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1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十七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十七卷目錄

 文昌之神部外編一

神異典第十七卷

文昌之神部外編一[编辑]

《雲笈七籤》:「文昌星神君字先常,天子司命之符也。中 央司命者,或曰制命丈人,主生年之本命,攝壽夭之 簡札。太一變魂而符列,司命混合而對魂。帝君司命 之神,主典年壽魁柄長短之期,是以混合太一,以符 籍而由之,故稱丈人焉。名理明,初字元度卿,一名神 宗,一名靈華。」

老君曰:「左司命一人也,姓韓,名思,字元信,長樂人也, 司錄、司伐等屬焉。左司命有三十六大員官,右司命 姓張,名獲邑,字子良,廣陽人也,司錄、司非等屬焉。右 司命亦有三十六大員官。」《天師》曰:「韓張二司命,皆漢 高帝之臣也。」

《梓潼化書清河內傳》:「余本吳會間人,生於周初後,七 十三代為士大夫,未嘗酷民虐吏,性烈而行察,同秋 霜白日之不可犯。後西晉末,降生於越之西,嶲之南 兩郡之間,是時丁未年二月三日誕生。祥光塞戶,黃 雲迷野,居處地俯近海,里人謂清河叟曰:『君今六十 而獲貴嗣。童稚時不喜嬉戲,每慕山澤,往往語言若』」 有隱顯,晝誦群書,夜避眾。予自笑且樂,身體光射。居 民祈禱,則余嗤而訕,長嘯曰:「土木而能衣人之衣,食 人之食,享之而有應,謗之而有禍,我為人而焉無靈 乎?」自後夜夢,或為龍,或為王者天符,或為水府漕,自 怪而不甚信為吉兆。後三農𠍴旱,嘉禾無望,舞雩祝 神,恬然無驗。余思曰:「寢中夢治水府」,今夕當驗。夜往 水際,以夢中官銜牒河伯,而驚魂猶恐,忸怩不能。忽 爾之間,陰雲四合,風飛雷震,一吏稽首余前曰:「運判 徙居。」余曰:「非我也。我乃張戶老之子,名亞。」緣水府得達故字霶 夫吏曰:「奉命促子。」余曰:「家人如何?」吏曰:「先到治所。」余 惶懼未決。吏揖上一白驢而去。俯首里閈,風雨聲中, 頓失鄉地。到一山,連劍嶺而撐參宮,若鳳凰之偃。下 有古湫,引余入一巨穴,門有數石筍。吏曰:「民之禱雨, 祝此石而有應,名曰雷柱,吾方褰衣入穴。」吏又曰:「君 記周室為人七十三代,陰德傳家,而迄今否?」余方大 悟,若夢覺也。吏曰:「君在《天譜》得神仙之品,於人世鮮 有知者。晉不日有中興之兆,君可尋方而顯化。」余曰: 「謝天使響報也。」入穴,則若墮千仞之壑,近地而足不 沾,若騰身虛空,有王者之宮,中有禁衛。余入,遂見家 人悉都其間,改日作儒士,往咸陽講姚萇之故事。 第一元命化。予本吳會間人,生於周初,迄今七十三 化。前降內傳「化」字,世人誤傳作「代」字,今正之。

《第二,流行化》予方遊人間,忽至會稽山陰,見一隱者, 年五十許,具香燈仰天而祈。時仲春丙夜,天文煥爛, 張翼二宿昭然在上。俯而聽之,隱者姓張,適符列宿, 予於是生焉。

第三《生民化》。張氏出黃帝之子,名揮。始造弦矢,張羅 網,世掌其職,子孫因以「張」為姓,顯於吳。

第四《易俗化》。予之鄉,剪髮而文身,蓋便於入水而習 成夷俗也。予既成童矣,心所不樂,乃尋冠履,自習禮 文,內外莫不以予為異。及其久也,從予化者十有七 八焉。

第五稽古化予鄉距京周甚遠,文物無稱焉。一日,有 耆舊謁吾父者曰:「口誦《唐虞大訓》數篇,曰有中國使 人傳此。」予好之,就彼習焉,隨口記授無遺。於是邑人 願學者從予習之,皆以予為師。

第六奉真化。予之居事畝澮,忽於鉏下得一金像,頂 冠如崇山疊翠,被服如霞綺舒麗,紺眉月面,儼然慈 祥。憑几巍坐,荷花為臺,高尺許重鈞。餘初未知為何 神,詢之故老,或曰「元始天尊像也。昔夏禹理水治金, 以為神物,用鎮方嶽,豈此像之類乎?」吾家素貧,雖迫 於衣食,不敢起鉟鎔之心。一日海風翻浪,遠至奔駭, 非人力可支。予謂眾曰:「家有金像,得之儻來。今為眾 捨之,以祈海若,冀其安息。」乃率眾乘高以像投狂瀾 中,俄而風止潮回,一境獲免。邑人以是為德也,皆以 糗糧布帛見謝,拒之不能。自是溫溫然家道苟合矣。 異時記憶投像之所,蹤跡之砂磧有光。掘之,舊像仍 在。歸築宮室以安奉,邦人敬事之。

《第七寧親化》。予既冠,母氏六旬矣,少時勤於織紝,飲 食失時,常致疾疹。逮至衰暮,重之以六氣所淫,遂成 疽瘡,舉發於臂。始以巫覡祈禱,中更醫工砭劑,月餘 皆不效。予不離臥內,日夕省視,未嘗解衣而息。計窮

矣,乃為吮疽,出大膿血。疾少間,醫曰:「疽根附骨,未易
考證.svg
出也。」越三日,復吮之,忽覺口中充滿,吐而視之,有膜

如綿纊,膿乳如米粒,母氏漸安,而以病久食少,復成 羸瘵。醫曰:「此痼疾,以人補人真補其真,庶可平復。」予 因夜中自剔股肉,烹而供之,忽聞空中語曰:「上天以 汝純孝,延爾母二紀之壽。」翌日勿藥,果符神告。 《第八幽婚化》:吾少也賤,性靜而寡合,年逾冠矣,未有 室家,非特良媒之不至,抑亦予無好逑之心也。向因 母氏嬰疾,以未見孫息為恨,予亦有不孝之憂。一夕, 夢至一林麓,孤塚巍然,傍有一門,一女靚妝而坐其 中,顧余而語曰:「君非張善勳乎?」予訝其以名見斥也, 請問其由,女曰:「妾與雞犬相聞,乃仲氏也。曩者妾之 叔父與君會,談君之美,以為好學尚禮,古君子也,議 以妾歸於君。吾父以君貌異,寢而難之。然妾之慕君, 心已一矣。後許於鍾安孺,鍾富家子,而清議無聞,妾 心恥焉。由此得疾而終,今三年矣。妾之來此,以君之 故,君曷為我圖之?」予悸而寤。月餘再夢如初。暇日,因 與友人儀堅成縱步尋幽,忽至一所,宛然夢中境也。 方告吾友,共訝之,塚中人出呼予為郎,蓋夢中所見 者也。儀實仲之舅家,因是告仲之父母,迎女以歸,卒 為婚姻云。

第九淵石化仲氏婚三月,鄉人士女已嫁而未孕者, 相與臨神潭摸石,得石者宜男,得瓦者宜女,蓋舊俗 也。仲與遊人中,吾母謂仲曰:「潭水靜深,黝然莫測,宜 從上流淺處求之。」仲方徘徊,潭中忽起花沫如吹,仲 以手捫之,得一石,大如雞卵,六出如龜狀,青而白,紋 隱隱如淵字,意因而有孕。既生,名之曰淵石。方齠齔, 「仲忽告予曰:『吾兒真似君者,宜善視之。妾與君世緣 盡矣』。」語畢而逝。予乃不復再娶。

第十《馴雉化》予年三十有六歲。在《作噩》,疫毒流行,人 無免者,鄉邑蕭條,路無人跡。予父八十有五,母七十 有三,盛暑中皆得疾,同日而逝。於是自持畚鍤,以經 營大事,乃於墓傍倚廬枕塊,以終三年。常有白雉一 雙,棲於林上,每遇祭奠,飛鳴而下,俯仰伊啞,如欲言 者,及終制而去。

第十一回流化予考妣墳岡去居之南纔百餘步,蓋 一時匆遽,卜之云吉。自以為便於省視,初不遑他恤 也。葬之五年,墳西三十里洪水瀑發,平陸成溪,以墳 為岸,水源不竭,勢頗浚急。吾心懼焉,欲改卜之,無及 矣。乃齋戒守墳,日夜誦《大洞經》不輟,併取家藏金像 而嚴事之,期於無虞。次年秋,雨霖霪,傍溪湧漲,數流 為一。吾益恐。及水落視之,則墳前溪谷變成堅埆,廣 一里餘。自是松楸無害矣。

第十二降瘟化予之二老皆死於瘟時,盛暑嬰毒,荼 苦滋甚。每念瘟疫之酷,恨之切骨,而幽冥路殊,力不 能報,心常怏怏。比因墳岸回流,實自《大洞真經》金像 之力,於是益勤持誦而敬事之,洎獲陰祐,以治瘟鬼。 又三年,忽夢所事金像語予曰:「《大洞仙經》,爾熟記矣。 大洞法籙,爾未見也。今當授汝,以治邪魔,非惟可以」 契汝初心,亦可佐天行化,助國救民也。袖中出書二, 予拜而受之。既覺書在枕前,其一曰《大洞籙》,又一曰 《大洞法》。因開籙讀之,至「天騶甲卒一萬人度」之句,忽 風雷晝暝,金甲朱綬者無數,列於余前,俯而請命,三 人持紅旌立於眾,先白予曰:「願聽使令。」予方恍惚,不 覺厲聲謂之曰:「吾要汝等治瘟鬼,某鄉某家闔門病 瘟,為吾驅來。」語畢,一持旌者領百餘人入其家。俄頃, 執鬼使五人出,有蒙虎皮者,冠雄雞者,貌若犬者,若 烏鴉者,若驢馬者,所執有水火羽翣斧鑿之具。予怒 而叱之,將滅其形。彼乃有辭曰:「弟子等歲運所生,歲 氣所成,所遊有方,所病有人。陰譴至者受其災,天命 絕者至於死,亦非弟子等敢私,若蒙真官賜以寬貸, 此後願聽約束,遇行瘟見真官符籙所在,即不敢至 矣。」予因依法授以教敕而去。閭里有病瘟者,予與之 符法,皆得全活。

《第十三,好生化》。予以法籙救人,疾疢眾矣。遠近之人, 踵門求治者,不可數計。其有染病者,著邪祟者,受瘧 厲者,逢殃魂者,遭鬼擊者,犯兇神者,遇惡氣者,一一 全活。然有臟腑寒熱、虛實之不齊,飲食起居、勞佚之 各異,或因喜怒哀樂而感於其內,或因風寒暑濕而 受之於外,此皆岐伯、神農氏之學,非道家法籙之事 「也。人有懇於予而不能全其生者,予實赧然不足。」於 是講究《脈》理,翫味藥性,討論五行之勝,復習熟五鍼 之迎隨,勤苦六年,始造其妙,自是天命未盡者,無橫 夭矣。

《第十四,天官化》。予活人眾矣。或聞於君,「上方以砭劑 為事,而又為京周所知,驛召至都,既以國君所薦,又 歷試之,以予為醫師,掌萬民之疾苦,隸於天官,予甘 心焉。」於是教戒徒屬,使勤其業。蓋成王之世也。時王 畿豐稔,六氣和平,民少札瘥之疾,良由上德之所致, 使予得以稱職焉。

第十五薦賢化予之屬有瘍醫公孫智叔,賦性慈慧, 而記問詳博,深明百藥之性味,創造丹砂、雄黃、礬石磁石、石膽為五毒之劑。其說蓋取「丹砂養血而益心, 雄黃長肉而補脾,礬石理脂膏而助肺,磁石通骨液 而壯腎,石膽治筋而滋肝,外療瘡瘍之五證,內應五 臟,拘之以黃堥,熟之以火候,藥成傅瘍,無不神效。」乃 以其法著於典則。予自以為不如彼而位居於下。因 舉《智叔》自代以兼予職。未幾上躬不豫。鬢有疽生。一 夕決潰。厥勢危殆。以前藥傅之應手而瘥。於是智叔 始有醫師之命。王以為直情無隱。所薦得人。宜膺上 賞。遷為司諫。

《第十六格非化》王若曰:「咨爾善勳,直情無隱。朕念良 醫活人,大醫活國,今寘爾言路以旌汝賢,汝其以救 疾之心救正吾失。嗚呼!惟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 耳利於行。汝往欽哉,毋易所守。」予三辭而後受之。既 與七人之列,日近清光。雖君相聖明,無大過失,而予 愛君憂國之心,一步趨一食息未嘗少懈也。成王幼 沖之時,聽政於周公,及親政事久矣,嘗有不平之語, 予恐左右得以乘間也,每以君臣始終禍福幾微為 戒,而諫章屢焚,人無見者。故公之東征,雖有四國流 言、召公不悅之隙,而終能保全者,蓋予亦少有力焉。 《第十七榮歸化》予在京周十年,久違桑梓,倦翼思還。 每念怙恃無恙時身在草莽,及怙恃既失,乃受榮祿, 雖食稻衣錦,何樂之有?一日,見周公《䲭鴞》之什,惻然 有感,於是起歸,與之嘆,告老乞骸之請數上,始從其 欲。公卿大夫設席東門之外。既歸,里人迎候,予乃自 近郊舍車而徒,鄉曲以予為榮。

第十八敦宗化張,有數族,居多貧窶。予歸之後,遍求 訪之,幼者已壯,壯者已老,死生榮悴,惻然可驚。其貧 不能自振者猶故也。於是興起義莊,以《淵石》主之,貧 困者周給之,疾病者醫藥之,男女長成者婚嫁之,子 弟俊秀者教養之。他族聞風,翕然相傚,《義莊》滋廣,習 俗漸美矣。

《第十九歸寂化》予之在朝,聞方外之言曰:「西方之國, 有聖人古皇先生者,不言而自化,無為而自理。以慈 悲為主,以方便為門,以齋戒為常,以寂滅為樂。視死 生如朝暮,等恩讎如夢覺,無憂悲喜憤之情。蓋知浮 生不久,求於無生者也。」予嘗慕之,及辭榮而歸,道逢 隱者,行且歌曰:「朝陽之霞,觸石生雲。初焉髣髴,已而 繽紛,隨風而出,蕩漾無垠。俄變化以歸盡,杳不知其 所存。伊仕者之利祿,忘其勞而駿奔。忽暮景之見迫, 向大限兮逡巡。將投足於幽趣,為異類兮芒芒。」予聞 之,始也駐車而留聽,少焉憑軾以敬禮。終乃下車而 泣謝。謂之曰:「適聆妙理,深契愚衷,願惠格言,以度殘 喘。」乃於通衢百拜而力懇之,行歌子仰天而嘆,指予 以心印,授予以正訣,曰:「此西方聖人古皇先生歸寂 法也。子念而習之,可度生死。死而不忘,證無量壽。若 果終於彼岸,則可成正覺;如止中道而廢,則猶能擇 地而處,可為神僊。」予受教焉。於是塵緣既畢,百慮頓 灰。時丁未秋,會集親友,留頌而逝。頌曰:「秋風瑟瑟,秋 月白白。得吾之真,知身是客。」

《第二十君山化》。予既遷化,將往西方,適至洞庭君山 之上,愛其勝境,因少留焉。於時上無君相臨制之威, 下無血屬繫累之念,超然物外,獨往獨來。水光山色, 四時可愛。吟風弄月,此樂何窮。追思前事,殆一夢爾。 方且僊遊勝侶,朝夕往還,不聞塵境之勞生,但見洞 天之真逸。久之,有二青童自天而下,敬宣帝旨,以予 「為君山主宰,兼《洞庭水治》。」

《第二十一感生化》「予在君山久矣,一日春水初生,湖 口有大舟艤岸,刲羊釃酒,呼號而祭者,其聲哀婉清 切。予聞之,不覺情感,迫而聽之,一婦人年三十餘,體 有塗光三,俯而祝曰:『良人不幸,得罪於君,遠竄南荒, 死於瘴癘。家鄉萬里,旅櫬言歸,日月不居,行將卒矣。 重念家無兼侍,堂有二親,有子在腹,未形朕兆。若山 川神靈,察我夫君,以忠獲罪,憐我姑嫜,暮景無依。令 臨蓐有期,為垂陰祐。使得一男子,以續張氏,則妾之 性命雖不保,猶無憾焉』。」予在《雲路》中,不勝其悲,涕泗 從出,忽身墮婦懷,懵然無覺。久之,聞人語曰:「是男是 男。」予開目視之,身在浴盆中,蓋已生矣。

第二十二,奉先化皇考諱無忌歸葬河朔。母黃氏,慈 祥明辯,篤於教訓。凡乳哺偃息寤歌之次,必以《詩》《書》 語言誘習鄰兒與予嬉戲,則以泥土繒帛結束設像, 以為古人稱揚。故事或為君臣朝會,或為父子告戒, 或為師徒訓勵,或為朋友接陪,每事指陳,俾予曉習。 故十歲使就外學,名予曰「忠嗣」,追先志也。既長而冠, 王父平子字予曰「仲母氏」,嚴三加之禮,西序答拜,因 泣謂予曰:「爾父曩事厲王為保氏,掌諫王惡。而王性 多忌,恥聞其過,諫者必誅。久之,至於監謗,罪死者眾, 道路相語以目,人不堪命,百姓離怨。乃以疏告王,願 王改行,除誹謗之令,以通下情。王不聽,於是流於番 禺,既而不祿,天下冤之。今王行仁政,詔先朝臣子死 以非辜者,咸錄其後,汝其往哉!」予乃詣京師,登肺石 以自明。有詔追復皇考官,諡之曰獻。《法》曰忠,必告上曰獻。仍以予為保氐,奉先臣之職,宣王之時也。 第二十三孝友化予兄允思,不幸早世,弗及見之。予 年既壯,有二子,長曰然明,次曰楙陽。楙陽早慧,見憐 於曾大父。長至之前夕,家廟祭奠,予母哭之哀,因言 「亡兄終無子,請以楙陽繼之,俾承其後,以慰母心。」王 母趙氏,八十而終,王父以哀廢食,尋亦不起。予以孫 承子服,斬衰三年,哀毀盡禮,聞於中外。時以孝友稱 予,字而不名。

第二十四沔水化王有賢臣尹吉甫,文武兼資,縉紳 所慕。國家中更板蕩,四夷交侵。及王即位,北伐西征, 以復文武之境。吉甫嘗任專鉞之命,惟予與王居。吉 甫居多大略而忽細故,王之左右多不悅者,於是讒 譖迭興,王亦未免於疑。方其在鎬,有飛語聞於上,予 為多方解釋,意猶未明。予為《沔水》之什,王聽之,洎吉 「甫歸。」功烈既成,君宰膠固,中興之績,視少康、高宗為 優焉。

第二十五,《白駒》化王以大業克濟,普覃異恩,陞予為 大夫,於時四方無虞,王心少怠。一日師氏韋仲將諫 章方上,天威肅震,寘韋於理,於是道德之士,老成之 人,有翻然而去者,予心憂焉,乃作《白駒之詩》,以為譏 刺,勸王留意賢才,寬容受諫,使有位者無去志,已去 者冀其來歸,隱跡者期於願仕。詩聞於上,上意感焉, 於是詔告在廷,「貴躬悔過,復韋之職,束帛弓旌,日遺 無虛。未幾清議歸美,士風藹盛,天下復見成康之化 矣。」

第二十六舉讎化。先人之死,蓋出於南風成之譖,朝 士之所悉知,終天之痛,予未之忘。風成死久矣,有子 名溫叔,有才而賢,嘗以國子肄業於韋師氏,予以問 韋,韋謂予曰:「風成之子,好學無厭,語言可法,容止可 則,當今貴遊子弟中未有也。天道難知,不意風成青 蠅之行。有子如此,蓋瞽鯀生舜、禹之比,他日必為大」 器。予雖有不共戴天之隙,而聞其善行,心嘗悅之。予 既陞大夫,保氏闕人,詔許舉所知以自代。予薦溫叔, 王聽之,卒善其職。

《第二十七恤孤》「化師氏韋仲將與予為聯事,相知且 久。一日,宮車夙駕,出於虎門,仲將欲有所陳,既前而 卻,忽偃於地。衛士掖而起之,蓋已奄奄矣。歸而告殂: 韋氏無子,唯女五人,長者以寡而歸宗,次者及笄而 未聘,幼者已十五。韋以忤於王,暴卒禁中。既無恤典, 五女何依?予為備禮而嫁三人。其二幼者寄養於司 諫高之量家,俟其長也,納為《然明》《楙陽》之婦。」

第二十八慈訓化母氏早年守寡,享壽百歲,而視聽 不衰。蓋由平日常持《內觀經》,紬繹意義,晚有所得。一 日,予方朝退,趨而過庭,呼予而坐,兩孫侍,喟然嘆息 曰:「吾與汝因緣相際,得為母子,汝且華顛,吾老可知 矣。我矜人之在世,生滅無定,暫來還去,如虧盈月,如 開謝花。今世之生,乃前之死。前若無死,今何以生?今 日之死不明,後日之生豈保?若解知身是妄,直須謹 守真常。但能性定命堅,所謂曠劫不壞。有功行者,超 升上境;無惡業者,不失人身。忍於夢幻之中,更結冤 讎之果。吾將永逝,勿用深悲。臨別之言,切須專聽。」語 畢,儼然隱几而逝。後再以童女得道,乃生天上,是為 妙惠真人。

《第二十九盡忠化》。予有齊衰之憂,上有旨奪情,辭者 再三,不得已而從事,禮之變也。上即位之久,倦於政 事。一時勳舊如尹吉甫、召穆公、南仲、方叔,或以病廢, 或以物故,惟予為老臣。上初以宮涅為太子,予力諫 之,不能移其愛,卒立之。及王棄社稷,嗣王親政,淫酗 暴虐,予又諫之。王以予恃先朝之舊,且銜前疏,怒形 於色。予乞骸家居,一日有使賜酒,予拜受之,飲畢,有 《後命》「予惟盡忠於國,初不以一死亂吾之真,然尚憂 周道不振、有失文武之基緒爾。」

《第三十,棲真化》。予生於斯世,而堅守古道,既有言而 不用,又獲罪焉。魂無所歸,情猶不已,哭於宮闈者三 日。王聞之,以予為妖,乃命庭氏率其屬以弓矢望聲 而射之。予無身矣,射予何為?於是望故家而靦甚,辭 王國以遠遊,一意西方,歷岷、峨,背井絡。蜀之西陲有 山名「飛越。」予以先世生於吳會,與越為鄰,俯而察之, 名同俗異。又望西極一山,高廣殆百餘里。盛暑之時, 積雪凝寒,非塵境也。山神白輝曰:「此名雪山。往昔多 寶如來修行於此,八年得道。又西極真人久住於此, 因而證果。大夫仙風凜然,盍留於此。」予聽而止焉。無 幾,帝有旨,以予為雪山太僊。

《第三十一山王化》。予方留雪山而被太僊之命,旋有 旨以蜀門行化,乃返。鶴馭而來,東北見萬峰青翠,絕 境可愛。久之,山神公元長等五人來謁予曰:「某等職 隸於斯,近見真官,神丰峻嚴,目有光芒,謦欬之音,震 響巖谷,豈非天人乎?此間自武王伐紂,微、盧、彭、濮諸 國之長,佐蜀君主,大軍北向,實經於此。逮今三百餘 年,路僻人稀,未有貴顯者來。真官勢焰如此,幸示其 來。」予告之實,山神曰:「某等亦厭人間,遊於斯者也。此山隸蜀帝所治,名之曰劍嶺。其勢北距終南,西接岷 峨,南通卭徠,東挹巴庸,廣袤周匝殆千餘里,此山為 要地也。自山王白峰主託孕為蜀王太子,且百年矣, 居未有王。真官既聖人之裔,清明在躬,積德累行,忠 孝全節。神遊於此,行藏有數,宜少休焉。」兼劍嶺之下, 近有白額大獸,千餘歲矣。負北山嵎,以人為食。真官 既嘗為天子大臣,則山川之神皆嘗所治者。又玉音 來此,自可號召群靈,呼吸變化,役遣幽陰,驅除此虎, 亦助天好生之事也。予傳之,乃矯宣帝旨,召集千里 之內山川鬼神,咸來聽命。謂之曰:「帝有玉旨,以白虎 害人命,吾為此山王,董爾眾靈誅滅之,用命者世享 血食,否則天行威刑。」眾曰:「唯,謹聽令。」予乃仰觀周覽, 現相變化,自見身與山等,拔一孤竹,叱化長劍,屏翳 號風。雨師清道,揮劍一呼,響震山谷。虎亦怒氣成雲, 目光出電,跳梁反覆,吾身當之。眾力併前,斃於刃下。 又於血汁中獲一圓石,狀如墜星。公元長識之,曰:「此 虎威也。予佩之,百神懾畏。」功成因奏帝。先陳矯詔之 愆,次及集功之語。帝因以予為蜀北門山王。

第三十二刑賞化。予既即真,為諸山之王,凡所部山 川,水旱豐凶,妖祥功過,皆得與聞而平治之。青黎山 神高魚生部民孫滌女,方婚之夕,魚生悅慕,拘其魂 而亂之,為鄰封白池龍神。化察予覘之,與女俱訊。既 伏其辜,歸其魂,女乃蘇,鞭魚生背三百,黜其職。山下 有故孝子吳宜肩,嘗為父疾,刺血寫《楞伽經》四卷,壽 終三年未有所受。予為保奏。以代魚生。帝報曰「可。」自 是大小之神咸知敬畏焉。

《第三十三存褒化》幽王始娶申侯之女為后。后賢,有 子宜臼嫡且長,仁孝之風,見於《岐嶷》。及褒侯以姒進, 遂寵姒而疏后。尋以姒有子,乃廢申后,以姒代之。姒 生子王,名之曰「伯服。」意謂伯者上無長也,服者天下 咸服也。於是逐宜臼,立伯服為太子。大臣諫者九人, 悉族之。穢聞於上帝,俾西嶽為孽,以警於王,山川鬼 神從而不寧,三川皆震,山摧水壅,勢皆逆流。嶽神者, 蓋白帝招矩之降靈也。從而遷怒,移檄漢沔褒斜山 神,欲湮褒邑。褒與蜀接境,予訝其太甚,即上奏言:「治 褒侯固不足卹,國人何辜,請赦之。」有旨言金天之神 擅檄所治,薄責之,褒邑之民免於湮厭。厥後犬戎伐 周,棄漢沔褒邑之地於蜀,皆帝意也。

第三十四回風化劍嶺之南民李轅孝於母,薄暮,有 客投之,轅方烹雞具食,客以為相館,喜形色言。少頃 客至,乃脫粟飯也。客不舉匕,轅曰:「家有老母,病起思 肉,適之司晨,不及供客矣。」客赧然揚袂而起曰:「汝以 吾為未嘗食肉邪?」不揖而出。夜闌,因風縱火,以盡其 居。時方歲寒,草木黃落,煙焰蓬勃,勢不可當。轅負母 而出,仰天呼號。而適遊其上,大不平之。因吹氣成風, 使虐焰自反。客執燧猶在手,燎其鬚眉,欲走而迷,顛 仆火中,僅脫其命。訊之,則曰:「某俠士蒲光度也。今夏 緣都人士女浣花嬉遊,有友因醉而觸良家,為人所 辱,濱死。某以解紛之故,投入水中,幾欲不救,訴於有 司,於是亡命,周流半載。昨實餒甚,心怨於子。方爇草 時,如有人比之。火及子家,而為風所吹,今即死矣。不 作無名鬼,故告之。」語畢而殂。

第三十五《明冤化》。踰劍之北三百里,龜山之下,民何 志清,有男無方,娶魚山侯釜之女。逾年,釜得疾勢急, 女告於姑,請以歸寧。許之,與其夫偕往。至中途,記憶 奩篋中有黃金耳璫二垂,欲持以隨,備父急難行,速 而忘之,欲歸而復取,則日西矣。俄無方之弟良能,踵 後而呼,㩦耳璫至曰:「婆有不豫,遣我呼兄,且令附嫂。」 無方曰:「弟與嫂行,吾將歸以省母。」無方既別移時,侯 氏悔曰:「妾家不十里可到,無勞叔相從也。」良能信之, 遽與嫂別。既還而夜深。翌日,侯訝其女已約歸而來 遲,遣人迎於路,乃見女死而無首,釜疾革而亡。其家 告於所治何氏,以幼子而鞫之,日餘獄成。良能自誣 別兄乏後,逼嫂以非禮,不從而殺之。「其首不存,殆為 虎豹食之矣。」將就戮,良能怨泣。龜山之神艾敏來告 予察之得實。蓋有強賊牛資,與妻毛氏有所忤,資路 逢侯劫而逼之,取侯之衣,與毛相易,毛與侯年相若 也。梟毛之首,㩦侯與俱。予為追毛之魂,附資之體,藉 資之口,吐毛之辭,自陳而得實。資赴於理,女歸於侯, 良能免焉。

第三十六苴邑化劍北百里,折而東之,兩舍之餘,有 邑曰苴饒,地瘠人貧,編戶有子,甲則蓄之,乙則或否, 至於丙丁則不舉矣。蓋嗇於衣食,以便目前,而不恤 其後也。張千十,富室也,租其田而食者八十餘家,授 田之日不容留,率以為常。千十有二子,長者有廢疾, 不任事,次子三歲有癇,醫卜巫禁皆不能治。禱邑之 神公孫掌,十日不蘇。掌告於予,請救之。予從焉。詢其 所以致殃之由,蓋前後租民不舉之子四十有奇,冥 漠無歸,共為祟焉。予夢其妻李氏,且言之故。李氏雖 言之,千十不悔。予乃遣功曹荀明傳予之語,使幼子 言之,曰:「棄人之子,猶吾子也;愛汝之子,猶他子也。汝貪人之力,惡人之冗食,以耗其穀。今四十餘命,迫於 汝子,行且死矣。」千十自怨自艾,叩頭出血,「請命於予。 予為戒之,使改其行。」千十從之,其子乃安。自是一邑 之人,重惜人命,生齒漸蕃矣。

《第三十七拯溺化》白馬之邑,有民八百餘所,都當三 江之口。秋雨霖霪,三月不止。東西二谷,與江俱漲,咽 於靈巖峽口,卒不能泄。波濤弘浸,居民昏墊,有魚腹 之憂。邑神柏堅來告曰:「白馬小邑,舊為民屬,今附庸 於蜀。邑侯黃高,仁而愛人,乃者天作霖雨,害其粢盛。 三江環合,邑人之命不保。予以封疆所治,與堅俱行。」 既至則水勢壅溢,比常十倍,民人攪擾,若蟻移穴,城 雉所存,十有五六,幼者㩦持而不息,老者棄置而待 斃。予心閔焉,於是以《柏堅》傳帝旨,敕水潤下,俾安故 流,今所謂「喝河神」者是也。自是一邑之人,數千之命, 免於沈溺之患矣。

《第三十八雨穀化》巴西大邑,富者百有一二,貧者力 作度日。「蜀帝初立,歲大荒歉。帝雖奉養菲薄,勤心為 民,而德馨未著,餘殃未衰。巴西之民至於阻饑者尢 甚。邑有富農羅密閉糴,而義士許容竭產賑貧。來者 無窮,力不能繼。終夜炷香,祈天請祐。邑靈和來孫以 告,予奏上帝,有旨取羅所蓄之穀,凡五千斛雨之。予」 乃敕喻風師,發羅之屋。穀隨風旋,自空而雨,各以色 聚,遍於郊衢。一邑之人,無不飽飫。羅之蓄藏,一日而 盡。邑人感許之惠,往往酬還。幸羅之災,從而稱快。蜀 帝以容為邑佐,密聞之,《自經》

第三十九曲《雨化》苴邑之北,巴江之西,有龍山焉。龍 山之下,居民三百戶許。秦帝之初,全蜀亢旱,邑神蘇 公長不忍遺黎死於凶歲,引咎自責曰:「臣所部民,少 壯力作,老者休息,非不孝也,征徭不寬,未嘗敢怨,非 不忠也,春耕夏種,必祭天地。視田之美,盡以方隅,許 為粢盛。非不敬也,既有所收,不敢先嘗,非不順也,有 民忠孝敬順如此,而旱暵為災,曾不我遺,是臣之罪 也。吾為達天聽,有命許地祇自理。」予乃併苴邑之工, 借巴江之水,曲施雨澤,二日而止,一方有秋。邑人名 鄉曰「嘉澤」,他居有遷,來者漸眾矣。

《第四十殞賊化》漢水之源。孝婦曰楊靚中,衣冠之後 也。適寒士雍有章。有章早逝,靚中矢言不復他適。及 囊篋罄空,家無兼侍,姑老且病,媒妁日至。靚中曰:「人 之所慕,色與財爾。妾家素貧,方丁大禍。今好逑之人 不已,意者以妾年齒未衰,氣血尚盛,身無惡疾,唯此 為逑爾。妾豈忍棄晚年之姑,忘結髮之夫,革面而事 他人乎?針指小巧,素所不廢,為人縫緝浣濯,粗以自 給。妾與姑老焉,不得已則待姑百年,改卜未晚也。」乃 自斷髮喪面,不御鉛華,以婦功自給。如此六年。姑死, 禮葬之,三日復祭。里人助者百數。有盜乘其出,踰牆 啟鑰,盡㩦所藏,靚中未知也。家有土地白致一與邑 里正神康潮王欲治之,適會予來褒中,就以報。予遣 兵三十人,執盜於市,舉揚所竊,告於人曰:「此節婦楊 氏之物也,當還之。」已而舉手口自齧十指盡而死。 《第四十一北郭化》蜀都北郭民王尚忠,富而無子,行 年四十,心憂而計速,廣求妾媵,終無所出。又取本宗 之子,以為繼紹。然資性險急,妾媵少不如意,則鞭笞 之,轉易之養子有違教訓,則復逐之。用心愈急,為計 愈疏。歲月因循,行將半百。於是大設供具,延請群望, 覡祝巫歌,月餘不已。予因化一居士語之曰:「栽植桃 李,既培壅之,又灌溉之。日月未久,剔其枝葉,以冀速 長,復移其處,加以糞壤,時令未至,撥其根荄,視其堅 否,見其種植,枝葉茂潤,又復取之,棄其舊土,又復移 易。用心過勤,終不成實,可謂智乎?」曰:「不可。」予曰:「汝之 求嗣,何以異此?吾今勸汝,寧汝身心,改汝前行,寬人 之力,容人之過。婢妾可畜者留之,不可畜者嫁之。宗 人之子既捨所生,呼汝為父。堅汝初志,略其細故。汝 室有子,無萌棄心。脫人之死,濟人之急,周人之窮,憫 人之孤。一志行此,聽命於天。若此三年,必有善報。」語 畢而隱形不見。尚忠信之,以為神告。厥後嫁婢一十 三人,所養二子,皆為娶婦,指授別業,使為久計。葬貧 人父母五十餘喪,成貧男女八十餘婚,三年之內,果 獲貴嗣,名曰神保,長而克家焉。

第四十二《返火化》:「蜀主魚鳧有弟葭萌,封之於苴,是 為苴侯。久之,苴遣使求賄,蜀主不應。於是遣人焚蜀 府庫,火勢孔熾。予聞之,命風師返火,明言苴之無道。 須臾苴之,行人皆死火中。」自是苴蜀交攻者三年,竟 不勝蜀。

《第四十三平苴化苴》蜀既交惡,干戈相爭者久矣。蜀 主厭之,遣使莊蘇議平,苴侯不聽。莊蘇因言「蜀之兵 眾手指西隰予因現神兵而儆之。」苴侯疑其襲己,遂 乞盟焉。使者言之於王,王為予立廟於都之北 第四十四《費丁化》武都山精化為女子,色美而艷,蜀 之所無有聞於王,開明尚王見而悅之,納以為妃。未 幾物故。王念之不已,築墓使高,以示不忘。武都長人 費氏五丁,從而媚王,以大力,負武都山土,增壘之。不日墓與山齊,王名之曰「武擔山」,謂妃死而懷土也。既 而王親信之,寵用之,日侍左右,曾不暫捨。王亦多力 恃勇,既得五丁,自謂空拳可以格戈戟,奔走可以敵 車騎,於是不修邊備,至撤亭障,罷烽燧,予既為之神, 享其血食,且彊秦接境,慮有不測,乃化為文士,自稱 北郭張生,叩閽上書。其略曰:「臣聞專德者昌,專力者 亡。昔堯舜禹湯之治天下,在庭之臣,姓氏昭然,未有 以力為專者。且匹夫之勇,不可以為恃;絕人之技,不 足以威敵。惡來飛廉,無救於商辛;羿射奡舟,竟死於 非命。近世三狄,長人多力」,卒加誅勦。今邊隅費氏昆 弟五人,初無道德,以力為任,王以其身材長大而賢 之,乃不脩武備。臣以為費氏之力,一可當十,以至百 人為敵,力無施矣。若以置諸臺皁,列為僕御,俾其裸 股肱,執射御,奔走從事則可,若以為折衝鄰國則不 可。要其所比,不過赤白、長狄三者之如也。臣願謹先 王之慶基,「嚴彊秦之邊備,無以匹夫之勇,而弛三軍 之令。」王不悅,曰:「汝諫吾謹武備,而誚吾養材士,是欲 獵而廢鷹,警盜而廢犬也。」予力辯之。時五丁在前,恃 王之寵,欲來見辱,予乃隱而不現。五丁以予為妖,又 曰:「此殆北郭張仲子也。」於是毀予廟,予亦不較焉。 第四十五《石牛化》,周室寖微,諸侯互相侵伐,巴蜀交 隙,秦與蜀鄰,惠王用司馬錯計,啟謀吞蜀,而蜀道險 甚,行兵無路,乃於秦蜀之境,鐫石為牛形,製既大,置 於草中,又鎔黃金為餅,置之尾下,如此者五所,陰使 人伺之。月餘,金餅為人取去,旋復置之。所取既頻,蜀 王知之,使人臨蒞之,數月得千餘斤。乃命五丁開鑿 險路,興兵五千,牽挽石牛以歸。方發兵日,予復化形 為儒者,以仲弓、子長為名,詣闕請見,王許之。予乃上 疏言開路非便,獲金非利。王笑謂予曰:「天不愛道,地 不愛寶。吾以社稷之靈,石牛糞金,自入吾境。黃金至 寶也,可以富國,可以強兵,可以寬民。先生疑鄰國之 詐,誠過計焉。豈有捐金數千而設詐乎?」先生少遲之, 石牛行且至矣。予「仰天而吁,澘然出涕。王以予為不 祥,左右掖予出,予從而隱焉。」

《第四十六五婦化石牛》。既歸,秦王曰:「此用之開路則 可矣,若牛歸而無金,則吾計敗矣。」乃復遣人與蜀約 婚,曰:「秦與蜀鄰親,仁而善鄰,禮之常也。吾有宗女五 人,請嫁蜀王,王其納之。」蜀王大悅。予聞之嘆曰:「彼強 國也,此物奚宜至哉!」王乃遣五丁迎女於境上。王方 日備千乘候於北郊,以伺音容。予乃於衛士中現儒 生像。自陳七疏諫之。王怒曰:「汝非北郭張仲子乎。讒 言見侮者三矣。」敕左右兵之。予乃現忿怒之像。衛士 驚潰。予獲免焉。

《第四十七顯靈化》五丁既迎秦女以歸,蜀人萬眾,小 大歡悅。蓋昧於禍機,以非為是,以禍為慶,眾人之常 見也。予乃於劍嶺之陽,化大身像,橫截於路,意謂秦 女畏駭,可以迴轅。秦蜀之人觀者駭異。忽於譊譊中 聽有玉音,若曰:「天之所廢,不可以興,蜀王是也;天之 所興,不可以廢,秦王是也。子誠忠矣,如天命何?」予乃 收縮。會五丁識之曰:「此必北郭神張仲子也,我將縛 而食之。」萬眾呼聲,震動山川。五丁逐予,予乃經山腹, 行路成七曲,將入洞穴,為丁所及,持予甚急。予不得 已,化身百倍,任其搖曳,尋以首穿山頂,回光返顧,以 震蕩之,山隨身動。五丁與秦女俱至岩下,山推勢逼, 於是五丁五婦皆墮沉焉。爾後蜀併「於秦,吾亦無憾。」 第四十八大丹化,予以蜀亡,社稷變置,百靈廢祀,血 食無歸,神遊崆峒,聊以休息。忽雲衢中旌幢車騎,過 者三日。山靈相謂曰:「景象如此,殆有聖賢經過。」已而 老氏將左右二真人,自東而西,予列拜於西嶽所部 諸地祇中。《西嶽有令》,諸地祇皆拜送十程,予在翼護 數一日請於老氏,具陳往昔在蜀功過。老氏曰:「大道 之行,天下為公,爾既公於心,三諫於蜀,爾之功也。五 丁五婦,雖死於汝,以公存心,亦非過也。既有功於蜀, 今國號雖秦,而并邑仍蜀也,爾宜永享蜀祀,以慰斯 民。」乃命徐甲取囊中藥一粒,授予曰:「此大丹也,汝宜 餌之,大者與道合真,丹者與心為一,爾後五通具足, 非汝夙昔之比。中原擾擾吾甚厭之。今將入西域行 化。三百年後西方之教法盛行。當來中國。爾宜信之。 予敬受焉。」

第四十九《巴都化》秦既并蜀,使張儀虜巴王而取其 地,因以巴都為郡。久之,巴郡守相伊庭儀以太守侯 攝事。郡民張威家奴萬貞投井而死,獄威月餘,不勝 箠楚,誣服曰:「實威殺而投之。」蓋萬貞先有所犯,威嘗 撻之。不數日,貞竊其貲,欲逃他所,為威所覺,貞臆度 不免,乃自盡其命,實非威殺之也。獄成,威之子聞之, 以大珠百枚,遣人獻於庭儀。庭儀謂用事者曰:「汝醫 者,別日但以小篋作風藥來,雖在客前,無忸怩也。」其 家甚喜,至日候門獻之。庭儀適會客十餘,方具酒殽, 醫者至,且延之坐。未酒三行,醫起,以獻藥為言。伊受 之,方入中霤。旋悔之曰:「事有不明,恐招謗議。」命出之, 封題如故。伊復命醫者開篋取藥,猶恐事泄,分獻眾客。翌旦,以威之款伏辜,卒陷大辟。威之子行哭於市, 仰天呼冤曰:「還有靈神察此冤抑否?」予見之,夜入庭 儀及威之父子,醫者魂爽,訊之得情。庭儀曰:「珠寶某 取之,篋中之藥,乃素所備者,珠方入而易之。」既受其 珠,復畏太守知之,故不敢易其款。予命鞭庭儀背二 百。明日所訊之人,寖言皆同,方共訐之,俄聞庭儀疽 發於背,號呼月餘乃死。威之家為予立廟,一郡之人, 從而見敬。

第五十《婆娑化》。巴、蜀二郡之境,有山曰婆娑。山神轅 安行來至巴郡渝水之上,見予曰:「某之所治,居民勤 而信,孝於祖禰,敬於鬼神,事無大小,占之於龜筮,云 吉,乃敢行焉。山王嘗總蜀神,今巴、蜀、黔、漢列為四郡, 秦人視之,一概為蜀。某之所治,王盍臨之?」予以非公 事,不欲輕往。一日,安行又至,曰:「某之所治,有民周符」, 本袁氏子某之族也。去車從袁,俗省之也。符之生日 時皆惡,乃祖忌之,命勿舉。其父平叔不忍棄之,乳養 於外。三歲,正旦,拜諸孫中翁,乃大怒,詬其子曰:「汝欲 以此凶命之子殺我耶?」平叔提㩦而出,適友人周寧 之相遇於途,且告之故。寧之曰:「我未有後人,今鞠養 之。他日吾室有所出,則還君之姓。」平叔與之。自後周 日益富,袁以家禍連綿,貧甚,及周有子,而前約不復 講矣。寧之既亡,平叔時往訪符,或告之急,則亦相濟, 至於數四。平叔私計,以為符實己子,且嘗念我,乘間 為符言其始末。會符之弟筮適聞平叔之語,叱平叔 出。明日投牒於官,以平叔之言不直,笞之。平叔炷香 於頂,以告安行,且言子敢笞父。安行知其詳,念非符 本心,未有所裁,王為決之。予乃與安行偕往,夜夢於 符,見己之初生,乃祖命勿舉之語,及乃親乳養之事。 夢未畢,哭而起,欲自決,又以形於公牘,牽制於弟。隱 忍間,予復夢中責其不即聽從,笞之百。下符既覺,達 旦不寐。明日拜於袁氏之門,謂平叔曰:「符不早悟,為 大人遺體。今神來見責於我,幾死,今悔矣。」且周氏自 有子,可承祭祀,符已不願預其家產,惟恐父之不從。 鄉人知之,以符為賢周之子筮,乃分家貲與符 第五十一戒龍,化青衣之水,自西而東,與岷江相會。 秦既并周,九鼎西遷,諸山之祇會於嶽靈,諸川之龍 朝於海若,所以聽革命而效靈社也。二龍俱東,相值 於江。合之中流,爭先以行,氣不相下,鬥於江淵。一水 俱壅,波濤橫湧,民居其滸者,千有餘家。一旦浸潰,奔 避無及,怨苦之聲,達於四境。予適見之,先遣陰兵萬 眾,障其狂波。予造水中解紛,謂之曰:「維新之命,易我 舊德。餘忿不忘,百靈皆然,何獨二君?今以爭道而鬥, 禍及居人。向非吾兵障流,則此邑之民靡有孑遺矣。 且上帝好生,後悔何及?」二龍曰:「敬受教令。」既遣俱行, 且約歸而戒之。及朝宗回日,予與之尸事,仰天設誓, 指東西二大石,叱之使起。須臾,兩石峙而立。予復戒 之曰:「二江之龍,言歸於好,天地為質,斯言不渝。若二 石合而為一,則今日之盟可塞。」訣別而退。

第五十二鳳山化果山之隅富人王基,五旬無子。一 日,醉飽形言,睨其妻曰:「人之欲富者,生有衣食之養, 死有祭祀之歸。今富而無子,安用富為哉?」妻安氏,亦 巨室也。生平不字,性嚴而妬,聞而自愧。乃出妝資,買 柳氏女,以奉良人。逾年有娠,安喜甚,早夜焚香,祝於 天地,每以王氏嗣續為請。知柳有娠,即以己之衣飾 與之。至於防護飲食寢處,無不經意。臨蓐之月,前期 請女醫為備。既分娩,果得男子,大喜:兒之乳哺襁褓, 大小便利,皆自洗濯,視其子猶己生也。夫君賢之子 百晬,名曰宜壽,亦安之意也。尋別召乳母專飼養之。 語柳曰:「吾與汝主客也,汝至吾家,飲食受用,與吾無 異,蓋以吾兒之故爾。兒將周晬矣,吾將擇媒嫁與為 良人妻也。」柳乃號泣曰:「非所願也,願與宜壽相處,死 而後已。」安不悅曰:「汝欲與我為代耶?」尋撻之,即易其 衣,妝食,以粗糲視之如犬豕,呼則以畜名之。力作辛 苦,畢責於柳。宜壽三歲,一日走柳懷,相向而泣,柳曰: 「我以兒故,饑寒辛苦,無所恨也。邇來月餘不見兒,憶 母否?」宜壽亦哭,哭之聲聞於外。安往視之,奪兒出,持 梃箠之甚苦。時當寒月,盡褫其衣,夜屏之外。及旦,呼 里胥而逐之。基以重傷宜壽之心,勸留之。安曰:「我與 此畜,勢不俱存,今欲以此畜為妾,則我且出。必欲留 我,則無容此畜。儻移時不決,則我且求死於君前。」基 不能拒,與柳所服裙釵,俾㩦而為資,安乃奪之。柳以 久於饑困,憔悴骨立,鬢髮童禿,身肉枯黑,人無取焉。 乃行於城郭,捃食自養。適王之族有徙居《通川》者,挈 柳偕行。年餘安知之,貽書詰責,又被逐焉。既無所向, 乃以薪水力作,糊口於人。厥後兩周星紀宜壽,父母 皆死。己亦有子十歲,名知微,忽告其妻康氏曰:「我家 生理頗豐,無不足者,惟我所生,不知存歿,日夜愁苦。 我今三十而已華髮,伊此之故也。」即以家務委其妻, 曰:「善視吾子,我將訪母,見而後歸。」乃出而北行,凡遇 井邑,觸處徘徊,淹留道途,俄爾經歲。宜壽每出行路, 哀哭摧毀,日惟一飯菜米而已。誠動幽明,所至靈祇為之感格。巴、渠二江相合之地,有鳳凰山,予徜徉焉。 見一老嫗負薪行烈日中,揮汗不已,息於松下,南向 長號曰:「宜壽宜壽,吾兒健否?母困極於此,兒安得而 念之?」予聞之,有所不忍,呼里域獨孤正而詢之,正曰: 「是王宜壽之所生母也。」時宜壽久外其家促歸,已返 中途,予為夢之。宜壽目見所生在家之日苦樂之詳, 及路中相見之處。明日大喜曰:「神明告我,子母相見 有兆矣。」乃復北首,所經山川道里皆夢中境也。行三 日,到鳳凰山之下。方炊,暴雨忽至,行人莫進。良久,一 村婦負薪而入,見宜壽揖之,宜壽心動,詢之,乃其母 也。迎而歸之。柳年八十而卒。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