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8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八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八十一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八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八十一卷目錄

 佛菩薩部彙考五

  五祖提多迦尊者

  六祖彌遮迦尊者

  七祖婆須密尊者

  八祖佛陀難提尊者

  九祖伏馱密多尊者

  十祖脅尊者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

  十二祖馬鳴尊者

  十三祖迦毗摩羅尊者

  十四祖龍樹尊者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

  十六祖羅㬋羅多尊者

  十七祖僧迦難提尊者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十九祖鳩摩羅多尊者

神異典第八十一卷

佛菩薩部彙考五[编辑]

五祖提多迦尊者[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五祖提多迦者,摩伽陀國人也。初生 之時,父夢金日自屋而出,照耀天地。前有大山,諸寶 嚴飾,山頂泉湧,滂沱四流。後遇毱多尊者,為解之曰: 「寶山者,吾身也。泉湧者,法無盡也。日從屋出者,汝今 入道之相也;照耀天地者,汝智慧超越也。」尊者本名 香眾,師因易今名焉。梵云提多迦,此云通真量也。多 迦聞師說已,歡喜踴躍,而唱偈云:「巍巍七寶山,常出 智慧泉。迴為真法味,能度諸有緣。」毱多尊者亦說偈 曰:「我法傳與汝,當現大智慧。金日從屋出,照耀於天 地。」提多迦聞師妙偈,設禮奉持。後至中印度,彼國有 八千大仙,彌遮迦為首,聞尊者至,率眾瞻禮,謂尊者 曰:「昔與師同生梵天,我遇阿私陀仙人,授我仙法。師 逢十力弟子,修習禪那,自此報分殊途,已經六劫。」尊 者答曰:「支離累劫,誠哉不虛,今可捨邪歸正,以入佛 乘。」彌遮迦曰:「昔阿私陀仙人授我記云:『汝卻後六劫 當遇同學,獲無漏果』。今也相遇,非夙緣耶?願師慈悲, 令我解脫。」尊者即度出家,命聖授戒,其餘仙眾始生 我慢。尊者示大神通,於是俱發菩提心,一時出家,乃 告彌遮迦曰:「昔如來以《大法眼藏》,密付迦葉,展轉相 授,而至於我。我今付汝,當護念之。」乃說偈曰:「通達本 心法,無法無非法。悟了同未悟,無心亦無法。」說偈已, 踴身虛空,作十八變火光三昧,自焚其軀。彌遮迦與 八千比丘,同收舍利,於班茶山中,起塔供養,即莊王 七年己丑歲也。

六祖彌遮迦尊者[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六祖彌遮迦者,中印度人也。既傳法 已,遊化至北天竺國,見雉堞之上有金色祥雲,歎曰: 「斯道人氣也,必有大士為吾法嗣。」乃入城,於闤闠間, 有一人手持酒器,逆而問曰:「師何方而來?欲往何所?」 師曰:「從自心來,欲往無處。」曰:「識我手中物否?」祖曰:「此 是觸器而負淨者。」曰:「師還識我否?」師曰:「我即不識,識 即非我。」又謂曰:「汝試自稱名氏,吾當後示本因。」彼人 說偈而答:「我從無量劫,至於生此國,本姓頗羅墮,名 字婆須密。」師曰:「我師提多迦說,世尊昔遊北印度,語 阿難言:『此國中,吾滅度後三百年,有一聖人,姓頗羅 墮,名婆須密,而於禪祖當獲第七。世尊記汝,汝應出 家』。彼乃置器禮師,側立而言曰:『我思往劫嘗作檀那, 獻一如來寶座。彼佛記我云:『汝於賢劫釋迦法中,宣 傳至教。今符師說,願加度脫』』。」祖即與披剃,復圓戒相。 乃告之曰:「正法眼藏今付於汝,勿令斷絕。」乃說偈曰: 「無心無可得,說得不名法。若了心非心,始了心心法。」 祖說偈已,入師子奮迅三昧,踊身虛空,高七多羅樹。 卻復本座,化火自焚。婆須密收靈骨。貯七寶函。建浮 圖寘於上級。即襄王十七年甲申歲也。

七祖婆須密尊者[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七祖婆須密者,北天竺國人也,姓頗 羅墮,常服淨衣,執酒器,遊行里閈,或吟或嘯,人謂之 狂。及遇彌遮迦尊者宣如來往誌,自省前緣,投器出 家,受法行化,至迦摩羅國,廣興佛事。於法座前,忽有 一智者,自稱『我名佛陀難提,今與師論義。師曰:『仁者 論即不義,義即不論,若擬論義,終非義論』。難提知師』」 義勝,心即欽服,曰:「我願求道,霑甘露味。」尊者遂與剃 度,而受具戒。復告之曰:「如來正法眼藏,我今付汝,汝 當護持。」乃說偈曰:「心同虛空界,示等虛空法,證得虛 空時,無是無非法。」尊者即入慈心三昧。時梵王帝釋, 及諸天眾,俱來作禮,而說偈言:「賢劫眾聖祖,而當第 七位,尊者哀念我,請為宣佛地。」尊者從三昧起,示眾 云:「我所得法,而非有故。若識佛地,離有無故。」說此語 已,還入三昧,示涅槃相。難提即於本座起七寶塔,以 葬全身。即定王十九年辛未歲也

八祖佛陀難提尊者[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八祖佛陀難提者,迦摩羅國人,姓瞿 曇氏,頂有肉髻,辯捷無礙。初遇婆須密尊者,出家受 教,既而領徒行化,至提迦國城毗舍羅家,見舍上有 白光上騰,謂其徒曰:「『此家當有聖人,口無言說,真大 乘器。不行四衢,知觸穢耳』。言訖,長者出致禮,問何所 須?尊者曰:『我求侍者』。」曰:「我有一子,名伏馱密多,年已」 五十,口未曾言,足未曾履。尊者曰:「如汝所說,真吾弟 子。」尊者見之,遽起禮拜,而說偈曰:「父母非我親,誰是 最親者,諸佛非我道,誰是最道者。」尊者以偈答曰:「汝 言與心親,父母非可比,汝行與道合,諸佛心即是。外 求有相佛,與汝不相似。欲識汝本心,非合亦非離。」伏 馱密多聞師妙偈,便行七步。師曰:「此子昔曾值佛,悲 願廣大,慮父母愛情難捨,故不言不履耳。」長者遂捨 令出家。尊者尋授具戒,復告之曰:「我今以如來正法 眼藏付囑於汝,勿令斷絕。」乃說偈曰:「虛空無內外,心 法亦如此。若了虛空故,是達真如理。」伏馱密多承師 付囑,以偈讚曰:「我師禪祖中,當得為第八。法化眾無 量,悉獲阿羅漢。」爾時尊者佛陀難提。即現神變。卻復 本座儼然寂滅。眾興寶塔葬其全身。即景王十二年 丙寅歲也。

九祖伏馱密多尊者[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九祖伏馱密多者,提迦國人,姓毗舍 羅,既受佛陀難提付囑,後至中印度行化。時有長者 香蓋,㩦一子而來瞻禮,尊者曰:「此子處胎六十歲,因 號難生。復嘗會一仙者,謂此兒非凡,當為法器,今遇 尊者,可令出家。」尊者即與落髮授戒。羯磨之際,祥光 燭座,仍感舍利三七粒現前,自此精進忘疲。既而師 告曰:「如來《大法眼藏》,今付於汝,汝護念之。」乃說偈曰: 「真理本無名,因名顯真理。受得真實法,非真亦非偽。」 尊者付法已,即入滅盡三昧而般涅槃。眾以香油栴 檀,闍維真體,收舍利建塔於那爛陀寺,即敬王三十 五年甲寅歲也。

十祖脅尊者[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十祖脅尊者,中印度人也,本名難生。 初尊者將誕,父夢一白象,背有寶座,座上安一明珠, 從門而入,光照四眾,既覺遂生。後值伏馱尊者,執侍 左右,未嘗睡眠,謂其脅不至席,遂號脅尊者焉。初至 華氏國,憩一樹下,右手指地而告眾曰:「此地變金色, 當有聖人入會。」言訖,即變金色。時有長者子富那夜 奢合掌前立。尊者問:「汝從何來?」夜奢曰:「我心非往。」尊 者曰:「汝何處住?」曰:「我心非止。」尊者曰:「汝不定耶?」曰:「諸 佛亦然。」尊者曰:「汝非諸佛?」曰:「諸佛亦非。」尊者因說偈 曰:「此地變金色,預知有聖至,當坐菩提樹,覺華而成 已。」夜奢復說偈曰:「師坐金色地,嘗說真實義迴光而 照我,令入三摩諦。」尊者知其意,即度出家,復具戒品, 乃告之曰:「如來《大法眼藏》今付於汝,汝護念之。」乃說 偈言:「真體自然真,因真說有理,領得真真法,無行亦 無止。」尊者付法已,即現神變,而入涅槃,化火自焚。四 眾各以衣裓盛舍利,隨處興塔而供養之。時貞王二 十二年己亥歲也。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十一祖富那夜奢者,華氏國人也,姓 瞿曇氏。父寶身,既得法於脅尊者,尋詣波羅奈國。有 馬鳴大士迎而作禮,問曰:「我欲識佛,何者即是?」師曰: 「汝欲識佛,不識者是。」曰:「佛既不識,焉知是乎?」師曰:「既 不識佛,焉知不是?」曰:「此是鋸義。」師曰:「彼是木義。」復問: 「鋸義者何?」曰:「與師平出。」又問:「木義者何?」師曰:「汝被我 解。」馬鳴豁然醒悟,稽首歸依,遂求剃度。師謂眾曰:「此 大士者,昔為毗舍離國王。其國有一類人,如馬裸露, 王遂運神力,分身為蠶,彼乃得衣。王後復生中印度, 馬人感戀悲鳴,因號馬鳴。《如來記》云:『吾滅度後六百 年,當有賢者馬鳴,於波羅奈國摧伏異道,度人無量, 繼吾傳化,今正是時』。即告之曰:『如來大法眼藏今付 於汝』。」即說偈曰:「迷悟如隱顯,明暗不相離。今付隱顯 法,非一亦非二。」尊者付法已,即現神變,湛然圓寂。眾 興寶塔以閟全身,即安王十四年戊戌歲也。

按《指月錄》: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父寶身,有子七人, 祖最少,幼則與諸兄異尚,嘗曰:「若遇大士坐於道場, 我則詣彼親近隨喜。」及遇脅尊者,遂授法。祖教被無 量,得果者且五百矣。後至波羅柰國,有一長者來趨 其會,祖謂眾曰:「汝等識此來者耶?佛記聖者馬鳴紹 吾法者也。」於是付法。

十二祖馬鳴尊者[编辑]

按《馬鳴菩薩傳》:大師名馬鳴菩薩,長老脅弟子也。時 長老脅憂勤佛法,入三昧觀誰堪出家,廣宣道化,開 悟眾生者,見中天竺有出家外道,明智慧辯,善通言 論,唱言:「若諸比丘能與我論議者,可打揵椎。如其不 能,不足公鳴揵椎,受人供養。」時長老脅始從北天竺 欲至中國城,名釋迦路逢諸沙彌,皆共戲之:「大德長 老,與我富羅捉。」即有持去者,種種撓之,轉不以理。長老脅顏無異容,恬然不計。諸沙彌中,廣學問者,覺其 遠大,疑非常人,試問其人,觀察所為,隨問盡答,而行 不輟足,意色深遠,不存近細。時諸沙彌,具觀長老德 重沖邃,知不可測,倍加恭敬,咸共侍送。於是長老脅 即以神力乘虛而逝。到中天竺,在一寺住,問諸比丘: 「何不依法鳴揵椎耶?」諸比丘言:「長老摩訶羅有以故, 不打也。」問言:「何故?」答言:「有出家外道,善能論議,唱令 國中諸釋子沙門眾:若其不能與我論議者,不足公 鳴揵椎,受人供養。以有此言,是故不打。」長老脅言:「但 鳴揵椎,設彼來者,吾自對之。」諸舊比丘深奇其言,而 疑不能辯,共集議言:「且鳴揵椎,外道若來,當令長老 任其所為。」即鳴揵椎。外道即問:「今日何故打此木耶?」 答言:「北方有長老沙門,來鳴揵椎,非我等也。」外道言: 「可令其來。」即出相見。外道問言:「欲論議耶?」答言:「然。」外 道即形笑言:「此長老比丘,形貌既爾,又言不出,常人 如何乃欲與吾論議?」即共要言:「卻後七日,當集國王、 大臣、沙門、外道、諸大法師於此論也。」至六日夜,長老 脅入於三昧,觀其所應。七日明旦大眾雲集,長老脅 先至,即昇高座,顏色怡懌倍於常日。外道後來當前 而坐,占視沙門,容貌和悅志意安泰,又復舉體備有 論相,便念言:「將無非是近比丘耶?」志安且悅。又備論 相:「今日將成佳論議也。」便共立要:「若墮負者當以何 罪?」外道言:「若負者當斷其舌。」長老脅言:「此不可也,但 作弟子足以允約。」答言:「可爾。」又問:「誰應先語?」長老脅 言:「吾既年邁故從遠來,又先在此坐,理應先語。」外道 言:「亦可耳,觀汝所說,吾盡當破。」長老脅即言:「當令天 下太平,大王長壽,國土豐樂,無諸災患。」外道默然,不 知所言,論法無對,即墮負處,伏為弟子,剃除鬚髮,度 為沙彌,受具足戒,獨坐一處,心自維曰:「吾才明遠識, 聲震天下,如何一言致屈,便為人弟子?」念已不悅。師 知其心,即命入房,為現神足,種種變化。知師非恆,心 乃悅服。念曰:「吾為弟子,故其宜矣。」師語言:「汝才名不 易,真未成耳。設學吾所得法,根力覺道,辯才深達,明 審義趣者,將天下無對也。」師還本國,弟子住中天竺, 博通眾經,明達內外,才辯蓋世,四輩敬伏,天竺國王 甚珍遇之。其後北天竺小月氏國王伐於中國,圍守 經時,中天竺王遣信問言:「若有所求,當相給與,何足 苦困人民,久住此耶?」答言:「汝意伏者,送三億金,當相 赦耳。」王言:「舉此一國,無一億金,如何三億而可得耶?」 答言:「汝國內有二大寶,一佛缽,二辯才。比丘以此與 我,足當二億金也。」王言:「此二寶者,吾甚重之,不能捨 也。」於是比丘為王說法,其辭曰:「夫含情受化者,天下 莫二也;佛道淵弘,義存兼救,大人之德,亦以濟物為 上。世教多難,故王化一國而已。今弘宣佛道,自可為 四海法王也。比丘度人,義不容異,功德在心,理無遠 近,宜存遠大,何必在目前而已?」王素宗重,敬用其言, 即以與之。月氏王使還本國。諸臣議曰:「王奉佛缽,故 其宜矣。夫比丘者天下皆是,當一億金,無乃太過。」王 審知比丘高明聖達,導利弘深,辯才說法,乃感非人 類,將欲悟諸群惑,餓七匹馬,至於六日旦,普集內外 沙門異學,請比丘說法,諸有聽者莫不開悟。王繫此 馬於眾會前,以草與之,馬垂淚聽法,無念食想,於是 天下乃知非恆,以馬解其音故,遂號為馬鳴菩薩。於 北天竺廣宣佛法,導利群生,善能方便,成人功德,四 輩敬重,復咸稱為功德日。

按《景德傳燈錄》:十二祖馬鳴大士者,波羅奈國人也, 亦名功勝,以有作無作諸功德最為殊勝,故名焉。既 受法於夜奢尊者,後於華氏國轉妙法輪,忽有老人 座前仆地,師謂眾曰:「『此非庸流,當有異相』。言訖不見。 俄從地湧出一金色人,復化為女子,右手指師,而說 偈曰:『稽首長老尊,當受如來記。今於此地上,宣通第 一義』。」說偈已,瞥然不見。師曰:「將有魔來,與吾較力。」有 頃,風雨暴至,天地晦冥。師曰:「魔之來信矣。吾當除之。」 即指空中,現一大金龍,奮發神威,震動山嶽。師儼然 於座,魔事隨滅。經七日,有一小蟲,大若蟭螟,潛形座 下。師以手取之,示眾曰:「斯乃魔之所變,盜聽吾法耳。」 乃放之令去,魔不能動。師告之曰:「汝但歸依三寶,即 得神通。」遂復本形,作禮懺悔。師問曰:「汝名誰耶?眷屬 多少?」曰:「我名迦毗摩羅,有三千眷屬。」師曰:「汝盡神力, 變化若何?」曰:「我化巨海,極為小事。」師曰:「汝化性海得 否?」曰:「何謂性海?我未嘗知。」師即為說《性海》云:「山河大 地皆依建立;三昧六神通,由茲發現。」迦毗摩羅聞言, 遂發信心,與徒眾三千,俱求剃度。祖乃召五百羅漢, 與授具戒。復告之曰:「如來大法眼藏,今當付汝。汝聽 偈言:『隱顯即本法,明暗元不二。今付悟了法,非取亦 非離』。」付法已,即入龍奮迅三昧,挺身空中,如日輪相。 然後示滅。四眾以真體藏之於龍龕,即顯王三十七 年甲午歲也。

十三祖迦毗摩羅尊者[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十三祖迦毗摩羅者,華氏國人也。初 為外道,有徒三千,通諸異論。後於馬鳴尊者得法,領徒至西印度。彼有太子,名雲自在,仰尊者名,請於宮 中供養。尊者曰:「如來有教,沙門不得親近國王、大臣、 權勢之家。」太子曰:「今我國城之北有大山焉,山有一 石窟,師可禪寂於此否?」尊者曰:「諾。」即入彼山,行數里, 逢一大蟒,尊者直前不顧,盤繞師身。師因與受三歸 依,蟒聽訖而去。尊者將至石窟,復有一老人素服而 出,合掌問訊。祖曰:「汝何所止?」答曰:「我昔嘗為比丘,多 樂寂靜,有初學比丘,數來請益,而我煩於應答,起瞋 恨想,命終墮為蟒身。住是窟中,今已千載。適遇尊者, 獲聞戒法,故來謝爾。」尊者問曰:「此山更有何人居止?」 曰:「北去十里,有大樹蔭覆五百大龍,其樹王名龍樹, 常為龍眾說法,我亦聽受耳。」尊者遂與徒眾詣彼,龍 樹出迎,尊者曰:「深山孤寂,龍蟒所居,大德至尊,何枉 神足?」師曰:「吾非至尊,來訪賢者。」龍樹默念曰:「此師得 決定性,明道眼否,是大聖繼真乘否?」祖曰:「汝雖心語, 吾已意知。但辦出家,何慮吾之不聖。」龍樹聞已悔謝。 尊者即與度脫及五百龍眾,俱受具戒。復告龍樹曰: 「今以如來大法眼藏付囑於汝,諦聽偈言:『非隱非顯 法,說是真實際。悟此隱顯法,非愚亦非智』。」付法已,即 現神變,化火焚身。龍樹收五色舍利,建塔瘞之。即赧 王四十一年壬辰歲也。

十四祖龍樹尊者[编辑]

按《龍樹菩薩傳》:大師名龍樹菩薩者,出南天竺,梵志 種也。天聰奇悟,事不再告。在乳哺之中,聞諸梵志誦 四韋陀典各四萬偈,偈有四十二字,背誦其文,而領 其義。弱冠馳名,獨步諸國,世學藝能,天文地理,圖緯 祕讖,及諸道術,無不悉練。契友三人,亦是一時之傑。 相與議曰:「天下義理,可以開神明,悟幽旨者,吾等盡 之矣!復欲何以自娛?騁情極欲,最是一生之樂。然諸 梵志道士勢非王公,何由得之?唯有隱身之術,斯樂 可辦。」四人相視,莫逆於心,俱至術家求隱身法。術師 念曰:「此四梵志擅名一世,草芥群生,今以術故,屈辱 就我。我若咒法授之,此人才明絕世,所不知者唯此 賤法,若得之便去,不復可屈,且與其藥,使日用而不 知藥盡,必來求可以術屈,為我弟子。」各與青藥一丸, 告之曰:「汝於靜處,用水磨之,以塗眼臉,則無有人能 見汝形者。」龍樹菩薩磨藥,聞氣便盡,知藥名分數多 少,錙銖無失,隨其氣勢。龍樹識之,還語術師:「此藥有 七十種,分數多少,盡如其方。」藥師問曰:「汝何由知?」答 曰:「藥自有氣,何以不知?」師即嘆伏,顧「斯人者,聞之猶 難,而況相學?我之賤術,何足惜也。」即具授其四人得 術,隱身自在,入王宮中,宮中美人,皆被侵陵。百餘日 後,宮中人有懷妊者,以事白王,王大不悅:「此何不祥? 為怪乃爾?」召諸智臣,以謀此事。有舊老者言:「凡如此 事,應有二種,或鬼或術。可以細土置諸門中,令有司 守之。斷諸術者。若是術人,足跡自現,可以兵除;若其 是鬼,則無跡也。鬼可咒除,人可刀殺。」備法試之,見四 人跡,即閉諸門,令數百力士揮刀空斫,斫殺三人。唯 有龍樹,斂身屏氣,依王頭側。王頭側七尺,刀所不至。 是時始悟欲為苦本,厭欲心生,發出家願:「若我得脫, 當詣沙門求出家法。」既而得出,入山詣佛塔出家受 戒,九十日中誦三藏盡通諸深義,更求諸經都無得 處。雪山中深遠處有佛塔,塔中有一老比丘,以《摩訶 衍經》與之誦受愛樂。雖知實義,未得通利,周遊諸國 更求餘經,於閻浮提中遍求不得,外道論師沙門義 宗咸皆摧伏。師即起憍慢,心自念言:「世界法中津塗 甚多,佛經雖妙,以理推之故未盡,未盡之中可推而 說之,以悟後學,於理不違,於事無失,斯有何咎?」思此 事已,即欲行之,立師教誡,更造衣服,今附佛法所別 為異,方欲以無所推屈,表一切智相。擇日選時,當與 諸弟子受新戒,著新衣,便欲行之,獨在靜室水精地 房。大龍菩薩見其如此,惜而愍之,即接入海,於宮殿 中,開七寶藏,發七寶函,以諸方等深奧經典、無上妙 法,授之龍樹。龍樹受讀,九十日中,通練甚多,其心深 入,體得實利。龍知其心,而問之曰:「看經遍未?」答言:「汝 諸函中經,甚多無量,不可盡也。我所讀者,已十倍閻 浮提。」龍言:「如我宮中所有經典,諸處比此復不可知。」 龍樹即得諸經一箱,深入無生,三忍具足。龍還送出。 時南天竺王甚邪見,承事外道,毀謗正法,龍樹菩薩 為化彼故,躬持赤幡,在王前行,經歷七年。王始怪問: 「此是何人,在我前行?」答曰:「我是一切智人。」王聞是已, 甚大驚愕,而問之言:「一切智人,曠代不有,汝自言是。 何以驗之?」答言:「欲知智在說,王當見問。」王即自念:「我 為智主大論議師,問之能屈,猶不足名。一旦不如,此 非小事;若其不問,便是一屈。」遲疑良久,不得已而問 之:「天今何為耶?」龍樹言:「天今與阿修羅戰。」王聞此言, 譬如人噎,又不得吐,又不得咽。欲非其言,復無以證 之;欲是其事,無事可明。未言之間,龍樹復言:「此非虛 論,求勝之談。王小待之,須臾有驗。」言訖,空中便有干 戈兵器,相係而落。王言:「干戈矛戟雖是戰器,汝何必 知是天與阿修羅戰?」龍樹言:「搆之虛言,不如校以實事。」言已,阿修羅手足指及其耳鼻,從空而下。又令王 及臣民婆羅門眾,見空中清除,兩陣相對,王乃稽首, 伏其法化殿上。有萬婆羅門,皆棄束髮,受成就戒。是 時龍樹於南天竺大弘佛教,摧伏外道,廣明摩訶衍, 作《優波提舍》十萬偈,又作《莊嚴佛道論》五千偈,《大慈 方便論》五十偈,令摩訶衍教大行於天竺,又造《無畏 論》十萬偈,於無畏中出《中論》也。時有婆羅門善知咒 術,欲以所能與龍樹諍勝,告天竺國王:「我能伏此比 丘,王當驗之。」王言:「汝大愚人!此菩薩者,明與日月爭 光,智與聖心並照,汝何不遜,敢不推敬?」婆羅門言:「王 為智人,何不以理驗之,而抑斷一切?」王見言至,為請 龍樹,清旦共坐政德殿上。婆羅門後至,便於殿前,咒 作大池,廣長清淨,中有千葉蓮花,自坐其上,而訶龍 樹:「汝在地坐,如畜生無異,而欲與我清淨蕐上」,大德 智人抗言論議。爾時龍樹亦以咒術,化作一六牙白 象,行池水上,趣其華座,以鼻繳拔,高舉擲地。婆羅門 傷腰委頓,歸命龍樹:「我自不量,毀辱大師,願哀授我, 啟其愚蒙。」有一小乘法師,常懷忿嫉,龍樹問之言:「汝 樂我久住世不?」答言:「實不願也。」退入閑室,經日不出, 弟子破戶看之,遂蟬蛻而去。去世已來,始過百歲,南 天竺諸國,為其立廟,敬奉如佛。其母樹下生之,因字 阿周陀那。阿周陀那,樹名也。以龍成其道,故以龍配 字,號曰龍樹也。

按《景德傳燈錄》:十四祖龍樹尊者,西天竺國人也,亦 名龍勝。始於毗羅尊者得法,後至南印度。彼國之人 多信福業,聞尊者為說妙法,遞相謂曰:「人有福業,世 間第一。徒言佛性,誰能睹之?」尊者曰:「法欲見佛性,先 須除我慢。」彼人曰:「佛性大小。」尊者曰:「非大非小,非廣 非狹,無福無報,不死不生。」彼聞理勝,悉回初心。尊者 復於座上現自在身,如滿月輪,一切眾惟聞法音,不 睹祖相。彼眾中有長者子,名迦那提婆,謂眾曰:「識此 相否?」眾曰:「目所未睹,安能辨識?」提婆曰:「此是尊者現 佛性體相,以示我等。何以知之?蓋以無相三昧,形如 滿月,佛性之義,廓然虛明。」言訖,輪相即隱。復居本座, 而說偈言:「身現圓月相,以表諸佛體。說法無其形,用 辨非聲色。」彼眾聞偈,頓悟無生,咸願出家,以求解脫。 祖即為剃髮,命諸聖授具。其國先有外道五千餘人, 作大幻術,眾皆宗仰。尊者悉為化之,令歸三寶。復造 《大智度論》《中論》《十二門論》,垂之於世。後告上首弟子 迦那提婆曰:「如來大法眼藏,今當付汝,聽吾偈言:為 明隱顯法,方說解脫理。於法心不證。無嗔亦無喜。」付 法訖,入月輪三昧廣現神變。復就本座凝然禪寂。迦 那提婆與諸四眾共建寶塔以葬焉。即秦始皇三十 五年己丑歲也。

按《指月錄》:尊者付法於迦那提婆,凝然禪寂。及七日, 天雨舍利。尊者復於座指空語眾曰:「昔拘那含佛弟 子摩訶迦尊者有三願:一為佛時,凡有聖士化度,則 天澍雨,及其身皆為舍利;二、大地所生,皆堪為藥,療 眾生病;三、凡有智者,皆得所知微妙,以通宿命。今雨 舍利,摩訶迦神力也。」言已復寂。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编辑]

按《提婆菩薩傳》:「大師名提婆菩薩,南天竺人,是婆羅 門種也。博識淵覽,才辨絕倫,擅名天竺,為諸國所推, 探賾胸懷,既無所愧,以為所不盡者,唯以人不信用 其言為憂。其國中有大天神,鑄黃金象之座,身長二 丈,號曰大自在天。人有求願,能令現世如意。提婆詣 廟求入拜見,主廟者言:天像至神,人有見者,既不敢 正視,又令人退。後失守百日,汝但詣門求願,何須見 耶?」提婆言:「若神,必能如汝所說,乃從令我見之;若不 如是,豈吾之所欲見耶?」時人奇其志氣,伏其明正,追 入廟者數千萬人。提婆既入天像,搖動其眼,怒目視 之。提婆問:「天神則神矣,何其小也?當以威靈感人,智 德伏物,而假黃金以目多,動頗梨以」熒惑非所望也。 即便登梯,鑿出其眼。時諸觀者咸有疑意:「大自在天 何為一小婆羅門所困?將無名過其實,理屈其辭耶?」 提婆曉眾人言:「神明遠大,故以近事試我;我得其心, 故登金聚出頗梨。令汝等知神不假質,精不託形,吾 既不慢,神亦不辱也。」言已而出,即以其夜求諸供備, 明日清旦敬祠天神。提婆先名既重,加以智參神契, 其所發言,聲之所及,無不響應。一夜之中,供具精饌, 有物必備。大自在天貫一肉形,高數四丈,左眼枯沒, 而來在坐,歷觀供饌,嘆未曾有,嘉其德力,能有所致, 而告之言:「汝得我心,人得我形。汝以心供,人以質饋。 智而敬我者汝,畏而誣我者人,汝所供饌,盡善盡美 矣。唯無我之所須,能以見與者,真上施也。」提婆言:「神 鑑我心,唯命是從。」神言:「我所乏者左眼,能與我者,便 可出之。」提婆言:「敬如天命。」即以左手出眼與之,天神 力故,出而隨生,索之不已,從旦終朝,出眼數萬。天神 讚曰:「善哉摩納!真上施也!欲求何願,必如汝意。」提婆 言:「我稟明于心,不假外也。唯恨悠悠童蒙,不知信受 我言。神賜我願,必當令我,言不虛設。唯此為請,他無所須。」神言:「必如所願。」於是而退。詣龍樹菩薩寺,受出 家法,剃頭法服,周遊揚化。南天竺王總御諸國,信用 邪道,沙門釋子,一不得見,國人遠近,咸受其化。提婆 念曰:「樹不伐本,則枝不傾。人主不化,則道不行。」其國 政法,王家出錢,雇人宿衛。提婆乃募為其將,荷戟前 驅,整行伍,勒步曲,威不嚴而令自行,德不彰而物樂 隨。王甚喜之,而問何人?侍者答言:「此人應募,既不食 廩,又不取錢,而其在事恭謹,閑習如此。不知其意,何 求何欲?」王召而問之:「汝是何人?」答言:「我是一切智人, 欲於王前而求驗試。」王即許之。於天竺大國之都四 衢道中,敷高座,立三論,言:「一切諸聖中,佛聖最第一; 一切諸法中,佛法正第一;一切救世中,佛僧為第一。 八方諸論士,有能壞此語者,我當斬首,以謝其屈。所 以者何?立理不明,是為愚癡;愚癡之頭,非我所須,斬 以謝屈,甚不惜也!」八方論士既聞此言,亦各來集,而 立誓言:「我等不如,亦當斬首,愚癡之頭,亦所不惜。」提 婆言:「我所修法,仁活萬物,要不如者,當剃汝鬚髮以 為弟子,不須斬首也。」立此要已,各撰名理,建無方論, 而與酬酢。智淺情近者,一言便屈;智深情遠者,極至 二日,則辭理俱匱,即皆下髮。如是日日王家,日送衣 缽,終竟三月,度百餘萬人。有一邪道弟子,兇頑無智, 恥其師屈,形雖隨眾,心結怨忿,囓刀自誓:「汝以口勝 伏我,我當以刀勝伏汝;汝以空刀困我,我當以實刀 困汝。」作是誓已,挾一利刀,伺求其便,諸方論士,英傑 都盡。提婆於是出就閑林,造百論二十品,又造《四百 論》,以破邪見。其諸弟子各各散諸樹下,坐禪思惟。提 婆從禪起經行。婆羅門弟子來到其邊,執刀窮之曰: 「汝以口破我師,何如我以刀破汝腹。」即以刀決其腹, 五藏委地。命未絕間,愍此愚賊,而告之曰:「吾有三衣 缽盂,在吾坐處,汝可取之,急上山去,慎勿下就平道。 我諸弟子未得法忍者,必當追汝,或當相得。送汝於 王,王便困汝,汝未得法利,惜身情重,惜名次之。身之 與名,患累出焉,眾釁生焉。身名者,乃是大患之本也。 愚人無聞,為妄見所侵,惜其所不惜,而不惜所應惜, 不亦哀哉!吾蒙佛之遺法,不復爾也。但念汝等為狂 心所欺,忿毒所燒,罪報未已,號泣受之。受之者實無 主,為之者實自無人。無人無主,哀酷者誰?以實求之, 實不可得。」未悟此者,為狂心所惑,顛倒所迴。見得之 心,著而有我、有人,有苦、有樂。苦樂之「來,但依觸著,觸 著則無依,無依則無苦,無苦則無樂。苦樂既無,則幾 於息矣。」說此語已,弟子先來者失聲大喚,門人各各 從樹林間集。未得法忍者,驚怖號咷,撫胸扣地:「冤哉! 酷哉!誰取我師乃如是者!」或有狂突奔走,追截要路, 共相分部,號叫追之,聲聒幽谷。提婆誨諸人言:「諸法 之實,誰冤誰酷?誰割誰截?諸法之實,實無受者,亦無 害者。誰親誰怨?誰賊誰害?汝為癡毒所欺,妄生著見, 而大號咷,種不善業。彼人所害,害諸業報,非害我也。 汝等思之,慎無以狂,追狂以哀,非哀也。」于是放身,脫 然無矜,遂蟬蛻而去。其初出眼與神故,遂無一眼,時 人號曰迦那提婆也。

按《景德傳燈錄》:「十五祖迦那提婆者,南天竺國人也, 姓毗舍羅。初求福業,兼樂辯論。後謁龍樹大士,將及 門,龍樹知是智人,先遣侍者以滿缽水置於座前。尊 者睹之,即以一鍼投而進之,欣然契會。龍樹即為說 法,不起於座,現月輪相,唯聞其聲,不見其形。尊者語 眾曰:『今此瑞者,師現佛性,表說法,非聲色也』。」尊者既 得法後,至毗羅國,彼有長者曰梵摩淨德,一日園樹 生大耳如菌,味甚美,唯長者與第二子羅睺羅多取 而食之,取已隨長,盡而復生,自餘親屬皆不能見。時 尊者知其宿因,遂至其家,長者問其故,尊者曰:「汝家 昔曾供養一比丘,然此比丘道眼未明,以虛霑信施 故,報為木菌。唯汝與子,精誠供養,得以享之,餘即否 矣。」又問長者年多少,答曰:「七十有九。」尊者乃說偈曰: 「入道不通理,復身還信施。汝年八十一,此樹不生耳。」 長者聞偈,彌加歎伏,且曰:「弟子衰老,不能事師,願捨 次子,隨師出家。」尊者曰:「昔如來記:此子當第二五百 年為大教主,今之相遇,蓋符宿因。」即與剃髮執侍。至 巴連弗城,聞諸外道欲障佛法,計之既久,尊者乃執 長幡入彼眾中。彼問尊者曰:「汝何不前?」尊者曰:「汝何 不後?」又曰:「汝似賤人。」尊者曰:「汝似良人。」又曰:「汝解何 法?」尊者曰:「汝百不解。」又曰:「我欲得佛。」尊者曰:「我酌然 得佛。」又曰:「汝不合得。」尊者曰:「元道我得,汝實不得。」又 曰:「汝既不得,云何言得?」尊者曰:「汝有我故,所以不得; 我無我故,我自當得。」彼辭既屈,乃問師曰:「汝名何等?」 尊者曰:「我名迦那提婆。」彼既夙聞祖名,乃悔過致謝。 時眾中猶互興問難,尊者析以無礙之辯,由是歸伏, 乃告上足羅睺羅多,而付法眼。偈曰:「本對傳法人,為 說解脫理。於法實無證,無終亦無始。」尊者說偈已,入 奮迅定,身放八光,而歸寂滅。學眾興塔而供養之。即 漢文帝十九年庚辰歲也。

===十六祖羅睺羅多尊者===
考證.svg
按《景德傳燈錄》:十六祖羅睺羅多者,迦毗羅國人也。

行化至室羅筏城,有河名曰金水,其味殊美,中流復 現五佛影。尊者告眾曰:「『此河之源,凡五百里,有聖者 僧伽難提居於彼處,佛誌一千年後當紹聖位』。語已, 領諸學眾泝流而上,至彼,見僧伽難提安坐入定。尊 者與眾伺之,經三七日,方從定起。尊者問曰:『汝身定 耶?心定耶』?」提曰:「身心俱定。」尊者曰:「身心俱定,何有出 入?」曰:「雖有出入,不失定相。如金在井,金體常寂。」尊者 曰:「若金在井,若金出井,金無動靜,何物出入?」曰:「言金 動靜,何物出入?許金出入,金非動靜。」尊者曰:「若金在 井,出者何金?若金出井,在者何物?」曰:「金若出井,在者 非金;金若在井,出者非物。」尊者曰:「此義不然。」曰:「彼理 非著。」尊者曰:「此義當墮。」曰:「彼義不成。」尊者曰:「彼義不 成,我義成矣。」曰:「我義雖成,法非我故。」尊者曰:「我義已 成,我無我故。」曰:「我無我故,復成何義?」尊者曰:「我無我 故,故成汝義。」曰:「仁者!師於何聖得是無我?」尊者曰:「我 師迦那提婆證是無我。」難提以偈贊曰:「稽首提婆師, 而出於仁者,仁者無我故我欲師仁者。」尊者曰:「我已 無我故汝須見我我汝若師我故知我非我我。」難提 心意豁然即求度脫。尊者曰:「汝心自在,非我所繫。」語 已即以右手擎金缽舉至梵宮,取彼香飯將齋大眾, 而大眾忽生厭惡之心。尊者曰:「非我之咎,汝等自棄。」 即命僧伽難提分座同食。眾復訝之。尊者曰:「汝不得 食皆由此故。當知與吾分座者,即過去娑羅樹王如 來也。愍物降跡,汝輩亦莊嚴劫中已至三果,而未證 無漏者也。」眾曰:「我師神力,斯可信矣。」彼云過去佛者, 即竊疑焉。僧伽難提知眾生慢,乃曰:「世尊在日,世界 平正,無有丘陵,江河溝洫,水悉甘美,草木滋茂,國土 豐盈,無八苦,行十善。自雙樹示滅,八百餘年,世界丘 墟,樹木枯瘁,人無至信,正念輕微,不信真如。惟愛神 力。」言訖,以右手漸展入地,至金剛輪際,取甘露水,以 瑠璃器,持至會所。大眾見之,即時欽慕,悔過作禮。於 是尊者命僧伽難提而付法眼。偈曰:「於法實無證,不 取亦不離,法非有無相,內外云何起?」尊者付法已,安 坐歸寂。四眾建塔,此當前漢武帝二十八年戊辰歲 也。

十七祖僧伽難提尊者[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十七祖僧伽地難提者,室羅閥城寶莊 嚴王之子也。生而能言,嘗讚佛事,七歲即厭世樂,以 偈告其父母曰:「稽首大慈父,和南骨血母。我今欲出 家,幸願哀愍。」故父母固止之,遂終日不食,乃許其在 家出家,號僧伽難提,復命沙門禪利多為之師。積十 九載,未嘗退倦。尊者每自念言:「身居王宮,胡為出」家? 一夕天光下屬,見一路坦平,不覺徐行。約十里許,至 大巖前,有石窟焉,乃燕寂於中。父既失子,即擯禪利 多出國,訪尋其子,不知所在。經十年,尊者得法受記 已,行化至摩提國,忽有涼風襲眾,身心悅適非常,而 不知其然。尊者曰:「此道德之風也。當有聖者出世,嗣 續祖燈乎?」言訖,以神力攝諸大眾,遊歷山谷,食頃至 一峰下。謂眾曰:「此峰頂有紫雲如蓋,聖人居此矣。」即 與大眾徘徊久之,見山舍一童子持圓鑑,直造尊者 前。尊者問:「汝幾歲耶?」曰:「百歲。」尊者曰:「汝年尚幼,何言 百歲?」曰:「我不會理,正百歲耳。」尊者曰:「汝善機耶?」曰:「佛 言:『若人生百歲,不會諸佛機,未若生一日,而得決了 之』。」師曰:「汝手中者當何所表?」童曰:「諸佛大圓鑑,內外 無瑕翳。兩人同得見,心眼皆相似。」彼父母聞子語,即 捨令出家。尊者㩦至本處,受具戒訖,名伽耶舍多。他 時聞風吹殿銅鈴聲,尊者問師曰:「鈴鳴耶?風鳴耶?」師 曰:「非風非鈴,我心鳴耳。」尊者曰:「心復誰乎?」師曰:「俱寂 靜故。」尊者曰:「善哉善哉!繼吾道者,非子而誰?」即付法 眼。偈曰:「心地本無生,因地從緣起。緣種不相妨,華果 亦復爾。」尊者付法已,右手攀樹而化。大眾議曰:「尊者 樹下歸寂,其垂蔭後裔乎?」將奉全身於高原建塔,眾 力不能舉,即就樹下起塔,當前漢昭帝十三年丁未 歲也。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十八祖伽耶舍多者,摩提國人也,姓 鬱頭藍,父天蓋,母方聖。嘗夢大神持鑑,因而有娠。凡 七日而誕。肌體瑩如琉璃,未嘗洗沐,自然香潔,幼好 閒靜,語非常童。持鑑出遊,遇難提尊者,得度領徒至 大月氐國,見一婆羅門,舍有異氣,尊者將入彼舍,舍 主鳩摩羅多問曰:『是何徒眾』?曰:『是佛弟子』。彼聞佛號」, 心神竦然,即時閉戶。尊者良久自扣其門。羅多曰:「此 舍無人?」尊者曰:答:「無者誰?」羅多聞語,知是異人,遽開 關延接。尊者曰:「昔世尊記曰:『吾滅後一千年,有大士 出現於月氐國,紹隆元化。今汝值吾,應斯嘉運』。」於是 鳩摩羅多發宿命智,投誠出家。授具訖,付法偈曰:「有 種有心地,因緣能發萌。於緣不相礙,當生生不生。」尊 者付法已,踴身虛空,現十八種神變,化《火光三昧》,自 焚其身。眾以舍利建塔,當前漢成帝二十年戊申歲 也

十九祖鳩摩羅多尊者[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十九祖鳩摩羅多者,大月氏國婆羅 門之子也。昔為自在天人,見菩薩瓔珞,忽起愛心,墮 生忉利,聞憍尸迦說般若波羅密多,以法勝故,升於 梵天;以根利故,善說法要。諸天尊為導師以繼祖。時 至,遂降月氏。後至中天竺國,有大士名闍夜多,問曰: 「我家父母,素信三寶,而常縈疾瘵,凡所營作,皆不如 意,而我鄰家久為旃陀羅行,身嘗勇健,所作和合,彼 何幸而我何辜。」尊者曰:「何足疑乎?且善惡之報,有三 時焉。凡人但見仁夭暴壽逆吉義凶,便謂無因果,虛 罪福,殊不知影響相隨,毫釐靡忒,縱經百千萬劫,亦 不磨滅。」時闍夜多聞是語已,頓釋所疑。尊者曰:「汝雖 已信三業,而未明業從惑生,惑依識有識,依不覺不 覺依心。心本清淨,無生滅,無造作,無報應,無勝負,寂 寂然,靈靈然。汝若入此法門,可與諸佛同矣。一切善 惡,有為無為,皆如夢幻。」闍夜多承言領旨,即發宿慧, 懇求出家。既受具,尊者告曰:「吾今寂滅時至,汝當紹 行化跡。」乃付法眼偈曰:「性上本無生,為對求人說。於 法既無得,何懷決不決。」師曰:「此是妙音如來見性清 淨之句。汝宜傳布後學。」言訖。即於座上。以指爪面 如紅蓮開出大光明,照耀四眾而入寂滅。闍夜多起 塔,當新室十四年壬午歲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