。祚我明德,時雍道泰。

雍和

金懸夕肆,玉俎朝陳。饗薦黃道,芬流紫宸。迺誠迺敬, 載享載禋。崇薦斯在,惟皇是賓。

舒和

御徵乘宮出郊甸,安歌率舞遞將迎。自有《雲門》符帝 賞,猶持雷鼓答天成。

青帝角音

鶴雲旦起,鳥星昏集。律候新風,陽開初蟄。至德可饗, 行潦斯挹。錫以無疆,烝人乃粒。

肅和

元鳥司春,蒼龍登歲。節物變柳,光風轉蕙。瑤席降神, 朱弦饗帝。誠備祝嘏,禮殫珪幣。

雍和

大樂稀音,至誠簡禮。文物棣棣,聲名濟濟。六變有成,

三登無體。迺眷豐潔,恩覃愷悌。

舒和

笙歌籥舞屬年韶,鷺鼓鳧鐘展時豫。調露初迎綺春 節,承雲遽踐蒼霄馭。

赤帝徵音

青陽告謝,朱明戒序。咸長是祈,敬陳椒醑。博碩斯薦, 笙鏞備舉。庶盡肅恭,非馨稷黍。

肅和

《離》位克明,火中宵見。峰雲暮起,景風晨扇。木槿初榮, 含桃可薦。芬馥百品,鏗鏘三變。

雍和

昭昭丹陸,帟帟炎方。禮陳牲幣,樂備箎簧。瓊羞溢俎, 玉𨣧浮觴。恭惟「正直,歆此馨香。」

白帝商音

《白藏》應節,天高氣清。歲功既阜,庶類收成。萬方靜謐, 九土和平。馨香是薦,受祚聰明。

肅和

金行在節,素靈居正。氣肅霜嚴,林凋草勁。豺祭隼擊, 潦收川鏡。九穀已登,萬箱流詠。

雍和

律應西成,氣躔南呂。珪幣咸列,笙竽備舉。苾苾蘭羞, 芬芬桂醑。式資宴貺,用調《霜序》。

黑帝羽音

嚴冬季月,星迴風厲。享祀報功,方祚來歲。

雍和

陽月斯紀,應鍾在候。載絜牲牷,爰登俎豆。既高既遠, 無聲無臭。靜言格思,惟神保祐。

舒和

執籥持羽初終曲,「朱干玉鏚始分行。七德九功咸已 暢,明堂降福具穰穰。」

五郊樂章         舊唐書[编辑]

《唐書樂志》曰:「大樂舊有五郊迎送神辭十章,不詳所起。」

黃郊迎神

朱明季序,《黃郊王辰》。「厚以載物,甘以養人。毓金為體, 稟火成身。宮音式奏,奏以迎神。」

送神

春末,冬暮徂。夏杪。秋土王四月。一作季時季一周。黍稷 已享,籩豆宜收。送神有樂,神其賜休。

青郊迎神

緹幕移候,青郊啟蟄。淑景遲遲,和風習習。璧玉宵備, 旌旄曙立。張樂以迎,帝神其入。

送神

文物流彩,聲明動色。人竭其恭,靈昭其飭。歆荐不已, 垂禎無極。送禮有章,惟神還軾。

赤郊迎神

青陽節謝,朱明候改,靡草彫華。一作花含桃流彩。虡列 鐘磬。筵陳脯醢。樂以迎神。神其如在。

送神

炎精式降,蒼生攸仰。羞列豆籩,酒陳犧象。昭祀有應 冥期。一作令儀不爽送樂張音,惟靈之往。

白郊迎神

序移玉律,節應金商。天嚴殺氣,吹警秋方。槱燎既積, 稷奠並芳。樂以迎奏,庶降神光。

送神

祀遵五禮,時屬三秋。人懷肅敬,靈降禎休。奠歆旨酒, 荐享珍羞。載張送樂,神其上遊。

黑郊迎神

「元英戒序,黑郊臨候。掌禮陳彝,司筵執豆。寒氛斂色, 沍泉凝漏。」樂以迎神,八音斯奏。

送神

北郊時冽,南陸輝處。奠本虔誠,獻彌恭慮。上延祉福, 下承歡豫。廣樂送神,神其整馭。

祈穀樂章          褚亮[编辑]

《唐書·樂志》曰:「貞觀中,正月上辛,祈穀於南郊。」

肅和

履《艮》斯繩,居中體正。龍運垂祉,昭符啟聖。式事嚴禋, 聿懷嘉慶。惟帝永錫,時皇休命。

雍和

殷薦乘春,太壇臨曙。八簋盈和,六瑚登御。嘉稷匪歆, 德馨斯飫。祝嘏無易,靈心有豫。

明堂樂章          前人[编辑]

《唐書·樂志》曰:「秋季享上帝於明堂。」

雍和

八牖晨披,五精朝奠。霧凝璇篚,風清金縣。神滌備全, 明粢豐衍。載潔彝俎,陳誠以薦。

舒和

御扆合宮承寶曆,席圖重館奉明靈。偃武修文九圍 泰,沈烽靜柝八荒寧。

===雩祀樂章          前人===

《唐書·樂志》曰:「孟夏雩祀上帝于南郊。」

肅和

朱鳥開辰,蒼龍啟暎。大帝昭饗,群生展敬。禮備《懷柔》, 功宣舞詠。旬液應序,年祥葉慶。

舒和

鳳曲登歌調令序,龍雩集舞泛祥風。綵旞雲迴昭睿 德,朱干電發表神功。

唐享昊天樂十二首錄四首則天皇后[编辑]

瞻紫極,望元穹。翹至懇,罄深衷。聽雖遠,誠必通。垂厚 澤,降雲宮。

乾儀混成沖邃,天道下濟高明。闓陽晨披紫闕,《大一》 曉降黃庭。圓壇敢由昭報,方璧冀展虔情。丹襟式敷 哀懇,元鑒庶察微誠。

昭昭上帝,穆穆下臨。禮崇備物,樂奏《鏘金》。蘭羞委薦, 桂醑盈斟。敢希明德,幸罄莊心。

式乾路,闢天屝。迴日馭,動雲衣。登金闕,入紫微。望仙 駕,仰恩徽。

《明堂樂章》
十一首錄五首  同前
[编辑]

宮音

《履》《艮》包群望,居中冠百靈。萬方資廣運,庶品荷財成。 神功諒匪測,盛德寔難名。藻奠申誠敬,恭祀表惟馨。

角音

出震位,開平秩。扇條風,乘甲乙。龍德盛,鳥星出。薦珪 篚,陳誠實。

徵音

赫赫離精御炎陸,淊淊熾景開隆暑。冀延神鍳俯蘭 樽,式表虔襟陳桂俎。

商音

律中夷則,序應收成。功宣建武,義表惟明。爰申禮奠, 庶展翹誠。《九秋》是式,百穀斯盈。

羽音

《葭》律肇啟隆冬蘋。一作蘊藻,攸陳饗祭。黃鍾既陳玉燭, 紅粒方殷稔歲。

《中宗祀昊天樂章》
十首錄三首舊唐書
[编辑]

《唐書·樂志》曰:「景龍三年,親祀昊天上帝。」

《豫》和:降神:

天之曆數歸睿唐,顧惟菲德欽昊蒼。撰吉日兮表殷 薦,冀神鑒兮降《闓陽》。

《肅和》。登歌:

悠哉廣覆,大矣曲成。九元著象,七曜貞。一作甄明。珪璧 是奠,醞酎斯盈。作樂崇德,爰暢《咸英》。

《雍和》:迎俎:

郊壇展敬,嚴配因心。孤竹簫管,空桑瑟琴。肅穆大禮, 鏗鏘八音。恭惟上帝,希降靈歆。

雩祀樂章          同前[编辑]

《唐書樂志》曰:「大樂舊有雩祀降送神辭二章,不詳所起,或云開元中造。」

豫和

鳥緯遷序,龍星見辰。純陽在律,明德崇禋。五方降帝, 萬宇安人。恭以致享,肅以迎神。

祀遵經設,享緣誠舉。獻畢于樽,徹臨于俎。舞止干戚, 樂停柷敔。歌以送神,神還其所。

《明皇祀圜丘樂章》
十一首錄四首同前
[编辑]

《唐書·樂志》曰:「開元十一年,祀昊天於圜丘。」

《太和》。皇帝行:

郊壇齋帝,禮樂祀天。丹青寰宇,宮徵山川。神祇畢降, 行止重旋。融融穆穆,納祉洪延。

《雍和》:迎俎:

爛雲普洽,律風無外。千品其凝,九賓斯會。禋尊晉燭, 純犧滌汰。元覆攸廣,鴻休汪濊。

《壽和》:皇帝酌獻天神、

崇崇泰畤,肅肅嚴禋。粢盛既潔,金石畢陳。上帝來享, 介福爰臻。受釐合祉,寶祚維新。

《豫》和:降神:

大號成命,《思文》配天。神光肸蠁,龍駕言旋。眇眇閶闔, 昭昭上元。俾昌而大,於萬斯年。

《封泰山樂章》
十四首錄四首 張說
[编辑]

《唐書·樂志》曰:「開元十三年,明皇封泰山,祀天樂。」

《豫》和:降神:

款泰壇,柴泰清。受天命,報天成。「竦皇心,荐樂聲。志上 達,歌下迎。」

億上帝,臨下庭。騎日月,陪列星。嘉祝信,大糦馨。澹神 心,醉皇靈。

饗帝饗親,維孝維聖。緝熙懿德,敷揚成命。華夷志同, 笙鏞禮盛。明靈降止,感此誠敬。

《肅和》。奠玉帛。

奠祖配天,承天享帝。百靈咸秩,四海來祭。植我蒼璧, 布我元製。華日裴回,神煙容裔。

釣天           李商隱[编辑]

上帝鈞天會眾靈,昔人因夢到青冥。伶倫吹裂孤生 竹,卻為《知音》「不得聽

上清辭四首        李九齡[编辑]

入海浮生汗漫秋,紫皇高宴五雲樓。《霓裳》曲罷天風 起,吹散仙香滿十洲。

樓鎖彤霞地絕塵,碧桃花發九天春。東皇近日慵遊 宴,閑煞瑤池五色麟。

本來方朔是真仙,偶別丹臺未得還。何事玉皇消息 晚,忍教顦顇向人間。 新拜天官上玉都,紫皇親授《五靈符》。群仙箇箇來相 問,人世風光似此無。

梁南郊降神      後梁趙光逢[编辑]

就陽位,升圓丘。偑雙玉,御大裘。膺天命,擁神休。萬靈 感,百祿遒。

開九門,懷百神。通肸蠁,接氤氳。明粢薦,廣樂陳。奠嘉 璧,燎芳薪。

膺寶圖,執左契,德應天聖。饗帝薦,表衷荷靈惠。壽萬 年,祚百世。

送神            張袞[编辑]

煙燎升,禮容徹。誠感達,人神悅。靈貺彰,聖情結。玉座 寂,金爐歇。

《周郊祀樂章》
五代史
[编辑]

《五代史·樂志》曰:「太祖廣順元年,邊蔚議改漢十二成為《十二順之樂》,祭天神奏《昭順之樂》,祭地祇奏《寧順之樂》,祭宗廟奏《肅順之樂》。」

昭順樂

五兵勿用,萬國咸安。告功圓蓋,受命雲壇。樂鳴鳳律, 禮備雞竿。神光欲降,眾目遐觀。

治順樂

羽衛離丹闕,金軒赴泰壇。珠旗明月色,玉佩曉霜寒。 黼黻龍衣備,琮璜寶器完。百神將受職,宗社保長安。

福順樂

昊天成命,邦國盛儀。多士齊列,六龍載馳。壇升泰一, 樂奏《咸池》。高明祚德,永致昌期。

紀夢          宋高似孫[编辑]

翠峰嵯峨三十六,寒泉落空響哀玉。甃花石路勢縈 紆,玉闌干護修筠綠。雪髯老人負紫瓢,金絲麈尾遙 相招。紅螺酌酒湛湛碧,坐倚蒼石吹洞簫。孤鶴來傳 天上詔,老人挽予偕一到。飄飄高舉凌青旻,直過罡 風履黃道。祥光樓閣倚崢嶸,神虎守關森衛兵。雙闕 朱扉忽微啟,中有靈官來遠迎。絳衣持斧立丹陛,玉 皇手中玉如意。雲璈風瑟自宮商,天聲清越非人世。 帝旁青童傳帝宣,文華宮中呼謫仙。謫仙顧予笑且 言,子宜亟返來他年。探懷贈我五色筆,子當寶之慎 勿失。濃香氤氳迷帝所,長揖老人下西廡。身從日月 上頭行,俯視斗杓分子午。雲氣相隨步武生,過耳但 覺松風鳴。覺來握筆紀佳夢,月明樓鼓撾三更。

釣天樂          明劉基[编辑]

「君不見天穆之山二千仞,天帝所以觴百靈。三嬪不 下兩龍去,《九歌》《九辯》歸杳冥。」我忽乘雲夢輕舉,身騎 二虹臂六羽。指揮開明闢帝關,環佩泠泠曳風雨。明 月照我足,倒影搖雲端。參差紫鸞笙,響震瑤臺寒。我 欲聽之未敢前,空中接引皆神仙。煙揮霧霍不可測, 翠葩金葉光相射,鯨鐘虎簴鏗鴻濛。撼崑崙兮殷崆 峒。揚天桴兮伐河鼓,咸池波兮析木風。遂升泰階朝 玉帝,側身俯伏當瓊陛。《訊》曰:「太極拆裂為乾坤,紛紛 枝葉皆同根。胡為妄生水火金木土,自使擊搏相熬 煎。臣聞三皇前,群物咸熙熙。眾子戴一父,皞皞無偏 私。忽然元氣自蕩潏,變換白黑分賢癡。蚩尢與黃帝, 從此興戈矛。流毒萬萬古,爭奪無時」休,骨肉自殘賊。 帝心至仁能不憂?帝不答,臣心迷。風師咆哮虎豹怒, 銀漢洶湧天雞啼。飆輪撇捩三島過,海水盡是青玻 璃。神奔鬼怪惕驚起,遺音渢渢猶在耳。夢耶遊耶不 可知,但見愁雲漠漠橫九疑。

遊仙詩           張泰[编辑]

《白雀》主人乘白龍,老劉翻領《太山封》。天翁亦自讓捷 足,莫怪凡夫爭長雄。

天壇三首錄一首    袁宏道[编辑]

碧翁難道是「無情」,分合千年議不成。不得寧居天亦 苦,古來多事是《書生》。李後主呼天為碧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