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1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十八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十八卷目錄

 文昌之神部外編二

神異典第十八卷

文昌之神部外編二[编辑]

《梓潼化書》第五十三魚腹化:「蜀之生民,二男四女,其 俗以女為卑。涪水之湧,富民任盈,年老無嗣,唯一女 愛之,名寶珠。年十五,隨鄰伴遨遊蠶市燈下稠人中, 迷路,為惡少昝元誘之,父母重賞,尋訪月餘,已為昝 元所賣於夔子矣。父哭之失明。母艾氏心氣成,健忘 如此十年,百計求之,了無音耗。盈聞七曲之靈,乃肘 行膝步,號泣見投,願一見珠而死。」予閔之,乃敕八功 曹,將三百陰兵,方圓千里四外求之。或見珠於夔之 魚腹,負汲而哀,詢之瀼龍,乃得其實。予乃夜夢於盈, 自七曲而南,沿流下之,直抵夔門,見女與語,女亦夢 見其父。既明,盈謝而去。使人相之,蓋如夢中所行,乃 見焉。珠初為人婢,主母惡之,而箠撻過甚,又轉他家, 前主倍取其傭。又三年,復為鄰子詐欺曰:「爾父求汝, 令我與汝來。」又轉之他家,前後四主矣,珠今在張白 家。主母忌女有孕,而珠實懷之,恐得罪,欲赴於江,而 如有人難之。父聞珠音聲,目乃有見,俱詣其主贖身 以歸。母亦疾愈。昝元者老矣。予乃遣功曹監治之,日 撻三百,凡月餘,抉其兩目,乞丐於市,自陳曰:「寶珠之 失身,元之罪也。今為七曲張王治我,良苦,且死矣。」於 是逾年而殂。

《第五十四口業化》:龜城之民祝期生,有口才而習下 人,有生相不真者譏笑之,妍美者亦疵毀之,愚昧者 輕侮之,智慧者亦評品之,貧者鄙薄之,富者亦訕謗 之。官僚則播其陰私,士友則發其隱曲。至有門地才 具,出己之右、無可議論者,則曰:「乃祖微人也,乃父鄙 人也。」或曰:「其母家工商也,其妻家駔儈也。」或曰:「厥弟 不良,厥子不肖也。」凡所知識皆不逃於貶刺之中。此 猶細故也,人小有過惡,則既傳揚之,又增飾之,以無 為有,以一為十,以疑似為端的,以偶然為故犯,以不 得已為優為,以錯誤為情實,至於面折之,重辱之,又 從而告訐之,非徒待他人如此也,雖己之族黨亦不 免焉。目其父母為「頑嚚」,目其兄弟為「管蔡」,非止於身 為之也。或教人興訟,己則解釋之;或教人詛罵,己則 辯證之。所習既久,不知其非。中年得舌簧之疾,使人 砭刺出血,勢少間,不數日又作,尋復治之,大約二歲 之間,疾五七作,每作不下出血一二升,率以為常。一 日,因與其徒話鬼神幽明之故,自天之雨暘之不時, 地之豐歉之不一,鬼神之受人享祀,祖禰之邀人奠 酹,皆訶罵之。予適與江瀆會語,聞其多口,予方竊笑 之,里域真官虞奇叔曰:「此特萬分之一爾。」因備舉而 詳言之。予乃遣功曹繆真持之,使自以手探舌出,以 爪犁之,涎血淋漓,如屠狗彘,流溢於地。觀者千百。使 自宣其過曰:「人之口業,不可作也。」如此月餘舌枯,遂 不能食而死。

第五十五《東郭化》,蜀郡,土薄水淺,民生其間,率多慧 黠,有智數,多機變,巧於求利。闤闠之徒,雖一錢物皆 有贗偽。東郭人黎永正,本工輪輿,厭其作重而貨遲, 乃改業治斗斛,尋又治權衡。逾年,人有以深斗重秤 而為囑者,倍取其直而與之。其欲「減勺為升,減合為 斗,省銖為兩,省兩為斤者,亦如之。」永正又能作空中 接絲之秤,折底隆梁之斗。小民不顧報應者,以為便 於日用,往往求之。一日,司察神糾奏有旨,以為「用之 者固非,而作之者尤甚,俾所在神祇陽警而陰理之。」 予乃遣里域神段彥夢撻永正,雖悟未悔。既以聲名 漸彰,求者逾眾。貪其工直,夜以繼日,使其目力昏暗, 以致矇瞽。年方四十,妻棄而他之,二子生而亦盲,又 以久業於此,不欲頓廢,既已失明,別無生理,乃至以 手為目,揣摩廣狹,臆度長短,鋸斧釘鎖,冒險施用。左 手五指,朝傷暮殘,膿血甫乾,肌膚未平,尋復被苦,指 節零落,不能執持,行哭於市。人既識之,皆無恤者。饑 寒切體,如此三年,使自暴白其過而死。二子相繼以 殍。由是所用之者,因小罪焉。

第五十六《牛山化》。蜀郡涪、郪二水相會,旁有牛山。山 之阿,井邑繁衍,邑之吏苟信、蘇珍,所居比鄰,而每事 相反;信以公恕,珍以深刻,信以廉節,珍以貪墨,信以 倜儻,珍以陰謀,信以推誠無隱,珍以匿怨深中,信以 語言必信而不輕諾,珍以脅肩諂笑而無情實;信奉 母以孝而教子以嚴,珍侍父不敬而縱妻犯上;信少 來而儉用,珍奢費而無餘信,和同上下而無怨言,珍 以己律人而少許與;信掩人之過而省言,珍發人之私而多口。鄉里公私皆以信為賢,以珍為邪,且以珍 之敢為而不能與之較。歲終,邑人大集會酒間,鄉老 周同舉手示眾曰:「秦有二水,曰渭與涇,一清一濁,皆 赴於河。發源既殊,波蕩不反。三尺童」子見水之色,皆 能以涇渭名之,蓋以清濁取之也。在人亦然。方語未 畢,珍乃面顏俱赤,投袂而起曰:「苟君是渭,珍是涇矣。」 珍與苟信聯事而切鄰,珍之所為,惟信熟知。今信播 揚珍惡,使鄉老於廣眾中以水比喻,珍將報信以明 心,信實未嘗以告人也。自爾珍每見信,必眥睚之,雖 禮文相接,而中實讎敵也。又嘗教其子明能伺,苟信 子儀真之便,且將殺之。次年春,祈蠶行樂,明能與儀 真並行江際,且語且笑,明能有惡心而儀真未悟也, 乃恃力推墮儀真水中,儀真急挽其衣,與之俱墜,出 沒浪花間。予與諸龍君皆預供神之席,因敕二江龍 往拯之。郪涪貳君雅知二子之詳,乃㩦儀真近岸而 轉明能於淵,會珍見之,褰裳而往,復取儀真擠焉。旋 為儀真牽挽而入,觀者如堵,呼笑騰沸。予不平之,乃 使郪龍曳珍之足沈焉,儀真得無恙。珍之父子皆溺 萬人,兩兩相謂曰:「孰謂龍天八部有私乎?信與珍禍 福不在於他日也。」蓋信之善果已熟,而珍之惡業方 盈焉。

第五十七,天威化郪邑民支祖宜,其妻喻氏,年二十 五,有姑黃氏,八十病目無所見,性褊急,喜潔難事,而 喻以少年勤廉恭順,能逢迎,三年無間言。其夫因酒 忤觸人,誤墮兩齒,求免刑責,入財自贖,以喻隨貲入 之,喻無悔。一夕,夢里域追逮,責之曰:「汝前生為比鄰 牟谷之妻,年三十,病殗殜逾年,汝之姑七十餘,煮糜」 供汝。汝以口苦厭食,嫌其太頻,詈而叱之者數四。及 臨死之前一日,對姑呼天曰:「年七十者不死,我方三 十而使之死,天乎,天乎!胡不平汝家?司命聞之於天 帝,有旨令焚汝尸,而汝氣已絕,事未之行,案牘仍在, 凡三十年為一世,今當結絕汝宿業,所應者死於雷 斧之下,來日俟之。」以汝今生且孝,故「先期告汝。」喻驚 而寤。中夜坐而號泣。良人有家幹,出外未歸,姑曰:「汝 以吾兒破汝家貲,謂終身不可償耶?」喻曰:「無之。」侵晨, 沐浴新衣,拜其姑曰:「新婦三年事姑無狀,今請假暫 歸,恐不測身死不復來歸,婆好將息。」姑訝其言不倫, 歸別父母,所言如初。自炷香立於屋南大木之下,仰 天而祝曰:「新婦之死,宿業當爾,有所不辭。重念夫貧 姑老,晚年夫婦誰為供事?一也。父母自小教訓,今被 天誅,為父母之辱,二也。身有孕既七月矣,萬一得男, 支氏有後,三也。今二事皆不可避,獨有支氏無後爾, 乞少延三月分。」而死。時大暑中,陰雲晝晦,風雷交 至,里域為予言之。予知其心,乃為奏之,有旨取里中 凶逆者代之。富人張實妻馬氏,淫悍悖逆,事姑無禮, 制其夫如奴隸。予即遣里域同雷火神治之。俄喻氏 無恙,而實之妻焚焉。

第五十八,尚義化。灙水之瀕。邑吏雍滌有弟源,亦事 於官,每為滌所窘,源以長事之,恬如也。滌、源同娶梁 氏二女,家私微茫,必較久之,滌、源為仇讎,妯娌為冤 對,雍之父母不能制也,乃議柝居,欲留源之房,滌不 許,俾源夫婦出一物,不與,妻以歲月供奉。無幾,路逢 源窘,以不拜揖箠之。既傷,復訟於鄉大夫,計其辭理, 滌乃不直。滌之妻造源之門,曳召妹出,亦箠之曰:「法 有長幼,終不主幼而笞長也。」鄉議不與之。儒家李華 父晚景有爨婢,出一子,臨終囑華曰:「汝以為子。」華泣 對曰:「兒母雖賤,華之同氣也。他日華教養之,使之成 材,昭穆有序,天可質也。」厥後名之曰蔚,尢鍾愛之。既 長,為名士,為之娶妻。華有子彌明,先生於蔚十歲,自 蔚甫能言,使彌明拜之。及長,禮待次其父一等。華與 子及蔚均為鄉人所舉,達之太守,上之春官,論定以 彌明官之。彌明失言於蔚,華乃撻之,彌明伏義。華尋 以家貲盡付於蔚,曰:「吾弟主之,彌明自有祿養矣。」鄉 人以為賢。秋社集,予在祭焉。鄉人以雍李相況為薰 蕕滌,聞之罵坐,復曳源擊之。予不平焉,乃使直事紾 其臂而折之。滌妻尋亦疽發於手。如此三年,公私俱 廢,生事寥落,父母相繼而亡,滌與婦乞丐而死。鄉人 以為不義之報。郡守旌華之閭曰《尚義》。

第五十九《旌隱化》「蜀自秦并之後,中國文物之盛,先 王大道之化,漸有習之者矣。而淳厚之風未振,囂浮 之徒競起。予恐傷風教,有意欲化之。一日,巴郡岩渠 士人牟麟,好學不厭,而樂於教人。守道廉退,非有大 故,不出戶庭。歲時起居,有受謁而無出謁。貧甚而未 嘗怨乞。郡守溫瑀辟請為從事,既不起,丞于扆往邀」 之,相語移時,所談皆安時順變、善身避世之語,扆欲 從守之意,而辭不得達,卒罷之。扆以告瑀,瑀嘉其節。 蘇尚功者,嘗學於麟,未終其業,開門受徒,以師自任, 而性好奔競,足跡不少安,求請省問,奴顏婢膝,為麟 薄之。或以麟意達之者,尚功踵門而辯之,麟亦自以 為嘗教誨之,猶執先覺之義,而語之曰:「死生有命,富 貴在天。」子夏之言也。「求之有道,得之有命」,是求無益於得,孟子之言也。子之所為,吾實恥之。尚功自恃年 少,拳勇擊麟,予適見之,乃化一儒士,為之解紛,顧眾 而語之曰:「人之壽夭窮達,有命在焉,非人為也。奔競 無恥,不知命者也。命之所無,求之何益?不當求之,偶 有所獲以為求,則得之。求益於得,是不知道者也。苟 不知命,且不知道,則所守既喪,放辟邪侈,至於不義 不忠不孝,皆由此也。二子所為冰炭,君子小人之所 以分也。」觀者駢闐,或問予曰:「爾為誰?」答曰:「予所謂張 仲子者也。」眾驚愕相視間,予隱形不見。自是遠邇聞 之,若尚功之徒改行,有醇厚之風焉。渠人為予立廟 第六十祐正化北郭富室智全禮,中春修祀,一室盡 醉。暴客王才者,約其徒三人謀劫之。是夜未央,推戶 直入,縛全禮家男女良賤九人,婢妾七人,唯全禮之 妻與二女未繫之。既取其貲,將亂之。全禮之妻惶懼 乞憐。幼女舜華年十五,與其姐舜英抱母而泣。才欲 逼之,華罵曰:「餓賊,犯吾家,張神君,未汝知也。」語畢,其 家司命崔瑄與智之祖禰告急於予。予乃遣功曹輔 興領陰兵百人治之,所縛全禮以下,繩皆自解,盡執 其賊。翌日,告於里正,聞於郡,悉誅之。

第六十一《殺生化卭》有杜章,望帝之友也。生於富貴, 父祖好宴會,習以為常。凡烹割之事,章躬親之。及長, 身任門戶,廚饌無虛日,膾炙方離口,刀杖已在手矣。 後以災禍相繼,家道零替,無以為生,為人屠劊,以就 口食。所取人財,名過命錢。又以飲啖兼人,饕餮成疾。 纔方飽滿,尋復中虛。而性嗜肉味,日常不足,及以罟 取魚,以弋彈雀,所見飛走,皆萌殺心。中年生五子,皆 無指,口累所迫,過命之貲,不足度日。恓惶無聊,尋有 癩疾,肌膚破裂,膿血流潰,見者掩鼻矣。自以肌火所 燒,復受疾苦,投井自盡,為人執之,極口辱罵,於是仰 天呼冤。予見之,訝而問里域,主者孫洪叔言其詳,且 言「此人祿盡而命長,尚餘五年。」予既知其造業之由, 又閔其受苦之酷,且歲月方遙,惡其日夕怨怒天帝, 乃遣功曹易其心志,使之以手揭瘡皮,以自食之,又 以指染膿血,吮咀求味,宣言於人曰:「毋作殺生業,以 我為戒。」如此逾年,以準未盡之數,念斷而死,諸子皆 殍焉。

第六十二《酷虐化牛》鞞邑令公孫武仲治邑以廉,而 待人不恕左右之人,小有過失,笞一二百。涖邑逾年, 而胥吏無全膚,吏怨之資。水邑令賴恩,性貪吝,以苞 苴為常,日用飲食,歲時衣裝取給於胥吏,以民事造 庭者,無問曲直,悉付之狴犴,恣吏誅求,意足乃已。吏 意未厭,則遷延歲月,置而不問,民怨之。予以二邑之 吏民被苦,乃化身為蜀郡丞。長孫義行諸邑,觀風俗, 劾武仲之虐,吏賴恩之酷,民二令叩頭乞免,予戒勵 之,尋隱而不現。後知郡丞初無行邑之事,二邑咸以 為神而敬信之。武仲改而忠恕,恩亦變而廉潔焉。 《第六十三憫世化》予常仕於周,以忠盡命,血食於蜀, 未幾蜀入於秦,已而周衰,天下皆嬴氏矣。秦任刑法, 視民如草芥。秦衰而干戈又起,中原塗炭,于斯久矣。 予以久處靜境,思以拯斯民之苦。乃飛章上聞,帝從 之,若曰:「白帝子遊人間久矣,而暴於殺伐,今已遣赤 帝子代之矣。汝以本司火德,今當應世,以為赤帝子 之後。」予受命焉。

《第六十四咸陽化》予之懇于上天,將以化身,援天下 於塗炭之中,躋斯民於和樂之地。奈何帝命以予為 赤帝子之後?玉音可畏,予不敢抗。靜言思之,非所望 也。俄有九天監生大神,逼予受生於雲霄間,下視咸 陽,火秦之後,宮闕鼎新。漢帝方與戚姬晤語,監生謂 予曰:「此所謂赤帝子者也,今為漢帝矣。」予縱目間為 監生大神所擠,墮於帝側戚姬之懷,恍然而覺。帝以 予生骨相相肖,舉止可喜,名予曰「如意。」予雖孩提中, 而本志尚堅,語言顧盼,尤愜帝意。帝尤鍾愛,每以予 兄為不類,薄之。晚年欲以為太子,既不果。帝萬歲後, 卒為呂氏所殺。予母之死,尢被酷毒,予深怨之。方冥 冥間見母受苦時,思得復為率然之「相,盡吞諸呂」而 後已也。

《第六十五卭池化》。「予罹呂禍之後,神遊冥漠,又無職 守,常畜宿憤,思欲報之,已往修積,不復問焉。雖諸呂 死拘幽冥,造業深重,歷年甚多。逮再生已久,遂訪西 海之濱,有邑名卭池。邑令呂牟,呂后之後身也。邑多 呂氏,蓋宿業相尋,諸呂造業之黨也,卒於窮荒。予母 夫人亦生於彼,復為戚氏。以前生享福太過,至此而」 貧悴。所嫁張子,年老無嗣,夫婦以芟刈為業。一日,野 外相顧而語曰:「生身窘甚,辛苦自養,暮年力衰,將不 免於溝壑。今六十而無子,是天將殺之耶?」乃相與割 臂出血,瀝於石凹中,以石覆之,拜天而祝曰:「人皆有 子,惟我獨無。今氣血薄少,不能施化,願此石下,儻使 動物生焉,亦遺體也。」予識母氏,心惓「惓焉。一念感之, 從而寓止。明日二老復來,揭石視之,血化為蛇,金色 寸長,予所為也。母牧養之逾年,頂上出角,腹下生足, 能變化。每天欲雨,予為助之。身既長大,腹量寬邁,見羊豕犬馬輒食之。邑令有馬,色潔而駿,牧於水際,蹄 傷吾末,因拘而噬之焉。」蓋呂產之報身也。邑人皆知, 予詳訪於予家而不獲,逮予父母入於囹圄,責以三 日,求予無狀,將見殺焉。次日,予化儒生謁令解之。令 曰:「張老夫婦家養妖蛇,食人六畜久矣,今又食吾馬, 吾將殺之,為民去害。張不見聽,是彼自為妖也,今必 戮之。」予曰:「物命相償,宿業所致,遇彼吞噬,亦非偶然。 今君為畜而殺人,豈令尹之事乎?」令叱予使退。予復 語之曰:「君有死氣,浮於面顏,宜善自愛,他日無悔。」語 畢,予隱形不見。令之左右皆以予為妖。予乃奏天稱 冤,陳以前世母子無辜,死於諸呂,今適逢之,願與之 較。辭上而未報。因變化風雷,呼吸雲霧,白晝而暝。一 邑之人相視而語曰:「汝頭那得為魚?」以手相捫,頭面 而泣。一夕,揚海水以為雨,灌注城邑,圍四十里皆陷。 予以身載父母而出焉。時孝宣之世,今所謂「陷河」者 是也。

「《第六十六解脫化》。予前以《呂后冤對》奏帝未報而擅 行之。雖一時快意,宿憤頓消,及心定氣平,良用深悔。 翌日,玉音存降,以海神晁閑劾予擅用海水,陷溺平 民五百餘戶,以口計之,二千餘命。除里域所具。予前 身讎對八十餘人,半在城隍,半居附郭外,其餘生齒, 皆係大枉。帝命陽譴,以予為卭池龍,而奪其神職。且」 使天吏監臨,不得干預雨澤,羈囚於積水之下。連年 旱虐,水復為泥,身既廣大,無穴可容。烈日上臨,內外 熱惱。八萬四千諸鱗甲中,各生小蟲,咂嚙不已,宛轉 困苦,不記春秋。一日晨涼,天光忽開,五色雲氣浮空 而過,中有瑞相,糾髮螺旋,金容月瑩,現諸勝妙,希有 光明。山靈河伯,萬眾稽首,讚嘆歡喜,聲動天地。復有 天香,繚繞四合,天花紛垂,隨處生春。予乃耳目聰明, 鼻觀通徹,心清口潤,聲音發揚,仰首哀號,乞垂救度。 萬靈諸聖,導衛先後咸謂予云:「此西方大聖正覺世 尊釋迦文佛也。今以教法流行東土,隨教化身,將往 中國。爾既遭逢,宿業可改。」予遂起改悔心,生悲愍念 身自踴躍入天光中,具陳往昔報應之理。世尊答言: 「善哉帝子!汝於向來,孝家忠國,作大饒益。又復閔世, 生護持心,因果未周,讎敵相爭,以人我相,肆興殘忍, 遷怒於物,業債當償。今復自悔,欲求解脫。汝於此時, 復有前生冤親之想,與夫嗔恚愚癡念否?予聞至理, 心地開明,內外罄然,如虛空住,無人無我,諸念頓息。 自顧」其身,隨念消滅。復為男子,聽佛宣說,得灌頂智, 得大辯才,得神通力,得圓滿相,龍天八部,皆大欣悅, 予歸依焉。

《第六十七,仁政化》。予既離惡趣,即得善生。受形於趙 國,為張禹之子,名勳。既長,為中正所推,為清河令。寬 明自任,人不忍欺,待吏如僚友,視民如「家人。吏有失 謬者定正之,弛慢者勉勵之,鹵莽者教誨之,貪饕者 廉察之,詭詐者詰難之,不用詰詔者免去之。惟曲法 我民,以白為黑,事千人命者,使自理之。辭窮心盡,然」 後付之於法,若初情可憫者猶宥之,「失出之罰,予所 自當,不敢辭焉。」民有爭財賄者以義平之,爭禮法者 以情喻之。為賊者使償其貲,傷人者使庭瘁其敵姦 及殺人者付之於法,其本心可恕者猶出之,容惡之 謗,亦不敢辭焉。以是一方之內,雨暘以時,蝗蟲不作, 偷賊相戒而出境,姦邪革心而改行。為政五年,怨懟 不聞。四民為之歌曰:「吾有師師,嚴而不慈。教我恕我, 張公能之。吾有友友,信而不戒。親我正我,張君是賴。 我有親母,恩掩於義。張君似之,柔而不制。我有親兄, 實敬於情。張君似之,和而不爭。後為太守,責以趨進, 予解組焉。」時乃章帝元和之末也。

《第六十八幽明化》。予以先世善政有成,根葉滋茂,天 年甫盡,即遂受形於順帝永和間,載生斯世。所謂「張 孝仲者,猶不忘於故稱也。復為郭有道之所品題,雖 不登顯仕,浮沉閭里,而上帝有旨,俾予日應世務,夜 治幽冥。凡人之屈抑冤枉,陰德隱謀,予皆知而籍之, 以至鬼靈邪祟,無不預焉。如此三紀,幽明兼濟,人鬼 皆利」,予有功焉。

《第六十九籌帷化》:「予以善功世修,漸復神職,而命債 未償者,猶不吾置。復生於河朔,少負氣節,眼見世變, 嘗以功名自期,乃為大將軍鄧艾見知,辟請為從事, 凡所舉揚,予必與焉。及伐蜀之年,予為行軍司馬,勸 艾以間道出奇,以省鋒鏑之禍。入蜀深境,遇諸葛瞻, 許以封王琅邪,瞻不之聽。至於交鋒,瞻之中堅,予所 當也。或有流矢星飛,集於予體,瞻方就擒,予欲營救 之,而創甚矣。蓋向者卭池未償之報者也,可不戒哉! 《第七十如意化》,予既滿前緣,詔詣玉京洗除業籍,鼎 新神位,俾予永福坤維。」帝又以所執之杖賜予,帝旨 若曰:「咨爾孝仲,萬靈之雄,忠孝全節,世資爾功,賚汝 斯杖,無所不通。」又曰:「此如意也。」予以杖契宿名。欣然 受之。

第七十一,「丁未化。予以寶杖自隨,無適不可。因念前 身西海之隅,復經從焉。越裳之西,越嶲之南,兩越之間有金馬山,勝景清絕。張老夫婦,予累生之父母也, 於是生焉。時晉武帝太康八年,歲值丁未,二月三日 夜子刻。以甲子考之,則其時已屬辛亥日矣。帝命以 予為丁未陽官本命元辰」焉。

《第七十二,水漕化》予以成長,妻男具而孝敬不衰。見 鄉人以旱祈雨於土木,予笑之,蓋予嘗以夢報矣。一 日,水陵自書官銜,移文海神,乃見使者,告予以有形 以來,自周為人,迄此顯化,七十二矣。乃呼予為運判, 促上白驢。風雨聲中,頓失鄉地,入大穴中,官庭明敞, 父母以享,血屬皆在。一夕雨澤大作,遍全蜀之境。洗 前旨。以予總護全蜀幽明之事焉。

第七十三桂籍。化帝以予累世為儒,刻意《墳》典,命予 掌天曹桂籍,凡士之鄉舉里選,大比制科服色,祿秩 封贈奏予,乃至二府進退皆隸焉。

《第七十四孝廉化》。予慕釋氏韜光禪寂。建興中,閔戎 狄窺伺朝綱,非命世英雄弗能乃正。會元帝建策南 渡,綏撫江左,而白麟玉璽見於江寧臨安,日有重輪, 皆中興之象。予改日作儒士,跨一白驢,往河西應孝 廉謁張軌焉。

第七十五《感時化》予建興末作儒士稱謝。艾跨驢入 西涼,張軌以予為主簿。張重華嗣位,時石季龍使將 麻秋侵寇不已,涼州震動。府司馬張耽言於重華曰: 「議者舉將,皆推夙舊,且韓信、穰苴皆非售將。蓋明公 之舉,惟材可任。主簿謝艾兼資文武,委以專征伐之 事,庶幾可也。」重華召艾,問以計策,曰:「耿弇不以賊遺 君父黃權願以萬人當寇,乞假臣數千人為殿下吞 之。」重華大悅,以步騎三萬人令艾討之,麻秋率大眾 以禦之。艾乘軺車,冠白冠,鳴鼓而行。秋望而怒曰:「艾 年少書生,冠服如此,輕我也。」命黑槊龍驤三千馳擊。 左右大擾,勸艾去,艾不從。下車踞胡床,指揮處分。賊 以為伏兵發也,懼不敢進。秋軍乃過,艾乘而擊之,俘 斬甚眾,秋乃匹馬宵遁。季龍聞而歎曰:「吾以偏師走 九州,今以九州之力困以重華,真所謂彼有人焉。」繼 而往關中,與姚萇為友,欲激頹波,以正風化,奈何縱 暴之君,競起廢弒。然萇雖少而多謀略,又況宿有契 好,故作密友。久之,予厭處凡世,思歸蜀峰,約萇曰:「苟 富貴,無相忘。」後萇以龍驤將軍使蜀,至鳳山,訪予,予 禮待之,假以鐵如意,祝之曰:「麾下可致兵。」萇疑予,予 為之一麾,旗幟蔽天,戈盾戎馬萬餘,列之平坡,今試 兵壩是也。後萇以苻堅死即帝位,國號秦焉。

《第七十六神扶化》。予父清河府君,念晉氏皆黃帝之 裔,其後陵遲,欲降生於世而匡救之,稟玉音而生於 謝氏,於建興中即艾也。故府君㩦予二子,曰淵石,曰 懋陽,遞生於諸謝。予父高臥東山,為蒼生而起二子 乃元石也。苻堅拒權,翼等諫,率兵九十七萬,東西萬 里,水陸齊進寇邊,孝武皇帝方將謀帥,予父曰:「惟兄 之子元可當此任。」即遣元石及子琰等都督水軍七 萬,拒堅於壽春。堅登城而望晉軍部陣甚嚴,望八公 山上草木皆類人形,顧謂苻融曰:「此亦勍敵也。」後淝 水卻陣,大破之,北軍皆懼。桓沖在荊州遣援,予父怡 然不變,止沖之師。沖笑料其必敗。及元《破賊書》還,無 喜色。人服其度量,而勝負之數已素定於胸中。嘻哉! 予之家世顯忠勤,誠無愧於信史焉。

第七十七《誅暴化》予仕晉之後,兼治幽明。時蜀之導 江王仔者,永和中任帥幕吏,被檄督榷課鹽於潼川。 而王躬詣井所,召民強與約,率令倍差認課當取五 千斤者,輒取萬斤。又約來年所輸不滿額者,籍其家。 王心知其不能如約,規欲沒入之,使官自煎。既復命, 帥以鹽數倍增,喜之。予聞其苦民,故陰治之。是夕,帥 馮遷夢王仔來謁,而公裳下有一尾。方驚寤,有婢亦 魘。及甦,言適王仔者來,公裳下有一牛尾出,再四言 幕榷利貪汙之故,今生蜀之屬邑田遷家。翌日,遣人 訪之,果如所夢。又益昌馬諤者,同為帥屬,每出部邑 督錢,惟以多為貴,不問額重輕虛實盈縮,必得為期, 且以此自負。蜀人苦其虐,號曰「馬刷」,或以王君牛尾 警之者,馬曰:「正使見世,尾生亦何必問?」予聞其暴虐 如此,聞之上帝,繼而病卒。七日之中,其家作薦福,聞 棺中有聲,意其再生,亟開棺視之,則已變為一豬矣。 急掩而葬之。時天氣晴爽,喪車纔起,大雨如注,送者 皆不可行,及墓次,水已溢矣。此可為汙吏之戒。 第七十八《明經化》予久處窮昊帝,以中國道衰,欲王 化之復行,故命予生銅川家知隋運將終,吾道未濟, 退居河汾間,修先王之業,制禮以節情,作樂以和俗, 恢刑政以防其非,崇祭祀以介其福,祖述周、孔,取則 軻、雄,九年而成經也。其於五常之教,於小子何述焉? 復以禮樂之學付之董、常,惜其不一用於太宗之朝, 悲夫!

《第七十九護聖化》。予自汾陽傳道,厭於生死,再奉帝 命輔唐室,故命長子淵石生於清河氏之家,即九齡 也。明皇時,李林甫之譖毀肅宗,而帝賴之以不易,至 於議論風生,首登七寶山,坐有文場戰師之雄,應制走丸之辯。後漁陽之亂,明皇幸蜀,鑿劍嶺而觀中原, 歎曰:「吾聽九齡之言,不至於此也。」予因至萬里橋,以 儒生謁帝。帝曰:「卿非北郭張生乎?」予曰:「然。臣聞元載 孔昇天,虛位久之,以待陛下也。」帝默然。後肅宗收復 京都,韋見素迎帝歸闕,封予為左丞相,而予密衛鑾 輿至咸陽。帝移大內安頤,遂辟穀。張皇后進櫻桃蔗 漿,悉不食。常玩一紫玉笛,自吹數聲,有雙鶴下,徘徊 於庭。帝謂宮妾曰:「吾奉上帝命,居元」載,孔昇天也。令 具湯沐,復就寢而升化矣。

第八十。明威化唐李登者,年十八為鄉貢首,自後凡 十年一薦,名愈下,年幾五十不第。一日,齋沐詣葉靜 法師,具告曰:「登自十八歲叨冒鄉薦,凡經四舉,不登 一第,何罪至此?幸法師入冥,為登勘當,此生如何?」法 師諾之曰:「蜀之梓潼有神曰北郭生,掌文昌職,貢舉 司祿之官,必能知之,吾當為汝叩之。」一日上章,道過 治所,謁予,法師曰:「士人李登者,某年某月某日某時 生,凡四舉不第,此人果何如?」予命一吏示籍,對曰:「李 登初生時賜玉印,十八歲魁鄉薦,十九作狀元,三十 三位至右相。緣得舉後,窺鄰女張燕娘,事雖不諧,而 繫其父張澄於獄,以此罪展十年,降第二甲。二十八 歲得舉,後侵兄李豐屋基而奪之,至」形於訟,以此。又 展十年,降第三甲,三十八歲得舉。後長安郡中淫一 良人婦鄭氏,而成其夫《白元》之罪。又展十年,降第四 甲,四十八歲得舉。後盜鄰居王「家室女慶娘,為惡 不悛,已削去籍矣,終身不第。」法師辭退,以是語登,登 無以對,一夕愧恨而死。後之士夫,可不戒哉!

第八十一《濟順化》「唐乾符中,歲荒,河南為盜者甚眾。 尚居長伏誅。尚讓等推黃巢為主。反長驅江陵,渡江 為患。入淮北,攻河南數十郡,次陷洛陽,破潼關。僖宗 播遷入蜀,巢犯關,遣朱溫等攻鳳翔。至潼關,追僖宗 乘輿,夜遁出鳳翔。予以儒服見帝,帝夜行,馬駭。予以 所乘騎奉帝。帝乘之,予捧足攏馬。密布彩雲,衛帝騰」 空彌明,露雲微開,令帝下視,見鳳翔軍與巢軍戰于 龍虎坂,若蟻陣也。帝曰:「此何所也?」予曰:「此乃空際也。」 帝驚嘆曰:「卿非北郭生張孝友乎?我非卿,豈得此生 耶?」予奉帝至劍南復道,帝疲甚,欲少憩,命予股以枕 之。熟眠,林葉風聲,帝忽躍起曰:「巢兵至矣,鼙鉦近也。」 予曰:「非也。」乃林葉風聲。久之,從駕宿衛,始乃訝帝行 之速也。帝至桔柏津,約曰:「我有一女,乃興唐公主,最 神慧,奉卿箕箒可乎?」予曰:「臣幽也,何敢奉承?」帝曰:「勿 固辭也。」遂封吾濟順王,親至廟奠獻,解劍為賜仗。予 剿賊後,宋文通等斬巢首送成都。帝還闕,則興唐公 主病而殂矣。予命陰兵迎公主歸,《七曲》焉。

第八十二,濟迷化五季中進士孫樵者,性尚剛介,不 與群居,詆斥佛老,著《無鬼論》。自隴之蜀,過祠下,侮辱 無禮而去。抵於山陰,天忽昏晦,風雨如撒,行者不可 進,欲投邸而不可得。遂呼曰:「此乃北郭生張君,如果 有靈,則指涯涘如何?」予令佐神舉火一二示之,樵尚 笑曰:「廟奴誑我。」再呼曰:「神既在,何不為我止風雨,使 我能抵於平陸,如何?」予笑曰:「子所過神廟,必狎侮指 以為妖,笑以為誣,今悔之何及也?」予示以炬火數百, 山川明朗,可容行李。須臾風雨頓止。翌日,留記於廟 焉。

第八十三證果化。予從釋地,頓超不二法門,居清涼 寶山,仍司民疾苦。時蜀人苦於湍流,自遂城至涪江 水溢,抵於城隍,人多漂蕩,又苦疫癘痼瘵、癰疽之疾。 予化里人,為作篙者,拯合溺者,凡數千人。又化太醫 生親為診候,全活者眾。會鷲峰古佛,紀功錄行,為予 授記,作是言:「汝於當世作師,號安樂不動地遊戲三 昧定慧王菩薩釋迦梵證如來今證斯果焉。」

第八十四《明良化》。予方居不動地,精修妙行,而八紘 雲擾,世變輪迴,適奉玉音。五星聚奎,有興宋之語。遍 敕諸靈,出於應運。故翊聖降於終南張守真之廬,及 晉祠有崇德之聘。予遣長子曰懋陽,生於清河,曰齊 賢,布衣十策,歷相兩朝佐神獨孤生於寇氏;曰平仲, 力輔章聖,策功澶淵基,二百載太平之治焉。事在《國 史》,可驗不誣。

第八十五忠顯化,予方以海字清寧為喜,而淳化年 間,均、順僭叛,王師討之,主帥王繼恩、雷有終祝吾丏 靈,予命崔瑄、李懋以陰兵助雷有終擒賊。至利州,賊 因壘不下,一卒於軍中呼曰:「梓潼帝君遣二將助陰 兵百千,今奉天敕勦,汝可速降。」而賊以勁弩一箭,中 呼者腹,其卒去,箭無恙,復厲聲自若,預言賊陷之期。 「及叛平有恩榮以英顯之號。上帝嘉予彌變,能免殺 戮,俾專輪迴救苦之司,開便宜都督之府,總三界大 天之陰兵」,

第八十六《聖治化》。皇朝一祖四宗,垂拱太平。予奉玉 音,以次子文明生於司馬氏家,名光,盡誠於館,著古 今歷代史以鑑於世。輔宣仁聖烈皇后擁少主,不出 簾帷而天下治。當時庶政聿修,咸謂德合天地,道通 神明,而積仁累德,凜凜乎庶幾周、召之烈焉第八十七《武烈化》。予以朝廷承光大之休命,尊峻極 之崇階,「地廣三代,威振八紘。忽女真有燕山之圍,方 賊起江湖之釁,三辰錯亂,師旅並興。女真無厭,竊我 神器,二聖北狩,百姓流離,於是相聚萑蒲,蝟毛而起, 攻城剽邑,流血成川,炊者不及淅,飲食者不遑易子, 億兆空懷主之念,九牧大勤王之師,猱猾狼貪未已。 邇興西北之師,逼於秦梁,幾陷王師,乞靈於」祠,然予 已應化於清河氏之家久矣。予之五子,長曰淵石,即 竟也。次曰懋陽,即贄也。三曰竇、曰貫、曰質。統佐神崔 瑄、李懋等,奉上帝命,閔其一方,敕令助國,即以神兵 現滿山川,金賊驚駭而遁,木馬有汗流之珠,隴西獲 宴安之福,以迄於今焉。

《第八十八興國化》予以僊釋交修,不欲出生死地,而 靖康有「陽九之厄,帝有恩言,命予靖難。乃於紹聖丁 丑,託化張浚,立一世之英表,平江復辟。聖天子垂統 四十餘載,至富平之敗,非浚之失,乃天也。隆興甲申, 浚死,葬於衡陽,其子栻欲更葬於蜀,既啟棺視之,威 容儼然如存,合郡士夫觀者如堵,以手加額者眾,隨」 而掩之。儻非予神化,安有此也。予生領天子之權於 蜀,兼掌文昌之命於天,其功績不忝矣。

《第八十九上足化予隆興之歲,奉玉音加秩。若》曰:「文 昌者教化之本源,實傳列聖之業;儒士者道德之淵 藪,宜惟一德之忠。播告諸天,亶孚有眾。惟文昌司祿 主者職貢舉真君、衛民少傅靈應帝君張某,德被萬 物,威形四方。粵自有主,顯從浩劫,順考古道,鑒觀人 文。照臨並日月之明,發生贊乾坤之化。是以教耕稼」 而民人育,每裁制而自優,修禮樂而政事康,果猷為 之不謬。干戈載戢,陰陽常和,水土既平,休祥時格。託 之庶務,試以諸難,皆濟濟以可觀,每多多而益辨。昔 自水漕,今位台衡,尚持拔苦之心,誓拯倒懸之念,厥 有成績,巍乎難名。察乎九十餘化之行藏,命編諸冊, 著以萬二千端之行節,豈曰空文。顛「則持而危則扶, 惡以懲而善以勸,下民允賴,惟乃之休。況復恢龍漢 之圖書,闡鸞臺之典則,欲分身而顯化,率諸聖以混 融,萬梵開張,三界均利。宜加峻位,俯葉輿情,名躋南 極之尊,禮絕星聯之上。於戲!躋三階而下太乙,允彰 應物之符;斂五福而錫庶民,式賴師言之佐。誰其能 者,汝往欽哉。可特加金闕昊天大師,糾察三界禍福 事。」予辭,表略曰:「滿盈之懼,上瀆瑩聰;溫厚之辭,時紆 訓誥。意取懷於不敏,欲猶冀於必從。《中謝》。伏念臣德 薄位尊,言輕行寡,徒以效誠之決,未懷引退之私。玆 遇盛時,重叨異數,豈不侈高上之賜,其亦畏至窮之 災。恭惟天尊上帝,道歷劫以亶成,明容光而必照。護 以小」疵之失。察其由中之言。方將曲致於施仁。夫亦 何嫌於遷令。予再三辭遜而受之。兼司四方禍福。所 以分身應化焉。

「第九十真元化。予自興國之後,遊神附鸞,弘顯籙法, 幸遇聖朝仁化,神真降靈。故三神所受《大洞經》籙法 三宗,復傳於世。昔賀達授姚偉,而仕至大夫;朱道元 授朱渙,而官至清近;劉若拙授問良輔,而高中甲科; 黃若水授蘇軾,而為兩制文臣;劉浩然授虞允文,為 中興宰相。」是皆範文儒昌道命,可不侈其傳乎。乃演 是籙於寶屏之鸞,而降《清河內傳》,併委劉安勝,與其 子當程允洽,及其兄兼善計府何敦信、衛丹、李茂等, 設壇於誠應樓,發揚七十三化之本始,以待知者。而 涪之樂溫龍門韓申之者,乃宿契也。其孫坤臣病篤, 叩予甚力,即授以符藥,復遣治病功曹,應感更生,仍 界法籙人涪夔之間,靈應昭昭,真元驗也。

第九十一《誅逆化》。「予被命遷師相之職,專生殺之柄, 司禍福之事,採訪善惡。乾道中,蜀之中江王千者,其 父母自買香木棺以備身後,千易以彩木,已而貨之, 再易以株板。及母亡,則留株板自用,但市松棺斂葬。 予察知之,將王千以雷擊死,倒植其屍,其子哭而扶 屍仆地。日正中,雷震,挈其子於五里外,洎復回,見父」 屍依前倒植,凡兩瘞皆然。遂於棺上斲一竅,以竹摽 之,方免震出。同時新都丞徐謙者,被檄充勘官,宿犍 為境上徐氏家。主人前一夕,夢神人謂曰:「明日有徐 侍郎宿汝家,宜善待之。」神人乃吾所遣佐神也。至晚, 果有徐從政踵門,遂具盛禮。及回復夢曰:「徐子此回 受五百金,枉七十人命,天曹已減三十年壽,官止此 矣。」徐氏乃不禮之,丞訝問其故,語以夢中所報,丞愧 形於色,回任改秩,未及拜命,卒於邸中,年三十四。聞 者莫不惜之。又梓潼縣羅鞏者,入上庠,過祠下,默禱 於予。予夢告之曰:「子已獲罪天曹,宜急還鄉,前程事 勿復問也。」鞏懇曰:「平生操履,俱無過失,願聞罪由。」予 曰:「子無他,惟父母久不葬爾。」鞏曰:「家有兄弟,何獨歸 罪於鞏乎?」予曰:「以子習禮義為儒者,故任其咎。其餘 碌碌,不足責也。」鞏既悟,悔恨,治裝還鄉。同舍驚問,鞏 以夢告,未及家而卒焉。

《第九十二拔苦化古史》曰:「枯骨不知年數,尚感文王 之葬,童子結伍以衛,魯國猶存孔子之墓。今天下多遺骸暴露,甚至有父母而不知葬,略無惻隱之心,況 於他人乎?」予遊神察訪,深為惕然。適奉玉敕俾司焉, 予力為開誘,凡暴露而得埋葬者甚眾,切聞於上。時 上天開化十九年下世大宋中元甲子紹熙六年正 月初一日,三清至尊在玉清聖境九霄梵炁之上,大 會九天十極,考校功過無上至尊金闕昊天玉皇上 帝,總領三界群真,諸天列曜地水眾聖,上朝三清。爾 時元始天尊登命金闕侍中九天司馬儲福定命真 君,開碧玉寶笈,流露丹匣,出《萬天素威功過玉曆》,考 校諸天諸地水界陽曹,昇真得道以「來,功過大小。以 予自龍漢初卻,化九光之始,育元黃之秀,神一挺生, 已三千餘化。迄於周武王之乙巳歲,乃符大德,降生 於清河氏。九十餘世之盡孝盡忠,百千萬化之積功 累行,當次天地之位。」於是諸天行舉,三界推尊,頂降 玉曆,宣示金闕。乃命玉宸左侍瑤華內院翰林瓊章 學士諸天真君,撰製玉冊。以是月十五日進封帝號 曰:「無上大羅天。」開化十九年正月十五日,金闕玉宸 瑤華內院,三天門下都省,一炁分形,化生四靈。元元 天道,無形無名。始自肇判,挺生聖真。乾坤並德,日月 並明。天上天下,莫不孝欽。惟昊天金闕大師糾察三 界三教禍福事,九天都督大使判桂祿嗣籍上僊元 皇真人張某,元黃孕質,炳靈張翼之精;梵炁通靈,妙 證虛皇之果。植立古今之名教,彌綸天地之旋綱。全 《十華十德》之大元,朗《八景八真之妙善》。分身應化,不 外乎忠孝之兩端。救劫度人,必本乎慈仁之一念。九 十生之功成,行滿,三千劫之道備。德高,坤維弘福惠 之恩,乾造賴贊襄之力。善盈玉曆,名煥瑤「穹。當位帝 真,式隆寵號。謹遣金闕侍中玉宸左侍清元學士無 上上德真君甯洪齎,捧金書玉冊,特上尊號,進拜南 極長生真君、九天定元保生扶教闡化主宰波羅泥 蜜不驕樂育大帝,拔劫大慈悲更生永命天尊,上極 先天,地道蘊元黃。生一炁以化三才,混合空洞;證十 通而成萬行,離相消塵,扶教定元,下制延康之浩劫; 保生開化,俾超暉景之大霞。位峻九天,職隆三界,丕 闡慈悲之行,大恢生化之原。持檀熾香,領蒼胡寶,功 高莫議,德盛難踰,合示嘉尊,幸毋謙遜。仍冀同符大 道,劫劫長存,溥福生民,巍巍其大,龍章昭錫,永祕元 都。謹言。」於是予以是日,受徽號於玉宸金闕七寶瓊 臺之上。昊「天至尊御殿,典儀賜羽葆霓旌,九龍玉輦、 九鳳瓊輿,冠通天十二旒之冠,服元袞日月山龍華 蟲之服,元圭朱履。所居之宮,一曰紫微垣文昌宮,在 赤明和陽虛明堂曜天之間,一曰玉霄絳宮,在波羅 蜜不驕樂育天之上。宮闕巍峨,皆大暉華炁,明陽龍 光,赤城丹臺,金墉玉樹,靈風自鳴,紫雲常覆。予」欽奉 冊命,峻遷天真,愈懷恐懼,乃作慈憫而自誓曰:「下土 眾生,不知因果,不識罪福,多迷正道,多入邪祟,展轉 沈淪,無由出離。又值延康末劫,魔鬼流行,人民受禍, 剝爛生根,誠可哀念。乃以孔孟伊周之學,道德仁義 之教,綜以仙釋之靈通,顯以桂錄之功用,設為四科, 立為九等,表吉凶悔吝之圖,彰善惡禍福之報,或兆 於夢,或著於籤,分身應化,救劫保生。」嗣是之後,文武 醫卜,士農工商,凡一人一物之榮枯貴賤,皆隸予之 造化焉。

第九十三《福瀘化》紹熙中,瀘帥張孝芳者,為卒伍張 信等所謀而致叛,信為同伍張昌殺之,瀘遂平定。此 乃紹聖中,秭歸一僧,俗姓廖名慧覺,居山院,畜資甚 厚,醵眾進斷瘟水陸。繼而草寇李萬兒者,率眾欲劫 之,初不知其僧設穽於四垣,遂盡陷之,惟李萬兒數 人,僧與其徒劊而食之。後李萬兒等圖報其冤,岳靈 曰:「汝報之未可,此人有為眾作福之緣,未艾更一生 可也。惟汝尚有所殺,王吉必報汝也。」自是僧慧覺生 清河家,即芳也。萬兒即張信也。吉即張昌也。其報昭 然。予遂與英烈統理神衛,瀘而平焉。

第九十四《昭明化》。予以天命薦隆,位登金蓮,逍遙紫 虛,遊神察訪,而世變愈降,偷薄鄙詐之風,在在皆然。 況劫難將興,未易消弭,乃寓鸞顯化,少變汙風,小回 大劫,如昌之龍因,普之萬松,雅之百丈,遂寧之蓬萊。 敕皆予分遣仙曹,為應化之壇。故在蓬谿則解序玉 經,在萬松則書降寵號。又巴陵運騰里人楊思,作文 《昌星席》,呂朱章感諸真共集,予位崇應,道神降福。因 覽雙峰真神仙窟宅,遂請於帝,立「昭明應化鸞臺」,以 示四民休證。仍為予父元初大帝化建寓室,而韓震 巽亦樂施田焉。飛鸞開化,於斯為盛,凡有聞有見者, 莫不知也。

《第九十五亨屯化》延康末劫蜀有三卯之屯。開禧丁 卯,逆曦僭扆。予不忍生靈荼毒,預稟天敕,遣皛然山 神降生為安丙同崇應帝,削平此亂。故予垂鸞,示以 「安丙」二字。是以楊李諸人得以成事,而禍不及民。紹 定辛卯,蜀變甚慘,皆人心不古,有以召之。予屢請玉 陛,天怒震動,不允奏聞。乃遣鳳凰土地生於余氏曰 玠。尹止西陲,以甦蜀困,時號「小康」,皆予救劫之功。迨至乙卯,世事日非,奈數不可挽,主宰無功,雷杼不可 以復居矣,遂有「三潮」之命。悲夫!

第九十六,《安南化予》「繇周迄今,炳靈劍嶺。邇自三卯, 雷杼不靈,生周一紀,月寓十江。雖無地可居,幸有天 可依,親奉玉旨,暫宅鰲山。而六庚五未之數難逭。蜀 之諸郡,俱有變遷,是以巴蓬利閬,莫不比首。予與崇 應昭惠,奏移整於瀘,以全蜀本,渝嘉以下,苟活生根, 皆予三神之力也。」

第九十七《復古化》。「予三潮宅真之地,數罹劫變,再奉 天敕,移鸞於黝。遂以雲龍山摩圍之後洞為寧親之 宅,以駐神蹕。分遣仙官,隨地炳靈,為國宣勞,不一而 足。趙定應以功業著,夏貴以如意顯,如開州之復,鵝 灘之捷,皆予陰相也。」又命曹光、顏奕、李白、蘇軾、黃廷 堅諸仙,假金蓮石葛傍喦鑽火,鎔雪烹茶,著經述儀, 「開復古大化,出一十七書,以壽衣冠之脈,以植綱常 之教,以昌文儒之命,以衍上帝一十七光之休,而永 億萬世之真傳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