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6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六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六十八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六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六十八卷目錄

 釋教部藝文一

  西域傳後論        後漢書

  喻道論          晉孫綽

  達性論         宋何承天

  答顏光祿書         前人

  重答顏光祿書        前人

  與宗居士論釋慧琳白黑論書  前人

  又答宗居士書        前人

  重答宗居士書        前人

  答王衛軍問辨宗論書    謝靈運

  維摩經十譬贊        前人

神異典第六十八卷

釋教部藝文一[编辑]

《西域傳後論》
後漢·書
[编辑]

論曰:「西域風土之載,前古未聞也。漢世張騫懷致遠 之略,班超奮封侯之志,終能立功西遐,羈服外域。自 兵威之所肅服,財賂之所懷誘,莫不獻方奇,納愛質, 露頂肘,行東向而朝天子。故設戊己之官,分任其事; 建都護之帥,總領其權。先馴則賞籯金而賜龜綬,後 服則繫頭顙而釁北闕。立屯田于膏腴之野,列郵置」 于要害之路;馳命走驛,不絕于時月;商胡販客,日款 于塞下。其後甘英乃抵條支而歷安息,臨西海以望 大秦,拒玉門、陽關者四萬餘里,靡不周盡焉。若其「境 俗性智之優薄,產載物類之區品,川河嶺障之基源, 節氣涼暑之通隔,梯山棧谷,繩行沙度之道;身熱首 痛,風災鬼難之域,莫不備寫情形,審」求根實。至于佛 道神化,興自身毒,而二漢方志,莫有稱焉。張騫但著 「地多暑濕,乘象而戰」,班勇雖列其奉浮圖,不殺伐,而 精文善法,導達之功,靡所傳述。余聞之後說也,其國 則殷乎中土,玉燭和氣,靈聖之所降集,賢懿之所挺 生。神跡詭怪,則理絕人區;感驗明顯,則事出天外。而 騫超無聞者,豈其道閑往運,數開叔葉乎?不然,何誣 異之甚也?漢自楚英始盛齋戒之祀,桓帝又修華蓋 之飾,將微義未譯,而但神明之邪。詳其清心釋累之 訓,空有兼遣之宗,道《書》之流也。且好仁惡殺,蠲敝崇 善,所以賢達君子,多愛其法焉。然好大不經,奇譎無 已。雖鄒衍談天之辨,莊周蝸角之論,尚未足以概其 萬一。又精靈起滅,因報相尋,若曉而昧者,故通人多 惑焉,蓋導俗無方,適物異會,取諸同歸,措夫疑說,則 大道通矣。贊曰:「逖矣西胡,天之外區,土物琛麗,人性 淫虛,不率華禮,莫有典書,若微神道,何恤何拘。」

《喻道論》
晉·孫綽
[编辑]

或有疑至道者,喻之曰:「夫六合遐邈,庶類殷充,千變萬化,渾然無端,是以有方之識,各期所見,鱗介之物,不達皋壤之事;毛羽之族,不識流浪之勢。自得於窞井者,則怪游溟之量;翻翥於數仞者,則疑沖天之力。纏束世教之內,肆觀周孔之跡,謂至德窮於堯舜,微言盡乎《老》《易》,焉復睹夫方外之妙趣,寰中之元照乎?」 悲夫!章甫之委裸俗,《韶夏》之棄鄙俚,至真絕於漫習,大道廢於曲士也。若窮迷而不遷者,非辭喻之所感。試明其旨,庶乎有悟於其聞者焉。

「夫佛也者,體道者也;道也者,導物者也。應感順通,無 為而無不為者也。無為故虛寂自然,無不為故神化 萬物。」萬物之求,卑高不同。故訓致之術,或精或麤。悟 上識則,舉其宗本,「不順者復殃,放酒者羅刑,婬為大 罰,盜者抵罪,三辟五刑,犯則無赦。」此王者之常制,宰 牧之所司也。若聖王御世,百司明達,則向之罪人,必 「見窮測,無逃形之地矣。使奸惡者不得容其私,則國 無違民,而賢善之流,必見旌敘矣。」且君明臣公,世清 理治,猶能令善惡得所,曲直不濫,況神明所蒞,無遠 近幽深,聰明正直,罰惡祐善者哉!故毫釐之功,錙銖 之釁,報應之期,不可得而差矣。歷觀古今,禍福之證, 皆有由緣,載籍昭然,豈可掩哉!何者?「陰謀之門,子孫 不昌,三世之將,道家明忌。」斯非兵凶戰危積殺之所 致邪?若夫魏顆從治而致結草之報,子都守信而受 驄驥之錫,齊襄委罪,故有墜車之禍,晉惠棄禮,故有 弊韓之困:斯皆死者報生之驗也。至于宣、孟愍翳桑 之饑,漂母哀淮陰之憊,並以一餐,拯其懸餒,而趙蒙 倒戈之祐,母荷千金之賞,斯一獲萬,報不踰世。故立 德闇昧之中,而慶彰萬物之上。陰行陽曜,自然之勢, 譬猶灑粒於土壤,而納百倍之收,地穀無情於人,而 自然之利至也。

或難曰:「報應之事,誠皆有徵,則周孔之教,何不去殺而少正卯刑,二叔伏誅邪?」答曰:「客可謂達教聲而不 體教情者也,謂聖人有殺心乎?」曰:「無也。」答曰:「子誠知 其無心於殺,殺固百姓之心耳。夫時移勢異,物有薄 淳,結繩之前,陶然太和。暨於唐虞,禮法始興。爰逮三 代,刑網滋彰,刀斧雖嚴,而猶不懲。至於君臣相滅,父 子相害,吞噬之甚,過於豺虎。」聖人知人情之固於殺, 不可一朝而息,故漸抑以求厥中。猶蝮蛇螫足,斬之 以全身;癰疽附體,決之以救命。亡一以存十,亦輕重 之所權。故刑依秋冬,所以順時;殺;春蒐夏苗,所簡胎 乳。《三驅》之禮,禽來則韜弓,聞聲睹生,肉至則不食,釣 而不綱,弋不射宿。其于蜫蟲,每加隱惻。至于議獄緩 死,眚災肆赦,刑疑從輕,寧失有罪,流涕授鉞,哀矜勿 喜,生育之恩篤矣,仁愛之道盡矣。所謂「為而不恃,長 而不宰,德被而功不在我,日用而萬物不知」,舉茲以 求,足以悟其歸矣。

或難曰:「周孔適時而教,佛欲頓去之,將何以懲暴止 姦,統理群生者哉?」答曰:「不然。周孔即佛,佛即周孔,蓋 外內名之耳。故在皇為皇,在王為王。佛者梵語,晉訓 覺也。覺之為義,悟物之謂,猶孟軻以聖人為先覺,其 旨一也。應世軌物,蓋亦隨時。周孔救極弊,佛教明其 本耳。其為首尾,其致不殊。即如外聖有深淺之跡,堯」、 舜世夷,故二后高讓。湯武時難,故兩君揮戈。「淵默」之 與赫斯,其跡則胡越。然其所以跡者,何嘗有際哉?故 逆尋者每見其二,順通者無往不一。

或難曰:「周孔之教,以孝為首。孝德之至,百行之本,本 立道生,通于神明。故子之事親,生則致其養,沒則奉 其祀。三千之責,莫大無後,體本父母,不敢夷毀。是以 樂正傷足,終身含愧也。而沙門之道,委離所生,棄親 即疏,刓剔鬚髮,殘其天貌,生廢色養,終絕血食,骨肉 之親,等之行路,背理傷情,莫此之甚。而云弘道敦仁, 廣濟群生,斯何異斬刈根本,而修枝𠏉,而言不殞,碩 茂未之聞見,皮之不存,毛將安附?此大乖于世教,子 將何以祛之?」答曰:「此誠窮俗之所甚惑,倒見之為大 謬,諮嗟而不能默已者也。夫父子一體,惟命同之,故 母囓其指,兒心懸駭者,同氣之感也。其同無間矣,故 惟得其歡心,孝之盡也。父隆則子貴」,子貴則父尊。故 孝之為貴,貴能立身行道,永光厥親。若匍匐懷袖,日 御三牲,而不能令萬物尊己,舉世我賴,以之養親,其 榮近矣。夫緣督以為經,守柔以為常,形名兩絕,親我 交忘,養親之道也。既已明其宗,且復為客言其次者。 夫忠孝名不並立,穎叔違君,書稱純孝;石碏戮子,武 節乃全。《傳》曰:「子之能仕,父教之忠,策名委質,二乃辟 也。」然則結纓公朝者,子道廢矣。何見危授命,誓不顧 親?皆名注史筆,事標教首,記注者豈復以不孝為罪? 故諺曰:「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門。」明其雖小違于此,而 大順于彼矣。且鯀放遐裔,而禹不告退,若令委堯命 以尋父,屈至公于私慼,斯一介之小善,非大者遠者 矣。周之泰伯,遠棄骨肉,託跡殊域,《祝髮》文身,存亡不 反,而論稱至德,《書》著大賢,誠以其忽南面之尊,保沖 虛之貴,三讓之功遠,而毀傷之過微也。故能大革夷 俗,流風垂訓,夷齊同餓首陽之上,不恤孤竹之裔,仲 尼目之為「仁賢」,評當者寧復可言悖德乎?梁之高行, 毀容守節,宋之伯姬,順理忘生,並名冠烈婦,德範諸 姬,秉二婦之倫,免愚悖之譏耳。率此以談,在乎所守 之輕重可知也。昔佛為太子,棄國學道,欲全形以遁, 恐不免維縶,故釋其鬚髮,變其章服。既外示不及,內 修簡易,于是捨華殿而即曠林,解龍袞以衣鹿裘,遂 垂條為宇,藉草為茵,去櫛梳之勞,息湯沐之煩,頓馳 騖之轡,塞欲動之門,目遏「元黃,耳絕淫聲,口忘甘苦, 意放休戚,心去于累,胸中抱一,載乎營魄,內思安般, 一數二隨,三止四觀,五還六淨,遊志三四,出入十二 門,禪定拱默,山停淵淡,神若寒灰,形猶枯木,端坐六 年,道成號佛,三達六通,正覺無上,雅身丈六,金色焜 燿,光遏日月,聲協八風,相三十二好,姿八十形,偉群 有,神足無方。于是游步三界之表,恣化無窮之境。迴 天儛地,飛山結流。存忘倏忽,神變綿邈。意之所指,無 往不通。大範群邪,遷之正路,眾魔小道,靡不遵服。于 斯時也,天清地潤,品物咸亨。蠢蠕之生,浸毓靈液;枯 槁之類,改瘁為榮。還照大國,廣敷法音。父王感悟,亦 升道場。以此榮親,何孝如之。」于是後進篤志之「士,被 服弘訓,思齊高軌,皆由父老不異所尚,承歡心而後 動耳。」若有昆弟之列者,則服養不廢,既得弘修大業, 而恩紀不替。且令逝沒者得福報以生天,不復顧歆 于世祀,斯豈非兼善大通之道乎!夫東鄰宰牛,西鄰 禴祀,殷美黍稷,周尚明德,興喪之期,于茲著矣。佛有 十二部經,其四部專以勸孝為事,慇懃之旨,可謂至 矣。而俗人不詳其源流,未涉其場肆,便瞽言妄說,輒 生攻難。以螢燭之見,疑三光之盛;芒隙之滴,怪淵海 之量;以誣罔為辨,以果敢為名,可謂狎大人而侮天 命者也。

===
《達性論》
宋·何承天
===夫兩儀既位,帝王參之宇中莫尊焉,天以陰陽分,地

以剛柔用,人以仁義立,人非天地不生,天地非人不 靈,三才同體,相須而成者也。故能稟氣清和,神明特 達,情綜古今,智周萬物,妙思窮幽賾,制作侔造化,歸 仁與能,是為君長,撫養黎元,助天宣德,日月淑清,四 靈來格,祥風協律,玉燭揚輝,九穀芻豢,陸產水育,酸 鹹百品,備其膳羞,棟宇舟車,銷金合土,絲紵元黃,供 其器服,文以禮度,娛以八音,庇物殖生,罔不備設。夫 民「用儉則易足,易足則力有餘,力有餘則志情泰,樂 治之心於是生焉。事簡則不擾,不擾則神明靈,神明 靈則謀慮審,濟治之務於是成焉。故天地以儉素訓 民,乾坤以易簡示人」,所以訓示慇懃,若此之篤也。安 得與夫飛蛾蠉蠕,並為眾生哉!若夫眾生者,取之有 時,用之有道,行火俟風暴,畋漁候豺獺,所以順天時 也。大夫不麛卵,庶人不數罟,行葦作歌,霄魚垂化,所 以愛人用也。庖廚不邇,五犯是翼,殷后改祀,孔釣不 綱,所以明仁道也。至於生必有死,形斃神散,猶春榮 秋落,四時代換,奚有於更受形哉。《詩》云。「愷悌君子求 福不回」言弘道之在己也。三后在天言精靈之升遐 也。若乃內懷嗜欲外憚權教慮深方生施而望報在 昔先師未之或言余固不敏罔知請事焉矣。

《答顏光祿書》
前人
[编辑]

敬覽芳訊,研復淵旨,區別三才,步驗精粹,宣演道心, 褒賞施士,貫綜幽明,推誠及物,行之於己則美,敷之 於教則弘,殆無所聞,退尋嘉誨之來,將欲令參觀斗 極,復迷反逕,思或昧然,未全曉洽,故復重伸本懷。足 下所謂「共成三才」者,是必合德之稱,上哲之人,亦何 為其然。夫立人之道,取諸仁義,惻隱為仁者之表,恥 「惡為義心之端。牛山之木,剪性於鑿斧;恬漠之想,汨 慮於利害。誠宜滋其萌糵,援其善心,遂乃存而不算, 得無過與?」又云:「議三才者無取於氓隸,言眾生者亦 何濫於聖智。既已聞命,獨未知二塗當以何為判,將 伊顏下麗,寧喬札上附,企望不倦,以祛未了。必令兩 籍俱舉,宮和符合,豈不盡善。」又曰:「大德日生,有萬之 所同,同於所方,萬豈得生之可異?」非謂不然,人生雖 均被大德,不可謂之眾生,譬聖人雖同稟五常,不可 謂之眾人,奚取於不異之生,必宜為眾哉!來告云:「人 則役物以為養,物則見役以養人。」大判如此,便是顧 同圖議。至於情嗜不禁,害生慘物,所謂甚者泰者,聖 人固已去之。又云:「以道為心者,或不劑此而止。」請問 不止者,將自己不殺邪,令受教咸同邪?若自己不殺, 取足市廛。是故遠庖廚,意必欲推之於編戶,吾見雅 論之不可立矣。又云:若同草木,便當煙盡,精靈在天, 將何憑以立?夫神魄恍惚,遊魂為變,發揚悽愴,亦於 何不之。仲由屈於知,死賜也。失於所問,不更受形。前 論之所明,言所憑之方,請附夫子之對,及施報之道, 必然之符,當謂于氏高門,俟積善之慶,博陽不伐,膺 公侯之祚,何關於後身乎?又云:「經世恆談,施者勿憶, 士子服義,惠而弗有,誠哉斯言。」微恨設報以要惠,說 徒之所先;悅;報而為惠,舉世之常務。疑經受累劫之 罪,勤施獲積倍之報,不似吾黨之為道者,「是以怏怏 耳。知欲引之上濟,亦甚所不惜。但丈夫處實者頗陋, 前識之華,故不為也。若此施非周急,惠存功譽,揆諸 高明,亦有恥乎?此吾率其恆心,久而不化,內慚璩予, 未暇有所誚也。」何承天白。

《重答顏光祿書》
前人
[编辑]

吾少信管見,老而彌篤,既言之難云,將湮腐方寸,故 願憑流颺以託鱗,融厚故意,垂懷惠以重釋。稽證周 明,華辭博贍。夫良玉時玷,賤夫指其瑕;望舒抱魂,野 人睨其缺。豈伊好辯,未獲云已。復進請益之問,庶以 研盡所滯。來告云:「三才之論,故當本諸三畫,三畫既 陳,中稱君德,所以神致太上,崇一元首。若如論旨,以 三畫為三才,則初擬地爻,三議天位。然而遯世無悶, 非厚載之目;君子乾乾,非蒼蒼之稱。果兩儀罔託,亦 何取於立人?但爻在中和,宜應蓄德耳。」又云:「惻隱窮 博愛之量,恥惡盡祐直之方」,則為上仁上義,便是計 體仁義者為三才。尋又云:「喬札未獲上附,伊顏宜其 下麗,則黃裳之人,其猶弗及。雖賾之」旨,高下無准,故 惑者未悟也。夫陰陽陶氣,剛柔賦性,圓首方足,容貌 匪殊,惻隱恥惡,悠悠皆是。但參體二儀,必舉仁義為 端,取知欲限以名器,慎其所假,遂令惠人潔士,比性 於毛群,庶幾之賢,同氣於介族,立象之意,豈其然哉? 又云「已均被同,眾復何諱?」眾同故當殊其特靈,不應 異其得生。夫特靈之「神既異於眾,得生之理何嘗暫 同,生本於理而理異焉,同眾之生,名將安附?若執此 生名,必使從眾,則混成之物,亦將在例邪?」又云:「謹為 垣防,猶患踰盜,況乃罔不設備,以充侈志,方開所泰, 何議去甚?」足下始云皇聖設候物之教,謹順時之經, 將以反漸息泰,今復以方開所泰為難,未詳,此將難 鄙議,「將譏聖人也。」又云:「市庖之外,豈無御養,神農所 書,中散所述,何必以刲刳為稟和,爓瀹為翼善夫禋瘞繭栗,宗社三牲,膮膷豆俎,以供賓客,七十之老,俟 肉而飽,豈得唯陳列草石,取備上藥而已。吾所憂不 立者,非謂洪論難持,退嫌此事不可頓去於世耳。」又 云:「天下寧有無形之有?」顧此惟疑,宜見正「定。尋來旨 似,不嫌有鬼,當謂鬼宜有質,得無求天竺之書,說鬼 別為生類故邪?昔人以鬼神為教,乃列於典經,布在 方策。鄭僑吳札,亦以為然。是以雲和六變,實降天神; 龍門九成,人鬼或格。足下雅秉《周禮》,近忽此義,方詰 無形之有,為支離之辯乎?」又云:「後身著戒,可不敬與?」 慈護之人,深見此數。未詳所謂慈護者誰氏之子。若 據外書,報應之說,皆吾所謂權教者耳。凡講求至理, 曾不析以聖言,多採譎怪,以相扶翼,得無似以水濟 水邪?又云:「物無妄然,必以類感,常善以救,善亦從之。 勢猶影表,不慮自來。」斯言果然,則類感之物,輕重必 侔,影表之勢,修短有度。制飾土木,不發慈愍之心;順 時蒐守,未報慘虐之性。天宮華樂,焉賞而上升?地獄 幽苦,奚罰而淪陷?唱言窮軒輊,立法無衡石,一至於 此,且阿保傅愛,慎及溷腴,良庖提刀,情怵介族。彼聖 人者,明並日月,化關三統,若令報應必符,亦何妨於 教而緘扃羲唐之紀,埋閉周孔之世,肇結網罟,興累 億之罪;仍制牲牢,開長夜之罰,遺彼天廚,甘此芻豢, 曾無拯溺之仁,橫成納隍之酷,其為不然,宜簡淵慮。 若謂窮神之知,猶有所不盡,雖高情愛奇,想亦未至 於侮聖也。足下論仁義,則云「情之者少,利之者多」,言 施惠則許其遺賢忘報。在情既少,孰能遺賢?利之者 多,曷云忘報。若能推樂施之士,以期欲仁之疇,演忘 報之意,引向義之心,則義實在「斯,求仁不遠。」至於濟 有生之類,入無死之地,慶周兆物,尊冠百神,斯旨宏 誕,非《本論》所及,無乃秦師將遁,行人言肆乎?豈其相 迫,居吾語子,「聖人在上,不與百神爭長,有始有卒,焉 得無死之地。」夫辯章幽明,研精庶物,反初結繩,終繁 文教。性以道率,故絕親譽之名;範圍造化,無傷博愛 之量。以畋以漁,「養兼賢鄙,三品之獲,實充賓庖,金石 發華,笙籥協節,醉酒飽德,介玆萬年。處者弘日親之 業,仕者數先王之教,誠著明君,澤被萬年,龍章表觀, 鳴玉節趨,斯亦堯孔之樂地也。」及其不遇,考槃阿澗, 以善其身,殺雞為黍,聊寄懷抱。或負鼎割烹,揚隆名 於長世;或屠羊鼓刀,陵高志於浮雲。「此又君子之處 心也,何必陋積善之延祚,希無驗於來世。生背當年 之真懽,徒疲役而靡歸。繫風捕影,非《中庸》之美;慕夷 眩妖,違通人之致。蹲膜揖讓,終不並立。竊願吾子捨 兼而遵一也。」及蜀梁二叔,甘人驛胥之譬,非《本義》所 繼,故不復具云。

《與宗居士論釋慧琳白黑論書》
前人
[编辑]

近得賢從中郎書,說足下勤西方法事,賢者志其大, 豈以萬刦為奢,但恨短生無以測冥靈耳。冶城慧琳 道人作《白黑論》,乃為眾僧所排擯,賴蒙值明主善救, 得免波羅夷耳。既作比丘,乃不應明此白徒亦何為 不言?足下試尋二家,誰為長者,吾若昧然,望有以佳 悟何承天白。

《又答宗居士書》
前人
[编辑]

何承天前送《均善論》,并諮求雅旨,來答周至,及以為 「茲理興喪,宜明不可但處以可否之間。吾雖不能一 切依附,亦不甚執偏見,但求夜光於巨海,正自未得 耳。」以為佛經者,善九流之別家,雜以道墨,慈悲愛施, 與中國不異。大人君子仁為己任,心無憶念,且以形 像彩飾,將諧常人耳目,其為糜損尚微,其所弘益或 著,是以兼而存之。至於好事者,遂以為超孔越老,唯 此為貴,斯未能求立言之本,而眩惑於末說者也。知 其言者,當俟忘言之人。若唯取信天堂地獄之應,因 緣不滅之驗,抑情菲食,盡勸禮拜,庶幾廕羅帳之蓋, 升彌鐙之座,淳于生所以大謔也。論云:「眾聖老莊,皆 云有神明,復何以斷其不如佛言?」答曰:「明有禮樂,幽 有鬼神,聖王所以為教,初不昧其有也。若果有來生 報應,周孔寧當緘默而無片言邪?若夫嬰兒之臨坑, 凡人為之駭怛,聖者豈獨不仁哉?」又云:「人形至粗,人 神實妙,以形從人,豈得齊終?」答曰:「形神相資,古人譬 以薪火,薪敝火微,薪盡火滅,雖有其妙,豈有獨傳?」又 云:「心之所感,崩城隕霜,白虹貫日,太白入昴,氣禁之 醫,冷煖輒應,專誠妙感,以受身更生七寶之土,何為 不可哉?」答曰:「崩城隕霜,貫日入昴,不明來生之譬,非 今論所宜引也。又見水火之禁,冀其能生七寶之鄉, 猶觀大冶銷金,冀其能自陶鑄,終不能亦可知也。」又 曰:「有諦無諦,此唱居然甚安。自古千變萬化,有俄然 皆已空矣。當其盛有之時,豈不常必有空之實,愚者 不知其理,唯見其有。」答曰:「如《論》云:『當其盛有之時,已 必有空之實』。然則即物常空,空物為一矣。今空有未 殊,而賢愚異稱,何哉?昔之所謂道者,於形為無形,於 事為無事,恬漠沖粹,養智怡神,豈獨愛欲未除,宿緣 是畏,唯見其有,豈復是過?以此嗤齊侯,猶」五十步笑 百步耳。又云:「舟壑潛謝,《佛經》所謂見在不住,誠能明之,則物我常虛。」答曰:「潛謝不住,豈非自生入死,自有 入無之謂乎?故其言曰:『有駭形而無損心,有旦宅而 無憤死』。」賈生亦云:「化為異物,又何足患?」此達乎死生 之變者也。而區區去就,在生慮死,心繫無量,志生天 堂,吾黨之常虛異於是焉。又云:「神光靈變及無量之 壽,皆由誠信幽奇,故映其明。今沒於邪見,理固天隔。」 答曰:「今亦不從慢化者求其光明,但求之於誠信者 耳。尋釋迦之教,以善權救物,若果應驗若斯,何為不 見其靈變?以曉邪見之徒,豈獨不愛數十百萬之說, 而吝俄頃神光,徒為化聲之辯,竟無明於真智,終年 疲役而不知所歸,豈不哀哉!」又云:「內懷虔仰,故拜禮 悔罪。達夫無常,故情無所吝,委妻子而為施,豈有邀 於百倍?」答曰:「繁巧以興事,未若除貪欲而息競;遵戒 以洗悔,未若剪榮冀以全朴。況乃誘所尚以祈利,忘 天屬以要譽,謂之無邀,吾不信也。」又云:「泥洹以無樂 為樂,法身以無身為身。若誠能餐仰,則耽逸稍除,獲 利於無利矣。」答曰:「泥洹以離苦為樂,法身以接苦為 身,所以使餐仰之徒,不能自絕耳。果歸於無利,勤者 何獲,而云獲於無利邪?此乃形神俱盡之證,恐非雅 論所應明言也。」又云:「欲此道者,可謂有欲於無欲矣。」 至若啟導麄近者,有影響之實,亦猶于公以仁活致 封,嚴氏以好殺致誅,厲妙行以「希天堂,謹五戒以遠 地獄,雖有欲於可欲,實踐日損之塗,此亦西行而來, 郢何患其不至?」答曰:「謂麄近為啟導,比報應於影響, 不亦善乎?但影響所因,必稱形聲,尋常之形,安得八 萬由旬之影乎?所滯若有欲於無欲,猶是常滯於所 欲。夫耳目殊司,工藝異業,末技所存,慮信不並。是以 金石克諧,泰山不能呈其高;鴻鵠方集,冥秋不能傳 其旨。而欲以有欲成無欲,希望就日損,雖云西行,去 郢滋遠,如之何?」又云:「若身死神滅,是物之真性,但當 與周孔并力致教,何為誑以不滅,欺以物理,使燒祝 髮膚,絕其牉合,以盡傷性之美?」答曰:「華戎自有不同, 何者?中國之人,秉氣清和,含仁抱義,故周孔明性習」 之教。外國之徒,受性剛弱,貪欲忿戾,故釋氏嚴五戒 之科。來論所謂「聖無常心,就物之性」者也。徵暴之戒, 莫苦乎地獄;誘善之勸,莫美乎天堂。將盡殘害之根, 非《中庸》之謂。周孔則不然,順其天性,去其甚泰,婬盜 著於五刑,酒辜明於《周誥》,春田不圍澤,見生不忍死, 五犯三驅,釣而不綱。是以仁愛普洽,「澤及㹠魚,嘉禮 有常俎,老者得食肉,春耕秋收,蠶織以時,三靈格思, 百神咸秩,方彼之所為者,豈不弘哉!」又甄供灌之賞, 嚴疑法之罰,述蒱宰之問,為勸化之本,演焄蒿之答, 明來生之驗。袨服盱衡,而矜斯說者,其處心亦悍矣。 《論》又稱「蓍陁、尸梨之屬,神理風操,不在琳比丘後。」足 下既明常人,不能料度近事,今何以了其勝否於百 年之前,數千里之外邪?若琳比丘者,僧貌而天虛似 夫深識真偽,殊不肯忌經護師崇飾巧說,吾以是敬 之。孫興公《論》云:「竺法護之淵遠,于法蘭之純博,足下 欲比中土何士也?」及楚英之修仁寺,笮融之賙行饉, 寧復有清真風操乎?昔在東邑,有道含沙門自吳中 來,深見勸譬,甚有懇誠。因留三宿相為說鍊形澄神 之緣,罪福起滅之驗,皆有條貫。吾拱聽讜言,申旦忘 寢,退以為士所以立身揚名,著信行道者,實賴周孔 之教。子路稱「聞之而未之能行,唯恐有聞。吾所行者 多矣,何遽捨此而務彼。」又尋稱情立文之制,知來生 之為奢,究終身不已之哀,悟受形之難,再稱聖人,我 師周公,豈欺我哉?緣足下情篤,故具陳始末,想耆舊 大智,誨人不倦,於此未默耳。前已遣取《明佛論》,遲尋 至,冀或朗然於心何承天白。

《重答宗居士書》
前人
[编辑]

重告,井省大論,「置陣如項籍,既足下以賤漢祖,況弱 士乎?證譬堅明,文詞淵富,誠欲廣其利澤,施及凡民, 深知君子之用心也。足下方欲影響以神其教,故宜 緘默成人之美,但當為外國之事,或非中華所務,是 以有前言耳。果令中外宜同,余則陋矣,敢謝不敏。」雖 然,猶有所懷。夫明天地之性者,不致惑於迂怪;識盛 衰之逕者,不役心於理表。儻令雅論不因善權,篤誨 皆繇情發,豈非通人之蔽哉?未緣言對,聊以代面,何 承天白。

《答王衛軍問辨宗論書》
謝靈運
[编辑]

靈運白一悟理,質以經誥,可謂俗文之談。然書不盡 意,亦前世格言。幽僻無事,聊與同行道人共求其衷。 偎辱高難,詞微理析,莫不精究,尋覽彌日,欣若暫對。 輒復更伸前論,雖不辨酬釋來問,且以示懷耳。海嶠 岨迴,披示無期,臨白增懷,眷歎良深。

《維摩經十譬贊》
前人
[编辑]

聚沬泡合

水性本無泡,激流遂聚沫。即異成貌狀,消散歸虛壑。 君子識根本,安事勞與奪。愚俗駭變化,橫服生欣怛。

《性內相表狀》,非炎安知火?新新相推移,熒熒非向我如何滯著人,終歲迷因果。

芭蕉

生分本多端,「芭蕉知不一。含萼不結核,敷華何有實。 至人善取譬,無宰誰能律。莫昵緣合時,當視分散日。」

聚幻

幻工作同異,誰謂復非真。一從逝物過,既往亦何陳。 謬者疑久近,遠者皆自賓。勿起《離合情》,曾無百代人。

覺謂寢無知,寐中非無見。意狀盈眼前,好惡迭萬變。 既悟眇已往,惜為浮物戀。孰視婆娑盡,寧當非赤縣。

影響合

「影響順形聲,資物故生理。一旦揮霍去,何因相像似。」 群有靡不然,昧漠呼自己。四色尚無本,《八微》欲安恃。

浮雲

泛濫明月陰。薈蔚南山雨。能為變動用。在我竟無取。 俄已就飛散。豈復得攢聚。諸法既無我。何由有我所。

「倏爍驚電過,可見不可逐。恆物生滅後,誰復覈遲速。 慎勿空留念,橫使神理恧。發己道易孚,忘情長之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