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4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四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四十七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四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四十七卷目錄

 神像部總論

  祛疑說神像所以靈

 神像部藝文一

  為宰相賀趙郡鑄天尊及佛有諸瑞表

                  唐孫逖

  下泊宮三茅君塑像記       王師簡

  大羅天尊畫像讚并序      梁肅

  畫元始天尊釋迦牟尼佛讚并序  穆員

  碧落天尊像記           李訓

  樊侯神像災記         宋歐陽修

  三皇神像記          元牛繼志

  關聖帝像讚          明沈仲寅

 神像部藝文二

  金銅仙人辭漢歌并序     唐李賀

  淨因大覺禪師以閻立本畫水官見遺報之以

  詩               宋蘇洵

  題關帝像            張商英

  廬山有勝處曰臥龍南康朱使君始築茅繪諸

  葛武侯像于其中以書屬予賦詩寄題此篇

                  張栻

  瓊花木后土像         金党懷英

  續金銅仙人辭漢歌并序    元于石

  題劉節使所藏顯宗御畫莊子像

                  丘處機

  李伯時姑射仙像卷         黃璋

  終南進士行和李五峰題馬麟畫鍾馗圖

                  薩都剌

  觀孫太古周天二十八宿星君像圖

                   吳萊

  題王母醉歸圖          楊維楨

  題鍾馗圖           明凌雲翰

  題謝衛同鍾馗移家圖       湯引勣

  漢口拜關帝遺像          張㹅

  土偶禍              沈周

  送門神              前人

 神像部選句

 神像部紀事一

神異典第四十七卷

神像部總論[编辑]

祛疑說[编辑]

《神像所以靈》
[编辑]

「設土木像,敬而事之,顯應靈感,此非土木之靈,乃人 心之靈耳。」夫壇場社廟,或興或廢,有靈有不靈者,係 人心之歸與不歸,風水之聚與不聚。蓋人者,具真覺 之靈,受中和之氣。天地之內,莫靈於人,人心所聚,靈 氣之所聚也。彼得風水之利者,氣脈停止,人心精爽 得以依之,此所以愈靈而愈興也。其失風水之宜者, 和氣不聚,人心精爽無所依棲,隨而蕩散,此所以日 廢而不靈也。凡壇場立於風水會聚之地,而人心歸 向,未有不靈而福德者。愚人不知此理,欲助其靈,乃 取活蛇生鴉,或縛獼猴,藏於《土木偶》之胸腹,此非助 靈之道,實助其妖孽耳,知者不可以不戒。

神像部藝文一[编辑]

《為宰相賀趙郡鑄天尊及佛有諸瑞表》
[编辑]

唐孫逖

臣等伏見趙郡奏鑄等身《元始天尊》,其日天氣晴和, 祥雲散彩。又開模未畢,先出白光,尊容漸見豪光圓 滿,其花冠輝耀,白色如玉,遍身衣帔自然雲霞,眉上 有兩點白光,流轉照耀。又鑄等身釋迦牟尼佛螺髻, 兼遍身自然玉色,唯頂至面為紫金色。聖情敦道,天 心護法,爰降宸儀,將崇寶相。鑄寫之際,禎祥屢臻。初 法止於上京,遂呈祥於外郡。金姿玉色,不假琢雕;霞 帔霓裳,非因藻繪。見祥光於眉宇,生瑞氣於雲端,曲 示明徵,宛如合契。元貺稠疊,用彰萬億之期;蒼生何 幸,盡登仁壽之域。臣等沗侍軒墀,倍深欣慶,無任抃 躍之至,謹奉表陳賀以聞。仍望宣示朝廷,編諸簡冊。

《下泊宮三茅君塑像記》
王師簡
[编辑]

太上,立德立言,以弘其教,生人活國,其用不極。繇乎 恬澹者則詣真理乘化,出入人紀,罔窮,廣成枉軒皇

之尊,闕令闡元元之訓,冥搜虛極,呼吸日月,上賓之
考證.svg
軒,代有其人。茅真君伯氏、仲氏,虔奉元樞,退然若喪,

脫履萬類,騰跡三清,學宗其門者,綿代不絕。時謂朝 山之月,肩駕擊轂,白鶴紫氣,必應其晨。或者詭說,則 曰:「真君住此,以掌吳越司命籍,人寰生死吾不知,故 闕書。」且嘗遺一畝之宮於山之陽,去而復返其號下 泊之治,榛蕪積焉。游者憮然,則有東周黍離,殷墟麥 秀之嘆。矧!靈仙何處哉?我河東廣平公,為藩吏之師 法,實奉黃老以根政源。嘗謂開元承平之代,上奉無 為,以宅清靜,元門垂祐,有國有家者屬焉。由是捨俸 入之錢,以宏其棟宇,置真君之像,惟肖其儀形。設雲 幄於兩楹,分玉座而鼎足,以嚴其觀,雙侍童衛焉,以 備其教,龍虎君翊焉,昇其堂塗,稽首拜手,忽若前後 左右,旄節羽衛,從諸天行,揖其冰容,以敬以肅。又若 美其目口,流涕發論,破人昏惑,往真之跡將墮而復 振。此教之演,廣被而弘敷。其率教者,興廢繼絕,實由 乎人力;蒙福獲祉,必感乎至公。爰以黃籙法會,元辰 修畢,仍歲畢緝繪,紫陽玉真。當負扆而頒命,列陪位 而贊拜。磬雜天籟,宵燭如星。奉章上元,昭啟昊帝。蓋 所以保和封內,儲慶皇家。門閥之祥。我事丘禱,至哉 賢侯之業也。粵元和甲午歲十一月二日,新宮始成, 無傷「物力,公之宇內,百姓不知,有嚴有翼,如合造化。 道士孫智清,元門龜龍,以標儀矩,受成事指,顧而葉 焉。乃欲章明靈跡,延耀丕業,請介於戎政者譔而刊 之。」師簡驗於良畫,故不敢沒其美云。

《大羅天尊畫像讚》并序
梁·肅
[编辑]

「維唐肅宗文明武德大聖大宣孝皇帝,以大功平大難,以大孝纘大業。少康復業,下武繼文,丕丕崇崇,千古同德。亦既厭代,去而上仙,衣冠留於喬岳,曜魄歸乎太極。惟夏四月十有八日,實遺弓之辰,皇上追聖祖之烈光,申孝孫之永慕,載揚至道之賾,用弘上清之福。」 爰詔國工,以是日畫大羅天尊像一軀。混成真「精,揮倬神化,包裹六極,覆露九皇。巍乎道主之德相既明,至哉聖人之孝思可見。」 小臣肅拜手受詔,為之讚云:

至陽之原,無窮之門。大羅之界,象帝之尊。「文明武德, 有赫孝宣。道光乾元,人畏軒轅。翼翼睿宗,嗣武統天。 或圖尊容,追孝前文。肅拜稽首,臣敢颺言。惟此功德, 載煥載元。既祐聖神,介福無邊。亦祐我后,壽考萬年。」

《畫元始天尊釋迦牟尼佛讚》并序
穆員
[编辑]

聖人之教有三儒之先師曰:「孝者德之本,教之所由生。」 又曰:「立身揚名,以顯父母,孝之終也。」 若乃崇樹景福,追護既往,有無上無邊之力,非智智識識之功,則道釋二宗,其用一致。《記》曰:「君子有終身之憂」 ,忌日之謂也。歲孟秋晦,我王母太原郡夫人棄養之辰,我公霜露永懷,發是上願,謂夙夜種德,以無沗為念。裕蠱「垂範,立家開國,不足以為顯;鼎鼐之豐,蘋蘩之潔,不足以為饗;《蓼莪》罔極,石窌啟封,不足以為報。」 且曰:「元始天尊,大道之原也;釋迦牟尼,萬聖之祖也。以五綵繪圖,二睟容及,此辰而就。眷命小子,贊揚聖功。」 其詞曰:

嚴哉煥乎,觀有迴向。有類夫朝日初昇,圓月始望。又 若二聖現於空中,髣髴乎不知其像。我公孝思,福應 如響。於乎聖力,巍巍蕩蕩。

《碧落天尊像記》
李訓
[编辑]

有唐五十三祀,龍集敦牂,哀子李訓誼譔。諶御恤在 疚,寘懷靡所,永言報德,思樹良因。敬立大道天尊,逮 侍真像。粵若稽古,藐覿邃初,真宰貞乎得一,混成表 於沖周。元之又元,蹟超言象之域;惟恍惟惚,理冥視 聽之端。是以峒山順風,勞乎靡索;汾陽御辨,窅然自 喪。曠矣哉,道之韞也,其寄於寥廓之場焉。至於玉笈 宣徽,琅函吐祕,方壺神闕,蒙穀靈遊。倏忽九陔,導飛 廉而從敦圉;俯仰六合,戴列星而乘雲氣。固亦昭章 逸軌,肸蠁孤風,淳化其瞭,幽契無爽。伏以光妃含貞 載德,克懋瓊儀,延慶台華,正位藩閫,動容資於典禮, 發言光乎箴訓。故紘綖是肅,粢盛無違,大當葉曜,中 閨以睦。況倚閭分甘之澤,徙居側盼之規,義越人倫, 恩深振古。重以凝神道域,抗志澄源,淮館儀山,參鴻 寶之靈術;楚壇敷教,暢微言之盛範。儒元兼洞,真俗 兩該,德冠母儀,事高嬪則。豈圖昊天不惠,積善無徵, 咎罰奄鍾,荼蓼俄集。訓等痛纏過隙,感切風枝,泣血 攀號,自期顛殞。祗奉嚴訓,慈勉備隆,偷存視息,遄移 氣序,几筵寂寞,瞻望長違,創巨徒深,寄哀何地。所以 貪建餘漏,祈福元宗,敬寫真容,庶幾終古。而土木非 可久之質,鎔鑄為誨盜之先,肅奉沖規,圖輝貞質,睟 容伊穆,元儀有煒。金真摛耀,疑金闕之易奔,琳華揚 彩,若琳房之可覲。霓裳交映,欻駕斯留,帝晨飾翠美 之雲,香童散朱陵之馥,載彫爰。「式展歲祈,以此勝 因,上資神理。」伏願栖真碧落,飛步黃庭,謁群帝於天 關,攜列仙於雲路,融心懸解,宅美希夷,住儀鄰以洞 煥,指乾坤而齊極,介茲多祉,藩度惟隆,如山作固,永 播熊章之烈,循陔自勔,冀申烏鳥之志。孔明在鑒,匪曰道遐,昌言嗥聞,庶斯無隔。昔人御哀罔極,鉛槧騰 聲,柔紛克劭,義切張憑之誄;至德興思,痛深陸機之 賦。況清輝懋範,宛若前蹤,瞻言景行,敢忘刊紀。餘魂 弱喘,情不逮文。謹託真猷,直書心事,音儀日遠,風烈 空傳,叨心感慕,終天何及。

《樊侯神像災記》
宋·歐陽修
[编辑]

鄭之盜有入樊侯廟刳神像之腹者。既而大風雨雹, 近鄭之田,麥苗皆死。人咸駭曰:「侯怒而為之也。」余謂 樊侯本以屠狗立軍功,佐沛公,至成皇帝位為列侯, 邑食舞陽,剖符傳封,與漢長久。《禮》所謂有功德於民 則祀之者歟!舞陽距鄭既不遠,又漢、楚常苦戰滎陽、 京、索間,亦侯平生提戈斬級所立功處,故廟而食之, 宜矣。方侯之參乘沛公,事危鴻門,振目一顧,使羽失 氣,其勇力足有過人者,故後世言雄武,稱樊將軍,宜 其聰明正直有遺靈矣。然當盜之倳刃腹中,獨不能 保其心腹腎腸哉?而反貽怒於無罪之民,以騁其恣 雎,何哉?豈生能萬人敵,而死不能庇一躬邪?豈其靈 不神於禦盜,而反神於平民以駭其耳目邪?風霆雨 雹,天之所以震雄威罰有司者,而侯又得以濫用之 邪?蓋聞陰陽之氣,怒則薄而為風霆,其不和之甚者, 凝結而為雹。方今歲且久旱,伏陰不興,壯陽剛燥,疑 有不和而凝結者,豈其適會民之自災也邪?不然,則 喑嗚叱咤,使風馳霆擊,列侯之威靈暴矣哉!

《三皇神像記》
元·牛繼志
[编辑]

事神以像,非古也。惟夫世代遼邈,影跡莫按,人雖存 乎敬事之心,而舉目無形,似可睹,不怠而輟焉者幾 希矣,此像事之不可廢也。皇元混一區夏,制度文為, 敻超千古,俾天下郡邑得以通祀伏羲、神農、黃帝氏, 額其殿曰「開天門」,亦曰「開天」,像設巍然,享以春秋二 季月,所以示天下以報本反始,一其敬而起其怠也。 淵乎遠哉!按古傳記,三聖人生各數千百載。伏羲氏 風姓,繼燧人氏而生,蛇身人首。神農氏姜姓,繼風氏 而王,人身牛首。黃帝氏姬姓,代姜氏為天子,有霓樞 之祥,垂衣而治。雖歷紀載茫昧,有薦紳之所難言者, 然當鴻濛肇判,人物乍形,始而粗疏,后漸精密,要亦 近似然者。武強故廟,神像華美,殊失太古淳龐之真。 至正丙申歲,南陽周侯實尹是邑,乃謀諸監縣。昔寶 赤公因與搜故實,稽圖史,擇匠之良者,易而新之,去 華以樸,反俗用古,然後三聖之像煥然以歸於正。雖 去今千百世,宛如羹牆之彷彿。既乃拔文干予,俾鑱 諸堅鈱,示其民以駿奔也。予惟像以道存者也。向使 「三聖人之道,不足以」利天下、澤後世,雖其姓號於今 無聞焉可也。像又何有?請以其道之見於功德,施諸 天下後世者言之:厥惟今之人,孰不棟宇以居乎?孰 不衣裳以處乎?孰不舟楫以濟不通馬牛以引重致 遠乎?孰不佃漁以鮮食,耒耜以粒食乎?孰不重門以 自固,白杵以養生乎?孰不文籍以紀事?孰不弧矢以 威亂「乎?孰不交易於市以通貨財,醫藥以攻疾病,棺 槨以厚死亡乎?」不能不然,而不知其所從,不幾於忘 本乎?考之《易繫》,始為卦畫佃漁之教者,我伏羲氏也; 始為耒耜交易之教者,大抵又皆我羲農及我黃帝 氏也。其他如「制嫁娶,嘗百草,立醫藥,作甲子,造律曆」, 散處他書,皆所以前民用,以開物成務者也。三聖人 之福利我後人者,何如哉?雖復家置一廟,人尊為祖, 每出入祭飲食,祭猶不足謝聖澤之萬一,況一邑乎? 然像與道相為悠久,道存而像顯,則道益彰。俾是民 睹三聖人之像,尊其瞻視,以齊其恭於外;復俾聞三 聖人之道,啟其向慕,以齊其敬於內。敬恭兩盡,內外 交至,於事神之道,不庶幾其備矣乎?

《關聖帝像贊》
明·沈仲寅
[编辑]

認仔細,此是髯將軍,亦是壽亭侯,亦是武安王,亦是 伏魔帝。三國英雄多若薺,人何不畫曹瞞父子,孫兒 兄弟?丹鳳之星欲流,青龍之血猶膩。世有懷二心者, 人蓄鬼志,睹斯像急須迴避。

神像部藝文二[编辑]

《金銅仙人辭漢歌并序
唐·李賀
[编辑]

魏明帝青龍元年八月,詔宮官牽車西取漢孝武捧露盤仙人,欲立置前殿。宮官既拆盤,仙人臨載乃潸然淚下。唐諸王孫李長吉遂作《金銅仙人辭漢歌》。

茂陵劉郎「秋風客,夜聞馬嘶曉無跡。畫欄桂樹懸秋 香,三十六宮土花碧。魏官牽車指千里,東關酸風射

眸子。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清淚如鉛水。衰蘭送客
考證.svg
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攜盤獨出月荒涼,渭城已

遠波聲小。」

《淨因大覺禪師以閻立本畫水官見遺報之以詩》
宋·蘇洵
[编辑]

「水官騎蒼龍,龍行欲上天。手攀時且住,浩若乘風船。」 不知幾何長,足尾猶在淵。下有二從臣,左右乘魚黿。 矍鑠相顧視,風舉衣袂翻。女子侍君側,白頰垂雙鬟。 手執雉尾扇,容如未開蓮。從者八九人,非鬼非戎蠻。 出水未成列,先登揚旗壇。長刀擁旁牌,白羽注長弮。 雖服甲與裳,狀貌猶鯨鱣。水獸不得從,仰面以手攀。 空虛走雷霆,雨雹晦九川。風師黑虎囊,面目昏塵煙。 翌從三神人,萬里朝天關。我從大覺師,得此詭怪編。 畫者古閻子,於今三百年。見者誰不愛,予者誠已難。 在我猶在子,此理寧非禪。報之以好詞,何必畫在前。

《題關帝像》
張商英
[编辑]

「月缺不改光,劍折不改鋩。」月缺白易滿,劍折尚帶霜。 勢利尋常事,難屈志士腸。男兒有死節,可殺不可量。

《廬山有勝處曰臥龍南康朱使君始築茅繪諸葛武侯像於其中以書屬予賦詩寄題此篇》
[编辑]

張栻

廬山仙靈宅,佳處固非一。頗聞臥龍勝,幽深諒難匹。 懸瀑瀉琮琤,石壁兩崒嵂。草木被光輝,波瀾動回沒。 今年朱使君,下馬恍若失。徘徊領妙趣,指點築茅室。 為愛臥龍名,英姿慨超軼。於焉儼繪事,長風起蕭瑟。 髣髴《梁父吟》,尚想翁抱膝。慘淡風雲會,飄忽日月疾。 獨存經世心,千載詎可汨。褰裳欲從之,雲濤渺寒日。

《瓊花木后土像》
金·党懷英
[编辑]

「皇媧化萬象,賦受無奇偏。胡為墮愛境,亦為尢物牽。 煌煌靈祠花,玉蕊冠春妍。婉如傾國姝,獨立江湖邊。 顧惜怨奪移,含秀梁宮煙。青黃竟自寇,始信擁腫全。 珍材歸好事,肌理緻且堅。瑑刻方寸餘,遺像規汾壖。 願言稅靈馭,要復安所憐。神游妙難詰,豈以大小懸。」 槐根開夢國,橘實游棋仙。靜想寶龕中,坐納東南天。 況有大者存,指顧超八埏。

《續金銅仙人辭漢歌》并序
元·于石
[编辑]

魏明帝遣宮官西取長安,漢武帝承露盤置洛陽,仙人臨載乃澘然泣下。俄而盤折,銅人重,遂不能致。唐李長吉賦《金銅仙人辭》,漢歌辭未能達意,因作後歌以廣之。

漢皇銳意求神仙,神仙之效何茫然。蓬萊弱水不可 到,且立宮中承露盤。饑餐玉屑不堪飽,謂誰有方能 卻老。人生修短數在天,多慾未必能延年。秋風吹老 茂陵樹,年年空滴金莖露。建章宮闕隨煙塵,塊然屹 立惟銅人。宮官西來果何意,一朝辭漢將歸魏。吁嗟 銅人如有知,口不能言惟淚垂。自從曹氏盜神器,父 子相傳已三世。漢宮故物無一存,汝獨猶能感舊恩。 凄然照影臨渭水,一折銅人扶不起。寧為棄物委道 傍,不忍漂泊離故鄉。迢迢東望洛城路,回首長安愁 日暮。長安繁華非昔時,洛陽寥落誰復悲。漢魏興亡 何日了,長見銅人臥秋草。

《題劉節使所藏顯宗御畫莊子像》
[编辑]

丘處機

顯宗好道當年壯,手筆《南華》古形狀。南華去世千載 餘,狀貌風格知何如。只是今人重古道,彷佛氣象加 襟裾。至人胸中本無待,萬竅吹噓任天籟。楊韓嵇阮 心不同,到了各歸於大塊。

《李伯時姑射仙像卷》
黃璋
[编辑]

三素雲中駕赤螭,天風吹袂翠披披。神仙可有情緣 在,手掉芙蓉欲贈誰。

《終南進士行和李五峰題馬麟畫鍾馗圖》
[编辑]

薩都剌

老日無光霹靂死,玉殿咻咻叫陰鬼。赤腳行天踏龍 尾,偷得紅蓮出秋水。終南進士髮指冠,綠袍束帶烏 靴寬。赤口淋漓吞鬼肝,銅聲剝剝秋風酸。大鬼跳梁 小鬼哭,豬龍饑嚼黃金屋。至今怒氣猶未消,髯戟參 差努雙目。

《觀孫太古周天二十八宿星君像圖》
[编辑]

吳萊

「大圜杳何極,鼇柱屹不傾。」日月光最耀,眾星莽縱橫。 周天二十八,錯粲各有名。荒哉審厥象,晃朗奪目睛。 東垣青龍崛,西圉白虎獰。翾飛鳥隼狀,偃伏龜蛇精。 紫宮自然拱,銀漢無復聲。五行所經緯,《甘石》知性情。 上界足官府,神人居穆清。韡曄逞幻怪,顤顟振鏗轟。 跳踉鬼腳捷,舑舕獸面赬。裳衣牙裸襲,角鬣紛披鬇。 豈其太白變,嬉戲類孲或者熒惑動,威怒流欃槍。 照臨多芒角,躔次在縮贏。揣摩過人料,綵繪匪世程。 伊誰駕一氣,得以導九坑。想像陵倒景,觀遊撫層城。 虛空何宮宇,蒼莽孰節旌。毋寧秉筆際,溘此埃風征。 凡夫本狹見,四顧惟寰瀛。夜叉冰澨呀,羅剎炎徼瞠。 鮫女買綃出,《狗夫御》。爭。祇疑「列宿質,卻混殊方氓。 山神對我博,刻石華山陘。海神靳我畫,浪卷滄海鯨天神詎可識?萬古欺聾盲。星占世有職,畫史吾奚評?」

《題王母醉歸圖》
楊維楨
[编辑]

瑤池春暖波如澱,不與紅妝洗嬌面。仙娥泛月蕊宮 來,催宴瓊花開水殿。麻姑滿進九霞觴,金盤鮓熟芙 蓉香。歌雲繚繞紫鸞管,舞飆淑酒青霓裳。阿母嬉春 淡妝束,雲冠巧琢梅花玉。酒痕凝頰呼不醒,扶上仙 山雪毛鹿。綺袍半脫露香肩,飛控不動金連錢。天風 吹夢渡弱水,含羞倦倚雙嬋娟。歸來笑拂龍髯席,汗 濕鮫綃睡無力。玉鉤齊上水晶簾,十二璚樓月光白。 吳興畫史筆如神,丹青貌得瑤池真。劉郎自是識仙 趣,看花同賞元都春。圖中彷彿一相見,何必蓬萊問 清淺。便呼青鳥報鸞箋,蟠桃明日重開宴。

《題鍾馗圖》
明·凌雲翰
[编辑]

湖風吹沙目欲眯,官柳搖金梅綻蕊。終南進士倔然 起,帶束藍袍靴露趾。手掣《硬黃》書一紙,若曰上帝錫 爾祉。蝟磔於思含老齒,頤指守門荼與壘,肯放狐狸 搖九尾,一聲曝竹人盡靡,明日春光萬餘里。

《題謝衛同鍾馗移家圖》
湯引勣
[编辑]

「寒雲潑墨陰風峭,冬青葉底休留叫。老魅梁間忽作 聲,四下妖精俱起嘯。兩星執法未能訶,坐見綠蕪生 白波。曲逗銅魚窺寶甕,倒騎鐵馬試金戈。草煙花露 橫鋪襯,十二闌干飛鬼燐。足健何妨海藏深,耳頑不 怕雷司近。腓豬疥狗森森立,虎豹九關隨意入。移山 換水奏新功,鏤雪雕冰增舊習。須臾扇動民間怪,州 閭遍索羔豚賽。寺中石佛擁來行,廟裏泥神推出拜。 掃帚斜揮簸箕舞,掇轉沙盆齊擂鼓。長蠍潛舒壁上 鉤,短狐暗發溪邊弩。八洞神仙尋斂跡,河伯土公咸 辟易。適從牖下竊聽琴,又向階前偷弄笛。終南進士 鬚垂胸,挈家遠避群魔鋒。鼻息衝開刀兩刃,目光射 透甲三重。清漏滴殘更漸急,玉宇沈」沈露華濕。扶桑 湧上一輪紅,髑髏墮地無人拾。

《漢口拜關帝遺像》
張㹅
[编辑]

欣瞻聖帝荊南像,骨峭神清迥異常。三國有人終戴 漢,九州何地不尊王。日星杲杲昭河嶽,今古巖巖凜 雪霜。一部《春秋》猶在手,浩然真氣配無疆。

《土偶禍》
沈周
[编辑]

「鍠鍠鳴鑼,彭彭伐鼓。」復有旂蓋,亦有戟斧。精力駿奔, 無有老豎。整整肅肅,什什伍伍。《絳帕》首,花繒繳股。 中輿者神,像之以土。岌乎其冠,被以繡組。覡者前導, 跳梁盪舞,亟進如驅,遄止如阻。云神案行,於彼災戶, 惟災之戶。鞠躬傴僂,小心來迎。翁前後姥,家無大小, 一一拜俯。擊牲化楮,薦以醇醹。祝神加饗,稱我神主。 唯疾唯患,我佑我祜。覡乃執乩,運曰「神附。」擊案作聲, 覡曰「神怒,必汝不虔,不明告汝」,渾舍載拜,極哀懇苦。 覡始作書曰:「有負逋,設通夢寐,或聆咒詛,牛豕如干 等,以犬羜鵝鴨及雞,計當倍蓰。汝承其償,其患良愈。 箕忽輟運,少間復舉,謂以汝故,往懇嶽府,曲為之解, 斡生死簿。自覡以下,如狼如虎。從翁及姥,不容有語。 指日令償,令面神許。翁姥跼蹐,無以經紀。質我青苗, 鬻我小女,典我衣裳,翦」我機杼,求我親戚,貸我鄰比。 是日之屆,其輩來聚土張,督責,枚舉件數。數無虧少, 物必豐美。獻事甫成,饕彼尊俎。酒肉淋漓,撐腸拄肚。 復有苞苴,臠胾核糈。此輩未出,患者為鬼。越明之日, 神復求祀。即於東家,其作如故。哭者在西,無警無悟。 蚩蚩之氓,昧乎義理。生死係命,聽稟有數。豈是土偶, 能奪能與。今既無靈,不察何俟?噍噍群小,附土利己, 土豈有知?群小實使此事有類河伯娶婦,有豹為令, 悉投諸水。

《送門神》
前人
[编辑]

抱關憔悴兩疲兵,眾欲麾之我漫禜。簡爾功名惟故 紙,傍誰門戶有深情。戟悲雨跡銷殘畫,鍪賴蟲絲續 絕纓。莫向新郎訴恩怨,明年今夜是分明。

神像部選句[编辑]

漢諸葛亮《黃陵廟記》,熟視於大江重復,石壁間有神 像影現焉。鬢髮鬚眉冠裳宛然如彩畫者。前豎一旌 旗,右駐一黃犢,猶有董工開導之勢。古傳所載「黃龍 助禹開江治水,九載而功成」,信不誣也。

《梁元帝內典碑銘集林序》:「吳主至誠,歷七宵而光曜; 晉王畫像,經五帝而彌新。」

唐陸龜蒙《野廟碑》:「甌粵間好事鬼,山椒水濱多淫祀。 其貌有雄而毅、黝而碩者,則曰將軍;有溫而愿、哲而 少者,則曰某郎;有媼而色嚴者,則曰姥;有婦而色艷 者,則曰姑。」

《宋高宗賜白馬神廟祝文》:「海昌良工,塑像如神。髣髴 而馭,若無若存。」

蘇軾詩:「先帝膺符命,行宮畫冕旒。侍臣簪武弁,女樂 抱箜篌。祕殿開金鎖,神人控玉虯。黑衣橫巨劍,被髮 凜雙眸。」古妝具法服,邃殿羅煙鬟。百神自奔走,雜 沓來趨班。

胡致隆詩:「一老有靈飛宰堵,二神無語鎖寒湫《金趙秉文詩》:「功臣遺像在,時有鼠銜鬚。」

《陳賡詩》「悠然晞風坐東廡,倏見繪畫如飛鶱。仙官華 裾乘朱軒,旗纛掩藹蛟伏轅。雷公電母踏煙霧,天吳 海石驅鼉黿。何時借取霹靂手,倒挽銀漢清乾坤。」 元夾谷之奇詩,升堂拜遺像凜凜增壯氣。

明陳繼儒《關聖帝》詩:「大身充其庭,修髯飄頰輔。」 《顧夢麟》詩:「古像光照人,當日誰所撫。王神下空立,想 見風雷俱。」

神像部紀事一[编辑]

《史記秦始皇本紀》:「二十六年,大酺,收天下兵,聚之咸 陽,銷以為鍾鐻,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廷宮中。」謝 承《後漢書》云:銅人,翁仲,其名也。《三輔舊事》云:「聚天下 兵器,鑄銅人十二,各重二十四萬斤。」

《漢書五行志》:「秦始皇帝二十六年,有大人長五丈,足 履六尺,皆夷狄服。凡十二人,見於臨洮。始皇喜以為 瑞,銷天下兵器,作金人十二以象之。」

《漢南記》:安帝見銅人,以問侍中張陵,對曰:「昔秦始皇 有大人十二身,見於臨洮。此天將亡秦之証。而始皇 誤喜以為瑞,乃鑄銅人以為像。」上曰:「何以知之?」對曰: 「臣見傳載,亦其人,胸上有銘。」

《風俗通》:汝南汝陽彭氏墓路頭立一石人,在石獸後, 田家老母到市買數片餌,暑熱行疲頓息,石人下小 瞑,遺一片餌去,忽不自覺,行道人有見者,時客適會, 問因何有是餌,客聊調之,石人能治病愈者來謝之。 轉語頭痛者摩石人頭,腹痛者摩其腹,亦還自摩他 處。於此凡人病自愈者,因言得其福力,號曰賢士。輜 輦轂,擊帷帳,絳繒絲竹之音,聞數十里。尉部常往護 視。數年亦自歇,末復其故矣。

《水經注》:石柱橋舊有忖留神像。此神嘗與魯班語,班 令其人出,忖留曰:「我貌獰醜,君善圖物,容我不能出。」 班於是拱手與言曰:「出頭見我。」忖留乃出首。班於是 以腳畫地,忖留覺之,便還沒水。故置其像於水,唯背 以上立水上。後董卓入關,遂焚此橋。魏武帝遂更修 之,橋三丈六尺,忖留之像,曹公乘馬見之驚,又命下 之。

《晉書。苻登載紀》:姚萇退還安定,登就食新平,留其大 軍於胡空堡,率騎萬餘圍萇營,四面大哭,哀聲動人。 萇惡之,乃命三軍哭以應登,登乃引退。萇以登頻戰 輒勝,謂堅有神驗,亦於軍中立堅神主,請曰:「往年新 平之禍,非萇之罪。臣兄襄從陝北渡,假路求西,狐死 首丘,欲暫見鄉里。陛下與苻眉要路,距擊不遂而沒。 襄敕臣行殺,非臣之罪。苻登,陛下末族,尚欲復讎,臣 為兄報恥,於情理何負?昔陛下假臣龍驤之號,謂臣 曰:『朕以龍驤建業,卿其勉之』!明詔昭然,言猶在耳。陛 下雖過世為神,豈假手於苻登,而圖臣忘前征時言 耶?今為陛下立神像,可歸休於此,勿計臣過,聽臣至 誠。」登進師攻萇。既而登樓謂萇曰:「自古及今,安有殺 君而反立神像請福,望有益乎?」大呼曰:「殺君賊姚萇 出來,吾與汝決之,何為枉害無辜!」萇憚而不應。萇自 立堅神像,戰未有利,軍中每夜驚恐,乃嚴鼓斬像首 以送登。

《搜神記》:豫章有戴氏女,久病不差,見一小石形像偶 人,女謂曰:「爾有人形,豈神能差我宿疾者,吾將重汝。」 其夜夢有人告之:「吾將祐汝。」自後疾漸差,遂為立祠 山下。

張璞字公直,不知何許人也。為吳郡太守,徵還,道由 廬山,子女觀於祠室,婢使指像人以戲曰:「以此配汝。」 其夜,璞妻夢廬君致聘曰:「鄙男不肖,感垂採擇,用致 微意。」妻覺,怪之,婢言其情,於是妻懼,催璞速發。中流, 舟不為行,闔船震恐,乃皆投物於水,船猶不行。或曰: 「投女則船為進。」皆曰:「神意已可知也,以一女而滅一 門,奈何?」璞曰:「吾不忍見之。」乃上飛廬臥,使妻沈女於 水。妻因以璞亡兄孤女代之,置席水中,女坐其上,船 乃得去。璞見女之在也,怒曰:「吾何面目於當世也!」乃 復投己。女及得渡,遙見二女在下,有吏立於岸側曰: 「吾廬君主簿也。廬君謝君,知鬼神非匹,又敬君之義, 故還二女。」後問女,言但見好屋,吏卒不覺在水中也。 《神鬼傳》:「曲阿當大埭下有廟,晉孝武世,有一逸劫,官 司十人追之,劫逕至廟,跪請求救,許上一豬,因不覺 忽在床下。追者至,覓不見,群吏悉見入門,又無出處, 因請曰:『若得劫者,當上大牛』。少時劫形見,吏即縛將 去。劫因云:『神靈已見過度,云何有牛豬之異,而乖前 福』。言未絕口,覺神像」面色有異。既出門,有大虎張口 而來,逕奪取劫,銜以去。

《宋書元凶劭傳》,「太祖崩,劭即偽位,世祖舉義兵,劭以 輦迎蔣侯神像於宮內,啟顙乞恩,拜為大司馬,封鍾 山郡王,食邑萬戶,加節鉞。蘇侯為驃騎將軍,使南平 王鑠為祝文罪狀世祖。」

《八朝窮怪錄》:「齊明帝建武中,有書生蕭岳自毘陵至 延陵季子廟前,泊舟望月。忽有一女子年十六七,從三四侍女,貌皆絕世,以橘擲岳懷中。岳心異之,乃問 其姓名,云:『葛氏。岳因請舟中命酒與歌宴。及曉請去, 岳甚悵然。岳登舟望之,見廟前有五六女相迎笑,一 時入廟。岳異之。及明,乃整衣冠至延陵廟中,見東壁』」 上畫第三座之女,細觀之而笑,果昨夜宿之女也。及 左右侍女,亦所從也。畫壁題云《東海姑之神》。

《梁書阮孝緒傳》:「孝緒恆所供養石像,先有損壞,心欲 治補,經一夜,忽然完復,眾並異之。」

扶南國傳其俗事天神,神以銅為像,二面者四手,四 面者八手,手各有所持,或小兒,或鳥獸,或日月。 《述異記》:「南海小虞山中有鬼母,能產天地鬼,一產十 鬼,朝產之,暮食之。」今蒼梧有鬼姑神是也。虎頭龍足, 蟒目蛟眉。今吳越間防風廟土木作其形,龍首牛耳, 連眉一目。

《魏書奚康生傳》:「康生為相州刺史。在州,以天旱,令人 鞭石虎畫像,復就西門豹祠祈雨,不獲,令吏取豹舌。 未幾,二兒暴喪,身亦遇疾,巫以為虎豹之祟。」

《南安王楨傳》:楨為相州刺史,以旱祈雨於群神。鄴城 有石虎廟,人奉祀之。楨告虎神像云,三日不雨,當加 鞭罰。請雨不驗,遂鞭像一百。是月,疽發背薨。

《周書宣帝本紀》:「大象元年,初復佛像及天尊像,帝與 二像俱南面而坐,大陳雜戲,令京城士民縱觀。」 《隋書崔廓傳》:「廓子賾,授起居舍人。大業四年,從駕汾 陽宮,次河陽鎮。藍田令王曇於藍田山得一玉人,長 三尺四寸,著大領衣冠。幘奏之,詔問群臣,莫有識者。 賾答曰:謹案:漢文已前,未有冠幘,即是文帝以來所 制作也。臣見魏大司農盧元明撰《嵩高山廟記》云『有 神人,以玉為形像,長數寸,或出或隱,出則令世延長。 伏惟陛下應天順民,定鼎嵩、雒,嶽神自見,臣敢稱慶』。」 因再拜,百官畢賀。天子大悅,賜縑二百匹。

《錄異記》:侯白,隋人,性輕,多戲言。嘗唾壁誤中神荼像, 人因責之,應曰:「侯白兩腳墮地,雙眼覰天,太平田地, 步履安然。此皆符耳,安敢望侯白哉?」

《續文獻通考》:唐中宗神龍元年九月制曰:「近聞天下 諸觀皆畫化胡之像,諸寺亦畫老君之形。一種真容, 兩俱不可限制,到後十日並除卻。若有故留者,即科 違敕罪。」

《續博物志》:「明皇獲二十七仙玉像於寧州羅川縣金 華洞,奇偉異狀,各各不同。內有心星一座,甚美,手板 復有明致御名。其地屬互可思莊,其人已百歲,後置 真寧觀,改羅川為真寧縣。今有玉像圖傳於世。」 《八閩通志》:「唐開元中,有神降於察山之陰,乘大木,泝 湍流而上。有林姓者漁於此,負之以趨下流,還不旋 踵,復」溯而上,如是者三。心異之,取而置石室下。遠近 望之,若植柱然,遂名「植柱廟。」里有洪氏女,浣其旁,忽 一物浮水上,狀若銀巵。女褰裳探之,水漸深,為蛟所 噬。其家訴於神。不終日,雷雨暴作,刳蛟於水濱,得女 屍蛟腹中。洪氏感涕,乃虛其居,刻所取木為像,塑其 女配焉。

《陝西通志》:西安府盩厔縣會靈觀在縣東,唐元宗夢 一人曰:「吾是汝遠祖,吾之形像可三尺餘,今在西南 一百餘里,汝但遣人尋求,吾自應見。」明日遣人果於 西南盩厔縣山中遇一真容,與夢中無異。開元二十 九年,敕中書門下宣示中外,勒於石。此觀即遇真容 處也。

《舊唐書元宗本紀》:「天寶三載夏四月,敕兩京天下州 郡取官物鑄金銅天尊及佛各一軀,送開元觀開元 寺。」

《廣異記》:「杭州別駕朱敖,舊隱河南之少室山。天寶初, 陽翟縣尉李舒在岳寺,使騎招敖,乘馬便騁,從者在 後,稍行至少姨廟下。時盛暑,見綠袍女子,年十五六, 姿色甚麗。敖意是人家藏獲,亦訝其暑月,挾纊馳馬 問之,女子笑而不言,走入廟中,敖亦下馬,不見有人, 遂壁上觀畫,見緣袍女子,乃途中睹者也。歎息久之」, 至寺具說其事,舒等尤所歎異。爾夕既寐,夢女子至, 抱被欣悅,精氣越泆,累夕如此。嵩岳道士吳筠為書 一符,辟之,不可。又吳以道術制之,亦不可。他日宿程 道士房,程于法清淨,神乃不至。

《道教靈驗記》:「玉局化玉像老君天寶中,觀前江內,往 往夜中有光,從水而出,高七八尺,上赤下白,其末如 煙。眾人瞻之,以為有寶器之物,撈漉求訪,又無所見。 明皇幸蜀,夢有聖祖真容在江水之內,果有人見神 光,於光處得玉像老君以進,高餘一尺,天姿瑩潔,其 相圓明,殆非人工所製。駕迴留鎮太清宮,其光見處」, 號為「聖容壩」,亦是「玉女壩。」金砂泉,古跡連接矣。玉像 老君,自近年以來,不知所在。

《師友談記》:「東坡云:『郭子儀鎮河中日,河甚為患。子儀 禱河伯曰:『水患止,當以女奉妻』。已而河復故道。其女 一日無疾而卒。子儀以其骨塑之於廟,至今祀之』。」惜 乎此事不見於史也。

《伽藍記》:南陽人侯慶有銅像一軀,可高丈餘。慶有牛一頭,擬為金色,遇急事,遂以牛他用之。經三年,慶妻 馬氏忽夢此像謂之曰:「卿夫婦負我金色,久而不償, 今取卿兒丑多以償色焉。」覺悟,心不遑安。至曉,丑多 得病而亡。慶年五十,惟有一子,悲哀之聲,感於行路。 丑多亡日,像自有金色,光照四鄰。一里之內,咸聞香 氣,道俗長幼,皆來觀睹。尚書右僕射元稹聞里內頻 有怪異,遂改「準財里」為《齊諧里》也。

《悅生隨抄唐傳》載云:時有鬻茶之家,陶為陸羽之像, 置於煬器之間,云:宜茶足利也。因目曰「茶神」,有交易 則以茶祭之,無則以釜湯沃之。

《唐國史補》:江南有驛吏,以幹事自任。典郡者,初至,吏 白曰:「驛中已理,請一閱之。」刺史乃往。初見一室,署云 「酒庫,諸醞畢熟。」其外畫一神。刺史問:「何也?」答曰:「杜康。」 刺史曰:「公有餘也。」又一室署云「茶庫,諸茗畢貯。」復有 一神問曰:「何?」曰:「陸鴻漸也。」刺史益善之。又一室署云 葅庫,諸葅畢備。亦有一神,問曰:「何?」吏曰:「蔡伯喈。」刺史 大笑曰:「不必置此。」

《道教靈驗記》:「嘉州開元觀,後周所創,本名弘明觀。隋 大業中,方製大殿,於殿西頭塑飛天神王像,坐高二 丈餘,坐二鬼之上。初修觀道士呂元璪數夕夢神人 在山頂,其形接天,或白日髣髴如見,郡人好道者,時 亦見之,或通夢寐,遂商議塑此形像。本有十身,初製 其一,而隋末多事,中原沸騰,不果遍就。像之靈應,郡」 人所知矣。疾瘵之家,禱祈必驗。其下二鬼,青黑者往 往見於人家。太和中,相國杜元穎鎮成都,疆場不修, 關戍失守,為南詔侵軼木源川路。境上夷人,導誘蠻 蜑,分三道而來,掩我不備,將取嘉州。去州四十餘里, 寇乃大驚,奔潰而去。州境稍安,方假備禦。有擒得夷 人覘候者,問大寇入境,何驚而去?云:三路蠻寇,本欲 徑取嘉州,謂州中無備。去州四十里,忽旗幟遍山,兵 士羅立,不知其數,有三五人,大將軍金甲持斧,長二 三丈,聲如雷霆,立二鬼之上,麾諸山兵士齊為拒捍, 自量力不可敵,驚奔而去。是日,蠻中主軍酋帥死者 三人。蠻國之法,行軍有死傷及糞穢,旋即瘞藏,不令 露見,由是不知酋帥瘞埋之所。時眾聞之,皆言飛天 神王兵示現,以全州境。自是祈福禱願,迨無虛日。又 嘗有人下峽之時,曾詣飛天求乞保護。至瞿塘,水方 汎溢,波濤甚惡,同艐三船,一已損失,二皆危懼。忽見 神人立於岸上,如飛天之形,使二大鬼入水扶船,鬼 亦長丈餘,船乃安定,風濤亦止。驚迫之際,莫知所自。 徐而思之。乃飛天所坐二鬼救其船耳。一赤一青。形 與所塑無異。

《稽神錄》:「天復中,豫章有人治舍掘地,得一木櫃,發之, 得金人十二軀,各長數寸,皆古衣冠,首戴十二辰屬, 鑴刻精妙,殆非人功。其家寶祠之,因攜到金福。時兵 革未定,遂為戍將劫之,後不知所終。」

《乘異集》:蜀中寺觀多塑女人,披馬皮,謂「馬頭娘」,以祈 蠶。

《湖廣通志》:「荊州府鐵女廟,相傳唐孫姓者,監治虧數 被囚,二女痛父投爐死,化為二鐵人。有司上聞,釋其 父,恤其家,後人祀之。」

《北夢瑣言》:唐張榮早為僧,敗道歸俗,後為梁相,先在 華山雲臺觀修業,觀側有莊,其弟簴亦輕易道教,因 脫褻服挂於天尊臂上云:「借此公為我掌之。」須臾,精 神恍惚,似遭毆擊,痛叫狼狽,或頓或起,如有人拖拽 之狀,歸至別業而卒。

《道教靈驗記》:「文銖者,長安人也。父母令於別業讀書, 為莊前堆阜之上,置書堂焉。而性本疏誕,不樂文字, 但與鄰里少年彈射飛鳥,捕格野獸,以為戲樂。至於 筌笱之具,罻羅之屬,弋網罝罩,弓矢槌刃,靡不置之。 數年之間,殺獲不可勝紀。忽有道士見之謂曰:『萬物 營營,各貪其生,至於飛動,皆重其命,爾反天道而殺』」 之。自此之後,爾身則死,乃歷生異類之中,報所殺之 命,百千萬年,未有還復人身之日。銖號泣求救,願焚 弋獵之具,以謝前愆,洗心改悔,不敢更犯。道士見其 誠至,乃謂之曰:「我奉太上之敕,歷救眾生之苦,名曰 救苦真人。爾有昔緣,早合遇道,此若不救,淪陷無期。」 乃以道士衣與之,令其終身修道,陰「功救世,廣濟物 命,方免前罪。」道士即躍身而起,去地數丈,立於金蓮 花上,左執瓊盌,右執柳枝,金冠鳳履,身逾三丈,通身 有五色之光,上連天表,照曜一川。逡巡乃隱文銖,乃 焚羅網之具,披道士天衣,於其處立殿,製所見之像, 晝夜精勤,焚香懺罪。居十餘年,又感真仙授以《藥訣》, 令遊行海內,救人疾苦,後乃得道而去。其俗所居處, 相傳號曰文銖臺,而救苦天尊之像猶在。忽有僧數 人遊行見之曰:「既是文銖聖跡,何得有道士功德?固 知道士無良,侵我古跡,已多年矣。」因拔得大木,唯二 僧共擊天尊像,手折耳傷,口鼻亦壞。力擊其項,未能 致損。用力甚困。二僧少歇,看天尊所傷之處,並已如 舊。唯二僧口耳鼻項痛楚極甚,及看其手,亦已折矣。 匍匐號泣,告於眾人,自述其事,良久而死漢州什邡縣鐵像天尊,高丈二三,俗謂之「烏金像」,元 在金堂峽中。崖壁之下,大水石摧,像仍露現,或浮於 水上,出五六尺,其側即昌利化也。道眾焚香,備幡花 迎引,尋卻沈隱不見。稍晴,又泛泛而出。昌利三迎之, 皆不可致。明年夏,大水泛濫,乃泝流至什邡縣興道 觀。後水脈甚小,不知其所來之由,邑人迎引上岸,初 只百人引拽已及平地,欲置於大殿之中,數百人挽 之,竟不能動,因立講堂以蓋之。至今頻經亂離,雖堂 宇盡焚,此像不損。

青城山丈人觀真君像,冠蓋天之冠,著朱光之袍,佩 三亭之印,以主五嶽,威制萬神。開元中,明皇感夢,乃 夾紵製像,送於山中。自天國祠宇移觀於今所,蓋取 春秋祭山,去縣稍近,以天國太深故也。數十年,金冠 之色,宛如新製。有村人無知,以賦稅所迫,徵促鞭箠, 一夕走投觀中,齎三數錢神香於真君燒香,告以官 稅所切,累遭杖責,乞真君頭冠,賣以充稅。因睡,忽夢 見真君謂之曰:「我頭上冠,非是純金,乃金箔耳,賣無 所直,汝或得金,亦為官中所責,損汝性命,其禍不小。 山門廟前有十千錢,在碑傍木葉下,可以取之。官稅 之外,資汝家產。」此人禮敬致謝,出山得錢。租稅既畢, 家亦漸富,自是每月送香油觀中,至今真君頭冠,低 俯向前,傳云:「令此人看驗,冠非純金,所以然矣。」 雲頂山鐵像天尊,高三四尺,亦是則天朝濛陽匠人 廖元立所鑄。其山本是仙居觀,有兩處洞門,及盧照 鄰碑。近無道士住持,為僧徒所奪,為寺碑及洞穴亦 已掩蔽摧損,唯天尊一軀。每有僧徒創意欲毀之,立 有禍患,捶擊不壞,鎚鍛不傷。僧徒託言「山神有靈,掩 閉天尊之驗」,遠近莫能知之。廖元立初鑄天尊之時, 有紫雲如城,其上吐五色,以捧於日,眾共瞻禮。忽有 靈鶴數隻,引一大鳥,翼廣丈餘,通身赤色,其形如鳳。 眾鶴繞鑪盤旋,嘹唳相應。大鳥飛勢迅疾,徑入鑪中。 眾方驚異,即有火燄高三五十丈,其聲如雷,邐迤屬 天,迸散流溢,直遍山上。眾人奔駭,但聞異香之氣,彌 日方歇。既鑄成天尊,儀相奇妙,四方禱請,立蒙福祐。 靈驗如此,豈常凡之意可以毀傷哉。

「成都乾元觀,在蠶市,創制多年,頃因用軍,焚毀都盡。 三門之下,舊有東華、南極、西靈、北真四天神王,依華 清宮朝元閣樣,塑於外門之下,並金甲天衣。門既隳 壞,而神王無損,風雨飄漬,亦無所傷。邑人相傳,頗為 靈應。」時蜀王既剋川蜀,移軍收彭州,圍州久矣,因暫 還成都。方當暑月,參從將吏所在,取便而行。大將杜 克修先至神王之所,見眾人聚觀塑像,問其故,云塑 神皆動。克修以器盛水,致神手中,果搖動而水溢出。 頃之蜀王至,復祝而試焉,曰:「若即克彭州,更示搖動 之應。」良久而振動數四,不逾月而剋州城,殲滅大敵。 乃施金幣,命本邑創制堂宇,以崇飾之。

王局,化西王母塑像多年。頃因觀字燒焚,廊屋頹壞, 而儀像不損,人稱其靈。居人范彥通忽患風癩,瘡痍 既甚,眉鬚漸落。因入觀,於王母前發願,但所疾較損, 即竭力修妝。是夕夢一玉女,手執花盤,以衣袖拂其 身曰:「王母令我救汝,疾即愈矣。」數日之間,所疾漸退, 瘡腫皆息,眉髮復生。遂造紗窗,妝金彩,通檐兩楹,嚴 潔修奉,每月自送香燈,近年方稍不見。觀中三將軍, 亦古之所塑。觀因焚燒,屋宇摧盡,而三將軍塑像不 壞。起觀之日,再於其上立堂宇。居人閻士林臥疾月 餘,迨將不救,夢三將軍以戟揮其身上,穿一物去,狀 如黑犬。自此疾愈。乃捨衣物製紗窗,重加綵繪矣。 《錄異記》:遂州東岸唐村云,「古有一人,寬」衣大袖,著古 冠幘,立於道左,與村人語曰:「我鍾離大王也。舊有廟 在下流十餘里,因水摧壞。今形像沂流而上,即將至 矣。汝可於此為我立廟。」村人詣江視之,得一木人,長 數尺。遂於所見處立廟,號唐村人。至今水旱禱祈,無 不徵驗。或云初見時似道流形。

《北夢瑣言》:合州有壁山神,鄉人祭必以太牢,不爾致 禍。州里懼之,每歲烹宰,不知紀極。蜀僧善曉早為州 縣官,苦於調選,乃剃削為沙門,堅持戒律,雲水參禮。 行經此廟,乃曰:「天地郊社,薦享有儀,斯鬼何得僭於 天地?牛者稼穡之資,爾淫其祀,無乃過乎?」乃命斧擊 碎土偶數軀,殘一偶。而僧亦力困,稍蘇其氣,方次擊 之,廟祝祈僧曰:「此一神從來蔬食,由是存之。」軍州驚 愕,申聞本道,而僧端然無恙。斯以正理責之,神亦不 敢加禍也。

《聞見前錄》:周祖自鄴舉兵向闕,京師亂,魯公隱於民 間。一日坐封丘巷茶肆中,有人貌怪陋,前揖曰:「相公 無慮。」時暑中,公所執扇,偶書「大暑去酷吏,清風來故 人」詩二句,其人曰:世之酷吏冤獄,何止如大暑也?公 他日當深究此弊。因攜其扇去。公惘然久之,後至祅 廟後門,見一土偶短鬼,其貌肖,茶肆中見者,扇亦在 其手中,公心異焉。亂定,周祖物色得公,遂至大用。公 見周祖,首建議律條繁廣,輕重無據,吏得以因緣為 姦,周祖特詔詳定,是為《刑統。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