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9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九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九十一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九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九十一卷目錄

 佛像部藝文二

  釋迦牟尼如來像讚       唐梁肅

  三如來畫像讚并序      前人

  壁畫三像讚并序       前人

  繡西方像讚并序       前人

  藥師琉璃光如來畫像讚并序  前人

  又

  藥師琉璃光如來繡像讚并序  前人

  繡觀世音菩薩像讚并序    前人

  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像讚并序 前人

  地藏菩薩讚并序       前人

  畫元始天尊釋迦牟尼佛讚并序 穆員

  畫釋迦牟尼佛讚并序     前人

  繡西方阿彌陀佛讚并序    前人

  繡藥師琉璃光佛讚并序    前人

  繡藥師佛觀世音菩薩讚并序  前人

  繡救苦觀世音菩薩讚并序   前人

  繡地藏菩薩讚并序      前人

  繡西方大慈大悲阿彌陀佛記    前人

  畫救苦觀世音菩薩讚并序  僧皎然

  西方變畫讚并序       任華

  畫釋迦如來讚并序     權德輿

  藥師如來繡像讚并序     呂溫

  再修成都府大聖慈寺金銅普賢菩薩記

                  韋皋

  毗盧遮那佛華藏世界圖讚并序劉禹錫

  滄州弓高縣實性寺釋迦像碑   張文成

  繡阿彌陀佛讚并序     白居易

  繡觀世音菩薩像讚并序    前人

  畫彌勒上生并序     前人

  畫西方幀記           前人

  彭城公寫經畫西方像記     盧子駿

  易州抱陽山定惠寺新造文殊師利菩薩記

                  邵真

  興唐寺毗沙門天王記      盧弘正

神異典第九十一卷

佛像部藝文二[编辑]

《釋迦牟尼如來像讚》
梁·肅
[编辑]

讚曰:「法王崩于竺乾,露寢二千歲矣。有像設糟粕,留 示後世。上士得之,超詣實際。其次奉之,為祐為道,為 津為梁。應之遲速,視感之深淺。觀其所感,聖人之情 可見矣。杜陵吏鮑君游,信道之士也。建中興元際,君 游丁先大夫憂,孝純誠至,哀感亦至。謂至道杳冥,在 擬議之外;聖人形容,居瞻仰之內。有慈力可以追孝, 有弘願可以祐神。」我儀圖之,或讚休福。于是合用綵 繡,煥焉發輝,天光照臨,睟容肅穆。有二元聖為翼。以 夫人母德,昭聞君游,孝思不怠,雖欲無利。功德能仁, 其肯捨諸?於戲,孝子之志,聞一毫之福可以及親者, 則竭力而奉之。矧夫教行于夷夏,理貫于幽明,而無 良之徒,坐生異論。以蕞爾愚管之所不及,齪然世籍 之所不書,乃死其先,人謂作福無益,抑犬豕之類,爾 何人倫足稱?予既羙君游之孝,因而志之,俾不肖者 企及云爾。

《三如來畫像讚》并序
前人
[编辑]

「法王之身有三:曰報、曰應、曰法。報身從無邊功德生,應身依無邊眾生生,法身從如如無有生。」 分別說三,其極一貫。原夫人道之體,離一切相,視其本也。積大德,施大慧,合大道,成大身,是其報也;出入十界,隨所利見,如水月鏡,是其應也。自因至果,故不得不有其報;病一切病,故不得不行其應。應亦名也,報亦名也。名乎哉,其實相之賓乎?《經》云:「觀身實相,觀佛亦然。」 嘗試思之,以為眾生蓋反佛者也。是三相在佛為三德,在凡為三障:一者生死即空寂,空寂即法身也;二者煩惱即智慧,智慧即報身也;三者結業即解脫,解脫即應身也。三德成于悟,三障成于迷。迷而不服也,遂自絕于佛乘,哀哉!予嘗齋心命工,裂素作繪,聖德之形容,可舉目而見。見而後知思,思而後知至,知至之路,蓋由是矣。瞻仰之不足,遂為之讚,庶觀者有以知三如來不在心外,不可以有無心取云。

讚毗盧遮那佛

大哉法體!體如虛空,不始不終,不垢不淨,不邊不中,

是謂涅槃,是謂法身,諸佛性海,是無上正真。

讚盧舍那佛

妙哉《報體》,體法而大,由清淨功,德色無礙,德色無礙, 成實智慧,範圍法界,盡未來際。

讚釋迦牟尼佛

神哉化功。其化無方。休有烈光。以百億色身。播百億 國土。啟權顯實。或默或語。示我寂滅。雙林之下。

總讚

三聖一身,本無有異。恆沙諸佛,其道一致。眾生唯妄, 覺妄斯至。懸像著明,用鑒心地。

《壁畫三像讚》并序
前人
[编辑]

貞元元年冬十月,會稽龍興寺釋法忍與門弟子道俗衣冠之眾,以五綵色寫釋迦如來像于所居之宇,吉祥天女像在左,多聞天王像在右。德容威神,煥赫熙怡,為佛股肱,作人依歸。至矣哉!聖人無形,以萬利見為形。形生功,功生名。是像元德,存乎前經。二上人以予嘗探微言之所緣起,資為之讚,以示昧者云:

上聖有作,體神立德,天人遵兮。示我妙法,清我濁劫, 示存存兮。日歸月依,是準是儀,破群昏兮。巍乎北王, 休有烈光,護下土兮,俾爾含識,躋彼樂域,萬物睹兮。 金甲雄姿,示威宣慈,我何怒兮?唯聖所起,吉祥止止, 天德至兮。粵惟首冠,佐佑于佛,成大事兮。高明婉柔, 願與道遊,滋景福兮。息達本二。沙門有德有則,知聖 知神。圖此妙相,示後昆兮。實以善利,與《元元》兮。

《繡西方像讚》并序
前人
[编辑]

道無方,所以法不垢不淨。聖人有以見群生大迷也。乃方以聚之,淨以極之,應形主之,列聖輔之,俾夫感而通,通而應,應而不窮,其慈善之功乎!皇朝故中書舍人贈華州刺史吳郡朱君夫人扶風馬氏,以淑行為宗姻之表,明識通出世之道。洎居華州之喪,晝哭哀慕,慟為律呂。既而曰:「予聞妙覺之用,無幽不燭,宜勤上善,以福吾夫。」 乃用五綵,章施五色,發揮德容,及二聖輔,煥乎有見。聖人之妙相,與夫人之至誠,希夷之中,協用休福,于是乎在矣。肅嘗以文墨從華州之遊,爰美成功,或感斯慟。讚曰:

《兌》方有國兮至聖居之,乃示淨妙兮拯此群疑。羙蓮 月兮煥金色,色相永思兮不可得。夫人洞此幽贊力, 祐我往哲福無極。人既往,道斯存。掌王綸,沒州尊。體 有美德貽後昆。誕躋妙域參聖神,誰謂至道默昏昏。

《藥師琉璃光如來畫像讚》并序
前人
[编辑]

於戲!至人不可得而見之矣。所可見者,像設而已。藥師者,大醫之號;琉璃者,大明之道。所以洗蕩八苦,振燭六幽,巍乎其有功,復歸于無物,蓋其賾也。皇帝德女唐安公主委化歸真之辰,先是命國工繢佛像,爰設妙色,載揚耿光,以追福祥,以迪幽贊,祐我貴主,達于真乘。至哉聖人之慈也!小臣某拜手稽首,而作偈言:

《藥師妙法王》,光被于十方。惟皇大聖主,文命敷下土。 二聖合元德,廣運慈悲力。莊嚴成儀形,延福于女英。 女英受茲福,亦以流萬族。

[编辑]

「聖之道,無形無名,形以感著,名以功立。」 蓋物有病于妄,我則喻其醫;物有滯于闇,我則照其光。其行無方,有感必應。神哉仁哉!惟唐代宗孝武皇帝之甥某邑長公主之子曰蘭陵蕭位,稟靈天潢,承訓家範,其性孝,其氣醇。大曆中,丁先人銀青光祿大夫光祿卿贈汝州刺史府君之憂,自反哭至于大祥,哀敬之禮,動無違者。長公主戒之曰:「欲報之德,豈止于斯乎?歸誠上仁,可以徼福,爾其志之。」 位于是泣遵德命,爰用作繪。八十之初,十二之願,赫然如見其全身,肅然如聞其音聲。自外入者,或疑亂怖,投體膜拜而不知其粉繪也。嘻!昔人有一至之性,或通于神祇,以致福慶。矧夫孝子之哀思,大聖之元運,幽讚之「力。可思量哉。」 安定梁肅悅聞其風。乃為讚曰。

披聖籍兮覽元功,赫神光兮被無窮。勿藥用兮醫之 王,感斯應兮萬福彰。棄于梁兮出于唐,畜純孝兮思 不忘。《綽大象》兮景焜煌,洞冥冥兮福穰穰。

《藥師琉璃光如來繡像讚》并序
前人
[编辑]

「得妙道者聖之大,感罔極者孝之至。孝有欲報之志,聖有善應之功。神其願,運其力,故悲智行焉;發乎心,彰乎事,故像設作焉。」 誰其為之?有齊孝婦。孝婦姓某氏,前新城令柳誠之室也。先是居皇姑豆盧氏夫人憂,自卒哭及期,呼天之聲不絕;自期至于大祥,追福之功不息。乃誦金偈,乃瞻粹容。爰用五綵,以成大像。「莊嚴相好,昭焯煥爛,凜乎若披毫光而演善願,啟清真而屏濁亂,至矣夫!」 乃為《讚》曰:

光彼千界,赫瑠璃兮。勿藥之師,號大醫兮。不形之形
考證.svg
妙相具兮。窈冥希夷,元功著兮。孝婦之烈,心不渝兮。

章施五彩,福皇姑兮。

《繡觀世音菩薩像讚》并序
前人
[编辑]

《蓮華經·普門品》載菩薩盛德大業詳矣。蓋變動不測之謂神,窮神盡性之謂聖,慈悲廣運之謂力。三者一貫,是謂妙覺。功不並化,尊無二上。故佛為法王,我為素臣。或擬諸形容,稱其名號,資不匱之力,報罔極之恩。誰其為之?有齊孝女,初尚書吏部郎趙郡李公第六女,歸于博陵崔綽。大曆初,居公憂,泣血無聲,至于大祥。既而思求冥祐,徼福上聖,針縷之間,成就莊嚴,其用心也至矣乎!公之立行立言,天下所推焉。存為人範,沒無鬼責,前際之勝因,不可度已。此功德也,蓋以展《蓼莪》者,蒸蒸之心。崔氏之子以肅,嘗獲升公堂,以讚述見託。痛梁木之壞,慟懷恩之烈。故像設之所,敢著乎辭。讚曰:

菩薩之德,相炳而茲,憑身以儀之。女也孝思,不可方 思,冀冥福于斯,欲報之德,斯焉取斯。

《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像讚》并序
前人
[编辑]

「不形之形,無形神人之形也。」 當法王御世,有元聖曰觀音,以感通之妙用,運溥博之宏應,協讚無上,弼成元功,神行無方,形亦丕變。故此像設,施于群生,此其至矣。夫彼聾盲者,方駭其手目之多,以致恢詭,隨諸毀墮,無升濟期,可不為大哀乎!故壽王府士曹參軍韋侯,修身以仁,處順而化。夫人京兆杜氏,既孀始虞,哀且顧禮,追惟冥衽,為素為繢,相近而理遠,誠著而感深。《易》稱「神而明之。」 《詩》云:「聿懷多福。」 盡在是矣。讚曰:

良人下「世,杳冥冥兮。配德追遠,心不寧兮。裂素表聖, 為丹青兮。昭赫綵繪,光儀形兮。祐彼君子,歸福庭兮。」

《地藏菩薩讚》并序
前人
[编辑]

菩薩,以大慈,運大願,弘大道,濟大苦,俾三界之間,利見大人,如大地之無不持載,故號曰地藏。有祕書少監兼侍御史李公之甥太原王氏之第某女,頃遭先夫人棄,敬養拊擗,以暨于小祥。或曰:「此孝也,匪報也。以報為功,則惟地藏乎!」 乃手針縷之事,黼而黻之,則而像之,煥乎有成,毫相畢觀者,然後知聖善之內訓,「淑女之孝思,至矣哉!是可以錫爾類也。」 《祕書》向予道之,且命《讚》曰:

皇矣上仁,乃聖乃神,厥功備兮。有女伊棘,孝思罔極, 厥成至兮。聖儀彰之,景福將之,無有既兮。

《畫元始天尊釋迦牟尼佛讚》并序
穆員
[编辑]

聖人之教有三儒之先師曰:「孝者德之本,教之所由生。」 又曰:「立身揚名,以顯父母,孝之終也。」 若乃崇樹景福,追護既往,有無上無邊之力,非智智識識之功,則道釋二宗,其用一致。《記》曰:「君子有終身之憂」 ,忌日之謂也。歲孟秋晦,我王母太原郡夫人棄養之辰,我公霜露永懷,發是上願,謂夙夜種德,以無忝為念。裕蠱「垂範,立家開國,不足以為顯;鼎鼐之豐,蘋蘩之潔,不足以為饗;《蓼莪》罔極,石窌啟封,不足以為報。」 且曰:「元始天尊,大道之原也;釋迦牟尼佛,萬聖之祖也。以五綵繪圖二睟容,及,此辰而就。眷命小子,贊揚聖功。」 其詞曰:

嚴哉煥乎,觀者迴向。有類夫朝日初昇,圓月始望。又 若二聖現于空中,髣髴乎不知其像。我公孝思,福應 如響。於乎聖力,巍巍蕩蕩。

《畫釋迦牟尼佛讚》并序
前人
[编辑]

「貞元八年九月二十八日,員傷神之慟。」 至是期,外姑故河南令裴君夫人鄭氏,雅有天性之愛,加人一等。而疾視之勤,喪慼之甚,則又加焉。至哉母之於子也,想其方娠,想其既育,想其乳抱,想其雅戲,想其習教,想其有行,生十九年而夭,歲一周矣,無一日不同。其《十九年》之見其遺跡,見其同類,見其所從,見其所嗜,則哀與之新。訴于神明而不聞,禱之寤寐而莫睹,索于太虛而無像,追之往事而日遠。乃求大聖之旨,裂表點絢,丹青睟容,願以己之深慈,託于佛之巨力。且曰:「吾子之生也,以至仁為性,積善為行,二者之報,同期于福。今也夭,而不深慈託福施,不在于生,不在于後,宜在于既往。矧聖者以巍巍赫赫」 ,從而振之。然則是像也。金蓮之品。安知非爾往生乎。讚曰。

生如花兮夭如花,先笑後號鍾我家。喪有殺兮悼無 涯,哀慈母兮晝夜哭。歲一期兮聲相續,《懇元聖》兮降 冥福。

《繡西方阿彌陀佛讚》并序
前人
[编辑]

唐故監察御史河東裴府君,捐館舍二十五月而祥。貞元乙亥歲仲秋再旬有七日,其孀員季妹也。號曰:「吾觀天道,日昃月虧,幾何而追?吾觀四時,寒來暑往,往來如奔;吾觀萬物,秋落春榮,榮落相續;吾觀人事,禍福倚伏,則維其常。何天道人事,四時萬物,同歸于復?其運如環,而逝者棄于,川流日遠?未亡之酷,終于此生。恭聞西方之教有三塗報應。」

之事,「大聖拯護之功,是用發念髣髴有無之間,躬現是像。嗚呼!若聖功則亦無幽冥之苦,蓋魂氣無不之也,其返于太初乎。苟有三塗,則聖者之力,唯誠是據,宜乎罪稍一念,福積萬指,可思量耶。」 讚曰:

嚴哉有赫自爾誠,睟容巨力于是并,能使往生生彼 國,餘及未亡無終極。

《繡藥師琉璃光佛讚》并序
前人
[编辑]

東方藥師琉璃光佛,事具《本經》。今我季妹裴氏,嚴是像也。誠而禱之,其嚴之何!裂素點絢,攢針緝縷,以五采章,成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意。夫十二上願從之,其祝之何?況我太夫人,福如上願,而壽如縷數。夫以大聖之力,加于積善,而赴于精誠。宜乎其至也如歸,其答也如響,其久大無極而不可思量也。如東方虛空,抑經之有偈。所以啟迪誓願發揚聖德者也。苟以至誠為用。員敢讓于文乎。讚曰。

上天報應,為福為極。有赫大聖,與天同力。而我景行, 與聖同德。存存如山,念念如川。大聖拯護,同符自然。 十二願我之事,億萬縷我之年。

《繡藥師佛觀世音菩薩讚》并序
前人
[编辑]

「萬聖本願,同歸乎慈,一致乎至。有若東方藥師琉璃光佛,洎大悲觀世音菩薩,其威神德力,最著于群生,卓然于人間者也。我季妹是用圖厥睟容,永以成功。」 其發念也,淚逐聲盡,福隨響至。其成功也,靈以指集,慶將縷延。如其《經》文,則曰:「火不焚,水不溺,鬼不災,妖不厲。」 矧乃無妄之疾,有生之害,何從而來哉?且聖功元化。陰騭潛護。宜于自然。動亨元吉。彼解災拯溺。攘災祓厲之功。又安得而施之。《讚》曰:

伊聖力,溥如天。吾何願,壽百年。

《繡救苦觀世音菩薩讚》并序
前人
[编辑]

惟元精之和,惟元聖之功,惟善之報,惟人之心。順之則宜,感之斯契。蓋善積而福會,心至而靈應。類夫有開必先之義,存乎恍惚杳冥之間。天不言,神無像,發于寤寐者,其昭昭歟!我裴氏弱妹,疇昔之夜夢老僧,意夫聖者祈太夫人之福懇懇焉。聖者復之曰:「當繡若繪《救苦觀世音菩薩》。」 且視其形則如是。覺而念之,「誠矣未果。越旬朔,嗣夢如初。是用心宜聖功,指集睟容,圓光具發,朝日曈曨。歲八旬有六日,我慈親生之辰也。願于是畢,功于是終,聖于是興,福于是始。同氣不類,神明我遺,禎夢靡臻,斯文敢闕?」 《讚》曰:

猗經文兮頌聖德,非知知兮焉識識。我夢願兮永符 巨力,如四維虛空兮夫何有極。

《繡地藏菩薩讚》并序
前人
[编辑]

「今年,天之不祐我也甚矣。」 春三月,謫我以次妹安國寺律師之喪。夏四月,繼以伯姊楊氏夫人之酷。季妹前監察御史裴氏妻泣曰:「人皆有姊妹,而我獨亡。所以發于骨髓者深,宜格于神明之聽。」 先是,太夫人嘗為安國繡《地藏菩薩》,逮卒哭而就。是夜,季妹夢伯姊謂之曰:「嘗知是像,追護于我。」 是用鬻衣,克直緘淚僝工,亦逮卒哭而就。嗚呼!萬聖一致乎,慈悲莫大于救苦。苦有生死之異,聖者亦隨之而殊。如周之六官,分天地四時之職,蓋同歸于理,而各有典司。若乃拔三塗,證六道,紓有生追往之慟,則菩薩超群聖焉。時貞元六年孟秋初七日也。將以謹功之始,既月而日之,且系之以讚:

惟我《素履》景福崇,嗟爾《至聖》元感通。有赫大士願力 同,五綵萬縷相好備。一心十指聖靈萃,振幽冥兮如 髣髴。

《繡西方大慈大悲阿彌陀佛記》
前人
[编辑]

儒之執喪也,極其哀,止于毀,其于既往也,則無及焉。 西方聖人以大慈大悲為功,追護往生為誓,凡爾銜 卹靡至,克窮罔極。如有求而不獲者,何永由斯而洩 之?貞元八年百一旬有六日,我伯姊前烏程令弘農 楊萃故夫人之喪再周。先是哀子泰、衡、嵩、復觀洎女 子相與號曰:「我之生也,自親之生。今我報親,幾何而 既?何先王制禮,不即人心?何羲和迅節,不恤余慕?于 是合哀僝聖,誠而禱之,男冥其心,女集其指,迨茲日 而阿彌陀佛現。」嗚呼!西方之教,念焉斯至。矧是像也, 一縷一哀,一哀一聖,凡億萬縷,為億萬聖億萬,大慈 大悲,一之乎爾願,其為追護也,可訾量哉!泰等毀傷 見者之神,號墮鄰人之淚,是月之慕,有逾其初。舅氏 員撫而廣之曰:「親之於子也,生三年而免於懷;子之 於親氏,喪三年而免於服。」是則服之終也,豈哀之終 乎?《記》所謂「君子有終身之憂」,蓋哀之終也。此又哀之 終也,豈孝之終也?《經》曰:「立身揚名,以顯於後世。夙興 夜寐,無忝爾所生。」此孝之終也。若然者,爾之孝,爾之 哀,偕爾身,齊爾性,於「是始,孝何痛夫終焉?」員悲不能 文,強為之記。

《畫救苦觀世音菩薩讚》并序
僧皎然
[编辑]

繪工匠意通幽,若菩薩出現。湛兮凝心,於內怡然。

示相於表,非法王妙用何哉?誰其主之?即湖州刺史諫議大夫樊公夫人范陽縣君盧氏所造也。初,夫人有恤嗣之兆,嘗念觀音,夢雲初懷育月方誕,命曰是女,且不正名,蓋取宜子之意也。公以積德樹仁,膺其錫羨,雖菩薩大慈不昧,亦江漢間氣所以鍾。《詩》云:「維嶽降神,生甫及申。」 斯蓋申甫之儔乎?於戲!至誠既敷,上願思答,乃於寶勝殿內,按經圖變,祗於壁上,觀世之門,不捨毫端,禮分身之國。詞曰:

聖人之體兮有而無跡,至人之心兮用而常寂。公之 小君兮惠性造微,我之大士兮慈心莫違。保幼子兮 永貞無悔,覿真儀兮常明不昧。慈為雨兮惠為風,灑 芳襟兮襲輕珮。

《西方變畫讚》并序
任華
[编辑]

「離一切相,修諸善法。」夫如是,乃得菩薩心。心所感者為應;夫如是,乃膺多福。道無上者歸極,感罔極者報親。親在心,佛在相,唯心與相,脣齒相依。二事同源,百行宗孝。蔣氏兄弟,惟孝也哉!前殿中侍御史蔣鍊,鍊弟前右拾遺鎮,鎮弟前無錫尉鏑,鏑弟前千牛鋒,鋒弟前協律郎錡等,泣血三年,哀過乎《禮》。願西方上聖,「永福先人。」故尚書左丞、贈太常卿汝南侯大祥敬畫《妙法蓮華變》一鋪,惟此經開佛知見,授聲聞記,如來祕藏,菩薩上緣,始發乎鍊也,伯仲之心,見乎法如來大事之相,終成乎太常無餘之度。孝矣哉!太常盛德公才,師訓天下,朝廷遂謙沖之德,後生興祿士之嘆。邦國殄瘁,元元安仰。華,太常故吏也,侍御以「華情之拳拳,見示經變,泣對靈相,祗感遺仁。」侍御女弟潤州長史京兆王宙妻次前信州刺史高陽齊。《妻季,前拾遺》東海徐閟妻,哀禮兼極。此道也,古所難,況衰俗乎?敬為讚曰:

「大孝尊親,其次用勞,其次用力。」蔣氏之子,三者備極, 誠哉孝德,匱竭,精素哀空。上慈乃繢靈相,光儀既備, 景福隨之,並無衡量。

《畫釋迦如來讚》并序
權德輿
[编辑]

釋迦大聖,以無礙應身演一切法,後之人跡文字以為像設,誠明以在中,而福祉隨之。伯舅武進縣丞府君,守儒門言行之訓,安貞下位,其道未光。貞元三年捐館舍太夫人從子于鍾陵,承訃發哀,茹終鮮之痛。且痛不得當哭泣之位,躬即遠之事,期喪之禮有加等。又曰:「悲哀鍾于情,而不足以為冥助也。」 乃稽諸釋氏說,以為幽贊,交感之際,不相遠也。是用徼福以作繪事,煥以金碧,穆然尊嚴,瞻仰之際,如至佛剎。況孝悌通于神明,聖功演乎無方。小子德輿,謹繫以贊。

五色相宣兮,聖質昭明。福祥下照兮,保佑冥冥。

《藥師如來繡像讚》并序
呂溫
[编辑]

藥師如來像者,余妻蘭陵蕭氏之所繡也。貞元二十年,余奉德宗皇帝之命,西使吐蕃。辭高堂而出萬死,介單車而馳不測。國故遽至,戎情猜閉,坎險一遇,星霜再周。夫人盥饋之餘,膏鉛不御,日亂蓬首,坐銷蕣華。異域無期,良時自晚。始怨冬缸之久,而紅芳已闌;方苦夏景之長,而碧樹將落。書委塵篋,跡淪苔階,漸昧音容,孰知存沒?黷龜不告,因夢難徵,觸慮成端,沿情多緒。黃昏望絕,見偶語而生疑;清旭意新,聞疾行而誤喜。循環何極,刻舟靡尋,浩隔理求,窅非計得。如聞西方有金界極樂,藥師大雄,散琉璃之寶光,照河沙之國土,能度群品,出諸幽厄,一念必應,萬感皆通。是用濬發慧根,妙求真相,斷鳴機躬織之素,染懿筐手績之絲,盡瘁莊嚴,彰施綵繡,𦆑苦心于香縷,注精意于針鋒,指下而露洗青蓮,思盡而雲開白日。然後練時潔室,華設珍供,夕炬傳照,晨爐續煙,齋獻至誠,泣敷懇願。遂得慈舟密濟,覺路潛引。當道場發念之日,是荒裔來歸之辰,幽贊冥符,一何昭焯。乃知織迴文之錦,無補離憂;登望歸之臺,空為廢日。與夫心諧妙理,手結勝因,進則有濟渡之功,退不離清淨為本。從長擇善,豈同日而言哉?余感其志效,爰用贊敘。雖在妻子,亦無媿詞。藏諸閨門,永以傳信。讚曰:

地萬里兮天一極,往無由兮來不得。解脫願兮慈悲 力,五色繡兮黃金飾。澄氛昏兮圓相開,湛水月兮蓮 花臺。慈眼睠兮獷心迴,死別離兮生歸來。海為田兮 劫為灰,身念念兮無窮哉。

《再修成都府大聖慈寺金銅普賢菩薩記》
[编辑]

韋皋

真如常寂,色相假名,法本無緣,誠感必應。大慈寺普 賢像,蓋大照和尚傳教沙門體源之所造也。儀合天 表,制侔神工,蓮開慈顏,月滿毫相。昔普賢以弘誓願, 于南贍部洲贊釋迦文,拔群生苦,而塵俗昏智,莫睹。 真相雖同諸法,究竟寂靜,而隨所應,為現其身。即色 即空,皆菩薩行。自昔鎔于寺之東,象成功巨,莫能締構。危棟洩雨,頹墉生榛,狐狸梟鷙,號嘯昏晝。於戲!明 可以照幽晦,教可以達群迷,何廢興之變,陰騭于冥 數?昔大曆初,有高行僧,不知何許人,曰:「斯像後十年 而廢,二十年而復興。」我今皇帝神聖纂圖,詔四方藍 宇,修舊起廢,斯其明效也。皋因降誕慶辰,肅群寮,戒 武旅,上崇景福,齋于斯寺。觀像王雄「傑,天眼慈矚,禮 足諦視,怳如有神,而廢故湫漏,殆無人跡。將何以昭 誘沉淪,發揮誠敬?」遂南遷百餘步,度宏規,開正殿,因 詔旨,諭群心,千夫唱,萬夫和。奮贔屭,負岑穹,崇橫緪, 運巨力,始雷殷而地轉,欻雲旋以山迴,面西方而聖 教攸歸,鎮坤維而蠢類知向。于是平坎窞,剪蒙籠,橫 空準繩,審曲面勢,連廊,靄以雲屬,三橋揭其虹指。廊 廣庭之漫漫,增重門之巘巘。是知至道默存于濁劫, 元功必啟于康時。不然,何神像巍巍,冠諸有相,久而 弛廢,將有待而興乎?觀其左壓華陽之勝,中據雄都 之盛。岷江灌其前趾,玉壘秀其西偏,足以彰會昌之 福地,弘一方之善誘。安得不大其棟宇,規正神居哉? 夫像「未陵夷,去聖彌遠,言教者必滯于物,遺物者亦 住于空,將求乎中,弘我至教」,乃擇釋子達真源之所 歸者,于以居之。皋受命方鎮,十有七年,求所以贊皇 猷,裨大化,嘗以萬人之心,不俟懲誡,靡然歸善者,釋 氏之教弘矣。況冥祐照報,大彰于時,崇而守之,亦同 歸于理也。是用上承聖意,虔奉天心,存像「存教,以勸 其善。貞元十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劍南西川節度、觀 察、處置,并雲南安撫等使、光祿大夫檢校司徒兼中 書令成都尹南康郡王韋皋《記》并書。」

《毗盧遮那佛華藏世界圖讚》并序
劉禹錫
[编辑]

「佛說《華嚴經》,真入沙覺,不由諸乘,非大圓智不能信解。」 德宗朝,有龍象觀公,能于是經了第一義,居上都雲華寺,名聞十方。沙門嗣肇是其上足,以經中九會纂成《華藏圖》,俾人瞻禮,即色生敬。因請余讚之。即說讚曰:

《清淨不染花中蓮》,捧持世界百億千,踴出香海浩無 邊,風輪負之晝夜旋。《大雄》九會化諸天,釋梵八部來 森然。從昏至覺不依緣,初初極極性自圓。寫之綃素 色相全,是色非色言非言。

《滄州弓高縣實性寺釋迦像碑》
張文成
[编辑]

「詳夫元天北列,運斗極于璇樞;大地東傾,鎮江河于 屺玉。晝夜則晦明無定,曦舒為朝夕之資;動靜則虧 缺有時,乾坤非久長之器。豈湛然常住,大雄包混沌 之源;寂爾無生,正覺出氤氳之表。故能使九十六道, 紀菩提之一門;三十三天,貫須彌之四頂。振嵐颷而 吹大塊,運僧祇于埏埴之前,揚智炬而爍洪鑪,置賢 劫于陶鈞之上。其去也後天而滅,故現滅而歸無;其 來也先地而生,故因生而示有。」青霄帝座,降靈氣于 中胎;白淨王宮,孕神姿于右脅。連乘七步,樹下六年, 薦玉象于祥符,啟金人之瑞夢;影流中國,大地由其 震動;光入太微,恆星為之不見。法王之應跡也。妙覺 常身,本無顏色;至人垂教,遂有型儀。開滿月之奇姿, 韞中天之異相。髻銜龍髮,頂秀螺文。萬印生于瑞手, 千花發于神足。蓮開青目,毫光照于四天;花艷丹脣, 頂彩周于十地。法王之實相也。具一切智,號「悉達多; 通萬物,名希有。」往來不窮之謂聖,陰陽不測之謂神。 不化而行,不言而信。持惠燈而耀長夜,揚法舸而救 迷津。為塵品之醫生,作群生之慈父,法王之至仁也。 法忍智忍,率難忍以皆空;無心即心,總群心而俱攝。 珊瑚江海,一指測于波瀾;瑠璃日月,二手分其晝夜。 目連持線,天地為之。綱;舍利投針,山石由其絕紐, 法王之神力也。儒童毓秀,闕里生歎鳳之君;摩訶降 跡,苦縣誕猶龍之彥。仲尼禮樂之標首,抑至聖于迦 維;伯陽道德之真宗,訪右皇于天竺。故知一乘妙旨, 超然居十翼之先;二諦微言,邈矣出千童之表,法王 之威德也。率陀天上,飛閤神宮;舍衛城中,香臺造化。 百千妙界,生于鳥趐之「間;十二音聲,出于象牙之表。 金繩百丈,下照月宮;珠網七重,傍臨月殿。萍流地上, 化為池沼之形;花散空中,變作樓臺之影:法王之壯 觀也。」佛中佛日,天上天人,金口振于西方,銀函洎乎 東夏。無能間細,寫鼇滶于波流;有外談空,運迦維于 宇宙。合掌腹內,思聞十善之音聲;舒翼殼中,遙相四 天之說法,法王之仁化也。高梯直上,包括太虛;抽針 旁投,區分小有。貫花之句,光如水上之蓮花;說偈之 音,皎若星中之明月。非有相而非無相,凡聖莫測其 幽微;空是色而色是空,聖愚不知其要妙。法王之教 化也。法身無像,故因像以宣功;道本無言,亦因言而 示教。塵俗不可以久處,故厭世而歸空;真如「不可以 道摽,故凝神而降跡。吾之去也,因其辯無常;吾之來 也,因來談緣起。」情有所至,河海為之編龍;神有所歸, 叢林為之變鶴。從滅至滅,能通寂滅之因;無生示生, 永入長生之地。法王之變化也。由是八方迴向,萬國 歸依,惠日被于三千,法雨流于百億。周穆王之代,聖 教方融;漢明帝之時,慈風漸「扇。年移晉宋,運屬周隋蒼鵝出而天地屯,赤龍發而干戈起。秦川涌血,羅什 不歸;趙郡僵屍,圖澄永去。西域馱經之路,荊棘參天; 東郡畫像之郊,風塵撲地。我高祖神堯皇帝傍迴地 軸,蹴崑崙以傾西天;太宗文武聖皇帝仰握乾符,掃 欃槍而滅南越。削平嶽瀆,舒卷風雲。芟毒樹而建祇 園,拔邪山而」開福地。《實性寺》則貞觀三年奉敕之所 建也。平原控趙,渤海臨齊,上衝畢昴之星,下瞰衡漳 之地。浦稱駿瀆,馬頰太史之遺蹤;地號弓高,龍額將 軍之舊業。爰於此地,迴構乾堂,興八會之香臺,闢三 休之妙觀。龔遂解繩之邑,寶線爭長;曹丕沉李之郊, 天花競落。螺宮映水,枕藕關于黃河;魚梵吟風,接蜃 樓于滄海。實栖神之祕宅,毓善慶之神區者哉!寺主 久依定水,早庇禪林,功濟有緣,業優無學。意花不染, 弘上善于慈心;勝果爭攀,察中乘于惠眼。非色非相, 凝神究竟之端;無我無人,高蹈苦空之外。上座都維 那等,並尋鷲嶺,訪道雞園,歸誠甘露之門,自得醍醐 之性。鵝珠護戒,摽苦節于堅林;龍「鏡澄空,照真歸于 靜域。以為修身者福,福遂則殃銷;堅善者功,功施則 緣發。」旁求大匠,廣召山虞。粵以儀鳳二年,移寶堂于 寺內,去舊處三百餘步。設奇功於地道,神妙無方;窮 逸思於天關,靈機不測。魚鱗翠瓦,逐層閣而舟移;鴈 齒青階,帶崇基而轂轉。虹梁曜日,煥若神行;鯨棟凝 煙,故非人力。寶階星動,似忉利之飛來;紺殿雲浮,同 化城之涌出。豈非威神自在,不可思議者哉!於寶堂 內敬畫《釋迦尊像》一鋪,鎔金範素,寫艧圖青。斲象浦 之靈珠,瑑龍泉之羽璧。鮫人水織,競送霜縑;蛾容抽 絲,爭投雪線。七重交映,百寶莊嚴;實相端凝,粹容圓 備。蜂王獻蜜,紛飛紫紺之樓;龍女持花,出入珊瑚之 殿。諸天獻果,芙蓉生寶座之前;居士焚香,柏葉起金 爐之上。千驅聖像,據六地而揚音;八部龍神,下三天 而奏樂。斯乃元功幽贊,故無德而稱焉。調露之初,邊 烽屢警,七重黑暈,萬里黃沙,旄頭干太白之精,素髮 拒中台之翠。鄉人等九州令族,四海良家,提龍劍而 星馳,撮犀渠而電激。為鵬為鶚,輕飛鴈塞之前;如虎 如貔,迴嘯狼居之表。陰山霧廓,澣海波清。憑慧力而 服魔軍,持廟算而摧孺子。共申弘願,植此豐碑,記歷 代而長存,惟令名之不朽。奉為高宗大帝,星珠斂耀, 斗電潛輝,御鸞鳳於金轝,邃攀龍於鼎嶠。媧皇誕裔, 姬姒降禎,斷鼇立極之神功,乘龍御天之大業。凝情 三昧,早慧六通。坐蘭若「而虔誠,仰次山而展慶。」使持 節滄州諸軍事滄州刺史李公,挺堅林之雅操,列鳥 啄之殊姿,漢太尉之名家,履龜文之異相。賈琮出刺, 下車而肅百城;韓壽閑居,閉閣而綏千里。龐士元之 展足,終非百里之材;王休徵之佩刀,實有三台之望。 朝散大夫行弓高縣令晉君,嘉禾獻瑞,門傳翠葉之 風;鬯草襲勳業,踐彤弓之錫。橫綺琴於膝上,翠翟朝 馴;攬明鏡於懷中,青鸞曉集。縣丞太原王愿、主簿隴 西李灌尉、河東衛神暹、常山張行昇等,並周靈王之 藏史,仙人白鶴之苗裔,帝顓頊之儒宗,柱史青牛之 華冑。羊車映玉,煥昇氣於脽川;鵲印輝金,鬱靈符於 寶軸。驥從東道,方申逐日之功;鵬舉北溟,皆「戢摩霄 之翼。」鄉望某等,並地鄰鄒魯,境接燕齊,俗富詩書,家 豐禮樂。海隅鷗狎,猶存射雉之規;河朔鷹揚,仍帶爽 鳩之氣。雋不疑之故里,氣調魁梧;石神容之舊墟,英 靈俊傑。德由名顯,功以頌宣。非筆無以申其功,非言 無以敘其德。旁求翠琰,遠播鴻徽。刻龍首于銀鉤,鑿 龜文於玉版。蓬萊之水,三尺「孤標碣館之前;扶桑之 日再中獨立金臺之上。」俾夫天銷劫石,瓊文寫而無 窮;地入微塵,寶字書而不滅。重宣此意,而為頌曰:太 虛混沌,寂寥沉默;二儀既判,三才允植。地闕東南,天 傾西北,陵遷谷轉,山開水塞,月滿則虧,日盈則昃。大 哉正覺,竟元不測。先地而極,後天而益。不滅不生,無 聲無色。曜魄指掌,乾坤胸臆。聖人立教,用形表則。實 相端嚴,粹容岐嶷。銷滅五苦,削平六賊。水號連河,山 名擅特。六度斯闡,三明左即。牛口西來,馬明東陟。玉 偈光啟,金言允克。碣石燕郊,平原趙國。雀臺西指,蜃 樓東逼。建此神區,爰崇凈域。龍圖合兆,龜書應墨。綺 綴星浮,金鋪電絕。地神獻果,天廚送食。八會雲平,三 門箭直。寶堂移轉,神通智力。飛簷振羽,虹梁重翼。閣 似雲行,樓如鶴息。日逐階旋,天橋縱匿。野外塵黃,星 間暈黑。爰憑凈居,剪除荊棘。鴈塞消氛,龍樓受職。銀 書玉版,鑴名記德。臨鴈塔之階基,對峰臺之閫域。窮 逸思於圖篆,放神功於剪刻。孤標九流之間,獨立金 臺之側。惟令名之不朽,或馳芳於百億。

《繡阿彌陀佛讚》并序
白居易
[编辑]

繡西方阿彌陀佛一軀。女弟子京兆杜氏奉為皇妣范「陽縣太君盧夫人八月十一日忌辰所造也。五綵莊嚴一心恭敬。願追冥福誓報慈恩。」 讚曰。

《善始》一念,千念相屬。《繡始》一縷,萬縷相續。功績成就, 相好具足。金身螺髻,玉毫紺目。報罔極恩,薦無量福。

===
《繡觀世音菩薩像讚》并序
前人
===

故尚書膳部郎中太原白府君諱行簡妻京兆杜氏,奉為府君祥齋,敬繡「《救苦觀世音》菩薩」 一軀,長五尺二寸,闊一尺八寸。紉針縷綵,絡金綴珠,眾色彰施,諸相具足。發大願於哀懇,薦景福於幽靈。稽首焚香,跪而讚曰:

集萬縷兮積千針,勒十指兮虔一心。嗚呼!鑒悲誠兮 介冥福,實有望於《觀世音》。

《畫彌勒上生讚》并序
前人
[编辑]

南贍部洲大唐國東都城長壽寺大苾芻道嵩存一惠恭等六十人,與優婆塞士良惟儉等八十一人,以太和八年夏,受八戒,修十善,設法供,捨淨財,畫兜率陀天宮彌勒菩薩上生內眾一鋪,眷屬圍遶,相好莊嚴。於是嵩等曲躬合掌,焚香作禮,發大誓願,願生內宮,劫劫生生親近供養。按《本經》云:「可以除九十九億」 劫生死之罪也。有彌勒弟子樂天。同是願遇是緣。爾時稽首當來下生慈氏世尊足下。致敬無量。而說讚曰。

《百四十心》,合為一誠。百四十口,同發一聲。「仰慈氏形, 稱慈氏名。願我來世,一時上生。」

《畫西方幀記》
前人
[编辑]

「我本師釋迦如來說言:『從是西方,過一十萬億佛土, 有世界號極樂,以無八苦四惡道故也;其國號淨土, 以無三毒五濁業故也;其佛號阿彌陀,以壽無量、願 無量、功德相好光明無量故也』。」諦觀北娑婆世界微 塵眾生無賢愚,無貴賤,無幼艾,有起心歸佛者,舉手 合掌,必先嚮西方;有怖厄苦惱者,開口發聲,必先念 「阿彌陀佛」,又範金合土,刻石織文,乃至印本聚沙,童 子戲者,莫不率以阿彌陀佛為上首,不知其然而然。 由是而觀,是彼如來有大誓願於此眾生,眾生有大 因緣於彼國土明矣。不然者,南北東方遇見未來佛 多矣。何獨如是哉?唐中大夫、太子少傅、上柱國、馮翊 縣開國侯賜紫金魚袋白居易,當衰暮之歲,中風痺 之疾,乃捨俸錢三萬,命工人杜宗敬,按《阿彌陀》《無量 壽》二經,畫西方世界一部,高九尺,廣丈有三尺,彌勒 尊佛坐中央,觀音、勢至二大士侍左右,天人瞻仰,眷 屬圍繞,樓臺伎樂,水樹花鳥,七寶嚴飾,五綵彰施,爛 爛煌煌,功德成就。弟子居易,焚香稽首,跪於佛前,起 慈悲心,發弘誓願,願此功德,迴施一切眾生。一切眾 生有如我老者,如我病者,皆願離苦得樂,斷惡修善, 不越南部。便睹西方白毫大光,應合來感,青蓮上品, 隨願往生。從見在身,盡未來際,常得親近而供養也。 欲重宣明此願,而偈讚云:「極樂世界清淨土,無諸惡 道及眾苦,願如老身病苦者,同生無量壽佛所。」開成 五年三月十五日記。

《彭城公寫經畫西方像記》
盧子駿
[编辑]

滁州長史盧子駿,太和六年十一月十七日,自南譙 抵鍾離,謁太守彭城劉公。公以鯫生文苑之舊,常無 疵瑕,歡好同昔年,宴游無虛日。因及開元佛寺,指《大 乘經藏》曰:「我召傭書人書寫也。西墉有西方像焉,我 俾畫工圖形也。鑿戶牖以為廟,我命梓人庀事也。」厥 功暨秋,七月而畢。先時,公由廷尉評事佐中書令田 公於鎮州。田令公將朝天子,藉公上請,事未訖而田 令公遇害。從事者皆死白刃,毒流於妻孥。亂兵相約 曰:「評事,國士也,議師前未嘗不忠,遇吾儕未嘗不信, 安可負評事耶?」駭評事家者,眾誅之,由是良賤獨無 橫禍。未幾,天子震怒,命將討賊。鎮州阻絕,公莫得知 其家。公曰:「吾孀姊依我,少妻從我,姊之子,吾之子皆 齒稚得脫虎口者,非大聖相祐,其可保全乎哉?」遂血 淚橫下,歸誠虔禱曰:「吾姊、吾妻、吾甥、吾兒無恙。而出 寇境者,畫丹青《極樂世界》一鋪,寫《金剛般若波羅蜜 經》一千卷以酬焉。不則,吾終身不祿仕也。」明年,公之 長幼高下,咸自賊中至。君子曰:「劉公起諸生,擅名文 場,為聖朝博士,損益」禮樂,簪白筆,瞻我衣,寇者不犯。 居粉署大彌綸之績,收濠梁著來蘇之謠。履道坦夷, 濟物平施。加以為弟之悌,為夫之義,為舅之惠,為父 之慈,其在《詩》曰:「允矣君子,展也大成。」公宜延洪我國 家,康濟我兆庶,有皇天之福祐,靈祇之相助,化危為 安,弭禍為福,信修身飭行之報矣,非祈佛之效也。且 徵之亂日,公之同僚無一免者,而公不在亂邦。祈佛 之辰,公之同僚黨屬盡夷滅,而公之家恬然無事,可 以明矣。于公獄吏耳,守法能平尚,慶流後嗣。矧!公之 於家也,友愛如此,於國也賢明如是,鎮之狂寇,其如 公何?而今公捐清俸,鳩眾工,毫相嚴備,心法闡揚。緘 之以寶龕,邃之以紺殿,煌煌焉,言言焉,斯亦公不欺 夙誠,而欲復言也。子駿辱公之遊,于茲二紀,熟公之 懿範,仰公之嘉猷,因喜幽顯有答,故刊石以祗命云。 太和六年十二月五日,濠州刺史彭城劉茂復建。

《易州抱陽山定惠寺新造文殊師利菩薩記》
[编辑]

邵真

恆北山之鎮也,易朔門之衝也。山形東下,萬嶺相屬, 得抱陽之一峰。岌然孤標,對引雙翼。前面豁向,陽光抱中,故以「抱陽」名山。山有定惠寺,建于隋開皇,成於 今大曆。左有精舍,上有寶坊。憑巖架壑,崛起堂殿。甃 石為趾,飛空構梁,迴廊盤蹬,層閣鬱峙。陽崖森疏以 木秀,陰壁沮洳以泉灑,可以資廕庥,可以備飲濯。朝 「日上海,千巖下平,晴雲捲霄,百里前盡。萬靈之所孕 育,眾聖之所栖憩。賓延真至,驅伏魔怪,振聾俗於覺 路,化空山為金界,羌難得而畢載也。皇帝御天下之 十三年,至化汪濊,被於無垠。紹興像法,荷護釋種。我 成德節度使太子太傅尚書左僕射兼御史大夫隴 西郡王李公寶臣,光膺朝寄,主東之」諸侯,保和師旅, 康靖方夏。民既咸理,法亦隨建,遺功墜跡,悉命修復。 有若新羅真子曰談藏,浮海而至,止於山間,迴向懇 到,發其言願,乃於寺內建文殊師利菩薩堂焉。又於 堂內立我隴西王洎夫人邠國夫人谷氏真形於其 次,所以存相展敬,荷恩昭報也。規心匠智,庀徒蕆事, 徵工攻木陶瓴,窮沙凝鑠,人隨悅來,事與念就,乃畢 土木,乃備丹,素綵錯翬飛,霞張電烻,儼八部以營衛, 列四天以護持,如登化城,如入空境,作禮端肅,則文 殊垂教之跡可歸也;潔誠趨奉,則隴西護法之恩可 報也。夫大雄現世,乘化演教,陰濟群動,泯而歸無,大 賢佐世,康物毗政,協宣元氣,退而不有,以性相示,不 以文「字成,元純冥符其理宗一則。歸向者不必入毗 耶之會,方受真如之旨;虔敬者不必趨丞相之府,方 承文告之令。」心念目睹,隨而應祉於此堂也,息真子 之心,迴是顯績,樹為介福,固我皇極,不騫不崩,登我 明祚,如岡如陵,俾我隴西公位尊而壽,功業長久;俾 我邠國既熾而昌,福履穰穰轉輔公朝以作鎮,配茲 山以等,固宜之哉。真實掌中軍之記,敢拜嘉命,書於 貞石。時大曆甲寅歲孟冬既望。

《興唐寺毗沙門天王記》
盧弘正
[编辑]

「毗沙門天王者,佛之臂指也。右扼吳鉤,左持寶塔,其 旨將以摧群魔,護佛事,善善惡惡,保綏斯人。在開元 則元宗圖像於旗章;在元和則憲皇交神於夢寐。佑 人濟難,皆有陰功。自時厥後,雖百夫之長,必資以指 揮,十室之邑,亦嚴其廟宇。戢齊強暴,無煩狴牢。敏以 為政者,必因而證樹之。」興唐寺僧道契者,慧智之人 「也。眄隙地得勝概,肇基厥事,始唱而求其和焉。前刺 史范陽盧公周仁薪骨塗肉以立之;後刺史河南渾 公鋒施丹凝素以完之。終而司勳京兆韋公磻揮金 致繢以美之。」窺三君子同心構物之道,顧斯人之肥 瘠,豈一朝一夕一手一足之功哉?弘正惴惴兢兢,大 懼三賢相因之績,由我或隳而已。余「視斯像且未有 增一毫之力。視斯人其獲有所施為耶。」撫事及政。為 之記云。時開成三年十二月十五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