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5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五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五十四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五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五十四卷目錄

 神廟部紀事

 神廟部雜錄

神異典第五十四卷

神廟部紀事[编辑]

《隴州圖經》:隴州汧源縣有土羊神廟。昔秦始皇開御 道,見二白羊鬥,遣使逐之,至此化為土堆,使者驚而 回。秦始皇乃幸其所,見二人拜於路隅,始皇問之,答 曰:「臣非人,乃土羊之神也。以君至此,故來相謁。」言訖 而滅。始皇遂令立廟,至今祭享不絕。

《廣古今五行記》:王莽時,漢中太守五京往祭神廟,遺 其書刀,遣小吏李高還取之,見刀在廟床上,有一人 著大冠絳袍,謂高曰:「『勿道我,吾當祐汝』。後仕至郡守, 年六十餘,忽道見廟神,言畢而此刀刺高心下,須臾 而死。莽聞,甚惡之。」

《風俗通》:「朱虛侯劉章,齊悼惠王子,高祖孫也,有氣力。」 高后攝政,諸呂擅恣,章私忿之。高后崩,諸呂作亂,欲 危社稷,章與周勃共誅滅之,尊立文帝,封城陽王,賜 黃金千斤。立二年薨。城陽,今莒縣是也。自琅邪、青州 六郡,及渤海都邑鄉亭聚落,皆為立祠,造飾五二千 石車,商人次第為之。立服帶綬,備置官屬,烹殺謳歌, 紛籍連日,轉相誑耀,言有神明,其譴問,禍福立應。歷 載彌久,莫之匡糾。唯樂安大傅陳蕃、濟南相曹操,一 切禁絕,肅然政清。陳、曹之後,稍復如故,安有鬼神能 為病者哉?予為營陵令,以為章本封朱虛,并食此縣。 《春秋國語》,「以勞定國,能御大災。」凡在於他,尚列祀典。 章親高祖之孫,進說耕田,軍法行酒,「時固有大志矣。 及誅諸呂,尊立太宗,功冠天下,社稷以寧。同姓如此, 功烈如彼,餘郡禁之可也。朱虛與莒,宜常血食。」於是 乃移書曰:「到聞此俗,舊多淫祀,糜財妨農,長亂積惑。 其侈可忿,其愚可愍。昔仲尼不許子路之禱,晉悼不 解桑林之祟。死生有命,吉凶由人。哀哉黔黎,漸染迷 謬,豈樂也哉?莫之徵」耳。今條下禁,申約吏民,為陳利 害,其有犯者,便收朝廷。若私遺脫,彌彌不紀,主者髡 截,歎無及已。城陽景王,縣甚尊之。惟王弱冠,內侍帷 幄,呂氏恣睢,將危漢室,獨見先識,權發酒令,抑邪扶 正,忠義洪毅,其歆禋祀禮亦宜之。於駕乘。烹殺倡優, 男女雜錯,是何謂也?三邊紛拏,師老器弊,朝廷旰食, 百姓「囂然,禮興在有,年饑則損。自今聽歲再祀,備物 而已,不得殺牛遠迎他倡賦會宗落,造設紛華,方廉 察之,明為身計,而復僭失,罰與上同,明除見處,勿後 中覺。」末句原本疑誤

汝南鮦陽有於田得麏者,其主未往取也。商車十餘 乘經澤中行,望見此麏著繩,因持去。念其不事,持一 鮑魚置其處。有頃,其主往,不見所得麏,反見鮑魚澤 中,非人道路。怪其如是,大以為神,轉相告語,治病求 福,多有效驗。因為起祀舍,眾巫數十,帷帳鐘鼓,方數 百里皆來禱祀,號「鮑君神。」其後數年,鮑魚主來歷祠 下,尋問其故,曰:「此我魚也,當有何神上堂取之」,遂從 此壞。傳曰:「物之所聚斯有神,言人共獎成之耳。」 《異苑》:漢使唐蒙開牂牁郡,斬竹王首。夷獠咸訴以竹 王非血氣所生,甚重之,求為立後。太守吳霸以聞,帝 封三子為侯,死配食父廟。今夜郎縣有竹王、三郎祠, 是其神也。

《搜神記》:「袁紹字本初,在冀州,有神出河東,號度朔君。 百姓共為立廟,廟有主簿大福。陳留蔡庸為清河太 守,過謁廟,有子名道,亡已三十年。度朔君為庸設酒 曰:『貴子昔來欲相見。須臾子來。度朔君自云:父祖昔 作兗州,有一士姓蘇,母病往禱。主簿云:『君逢天士留 待,聞西北有鼓聲而君至。須臾一客來,著皂角單衣』』」, 頭上五色毛,長數寸。去後,復一人,著白布單衣,高冠, 冠似魚頭,謂君曰:「昔臨廬山,共食白李,憶之未久,已 三千歲。日月易得,使人悵然。」去後,君謂士曰:「先來南 海君也。」士是書生,君明通《五經》,善《禮記》,與士論禮,士 不如也。士乞救母病,君曰:「卿所居東有故橋,人壞之。 此橋所行,卿母犯之,能復橋。」便差曹公討袁譚,使人 從廟換千匹絹,君不與。曹公遣張郃毀廟,未至百里, 君遣兵數萬,方道而來。郃未達二里,雲霧繞郃軍,不 知廟處。君語主簿:「曹公氣盛,宜避之。」後蘇,并鄰家有 神下識君聲云:「昔移入湖,闊絕三年。」乃遣人與曹公 相聞,欲修故廟,地衰,不中居,欲寄住。公曰:「甚善。」治城 北樓居之數日,曹公獵得物,大如麑,大足,色白如雪, 毛軟滑可愛。公以摩面,莫能名。夜聞樓上哭云:「小兒 出行不還。」公拊掌曰:「此子言,真衰也。」晨將數百犬繞 樓下,犬得氣沖突內外,見有物大如驢,自投樓下,犬殺之,廟神乃絕。

《拾遺記》:漢靈帝熹平三年,起裸遊館。盛夏避暑,長夜 飲宴,醉迷於天曉,內官以巨燭投於殿下,帝乃驚悟。 及董卓破京師,焚其館宇。至魏咸熙中,其投燭之所, 冥夜有光如星,時人以為神光,於此立室,名曰「餘光」, 祠以祈福。至明帝末,稍除焉。

《華陽國志》:「王濬為益州刺史。蜀中山川神祠皆種松 柏,濬以為非禮,皆廢壞燒除,取其松柏為舟船,惟不 毀禹王祠及漢武帝祠,又禁民作巫祝。於是蜀無淫 祀之俗,教化大行。」

《述異記》:苻堅既為姚萇所殺於新平佛寺中,後寺主 摩訶蘭常夢堅曰:「可為吾作宮。」既而寺左右民家死 疫相繼,巫者常見堅怒曰:「吾不宮,將盡殺新平民。」因 共改寺為廟,遂無復災疾。每年正月二日,民競祀以 太牢。新平寺,今苻家神也。

益州之西,雲南之東,有神祠,剋山石為室,下有神奉 祠之,自稱黃公,因言此神張良所受,黃石公之靈也。 清淨不宰殺。諸祈禱者持一百錢、一雙筆、一丸墨,置 石室中前請乞告聞。石室中有聲,須臾問來人何欲, 既言,便具語吉凶,不見其形,至今如此。

《異苑》:「晉丹陽縣有袁雙廟,真第四子也。真為桓宣武 所誅,便失所在。《靈怪》:太元中,形見於丹陽求立廟,未 既就功,大有虎災。被害之家輒夢雙至,催功甚急,百 姓立祠堂,於是猛暴用息。今道俗常以二月晦鼓舞 祈祠,爾日風雨忽至。元嘉五年,設奠訖,村人丘都於 廟後見一物,人面鼉身,葛巾七孔端正,而有酒氣。未」 知《雙》之神為是物憑也。

吳郡桐廬有徐君廟,吳時所立,左右有為刦盜非法 者,便加拘縛。東陽長山縣吏李瑫,義熙中遭事在郡, 婦出料理,過廟,請乞恩,拔銀釵為願。未至富陽,有白 魚跳落婦前,剖腸得「所願釵」,夫事尋散。

《宋書毛修之傳》:「修之為右衛將軍,不信鬼神,所至必 焚除房廟。時蔣山廟中有佳牛好馬,修之並奪取之。」 《異苑》:「衡陽山、九疑山皆有舜廟,每太守修理祭祀,潔 敬則聞絃歌之聲。漢章帝時,零陵文學奚景於冷道 縣祠下得笙白玉管,舜時西王母獻。」

會稽石亭埭有大楓樹,其中空朽,每雨水輒滿溢。有 估客載生鱣至此,聊放一頭於朽樹中,以為狡獪。村 民見之,以為魚鱣非樹中之物,咸謂是神。乃依樹起 屋,宰牲祭祀,未嘗虛日,因遂名鱣父廟。人有祈請及 穢慢,則禍福立至。後估客返,見其如此,即取作臛,於 是遂絕。

《南齊書崔祖思傳》:祖思少有志氣,好讀書史。初,州辟 主簿,與刺史劉懷珍於堯廟祀神。廟有蘇侯像,懷珍 曰:「『堯聖人而與雜神為列,欲去之,何如』?祖思曰:『蘇峻 今日可謂四凶之五也』。懷珍遂令除諸雜神。」

《漢沔記》:襄陽漢水西村有廟名土地主,府君極有靈 驗。齊永元末,龔雙任馮翊郡守,不信鬼神,過此見廟, 因領人燒之,忽旋風縱火,有二物挺出,變成雙青鳥, 入龔雙兩目,應時疼痛,舉體壯熱,至明便卒。

《梁書王神念傳》:「神念為持節、都督青冀二州諸軍事、 信武將軍、青冀二州刺史。神念性剛正,所更州郡,必 禁止淫祠。時青、冀州東北有石鹿山,臨海,先有神廟, 妖巫欺惑百姓,遠近祈禱,糜費極多。及神念至,使令 毀撤,風俗遂改。」

《南史陰子春傳》:「子春仕歷位朐山戍主,東莞太守。時 青州石鹿山臨海,先有神廟,刺史王神念以百姓祈 禱糜費,毀神影,壞屋舍。當坐棟上有一大蛇,長丈餘, 役夫打撲不禽,得入海水。爾夜,子春夢見人通名詣 子春云:『有人見苦,破壞宅舍,既無所託,欽君厚德,欲 憩此境。子春心密記之,經二日而知之,甚驚,以為前』」 所夢神,因辦性醑,請召安置一處。數日,復夢一朱衣 人相聞辭謝云:「得君厚惠,當以一州相報。」子春心喜, 供事彌勤。

《周書高麗國傳》:「其俗好淫祀,有神廟二所:一曰夫餘 神,刻木作婦人之像。一曰登高神,云是其始祖夫餘 神之子。並置官司,遣人守護。」蓋河伯女與朱蒙云。 《大業拾遺錄》:「淝河岸上有子胥廟,每朝暮潮時,淝河 之水亦鼓怒而起,至其廟前,高一尺,廣十餘丈,食頃 乃定,與錢唐潮水相應。」

《唐書狄仁傑傳》:「仁傑拜冬官侍郎,持節江南巡撫使。 吳、楚多淫祠,仁傑一禁止,凡毀千七百房,止留夏禹、 吳太伯、季札、伍員四祠而已。」

《靈應錄》:洋山在海中有廟,其神傳是隋煬帝。山高峻, 內有三湖,名曰三姑,菱芡、鳧鴈、鸂鶒、鴛鴦之類悉有。 又有神立於門首,號曰「呂門官。」凡欲祭饗,其廚多鼠 而夏足蠅,預告其門神,即絕之。

《唐國史補》:每歲有司行祀典者,不可勝紀。一鄉一里 必有祠廟焉。為人禍福,其弊甚矣。南中有山洞,一泉 往往有桂葉流出,好事者因目為「流泉。後人乃立棟 宇為漢高帝之神,尸而祝之《瀟湘錄》:元宗時,詔所在功臣、烈士、貞女、孝婦,令立祠 祀之。江州有張安者,性落拓不羈,有時獨醉高歌,市 中人或笑之則益甚,以至於手舞足蹈,終不愧恥。時 或冠帶潔淨,懷刺謁官吏,自稱浮生子。後忽無疾而 終。家人既葬之,每至夜,其魂即謁州牧,求立祠廟,言 詞慷慨,不異生存。時李元為牧,氣直不信妖妄,及累 聞左右啟白,遂朝服而坐,召問之,其魂隨召而至。元 問曰:「爾已死,何能復化如人言詞朗然,求見於余,得 何道致」此?必須先言。余即與爾議祠宇之事。其魂曰: 「大凡人之靈,無以尚之。物之妖怪,雖竊有靈,則雲與 泥矣。夫人稟天地和會之氣,方能成形。故人面負五 岳四瀆之相,頭象天之圓,足象地之方。自有智可以 料萬事,自有勇可以敵百惡,那無死後之靈耶?況浮 生子生之日,不以生為生;死之日,不以死為」死,其生 也既異於眾,其死也亦異於眾。生於今日,聞使君之 明,遇天子之恩,若不求一祠,則後人笑浮生子不及 前代,死者婦人女子也,幸詳而念之。設若廟食自使 君也,使浮生子死,且貴於生,又足以見人間貪生惡 死之非也。州牧曰:「天子立前代之功臣、烈士、孝女、貞 婦之祠者,示勸戒,欲後人倣」效之。苟立祠於爾,不知 以何使後人倣效耶?《魂》曰:「浮生子無功無孝無貞可 紀也。」使君殊不知達人之道,高尚於功烈孝貞也。州 牧無以屈命,私立祠焉。

《宣室志》:「元載布衣時,常與故禮部侍郎張謂友善。貧 無僕馬,弊衣徒行於陳蔡。一日天暮,忽大風雷,原野 矄黑,二人相與詣道左神廟中以避焉。時有盜數輩, 皆仗劎佩弧矢,匿於廟宇下。元、張二人忽見之,惶懼 益甚,且慮為其所害,二人即負壁而立,不敢動。俄間, 廟中有呼者曰:『元相國,張侍郎且至,群盜當疾去,無 有害於貴人』。」群盜相目而驚,遂馳去。二人因偕賀:「吾 向者以殍死為憂,今日真神人之語也。」且喜且歎。其 後載果相代宗,謂終禮部侍郎。

《唐書李紳傳》:「紳南逐,歷封、康間,湍瀨險澀,惟乘漲流 乃濟。康州有媼龍祠,舊傳能致雲雨,紳以書禱,俄而 大漲。」

《柳宗元傳》:「宗元為柳州刺史,既沒,柳人懷之,託言降 於州之堂,人有慢者輒死,廟於羅池,愈因碑以實之 云。」

《林蘊傳》:「蘊字復夢,泉州莆田人。父披,字茂彥,以臨汀 多山鬼淫祠,民厭苦之,譔《無鬼論》。」

《集異記》:「房州永清縣,去郡東百二十里,山邑殘毀,城 郭蕭條。穆宗時,有孫令自京之任。踰年,其弟寧省,乍 睹寥落,不勝其憂。暇日周覽四隅,無非榛棘。見荒廟 巋然,土偶羅列,一神當座,三婦侍側,無門牓標記,莫 知誰氏。訪之邑吏,但云永清大王而已。令弟徙倚久 之,莫雪其悶,賦詩於壁,以詰以嘆。頃之,昏然成寐,與」 神相接。神謂之曰:「『我名跡不顯久矣』。鬱然欲自述其 由,恐為妖怪。今吾子致問,得申素誠,以達積年之憤。 我毗陵人也,大父子隱為大將軍,《吳書》有傳。將軍誅 南山之虎,斬長橋蛟龍,與民除害,陰功昭著。余素有 壯志,以功佐時。余名郭浦,為上帝所命,於金、商、均、房 四郡之內,嘗有騺獸暴害於人,漁樵不通,道塗斷絕。 余數年之內,勦戮猛虎,不可勝數,生聚頓安。虎之首 帥在西城郡,其形偉博,便捷異常,身如白錦,額有圓 鏡,光彩閃爍,害人最多,余亦誅之,殄滅其類。居入懷 恩,為余立廟,自襄漢之北,藍關之南,肖形構宇,三十 餘處,及此廟貌,皆余憩息之所也,歲祀綿遠,俗傳多 誤以余祠為白虎神廟,謬之甚矣。幸君子訪問,得敘 首末,願為顯示,以正其非。」他日,令弟話於襄中賓幕, 編述書版,置於廟中。塵侵雨漬,文字將滅。大中壬申 歲,襄州觀察判官王士澄督審支郡,覽而異之。恐板 本銷誤,乃刻石於廟。

《雲溪友議》:蜀前將軍關羽守荊州,荊州有玉泉祠,天 下謂四絕之境。或言此祠鬼助土木之功而成,祠曰 「三郎神」,三郎即關三郎也。允敬者則彷彿似睹之。緇 侶居者,外戶不閉,財帛縱橫,莫敢盜者。廚中或先嘗 食者,頃刻大掌痕出其面,歷旬愈明。侮慢者則長蛇 毒獸隨其後,所以懼神之靈,如履冰谷,非齋戒肅淨, 莫得居之。

《甘澤謠》韋騶者,明五音,善長嘯,自稱逸群公子。舉進 士,一不第輒已,曰:「男子四方之志,豈拘節於風塵哉?」 游岳陽太守,以親知見辟。數月,謝病去。騶親弟騋舟 行溺於洞庭湖。騶乃水濱慟哭,移舟湖神廟下,欲焚 其廟,曰:「千金賈胡,安穩獲濟?吾弟窮悴,乃罹此殃,焉 用爾廟為?」忽於舟中寐夢神人盛服來謁,謂騶曰:「幽 冥之途,無枉殺者。明公先君嘗為城守,方剛讜正,鬼 神避之,撤淫祠甚多,不當廢者。有一二神上訴,帝初 不許,固請十餘年,乃許與後嗣一人,謝二廢廟之主。 然亦須退不能知其道,進無以補於時者,故賢弟當 之耳。倘求喪不獲,即我之過。」令水工送屍湖上,騶驚 寤,其事遽止。遂命漁舟施釣,緡果獲弟之屍於岸。是夕,又夢神謝曰:「鬼神不畏忿怒,而畏果敢,以其誠也。 君今為人,果敢如是,吾所以懷畏。昔洞庭張樂,是我 所司,願以至音,酬君厚德,所冀觀《咸池》之節奏,釋浮 世之憂煩也。」忽睹金石羽龠,鏗鏘振作,騶甚嘆異,以 為非據,曲終乃寤。

《志怪》:顧邵為豫章,崇學校,禁淫祠,風化大行,歷毀諸 廟,至廬山廟,一郡悉諫不從。夜忽聞有打門聲,怪之, 有一人開閤逕前,狀若方相,自說是廬君,邵獨對之, 要進上床,鬼即入坐。邵善《左傳》,鬼遂與邵談《春秋》,彌 夜不能相屈,邵歎其精辨。鬼求復廟,言旨懇至,邵笑 而不答,鬼怒而退,顧謂邵曰:「今夕不能讎君,三年之 內,君必衰矣,當因此時相報。」如期邵果篤疾,恒夢見 此鬼來擊之,並勸邵復廟。邵曰:「邪豈勝正。」終不聽。後 遂卒。

《酉陽雜俎》:「孝億國舉俗事妖,不識佛法,有妖祠三百 餘所。」

俱德建國,鳥滸河中灘派中有火祅祠,相傳祅神本 自波斯國,乘神通來此,常見靈異,因立祅祠。內無象, 於大屋下置大小爐舍,簷向西,人向東。禮有一銅馬, 大如次馬,國人言自天下屈前腳在空中,而對神立 後腳入土。自古數有穿視者,深數十丈,竟不及其蹄。 西域以五月為歲,每歲日鳥滸河中有馬出,其色如 金,與此銅「馬嘶」相應,俄復入水。近有大食王不信,入 祅祠,將壞之。忽有火燒其兵,遂不敢毀。

《稽神錄》:建州梨山廟,土人云:「故相李回之廟。」回貶為 建州刺史,後卒於臨川。卒之夕,建安人咸夢回乘白 馬入梨山,及凶問至,因立祠焉。

《錄異記》:「蜀庚午歲,金州刺史王宗朗奏,洵陽縣洵水 畔有青煙廟,數日廟上煙雲昏晦,晝夜奏樂。忽一旦 水波騰躍,有群龍出於水上,行入漢江,大者數丈,小 者丈餘,或黃或黑,或赤或白或青,有如牛馬驢羊之 形,大小五十壘壘相次行入漢江,卻回廟所,往復數 里,或隱或見,三日乃止。」

《玉堂閑話》:魏州南郭狄仁傑廟,即生祠堂也。天后朝, 仁傑為魏州刺史,有善政,吏民為之立生祠。及入朝, 魏之士女,每至月首,皆詣祠奠醊。仁傑方朝,是日亦 有醉色。天后素知仁傑初不飲酒,詰之,具以事對。天 后使驗問,乃信。

莊宗觀霸河朔,嘗有人醉宿廟廊下,夜分即醒,見有 人於堂陛下磬折咨事,堂中有人問之,對曰:「奉符於 魏州索萬人。」堂中語曰:「此州虛耗,災禍頻仍,移於他 處。」此人曰:「諾,請往白之。」遂去。少頃復至曰:「已移命鎮 州矣。」語竟不見。是歲莊宗分兵討鎮州,所殺甚眾焉。 《揮麈後錄》:太祖皇帝草昧日,客遊睢陽,醉臥閼伯廟, 夢中覺有異。既醒,焚香殿上,取木珓以卜平生,自 裨將至大帥皆不應,遂以九五占之,珓盤旋空中,已 而大契。太祖益以自負,後以歸德軍節度使建國號 大宋,升府曰應天。晏元獻為留守,以詩題廟中云:「炎 宋肇英祖,初九方潛鱗。嘗用蓍蔡占,來決天地屯。庚 契大橫兆,謦咳如有聞。」其後高宗皇帝炎精復輝,中 興斯地,灼見天命,猗歟休哉!

《老學菴筆記》:「太宗太平興國四年,平太原。太原有晉 文公廟,甚盛。平太原後三年,帥潘美乞以為井州,從 之。於是徙晉文公廟,以廟之故址為州治。」

崖下。放言「祥符中,西蜀有二舉人同硯席,既得舉,貧 干索旁郡乃能辦。行已迫,歲始發,鄉里懼,引保後。時 窮日夜以行,至劍門張惡子廟,號英顯王,其靈響震 山川,過者必禱焉。」二子過廟已昏晚,大風雪,苦寒不 可夜行,遂禱於神,各占其得,且祈夢為信。草草就廟 廡下,席地而寢。入夜,風雷轉甚,忽見廟中燈燭如晝, 然後有俎甚盛,人物紛然往來。俄傳道自遠而至,聲 振西山,皆岳瀆貴神也。即席,賓主勸酬如世人。二子 大懼,已無可奈何,潛起伏暗處觀焉。酒行,一人曰:「帝 命吾儕作來歲《狀元賦》,當議題。」一神曰:「以鑄鼎象物 為題。」既而諸神皆一韻,且各刪韻,刪改商確又久之, 遂畢。朗然誦之曰:「當召作狀元者,魂魄受之。」二子默 喜,私相語曰:「此正為吾二人發迨。」將曉,見神各起致 別,傳呼出廟而去,視廟中寂然如故。二子素聰警,盡 記其賦,亟寫於書帙後,無一字忘。相與拜賜,鼓舞而 去。倍道以行,笑語欣然,惟恐富貴之逼身。至御試,二 子坐東西廊,御題果出《鑄鼎象物賦》,韻腳盡合。東廊 者下筆思廟所書,懵然一字不能上口。間關過西廊 問之,西廊者望見東來者曰:「御題驗矣。我乃不能記, 欲起問子,幸無隱也。」東廊者曰:「我正欲問子也。」於是 二子疑曰:「臨利害之際乃見平生,但此神賜而獨私 以自用,天其福爾邪?」各憤怒不得意,草草信筆而出。 唱名,二子皆被黜,狀元乃徐奭,既見印賣賦,二子比 廟中所記者,無一字異也。二子歎息,始悟凡得失皆 有假手者,遂皆罷筆入山,不復事筆硯,恨不能記其 姓名云。

《青瑣高議》:寇萊公赴貶雷州,道出公安,剪竹插於神祠之前,而祝之曰:「準之心若有負於朝廷,此竹必不 生;若不負朝廷,此竹當再生。」其竹果生。

《宋史任中師傳》:「中師知廣州,視事之明日,吏白,『故事, 當謁諸祠廟,而廨有淫祠,中師遽命撤去之』。」

《王嗣宗傳》:「嗣宗為淮南轉運使,江浙荊湖發運使,揚 楚間有窄家神廟,民有疾不服藥,但竭致祀以徼福。 嗣宗徹其廟,選名方刻石州門,自是民風稍變。後進 銀臺司兼門下封駮事,出知并州,兼并代部署。州境 有臥龍王廟,每窮冬闔境致祭。值風雪寒甚,老幼踣 於道,嗣宗亟毀之。大中祥符四年,邠寧陳興擅釋刦」 盜,徙嗣宗知邠州,兼邠寧環慶路都部署。城東有靈 應公廟,傍有山穴,群狐處焉,妖巫挾之為人禍福,民 甚信向,水旱疾疫悉禱之,民語為之諱「狐」音。前此長 吏皆先謁廟然後視事,嗣宗毀其廟,燻其穴,得數十 狐,盡殺之,淫祠遂息。

《胡穎傳》:穎湖南提舉常平,即家置司。性不喜邪佞,尤 惡言神異,所至毀淫祠數千區,以正風俗。衡州有靈 祠,吏民夙所畏事,穎撤之,作來諗堂,奉母居之。常語 道州教授楊允恭曰:「『吾夜必瞑坐此室,察影響,咸無 有』。允恭對曰:『以為無則無矣,從而察之則是又疑其 有也』。」穎甚善其言。

《退朝錄》:「列子廟在鄭州圃田,其地有小城,廟貌甚古, 相傳有唐李德裕、王起題名,而前輩留紀甚多。景祐 中,王文惠公為章惠太后園陵使,還,請增葺之。於是 舊跡都盡。今其榜陳文惠之筆。」

《聞見前錄》:余為西蜀憲,其治在嘉州,州之西有花將 軍廟。將軍英武,見於杜子美之詩。廟史以匣藏,唐至 德元年十月鄭丞相告云:「花驚定將軍也。」是歲吐蕃 陷巂州,將軍與丞相豈同功者耶?告後列金紫光祿 大夫、左相、豳國公臣、正議大夫、門下侍郎平章事、博 陵縣開國男臣,不書姓名,右相闕銀青光祿大夫、行 「中書侍郎、平章事姓名磨滅。」謹按:至德元年,肅宗初 即位於靈武,右丞相楊國忠誅死,故闕之。是歲六月 丙午,劍南節度使崔圓為中書侍郎、平章事。七月庚 午,武部尚書平章事韋見素為左相,蜀太守崔渙為 門下侍郎、平章事。其不書姓名磨滅者,此三人無疑 矣。中書省官臣書姓名,門下省官臣不書姓名,當時 節度廢闕如此,然花將軍之名驚定,唯得於此告也。 或云:「將軍丹稜東館人,今東館廟貌尤盛」云。《廟史》又 出本朝乾德三年二月二十六日,偽蜀王孟昶、偽蜀 太子孟元哲以降入朝,舟過廟下,祭文二紙,墨色如 新,其窘急悲傷之辭,讀之亦令人歎息云。

文潞公少時,從其父赴蜀州幕官,過成都,潞公入江 瀆廟,觀畫壁,祠官接之甚勤,且言夜夢神令洒掃祠 庭,曰:「明日有宰相來官,豈異日之宰相乎?」公笑曰:「宰 相非所望,若為成都,當令廟室一新。」慶曆中,公以樞 密直學士知益州,聽事之三日,謁江瀆廟,若有感焉。 方經營改造,中忽江漲,大木數千章蔽流而下,盡取 以為材。廟成,雄壯甲天下。又長老曰:「公為成都日。多 宴會。歲旱公尚出遊。有村民持焦穀苗來訴。公罷會 齋居三日。禱於廟中。即日雨。歲大稔。」異哉。

《澠水燕談錄》:「蕭榔字大珍,後梁宗室,為青州刺史,有 惠愛,篤信於民。及死,民為立祠千乘縣西,相與諡曰 信公。嘉祐中,祠宇頹敝,主廟者賈天恩,老憸也。有王 又者,金家蒼頭也。幼苦痛,寒汗不洽,病腰不能行,僂 而丐且十年。一旦人灸之,遂愈。天恩教之曰:『第云信 公召語,能為吾修廟,則使爾腰伸』。諾之,腰即伸。於是」 遠近聞之湊奔,爭施錢帛以新廟貌,踰年得錢數千 緡,功未卒而二人爭錢相歐,事稍諠,施者因不復來。 《宋史劉摯傳》:摯簽書南京判官,會司農新令盡斥賣 天下祠廟,依坊場河渡法收淨利,南京閼伯廟歲錢 四十六貫,微子廟十三貫,摯歎曰:「一至於此!」往見留 守張方平曰:「獨不能為朝廷言之耶?」方平瞿然,托摯 為奏曰:「閼伯遷商丘,主祀大火。火為國家盛德所乘, 歷世尊為大祀。微子,宋始封之君開國此地。本朝受 命建號所因。又有雙廟者,唐張巡、許遠孤城死賊,能 捍大患。今若令承買,小人規利,冗褻瀆慢,何所不為? 歲收微細,實損大體。欲望留此三廟,以慰邦人崇奉 之意。」從之。

《東軒筆錄》:張諤檢正中書五房公事,判司農事,上言: 「天下祠廟,歲時有燒香施利,乞依河渡坊場,召人買 拆。」王荊公秉政,多主諤言。故凡司農啟請,往往中書 即自施行,不由中覆賣廟敕既下,而天下祠廟各以 緊慢價直有差。南京有高辛廟,平日絕無祈祭,縣吏 抑勒,祝史僅能酬十千。是時張方平留守南京,因抗 疏言:「朝廷生財,當自有理,豈可以古先帝王祠廟賣 與百姓,以規十千之利乎?」上覽疏大駭,遂窮問其由, 乃知張諤建言,而中書未嘗覆奏。自是有旨,臣僚啟 請,必須奏稟,方得施行。賣廟事尋罷。

《聞見近錄》:司農寺請鬻祠廟,每區若干錢。張文定留 守南京,而以其事聞於神宗,大駭之,即批其奏曰:「慢神黷禮,無甚於此。」詔天下速罷之,司農官罰金。 《湘山野錄》:鄭內翰毅夫公知荊南,一日,虎入市,齧數 人,郡大駭,競修浮圖法禳之。鄭公諭士民曰:「惟城隍 廟在子城東北,實閭井係焉,荒頹久不葺,汝曹盍以 齋金」修之。獨一豪陳務成者前對曰:「某願獨葺,不須 齋金也。」因修之,換一巨梁,背鑿一竅,闞一版於竅中, 字在其下,宛若新墨云。「惟大周廣運二年歲次壬子 五月某日建。」其傍大題四字曰「遇陳則修。」陳氏以緹 巾襲之,獻於府。鄭公奇之,特為刊其事於新梁之脅。 《聞見後錄》:相州有西門豹祠,神像,衣裳之間,微露豹 尾,韓魏公見之,笑令斷去。

沈黎,武侯駐兵之壘,城壁尚存,中有武侯祠,敗屋數 椽,雜他土木鬼神,甚不典。予為州,按本書更作之,刻 石以記,又榜其廡下,記文多不著,榜云:「黎州,據本州 縣士民狀,伏見漢大丞相武侯、諸葛公,其操節之大, 足以師表天下後世,不但有功於蜀之一邊也。廟於 州之武侯城中古矣。今即其地,更作益嚴,宜有約束」, 庶幾不致瀆慢,有神隳壞前制者。謹按《蜀本書》:大丞 相元子侍中尚書僕射軍師將軍諱瞻,本朝一有善 政,雖不出其議,民必驩言:吾諸葛侯所為也。其慕如 此。鄧艾下蜀,遣使遺以書曰:若降表為瑯琊王將軍 斬使者,率其子尚大呼搏戰以死。君子曰:「外不負其 國,內不愧其家,忠孝兩有焉。」今大丞相廟以將軍配。 又按《漢晉春秋》,蜀大丞相諸葛公南征,夷有孟獲者, 豪健莫敵,公七擒七縱之,獲始嘆曰:「公天威也,夷不 復反矣。」今以天威名公之堂,寫丞相府從事將佐,自 鎮南大將軍馬公忠以下十人於堂中。又按《大丞相 文集》,丞相南征,詔賜金鈇鉞一,曲蓋一,前後羽葆鼓 吹各一部,虎賁六十人,今并寫於廡下。惟唐南康王 韋公皋、太尉李公德裕,舊分祠於大丞相廟庭,以其 各有功於一邊,得不廢。外此輒休他叢祠妄以土木 丹青塑畫鬼神等物者,當從州縣按舉,置於理右版 榜廟中,以示方來,無致違戾。

《談圃》:張日用知德清軍,大旱,民有爭水者。日用曰:「今 為汝借水三寸,三日內還汝。」乃於水中刻表為記。日 用往詣一廟,為文具述借水事,立廟中以俟。即日大 雨,夜人視其表,果及三寸而止。

陽城謫道州未行,有書生五人訪城,冠帶甚弊,城各 以一縑與之。比至道州,城謁五龍祠,其縑皆在神坐 側。今《刻石》載其事。

《春渚紀聞》:李右轄公素初為吉州永豐尉,夜夢二神 赴庭,一神秉牒見訴云:「某縣境地神也,被鄰邑地神 妄生威福,侵境以動吾民。」民因為大建福宇,日饜牲 牢之奉。某之祠香火不屬也。以公異日當宰衡天下, 故敢求決於公。公素為抑鄰神越疆之罪,二神拜伏 而出。既覺聞報,新祠火起,神座一爇而盡。

《曲洧舊聞》:鄭州東僕射陂,蓋後魏孝文遷洛時賜僕 射李沖之陂也。後人立祠,遠近皆呼為僕射廟。章聖 皇帝西祀過之,遣官致祭,有祭文刻石在焉。近世遂 傳為李衛公僕射廟。土人得衛公封冊,以藏廟中。而 崇寧以來賜廟額,亦以為「衛公」不疑,而士大夫莫有 能正之者。

《西溪叢語》:紹興府軒亭臨街大樓,五通神據之,土人 敬事。翟公巽帥越,盡去其神,改為酒樓。神座下有一 大「酒」字,亦非偶然,目為「和旨樓。」取《食貨志》「酒酤在官, 和旨便人。」

《異聞總錄》:「資州東嶽行宮在城內,只一小殿,兩廡一 門樓,郡人每以窄為嫌。紹興十六年,路人過廟,為物 憑附,言當為崇建廟宇,期限甚峻,觀者堵牆而立,無 敢不敬信。明日,一州百里間,凡山麓巨木,悉有本廟 題誌,遠近協力致助。未幾,大廟成,基址元枕山因高 增築,巍然為一路冠。凡以誠來禱,無不立應,其以冤」 陳狀者,才一二日,詞首及被訴人與左證皆死,唯理 直者色不變,經宿即蘇。說入冥所見,全如世間,特有 「牛頭獄典」,與猛獸吐息氣燻炙罪囚之異。門外人每 昏夜往往聞決撻聲。二十一年,郡守鄱陽左守道到 任,惡其太甚,揭牓禁人投狀,扃鐍殿門,自是遂絕向 來之訟報。

淳熙四年春,鄱陽知縣吳正國夢至冥府,若神祠然。 通引吏兩人,左右拱手迎之入。正趨揖間,遂覺,以語 館客揭椿年,頗惡之。揭曰:「明府為土神,主神祇所宜 敬也。」後旬日,方旦聽訟,郡守遣吏督春衣錢甚峻,吳 不暇食,升車亟出,謁坑冶使者,貸錢。又詣府,覺小不 佳,急歸,車中數拊軾趣行,未到邑,百步不可支,吾命 「訪一民家,遂少憩,適當武烈廟前,乃扶以入。家人奔 來視之,已伏於胡床不能語,頃刻而絕。廟中兩吏,正 夢所見處也。」吳,洛陽人,為政有惠愛,民追思之。 魯應龍《括異志》五顯靈官大帝,佛書所謂華光如來, 顯跡婺源久矣,歲歲朝獻不絕。淳祐中,鄉人病於涉 遠,乃塑其像迎奉於德藏寺之東廡,建樓閣居之。祠 之前素有井,人無汲者。自立祠後,人有汲其水飲之者,病輒愈。由是汲者禱者,日無虛焉。寺僧利其資,每 汲一水,則必令請者禱於神,得筊柸吉,然後汲水,并 以小黃旗加之上。自是請者日少。今亦不復驗矣。 古老相傳,湖初陷白沃,史君躍馬疾走不及,遂駐馬 以鞭指得湖東南一角,水至不沒,因立廟迨。今此地 獨高,又云兄弟三人,一在沙腰,一在乍浦,皆稱「白沃 廟。」

齊景鄉縣北四十里,有廟在焉。圖宅號齊景公廟。一 云未明大王。古老相傳,齊景公遵海而南,觀於轉附, 朝儛曾遊於此,立廟于斯。舊有碑,今磨滅不存矣。唐 貞元十四年,《太子左贊善大夫吳郡陸使君夫人汝 南縣君周氏墓誌》云:「祔於嘉興縣東界海鹽縣齊景 鄉青墩原西北塋。」則齊景鄉青墩之名舊矣。

陳山龍王廟後有「觀音殿,曩年忽有兩石從半山鬥 墜而下,一從殿後壁滾入觀音座下,一墜殿之西,屋 瓦無所損,不知從何而入殿中也。」今二石尚存,亦可 異,留題者甚多。余乙卯歲到祠下,嘗賦詩於壁,以紀 其事。

《老學庵筆記》:西山十二真君各有詩,多訓誡語,後人 取為籤,以占吉凶,極驗。射洪陸使君廟以杜子美詩 為籤,亦驗。予在蜀,以淳熙戊戌春被召,臨行,遣僧則 華往求籤,得《遣興》詩曰:「昔者龐德公,未曾入州府。襄 陽耆舊間,處士節獨苦。豈無濟時策,終竟畏網罟。林 茂鳥有歸,水深魚知聚。舉家隱鹿門,劉表焉得取?」予 讀之惕然,顧迫貧從仕,又十有二年,負神之教多矣。 《括異志》:華亭縣北七十里,有澱湖山,上有三姑廟。每 歲湖中群蛟競鬥,水為沸騰,獨不入廟中,神極靈異。 寺僧藉其力以給齋粥,水陸尢感應。向年有漁舟艤 湖口,忽見一婦人附舟,云欲到澱山寺。及抵岸,婦人 直入寺去,舟中止遺一履。漁人執此履以往索渡錢, 寺僧甚訝之,曰:「此必三姑顯靈。」因相隨至殿中,果見 左足無履,坐傍百錢在焉,遂授漁人而去。

當湖酒庫有四聖廟,在炊淘之後。立祠以來,閱歲滋 久,前後交承祀之,奉之甚謹。每一任初到,則上兩幡, 既解印,則復兩幡。酬神之庇,以為定例。丙辰丁巳之 間,有姑蘇姚承節應瑞者,董糟丘,將幡書遍於神祠 中,然後取幡染為黑色雜用,人無知者。及去任未數 里,忽其子舟中為神所憑,責之曰:「我立祠福汝坊場 久矣,新舊之幡,皆我之物,安得擅取以為兒服耶?」及 指其妾何人磨墨,何人拆幡,歷道其所以,眾皆驚愕。 姚懼,急禱於神,許以謝過,其子遂甦。

《嘉禾志》:「顧亭林庵中有忠烈公祠,近歲忽地裂數尺, 中有風濤聲,以物探之,應手火起,至今尚然。」

雷州西有雷公廟,百姓歲納雷鼓車。人有以黃魚與 彘肉同食,立遭雷震。每大雷,人多於野中掘得䃜石, 號「雷公墨」,光瑩如漆。

《明道雜志》:高郵崔伯易龍圖,性信鬼神,屢典郡,所至 必繕祠廟,其居家亦常祭享,甚專精也。嘗為余言,「任 兵部員外郎時,一日下直出省,其直舍有火爐,盡去 火,以大鐵罩覆之,明早入省,出鐵罩則灰上有一名 字,舍中不得人。崔已怪之,遂復罩爐,乃祝之曰:『若果 有所告,來日當別有字,來早去罩視之,有一表字。崔』」 了不解。至後不數日,遷禮部郎中。初視事,吏持一印 來曰:「此名表郎印也。」蓋禮部掌撰賀慰諸表,表後署 所司郎官名,故有此印,伯易以謂神告。

《癸辛雜識》:太學忠文廟,相傳為岳武穆王并祠,所謂 「銀瓶娘子」者,其籤文與天竺一同,如「門裏心肝卦」,私 試得之必中,蓋私試摘卦於中門內故也。如飛鴻落 羽毛,解試得之者必中,以鴻中箭則羽毛落。

衡嶽廟之四門,皆有侍郎神,惟北門主兵最靈驗。朝 廷每有軍旅之事,則前期差官致祭,用盤上食,開北 門,然亦不敢全開,以尺寸計兵數。或云「其主司乃張 子亮也,張為湘南運判,死于官。」丁卯、戊辰之間,南北 之兵未釋,朝廷降旨以借陰兵,神許啟門三寸,臬使 遂全門大啟之。兵出既多,旋以捷告,而廟旁數里民 居皆罹風災,壞屋近千家,最後有聲若雷震者,民喜 曰:「神歸矣。」果遂帖息。後使按行,民有愬者,乃厚給之。 《聞見近錄》:孔中丞道輔為州掾太守到官三日謁廟, 廟有蛇,以為神,每祝之,則蛇自神像鼻中直出飲酒。 孔方讀祝,蛇出飲,孔厲聲曰:「明則有禮樂,幽則有鬼 神,蛇何為哉?」以笏擊蛇死,遂揮眾壞「其廟而去。」 《桯史》:楚州淮陰,夾漕河而邑於澤國,諸聚落尢為荒 涼。開禧北征,余舟過其下,舟人指河東岸弊屋數椽 曰:「是為楚王信廟。」亟維纜登焉。堂廡傾欹,幾不庇風 雨,兩旁皆過客詩句,楹楣戶牖,題染無餘,往往玉石 混淆,殊不可讀。左廂有高堵,不知何人寫楊誠齋二 詩,其上字甚大,不能工,亦舛筆畫。余以意揣錄之,其 一曰:「來時月黑過淮陰,歸路天花舞故城。一劍光寒 千古淚,三家市出萬人英。少年跨下安無忤,老父圮 邊愕不平。人物若非觀歲暮,淮陰何必減《文成》。」其二 曰:「鴻溝秖道萬夫雄,雲夢何銷武士功。九死不分天下鼎,一生還負室前鐘。古來犬斃愁無蓋,此後禽空 悔作弓。兵」火荒餘惟舊廟,三間破屋兩株松。音節悲 壯,倫儗抑揚。遍壁間,殆無繼者。本題「文成」為「宣成。」余 按張留侯諡與霍博陸自不同。後得麻沙印本《朝天 續集》,乃亦作「宣」字,尢可怪也。前篇首尾「兩淮陰」,雖意 不同,疑亦重複。虜既入塞,舊廟當無復存,不知今血 食如何?

《三朝野史》:「潘丙、潘壬,太學生也,就湖州冊立濟王為 帝。事敗,濟王遇鴆而殂,丙、壬各梟其首,欲屠湖州一 城。人民彌遠夢中見李侯太尉求免,遂追回大統制, 一城生靈均拜李侯更生之賜。至今長興李侯廟,人 民敬祀,以報其威靈也。」

《稗史》:「道州有舜祠,凡遇正月初吉,山狙群聚於祠旁 以千百數,跳踉奮擲,狂奔疾趨,如是者五日而後去。 次猿亦如之,三日乃去。土人謂之狙猿朝廟。」

《輟耕錄》:一錢太守劉寵廟在紹興錢清鎮。王叔能參 政過廟下,賦詩曰:「劉寵清名舉世傳,至今遺廟在江 邊。近來仕路多能者,也學先生揀大錢。」

《古杭雜記》:「項羽廟在臨安,近郡三衢十八里,頭樟戴 市,市人失火,延及斯廟。人有詩曰:『嬴秦久矣酷斯民, 羽入關中又火秦。父老莫嗟遺廟毀,咸陽三月是何 人』?」

《樂郊私語》。余始至州,舟過鹿苑廢剎,時方深秋,紅樹 扶疏隱映,敗榱破壁,大足供客中吟眺。因維梢登覽, 讀壁間舊記,有《魯簡肅公羅漢見夢事》,括蒼吳思齊 題其旁曰:「是法本平等,無怠亦無敬,如何証無生,卻 來見參政。」余謂:「阿羅漢自敬正人,不敬參政。」簡肅風 範凜凜,載在史冊,每一繙誦,未嘗不想見其為人。及 入城,謁所謂魯公祠,祠旁有思魯橋,壁端有卜筊詞, 州民有疑,輒問凶吉如響。公之精靈不昧,更有如此 者。柱上有聯云:「舄去古祠留鳥翼;名從青史識魚頭。」 是縣令蔣行簡所書。

《海槎餘錄》:勞將軍廟去城東隅六十里許,祀屋久廢, 只隙地在焉。凡新官到任,必先此設祭。祀典不載其 名爵,父老相傳云:「此神乃馬伏波部下先鋒將,方凱 旋時,牽馬飲於河,馬忽睹水中影,雙蹄奮起,傷其陰 而死,遂為神。余時任彼中,以例祀,祀畢,父老喜告曰: 『任內當大吉』。未逾年,新守至,亦以例祀。眾咸驚報曰: 『祀器無故自裂於案。任內當不吉』。」歲餘守卒。此神亦 靈驗矣。

《筆記》:「空桑,伊尹所生之地。」又里許即伊尹墓。次過范 郎廟,廟塑孟姜女,偶坐配享者乃蒙恬將軍也。 《碣石剩談》:「萬曆己酉年,吳門虎丘山下有周姓名滔 者,號三峰,賣茶為業,家頗豐。每閒暇則聚無賴子弟 於虎丘關帝廟中媟狎。一日,又挾妓與諸惡少在帝 前狂飲取樂,滔污穢聖地,忽然雷電交作,一陣火煙 入廟」,將滔攫出廟門,霹靂擊死。其餘或剝去衣服者, 或火燒面黑者,都嚇死於地,半晌方甦。

《關帝聖蹟。圖誌》:帝廟前有古井久淤,里人洗而甃之, 出白鏹一錠,沉黑而漆。鑿存助起蓋「關廟」六字。

神廟部雜錄[编辑]

魏武帝集別部司馬,「請立齊桓公神堂」,使記室阮瑀 議之。

《水經注》:河北有般祠。《孟氏記》云:「祠在河中,積石為基, 河水漲盛,恆與水齊。」戴氏《西征記》曰:「今見祠在東岸, 臨河,累石為壁,其屋宇容身而已,殊似無靈,不如孟 氏所記,將恐言之過也。」

《歸田錄》:「世俗傳訛,唯祠廟之名為甚。今都城西崇化 坊顯聖寺者,本名蒲池寺。周氏顯德中增廣之,更名 顯聖。而俚俗多道其舊名,今轉為菩提寺矣。江南有 大小孤山,在江水中,嶷然獨立,而世俗轉『孤』」為姑。江 側有一石磯,謂之澎浪磯,遂轉為彭郎磯云。彭郎者, 小姑婿也。余嘗過小孤山,廟像乃一婦人,而敕額為 聖母廟,豈止俚俗之繆哉?西京龍門山夾伊水上,自 端門望之如雙闕,故謂之闕塞。而山口有廟曰闕口 廟。余嘗見其廟像甚勇,手持一屠刀,尖銳,按膝而坐。 問之,云:「此乃豁口大王也。」此尤可笑者爾。

《墨莊漫錄》:東京城北有祅廟,祅神本出西域,蓋胡神 也,與大秦穆護同入中國,俗以火神祠之。京師人畏 其威靈,甚重之。其廟祝姓史名世爽,自名家,世為祝 累代矣。藏先世補受之牒凡三,有曰「懷恩」者,其牒唐 咸通三年宣武節度使令狐給。令狐者,丞相綯也;有 曰「溫」者,周顯德三年端明殿學士權知開封府王所 給,王乃朴也;有曰「貴」者,其牒亦周顯德五年樞密使 權知開封府王所給,亦朴也。自唐以來,祅神已祀于 汴矣,而其祝乃能世繼其職,踰二百年,斯亦異矣。今 池州郭西英濟王祠,乃祀梁昭明太子也,其祝周氏亦自唐開成年掌祠事,至今,其子孫分為八家,悉為 祝也。噫!世祿之家,能箕裘其業,奕世而相繼者,蓋亦 甚鮮,曾二祝之不若也。鎮江府朱方門之東城上乃 有《祅神祠》,不知何人立也。

《燕翼貽謀錄》:「京師試于禮部者,皆禱于二相。二相者, 子游、子夏也。子游為武城宰,子夏聘列國,不知何以 得相之名。今行都試禮部者,皆禱于皮場廟,皮場即 皮剝也。建中靖國元年六月,傳聞皮場土地,主瘍疾 之不治者,詔封靈貺侯。」今廟在萬壽宮之晨華館,與 貢院為鄰,不知士人之禱始于何時,館因何而置廟 也。

《蓼花洲閒錄》:溫州有土地,杜十姨無夫,五髭鬚相公 無婦。州人迎杜十姨,以配五髭鬚,合為一廟。杜十姨 為誰,杜拾遺也。五髭鬚為誰,伍子胥也。若少陵有靈, 豈不對子胥笑曰:「爾尚有相公之稱,我乃為十姨,何 雌我邪?」

有自中原來者云:「北方有牛王廟,畫百牛于壁,而牛 王居其中間。」牛王為何人?乃冉伯牛也。嗚呼!冉伯牛 乃為牛王。

《中華古今注》:「廟者,貌也,所以髣髴先人之靈貌也。」 《泊宅編》:「龍王本廟在樵舍,乃洪州南康軍之間,規模 不甚壯麗,而遺構最古。士大夫及商旅過者,無不殺 牲以祭。大者豕羊,小者雞鵝,殆無虛日。予見縛致庭 下,宛轉將就烹,直不忍視。竊思此廟血食已來,其所 殺不知紀極,如使其神一旦素食亦享,肉食亦享,但 以」誠心至皆享之,則物所全命,亦不知紀極,功豈小 哉?其神豈不又靈哉?

《日知錄》:會稽故山有禹廟,而《水經注》言廟有聖姑。《禮 樂緯》云:「禹治水畢,天賜神女聖姑。」夫舜之湘妃,猶禹 之聖姑也。

金元好問《承天鎮懸泉》詩注曰:「平定土俗傳介之推 被焚,其妹介山氏恥兄要君,積薪自焚,號曰妬女祠。 其碑大曆中判官李諲撰,詞旨殊謬,至有『百日積薪, 一日燒之』之語,鄉社至今以百五日積薪而焚之,謂 之祭妬女。」其詩有曰:「神祠水之滸,儀衛盛官府。頗怪 祠前碑,稽考失莽鹵。吾聞允格臺駘宣,汾洮障大澤。」 自是生有自來歸,有所假而自經。溝瀆便可尸祝之, 祀典紛紛果何取?子胥鼓浪怒未洩,精衛銜薪心獨 苦。楚臣百問天不酹,肯以誕幻虛荒驚聾瞽。自有宇 宙有此水,此水綿綿流萬古。人言主者介山氏,且道 未有介山之前復誰主?山深地古自是有神物,不假 靈真誰敢侮?稗官小說出閭巷,社鼓村簫走翁嫗。當 時大曆十才子,爭遣李諲鑱陋語。此是千古正論。杜 氏《通典》:汾陰后土祠為婦人塑像。武太后時,移河西 梁山神塑像就祠中配焉。開元十一年,有司遷梁山 神像於祠外之別室。夫以山川之神,而人為之配合, 其瀆亂不經尤甚矣。

《寧化縣志》:「五通廟一在北門,一在東門外。明太祖都 金陵,即都中建十四廟,一曰五顯靈官廟,以歲孟夏 季秋致祭。今天下之崇祀五通者,當由此。歟俗說神 以救母罪愆,與目蓮尊者同一大孝,登正果,號華光 藏,主妙吉祥如來。然則天帝不離,人倫赫濯,亦極仁 慈耳,義固可祀也。其實五顯者,五行耳,五行之祭,見 於《月令》,國家星辰之祀,備五行也,此正氣也。若邪氣 流行,亦足播弄禍福。今祀者未必知五行之理,與大 孝之說,亦播弄於禍福而已。」又攷宋慶元間,寧化富 民與祝史託五通神為奸利,侈立廟宇,婦女歆動,或 用裙襦畚土。時候官陳曄知汀州,乃竄祝史,杖富民, 毀廟宇,大索境內妖怪左道收火其符咒時稱其賢。 然則《五通》之烜赫,其來已久矣。

毗沙門天王廟,廟在縣上東門外,永樂間重建。按唐 天寶元年,西番寇安西,明皇詔不空三藏誦經。不空 因言:北方毗沙天王神通可以禦之。會安西亦奏將 戰,時有金甲神長丈餘來助,因敕諸道州府城西北 及營寨,並設其像。黃滔為王審知作碑云:「梵音毗沙 門,唐言多聞也。始自于闐剎利之英奇,膺世尊帝釋 之錫號,居須彌山北,住水晶宮殿領藥,又眾為帝釋 外臣,以護南贍部州。」據此,則唐建縣時,便有此廟,歷 代遂相沿無革耳。雖然,毗沙何靈於安西,而不靈於 馬嵬、蜀道乎?世奉祀之,何居。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