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2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十九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十九卷目錄

 山川諸神部彙考二

  禮記王制 月令 學記

  山海經招搖山至箕尾山之神圖 柜山至漆吳山之神圖 天虞山至南禺山之神

  圖以上出南山經 錢來山至騩山之神無圖 飛獸神圖 鼓神圖 英招神圖 槐鬼離

  侖無圖 有窮鬼無圖 淫水天神圖 陸吾神圖 長乘神圖 西王母圖 白帝神無圖

   江疑神無圖 耆童神無圖 帝江神圖 崇吾山至翼望山之神圖 神圖 陰山至

  崦嵫山之神無圖以上出西山經 單狐山至隄山之神圖 管涔山至敦題山之神圖 太

  行山至無逢山之神圖以上出北山經 樕山至竹山之神圖 空桑山至䃌山之神圖

  尸胡山至無睪山之神圖以上出東山經 歷兒神無圖 輝諸山至蔓渠山之神圖 熏池

  神無圖 武羅神圖 太逢神圖 鹿蹄山至元扈山之神圖 苟林山至陽虛山之神無圖

   驕蟲神圖 平逢山至陽華山之神無圖 帝臺神無圖 天愚神無圖 休與山至大騩

  山之神圖 𧕦圍神圖 計蒙神圖 涉𧕦神圖 景山至琴鼓山之神圖 熊山神無圖

  女几山至賈超山之神圖 首山至丙山之神圖 耕父神圖 翼望山至几山之神圖 于

  兒神圖 篇遇山至榮余山之神圖以上出中山經 羽民國神無圖出海外南經 形天神

  圖出海外西經 燭陰神圖 相柳神圖 夸父神圖以上出海外北經 奢比尸神圖 天

  吳神圖以上出海外東經 孟涂神無圖出海內南經 危神圖 窫窳神圖以上出海內西

  經 貳負神圖 宵明燭光神無圖以上出海內北經 犁尸神圖 折丹神無圖以上出

  大荒東經 女媧神圖 噓神圖 崑崙山神圖 夏耕尸神圖 夏后開神圖以上出大荒

  西經 九鳳神圖 彊良神圖 天女魃無圖 赤水神女無圖 犬戎神圖以上出大荒北

  經 延維神圖出海內經

  神異經西荒經

  博雅山神

  酉陽雜俎諾皋記

  路史後紀

  武昌府志晏公

神異典第二十九卷

山川諸神部彙考二[编辑]

《禮記》
[编辑]

《王制》
[编辑]

「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五嶽視三公,四瀆視諸侯。」諸 侯祭名山大川之在其地者。

《月令》
[编辑]

孟春之月,乃修祭典,命祀山林川澤,犧牲毋用牝。 仲夏之月,命有司為民祈祀山川百源。

仲冬之月,命有司祀祁四海、大川、名源、淵澤、井泉。 季冬之月,乃畢山川之祀。

《命宰》,「歷卿大夫至於庶民土田之數,而賦犧牲,以共 山林名川之祀。」

凡在天下九州之民者,無不咸獻其力,以共山林名 川之祀。

《學記》
[编辑]

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後海,或源也,或委也,此之 謂《務本》。

《山海經》
[编辑]

招搖山至箕尾山共十山之神圖

招搖山至箕尾山共十山之神圖

《南山經》
[编辑]

凡䧿山之首,自招搖之山以至箕尾之山,凡十山,二 千九百五十里,其神狀皆鳥身而龍首。其祠之禮:「毛 用一璋,玉瘞,糈用稌米一璧,稻米,白菅為席。」

《毛擇牲》,取其毛色也。

柜山至漆吳山共十七山之神圖

柜山至漆吳山共十七山之神圖

《南山經》
[编辑]

凡《南次二經》之首,自柜山至於漆吳之山,凡十七山, 七千二百里。其神狀皆龍身而鳥首,其祠:毛用一璧, 瘞糈用稌

天虞山至南禺山共十四山之神圖

天虞山至南禺山共十四山之神圖

《南山經》
[编辑]

凡《南次三經》之首,自天虞之山以至南禺之山,凡一 十四山,六千五百三十里。其神皆龍身而人面,其祠 皆一白狗,祈糈用稌。

錢來山至騩山之神無圖[编辑]

《西山經》
[编辑]

凡《西經》之首,自錢來之山至於騩山,凡十九山,二千 九百五十七里。「華山,冢也,其祠之禮太牢。羭山,神也, 祠之用燭,齋百日以百犧,瘞用百瑜,湯其酒百樽,嬰 以百珪百璧。」

冢者,神鬼之所舍也。牛羊豕為太牢。燭或作煬,牲純色者為犧。瑜,美玉名湯,或作溫嬰,謂陳之以環祭也。或曰:嬰,古罌字,謂盂也。

其餘十七山之屬,皆毛牷,用一羊祠之燭者,百草之 未灰白蓆采等純之。

牷,謂牲體全具也。純,緣也。五色純之等差其文綵也。

飛獸神圖

飛獸神圖

《西山經》
[编辑]

凡《西次二經》之首,自鈐山至於萊山,凡十七山,四千 一百四十里。其十神者,皆人面而馬身,其七神皆人 面牛身,四足而一臂,操杖以行,是為飛獸之神。其祠 之毛用少牢,白菅為席。其十輩神者,其祠之毛,一雄 雞鈐而不糈毛采。

羊豬為《少牢鈐》,所用祭器名也。或作思訓。祈不糈,祠不以米,毛采,言用雄色雞也。

鼓神圖

鼓神圖

《西山經》
[编辑]

鍾山,其子曰鼓,其狀如人面而龍身,是與欽䲹殺葆 江于崑崙之陽。帝乃戮之鍾山之東,曰:《崖欽》䲹化 為大鶚,其狀如鵰而黑文,白首,赤喙而虎爪,其音如 晨鵠,見則有大兵鼓。亦化為鵔鳥,其狀如鴟,赤足而 直喙,黃文而白首,其音如鵠,見即其邑大旱。

此亦神名,名之為「鍾山之子」耳。廣注其類皆見《歸藏啟筮》。《啟筮》有曰:「麗山之子,青羽人面鳥身。」亦似此狀也。任臣案:《事物紺珠》作《古續離騷經》。鍾又附耳而舉佩。注云。「謂鼓也。」又《三才圖會》曰:「鍾山之子有神。名曰鼓。其狀龍身而人面

英招神圖

英招神圖

《西山經》
[编辑]

槐江之山寶惟帝之平圃神英招司之其狀。馬身而 人面。虎文而鳥翼。徇於四海其音如榴。

平圃即元圃也。「徇」謂周行也。榴,未詳。

槐鬼離侖無圖[编辑]

《西山經》
[编辑]

槐江之山,北望諸毗槐,鬼離侖居之,鷹鸇之所宅也。

有窮鬼無圖[编辑]

《西山經》
[编辑]

槐江之山,東望恆山,四成有窮鬼居之,各在一摶。

摶,猶脅也。言「群鬼各以類聚處山,四脅有窮」,其總號耳。

<h3 id="淫。音遙《水天神圖》:" style="text-align: center">淫。音遙《水天神圖》:

《西山經》
[编辑]

槐江之山,爰有淫水,其清洛洛。有天神焉,其狀如牛, 而八足,二首馬尾,其音如「《勃皇》,見則其邑有兵。」

陸吾神圖

陸吾神圖

《西山經》
[编辑]

崑崙之丘是實惟帝之下都,神陸吾司之,其神狀虎 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 囿。時有鳥焉,其名曰「鶉鳥」,是司帝之百服。

下都,天帝都邑之在下者也。陸吾,即肩吾也。九部,主九城之部界囿時天帝苑囿之時節也。服,器服也,或作藏。廣注莊周曰:「肩吾得之以處大山也。」任臣案:王世貞《騷》云:「彼荃亦何為兮,辱陸吾使不得主」,盧柟《泰宇賦》「挫陸吾而陁驕蟲」,徐氏《謇修賦》「令陸吾啟鑰而列圖。」謂此也。《事物紺珠》作「堅吾,虎身人面九首,司九域事。」《開山圖》注:「無外之山,在崑崙東南,五龍天皇皆出此中,為十二時神也。」道里既殊,或與此神異。

長乘神圖

長乘神圖

《西山經》
[编辑]

嬴母之山,神長乘司之,是天之九德也。其神狀如人 而《尾》其上多玉,其下多青石而無水。

<h3 id="西王母圖此圖據三才圖會" style="text-align: center">西王母圖此圖據三才圖會
西王母圖〈此圖據三才圖會〉

《西山經》
[编辑]

「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狀如人,豹尾虎齒 而善嘯,蓬髮戴勝,是司天之厲及五殘。

「蓬頭亂髮,勝」,《玉勝》也。「司厲及五殘。」知災厲,五刑殘殺之氣也。

白帝神無圖[编辑]

《西山經》
[编辑]

「長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是多文玉石,實惟員 神。」「磈氏之宮,是神也,主司反景。」

「少昊」,金天氏,帝摯之號也。日西入,則景反,東照,主司察之。

江疑神無圖[编辑]

《西山經》
[编辑]

「符惕之山,神江疑居之。」是山也,多怪雨,風雲之所出 也。

耆童神無圖[编辑]

《西山經》
[编辑]

《騩山神》耆童居之,其音常如鐘磬。

「耆童老童」,顓頊之子。

帝江神圖

帝江神圖

《西山經》
[编辑]

天山有神焉,其狀如黃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渾敦 無面目,是識歌舞,實惟《帝江》也。

「體色黃而精光赤也。」夫形無全者,則神自然靈照,精無見者,則闇與理會。其《帝江》之謂乎。廣注莊生所云「中央之帝,混沌為倏忽所鑿,七竅而死」者,蓋假此以寓言也。任臣案:《河西舊事》曰:「天山高,冬夏長雪,故曰白山。山中有好木鐵,白人謂之天山,過之皆下馬拜。」在蒲東一百里,即漢貳師擊右賢王處也。《九州要記》云:「涼州古武城都有天山,黃帝受金液神丹於此。」程大昌《北邊備對》云:「一名時漫羅山。」杜詩注:「天山即祁連山,在伊州。」顧氏《說略》曰:「天山、雪山、祁連山、白山四名,其實一也。」案:渾敦《古音叢》目音袞,沌與混沌同。《中天佚典》云:「渾沌蔑刳,太希其谷。」《太微經》曰:「有物齒於渾敦,莫之敢作。」又《神異經》言:「崑崙西有獸,兩目不見,兩耳不聞,有腹而無五臟,有腸直而不旋,名曰渾敦。」段氏《諾皋記》:「天山有神,是為渾敦,狀如橐而光,其光如火,六足重翼,無面目,嗜音歌舞,實為帝江。」《事物紺珠》云:「帝江出天山,知歌舞之妙。」楊慎均藻云:「帝江,鳥名,知歌舞之音。」《王氏彙苑》云:「天山之神鳥,名曰帝江,故能識鼓歌舞之妙,無如帝江,一曰鼓神也。」王融《曲水詩序傳》:「妙靡於帝江。」盧柟《滄溟賦》云:「帝江蹙左而歛翼。」謂此也。又《路史》。帝不降。是為帝江。注云。「《山海經》帝江也。」此羅氏之誤

考證.svg

崇吾山至翼望山共二十三山之神圖

崇吾山至翼望山共二十三山之神圖

《西山經》
[编辑]

凡《西次三經》之首,崇吾之山至於翼望之山,凡二十 三山,六千七百四十四里,其神狀皆羊身人面。其祠 之禮,用一吉玉瘞,糈用稷米。

玉,加采色者也。《尸子》曰:「吉玉大龜。」

<h3 id="神" style="text-align: center">神
神�

《西山經》
[编辑]

《剛山》是多神。其狀人面獸身,一足一手,其音如欽。

廣注郭曰:亦魑魅之類也。音恥回反。或作。「欽」亦「吟」字,假音。任臣案:《圖經》作「神。」《集韻》引此作「神。」音熾。劉會孟曰。深山魑魅多一足。故《詩》曰:「山鬼獨一足。」《圖讚》曰:「其音如吟。一腳人面。」

陰山至崦嵫山之神無圖[编辑]

《西山經》
[编辑]

凡《西次四經》,自陰山以下至於崦嵫之山,凡十九山, 三千六百八十里。其祠祀禮,皆用一白雞,祈糈以稻 米白菅為席。

單狐山至隄山共二十五山之神圖

單狐山至隄山共二十五山之神圖

《北山經》
[编辑]

凡北山之首,自單狐之山至於隄山,凡二十五山,五 千四百九十里。其神皆人面蛇身。其祠之,毛用一雄 雞彘瘞,吉玉用一珪,瘞而不糈。

管涔山至敦題山共十七山之神圖

管涔山至敦題山共十七山之神圖

《北山經》
[编辑]

凡《北次二經》之首,自管涔之山至于敦題之山,凡十 七山,五千六百九十里。其神皆蛇身人面,其祠毛用 一雄雞彘,瘞用一璧一珪,投而不糈。

擿玉于山中以禮神,不埋之也

太行山至無逢山共四十六山凡四十四神之圖

太行山至無逢山共四十六山凡四十四神之圖

《北山經》
[编辑]

凡《北次三經》之首,自太行之山以至于無逢之山,凡 四十六山,萬二千三百五十里。其神狀皆馬身而人 面者,二十神,其祠之皆用一藻茝瘞之。其十四神狀 皆彘身而載玉,其祠之皆玉不瘞。其十神狀皆彘身 而八足蛇尾,其祠之皆用一璧瘞之。大凡四十四神, 皆用稌糈米祠之。此皆不火食。

<h3 id="樕" style="text-align: center">樕
樕�

《東山經》
[编辑]

凡《東山經》之首「自樕。」之山以至于竹山,凡十二山, 三千六百里。其神狀皆人身龍首,祠毛用一《犬祈》。 用魚。

以血塗祭為。又以牲告神,神欲聽之曰:《公羊傳》云:「蓋叩其鼻以」社。

空桑山至䃌

空桑山至䃌

《東山經》
[编辑]

凡《東次二經》之首,自空桑之山至于䃌山,凡十七山, 六千六百四十里,其神狀皆獸身人面,載觡,其祠毛 用一雞,祈嬰用一璧瘞。

麋鹿屬角為觡。

尸胡山至無睪山共十九山之神圖

尸胡山至無睪山共十九山之神圖

《東山經》
[编辑]

凡《東次三經》之首,自尸胡之山至於無睪之山,凡十 九山,六千九百里。其神狀皆人身而羊角,其祠用一 牡羊,米用黍。是神也,見則風雨水為敗。

歷兒神無圖[编辑]

《中山經》
[编辑]

凡《薄山》之首,自甘棗之山至於鼓鐙之山,凡十五山, 六千六百七十里。《歷兒》冢也,其祠禮,毛太牢之具,縣 以吉玉。其餘十三山者,毛用一羊,縣嬰用桑封,瘞而 不糈。桑封者,桑主也,方其下而銳其上,而中穿之加 金。

縣,祭山之名也。桑主,言作神主而祭,以金銀飾之也。《公羊傳》曰:「虞主用桑主。」或作玉

輝諸山至蔓渠山共九山之神圖

輝諸山至蔓渠山共九山之神圖

《中山經》
[编辑]

凡《濟山經》之首,自輝諸之山至於蔓渠之山,凡九山, 一千六百七十里,其神皆人面而鳥身。祠用毛,用一 吉玉,投而不糈。

熏池神無圖[编辑]

《中山經》
[编辑]

《中次三經》「萯山之首,曰敖岸之山,其陽多㻬琈之玉, 其陰多赭黃金,神熏池居之。」

武羅神圖

武羅神圖

《中山經》
[编辑]

青要之山,實惟帝之密都。北望河曲,是多駕鳥。南望 《墠渚》,禹父之所化。是多《僕纍》蒲蘆。武羅司之,其狀 人面而豹文,小腰而白齒,而穿耳以鐻,其鳴如鳴玉。 是山也,宜女子。

《武羅》,神名。即神字鐻金銀器之名。未詳。音渠。鳴玉。如人鳴玉佩聲。廣注任臣案:《世本》夏時有武羅國,《琴志》有夏臣。武羅,與神同名。盧柟《滄溟賦》云:「武羅屏首以蝹身,帝江蹙足而斂翼。」《五音集韻》云:「鐻耳環。」與璖同。左思《魏都賦》:「髽首之豪,鐻耳之傑。」

太逢神圖

太逢神圖

《中山經》
[编辑]

和山實惟河之九都,吉神《泰逢》司之,其狀如人而虎 尾,是好居於《萯山》之陽,出入有光。《泰逢》神動,天地氣 也。

廣注郭曰:「虎尾,或作雀尾,動天地氣,言其有靈爽,能興雲雨也。」夏后孔甲田於萯山之下,天大風晦冥,孔甲迷惑,入於民室。見《呂氏春秋》。任臣按:《三才圖》「會」作「泰。」《事物紺珠》云:「泰。」「司吉善之神。《緯書》」云:「黃萯山之神,能動天地。」《冠編:二十二姓紀》有泰逢氏,注云:「和山為河之九都,吉神泰逢寄精之所。」馮氏《雜錄》曰:「泰逢,吉神也,居和山五曲。」王文祿《補衍》云:「泰逢出萯山。《郁離子》曰:『泰逢起風,薄號行雨』。指此也。」《學海》曰:「今東陽有萯山,一云倍尾山。《世紀》云:『即東首陽山』。」案:《通鑑循蜚紀》:「泰逢氏沒,為河神司之,於萯山之陽」,出入有光。《路史》:「夏后氏游畋,黃萯之顏,天風晦冥遇神。」而迷。《文心雕龍》云:「夏甲嘆於東陽,東音以發。」謂此事耳。《釋義》曰:「今深山有燐火,夜中望之,明滅倏忽,出入有光,無乃類是

凡萯山之首,自敖岸之山至於和山,凡五山,四百四

十里。其祠太逢、熏池、武羅,皆一牡羊,副嬰用吉玉,其 二神用一雄雞,瘞之糈用稌。

副謂破羊骨,磔之以祭也。

鹿蹄山至元扈山共九山之神圖

鹿蹄山至元扈山共九山之神圖

《中山經》
[编辑]

凡《釐山》之首,自鹿蹄之山至於元扈之山,凡九山,千 六百七十里。其神狀皆人面獸身。其祠之,毛用一白 雞,祈而不糈,以彩衣之。

以彩飾雞。

苟林山至陽虛山之神無圖[编辑]

《中山經》
[编辑]

凡《薄山》之首,自苟林之山至於陽虛之山,凡十六山, 二千九百八十二里。《升山》,冢也,其祠禮太牢,嬰用吉 玉。《首山》。也。其祠用稌黑犧太牢之具,糵釀干儛置 鼓,嬰用一璧,尸水合天也。肥牲祀之,用一黑犬於上, 用一雌雞於下,刉一牝羊獻血,嬰用吉玉,彩之,饗之。

「《尸水》合天」,天神之所馮也。彩之,加以繒綵之飾也。饗之,勸強之也。

驕蟲神圖

驕蟲神圖

《中山經》
[编辑]

《平逢之山》有神焉,其狀如人而二首,名曰《驕蟲》,是為 螫蟲,實惟蜂蜜之廬。其祠之,用一雄雞,禳而勿殺。

為螫。蟲之長也。廬,言群蜂之所舍集。蜜,赤蜂名。禳,祭名也。謂禳卻惡氣也。廣注任臣案:臆見《彙考》作「蟜蟲」,《事類賦》注引《經》云:「嬌蟲是長螌蟲」,盧柟《泰宇賦》「挫陸吾而阤驕蟲」,謂此也。

平逢山至陽華山之神無圖[编辑]

《中山經》
[编辑]

凡《縞羝山》之首,自「平逢之山至於陽華之山」,凡十四 山,七百九十里。岳在其中,以六月祭之,如諸岳之祠 法,則天下安寧。

帝臺神無圖[编辑]

《中山經》
[编辑]

休與之山,其上有石焉,名曰「帝臺之棋」,五色而文,其 狀如鶉卵。「帝臺之石」,所以禱百神者也。

「《帝臺神人》名棋」,謂博棋也。

「鼓鐘之山」,帝臺之所以觴百神也。

舉觴燕會則於此山,因名為《鼓鐘》也。

天愚神無圖[编辑]

《中山經》
[编辑]

《堵山神》,天愚居之,是多怪風雨。

<h3 id="休與山至大騩山共十九山之神圖與中嶽嵩山神圖同" style="text-align: center">休與山至大騩山共十九山之神圖與中嶽嵩山神圖同
休與山至大騩山共十九山之神圖〈與中嶽嵩山神圖同〉

《中山經》
[编辑]

凡苦山之首,自休與之山至於大騩之山,凡十有九 山,千一百八十四里。其十六神者,皆豕身而人面。其 祠:「毛牷用一羊,羞嬰用一藻《玉瘞》。」苦山、少室、太室,皆 冢也。其祠之太牢之具,嬰以吉玉。其神狀皆人面而 三首,其餘屬皆豕身人面也。

𧕦

𧕦

《中山經》
[编辑]

驕山,神《𧕦圍》處之,其狀如人面,羊角虎爪,恆遊於睢 漳之淵,出入有光。

計蒙神圖

計蒙神圖

《中山經》
[编辑]

「《光山》神,《計蒙》處之。」其狀人身而龍首。恆遊于漳淵,出 入必有飄風暴雨。

涉𧕦

涉𧕦

《中山經》
[编辑]

岐山,神《涉𧕦》處之,其狀人身而方面,三足。

廣注郭曰:「𧕦,徒何切;一作『𧕦』,笑遊切。」任臣案:《宛委餘編》作「涉鼉。」𧕦,古「𧕦」字。《談薈》曰:驕山神名𧕦圍,岐山神名涉𧕦。

景山至琴鼓山共二十三山之神圖

景山至琴鼓山共二十三山之神圖

《中山經》
[编辑]

凡荊山之首,自景山至琴鼓之山,凡二十三山,二千 八百九十里。其神狀皆鳥身而人面。其祠用一雄雞, 祈瘞用一藻圭,糈用稌驕,山冢也,其祠用羞酒少牢, 祈瘞嬰毛一璧

熊山神無圖[编辑]

《中山經》
[编辑]

《熊山》有穴焉,熊之穴恆出神人,夏啟而冬閉。是穴也, 冬啟乃必有兵。

女几山至賈超山共十六山之神圖

女几山至賈超山共十六山之神圖

《中山經》
[编辑]

凡岷山之首,自女几山至于賈超之山,凡十六山,三 千五百里,其神狀皆馬身而龍首,其祠:毛用一雄雞 瘞,糈用稌。文山勾檷。風雨騩之山,是皆冢也,其祠之 羞酒少牢,具嬰毛一吉玉。熊山,席也,其祠:羞酒太牢, 具嬰毛一璧干。儛用兵以禳祈,璆冕舞。

羞酒,先進酒以酹神。席者,神之所憑止也。禳,祓除之祭名。儛者,持盾武儛也。祈璆冕舞,祈求福祥也。祭用玉。儛者,冕服也。美玉曰璆。

首山至丙山共九山之神圖

首山至丙山共九山之神圖

《中山經》
[编辑]

凡《首陽山》之首,自首山至于丙山,凡九山,二百六十 七里。其神狀皆龍身而人面,其祠之毛,用一雄雞,瘞 糈用五種之。糈。堵山,冢也,其祠之,少牢具羞酒祠,嬰 毛一璧。瘞騩山,帝也,其祠羞酒,太牢,其合巫祝二人, 儛嬰一璧。

耕父神圖

耕父神圖

《中山經》
[编辑]

《豐山神》,耕父處之,常遊清泠之淵,出入有光,見則其 國為敗。

清泠水,在西號郊縣山上神來時,水赤有光耀,今有屋祀之。廣注任臣案:張衡《東京賦》:「囚耕父于清泠,溺女魃于神潢。」《南都賦》:「耕父揚光于清泠之淵。」黃省曾《讀山海經》詩:「耕父爾何神,常遊清泠淵。」《馮氏雜錄》曰:「耕父居清泠之淵,見則其國敗。」《事物紺珠》云:「南陽府東北豐山下有清泠泉,神耕父處之,神來則水赤。」《說苑》云:「白龍下清泠之淵。」《真誥》云:「務光入清泠之淵。」《淮南子》:「北人無擇非舜,自投清泠之淵。」《夏竦賦》:「湛清泠之素液。」即斯水。

翼望山至几山共四十八山之神圖

翼望山至几山共四十八山之神圖
考證.svg

《中山經》
[编辑]

凡荊山之首,自翼望之山至于几山,凡四十八山,三 千七百三十二里。其神狀皆彘身人首,其祠:毛用一 雄雞,祈瘞用一珪,糈用五種之精。禾山,帝也,其祠:太 牢之具,羞瘞倒毛用一璧,牛無常。堵山、玉山,冢也,皆 倒祠,羞毛少牢,嬰毛吉玉。

于兒神圖

于兒神圖

《中山經》
[编辑]

《夫夫》之山神,于兒居之,其狀人身而身操。兩蛇常遊 于江淵,出入有光。

篇遇山至榮余山共十五山之神圖

篇遇山至榮余山共十五山之神圖

《中山經》
[编辑]

凡洞庭山之首,自篇遇之山至于榮余之山,凡十五 山,二千八百里。其神狀皆鳥身而龍首,其祠:毛用一 雄雞、一牝豚刉,糈用稌。凡夫夫之山,即公之山、堯山、 陽帝之山,皆冢也,其祠:皆肆瘞,祈用酒,毛用少牢,嬰 毛一吉玉。洞庭,榮余山神也,其祠:皆肆瘞,祈酒太牢 祠,嬰用圭璧十五,五彩惠之。

刉亦割刺之名。肆,陳之也。陳牲玉而後埋藏之。惠猶飾也,《方言》也。

羽民國神無圖[编辑]

《海外南經》
[编辑]

《羽民》國,有神人二八連臂,為帝司夜於此野,在羽民 東,其為人小頰赤肩,盡十六人。

司夜,「晝隱夜見。」

形天神圖

形天神圖

《海外西經》
[编辑]

「《奇肱》之國。」形天與帝。至此爭神。帝斷其首。葬之常羊 之山。乃以乳為目。以臍為口。操干戚以舞。

干盾,戚斧也,是為無首之民。廣注任臣按:《抱朴子》謂「無首之體」,即此也。陶詩云:「精衛銜微木,將以填滄海,形夭無千歲,猛志故常在,形天作形夭。」段成式《諾皋記》云:「形夭與帝爭海神帝斷其首葬之常羊山,乃以乳為目,臍為口,操干戚而舞焉。」劉會孟曰:「律陀有天眼,形天有天口。」洪容齋曰:「舊本淵明讀《山海經》詩,『形夭無千歲』,疑上下文義不貫,遂取」經文參校,「形天」,獸名,好銜干戚而舞,乃知是「形天」、「舞」「干戚」五字皆譌,此與臨漢曾紘之說同也。而《二老堂詩話》復云:靖節茲題十三篇,大概篇指一事,此恐專說精衛填海,無千歲之壽,而猛志常在化去不悔,若并指「形天」,似不相續。其辭甚辨,而要以曾紘之解為得之。邢凱《坦齋通編》云:「天山有神名」形天。操干戚而舞不止。張氏《代醉編》曰:「『《山海經》。形天與帝爭。神形刑天夭』四字。當再考善本。」又吳淑

《事類賦》:「駭操干之刑大。」 以形天為刑大,更誤矣。《來斯行策》云:「《晉史》莫窺,空詫渡河之三豕;《山經》未諳,終迷舞戚之形天。」 謂此。又青藤山人《路史》曰:刑天即渾敦。

燭陰神圖

燭陰神圖

《海外北經》
[编辑]

鍾山之神名曰燭陰,視為晝,暝為夜,吹為冬,呼為夏, 不飲不食不息,息為風,身長千里,在無之東,其為 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鍾山下。

廣注郭曰:「燭,龍也。是燭九陰,因名云。息,氣息也。」《淮南子》曰:「龍身一足。」任臣案:《括地圖》曰:「鍾山之神,名曰燭龍。視為晝,暝為夜,吹為冬,呼為夏,息為風。」《楚辭》:「日安不到,燭龍何照?」王逸注云:「天之西北,有幽冥無日之國,有龍銜燭而照之。」柳宗元《天對》曰:「修龍旦燎,爰北其首。九陰極冥,厥朔以炳。」楊萬里解云:「旦燎謂銜燭也。」張憲《燭龍行》云:「蛇身人面,髮如赭,銜珠光吐照天下。」謂此也。

相柳神圖

相柳神圖

《海外北經》
[编辑]

共工之臣曰相柳氏,九首以食于九山。相柳之所抵, 厥為澤谿。禹殺相柳,其血腥,不可以樹五穀種。禹厥 之,三仞三沮,乃以為眾。帝之臺,在崑崙之北,柔利之 東。相柳者九首,人面蛇身而青,不敢北射,畏共工之 臺,臺在其東,臺四方隅有一蛇,虎色,首衝南方。

廣注郭曰:「頭各自食一山之物,言貪暴難饜抵觸。」厥,掘也。掘塞之而土三沮坎,言其血膏浸潤壤地,地潤濕,唯可積土以為臺觀。崑崙山在海外者,「衝」猶「向」也。任臣按:《相柳蛙》《螢子》《三才圖會》俱作「相抑。」先是共工姜之異為太昊黑龍氏,主水職。共工薨,子康回襲黑龍氏,亦曰共工。太昊崩,女媧立,以上相不下女主伯九有「而朝同列,僭黑帝,輔以相柳,竊保冀方,亦作相繇。」見張揖《廣雅》及《大荒經》。又案:神九首者,相柳之外,九鳳九首,木夫九首。駱賓王《露布》云:「雄𧈭九頭」,蓋謂此也。案陳一中曰:「共工夾輔太昊,太昊在位,則相柳為陪臣;太昊既陟,則相柳於共工。君臣之分既定,義不可絕。嗣主縱無道,當死事以報先君,人」臣之義也。彼各為其主,精靈未泯,死化九首之虺,所抵為淵澤水孽,憤戾之氣,理不盡無,故禹不得不殺。一曰,禹戮之虺非真相,柳氏杜宇、彭𧑅是也。王世貞詩:「相柳食九州,膏血彌川坻。」即此。楊慎《補注》云:「首衝南方者,紀鼎上所鑄之象。虎色者,蛇斑如虎,蓋鼎上之象,又以彩色點染別之。」

夸父神圖

夸父神圖
考證.svg

《海外北經》
[编辑]

夸父與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飲,飲于河渭。河渭不足, 北飲大澤。未至,道渴而死。棄其杖化為鄧林。

夸父者,蓋神人之名也。「入日」,言及日干將入也。其能及日景而傾河渭,豈以走飲哉?寄用于走飲耳,幾乎不疾而速,不行而至者矣。此以一體為萬殊,存亡代謝,寄《鄧林》而遯形,惡得尋其靈化哉?

奢比尸神圖

奢比尸神圖

《海外東經》
[编辑]

《大人國》,奢比之尸在其北,獸身、人面、大耳,珥兩青蛇。 一曰「肝榆之尸在大人北。」

《奢比尸》,亦神名也。珥以蛇貫耳也。廣注任臣案:《三才圖會》作「奢。」北。案:奢比,黃帝七輔之一,《冠編》云:「黃帝友奢比友地典。」《路史》「奢比辨乎東,以為土師」,是也。《國名記》有奢比國。盧柟《滄溟賦》云:「獻奢比,游無垠」,《釋義》曰:「青蛇,以象木也,類也。」

天吳神圖

天吳神圖

《海外東經》
[编辑]

朝陽之谷,神曰「天吳,是為水伯」,在「北」兩水間,其 為獸也,八首人面,八足八尾,皆青黃。

廣注郭曰:「《大荒東經》云『十尾』。」任臣案:天吳,水伯名。《談藪》曰:「李大異常誦杜『天吳紫鳳』之句,顧坐客云:『吳音華,見《山海經》,未知復見何書』?」王仲行對云:「『『《後漢書》戴就被收,獄吏燒鋘斧,使就挾之』。注引何承天《纂文》:『鋘音華』。又《詩》:『不吳不敖,不吳不揚』,亦皆音華』。據此,則天吳從華音矣。《郁離子》曰:『天吳八首八足而相抑,九頭實佐之』。」蓋指此也。

孟涂神無圖[编辑]

《海內南經》
[编辑]

夏后啟之臣曰孟涂,是司神於巴。人請訟於孟涂之 所,其衣有血者乃執之。是請生居山上,在丹山西,丹 山在丹陽南,丹陽居屬也。

司神,聽其獄訟為之神。主不直者,則血見於衣請生,言好生也。

危神圖

危神圖

《海內西經》
[编辑]

貳負之臣曰「危。」危與貳負殺窫窳。帝乃梏之疏屬之 山,桎其右足,反縛兩手與髮,繫之山上木在《開題》西 北。

廣注郭曰:「漢宣帝使人上郡發盤石,石室中得一人。」「裸,被髮反縛,械一足,以問群臣,莫能知。」劉子政按此言對之,宣帝大驚。於是時人爭學《山海經》矣。論者多以為是其尸象,非真體也。意者以靈怪變化,論難以理測。物稟異氣,出於不然,不可以常運

「推,不可以近數揆矣。魏時有人發故周王冢者,得殉女子,不死不生數日時有氣,數月而能語,狀如廿許人,送詣京師,郭太后愛養之,恆在左右。十餘年,太后崩,此女哀思哭泣,一年餘而死。」 即此類也。任臣案:王充《論衡》云:「董仲舒睹重常之鳥,劉子曉貳負之尸。」 指此也。又《獨異志》載:「劉歆須疏屬之尸,須七歲女子以」 乳之,即變為人。帝如其言,遂能應對。故《博物策》云:「取女乳而疏屬之尸。」 可語辭亦誕矣。《宛委餘編》云:劉向識貳負桎梏之尸,蓋僵尸數千年不朽者也。今潯溪水側有重人穴,穴中有僵尸,不知年載。又《記》云:「人以五月五日生者,尸不腐。」 皆此之類。

窫窳神圖

窫窳神圖

《海內西經》
[编辑]

開明東有巫彭、巫抵、巫陽、巫履、巫几、巫相,夾窫窳之 尸,皆操不死之藥以距之。《窫窳》者,蛇身人面,貳負臣 所殺也。

巫、彭等,皆神醫也。距,為距卻死氣,求更生也。

貳負神圖

貳負神圖

《海內北經》
[编辑]

鬼國在貳負之尸北,為物人面而一目,一曰《貳負》神 在其東,為物人面蛇身。

宵明燭光神無圖[编辑]

《海內北經》
[编辑]

舜妻登比氏生,宵明燭光,處河大澤,二女之靈能照 此所方百里。一曰《登北氏》。

「宵明」、「燭光」,二女字也。以能光照,因名云。

<h3 id="犁" style="text-align: center">犁
犁�

《大荒東經》
[编辑]

小人國有神,人面獸身,名曰「犁。」之尸

折丹神無圖[编辑]

《大荒東經》
[编辑]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鞠陵,於天東極離瞀,日月所出, 名曰「折丹」,東方曰折,來風曰俊,處東極以出入風。

《折丹神人》言「此人能節宣風氣,時其出入。」

女媧神圖

女媧神圖

《大荒西經》
[编辑]

有國名曰淑士,顓頊之子。有神十人,名曰女媧之腸 化為神,處栗廣之野,橫道而處。有人名曰石夷,來,風 曰韋,處西北隅,以司日月之長短。

「女媧,古神女而帝者,人面蛇身,一日中七十變。」《栗》,《廣野》名。

噓神圖

噓神圖

《大荒西經》
[编辑]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日月。」山,天樞也。《吳姖》天門,日月 所入,有神人面無臂,兩足反屬於頭上,名曰「噓。」

崑崙山神圖

崑崙山神圖

《大荒西經》
[编辑]

崑崙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處之。其下 有弱水之淵環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輒然。

夏耕尸神圖

夏耕尸神圖

《大荒西經》
[编辑]

南嶽娶州山女,名曰女虔。女虔生季格,季格生壽麻。 壽麻正立無景,疾呼無響。爰有大暑,不可以往。有人 無首,操戈盾立,名曰《夏耕之尸》。故成湯伐夏桀于章 山,克之,斬耕厥前。耕既立,無首,走厥咎,乃降于巫山。

「疾呼無響」,言其稟形氣有異於人也。「夏耕之尸」,亦形天尸之類于章山,名斬。《耕厥前》。頭亦在前者,「走厥咎」,逃避罪也

夏后開神圖

夏后開神圖

《大荒西經》
[编辑]

西南海之外,赤水之南,流沙之西,有人珥兩青蛇,乘 兩龍,名曰夏后開。開上三嬪于天,得《九辯》與《九歌》以 下。此天穆之野,高二千仞,開焉,得《始歌》《九招》。

《夏后開》,即「夏后啟」也。

九鳳神圖

九鳳神圖

《大荒北經》
[编辑]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極天櫃」,海水北注焉。有神九 首,人面鳥身,名曰「九鳳。」

彊良神圖

彊良神圖

《大荒北經》
[编辑]

北極有神,銜蛇操蛇,其狀虎首人身,四蹄長肘,名曰 《彊良》。

天女魃無圖[编辑]

《大荒北經》
[编辑]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句,海水入焉。有係昆之山者, 有共工之臺,射者不敢北向。有人衣青衣,名曰黃帝 女魃。蚩尤作兵伐黃帝,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 野。應龍畜水,蚩尢請風伯、雨師,縱大風雨。黃帝乃下 天女曰:「魃,雨止。」遂殺蚩尤。魃不得復上所居。不雨,叔 均言之帝後,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為田祖魃時亡 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決通溝瀆。」

田祖,主田之官,魃時亡之,畏見逐也。令神北行向水位也。

赤水神女無圖[编辑]

《大荒北經》
[编辑]

有鍾山者,有女子衣青衣,名曰《赤水女子獻》。

《神女》也。

犬戎神圖

犬戎神圖

《大荒北經》
[编辑]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山,順水入焉。有人名曰「犬 戎。」黃帝生苗龍,苗龍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生白 犬。白犬有牝牡,是為犬戎。肉食有赤獸,馬狀無首,名 曰戎《宣王尸》。

《犬戎》之神名也。

犬戎國有神,人面獸身,名曰《犬戎》。

延維神圖

延維神圖

《海內經》
[编辑]

有神人首蛇身,長如轅,左右有首,衣紫衣,冠旃冠,名 曰「延維。」人主得而饗食之,霸天下。

澤神也。齊桓公出田于大澤,見之,遂霸諸侯。

《神異經》
[编辑]

《西荒經》
[编辑]

西方深山中有人焉,身長尺餘,袒身,捕蝦蟹,性不畏 人。見人止宿,暮依其火以炙蝦蟹,伺人不在,而盜人 鹽以食蝦蟹,名曰「山臊」,其音自叫。人嘗以竹著火中, 爆烞而出,臊皆驚憚,犯之令人寒熱。此雖人形而變 化,然亦鬼魅之類。今所在山中皆有之。

《博雅》
[编辑]

《山神》
[编辑]

山神謂之《离》。

《酉陽雜俎》
[编辑]

《諾皋記》
[编辑]

「山蕭」一名「山臊。」《神異經》作一曰操《永嘉郡記》作「山魅」, 一名山駱,一名蛟。一曰蛂一名濯肉,一名「熱肉」,一名暉, 一名「飛龍。」如鳩,青色,亦曰「治烏。」巢大如五斗器,飾以 土堊,赤白相間,狀如射侯,犯者能役虎害人,燒人廬 舍,俗言「山魈。」

《路史》
[编辑]

《後紀》
[编辑]

太昊伏羲氏,在治百六十有四載,落厥妃殞洛,是為 《洛神代》,所謂伏妃者。

即虙妃。《漢書音義》。如淳以為伏羲之女。溺洛而死。為洛水之神。非也。明曰:「虙妃豈女哉。」

黃帝滅蚩尤,徽猷多本于后。尢北復以其輕,勦其餘 于輞谷,人賴其利,遂世祀之,是為《金山之神》。

《武昌府志》
[编辑]

《晏公》
[编辑]

晏公諱戌仔,宋末清江鎮人,入元為文錦局,敕封平 浪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