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10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一百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一百七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一百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一百七卷目錄

 僧寺部彙考一

  釋名

  晉書孝武帝本紀

  魏書釋老志

  洛陽伽藍記白馬寺 永寧寺 建中寺 長秋寺 景樂寺 昭儀尼寺 愿

  會寺 光明寺 胡統寺 修梵寺 嵩明寺 景林寺 明懸尼寺 龍華寺 瓔珞寺

  宗聖寺 魏昌尼寺 景興尼寺 莊嚴寺 秦太上君寺 正始寺 平等寺 景寧寺

  歸覺寺 景明寺 大統寺 招福寺 秦太上公二寺 報德寺 大覺寺 三寶寺 寧

  遠寺 正覺寺 龍華寺 追聖寺 高陽王寺 崇虛寺 沖覺寺 宣忠寺 王典御寺

   光寶寺 法雲寺 融覺寺 大覺寺 永明寺 疑元寺 河間寺 京師諸寺

  寺塔記大興善寺 安國寺 東禪院 山庭院 趙景公寺 寶應寺 菩薩寺

  光宅寺 靜域寺 崇濟寺 資聖寺 慈恩寺

  三寶感通錄唐述谷寺

  法苑珠林波提寺 靈味寺 招提寺

  梁京寺記小莊嚴寺 同泰寺 開善寺 大愛敬寺 法寶寺 寶林寺

  庚寅奏事錄龍遊寺

  于役志壽寧寺

  燕翼貽謀錄相國寺

  揮麈前錄應天寺 啟聖院 興德禪院

  廬山後錄西林寺

  吳中勝記吳山寺 光福寺

  學佛考訓翠微寺 天宮寺 善卷寺

  西干十寺記水西寺 經藏寺

神異典第一百七卷

僧寺部彙考一[编辑]

《釋名》
[编辑]

《寺》
[编辑]

寺嗣也,治事者相續於其內,本是司名,西僧乍來,權 止公司,移入別居,不忘其本,還標寺號。

《晉書》
[编辑]

《孝武帝本紀》
[编辑]

太元六年。春正月。帝初奉佛法。立精舍於殿內。引諸 沙門以居之。

《魏書》
[编辑]

《釋老志》
[编辑]

後漢明帝遣郎中蔡愔等使於天竺,寫浮屠遺範。愔 得佛經四十二章,以白馬負經而至,漢因立白馬寺 於洛城雍關西摩騰法蘭咸卒於此寺。自洛中構白 馬寺,盛飾佛圖,遂為四方式。

《洛陽伽藍記》
[编辑]

白馬寺[编辑]

白馬寺,漢明帝所立也。在西陽門外三里御道南。帝 夢金人長丈六,項皆日月光明,胡神號曰「佛」,遣使向 西域求之,乃得經像焉。時白馬負經而來,因以為名。 明帝崩,起祗洹於陵上。自此以後,百姓冢上或作浮 屠焉。寺上經函,至今猶存,常燒香供養之。經函時放 光明,耀於堂宇。是以道俗禮敬之,如仰真容。浮圖前, 柰林蒲萄,異於餘處,枝葉繁衍,子實甚大。柰林實重 七斤,蒲萄實偉於棗,味並殊美,冠於中京。帝至熟時, 常詣取之,或復賜宮人。宮人得之,轉餉親戚,以為奇 味,得者不敢輒食,乃歷數家。京師語曰:「白馬甜榴,一 實直牛。」

永寧寺[编辑]

永寧寺,熙平元年靈太后胡氏所立也。在宮前閶闔 門南一里御道西。其寺東有太尉府,西對永康里,南 界昭元曹,北鄰御史臺。中有九層浮圖一所,架木為 之,舉高九十丈。有剎復高十丈,合去地一千尺,去京 師百里遙已見之。初掘基至黃泉,下得金像三十軀, 太后以為信法之徵,是以營建過度也。剎上有金寶 「瓶,容二十五石寶瓶。下有承露金盤三十重,周匝皆 垂金鐸。復有鐵鎖四道,引剎向浮圖四角。鎖上亦有 金鐸,鐸大小如一石甕子。浮圖有九級,角角皆懸金 鐸,合上下有一百二十鐸。浮圖有四面,面有三戶六 窗,戶皆朱漆,扉上有五行金鈴,合有五千四百枚,復 有金環鋪首。殫土木之功,窮造形之力。佛事精妙,不 可思議。」繡柱金鋪,駭人心目。至於高風永夜,寶鐸和 鳴,鏗鏘之音,聞及十餘里。浮圖北有佛殿一所,形如 太極。殿中有丈八金像一軀,人中長金像十軀,繡珠 像三軀,織成五軀,作功奇巧,冠於當世。僧房樓觀,一 千餘間,雕梁粉壁,青璅綺疏,難得而言。栝椿松柏,扶 疏拂檐;翠竹香草,布濩階墀。是以《常景碑》云:「須彌寶 殿,兜率淨宮」,莫尚於斯也。外國所獻經像,皆在此寺。 寺院牆皆施短椽,以瓦覆之,若今宮牆也。四面各開 一門,南門樓三重,通三道,去地二十丈,形製似今端 門圖以雲氣,畫彩仙靈,綺錢青璅,赫麗華拱。夾門有 四力士、四獅子,飾以金銀,加之珠玉,壯麗煥炳,世所 未聞。「東西兩門,皆亦如之。所可異者,唯樓兩重,北門一道,不施屋,似鳥頭門四門外,樹以青槐,亙以綠水, 京邑行人,多庇其下。路斷飛塵,不由奔雲之潤;清風 送涼,豈藉合歡之發。」詔中書舍人常景為寺碑文裝 飾。畢功,明帝與太后共登之,視宮內如常,中臨京師 若家庭,以其目見宮中禁人,不聽升衒之常,與河南 君胡孝世共登之,下臨雲雨,信哉不虛。時有西域沙 門菩提達摩者,波斯國胡人也。起自荒裔,來遊中土。 見金盤炫日,光照雲表;寶鐸含風,響出天外。歌詠贊 歎,實是神功。自云年一百五十歲,歷涉諸國,靡不周 遍。而此寺精麗,遍閻浮所無也。極佛界亦未有此。口 唱《南無》,或合掌連日。至孝「昌二年,大風發屋拔樹,剎 上寶瓶,隨風而落,入地丈餘。復命工匠,更著新瓶。」永 熙三年二月,浮圖為火所燒。帝登臨雲臺望火,遣南 陽王寶炬、錄尚書長孫稚,將羽林一千,救赴火所,莫 不悲惜,垂淚而去。火初從第八級中,平旦火發。當時 雷雨晦冥,雜下霰雪。百姓道俗,咸來觀火,悲哀之聲, 振動京邑。時有三比丘赴火而死,火經三月不滅。有 入地柱火,尋柱,周年猶有煙氣。其年五月中,有人從 《象郡》來,云「見浮圖于海中,光明照耀,儼然如新。」海上 之民,咸皆見之。俄然霧起,浮圖遂隱。

建中寺[编辑]

建中寺。普泰元年,尚書令樂平王尒朱世隆所立也。 本是閹官司空劉騰宅,屋宇奢侈,梁棟踰制。一里之 間,廊廡充溢。堂北宣光殿,門西乾明門,博敞弘麗,諸 王莫及也。在西陽門內御道北,謂延年里。正光年中, 元義專權,太后幽隔永巷,騰為謀主。至孝昌年,太后 反政,遂誅義等,沒騰田宅。元義誅日,騰已物故,太后 追思騰罪,發墓殘尸,使其神靈無所歸聚,以宅賜王 雍。建義元年,尚書令樂平王尒朱世隆,為榮追福,題 以為寺,朱門黃閣,所謂「仙居」也。以前廳為佛殿,後堂 為講堂,金花寶蓋,遍滿其中。有一涼風堂,本騰避暑 之處,凄涼常冷,經夏無蠅,有萬年千歲之樹也。

長秋寺[编辑]

長秋寺,劉騰所立也。騰初為長秋令,因以為名。在南 陽門內御道北一里,亦在延年里,即是晉中朝時金 市處。寺北有濛汜池,夏則有水,冬則竭矣。中有三層 浮圖一所,金盤靈剎,耀諸城內。作六牙白象,負釋迦 在虛中莊嚴。佛事悉用金玉,作工之異,難可具陳。四 月四日,此像常出,辟邪師子導引其前,吞刀吐火,騰 驤一面綵幢上索。詭譎不常。奇伎異服,冠于都市。像 停之處。觀者如堵,迭相踐躍。常有死人。

景樂寺[编辑]

景樂寺,太傅清河文獻王懌所立也。在閶闔門南御 道,西望永寧,寺正相當。寺西有司徒府,東有大將軍 高肇宅,北連義井里。義井里北門外有叢樹數株,枝 條繁茂。下有甘井一所,石槽鐵罐,供給行人,飲水庇 蔭,多有憩者。有佛殿一所,像輦在焉,雕刻巧妙,冠絕 一時。堂廡周環,曲房連接,輕條拂戶,花蕊披庭。至于 六齋,常設女樂,歌聲遶梁,舞袖徐轉,絲管寥亮,諧妙 入神。以是尼寺丈夫不得入。得往觀者,以為至天堂。 及文獻王薨,寺禁稍寬,百姓出入,無復限礙。後汝南 王悅復修之。悅是文獻之弟,詔諸音樂,逞伎寺內。奇 禽怪獸,舞忭殿亭,飛空幻惑,世所未睹。異端奇術,總 萃其中。剝驢扳井,植棗種瓜,須臾之間,皆得賜食,士 女觀者,目亂精迷。自建義以後,京師頻有大兵,此戲 遂隱也。

昭儀尼寺[编辑]

昭儀尼寺,閹官等所立也。在東陽門內一里御道南。 寺有一佛二菩薩,塑工精絕,京師所無也。四月七日, 常出詣景明,景明三像恆出迎之,伎樂之盛,與劉騰 相比。堂前有酒樹麪木。昭儀寺有池,京師學徒謂之 翟泉也。衒之按杜預注《春秋》云:「翟泉在晉太倉西南。」 按晉太倉在建春門內,今太倉在東陽門內,此地今 在太倉西南,明非翟泉也。後隱士趙逸云:「此地是晉 侍中石崇家池,池南有綠珠樓。」于是學徒始悟,經過 者想見綠珠之容也。

愿會寺[编辑]

愿會寺,中書舍人王翊捨宅立也。佛堂前有桑樹一 株,直上五尺,枝條橫遶,柯葉傍布,形如羽蓋,覆高五 尺。又葉凡為五重,每重葉生椹各異,京師道俗謂之 「神桑。」而觀者成市,布施者甚眾。帝聞而惡之,以為惑 眾,命給事中、黃門侍郎元紀伐殺之。其日雲霧晦冥, 下斧之處,血流至地,見者莫不悲泣。

光明寺[编辑]

宜壽里內有苞信縣令段暉宅,地下常聞鐘聲,時見 五色光明照於堂宇。暉甚異之,遂掘光所,得金像一 軀,可高三尺,有二菩薩趺坐。上銘云:「晉太始二年五 月十五日,侍中中書令荀勖造。」暉遂捨宅為光明寺。 時人咸云:「此荀勖舊宅。」其後盜者欲竊此像,與菩薩 合聲喝賊,盜者驚怖,應即殞倒。眾僧聞像叫聲,遂來

「捉得賊
考證.svg

胡統寺[编辑]

《胡統寺》,太后從姑所立也。入道為尼,遂居此寺。在永 寧南一里許。寶塔五重,金剎高聳,洞房周匝,對戶交 窗,朱柱素壁,甚為佳麗。其寺諸尼,帝城名德,善于開 導,工談義理,常入宮與太后說法,其資養緇流,從無 此也。

修梵寺 嵩明寺[编辑]

修梵寺在清陽門內御道北。嵩明寺復在修梵寺西, 並漫牆峻宇,比屋連甍,亦是名寺也。修梵寺有金剛, 鳩鴿不入,鳥雀不棲。苦提達磨云「得其真相也。」

景林寺[编辑]

景林寺,在開陽門內御道東。講殿疊起,房廡連屬,丹 楹炫日,繡桷迎風,實為勝地。寺西有園,多饒奇果,春 鳥秋蟬,鳴聲相續。中有禪房一所,內置祇洹精舍,形 製雖小,巧構難比。加以禪閣虛靜,隱室凝邃,嘉樹夾 牖,芳杜匝階。雖云朝市,相同巖谷。靜行之僧,繩坐其 內,餐風服道,結跏數息。有石銘一所,國子博士盧白 頭為其文。白頭字景裕,范陽人也。

明懸尼寺[编辑]

明懸尼寺,彭城武宣王勰所立也。在建春門外石樓 南,有三層塔一所,未加莊嚴。寺東有「中朝時常滿倉」, 高祖令為租場,天下貢賦所聚蓄也。

龍華寺[编辑]

龍華寺,宿衛羽林虎賁所立也。在建春門外陽渠南。 寺南有租場,陽渠北有建陽里。里有土臺,高三丈,上 作二精舍。趙逸云:「此臺是中朝旗亭也。上有二層樓, 懸鼓擊之以罷市。」有鐘一口,撞之聞五十里。太后以 鐘聲遠聞,遂移在宮內,置凝閒堂所,與內講沙門打 為時節。孝昌初,蕭衍子豫章王蕭綜來降,聞此鐘聲, 以為奇異,遂造《聽鐘歌詞》三首,傳于世。

瓔珞寺[编辑]

瓔珞寺,在建春門外御道北,所謂「建陽里」也。即中朝 時白杜地董威輦所居處。里內有瓔珞、慈善暉、和通、 覺暉、元宗聖、魏昌、熙平、崇真、因果等十寺。里內士庶 二千餘戶,信崇三寶,眾僧利養,百姓所供也。

宗聖寺[编辑]

宗聖寺有像一軀,高三丈八尺,端嚴殊特,相好畢備, 士庶瞻仰,目不暫瞬。此像一出,市井皆空,炎光輝赫, 獨絕世表。妙伎雜樂,亞于劉騰。城東士女,多來此寺 觀看也。

魏昌尼寺[编辑]

「魏昌尼寺」,閹官瀛州刺史李次壽所立,即中朝牛馬 市處也。刑嵇康之所。

景興尼寺[编辑]

建春門外一里餘,至東石橋,南北而行。石橋南道有 景興尼寺,亦閹官等所共立也。有金像輦,去地三尺, 施寶蓋,四面垂金鈴七寶珠,飛天伎樂,望之雲表。作 工甚精,難可揚確。像出之日,帝詔羽林一百人舉此 像,絲竹雜伎,皆由旨給。

莊嚴寺[编辑]

莊嚴寺,在東陽門外一里御道北,所謂「東安里」也。北 為租場。

秦太上君寺[编辑]

秦太上君寺,胡太后所立也。在東陽門御道北,所謂 暉文里。當時太后正號崇訓,母天下號父為秦太上 公,母為秦太上君。為母追福,因以名焉。中有五層浮 圖一所,巨剎入雲,高門向街,佛事莊飾,等于永寧誦 室。禪堂周流重疊,花林芳草,遍滿階墀。常有大德名 僧講《一切經》,受業沙門,亦有千數。

正始寺[编辑]

正始寺,百官等所立也。正始中立,因以為名。在東陽 門外御道南,所謂「敬義里」也。里內有典虞,簷宇清淨, 美于景林。眾僧房前,高林對牖,青松青檉,連枝交映。 多有枳樹,而不中食。有石碑一枚,背有侍中崔光施 錢四十萬,陳留侯李崇施錢二十萬,自餘百官各有 差,少者不減五千以下。後人刊之。

平等寺[编辑]

平等寺,廣平武穆捨宅所立,在青陽門外二里御道 北,所謂孝敬里也。堂宇宏美,林木蕭森,平臺複道,獨 顯當世。寺門外金像一軀,高二丈八尺,相好端嚴,常 有神驗,國之吉凶,先炳祥異。孝昌三年十二月中,此 像面有悲容,兩目垂淚,遍體皆濕,時人號曰「佛汗。」京 師士女,空市里而往觀之,有比丘以淨綿拭其淚,須 臾之間,綿濕都盡,更以他綿換,俄然復濕,如此三日 乃止。明年四月,爾朱榮入洛陽,誅戮百官,死亡塗地。 永安二年三月,此像復汗,士庶復往觀之。五月,北海 王入洛,莊帝北巡。七月,北海王大敗,所隨江淮子弟 五千,盡被俘虜,無一得還。永安三年七月,此像悲泣 如初。每經神驗,朝夕惶懼,禁人不聽觀之。至十二月, 爾朱兆入洛陽,擒莊帝於晉陽。在京宮殿空虛,百日 無主。永熙元年,平陽王入纂大業,始造五層塔一所平陽王,武穆王少子,詔中書侍郎魏收等為寺碑文。 至二年二月五日,土木畢功,帝率百僚作萬僧會。其 日寺門外有石像,無故自動,低頭復舉,竟日乃止。帝 躬加禮拜,怪其詭異。中書舍人靈景曰:「石立社移,上 古有此,陛下何怪也?」帝乃還宮。七月中,帝為侍中斛 斯椿所使,奔于長安。至十月終,而京師遷鄴焉。

景寧寺[编辑]

景寧寺,太保、司徒公楊椿所立也。在清陽門外三里 御道南,所謂景寧里也。高祖遷都洛邑,椿創居此里, 遂分宅為寺,因以名之。制飾甚美,綺柱珠簾。椿弟慎, 冀州刺史;慎弟津,司空。並立性寬雅,貴義輕財。四世 同居,一門三從,朝貴義居,未之有也。普泰中,為爾朱 世隆所誅。後捨宅為建中寺。出清陽門外三里御道 北有孝義里,里西北角有蘇秦塚,塚傍有寶明寺,眾 僧常見秦出入此冢,車馬羽儀,若今宰相也。

歸覺寺[编辑]

孝義里東市北植貨里。里有太常民劉胡兄弟四人, 以屠為業。永安年中,胡殺豬,豬忽唱乞命聲及四鄰。 人謂胡兄弟相鬥而來,觀之,乃豬也。即捨宅為歸覺 寺,合家人入道焉。普泰元年,此寺金像生毛,眉髮悉 皆具足。尚書左丞魏季景謂人曰:「張天錫有此事,其 國遂滅。此亦不祥之徵。」至明年而廣被廢死。

景明寺[编辑]

景明寺,宣武皇帝所立。景明年中立,因以為名。在宣 陽門外一里御道東。其寺東西南北方五百步,前望 嵩山少室,卻負帝城。青林垂影,綠水為文,形勝之地, 爽塏獨美。山縣臺觀,光盛,一千餘間。複殿重房,交疏 對霤,青臺紫閣,浮道相通。雖外有四時,而內無寒暑。 房簷之外,皆是山池。松竹蘭芷,垂列階墀。含風團露, 流香吐馥。至正光年中,太后始造七層浮圖一所,去 地百仞。是以邢子才《碑文》云「俯仰擊電,傍矚奔星」是 也。妝飾華麗,侔于永寧,金盤寶鐸,煥爛霞表。寺有三 池,萑蒲菱藕,水物生焉。或黃甲紫鱗,出沒于繁藻;或 青鳧白鴈,沉浮于綠水。碾磑舂簸,皆用水功,伽藍之 妙,最為稱首。時世好崇福,四月七日,京師諸像皆來 此寺。尚書祠部曹錄像名有一千餘軀。至八日,以次 入宣陽門,向閶闔宮前受皇帝散花。于時金花映日, 寶蓋浮雲,幡幢若林,香煙似霧。梵樂法音,聒動天地; 百戲騰驤,所在駢比。名僧德眾,負錫為群;信徒法侶, 持花成藪;車騎填咽,繁衍相傾。時有西域胡沙門見 此,唱言「佛國。」至永熙年中,始詔國子祭酒邢子才為 《寺碑文》。

大統寺 招福寺[编辑]

大統寺在景明寺西所謂利民里。寺南有三公令史 高顯略宅,每于夜見赤光行于堂前,如此者非一。向 光明所掘地丈餘,得黃金千斤,《銘》云:「蘇秦家金得者, 為吾造功德。」顯略遂造招福寺,以世人謂此地是蘇 秦舊宅,當時元義秉政,聞其得金,就洛索以十二斤 與之,衒之。按蘇秦時未有佛法功德者,不必是寺,應 是「碑銘」之類,頌其聲跡也。

秦太上公二寺[编辑]

秦太上公二寺,在景明南一里。西寺,太后所立;東寺, 皇姨所造。並為父追福,因以名之,時人號為「雙女寺。」 並門鄰洛水,林木扶疏,布葉垂陰,各有五層浮圖一 所,高五十丈。素綵畫工,比于景明。至於六齋,常有中 黃門一人監護僧舍,襯施供具,諸寺莫及焉。

報德寺 大覺寺 三寶寺 寧遠寺[编辑]

報德寺,高祖孝文皇帝所立也。為馮太后追福。在開 陽門外三里開道門。御道東有漢國子學堂,堂前有 三種字石經二十五碑,表裏刻之,寫「《春秋尚書》二部, 作篆、蝌蚪隸」三種字,漢中郎蔡邕筆之遺跡也。猶有 十八碑,餘皆殘毀。復有石碑四十八枚,亦表裏隸書, 寫《周易》《尚書》《公羊》《禮記》四部。又讚學碑一所,並在堂 前。魏文帝作《典論》六碑,至太和十七年猶有四高祖 題為「勸學里。」里有大覺、三寶、寧遠三寺。武定四年,大 將軍遷《石經》于鄴,周迴有園,珍果出焉。有棃如承光 寺,亦多果木,柰味甚美,冠于京師。

正覺寺[编辑]

勸學里東有延賢里,里內有正覺寺,尚書令王肅所 立也。肅字恭懿,瑯琊人,偽齊雍州刺史奐之子也。贍 學多通,才辭美茂,為齊祕書丞。太和十八年,背逆歸 順。時高祖新營洛邑,多所造制。肅博識舊事,大有裨 益,高祖甚重之,常呼「王生」「延賢」之名。肅立之。肅在江 南之日,聘謝氏女為妻。及至京師,復尚公主。謝作《五 言詩》以贈之,其詩曰:「本為薄上蠶,今作機上絲,得路 逐勝去,頗憶纏綿時。」公主代肅答謝云:「鍼是貫綿物, 目中恆任絲,得帛縫新去,何能納故時。」肅甚有愧謝 之色,遂造正覺寺以憩之。

龍華寺 追聖寺[编辑]

龍華寺,廣陵王所立也;「追聖寺」,北海王所立也,並在 報德寺之東。法事僧房,比秦太上公。京師寺皆種雜果,而此三寺,園林茂盛,莫與之爭。

高陽王寺[编辑]

高陽王寺,高陽王雍之宅也。在津陽門外三里御道 西傍。雍為參朱榮所害也,捨宅以為寺。

崇虛寺[编辑]

崇虛寺在城西,即漢之躍龍園也。延熹九年,桓帝祠 《老子》于躍龍園,設華蓋之坐,用郊天之樂,此其地也。 高祖遷京之始,以地給民,憩者多見妖怪,是以人皆 去之,遂立寺焉。

沖覺寺[编辑]

沖覺寺,太傅清河王懌捨宅所立也。在西明門外一 里御道北。懌親王之中,最有名行,世宗愛之,特隆諸 弟。延昌四年,世宗崩,懌與高陽王雍、廣平王懷並受 遺詔,輔翼孝明。時帝年始六歲,太后代總萬機,以懌 名德茂親,體道居正,事無大小,多諮詢之。是以熙平、 神龜之際,勢傾人主,第宅豐大,踰於高陽。正光初,元 義秉權,閉太后于後宮,懌薨于下省。孝昌元年,太后 還總萬機,追贈懌太子太師、大將軍、都督中外諸軍 事,諡曰「文獻。」圖懌像于建始殿,為「文獻追福」,建五層 浮圖一所,工作與瑤光寺相似也。

宣忠寺[编辑]

宣忠寺,侍中、司州牧、城陽王徽所立也。在西陽門外 一里御道南。永安中,北海入洛,莊帝北巡,自餘諸王, 各懷二望,唯徽獨從。莊帝至長子城,大兵阻河,雄雌 未決,徽願入洛陽,捨宅為寺。及北海敗散,國道重暉, 遂捨宅焉。

王典御寺[编辑]

王典御寺,閹官王《桃湯》所立也。時閹官皆為尼寺,惟 桃湯獨造僧寺,世人稱其「英雄。」門有三層浮圖一所, 工踰昭義。宦者招提,最為人寶。至于六齋,常擊鼓歌 舞也。

光寶寺[编辑]

光寶寺在西陽門外御道北,有三層浮圖一所,以石 為基,形製甚古,畫工雕刻。隱士趙逸見而嘆曰:「晉朝 石塔寺,今為光寶寺也。」人問其故,逸曰:「晉朝三十二 寺,盡皆埋滅,惟有此寺獨存。」指園中一處曰:「此是浴 堂前五步,應有一井。」眾僧掘之,果得屋及井焉。井雖 填塞,磚口如初,浴堂下猶有石數十枚,當時園地平 衍,果菜蔥青,莫不歎息焉。園中有一海,號「咸池」,葭芙 被岸,菱荷覆水,青松翠竹,羅生其傍。京邑士子,至于 良辰美日,休沐告歸,徵友命朋,來遊此寺。雲車接軫, 羽蓋成陰,或置酒林泉,題詩花圃,折藕浮瓜,以為興 適。普泰末,雍州刺史隴西王參朱天光,總士馬于此 寺。寺門無何都崩,天光見而惡之。其年天光戰敗,斬 于東市也。

法雲寺[编辑]

法雲寺,西域烏陽國胡沙門曇摩羅所立也。在光寶 寺西,隔牆並門。摩羅聰慧利根,學窮釋氏。至中國,即 曉魏言隸書,凡所聞見,無不通解。是以道俗貴賤,同 歸仰之。作祇洹一所,工制甚精。佛殿僧房,皆為胡飾。 丹素發彩,金碧垂輝。摹寫真容,似丈六之見鹿苑;神 光壯麗,若金剛之在雙林。伽藍之內,珍果蔚茂,芳草 蔓合。嘉木蔽庭。京師沙門好胡法者。皆就摩羅受持 之。戒行真苦難可揄揚。祕咒神驗閻浮所無也。咒枯 樹能生枝葉。咒人變為驢馬。見之莫不忻怖。西域所 賣舍利骨及佛牙經像。皆在此寺。

融覺寺[编辑]

融覺寺,清河文獻王懌所立也。在閶闔門外,御道南。 有五層浮圖一所,與沖覺寺齊等。佛殿僧房,充溢里 許。比丘曇謨最善於義學,講《涅槃》《華嚴》,僧徒千人。天 竺國胡沙門菩提流支見而禮之,號為菩薩。流支解 佛義,知名西土,諸夷號為「羅漢。」曉魏言及隸書,翻《十 地》《楞伽》及諸經論二十三部。雖石室之寫金言,草堂 之傳真教,不能過也。流支讀曇謨《最義大乘章》,每彈 指贊歎,唱言微妙,即為胡書寫之,傳之于西域。西域 沙門常東向遙禮之,號曇謨最為東方聖人。

大覺寺[编辑]

大覺寺,廣平王環捨宅所立,在融覺寺西一里許。北 瞻芒嶺,南眺洛汭,東望宮闕,西顧旗亭,神皋顯敞,實 為勝地。是以《溫子昇碑》云「面水背山,左朝右市」是也。 環所居之堂,上置七佛,林池飛閣,比之景明。至於春 風動樹,則蘭開紫葉,秋霜降草,則菊吐黃花,名僧大 德,寂以遣煩。永熙年中,平陽王即位,造磚浮圖一所, 是土石之工,窮精極麗。詔中書舍人溫子昇以為文 也。

永明寺[编辑]

永明寺,宣武皇帝所立也,在大覺寺東。時佛法經像 盛于洛陽,異國沙門,咸來輻輳。負錫持經,適茲洛土, 宣武故立此寺,俾以憩之。廡房連亙一千餘間,庭列 修竹,簷拂高奇花異草,駢闐階砌,「百國沙門三千 餘人,西域遠者乃至大秦國。」盡天地之西陲,績紡百姓,野店邑房相望,衣服車馬,擬儀中國。

疑元寺[编辑]

疑元寺,閹官濟州刺史賈燦所立也。在廣明門外一 里御道東,所謂「永平里」也。即漢太上王廣處。遷京之 初,創居北里,值母亡,捨以為寺。地形高顯,下臨城闕, 房廡麗精,竹柏成林,實是淨行息心之所也。王公卿 來遊觀,為五言者,不可勝數。

河間寺[编辑]

壽丘里,民間號為「皇子坊。」當時帝族王侯、外戚公主, 擅山海之富,居川林之饒,爭修園宅,互相誇競。崇門 豐室,洞戶連房,飛館生風,重樓起霧。而河間王琛,最 為豪首,經河陰之役,諸元殲盡,王侯第宅,多題為寺。 壽丘里間,列剎相望,祇洹鬱起,寶塔高臨。四月八日, 京師士女多至河間寺,觀其殿廡綺麗,無不歎息,以 為蓬萊仙室,亦不足過。入其後園,見溝瀆環繞,石磴 嶕嶢,朱荷出池,綠萍浮水,飛梁跨樹,高棟出雲,咸皆 喞喞,雖《梁王》《兔苑》,想之不如也。

京師諸寺[编辑]

京師東西二十里,南北十五里,戶十萬六千餘。廟社、 宮室,府曹以外,方三百步為一里。里開四門,門置里 正二人、吏四人、門士八人,合有二百二十里。寺有一 千三百六十七所。天平元年,遷都鄴城。洛陽餘寺四 百二十一所。北芒山上有馮王寺、齊獻武王寺。京東 石關有元領軍寺、劉長秋嵩高中有閒居寺、栖禪寺、 嵩陽寺、道場寺,上有中頂寺,東有昇道寺、栖禪寺,京 南關口有石窟寺、靈巖寺,京西瀍澗有白馬寺、照樂 寺,如此之寺,既郭外不在數限,亦詳載之。

《寺塔記》
[编辑]

大興善寺[编辑]

靖恭坊、大興善寺,寺取「大興」兩字坊名一字為名。《新 記》云:優填像,總章初為火所燒。據梁時西域優填在 荊州,言隋自臺城移來此寺,非也。今又有栴檀像,開 目其工頗拙,尤差謬矣。不空三藏塔前多老松,歲旱 則官伐其枝為龍骨以祈雨。蓋三藏役龍,意其樹必 有靈也。行香院堂後壁上,元和中畫人梁洽畫雙松, 稍脫俗格。曼殊堂工塑極精妙,外壁有泥金幀不空 自西域齎來者,栴檀像。堂中有時非時經界,朱寫之, 盛以漆龕。僧云:「隋朝舊物。」寺後先有曲池,不空臨終 時忽然涸竭,至惟寬禪師止住。因潦通泉,白蓮藻自 生,今復成陸矣。東廊之南,素和尚院,庭有青桐四株, 素之手植。元和中,卿相多遊此院,桐至夏有汗,污人 衣如輠脂,不可洗。天王閣,長慶中造,本在春明門內, 與南內連牆,其形大為天下之最。太和二年,敕移就 此寺。拆時腹中得布五百端,漆數十筩。今部落鬼神 形像墮壞,唯《天王》不損。

安國寺[编辑]

長樂坊安國寺紅樓,睿宗在藩時舞榭。

東禪院[编辑]

東禪院亦曰「木塔院」,院門北西廊五壁,吳道元弟子 釋思道畫釋梵八部,不施彩色,尚有典型。

山庭院[编辑]

《山庭院》,古木崇阜,幽若山谷,當時輦土營之。

趙景公寺[编辑]

常樂坊趙景公寺,隋開皇三年置,本曰「弘善寺」,十八 年改焉。南中三門裏東壁上,吳道子白畫《地獄變》,筆 力勁怒,變狀陰怪,睹之不覺毛蛓,吳畫中得意處。三 階院西廊下,范長壽畫《西方變》及《十六對事寶池》尤 妙絕,諦視之,覺水入浮壁。院門上白畫樹石,頗似閻 立德。予攜立德行天祠粉本驗之,無異。西中三門裏 「門南。吳生畫龍及刷天王鬚,筆蹟如鐵,有執爐天女, 竊眸欲語。華嚴院中鍮石盧舍立像,高六尺,古樣精 巧。塔下有舍利三斗四升。移塔之時,僧守行建道場, 出舍利俾士庶觀之。唄讚未畢,滿地現舍利,士女不 敢踐之,悉出寺外。守公乃造小泥塔及木塔近十萬 枚葬之,今尚有數萬存焉。寺有小銀」像六百餘軀,金 佛一軀,長數尺,大銀像高六尺餘,古樣精巧。又有嵌 七寶字《多心經》小屏風,盛以寶函,上有雜色珠及白 珠,駢甃亂目。祿山亂,宮人藏於此寺。屏風十五,牒三 十行,經後云:「發心主司馬恆存,願成主上柱國,索伏 寶息。上柱國真德為法界眾生造黃金牒經。」善繼疑 外國物也。

寶應寺[编辑]

通政坊寶應寺。韓幹,藍田人。少時常為貰酒家送酒, 王右丞兄弟未遇,每一貰酒漫遊,幹常徵債于王家。 戲畫地為人馬,右丞精思丹青,奇其意趣,乃歲與錢 二萬,令學畫十餘年。今寺中釋梵天女,悉齊公妓小 小等寫真也。寺有韓幹畫下生幀彌勒,衣紫袈裟,右 邊仰面菩薩及二獅子,尤入神。西北角院內,有懷素 書,顏魯公序,張渭侍郎,錢起郎中讚。

菩薩寺[编辑]

平康坊菩薩寺食堂東壁上,吳道元畫《智度論色偈變偈是吳自題,筆跡遒勁,如磔鬼神毛髮。次堵畫禮 骨仙人,天衣飛揚,滿壁風動。佛殿內槽後壁面,吳道 元畫《消災經》事,樹石古嶮。元和中,上欲令移之,慮其 摧壞,乃下詔擇畫手寫進。佛殿內槽東壁維摩變舍 利,佛角而轉膝。元和末,俗講僧文淑裝之,筆跡盡矣。 寺之制度,鐘樓在東,唯此寺緣李右座林甫宅在東, 故建鐘樓于西。寺內有郭令玳瑁鞭,及郭令王夫人 七寶帳。寺主元竟多識《釋門故事》,云:「李右座每至生 日,常轉請此寺僧就宅設齋。有僧乙嘗歎佛,施鞍一 具賣之,材直七萬。又僧廣有聲名,口經數年,次當嘆 佛,因極祝右座功德,冀獲厚䞋。」齋畢,簾下出綵篚香 羅帕,藉一物,如朽釘,長數寸。僧歸失望,慚惋數日,且 意大臣不容欺己,遂攜至西市,示于商胡。商胡見之, 驚曰:「上人安得此物?必貨此,不違價。」僧試求百千,胡 人大笑曰:「未也。」更極意言之,加至五百千。胡人曰:「此 直一千萬。」遂與之。僧訪其名,曰:「此寶骨也。」又寺先有 一僧,不言姓名,常負束槁,坐臥于寺兩廊下,不肯住 院。經數年,寺綱維或勸其住房,曰:「爾厭我耶?」其夕遂 以束槁焚身。至明,唯灰燼耳,無血膋之臭,眾方知異 人,遂塑灰為像,今在佛殿上,世號束草師。

光宅寺[编辑]

光宅坊光宅寺普賢堂,本天后梳洗堂。葡萄垂實,則 幸此堂。今堂中尉遲畫,頗有奇處。四壁畫像及脫皮 白骨,匠意極嶮。又《變形三魔女》,身若出壁。又佛圓光, 均彩相錯亂自成。講堂東壁,佛座前,錦如斷古標,西 壁逼之摽摽然。

靜域寺[编辑]

宣揚坊靜域寺。本太穆皇后宅。寺僧云。「三階院門外。 是神堯皇帝射孔雀處。上蟠蛇汗煙可懼。東廊樹石 嶮怪。高僧亦怪。」

崇濟寺[编辑]

招國坊崇濟寺。寺後有天后織成蛟龍被襖子及繡 衣六事。東廊從南第二院,有宣律師製袈裟堂、曼殊 堂。有松數株,甚奇。

資聖寺[编辑]

崇聖坊資聖寺淨土院門外,相傳吳生一夕秉燭醉 畫,就中戟手,視之惡駭。院門裏盧楞伽畫,盧常學吳 畫,吳亦授以手訣,乃畫《總持三門寺》。方半,吳大賞之, 謂人曰:「《楞伽》不得心訣,用思太苦,其能久乎?」畫畢而 卒。

慈恩寺[编辑]

慈恩寺,本淨覺故伽藍,因而營建焉。凡十餘院,總一 千八百九十七間,敕度三百僧。初,三藏自西域迴,詔 太常卿江夏王道宗設《九部樂》,迎經像入寺,綵車凡 千餘輛,上御安福門觀之。太宗常賜三藏衲,約直百 餘金。其工無鍼綖之跡。寺中柿樹、白牡丹,是法力上 人手植。

《三寶感通錄》
[编辑]

唐述谷寺[编辑]

晉初,河州唐述谷寺者,在今河州西北五十里。度風 林津,登長夷嶺,南望名積石山,即《禹貢》導之極地也。 眾峰競出,各有異勢,或如寶塔,或如層樓,松柏映巖, 丹青飾岫,自非造化神功,何因綺麗若此?南行二十 里,得其谷焉。鑿山構室,接梁通水,繞寺華藥果菜充 滿,今有僧住。南有石門,濱於河,上鐫石,文曰「晉太始 年之所立也。」寺東谷中有一天寺,窮討處所,略無定 指,常聞鐘聲。又有異僧,故號此谷名為唐述,羌云「鬼 神也。」所以古今諸人入積石者,每逢仙聖行住,怳惚 現寺現僧東北嶺上出醴泉,甜而且白,服者不老。

《法苑珠林》
[编辑]

波提寺[编辑]

晉《南京寺記》云:波提寺在秣陵縣,昔晉咸安二年簡 文皇帝起造,本名新林寺。時歷陽郡烏江寺尼道容, 苦行通靈,預知禍福,世傳為聖𡡉。咸安初,有烏巢殿 屋,帝使掌筮人占之,曰:「西南有女人,師當能伏此怪。」 即遣使至烏江迎聖𡡉,問此吉凶焉在。𡡉曰:「修德可 以禳災,齋戒亦能轉障。」帝乃建齋七日,禮懺精勤。法 席未終。忽有群烏運巢而去。一時淨盡。帝深加敬信。 因為聖𡡉。起此寺焉。

靈味寺[编辑]

靈味寺,建康鍾山蔣林里,宋永初三年沙門法意起 造。晉末有高逸沙門莫顯名跡,巖栖谷飲,常在鍾山 之阿。一夜忽聞怪石崩墜,聲振林薄,明旦履行,唯見 清泉湛然,因聚徒結宇,號曰「靈味。」

招提寺[编辑]

廬山招提寺有釋僧瑜,姓周,吳興餘杭人,弱冠出家, 業素純粹。宋元嘉十五年,與同學曇溫、慧光等,於廬 山南嶺共建精舍,名曰「招提。」

《梁京寺記》
[编辑]

小莊嚴寺[编辑]

小莊嚴寺,在建業定陰里,本是晉零陵王廟地。梁天監六年,道度禪師起造。時有邵文立者,世以烹屠為 業,常欲殺一鹿,鹿跪而流淚,以為不祥。鹿懷一麑,尋 當產育。就庖哀切,同被刳割。因斯患疾,眉鬚皆落,身 瘡並壞。後乃深起悔責,求道度禪師,發大誓願,罄捨 家資,迺買此地,為立伽藍。

同泰寺[编辑]

梁武帝改年號大通,起同泰寺,在臺城內。窮極帑藏。 造大佛閣七層,為火所焚。武帝捨身施財,以祈佛福。 自大通以後,無年不幸。

開善寺[编辑]

梁武帝天監十三年。以錢二十萬。易定林前岡獨龍 阜。以葬誌公。永定公主以湯沐之資。造浮圖五級於 其上。十四年即塔前建開善寺。

大愛敬寺[编辑]

「《梁武帝普通》元年造。」在蔣山之北高峰上。

法寶寺[编辑]

梁同泰寺基之半也。《建康剎錄》:「梁武帝大通元年,創 同泰寺。寺處宮後別開一門,名大通門。帝晨夕講議, 多遊此門。」

寶林寺[编辑]

梁天監中,武帝與寶公同遊此山,見林巒殊勝,命建 「精藍。」

《庚寅奏事錄》
[编辑]

龍遊寺[编辑]

金山龍遊寺長老,寶印川人,有眾二百,棟宇鼎新。寺 遶山臨水為屋,故諺云:「金山屋裏山,焦山山裏屋。」蓋 《實錄》也。三門借石碑山為案,乃江中三石峰也。寺有 雄跨堂頗雄偉,洪景伯書額觀音殿,下臨龍淵。長老 云:「頃年軍士習水戰,嘗墜石測之,深三十二丈,而揚 子江心深七十餘丈」云。

《于役志》
[编辑]

壽寧寺[编辑]

寺本徐知誥故第,李氏建國以為孝先寺,太平興國 改今名。寺甚宏壯,畫壁尢妙。問老僧,云:「周世宗入揚 州時以為行宮,盡污墁之。唯經藏院畫《元奘取經》,一 壁獨在,尢為絕筆。」

《燕翼貽謀錄》
[编辑]

相國寺[编辑]

東京相國寺,乃瓦市也,僧房散處,而中庭兩廡可容 萬人,凡商旅交易,皆萃其中。四方趨京師,以貨物求 售,轉售他物者,必由於此。太宗皇帝至道二年,命重 建三門,為樓其上甚雄,宸墨親填書金字額曰「大相 國寺。」五月壬寅賜之。

《揮麈前錄》
[编辑]

應天寺 啟聖院 興德禪院[编辑]

西京應天寺,本後唐夾馬營。大中祥符二年,以太祖 誕聖之地建寺,賜名東京啟聖院,本晉護聖營,以太 宗誕聖之地,太平興國六年建寺,雍熙二年,寺成,賜 名。二寺皆奉祖宗神御。英宗以齊州防禦使入繼大 統,治平二年,建齊州為興德軍。熙寧八年八月,詔潛 邸為佛寺,以本鎮封,賜名「興德禪院」,仍給淤田三十 頃。

《廬山後錄》
[编辑]

西林寺[编辑]

廬山西林寺,即慧永道場也。流水㶁㶁循階除,寺不 經火,但不葺耳。牛僧孺書寺額,佛像獨被冠纓。

《吳中勝記》
[编辑]

吳山寺[编辑]

吳山嶺腰有寺,寺有井,僧言鑿石得之。宋時龜蛇怪 見,寺以井勝,病者汲飲之,多愈,故名分水嶺,又曰施 水院,一碑篆《龜蛇記》甚古,記多與僧言合。

光福寺[编辑]

光福寺燬,堂宇獨存,而結構迥異。碑多唐僧書,書皆 善。有唐進士顧士彥者,題石剝落,而子昂復書之。題 曰:「蒼島孤生白浪中,倚天高塔勢翻空。煙凝遠岫崩 寒翠,霜染疏林墮碎紅。汀沼或棲彭澤鴈,樓臺深貯 洞庭風。六時金磬落何處,偏傍葦蘆驚釣翁。」字句交 輝,當時為光、福二絕。僧言士彥葬宇下,施地為寺,五 子官皆太守,寺左祠之,號為「五神」,而禱祈不絕。近山 今有顧氏二百餘家。某年澗底露銅觀音像,雩有異 靈,而寺以起。元至千僧,今市皆其舍也,故傳銅鐘千 斤,其靈亦異。國初籍寺產歸之民,寺以二異得免。

《學佛考訓》
[编辑]

翠微寺 天宮寺[编辑]

唐太宗捨終南舊宮為龍田寺,更名「翠微寺。」又以太 原舊第為「天宮寺。」

善卷寺[编辑]

善卷寺去祝陵一里,長松夾道,今漸少。亭跨澗,曰「涌 金。」入寺門,有閣曰「圓通」,古碑離立。閣下唐殿制作甚 古,科斗葳蕤數百重,罘罳堅樸,前榮承塵,雕鏤作連 錢文,使不穴鼠。大中初創建,庭中左紐柏一

《西干十寺記》
[编辑]

水西寺[编辑]

《淳熙志》云:「太平興國寺在縣西南,唐至德二載建,號 興唐寺。寺門踞兩峰間,下瞰溪流,州西勝處也。唐末, 楊氏改為延壽寺,而民間亦呼為水西寺。寺有戒壇。 國朝之制,歲以誕聖日開壇,為沙彌受三百六十戒, 祠部給戒牒。凡天下壇七十有二云。」

經藏寺[编辑]

余,遍歷名剎,藏經閣所在而有興唐以經藏命寺,蓋 從陝州五張寺經藏碑得名耳。碑文出庾子山之筆, 南陽張元高五子同居,共捨為寺。伽藍肇建,即以「五 張」為名。寺主三藏大法師法映、邑主洛州刺史張隆 等,財法行檀,身心罄竭,兼化鄉邑,黑白數千,造一功 德輪,見成三百餘部,故得雲書金檢,並入香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