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8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八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八十二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八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八十二卷目錄

 佛菩薩部彙考六

  二十祖闍夜多尊者

  二十一祖婆修盤頭尊者

  二十二祖摩拏羅尊者

  二十三祖鶴勒那尊者

  二十四祖師子比丘尊者

  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

  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

  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尊者

  二十八祖菩提達磨大師

  二十九祖慧可大師

  三十祖僧璨大師

  三十一祖道信大師

  三十二祖弘忍大師

  三十三祖慧能大師

神異典第八十二卷

佛菩薩部彙考六[编辑]

《二十祖闍夜多尊者》
[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二十祖闍夜多者,北天竺國人也。智 慧淵沖,化導無量。後至羅閱城,敷揚頓教。彼有學眾, 惟尚辯論,為之首者,名婆修盤頭,嘗一食不臥,六時 禮佛,清淨無欲,為眾所歸。尊者將欲度之,先問彼眾 曰:「此遍行頭陀,能修梵行,可得佛道乎?」眾曰:「我師精 進,何故不可?」尊者曰:「汝師與道遠矣。設苦行歷於塵 劫,皆虛妄之本也。」眾曰:「尊者蘊何德行而譏我師?」尊 者曰:「我不求道,亦不顛倒;我不禮佛,亦不輕慢;我不 長坐,亦不懈怠;我不一食,亦不雜食;我不知足,亦不 貪欲,心無所希,名之曰道。」時遍行聞已,發無漏智,歡 喜讚嘆。尊者又語彼眾曰:「會吾語否?吾所以然者,為 其求道心切,夫絃急即斷,故吾不贊,令其住安樂地, 入諸佛智。」復告遍行曰:「吾適對眾挫抑,仁者得無惱 於衷乎?」曰:「我憶念七劫前生,常安樂國,師於智者月 淨,記我非久當證斯陀含果。時有大光明菩薩出世, 我以老故,策杖禮謁。師叱我曰:『重子輕父,一何鄙哉! 時我自謂無過,請師示之』。師曰:『汝禮大光明菩薩,以 杖倚壁畫佛面。以此過慢,遂失二果。我責躬悔過已 來,聞諸惡言,如風如響。況今獲飲無上甘露,而反生 熱惱耶?惟願大慈,以妙道垂誨』。」尊者曰:「汝久植眾德, 當繼吾宗。聽吾偈曰:『言下合無生,同於法界性。若能 如是解,通達事理竟』。」尊者付法已,不起座,奄然歸寂。 闍維收舍利建塔,當後漢明帝十七年甲戌歲也。 按《指月錄》,初,月氏國王聞師德風,躬詣問法。修敬已, 請開演。祖曰:「大王來時好道,今去亦如來時。」王歎服。 彼遇婆修盤頭付法已,于其座上,以首倒植象娑羅 樹枝,奄然而化。眾欲闍維,百千人舉之不能,乃至諸 羅漢,以神力舉之,亦不能動。眾乃炷香祝之,遂頹然 委地。闍維,收舍利建塔。

《二十一祖婆修盤頭尊者》
[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二十一祖婆修盤頭者,羅閱城人也, 姓毘舍佉,父光蓋,母嚴。一家富而無子,父母禱於佛 塔而求嗣焉。一夕,母夢吞明暗二珠,覺而有孕。經七 日,有一羅漢,名賢眾,至其家,光蓋設禮,賢眾端坐受 之。嚴一出拜,賢眾避席云:「回禮法身大士。」光蓋罔測 其由,遂取一寶珠,跪獻賢眾,試其真偽,賢眾即受之, 殊無遜謝。光蓋不能忍,問曰:「我是丈夫,致禮不顧,我 妻何德?尊者避之?」賢眾曰:「我受禮納珠,貴福汝耳。汝 婦懷聖子生,當為世燈慧日,故吾避之,非重女人也。」 賢眾又曰:「汝婦當生二子,一名婆修盤頭,則吾所尊 者也;二名芻尼。」昔如來在雪山修道,芻尼巢於頂上。 佛既成道,芻尼受報為那提國王。佛記云:「汝至第二 五百年,生羅閱城毗舍佉家,與聖同胞,今無爽矣。」後 一月,果產二子。尊者婆修盤頭年至十五,禮光度羅 漢出家,感毗婆訶菩薩,與之授戒行化,至那提國,彼 王名常自在,有二子,一名摩訶羅,次名摩挐羅。王問 尊者曰:「羅閱城土風與此何異?」尊者曰:「彼土曾三佛 出世,今王國有二師化導。」曰:「二師者誰?」尊者曰:「佛記 第二五百年,有一神力大士出家繼聖,即王之次子, 摩挐羅其一也。吾雖德薄,敢當其一。」王曰:「誠如尊者 所言,當捨此子作沙門。」尊者曰:「善哉大王,能遵佛旨。」 即與授具付法。偈曰:「泡幻同無礙,如何不了悟?達法 在其中,非今亦非古。」尊者付法已,踴身高半由旬,屹 然而住。四眾仰瞻虔請,復坐跏趺而逝。茶毗得舍利 建塔。當後漢殤帝十二年丁巳歲也。

按《指月錄》:婆修盤頭尊者,行化至那提國。彼王有二 子,長名摩訶羅,次名摩挐羅。初,那提國有惡象為害, 挐羅生而象息,至是三十年矣,人尚不知其所以息。 王方同祖語,忽使者報有象巨萬逼城,王憂之,祖曰: 「挐羅出,患解矣。」王試命挐羅出,挐羅遂出城南向,象撫腹大喝,城為震動,群象顛仆,頃皆馳散。至是人始 知三十年之安以挐羅也。王大敬信。命《挐羅》依祖出 家。

《二十二祖摩挐羅尊者》
[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二十二祖摩挐羅者,那提國常自在 王之子也。年三十,遇婆修祖師出家,傳法至西印度。 彼國王名得度,即瞿曇種族,歸依佛乘,勤行精進。一 日,於行道處見一小塔,欲取供養,眾莫能舉。王即大 會,梵行、禪觀、咒術等三眾,欲問所疑,時尊者亦赴此 會,是三眾皆莫能辨。尊者即為王廣說塔之所因。今 之出現,王福力之所致也。」王聞是說乃曰:「至聖難逢, 世樂非久。」即傳位太子,投祖出家,七日而證四果。尊 者深加慰誨曰:「汝居此國,善自度人,今異域有大法 器,吾當化令得度。」曰:「師應跡十方,動念當至,寧勞往 耶?」尊者曰:「然。」於是焚香遙語月氏國鶴勒那比丘曰: 「汝在彼國教導鶴眾,道果將證,宜自知之。」時鶴勒那 為彼國王寶印說《修多羅偈》,忽睹異香成穗,王曰:「是 何祥也?」曰:「此是西印度傳佛心印,祖師摩挐羅將至, 先降信香耳。」曰:「此師神力何如?」答曰:「此師遠承佛記, 當於此土廣宣元化。」時王與鶴勒那俱遙作禮。尊者 知已,即辭得度比丘,往月氏國,受王與鶴勒那供養。 後鶴勒那問尊者曰:「我止林間。已經九白。」印度以一年為一白 「有弟子龍子者,幼而聰慧,我於三世推窮,莫知其本。」 尊者曰:「此子於第五劫中,生妙喜國婆羅門家,曾以 栴檀施於佛宇,作槌撞鐘,受報聰敏,為眾欽仰。」又問: 「我有何緣而感鶴眾?」尊者曰:「汝第四劫中嘗為比丘, 當赴會龍宮,汝諸弟子咸欲隨從。汝觀五百眾中,無 有一人堪任妙供。」時諸弟子曰:「師嘗說法,於食等者 於法亦等。今既不然,何聖之有?汝即令赴會。自汝捨 生趣生,轉化諸國。其五百弟子,以福微德薄,生於羽 族。今感汝之惠,故為鶴眾相隨。」鶴勒那聞語曰:「以何 方便,令彼解脫?」尊者曰:「吾有無上法寶,汝當聽受,化 未來際。」而說偈曰:「心隨萬境轉,轉處實能幽。隨流認 得性,無喜復無憂。」時鶴眾聞偈,飛鳴而去。尊者跏趺 寂然奄化。鶴勒那與《寶印王》起塔。當後漢桓帝十九 年乙巳歲也。

按《指月錄》:摩挐羅尊者至西印度,彼國王一日於行 道處忽現一塔,高尺四寸,欲舉以供養,竭眾力莫能 舉。王大會四眾,問所由,眾莫能知。祖曰:「此阿育王塔, 感王精進,故現耳。」王曰:「敢問法要。」祖曰:「佛法能具七 事,去三物乃可學。」王問:「三物,七事為何?」祖曰:「所去三 物,貪嗔癡。所具七事,大慈歡喜,無我勇猛,饒益降魔 無證人所以明了,不明了以此耳。」王聞,乃投祖出家。 祖即辭往月氏國鶴勒那,迎祖供養,授無上法寶。祖 即踊身空中,呈十八變,返座指地,發一神泉,說偈曰: 「心地清淨泉,能潤于一切,從地而湧出,遍濟十方世。」 偈已,泊然寂滅。

《二十三祖鶴勒那尊者》
[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二十三祖鶴勒那者,月氏國人也,姓 婆羅門,父千勝,母金光。以無子故,禱於七佛金幢,即 夢須彌山頂一神童持金環云:「我來也。」覺而有孕。年 七歲,遊行聚落,睹民間淫祀,乃入廟,叱之曰:「汝妄興 禍福,幻惑於人,歲費牲牢,傷害斯甚。」言訖,廟貌忽然 而壞,由是鄉黨謂之為聖子。年二十二出家,三十遇 摩挐羅尊者,付法眼藏,行化至中印度。彼國王名無 畏海,崇信佛道。尊者為說正法次,王忽見二人緋素 服拜尊者。王問曰:「此何人也?」師曰:「此是日月天子,吾 昔曾為說法,故來禮耳。」良久不見,惟聞異香。王曰:「日 月國土,總有多少?」尊者曰:「千釋迦佛所化世界,各有 百億迷盧日月,我若廣說,即不能盡。」王聞忻然。時尊 者演無上道,度有緣眾。以上足龍子早夭,有兄師子, 博通強記,事婆羅門。厥師既逝,弟復云亡,乃歸依尊 者,而問曰:「我欲求道,當何用心?」尊者曰:「汝欲求道,無 所用心。」曰:「既無用心,誰作佛事?」尊者曰:「汝若有用,即 非功德;汝若無作,即是佛事。《經》云:『我所作功德,而無 我所』。」故師子聞是言已,即入佛慧。時尊者忽指東北 問云:「是何氣象?」師子曰:「我見氣如白虹,貫乎天地,復 有黑氣五道,橫亙其中。」尊者曰:「其兆云何?」曰:「莫可知 矣。」尊者曰:「吾滅後五十年,北天竺國當有難起嬰在 汝身,吾將滅矣。今以法眼付囑於汝,善自護持。」乃說 偈曰:「認得心性時,可說不思議。了了無可得,得時不 說知。」師子比丘聞偈欣愜,然未曉將罹何難,尊者乃 密示之,言訖,現十八變而歸寂。闍維畢,分舍利各欲 興塔,尊者復現空中而說偈曰:「一法一切法,一切一 法攝,吾身非有無,何分一切塔。」大眾聞偈,遂不復分, 就馱都場而建塔焉。即後漢獻帝二十年己丑歲也。 按《指月錄》:鶴勒那尊者,月氏國人,誕而天雨花。國王 以其有神徵,乳於宮中,宮嬪育之,即分身各為其子, 有千許。王曰:「我無儲嗣,將育爾為太子。今者千身,孰 為正子哉?」言已,一子放光,忽皆不見,而見於其父母 家。王莫能如何。年二十二出家,三十得法行化。至中印度。有上足龍子早夭。其兄師子,博通強記,事婆羅 門。將葬龍子,而眾力舉其柩,不能動。祖謂師子曰:「昔 汝弟欲冥福汝,而塑一佛像,汝方信婆羅門投於地。 今汝弟雖謝世,猶欲感悟汝,故示斯異。汝亟供像,柩 斯舉矣。」師子奉命而柩舉。未幾,婆羅門師死,師子乃 歸依尊者。

《二十四祖師子比丘尊者》
[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二十四祖師子比丘者,中印度人也, 姓婆羅門,得法遊方,至罽賓國。有波利迦者,本習禪 觀,故有禪定知見,執相捨相,不語之五眾,尊者詰而 化之,四眾皆默然心服,惟禪定師達磨達者聞四眾 被責,憤悱而來。尊者曰:『仁者習定,何當來此?既至於 此,胡云『習定』。從曰:『我雖來此,心亦不亂。定隨人習,豈 在處所』』?」尊者曰:「仁者既來,其習亦至,既無處所,豈在 人習?」曰:「定習人故,非人習定。我雖來此,其定嘗習。」尊 者曰:「人非習定,定習人故。當自來時,其定誰習?」彼曰: 「如淨明珠,內外無翳,定若通達,必當如此。」師曰:「定若 通達,一似明珠。今見仁者,非珠之徒。」彼曰:「其珠明徹, 內外悉定。我心不亂,猶若此淨。」祖曰:「其珠無內外,仁 者何能定?穢物非動搖,此定不是淨。」達磨達蒙尊者 開悟,心地朗然。尊者既攝五眾,名聞遐邇。方求法嗣, 遇一長者,引其子問。尊者曰:「此子名斯多,當生便拳 左手,今既長矣,而終未能舒,願尊者示其宿因。」尊者 睹之,即以手接曰:「可還我珠。」童子遽開手奉珠,眾皆 驚異。尊者曰:「吾前報為僧,有童子名婆舍,吾嘗赴西 海齋,受䞋珠付之。今還吾珠,理固然矣。」長者遂捨其 子出家。尊者即與受具,以前緣故,名婆舍斯多。尊者 即謂之曰:「吾師密有懸記,罹難非久,如來正法眼藏 今轉付汝,汝應保護普潤來際。」偈曰:「正說知見時,知 見俱是心。當心即知見,知見即於今。」尊者說偈巳,以 僧伽棃衣密付斯多,俾之他國隨機演化。斯多受教, 直抵南天。尊者以難不可以苟免,獨留罽賓。時本國 有外道二人,一名摩目多,二名都落遮,學諸幻法,欲 共謀亂。乃盜為釋子形像,潛入王宮,且曰:「不成即罪 歸佛子,妖既自作,禍亦旋踵。」事既敗,王果怒曰:「吾素 歸心三寶,何乃搆害,一至於斯?」即命破毀伽藍,祛除 釋眾。又自秉劍至尊者所,問曰:「師得蘊空否?」尊者曰: 「已得蘊空。」曰:「離生死否?」尊者曰:「已離生死。」曰:「既離生 死,可施我頭。」尊者曰:「身非我有,何惜於頭。」王即揮刀 斷尊者首,涌白乳高數尺,王之右臂旋亦墮地,七日 而終。太子光首歎曰:「我父何故自取其禍?」時有象白 山仙人者,深明因果,即為光首廣宣宿因。解其疑網。 遂以「師子尊者報體」而建塔焉。當魏齊王二十年己 卯歲也。

《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
[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二十五祖婆舍斯多者,罽賓國人也, 姓婆羅門,父寂行,母常安樂。初,母夢得神劍,因而有 孕。既誕,拳左手遇師子尊者,顯發宿因,密受心印。後 適南天,至中印度,彼國王名迦勝,設禮供養。時有外 道無我尊先為王禮重,嫉祖之至,欲與論義,幸而勝 之,以固其事。乃於王前謂祖曰:『我解默論,不假言說』。」 祖曰:「孰知勝負?」曰:「不爭勝負,但取其義。」祖曰:「汝以何 為義?」曰:「無心為義。」祖曰:「汝既無心,安得義乎?」曰:「我說 無心,當名非義。」祖曰:「汝說無心,當名非義。我說非心, 當義非名。」曰:「當義非名,誰能辨義?」祖曰:「汝名非義,此 名何名?」曰:「為辨非義,是名無名。」祖曰:「名既非名,義亦 非義。辨者是誰?當辨何物?」如是往返五十九番,外道 杜口信伏。於時祖忽面北,合掌長吁曰:「我師師子尊 者,今日遇難,斯可傷焉。」即辭王南邁,達於南天,潛隱 山谷。時彼國王名天德,迎請供養。王有二子,一凶暴 而色力充盛,一柔和而常嬰疾苦。祖乃為陳因果,王 即頓釋所疑。有咒術師忌祖之道,乃潛置毒藥於飲 食中。祖知而食之,彼反受禍,遂投祖出家,祖即與受 具。後六十載,太子德勝即位,復信外道,致難於祖。太 子不如密多,以進諫被囚。王遽問祖曰:「予國素絕妖 訛,師所傳者,當是何宗?」祖曰:「王國昔來,實無邪法,我 所得者,即是佛宗。」王曰:「佛滅已千二百載,師從誰得 耶?」祖曰:「飲光大士親受佛印。」展轉至二十四祖「師子 尊者」,我從彼得。王曰:「予聞師子比丘不能免於刑戮, 何能傳法後人?」祖曰:「我師難未起時,密授我《信衣法 偈》,以顯師承。」王曰:「其衣何在?」祖即於囊中出衣示王。 王命焚之,五色相鮮,薪盡如故。王即追悔,致禮。師子 真嗣既明,乃赦太子。太子遂求出家。祖問太子曰:「汝 欲出家,當為何事?」曰:「我若出家,不為別事。」祖曰:「不為 何事?」曰:「不為俗事。」祖曰:「當為何事?」曰:「當為佛事。」祖曰: 「太子智慧天生,必諸聖降跡,即度」出家六年侍奉,後 於王宮受具。羯磨之際,大地震動,頗多靈異。祖乃命 之曰:「吾已衰朽,安可久留。汝當善護正法眼藏,普濟 群有。聽吾偈曰:『聖人說知見,當境無是非。我今悟真 性,無道亦無理』。」不如密多受偈,再啟祖曰:「法衣宜可 傳授。」祖曰:「此衣為難,故假以證明。汝身無難,何假其衣,化被十方,人自信向,不如密多。」聞語,作禮而退。祖 現神變,化三昧火自焚,平地舍利可高一尺。德勝王 創浮圖而祕之,當東晉明帝太寧三年乙酉歲也。 按《三才圖》會婆舍斯多尊者從師子尊者出家,至中 天竺國。其王曰迦勝,問曰:「此苑有泉,熱不可探,願為 決之。」祖曰:「此為湯泉,有三緣所致:其一神業,其二鬼 業,其三熱石。」王曰:「幸尊者驗之,三緣此果何者而致 之?」尊者曰:「此神業所致也。」即命爇香臨水為其懺悔。 須臾瀕水現一長人,禮尊者曰:「我有微祐,得遇尊者, 即生人中,故來辭耳。」已而遂隱。後七日,其水果清冷 如常泉。

《二十六祖不如蜜多尊者》
[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二十六祖不如蜜多者,南印度德勝 王之太子也。既受度得法,至東印度。彼王名堅固,奉 外道師長爪梵志暨尊者將至,王與梵志同睹白氣 貫於上下,王曰:「斯何瑞也?」梵志預知尊者入境,恐王 遷善,乃曰:「此是魔來之兆耳,何瑞之有?」即鳩諸徒眾 議曰:「不如蜜多將入都城,誰能挫之?」弟子曰:「我等各 有咒術,可以動天地入水火,何患哉?」尊者至,先見宮 牆有黑氣,乃曰:「小難耳。」直詣王所。王曰:「師來何為?」尊 者曰:「將度眾生。」曰:「以何法度?」尊者曰:「各以其類度之。」 時梵志聞言,不勝其怒,即以幻法化大山於尊者頂 上。尊者指之,忽在彼眾頭上。梵志等怖懼投尊者。尊 者愍其愚惑,再指之,化山隨滅。乃為王演說法要,俾 趣真乘。又謂王曰:「此國當有聖人而繼于我。」是時有 婆羅門子,年二十許,幼失父母,不知名氏。或自言瓔 珞,故人謂之瓔珞童子。遊行閭里,丐求度日。人問:「汝 何行急?」即答云:「汝何行慢?」或問何姓,乃曰:「與汝同姓, 莫知其故。」後王與尊者同車而出,見瓔珞童子稽首 於前,尊者曰:「汝憶往事否?」曰:「我念遠劫中與師同居, 師演《摩訶般若》,我轉甚深修多羅。今日之事,蓋契昔 因。」尊者又謂王曰:「此童子非他,即大勢至菩薩是也。 此聖之後,復出二人,一人化南印度,一人緣在震旦。 四五年內卻返此方,遂以昔因,故名般若多羅。」《付法 眼藏》,偈曰:「真性心地藏,無頭亦無尾。應緣而化物,方 便呼」為智尊者。付法已,即辭王曰:「吾化緣已終,當歸 寂滅。願王方最上乘,無忘外護。」即還本座,跏趺而逝。 化火自焚,王收舍利,塔而瘞之。當東晉孝武帝太元 十三年戊子歲也。

按《指月錄》:不如蜜多尊者姓剎帝利,得法後至東印 度,其王奉外道祖至,王問:「師來何為?」曰:「將度眾生。」王 異日大治齋,集諸外道,懇祖預會。祖初不欲行,而知 所會地將陷,乃往。王曰:「師肯來耶?」祖曰:「吾非應供,來 救死耳。此地已為龍窟」,須臾當下陷,王恐,與其眾如 高原,反顧其地,已淵然成湫矣。王益敬信。

《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尊者》
[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二十七祖般若多羅者,東印度人也。 既得法已,行化至南印度。彼王名香至,崇奉佛乘,尊 重供養,度越倫等。又施無價寶珠。時王有三子,其季 開士也,尊者欲試其所得,乃以所施珠問三王子曰: 「此珠圓明,有能及此否?」第一子目淨多羅、第二子功 德多羅皆曰:「此珠七寶中尊固無踰也。非尊者道力, 孰能受之?」第三子菩提多羅曰:「此是世寶,未足為上; 於諸寶中,法寶為上。此是世光,未足為上;於諸光中, 智光為上。此是世明,未足為上,於諸明中,心明為上。 此珠光明,不能自照,要假智光,光辨於此。既辨此已, 即知是珠;既知是珠,即明其寶。若明其寶,寶不自寶; 若辨其珠,珠不自珠。珠不自珠者,要假智珠而辨世 珠;寶不自寶者,要假智寶以明法寶。然則師有其道, 其寶即現。眾生有道,心寶亦然。」尊者歎其辯慧,復問 曰:「於諸物中,何物無相?」曰:「於諸物中,不起無相。」又問: 「於諸物中,何物最高?」曰:「於諸物中,人我最高。」又問:「於 諸物中,何物最大?」曰:「於諸物中,法性最大。」尊者知是 法嗣,以時尚未至,且默而混之。及香至王厭世,眾皆 號絕,惟第三子菩提多羅於柩前入定,經七日而出, 乃求出家。既受具戒,尊者告曰:「如來以正法眼付大 迦葉,如是展轉,乃至於我。我今囑汝,聽吾偈曰:『心地 生諸種,因事復生理。果滿菩提圓,花開世界起』。」尊者 付法已,即於座上起立,舒左右手,各放光明二十七 道,五色光耀。又踊身虛空。高七多羅樹。化火自焚。空 中舍利如雨。收以建塔。當宋孝武帝大明元年丁酉 歲也。

按《指月錄》:祖因東印度國王請齋次,王乃問:「諸人盡 轉經,師獨為何不轉?」祖曰:「貧道出息不隨眾緣,入息 不居蘊界,常轉如是經百千萬億卷,非但一卷兩卷。」

《二十八祖菩提達磨大師》
[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第二十八祖菩提達磨者,南天竺國 香至王第三子也,姓剎帝利,本名菩提多羅。後遇二 十七祖般若多羅至本國,受王供養,知師密跡,因試 令與二兄辨所施寶珠,發明心要。既而尊者問曰:「汝

於諸法已得通量。夫達磨者,通大之義也,宜名達磨
考證.svg
因改號菩提達磨。師乃告尊者曰:「我既得法,當往何

國而作佛事?願垂開示。」尊者曰:「汝雖得法,未可遠遊, 且止南天竺,待吾滅後六十七載,當往震旦,設大法 藥,直接上根。慎勿速行,衰于日下。」師又曰:「彼有大士 堪為法器否?千載之下,有留難否?」尊者曰:「汝所化之 方,獲菩提者,不可勝數。吾滅後六十餘年,彼國有難, 水中文布,自善降之。汝至時南方勿住,彼唯好有為 功業,不見佛理。汝縱到彼,亦不可久留,聽吾偈曰:『路 行跨水復逢羊,獨自悽悽暗渡江。日下可憐雙象馬, 二株嫩桂久昌昌』。」復演八偈,皆預讖,佛教隆替。師恭 稟教義,服勤左右,垂四十年,未嘗廢闕。逮尊者順世, 遂演化本國。時有二師,一名佛大先,一名佛大勝。多 本與師同學佛陀跋陀小乘禪,觀佛大先,既遇般若 多羅尊者,捨小趣大,與師並化,時號「二甘露門」矣。而 佛大勝,多更分途,而為六宗:第一、有相宗,第二、無相 宗,第三、定慧宗,第四、戒行宗,第五、無得宗,第六、寂靜 宗。各封已解,別展化源,聚落崢嶸,徒眾甚盛。大師喟 然而嘆曰:「彼之一師,已陷牛跡,況復支離繁盛,而分 六宗?我若不除永纏邪見。」言已微現神力,至第一有 相宗所。問曰:「一切諸法何名實相?」彼眾中有一尊長 薩婆羅答曰:「於諸相中不互諸相,是名實相。」師曰:「一 切諸相而不互者,若明實相當何定耶?」彼曰:「於諸相 中實無有定。若定諸相,何名為實?」師曰:「諸相不定便 名實相。汝今不定當何得之?」彼曰:「我言不定,不說諸 相,當說諸相,其義亦然。」師曰:「汝言不定,當為實相,定 不定故,即非實相。」彼曰:「定既不定,即非實相,知我非 故,不定不變。」師曰:「汝今不變,何名實相?已變已往,其 義亦然。」彼曰:「不變當在,在不在故,故變實相,以定其 義。」師曰:「實相不變,變即非實。於有無中,何名實相?」薩 婆羅心知聖師懸解潛達,即以手指虛空曰:「此是世 間有相,亦能空故。當我此身得似否?」師曰:「若解實相, 即見非相。若了非相,其色亦然。當於色中不失色體, 於非相中不礙有故。若能是解,此名實相。」彼眾聞已, 心意朗然,欽禮信受。師又瞥然匿跡,至第二無相宗 所,問曰:「汝言無相,當何證之?」彼眾中有智者波羅提 答曰:「我明無相,心不現故。」師曰:「汝心不現,當何明之?」 彼曰:「我明無相,心不取捨,當於明時亦無當者。」師曰: 「於諸有無心不取捨,又無當者,諸明無故。」彼曰:「入佛 三昧尚無所得,何況無相而欲知之。」師曰:「相既不知, 誰云有無?尚無所得,何名三昧?」彼曰:「我說不證。證無 所證,非三昧故,我說三昧。」師曰:「非三昧者,何當名之? 汝既不證,非證何證?」波羅提聞師辨析,即悟本心,禮 謝於師,懺悔往謬。師記曰:「汝當得果,不久證之。此國 有魔,非久降之。」言已忽然不現。至第三定慧宗所,問 曰:「汝學定慧,為一為二?」彼眾中有婆蘭陀者答曰:「我 此定慧非一非二。」師曰:「既非一二,何名定慧?」彼曰:「在 定非定,處慧非慧。一即非一,二亦不二。」師曰:「當一不 一,當二不二。既非定慧,約何定慧?」彼曰:「不一不二,定 慧能知。非定非慧,亦復然矣。」師曰:「慧非定故,然何知 哉?不一不二,誰定誰慧?」婆蘭陀聞之,疑心冰釋。至第 四戒行宗所,問曰:「何者名戒,云何名行?當此戒行,為 一為二?」彼眾中有一賢者答曰:「一二二一,皆彼所生, 依教無染,此名戒行。」師曰:「汝言依教,即是有染,一二 俱破,何言依教?此二違背,不及於行,內外非明,何名 為戒?」彼曰:「我有內外,彼已知竟,既得通達,便是戒行。 若說違背,俱是俱非。言及清淨,即戒即行。」師曰:「俱是 俱非,何言清淨?既得通故,何談內外。」賢者聞之,即自 慚服。至第五無得宗所。問曰:「汝云無得,無得何得?既 無所得,亦無得得。」彼眾中有寶淨者答曰:「我說無得, 非無得得。當說得得,無得是得。」師曰:「得既不得,得亦 非得。既云得得,得得何得?」彼曰:「見得非得,非得是得。 若見不得,名為得得。」師曰:「得既非得,得得無得。既無 所得,當何得得?」寶淨聞之,頓除疑網,至第六寂靜宗 所,問曰:「何名寂靜?於此法中,誰靜誰寂?」彼有尊者答 曰:「此心不動,是名為寂。於法無染,名之為靜。」師曰:「本 心不寂,要假寂靜。本來寂故,何用寂靜?」彼曰:「諸法本 空,以空空故。於彼空空,故名寂靜。」師曰:「空空已空,諸 法亦爾。寂靜無相,何靜何寂?」彼尊者聞師指誨,豁然 開悟,既而六眾咸誓歸依,由是化被南天,聲馳五印, 遠近學者靡然嚮風。經六十餘載,度無量眾。後值異 見王,輕毀三寶,每云:「我之祖宗,皆信佛道,陷於邪見, 壽年不永,運祚亦促。且我身是佛,何更外求?」善惡報 應,皆因多智者妄搆其說。至於國內耆舊為前王所 奉者,悉從廢黜。師知已歎彼德薄,當何救之?又念《無 相宗》中二首領:其一波羅提者,與王有緣,將證其果; 其二宗勝者,非不博辯,而無宿因。時六宗徒眾亦各 念言:「佛法有難,師何自安?」師遙知眾意,即彈指應之。 六眾聞之云:「此是我師達磨信響,我等宜須速行,以 副慈命。」言已,至師所,禮拜問訊。師曰:「今一葉翳虛,孰 能剪拂?」宗勝曰:「我雖淺薄,敢憚其行?」師曰:「汝雖辯慧, 而道力未全。」宗勝自念:「我師恐我見王,作大佛事,名譽顯達,暎奪尊威,縱彼福慧。為王我是沙門,受佛教 旨,豈難敵也?」言訖潛去,至王所,廣說法要,及世界苦 樂,人天善惡等事。王與之往返徵詰,無不詣理。王曰: 「汝今所解,其法何在?」宗勝曰:「如王治化,當合其道,王 所有道何在?」王曰:「我所有道,將除邪法。汝所有法,將 伏何人?」師不起於座,懸知宗勝義墮,遽告波羅提曰: 「宗勝不稟吾教,潛化於王,須臾即屈,汝可速救。」波羅 提恭稟師旨,云:「願假神力。」言已,雲生足下至王前,默 然而住。時王正問宗勝,忽見波羅提乘雲而至,愕然 忘其問答,曰:「乘空來者,是正是邪?」答曰:「我非邪正,而 來正邪。王心若正,我無邪正。」王雖驚異,而憍慢方熾, 即擯宗勝令出。波羅提曰:「王既有道,何擯沙門?我雖 無解,願王致問。」王怒而問曰:「何者是佛?」答曰:「見性是 佛。」王曰:「師見性否?」答曰:「我見佛性。」王曰:「性在何處?」答 曰:「性在作用。」王曰:「是何作用,我今不見。」答曰:「今見作 用,王自不見。」王曰:「於我有否?」答曰:「『王若作用,無有不 是』。王若不用,體自難見。」王曰:「若當用時,幾處出現?」答 曰:「若出現時,當有其八。」王曰:「其八出現,當為我說波 羅提。」即說偈曰:「在胎為身,處世名人。在眼曰見,在耳 曰聞。在鼻辨香,在口談論。在手執捉,在足運奔。遍現 俱該沙界,收攝在一微塵。識者知是佛性,不識喚作 精魂。」王聞偈已,心即開悟,乃悔謝前非,咨詢法要,朝 夕忘倦,迄於九旬。時宗勝既被斥逐,退藏深山,念曰: 「我今百歲,八十為非,二十年來,方歸佛道。性雖愚昧, 行絕瑕疵,不能禦難,生何如死?」言訖,即自投崖。俄有 一神人,以手捧承,置於巖石之上,安然無損。宗勝曰: 「我忝沙門,當與正法為主,不能抑絕王非,是以捐身 自責。何神祐助,一至於斯。願垂一語,以保餘年。」於是 神人乃說偈曰:「師壽於百歲,八十而造非,為近至尊 故,熏修而入道。雖具少智慧,而多有彼我,所見諸賢 等,未嘗生珍敬。二十年功德,其心未恬靜,聰明輕慢 故,而獲至於此,得王不敬者,當感果如是,自今不疏 怠,不久成奇智,諸聖悉存心,如來亦復爾。」宗勝聞偈 欣然,即於巖間宴坐。時異見王復問波羅提曰:「仁者 智辯,當師何人?」答曰:「我所出家,即婆羅寺烏沙婆三 藏為授業師。其出世師者,即大王叔菩提達磨是也。」 王聞師名,驚駭久之,曰:「鄙薄忝嗣王位,而趣邪背正, 忘我尊叔。」遽敕近臣,特加迎請。師即隨使而至,為王 懺悔往非。王聞規誡,泣謝於師。又詔宗勝歸國。大臣 奏曰:「宗勝被謫投崖,今已亡矣。」王告師曰:「宗勝之死, 皆自於吾,如何大慈,令免斯罪?」師曰:「宗勝今在巖間 宴息,但遣使召,當即至矣。」王即遣使入山,果見宗勝 端居禪寂。宗勝蒙召,乃曰:「深愧王意,貧道誓處巖泉。 且王國賢德如林,達磨是王之叔,六眾所師,波羅提 法中龍象。願王崇仰二聖,以福皇基。」使者復命未至, 師謂王曰:「知取得宗勝否?」王曰:「未知。」師曰:「一請未至, 再命必來。」良久使還,果如師語。師遂辭。王曰:「當善修 德,不久疾作,吾且去矣。」經七日王乃得疾。國醫診治, 有加無瘳。貴戚近臣憶師前記,急發使告師曰:「王疾 殆至彌留,願叔慈悲,遠來診救。」師即至王所,慰問其 疾。時宗勝再承王召,即別巖間。波羅提久受王恩,亦 來問疾。波羅提曰:「當何施為,令王免苦?」師即令太子 為王宥罪施恩,崇奉僧寶。復為王懺悔云:「願罪消滅。」 如是者三,王疾有間,師心念震旦緣熟,行化時至。乃 先辭祖塔,次別同學,然後至王所,慰而勉之曰:「當勤 修白業,護持三寶。吾去非晚,一九即迴。」王聞師言,涕 淚交集,曰:「此國何罪,彼土何祥?叔既有緣,非吾所止。 唯願不忘父母之國,事畢早回。」王即具大舟,實以眾 寶,躬率臣寮,送至海壖。師汎重溟,凡三周寒暑,達於 南海。實梁普通八年丁未歲九月二十一日也。廣州 刺史蕭昂具主禮迎接表聞武帝,帝覽奏,遣使齎詔 迎請。十月一日至金陵。帝問曰:「朕即位以來,造寺寫 經度僧,不可勝紀,有何功德?」師曰:「並無功德。」帝曰:「何 以無功德?」師曰:「此但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隨形, 雖有非實。」帝曰:「如何是真功德?」答曰:「淨智妙圓,體自 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帝又問:「如何是聖諦第一 義?」師曰:「廓然無聖。」帝曰:「對朕者誰?」師曰:「不識。」帝不領 悟。師知機不契,是月十九日,潛迴江北。十一月二十 三日,屆於洛陽,當後魏孝明太和十年也。寓止於嵩 山少林寺,面壁而坐,終日默然,人莫之測,謂之壁觀 婆羅門。時有僧神光者,曠達之士也,久居伊洛,博覽 群書,善談元理。每嘆曰:「孔老之教,禮術風規;《莊》《易》之 書,未盡妙理。近聞達磨大士住止少林,至人不遙,當 造元境。」乃往彼,晨夕參承。師常端坐面牆,莫聞誨勵。 光自惟曰:「昔人求道,敲骨取髓,刺血濟饑,布髮掩泥, 投崖飼虎。古尚若此,我又何人?」其年十二月九日夜, 天大雨雪,光堅立不動。遲明,積雪過膝,師憫而問曰: 「汝久立雪中,當求何事?」光悲淚曰:「惟願和尚慈悲,開 甘露門,廣度群品。」師曰:「諸佛無上妙道,曠卻精勤,難 行能行,非忍而忍。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欲冀真

乘,徒勞勤苦。」光聞師誨勵,潛取利刀,自斷左臂,置於
考證.svg
師前。師知是法器,乃曰:「諸佛最初求道,為法忘形。汝

今斷臂吾前,求亦何在?」師遂因與易名曰慧可。光曰: 「諸佛法印,可得聞乎?」師曰:「諸佛法印,匪從人得。」光曰: 「我心未寧,乞師與安。」師曰:「將心來,與汝安。」曰:「覓心了 不可得。」師曰:「我與汝安心竟。」後孝明帝聞師異跡,遣 使齎詔徵,前後三至,師不下少林。帝彌加欽尚,就賜 摩衲袈裟二領,金缽銀水瓶繒帛等。師牢讓三返,帝 意彌堅,師乃受之。自爾緇白之眾,倍加信向。迄九年 已欲西返天竺,乃命門人曰:「時將至矣,汝等盍各言 所得乎?」時門人道副對曰:「如我所見,不執文字,不離 文字,而為道用。」師曰:「汝得吾皮。」尼總持曰:「我今所解, 如慶喜見阿閦佛國,一見更不再見。」師曰:「汝得吾肉。」 道育曰:「四大本空,五陰非有,而我見處,無一法可得。」 師曰:「汝得吾骨。」最後慧可禮拜,後依位而立。師曰:「汝 得吾髓。」乃顧慧可而告之曰:「昔如來以正法眼付迦 葉大士,展轉累囑,而至於我。我今付汝,汝當護持,并 授汝袈裟,以為法信。各有所表,宜可知矣。」可曰:「請師 指陳。」師曰:「內傳法印,以契證心,外付袈裟,以定宗旨。 後代澆薄,疑慮競生,云吾西天之人,言汝此方之子, 憑何得法?以何證之?汝今授此衣法,卻後難生。但出 此衣,并吾法偈,用以表明,其化無礙。至吾滅後二百 年,衣止不傳,法周沙界。明道者多,行道者少;說理者 多,通理者少。潛符密證,千萬有餘。汝當闡揚,勿輕未 悟,一念迴機,便同本得。聽吾偈曰:『吾本來茲土,傳法 救迷情。一華開五葉,結果自然成』。」師又曰:「吾有《楞伽 經》四卷,亦用付汝,即是如來心地要門,令諸眾生開 示悟入。吾自到此,凡五度中毒,我常自出而試之。置 石石裂。緣吾本離南印,來此東土,見赤縣神州,有大 乘氣象,遂踰海越漠,為法求人。際會未諧,如愚若訥。 今得汝傳授,吾意已終。」言已,乃與徒眾往禹門千聖 寺。止三日,有期城太守楊衒之早慕佛乘,問師曰:「西 天五印,師承為祖,其道如何?」師曰:「明佛心宗,行解相 應,名之曰祖。」又問:「此外如何?」師曰:「須明他心,知其今 古。不厭有無,於法無取,不賢不愚,無迷無悟。若能是 解,故稱為祖。」又曰:「弟子歸心三寶,亦有年矣,而智慧 昏蒙,尚迷真理。適聽師言,罔知攸措。願師慈悲,開示 宗旨。」師知懇到,即說偈曰:「亦不睹惡而生嫌,亦不觀 善而勤措,亦不捨智而近愚,亦不拋迷而就悟。達大 道兮過量,通佛心兮出度。不與凡聖同躔。」超然名之 曰「祖。」衒之聞偈,悲喜交并,曰:「願師久住世間,化導群 有。」師曰:「吾即逝矣,不可久留。根性萬差,多逢患難。」衒 之曰:「未審何人弟子為師除得?」師曰:「吾以傳佛祕密, 利益迷途,害彼自安,必無此理。」衒之曰:「師若不言,何 表通變觀照之力。」師不獲已,乃為讖曰:「江槎分玉浪, 管炬開金鎖。五口相共行,九十無彼我。」衒之聞語,莫 究其端,默記於懷,禮辭而去。師之所讖,雖當時不測, 而後皆符驗。時魏氏奉釋,禪雋如林。光統律師流支 三藏者,乃僧中之鸞鳳也,睹師演道,斥相指心,每與 師論議,是非蜂起。師遐振元風,普施法雨,而偏局之 量,自不堪任,競起害心,數加毒藥。至第六度,以化緣 已畢,傳法得人,遂不復救之,端居而逝。即後魏孝明 帝太和十九年丙辰歲十月五日也。其年十二月二 十八日,葬熊耳山,起塔於定林寺。後三歲,魏宋雲奉 使西域迴,遇師於蔥嶺,見手㩦隻履,翩翩獨逝。雲問 師何往,師曰:「西天去。」又謂雲曰:「汝主已厭世。」雲聞之 茫然,別師東邁。暨復命,即明帝已登遐矣。逮孝莊即 位,雲具奏其事,帝令啟壙,惟空棺一隻,革履存焉。舉 朝為之驚嘆。奉詔取遺履,于少林寺供養。至唐開元 十五年丁卯歲,為信道者竊在五臺華嚴寺,今不知 所在。初梁武遇師,因緣未契。及聞化行魏邦,遂欲自 撰師碑,而未暇也。後聞宋雲事,乃成之。代宗諡圓覺 大師,塔曰「空觀。」自魏丙辰歲告寂,迄皇宋景德元年 甲辰,得四百六十七年矣。

《二十九祖慧可大師》
[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二十九祖慧可大師者,武牢人也,姓 姬氏。父寂,未有子時,嘗自念言:『我家崇善,豈無令子』?」 禱之既久,一夕感異光照室,其母因而懷妊。及長,遂 以照室之瑞,名之曰「光』。自幼志氣不群,博涉詩書,尤 精元理,而不事家產,好遊山水。後覽佛書,超然自得。 即抵洛陽龍門香山,依寶淨禪師出家,受具於永穆」 寺浮游講肆,遍學大小乘義。年三十二,卻返香山,終 日宴坐。又經八載,於寂默中倏見一神人謂曰:「將欲 受果,何滯此耶?大道匪遙,汝其南矣。」光知神助,因改 名神光。翌日覺頭痛如剌,其師欲治之,空中有聲曰: 「此乃換骨,非常痛也。」光遂以見神事白於師。師視其 頂骨,即如五峰秀出矣。乃曰:「汝相吉祥,當有所證。神 令汝南者,斯則少林達磨人士,必汝之師也。」光受教, 造于少室。其得法傳衣事跡,《達磨章》具之矣。自少林 託化西歸,大師繼闡元風,博求法嗣。至北齊天平二 年,有一居士,年踰四十,不言名氏,聿來設禮而問。師 曰:「弟子身𦆑風恙,請和尚懺罪。」師曰:「將罪來,與汝懺居士良久云:「覓罪不可得。」師曰:「我與汝懺罪竟,宜依 佛法僧住。」曰:「今見和尚,已知是僧,未審何名佛法?」師 曰:「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無二,僧寶亦然。」曰:「今日 始知罪性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如其心然,佛法 無二也。」大師深器之,即為剃髮,云:「是吾寶也,宜名僧 璨。」其年三月十八日於光福寺受具,自茲疾漸愈。執 侍經二載。大師乃告曰:「菩提達磨遠自竺乾,以《正法 眼藏》密付於吾,吾今授汝,并達磨信衣。汝當守護,無 令斷絕。聽吾偈曰:『本來緣有地,因地種花生。本來無 有種,華亦不曾生』。」大師付衣法已,又曰:「汝受吾教,宜 處深山,未可行化,當有國難。」璨曰:「師既預知,願垂示 誨。」師曰:「非吾知也。」斯乃達磨傳《般若多羅懸記》云『心 中雖吉外頭凶』是也。吾校年代,正在于茲。當諦思前 言,勿罹世難。然吾亦有宿累,今要酬之,善去善行,俟 時傳付。大師付囑已,即於鄴都隨宜說法,一音演暢, 四眾歸依。如是積三十四載,遂韜光混跡,變易儀相。 或入諸酒肆,或過於屠門,或習街談,或隨廝役。人問 之曰:「師是道人,何故如是?」師曰:「我自調心,何關汝事。」 又於筦城縣匡救寺三門下談無上道,聽者林會。時 有辯和法師者,於寺中講《涅槃經》,學徒聞師闡法,稍 稍引去。辯和不勝其憤,興謗于邑宰翟仲侃。仲侃惑 其邪說,加師以非。法師怡然委順,識真者謂之償債。 時年一百七歲,即隋文帝開皇十三年癸丑歲三月 十六日也。後葬於磁州滏陽縣東北七十里。唐德宗。 諡「大祖禪師。」自師之化。至皇宋景德元年甲辰。得四 百一十三年。

《三十祖僧璨大師》
[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三十祖僧璨大師者,不知何許人也。 初以白衣謁二祖,既受度傳法,隱于舒州之皖公山。 屬後周武帝破滅佛法,師往來太湖縣司空山,居無 常處,積十餘載,時人無能知者。至隋開皇十二年壬 子歲,有沙彌道信,年始十四,來禮師曰:『願和尚慈悲, 乞與解脫法門』。師曰:『誰縛汝』?」曰:「『無人縛』。師曰:『何更求 解脫乎』?」信於言下大悟,服勞九載。後於吉州受戒,侍 奉尤謹。師屢試以元微,知其緣熟,乃付衣法。偈曰:「華 種雖因地,從地種華生。若無人下種,華地盡無生。」師 又曰:「昔可大師付吾法,後往鄴都行化三十年方終。 今吾得汝,何滯此乎?」即適羅浮山,優游二載,卻旋舊 址。逾月,士民奔趨,大設檀供。師為四眾廣宣心要,訖 於法會大樹下,合掌立終。即隋煬帝大業二年丙寅 十月十五日也。唐元宗諡鑑智禪師覺寂之塔,至皇 宋景德元年甲辰,凡四百載矣。初唐河南尹李常素 仰祖風,深得元旨。天寶乙酉歲,遇菏澤神會,問曰:「三 祖大師葬在何處?或聞入羅浮不迴,或說終於山谷, 未知孰是?」會曰:「璨大師自羅浮歸山谷,得月餘方示 滅,今舒州見有三祖墓。」常未之信也。常謫為舒州別 駕,因詢問山谷寺眾僧曰:「聞寺後有三祖墓,是否?」時 上座慧觀對曰:「有之。」常欣然與寮佐同往瞻禮。又啟 壙取真儀,闍維之,得五色舍利三百粒,以百粒出己 俸建塔焉,百粒寄荷澤神會,以徵前言,百粒隨身。後 於洛中私第設齋以慶之。時有西域三藏揵那等在 會中,常問三藏:「天竺禪門祖師多少?」揵那答曰:「自迦 葉至般若多羅,有二十七祖。若敘師子尊者傍出達 磨達四世二十二人,總有四十九祖;若從七佛至此 璨大師,不括橫枝,凡三十七世。」常又問會中耆德曰: 「嘗見《祖圖》,或引五十餘祖,至於支派差殊,宗族不定, 或但有空名者,以何為驗?」時有智本禪師者,六祖門 人也。答曰:「斯乃後魏初,佛法淪替,有沙門曇曜,於紛 紜中以素絹單錄,得諸祖名字,或忘失次第,藏衣領 中,隱于巖穴,經三十五載。至文成帝即位,法門中興。 曇曜名行俱崇,遂為僧統,乃集諸沙門,重議結集,目 為《付法藏傳》。其間小有差」互。即曇曜抄錄時怖懼所 致。又經一十三年。帝令國子博士黃元真與北天竺 三藏佛陀扇多吉弗煙等重究梵文甄別宗旨。次敘 師承得無紕繆也。

《三十一祖道信大師》
[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三十一祖道信大師者,姓司馬氏,世 居河內,後徙於蘄州之廣濟縣。師生而超異,幼慕空 宗,諸解脫門,宛如宿習。即嗣祖風,攝心無寐,脅不至 席者僅六十年。隋大業十三載,領徒眾抵吉州,值群 盜圍城,七旬不解,萬眾惶怖。師愍之,教令念「《摩訶般 若》。時賊眾望雉堞間若有神兵,乃相謂曰:『城內必有 異人,不可攻矣』。」稍稍引去。唐武德甲申歲,師卻返蘄 春,住破頭山,學侶雲臻。一日,往黃梅縣,路逢一小兒, 骨相奇秀,異乎常童。師問曰:「子何姓?」答曰:「性即有,不 是常性。」師曰:「是何姓?」答曰:「是佛性。」師曰:「汝無姓耶?」答 曰:「性空故。」師默識其法器,即俾侍者至其家,於父母 所乞令出家。父母以宿緣故,殊無難色。遂捨為弟子, 以至付法。《傳衣偈》曰:「華種有生性,因地華生生。大緣 與信合,當生生不生。」遂以學徒委之。一日告眾曰:「吾 武德中遊廬山,登絕頂,望破頭山,見紫雲如蓋,下有白氣,橫分六道,汝等會否?」眾皆默然忍曰:「莫是和尚 他後橫出一枝佛法否?」師曰:「善」後貞觀癸卯歲,太宗 嚮師道味,欲瞻風彩,詔赴京師。上表遜謝,前後三返, 竟以疾辭。第四度命使曰:「如果不起,即取首來。」使至 山諭旨,師乃引頸就刃,神色儼然。使異之,迴以狀聞。 帝彌加歎慕,就賜珍繒,以遂其志。迄高宗永徽辛亥 歲閏九月四日,忽垂誡門人曰:「一切諸法悉皆解脫, 汝等各自護念,流化未來。」言訖安坐而逝,壽七十有 二,塔于本山。明年四月八日,塔戶無故自開,儀相如 生。爾後,門人不敢復閉。代宗諡「大醫禪師、慈雲之塔。」 自圓寂至皇宋景德元年甲辰,凡三百五十六載。

《三十二祖弘忍大師》
[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三十二祖弘忍大師者,蘄州黃梅人 也,姓周氏,生而岐嶷。童遊時,逢一智者,歎曰:「此子闕 七種相,不逮如來。」後遇信大師得法,嗣化於破頭山。 咸亨中,有一居士姓盧名慧能,自新州來參謁。師問 曰:「汝自何來?」曰:「嶺南。」師曰:「欲須何事?」曰:「『唯求作佛』。師 曰:『嶺南人無佛性,若為得佛』?」曰:「人即有南北,佛性豈 然?」師知是異人,乃訶曰:「著槽廠去。」能禮足而退,便入 碓坊,服勞於杵臼之間,晝夜不息。經八月,師知付授 時至,遂告眾曰:「正法難解,不可徒記。吾言,持為己任。 汝等各自隨意述一偈,若語意冥符,則衣法皆付。」時 會下七百餘僧。上座神秀者,學通內外,眾所宗仰,咸 共推稱云:「若非尊秀,疇敢當之。」神秀竊聆眾譽,不復 思惟,乃於廊壁書一偈云:「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 時時勤拂拭,莫遣有塵埃。」師因經行,忽見此偈,知是 神秀所述,乃讚歎曰:「後代依此修行,亦得勝果。」其壁 本欲令處士盧珍繪《楞伽》變相,及見題偈在壁,遂止 不畫,各令誦念。能在碓坊,忽聆誦偈,乃問同學:是何 章句?同學曰:「汝不知和尚求法嗣,令各述心偈。此則 秀上座所述,和尚深加歎賞,必將付法傳衣也。」能曰: 「其偈云何?」同學為誦。能良久曰:「美則美矣,了則未了。」 同學訶曰:「庸流何知,勿發狂言。」能曰:「子不信耶?願以 一偈和之。」同學不答,相視而笑。能至夜密告一童子, 引至廊下。能自秉燭,令童子於秀偈之側,寫一偈云: 菩提「本非樹,心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假拂塵埃。」 大師後見此偈云:「此是誰作,亦未見性。」眾聞師語,遂 不之顧。逮夜,乃潛令人自碓坊召能行者入室,告曰: 「諸佛出世,為一大事,故隨機小大而引導之。」遂有《十 地》、三乘、頓漸等旨,以為教門。然以無上微妙祕密圓 明真實正法眼藏,付于上首大迦葉尊者,「展轉傳授 二十八世,至達磨屆于此土,得可大師承襲,以至于 吾。今以法寶及所傳袈裟用付於汝,善自保護,無令 斷絕。聽吾偈曰:『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無情既無 種,無性亦無生』。」能居士跪受衣法,啟曰:「法則既授,衣 付何人?」師曰:「昔達磨初至,人未知信,故傳衣以明得 法。今信心已熟,衣乃爭端,止於汝身,不復傳也。且當 遠隱,俟時行化。所謂授衣之人,命如懸絲也。」能曰:「當 隱何所?」師曰:「逢懷即止,遇會且藏。」能禮足已,捧衣而 出。是夜南邁,大眾莫知。忍大師自此不復上堂凡三 日。大眾疑怪致問,祖曰:「吾道行矣,何更詢之?」復問:「衣 法誰得耶?」師曰:「能者得。」於是眾議盧行者名能,尋訪 既失,懸知彼得,即共奔逐。忍大師既付衣法,復經四 載,至上元二年,忽告眾曰:「吾今事畢,時可行矣。」即入 室安坐而逝,壽七十有四。建塔於黃梅之東山。代宗 皇帝諡大滿禪師、法雨之塔。自大師滅度至皇宋景 德元年甲辰,凡三百三十年。

《三十三祖慧能大師》
[编辑]

按《景德傳燈錄》:「三十三祖慧能大師者,俗姓盧氏,其 先范陽人。父行瑫,武德中左宦于南海之新州,遂占 籍焉。三歲喪父,其母守志鞠養。及長,家尤貧,窶師樵 采以給。一日負薪至市中,聞客讀《金剛經》,悚然,問其 客曰:『此何法也,得於何人』?客曰:『此名《金剛經》,得於黃 梅忍大師』。」師遽告其母以為法尋師之意,直抵韶州, 遇高行士劉志略,結為交友。尼無盡藏者,即志略之 姑也,常讀《涅槃經》,師暫聽之,即為解說其義。尼遂執 卷問字。師曰:「字即不識,義即請問。」尼曰:「字尚不識,曷 能會義?」師曰:「諸佛妙理,非關文字。」尼驚異之,告鄉里 耆艾云:「能是有道之人,宜請供養。」於是居人競來瞻 禮。近有寶林古寺舊地,眾議營葺,俾師居之,四眾霧 集,俄成寶坊。師一日忽自念曰:「我求大法,豈可中道 而止?」明日遂行,至昌樂縣西山石室間,遇智遠禪師, 師遂請益,遠曰:「觀子神姿爽拔,殆非常人。吾聞西域 菩提達磨傳心印於黃梅,汝當往彼參決。」師辭去,直 造黃梅之東禪,即唐咸亨二年也。忍大師一見,默而 識之。後傳衣法,令隱于懷集四會之間。至儀鳳元年 丙子正月八日,屆南海,遇印宗法師於法性寺講《涅 槃經》。師寓止廊廡間,暮夜風颺剎旛,聞二僧對論,一 云旛動,一云風動。往復酬答,未曾契理。師曰:「可容俗 流輒預高論否?直以風旛非動,動自心耳。」印宗竊聆 此語,竦然異之。翌日邀師入室,徵風旛之義。師具以理告,印宗不覺起立云:「行者定非常人,師為是誰師?」 更無所隱,直敘得法因由。於是印宗執弟子之禮,請 受禪要。乃告四眾曰:「印宗具足凡夫,今遇肉身菩薩。」 即指座下盧居士云:「即此是也。」因請出所傳信衣,悉 令瞻禮。至正月十五日,會諸名德,為之剃髮。二月八 日,就法性寺智光律師受滿分戒。其戒壇即宋朝求 那跋陀三藏之所置也。《三藏記》云:「後當有肉身菩薩 在此壇受戒。」又梁末真諦三藏於壇之側,手植二菩 提樹,謂眾曰:「卻後一百二十年,有大開士於此樹下 演無上乘,度無量眾。」師具戒已,於此樹下開東山法 門,宛如宿契。明年二月八日,忽謂眾曰:「吾不願此居, 要歸舊隱。」時印宗與緇白千餘人,送師歸寶林寺。韶 州刺史韋據請於大梵寺轉妙法輪,并受《無相心地 戒》。門人紀錄,目為《壇經》,盛行於世。然返曹谿,雨大法 雨,學者不下千數。中宗神龍元年,降詔云:「朕請安、秀 二師宮中供養,萬機之暇,每究一乘。」二師並推讓云: 「南方有能禪師,密受忍大師衣法,可就彼問。今遣內 侍薛簡馳」詔迎請,願師慈念,速赴上京。師上表辭疾, 願終林麓。薛簡曰:「京城禪德皆云:欲得會道,必須坐 禪習定。若不因禪定得而解脫者,未之有也。未審師 所說法如何?」師曰:「道由心悟,豈在坐也?《經》云:『若見如 來,若坐若臥,是行邪道。何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若 無生滅,是如來清淨禪。諸法空寂,是如來清淨坐。究 竟無證,豈況坐耶』?」簡曰:「弟子之迴,主上必問,願和尚 慈悲,指示心要。」師曰:「道無明暗,明暗是代謝之義。明 明無盡,亦是有盡。」簡曰:「明喻智慧,暗況煩惱。修道之 人儻不以智慧照破煩惱,無始生死憑何出離?」師曰: 「若以智慧照煩惱者,此是二乘小兒羊鹿等機。上智 大根悉不如是。」簡曰:「如何是大乘見解?」師曰:「明與無 明,其性無二。無二之性,即是實性。實性者,處凡愚而 不減,在聖賢而不增,住煩惱而不亂,居禪定而不寂, 不斷不常,不來不去,不在中間及其內外,不生不滅, 性相如如,常住不遷,名之曰道。」簡曰:「師說不生不滅, 何異外道?」師曰:「外道所說不生不滅者,將滅止生,以 生顯滅,滅猶不滅。生說無生,我說不生。不滅者本自 無生,今亦無滅,所以不同外道。汝若欲知心要,但一 切善惡都莫思量,自然得入清淨心體,湛然常寂,妙 用恆沙。」簡蒙指教,豁然大悟。禮辭歸闕,表奏師語,有 詔謝。師并賜摩衲袈裟,絹五百匹,寶缽一口。十二月 十九日,敕改古寶林為中興寺。三年十一月十八日, 又敕韶州刺史重加崇飾,賜額為法泉寺,師新州舊 居為國恩寺。一日,師謂眾曰:「諸善知識,汝等各各淨 心,聽吾說法。汝等諸人,自心是佛,更莫狐疑。外無一 物而得建立,皆是本心,生萬種法。故《經》云:『心生種種 法生,心滅種種法滅。若欲成就種智,須達一相三昧, 一行三昧。若於一切處而不住相,彼相中不生憎愛, 亦無取捨,不念利益成壞等事,安靜閑恬,虛融澹泊, 此名一相三昧。若於一切處行住坐臥,純一直心,不 動道場,真成淨土,名『一行三昧』』。」若人具二三昧,如地 有種,能含藏長養成就,其實「一相一行亦復如是。我 今說法,猶如時雨溥潤大地。汝等佛性,譬諸種子,遇 茲霑洽,悉得發生。承吾旨者,決獲菩提;依吾行者,定 證妙果。」先天元年告諸徒眾曰:「吾忝受忍大師衣法, 今為汝等說法,不付其衣。蓋汝等信根淳熟,決定不 疑,堪任大事。聽吾偈曰:『心地含諸種,普雨悉皆生。頓 悟華情已,菩提果自成』。」師說偈已,復曰:「其法無二,其 心亦然。其道清淨,亦無諸相。汝等慎勿觀淨,及空其 心。此心本淨,無可取捨。各自努力,隨緣好去。」師說法 利生,經四十載。其年七月六日,命弟子往新州國恩 寺建報恩塔,仍令倍工。又有蜀僧名方辯,來謁師,云: 善捏塑。師正色曰:「試塑看。」方辯不領旨,乃塑師真可 高七寸,曲盡其妙。師觀之曰:「汝善塑性,不善佛性。」酬 以衣物,僧禮謝而去。先天二年七月一日,謂門人曰: 「吾欲歸新州,汝速理舟楫。」時大眾哀慕,乞師且住。師 曰:「諸佛出現,猶示涅槃。有來必去,理亦常然。吾此形 骸,歸必有所。」眾曰:「師從此去,早晚卻迴?」師曰:「葉落歸 根,來時無口。」又問:「師之法眼何人傳受?」師曰:「有道者 得,無心者通。」又問:「後莫有難否?」曰:「吾滅後五六年,當 有一人來取吾首,聽吾《記》曰:『頭上養親,口裏須餐。遇 滿之難,楊柳為棺』。」又云:「吾去七十年,有二菩薩從東 方來。一在家,一出家,同時興化,建立吾宗,締緝伽藍, 昌隆法嗣。」言訖,往新州國恩寺,沐浴訖,跏趺而化,異 香襲人,白虹屬地。即其年八月三日也。時韶新兩郡 各修靈塔,道俗莫決所之。兩郡刺史共焚香祝云:「香 煙引處,即師之欲歸焉。」時罏香騰涌,直貫曹谿。以十 一月十三日入塔,壽七十六。前韶州刺史韋據撰碑, 門人憶念取首之記,遂先以鐵葉漆布,固護師頸。塔 中有達磨所傳信衣,中宗賜摩衲寶缽,方辯塑真道 具等主塔,侍者尸之。開元十年壬戌八月三日夜半, 忽聞塔中如拽鐵索聲,僧眾驚起,見一孝子從塔中 走出,尋見師頸有傷,具以賊事聞於州縣。縣令楊侃刺史柳無忝得牒,切加擒捉。五日,於石角村捕得賊 人,送韶州。鞫問云:「姓張,名淨滿,汝州梁縣人。於洪州 開元寺受新羅僧金大悲錢二十千,令取六祖大師 首歸海東供養。」柳守聞狀,未即加刑,乃躬至曹谿,問 師上足,令韜曰:「如何處斷?」韜曰:「若以國法論,理須誅 夷。但以佛教慈悲,冤親平等。況彼求欲供養,罪可恕 矣。」柳守嘉歎曰:「始知佛門廣大。」遂赦之。上元元年,肅 宗遣使就請師衣缽,歸內供養。至永泰元年五月五 日,代宗夢六祖大師請衣缽。七日,敕刺史楊瑊云:「朕 夢感能禪師請傳法袈裟,卻歸曹谿。今遣鎮國大將 軍劉崇景頂戴而送,朕謂之國寶。卿可於本寺如法 安置,專令僧眾親承宗旨者,嚴加守護,勿令遺墜。後 或為人偷竊,皆不遠而獲」,如是者數四。憲宗諡大鑒 禪師,塔曰元和靈照。皇朝開寶初,王師平南海劉氏, 殘兵作梗,師之塔廟鞠為煨燼,而真身為守塔僧保 護,一無所損。尋有制興修,功未竟,會太宗即位,留心 禪門,頗增壯麗焉。大師自唐先天二年癸丑入滅,至 今景德元年甲辰歲,凡二百九十二年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