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13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一百二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一百三十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一百三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一百三十卷目錄

 僧部列傳六

  宋二

  道敬              法平附法等

  道生附寶林 法寶 惠生   慧義附僧睿

  曇無竭             僧苞附法和

  曇弘              慧詢

  佛馱什             法莊

  慧觀附僧馥 法業      曇摩蜜多

  畺良耶舍附僧伽達哆僧伽羅多哆僧含附道含

  僧伽跋摩            求那跋陀羅附阿那摩低

  慧嚴附法智         浮陀跋摩

  法成              慧覽

  僧瑜              僧業附慧先

  慧慶              法宗

  道冏              智猛

  道淵              慧林

  慧靜              慧紹附僧要

  慧安附僧覽 法衛      普明

神異典第一百三十卷

僧部列傳六[编辑]

宋二[编辑]

道敬[编辑]

按《蓮社高賢傳》:「法師道敬,瑯琊王氏。祖凝之刺江州, 遂從遠公出家。年十七,博通經論,日記萬言。每歎戒 律終身難全,願淨六根,但稟一戒,以為得度之要。遠 公知其堅止,許之。篤志念佛,早夜弗替。遠公歸寂,乃 入若邪山。宋永初元年,謂眾曰:『先師見命,吾其行矣』。 即端坐唱佛而化。眾見光明滿室,彌時方滅。春秋五」 十二。

按《高僧傳》:「道敬避世出家,情愛丘壑,棲於若邪山,立 懸溜精舍。敬後為供養眾僧,乃捨具足,專精十戒云。」

法平附法等[编辑]

按《高僧傳》:法平姓康,康居人寓居建業,與弟法等俱 出家,止白馬寺。為曇籥弟子,共傳師業。響韻清雅,運 轉無方。後兄弟同移祇洹,弟貌小醜而聲踰於兄。宋 大將軍於東府設齋,一往以貌輕之,及聞披卷三契, 便扼腕神服,乃歎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信矣。」後東 安嚴公發講等作《三契經》竟,嚴徐動麈尾曰:「如此讀 經,亦不減發講。」遂散席。明更開題,議者以為相成之 道也。兄弟並以元嘉末卒。

道生附寶林 法寶 惠生[编辑]

按《蓮社高賢傳》:「法師道生,魏氏鉅鹿人。幼從竺法汰 出家,披對經誥,一覽能誦。年在志學,便登講座,吐納 明辨,雖宿望莫敢酬抗。初依廬山,常以入道之要,慧 解為本,乃與僧叡、慧嚴、慧觀等遊學長安,從羅什受 業。關中僧徒咸仰神悟。嘗喟然嘆曰:『自經典東流,譯 人重阻,多滯權文,鮮通圓義,若忘筌得魚,始可與言 道矣』。」於是校閱真俗,精練空有,研思因果,乃立善不 受報及頓悟成佛義。又著《二諦論》《佛性常有論》《佛無 淨土論》《應有緣論》,並籠罩舊說,妙有淵旨。守文之徒, 嫌嫉竟起。師又以法顯三藏所翻《泥洹經》本先至,經 云:「除一闡提,皆有佛性。」師云:「『夫稟質二儀,皆有涅槃, 止因闡提,含生之類,何得獨無佛性』?蓋是經來未盡 耳。」乃喝:闡提之人,皆得成佛。時大本未傳,孤明先發, 舊學僧黨,以為背經,遂顯大眾,擯而遣之。師正容誓 之曰:「若我所說背經,當見身癘疾。若與實相不背,願 舍壽之日。」踞師子座,遂拂衣而行。及後大經至《聖行 品》云:「一闡提人雖復斷善,猶有佛性。」於是諸師皆為 媿服。師被擯南還入虎丘山,聚石為徒,講《涅槃經》。至 闡提處,則說有佛性,且曰:「如我所說,契佛心否?」群石 皆為點頭。旬日,學眾雲集,忽雷震青園佛殿,有龍升 天,因改寺曰龍光。師於寺請罽賓律師,譯《沙彌塞律》 傳於世。既而辭眾,復投廬山預蓮社。久之還都,止青 霞寺。宋文帝大會,沙門龍御地筵食至良久,眾疑過 中。帝曰:「始可中耳。」生乃曰:「白日麗天,天言始中,何得 非中?」遂舉箸而食。一眾從之,莫不歎其機辯。時王弘、 范泰、顏延之,並挹敬風猷,相從問道。元嘉十一年十 二月庚子,於廬山升座,說法將畢,眾見麈尾紛然墜 地,隱几而化,宛若入定。諸師聞之,益信前誓有證。翌 日,葬於廬山之西阜。初,關中僧肇始註《維摩詰經》,世 咸玩味,師乃更發深旨,人服其妙。所述《維摩詰》《法華 泥洹》小品諸經,皆有義疏。時以師能推闡提得佛之義,於是顯其頓悟「不受報」諸論。

按《高僧傳》:道生遊長安,從什公受業,後還都,止青園 寺。寺是晉恭思皇后褚氏所立,本種青處,因以為名。 生既當時法匠,請以居焉。宋太祖文皇深加歎重,卒 葬廬山之阜。初,生與叡公及嚴觀同學齊名,故時人 評曰:「生、叡發天真,嚴觀漥流得慧義,憉悙進寇,淵于 嘿塞。」生及叡公獨標天真之目,故已秀出群士矣。王 微以生比郭林宗,乃為之立傳,旌其遺德。時人以生 推闡提得佛,此語有據,頓悟不受報等,時亦憲章。宋 太祖嘗述生頓悟義,沙門僧弼等皆設巨難。帝曰:「若 使逝者可興,豈為諸君所屈?」又有沙門寶林,初經長 安受學,後祖述生公諸義,時人號曰「遊元生。」著《涅槃 記》及注《異宗論》《檄魔文》等。林弟子法寶,亦學兼內外, 著《金剛後心論》等,亦祖述生義焉。近代又有釋惠生 者,亦止龍光寺蔬食,善眾經典,兼工草隸。時人以同 寺相繼,號曰「大小二生。」

慧義附僧睿[编辑]

按《高僧傳》:慧義姓梁,北地人。少出家,風格秀舉,志業 強正。初遊學於彭宋之間,備通經義。後出京師,乃說 云:「冀州有法稱道人,臨終語弟子普嚴云:『嵩高靈神 云:江東有劉將軍,應受天命。吾以三十二璧鎮金一 鉼為信』。遂奏宋王。宋王謂義曰:『非常之瑞,亦須非常 之人,然後致之。若非法師自行,恐無以獲也』。義遂行。」 以晉義熙十三年七月,往嵩高山,尋覓未得,便至心 燒香行道。至七日夜,夢見一長鬚老公,拄杖將義往 璧處指示云:「是此石下。」義明便周行山中,見一處炳 然,如夢所見。即於廟所石壇下得璧,大小三十二枚, 黃金一鉼。義後還京師,宋武加接尢重,迄乎踐祚,禮 遇彌深。宋永初元年,車騎范泰立祇洹寺,以義德為 物宗,固請經始。義以泰親信之至,因為指授儀則。時 人以義方身子,泰比須達,故祇洹之稱,厥號存焉。後 西域名僧多投止此寺,或傳譯經典,或訓授禪法。宋 元嘉初,徐羨之、檀道濟等專權朝政,泰有不平之色, 嘗肆言罵之,羨等深憾,聞者皆憂泰在不測,泰亦慮 及於禍,乃問義安身之術,義曰:「忠順不失,以事其上, 故上下能相親也,何慮之足憂?」因勸泰以果竹園六 十畝施寺,以為幽冥之祐。泰從之,終享其福。及泰薨, 泰第三子晏謂義昔承厥父之險,說求園地,追以為 憾,遂奪而不與。義秉泰遺疏,紛紛紜紜,彰于視聽。義 乃移止烏衣,與慧叡同住。宋元嘉二十一年,終於烏 衣寺,春秋七十三矣。晏後少時而卒。晏弟曄,後染孔 熙先謀逆,厥宗同潰。後祇洹寺又有釋僧睿,善《三論》, 為宋文所重。

曇無竭[编辑]

按《高僧傳》,「曇無竭,此云法勇,姓李,幽州黃龍人。幼為 沙彌,便修苦行,持戒誦經,為師僧所重。嘗聞法顯等 躬踐佛國,乃慨然有忘身之誓。遂以宋永初元年,招 集同志沙門僧猛、曇朗之徒二十五人,共齎旛蓋供 養之具,發跡此土,遠適西方。初至河南國,仍出海西 郡,進入流沙,到高昌郡,經歷龜茲、沙勒諸國,登蔥嶺」, 度雪山,瘴氣千重,層冰萬里。下有大江,流急若箭。於 東西兩山之脅,擊索為橋,十人一過,到彼岸已,舉煙 為幟。後人見煙,知前已度,方得更進。若久不見煙,則 知暴風吹索,人墮江中。行經三日,復過大雪山,懸崖 壁立,無安足處。石壁皆有故杙孔,處處相對。人各執 四杙,先拔下杙,右手攀上杙,展轉相攀,經三日方過。 及到平地,相待,料檢同侶失十二人。進至罽賓國,禮 拜佛缽,停歲餘,學梵書、梵語,求得《觀世音受記經》梵 文一部。復西行至辛頭那提河,漢言師子口。緣河西 入月氐國,禮拜佛肉髻骨,及睹自沸水船。後至檀特 山南石留寺,住僧三百餘人,雜三乘學無竭,停此寺 受大戒。天竺禪師佛馱多羅,此云覺救。彼方咸云已 證聖果。無竭請為和尚,漢沙門志定為阿闍梨。停夏 坐三月日,復行向中天竺界。路既空曠,唯齎石密為 糧。同侶有十三人,八人於路並死,餘五人同行。無竭 雖屢經危棘,而繫念所齎《觀世音經》,未嘗暫廢。將至 舍衛國中,野逢山象一群,無竭稱名歸命,即有師子 從林中出,象驚惶奔走。後度洹河,復值野牛一群,鳴 吼而來,將欲害人,無竭歸命如初。尋有大鷲飛來,野 牛驚散,遂得免之。其誠心所感,在險克濟,皆此類也。 後於南天竺隨舶汎海,達廣州,所歷事跡,不可殫記。 其所譯出《觀世音受記經》,今傳於京師,後不知所終。

僧苞附法和[编辑]

按《高僧傳》:「僧苞,京兆人。少在關受學什公。宋永初中, 遊北徐,入黃山精舍,復造靜、定二師進業,仍於彼建 三七普賢齋懺。至第一七日,有白鵠飛來,集普賢座 前,至中行香畢乃去。至二十一日將暮,又有黃衣四 人,繞塔數帀,忽然不見。苞少有志節,復加祥感,故匪 懈之情,因之彌勵。日誦萬餘言經,常禮數百拜佛。後」 東下京師,正值祇洹寺發講,法徒雲聚,士庶駢集。苞 既初至,人未有識者,乃乘驢往看,衣服垢敝,貌有風塵,堂內既迮,坐驢韀於戶外。高座舉題適竟,苞始欲 厝言,法師便問:「客僧何名?」答云:「名苞。」又問:盡何所苞 答云:「高座之人亦可苞耳。」乃致問數番,皆是先達思 力所不逮。高座無以抗其辭,遂遜退而止。時王弘、范 泰聞苞論議,歎其才思,請與交言。仍屈住祇洹寺,開 講眾經,法化相續。及陳郡謝靈運聞風而造焉,見苞 神氣,彌深歎伏。或問曰:「謝公何如?」苞曰:「靈運才有餘 而識不足,抑不免其身矣。」苞嘗於路行,見六劫被錄, 苞為說法,勸念《觀世音》。群劫以臨危之際,念念懇切。 俄而送吏飲酒,洪醉,劫解枷,得免焉。宋元嘉中卒。時 瓦官寺有釋法和者,亦精通《數論》,致譽當時,為宋高 祖所重,敕為僧主焉。

曇弘[编辑]

按《高僧傳》:「曇弘,黃龍人。少修戒行,專精律部。宋永初 中,南遊番禺,止臺寺。晚又適交阯之仙山寺,誦無量 壽及《觀音經》,誓心安養。以孝建二年於山上聚薪,密 往𧂐中,以火自焚,弟子追及,抱持將還,半身已爛。經 月小差。後近村設會,舉寺皆赴。弘於是日復入谷燒 身,村人追救,命已終矣。於是益薪進火,明旦乃盡。爾」 日村居民咸見弘身黃金色,乘一金鹿,西行甚急,不 暇暄涼,道俗方悟其神異,收灰骨起塔焉。

慧詢[编辑]

按《高僧傳》:「慧詢,姓趙,趙郡人。少蔬食苦行,遊長安,受 學什公,研精經論,尢善十誦僧祇,乃更製條章,義貫 終古。永初中,還廣陵,大開律席。元嘉中至京師,止道 場寺。寺僧慧觀以詢德為物範,乃令更振他寺。於是 移止長樂寺。大明二年,卒於所住,春秋八十有四。」

佛馱什[编辑]

按《高僧傳》:「佛馱什,此云覺壽,罽賓人。少受業於彌沙 塞部僧,專精律品,兼達禪要。以宋景平元年七月屆 於揚州。先沙門法顯於師子國得《彌沙塞律》梵本,未 及翻譯,而法顯遷化京邑,諸僧聞什既善此學,於是 請令出焉。以其年冬十一月集於龍光寺,譯為三十 四卷,稱為《五分律》。什執梵文,于填沙門智勝為譯,龍」 光道生、東安慧嚴共執筆,參正宋侍中瑯琊王練為 檀越,至明年四月方竟。仍於大部抄出《戒心》及《羯磨 文》等,並行於世。什後不知所終。

法莊[编辑]

按《高僧傳》:「法莊,姓申,淮南人。十歲出家,為廬山慧遠 弟子。少以苦節標名,晚遊關中,從叡公稟學。元嘉初 出都,止道場寺,惟率素止一中而已。誦《大涅槃》《法華》 《淨名》,每後夜諷誦比房,常聞莊房前有如兵仗羽衛 之響,實天神來聽也。宋大明初,卒於寺,春秋七十有 六。」

慧觀附僧馥 法業[编辑]

按《高僧傳》,「慧觀姓崔,清河人。十歲便以博覽馳名,弱 年出家,遊方受業。晚適廬山,又諮稟慧遠。聞什公入 關,乃自南徂北,訪覈異同,詳辨新舊,風神秀雅,思入 元微。時人稱之曰:『通情則生、融上首;精難則觀肇第 一』。乃著《法華宗要》序以簡什。什曰:『善男子!所論甚快。 君小卻當南遊江漢之間,善以弘通為務』。」什亡後,乃 南適荊州,州將司馬休之甚相敬重,於彼立高悝寺, 使夫荊楚之民迴邪歸正者,十有其半。宋武南伐,休 之至江陵,與觀相遇,傾心待接,依然若舊。因敕與西 中郎遊,即文帝也。俄而還京,止道場寺。觀既妙善佛 理,探究《老》、莊,又精通《十誦》,博採諸部,故求法問道者, 日不空筵。元嘉初三月上巳,車駕臨曲水讌會,命觀 與諸朝士賦詩。觀即坐先獻,文旨清婉,事適當時。瑯 琊王僧達、廬江何尚之並以清言致款,結賞塵外。宋 元嘉中卒,春秋七十有一。著《辨宗論》,論《頓悟》《漸悟義》 及《十喻序讚》、諸經序等,皆傳於世。時道場寺又有僧 馥者,本醴泉人,專精義學,注《勝鬘經》。又有法業,本長 安人,善大小品及雜經,蔬食節己。故晉陵公主為起 「南林寺」,後遂居焉。

曇摩蜜多[编辑]

按《高僧傳》,「曇摩蜜多,此云法秀,罽賓人也。年至七歲, 神明澄正,每見法事,輒自然欣躍,其親愛而異之,遂 令出家。罽賓多出聖達,屢值明師,博貫群經,特深禪 法,所得之要,皆極其微奧。為人沈邃有慧解,儀軌詳 正。生而連眉,故世號連眉禪師。少好遊方,誓志宣化, 周歷諸國,遂適龜茲。未至一日,王夢神告王曰:『有大 福德人,明當入國,汝應供養』。」明旦即敕外司,若有異 人入境,必馳奏聞。俄而蜜多果至,王自出郊迎,乃請 入宮。遂從稟戒,盡四事之禮。蜜多安而能遷,不拘利 養。居數載,蜜多有去心。神又降夢曰:「福德人捨王去 矣。」王惕然驚覺。既而君臣固留,莫之能止。遂渡流沙, 進到燉煌,於閒曠之地,建立精舍,植柰千株,開園百 畝,房閣池林,極為嚴淨。頃之,復適涼州,仍於公府舊 寺,更葺堂宇,學徒濟濟,禪業甚盛。常以江右王畿,志 欲傳法,以宋元嘉元年,展轉至蜀,俄而出峽,停止荊 州,于長沙寺造立禪閣,翹誠懇惻,祈請舍利。旬有餘日,遂感一枚,衝器出聲,放光滿室。門徒道俗,莫不更 增勇猛,人百其心。頃之,沿流東下,至於京師。初止中 興寺,晚憩祇洹蜜多,道聲素著,化洽連邦,至京甫爾, 傾都禮訊。自宋文袁皇后,及皇太子公主,莫不設齋 桂宮,請戒椒掖,參候之使,旬日相望。即於祇洹寺譯 出《禪經》《禪法要》、普賢觀、虛空藏觀等,常以禪道教授, 或千里諮受四輩遠近皆號大禪師。會稽太守平昌 孟顗,深信正法,以三寶為己任,素好禪味,敬心殷重。 及臨浙右,請與同遊,乃於鄮縣之山,建立塔寺。東境 舊俗,多趨巫祝,及妙化所移,比屋歸正,自西徂東,無 思不服。元嘉十年還都,止鍾山定林。下寺蜜多。天性 凝靜,雅愛山水,以為鍾山鎮岳,埒美嵩華。常歎下寺 基構,臨澗低側。於是乘高相地,揆卜山勢,「以元嘉十 二年斬木刊石,營建上寺。士庶欽風,獻奉稠疊,禪房 殿宇,鬱爾層構。於是息心之眾,萬里來集,諷誦肅邕, 望風成化。」定林達禪師,即神足弟子,弘其風教,聲震 道俗,故能淨化久而莫渝,勝業崇而弗替,蓋蜜多之 遺烈也。爰自西域,至于南土,凡所遊履,靡不興造檀 會,敷陳教法。初,蜜多之發罽賓也,有迦毗羅神王衛 送,遂至龜茲,於中路欲反,乃現形告辭蜜多曰:「汝神 力通變,自在遊處,將不相隨,共往南方。」語畢,即收影 不現,遂遠從至都,即於上寺圖像著壁,迄至於今,猶 有聲影之驗。潔誠祈福,莫不享願。以元嘉十九年七 月六日卒於上寺,春秋八十有七。道俗四眾,行哭相 趨。仍葬於鍾山「宋熙寺前。」

畺良耶舍附僧伽達哆 僧伽羅多哆[编辑]

按《高僧傳》,畺良耶舍,此云時稱,西域人。性剛直,寡嗜 欲,善誦阿毗曇,博涉律部,其餘諸經,多所該綜。雖三 藏兼明,而以禪門專業。每一禪觀,或七日不起。常以 三昧正受傳化諸國。以元嘉之初,達冒沙河,萃於京 邑。太祖文皇深加歎異,初止鍾山道林精舍。沙門寶 誌崇其禪法,沙門僧含請譯《藥王藥上觀》及《無量壽 觀》,含即筆受。以此二經是轉障之祕術,淨土之洪因, 故沈吟嗟味,流通宋國。平昌孟顗承風欽敬,資給豐 厚。顗出守會稽,固請不去。後移憩江陵。元嘉十九年, 西遊岷蜀,處處弘道,禪學成群。後還卒於江陵,春秋 六十矣。時又有天竺沙門僧伽達哆、僧伽羅多哆等, 並禪學深明,來遊宋境。達哆嘗在山中坐禪,日時將 迫,念欲虛齋,乃有群鳥銜果飛來授之。達哆思:「獼猴 奉蜜,佛亦受而食之。今飛鳥授食,何為不可?」於是受 而進之。元嘉十八年夏,受臨川康王請,於廣陵結居, 後終於建業。僧伽羅多哆,此云眾濟,以宋景平之末 來至京師,乞食人間,宴坐林下,養素幽閑,不涉當世。 以元嘉十年卜居鍾阜之陽,剪棘開榛,造立精舍,即 宋熙是也。

僧含附道含[编辑]

「按《高僧傳》,僧含,不知何許人。幼而好學,篤志經史及 天文算術。長通佛義,數論兼明,尤善《大涅槃》,常講說 不輟。元嘉七年,新興太守陶仲祖立靈味寺,欽含風 軌,請以居之。含勗眾清謹,三業無虧。後西遊歷陽,弘 讚正法,江左道俗,嚮附如林。時任彭城函著《無三世 論》,含乃作《神不滅論》以抗之。使夫見聞之者,莫不將」 墜而更興矣。又著《聖智圓鑒論》《無生論》《法身論》《業報 論》及《法華宗論》等,皆傳於世。頃之,南遊九江,大闡經 法。瑯琊顏竣時為南中郎記室參軍,隨鎮潯陽,與含 深相器重,造必終日。含嘗密謂竣曰:「如今讖緯不虛 者,京師尋有禍亂,真人應符,屬在殿下,檀越善以緘 之。」俄而元凶搆逆,世祖龍飛,果如其言也。後平康無 疾,忽告眾辭別,至於明晨,奄然已化。時人謂之「知命。」 時又有釋道含者,亦學解有功,著《釋異十論》云云。

僧伽䟦摩[编辑]

按《高僧傳》:「僧伽跋摩,此云眾鎧,天竺人也。少而棄俗, 清峻有戒德,善解律藏,尤精雜心。以宋元嘉十年,步 自流沙,至於京邑。器宇宏肅,道俗敬異,咸宗事之,號 曰三藏法師。」初,景平元年,平陸令許桑捨宅建剎,因 名平陸寺。後道場慧觀以跋摩道行純備,請住此寺, 崇其供養,以表厥德。跋摩共觀加塔三層,今之奉誠 是也。跋摩行道諷誦,日夜不輟,僧眾歸集,道化流布。 初,三藏法師明於戒品,將為景福寺尼慧果等重受 具戒,是時二眾未備,而三藏遷化。俄而師子國比丘 尼鐵薩羅等至都,眾乃請跋摩為師,繼軌三藏。時祇 洹慧義擅步京邑,謂為矯異,執志不同,親與跋摩拒 論翻覆。跋摩標宗顯法,理證明允,既德有所歸,義遂 迴剛,靡然推服,令弟子慧基等服膺供事,僧尼受者 數百許人。宋彭城王義康,崇其戒範,廣設齋供,四眾 殷盛,傾于京邑。慧觀等以跋摩妙解雜心,諷誦通利, 先三藏雖譯,未及繕寫,即以其年九月于長干寺招 集學士,更請出焉。寶雲譯語,觀自筆受,考覈研校,一 周乃訖。續出《摩得勒》伽分別業報,略《勸發諸王要偈》, 及請聖僧浴文等。跋摩遊化為志,不滯一方,既傳經 事訖,辭還本國,眾咸祈止,莫之能留。元嘉十九年,隨西城賈人舶還外國,莫詳其終。

求那跋陀羅附阿那摩低[编辑]

按《高僧傳》,「求那跋陀羅,此云功德賢,中天竺人。以大 乘學故,世號摩訶衍,本婆羅門種。幼學《五明》諸論,天 文、書算、醫方、咒術,靡不該博。後遇見《阿毗曇》雜心,尋 讀驚悟,乃深崇佛法焉。其家世外道,禁絕沙門乃捨 家潛遁,遠求師範。即投簪落髮,專精志學。及受具戒, 博通三藏。為人慈和恭恪,事師盡禮。頃之,辭小乘師」, 進學大乘。大乘師試令探取經匣,即得《大品》《華嚴》。師 嘉而歎曰:「汝于大乘有重緣矣。」於是讀誦講宣,莫能 訓抗。進受菩薩戒法,乃奉書父母,勸歸正法,曰:「若專 守外道,則雖還無益;若歸信三寶,則長得相見。」其父 感其言,遂棄邪從正。跋陀前到師子,諸國皆傳送資 供。既有緣東方,乃隨舶汎海。中途風阻,淡水復竭,舉 舶憂惶。跋陀曰:「可同心并力,念十方佛,稱觀世音,何 往不感?」乃密誦咒經,懇到禮懺。俄而信風暴至,密雲 降雨,一舶蒙濟。其誠感如此。元嘉十二年至廣州,刺 史車朗表聞,宋太祖遣使迎接。既至京都,敕名僧慧 嚴、慧觀于新亭慰勞,見其神情朗徹,莫不虔仰。雖因 譯交言,而欣若傾蓋。初住祇洹寺,俄而太祖延請,深 加崇敬。瑯琊顏延之,通才碩學,朿帶造門,於是京師 遠近,冠蓋相望,大將軍彭城王義康、丞相南譙王義 宣並師事焉。頃之,眾僧共請出經,於祇洹寺集義學 諸僧譯出《雜阿含經》,東安寺出《法鼓經》,後於丹陽郡 譯出勝鬘《楞伽經》,徒眾七百餘人。寶雲傳譯,慧觀執 筆,往復諮析,妙得本旨。後譙王鎮荊州,請與俱行,安 止辛寺,更創房殿,即於辛寺出《無憂王過去現在因 果經》一卷、《無量壽》一卷、《泥洹》《央掘魔相續解脫波羅 蜜了義》《現在佛名》等經等,《第一義》《五相略》《八吉祥》等 諸經,并前所出凡百餘卷,常令弟子法勇傳譯。度語。 譙王欲請講《華嚴》等經,而跋陀自忖未善宋言,有懷 愧歎,即旦夕禮懺,請觀世音,乞求冥應。遂夢有人,白 服持劍,擎一人首,來至其前曰:「何故憂耶?」跋陀具以 事對。答曰:「無所多憂。」即以劍易首,更安新頭,語令迴 轉,曰:「得無痛乎?」答曰:「不痛。」豁然便覺,心神喜悅。旦起, 語義皆通,備領宋言,於是就講。元嘉將末,譙王屢有 怪夢,跋陀答云:「京都將有禍亂。」未及一年,元兇搆逆。 孝建之初,譙王陰謀逆節,跋陀顏容憂慘,未及發言, 譙王問其故,跋陀諫諍懇切,乃流涕而出曰:「必無所 冀,貧道不容扈從。」譙王以其物情所信,乃逼與俱下。 梁山之敗,火艦轉迫,去岸懸遠,判無全濟,唯一心稱 觀世音,手捉筇竹杖,投身江中,水齊至膝,以杖刺水, 水流深駛。見一童子尋後而至,以手牽之,顧謂童子: 「汝小兒,何能度我?」恍忽之間,覺行十餘步,仍得上岸。 即脫衲衣,欲償童子。顧覓不見,舉身毛豎,方知神力 焉。時王元謨督軍梁山,世祖敕軍中得摩訶衍,善加 料理,驛信送臺。俄而尋得,令舸送都。世祖即時引見, 顧問委曲,曰:「企望日久,今始相遇。」跋陀曰:「既染舋戾, 分當灰粉,今得接見,重荷生造。」敕問:「並誰為賊?」答曰: 「出家之人,不預戎事。然張暢、宋靈秀等,並是驅逼,貧 道所明。但不圖宿緣,乃逢此事。」帝曰:「無所懼也。」是日 敕住後堂,供施衣物,給以人乘。初,跋陀在荊州十載, 每與譙王書疏,無不記錄。及軍敗檢簡,無片言及軍 事者。世祖明其純謹,益加禮遇。後因閒談,聊戲問曰: 「念丞相不?」答曰:「受供十年,何可忘德?今從陛下乞願, 願為丞相三年燒香。」帝悽然慘容,義而許焉。及中興 寺成,敕令移住,為開三間房。後於東府讌會,王公畢 集,敕見跋陀,時未及淨髮,白首皓然。世祖遙望顧謂 尚書謝莊曰:「摩訶衍聰明機解,但老期已至,朕試問 之,其悟人意也。」䟦陀上階,因迎謂之曰:「摩訶衍不負 遠來之意,但唯有一在。」跋陀即應聲答曰:「貧道遠歸 帝京,垂三十載,天子恩遇,銜愧罔極。但七十老病,唯 一死在。」帝嘉其機辯,敕近御而坐,舉朝屬目。後于秣 陵界鳳凰樓西起寺,每至夜半,輒有推戶而喚,視不 見人,眾屢魘夢。跋陀燒香咒願曰:「汝宿緣在此,我今 起寺,行道禮懺,常為汝等。若住者,為護寺善神;若不 能住,各隨所安。」既而道俗十餘人,同夕夢見鬼神千 數,皆荷擔移去,寺眾遂安。今陶後渚白塔寺,即其處 也。大明六年,天下亢旱,禱祈山川,累月無驗。世祖請 令祈雨,必使有感。如其無獲,不須相見。跋陀曰:「仰憑 三寶,陛下天威,冀必降澤。如其不獲,不復重見。」即往 北湖釣臺,燒香祈請,不復飲食,默而誦經,密加祕咒。 明日晡時,西北雲起,初如車蓋,日在桑榆,風震雲合, 連日降雨。明旦,公卿入賀,敕見慰勞,䞋施相續。跋陀 自幼已來,蔬食終身,常執持香爐,未嘗輟手。每食竟, 輒分食飛鳥,乃集手取食。至太宗之世,禮供彌隆。到 太始四年正月,覺體不愈,便與太宗及公卿等告別。 臨終之日,延佇而望,云見天華聖像,禺中遂卒,春秋 七十有五。太宗深加痛惜,慰賻甚厚。公卿會葬,榮哀 備焉。時又有沙門寶意,梵言阿那摩低,本姓康,康居 人,世居天竺。以宋孝武建中,來止京師瓦官禪房,恆於寺中樹下坐禪,及曉經律,時人亦號「三藏。」常轉側 數百貝子,立知凶吉。善能神咒,以香塗掌,亦見人往 事。「宋世祖施其一銅唾壺,高二尺許,常在床前,忽有 人竊之,意取坐席一領空卷之,咒上數遍,經於三夕, 唾壺還在席中,莫測其然。」於是四遠道俗,咸敬而異 焉。齊文惠、文宣及梁太祖並敬以師禮焉。永明末,卒 於所住。

慧嚴附法智[编辑]

按《高僧傳》,「慧嚴,姓范,豫州人。年十二為諸生,博曉詩 書。十六出家,又精練佛理。迄甫立年,學洞群籍,風聲 四遠,化洽殊邦。聞什公在關,復從受學,訪正音義,多 所異聞。後還京師,止東安寺,宋高祖素所知重。高祖 後伐長安,要與同行。嚴曰:『檀越此行,雖伐罪弔民,貧 道事外之人,不敢聞命』。帝苦要之,遂行。及文帝在位」, 情好尢密,每見弘讚,問佛法理。時顏延之著《離識觀》 及論,檢帝命嚴辨其同異,往復終日。帝笑曰:「公等今 日無愧支、許。」嚴後著《無生滅論》及《老子略注》等。東海 何承天以博物著名,乃問嚴:「佛國將用何曆?」嚴云:「天 竺夏至之日,方中無影,所謂天中,於五行土德色尚 黃,數尚五,八寸為一尺十兩,當此土十二兩建辰之 月為歲首。」及討覈分至,推校薄蝕,顧步光影,其法甚 詳,宿度年紀,咸有條例,承天無所措難。後婆利國人 來,果同嚴說,帝敕任豫受焉。《大涅槃經》初至宋土,文 言致善,而品數疏簡,初學難以措懷。嚴乃共慧觀、謝 靈運等,依泥洹本加之品目。文有過質,頗亦治改,始 有數本流行。嚴乃夢見一人,形狀極偉,厲聲謂嚴曰: 「《涅槃》尊經,何以輒加斟酌?」嚴覺已惕然,迺更集僧,欲 收前本。時識者咸云:「此蓋欲誡勵後人耳。若必不應 者,何容即時方夢?」嚴以為然。頃之,又夢神人告曰:「君 以弘經之力,必當見佛也。」嚴以宋元嘉二十年卒於 東安寺,春秋八十有一矣。帝詔曰:「嚴法師器識淵遠, 學道」之匠,奄爾遷神,痛悼於懷。可給錢五萬,布五十 匹。嚴弟子法智,幼有神理,年二十四往江陵,值雅公 講便,論議數番。雅措置無地,顧盻四眾曰:「小子斐然 成章。」智笑曰:「迺《變風》《變雅》作矣。」於是聲布楚郢,譽洽 京吳,善成實及大小品焉。

浮陀跋摩[编辑]

按《高僧傳》:「浮陀跋摩,此云覺鎧,西域人也。幼而履操 明直,聰悟出群,習學三藏,偏善《毗婆沙論》,常誦持此 部,以為心要。宋元嘉之中,遊於西涼。先有沙門道泰, 志用強惈,少遊蔥右,遍歷諸國,得《毗婆沙》梵本十有 萬偈。還至姑臧,側席虛襟,企待明匠。聞跋摩遊心此 論,請為翻譯。時蒙遜已死,子牧犍襲位。以犍承和五 年歲次丁丑四月八日,即宋元嘉十四年,於涼州城 內閒豫宮中」,請跋摩譯焉。泰即筆受。沙門慧嵩、道朗 與義學僧三百餘人,考正文義,再周方訖,凡一百卷。 沙門道挻為之作序。有頃,魏虜拓䟦燾西伐姑臧,涼 土崩亂,經書什物,皆被焚蕩,遂失四十卷,今唯有六 十卷存焉。跋摩避亂西反,不知所終。

法成[编辑]

按《高僧傳》:「法成,涼州人。十六出家,學通經律,不餌五 穀,唯食松柏脂。孤居巖穴,習禪為務。元嘉中,東海王 懷素出守巴西,聞風遣迎,會於涪城,夏坐講律,事竟 辭反,因停廣漢,復弘禪法。後小疾,便告眾云亡。成常 誦《寶積經》,於是自力誦之,始得半卷,氣劣不堪,乃令 人讀之,一遍纔竟,合掌而卒。侍疾十餘人,咸見空中」 有紺馬,背負金棺,升空而逝。

慧覽[编辑]

「按《高僧傳》,慧覽,姓成,酒泉人。少與元高俱以寂觀見 稱。覽曾遊西域,頂戴佛缽,仍於罽賓從達摩比丘諮 受禪要。達摩曾入定,往兜率天,從彌勒受菩薩戒。後 以戒法授覽。還至于填,復以戒法授彼方諸僧。後乃 歸。路由河南,河南吐谷渾慕延世子瓊等敬覽德聞, 遣使并資財,令於蜀立左軍寺,覽即居之,後移羅浮」 天宮寺。宋文請下都上鍾山定林寺,孝武起中興寺, 復敕令移住,京邑禪僧皆隨踵受業。吳興沈演、平昌 孟顗,並欽慕道德,為造禪室於寺。宋大明中卒,春秋 六十餘矣。

僧瑜[编辑]

按《高僧傳》:「僧瑜,姓周,吳興餘杭人。弱冠出家,業素純 粹。元嘉十五年,與同學曇溫、慧光等於廬山南嶺共 建精舍,名曰招隱。瑜常以為結累三塗,情形故也。情 將盡矣,形亦宜捐,藥王之轍,獨何云遠。於是屢發言 誓,始契燒身。以宋孝建二年六月三日集薪為龕,并 請僧設齋,告眾辭別。是日雲霧晦合,密雨交零,瑜乃」 誓曰:「若我所志克明,天當清朗,如其無感,便當滂注。 使此四輩知神應之無昧也。」言已,雲景明霽。至初夜 竟,便入薪龕中,合掌平坐,誦《藥王品》。火燄交至,猶合 掌不散。道俗知者,奔赴彌山,並稽首作禮,願結因緣。 咸見紫氣騰空,久之乃歇。時年四十四。其卒後旬有 四日,瑜房中生雙桐,根枝豐茂,巨細相似,貫壤直聳遂成連理奇樹。識者以為娑羅寶樹,克炳泥洹,瑜之 庶幾,故見斯證。因號為「雙桐沙門。」吳郡張辯為平南 長史,親睹其事,具有傳讚。

僧業附慧先[编辑]

按《高僧傳》,「僧業姓王,河內人。幼而聰悟,博涉眾典。後 遊長安,從什公受業。見新出《十誦》,遂專功此部。雋發 天然,洞盡深奧。什歎曰:『後世之優波離也』。」值關中多 難,避地京師。吳國張邵挹其貞素,乃請還姑蘇,為造 閒居寺。地勢清曠,環帶長川。業居宗秉化,訓誘無輟, 三吳學士,輻湊肩聯。又以講道餘隙,屬意禪門,每一 端坐,輒有異香充塞房中。近業坐者,咸所共聞,莫不 歎其神異。昔什公在關,未出《十誦》,乃先譯《戒本》及流 支入秦,方傳大部。故《戒心》之與大本,其意正同。在言 或異,業乃改正,一依大本。今之傳誦,二本雙行。業以 元嘉十八年卒於吳中,春秋七十有五。業弟子慧先, 襲業風軌,亦數當講說。

慧慶[编辑]

按《高僧傳》:「慧慶,廣陵人。出家止廬山寺。學通經律,清 潔有戒行。誦《法華》《十地》《思益》《維摩》,每夜吟諷,常聞闇 中有彈指讚歎之聲。嘗於小雷遇風波,船將覆沒,慶 唯誦經不輟,覺船在浪中,如有人牽之,倏忽至岸。於 是篤勵彌勤。宋元嘉末卒,春秋六十有二。」

法宗[编辑]

按《高僧傳》:法宗,臨海人。少好遊獵,嘗於剡遇射孕鹿 墮胎,鹿母銜箭,猶就地舐子。宗乃悔悟,知貪生愛子, 是有識所同。於是摧弓折矢,出家業道。常分衛自資, 受一食法,蔬苦六時,以悔先罪。誦《法華維摩》,常升臺 諷詠,響聞四遠。士庶稟其歸戒者三千餘人。遂開拓 所住,以為精舍,因誦為目,號曰「法華臺」也。宗後不測 所終。

道冏[编辑]

按《高僧傳》:「道冏姓馬,扶風人。初出家,為道懿弟子。懿 病,嘗遣冏等四人至河南霍山採鍾乳,入穴數里,跨 木渡水,三人溺死,炬火又亡,冏判無濟理。冏素誦《法 華》,唯憑誠此業,又存念觀音,有頃,見一光如螢火,追 之不及,遂得出穴。於是進修禪業,節行彌深,頻作數 過普賢齋,並有瑞應。或見梵僧入坐,或見騎馬人至」, 並以未及暄涼,倏忽不見。後與同學四人,南遊上京, 觀矚風化。夜乘冰渡河,中道冰破,三人沒死。冏又歸 誠觀音,乃覺腳下如有一物,自復見赤光在前,乘 光至岸達都,止南澗寺,常以般舟為業。嘗中夜入禪, 忽見四人御車至房,呼令上乘。冏欻不自覺,已見身 在郡後沈橋間。見一人在路坐胡床,侍者數百人,見 冏驚起。冏曰:「坐禪人耳。」彼人因謂左右曰:「向止令知 處而已,何忽勞屈法師?」於是禮拜執別,令人送冏還 寺,扣門良久方開。入寺,見房猶閉,眾咸莫測其然。宋 元嘉二十年,臨川康王義慶攜往廣陵,終於彼也。

智猛[编辑]

按《高僧傳》:「智猛,雍州京兆新豐人。稟性端明,厲行清 白。少襲法服,修業專至,諷誦之聲,以夜繼日。每聞外 國道人說天竺國有釋迦遺跡及方等眾經,常慨然 有感,馳心遐外,以為萬里咫尺,千載可追也。遂以偽 秦弘始六年甲辰之歲,招結同志沙門十有五人,發 跡長安,渡河跨谷三十六所,至涼州城。出自陽關,西」 入流沙,陵危度險,有過前倍。遂歷鄯善、龜茲、于闐諸 國,備矚風化。從于闐西南行二千里,始登蔥嶺,而九 人退還。猛與餘伴進行千七百里,至波淪國。同侶竺 道嵩又復無常,將欲闍毗,忽失屍所在。猛悲歎驚異, 於是自力而前,與餘四人共度雪山,渡辛頭河,到罽 賓國。國有五百羅漢,常往反阿耨達池,有大德羅漢, 見猛至,歡喜。猛諮問方土,為說四天下事。猛又於奇 沙國見佛文石唾壺,又於此國見佛缽,光色紫紺,四 際畫然。猛香華供養,頂戴發願:缽若有應,能輕能重。 既而轉重,力遂不堪,及下案時,復不覺重,其道心所 應如此。復西南行千三百里,至迦惟羅衛國,見佛髮、 佛牙及肉髻骨,佛影、佛跡,炳然具存。又睹泥洹堅固 之林,降魔菩提之樹,猛喜心內充,設供一日,兼以寶 蓋大衣覆降魔像。其所遊踐,究觀靈變,天梯龍池之 事,不可勝數。後至華氏國阿育王舊都,有大智婆羅 門,名羅閱宗,舉族弘法,王所欽重,造純銀塔,高三丈。 既見猛至,乃問秦地有大乘學不?猛答:「悉大乘學。」羅 閱驚歎曰:「希有希有!將非菩薩往化耶?」猛於其家得 《大泥洹》梵本一部,又得《僧祇律》一部,及餘經梵本,誓 願流通,於是便反。以甲子歲發天竺,同行三伴,於路 無常,唯猛與曇纂俱還涼州,出《泥洹》本得二十卷。以 元嘉十四年入蜀,十六年七月造傳,記所遊歷。元嘉 末,卒於成都。余歷尋遊方沙門,記列道路,時或不同; 佛缽《頂骨》,處亦乖爽。將知遊往天竺,非止一路,頂缽 靈跡,時屆異土,故傳述見聞,難以例也。

道淵[编辑]

按《高僧傳》:「道淵姓寇,不知何許人。出家止京師東安
考證.svg
寺。少持律檢,長習義宗,眾經數論,靡不通達,而潛光

隱德,世莫之知。後於東安寺開講,剖析元微,洞盡幽 賾,使終古積滯,煥然冰解。於是學徒改觀,翕然附德。 後移居彭城寺。宋文帝以淵行為物軌,敕居寺任。後 卒於所住,春秋七十有八。」

慧琳[编辑]

按《宋書》天竺迦毗黎國傳:「沙門慧琳者,秦郡秦縣人, 姓劉氏。少出家,住冶城寺。有才章,兼外內之學,為廬 陵王義真所知。嘗著《均善論》行于世。舊僧謂其貶黜 釋氏,欲加擯斥。太祖見論賞之。元嘉中,遂參權要,朝 廷大事,皆與議焉。賓客輻湊,門車常有數十兩,四方 贈賂相係,勢傾一時。注《孝經》及《莊子·逍遙篇》文論傳」 于世。

按《顏延之傳》:延之為祕書監、光祿勳、太常。時沙門釋 慧琳以才學為太祖所賞愛,每見召,常升獨榻,延之 甚嫉焉。因醉白上曰:「昔同子參乘,袁絲正色。此三台 之坐,豈可使刑餘居之?」上變色。

按《高僧傳》:「道淵弟子慧琳,本姓劉,秦郡人。善諸經及 莊老俳諧,好語笑,長於製作,故有集十卷。而為性傲 誕,頗自矜伐。淵嘗詣傅亮,琳先在坐,及淵至,琳不為 致禮。淵怒之,彰於顏色。亮遂罰琳杖二十。宋世祖雅 重琳,引見常昇獨榻,顏延之每以致譏,帝輒不悅。後 著《白黑論》,乖於佛理。衡陽太守何承天與琳比狎,雅」 相擊揚,著《達性論》,並拘滯一方,詆呵釋教。顏延之及 宗炳《難駮》二論,各萬餘言。琳既自毀其法,被斥交州。 世云「淵公見麻星」者,即其人也。

慧靜[编辑]

按《高僧傳》,慧靜,姓王,東阿人。少遊學伊洛之間,晚歷 徐、兗,容貌甚黑,而識悟清遠。時洛中有沙門道經,亦 解邁當世,與靜齊名,而耳甚長大,故時人語曰:洛下 長大耳,東阿黑如墨。有問無不詶,有詶無不塞。靜至 性虛通,澄審有思力,每法輪一轉,輒負帙千人,海內 學賓無不畢集。誦《法華》《小品》注《維摩》《思益》,著《涅槃略 記》《大品旨歸》及《達命論》,井諸法師誄多流傳北土,不 甚過江。宋元嘉中卒,春秋六十餘矣。

慧紹附僧要[编辑]

按《高僧傳》:「慧紹不知氏族,小兒時,母哺魚肉輒吐咽 菜不疑,於是便蔬食。至八歲出家為僧要弟子,精勤 懍勵,苦行標節。後隨要,止臨川招提寺,乃密有燒身 之意。常雇人斫薪,積於東山石室,高數丈,中央開一 龕,足容己身。乃還寺辭要,苦諫不從。即於焚身之日, 於東山設大眾八關,并告別知識。其日闔境奔波,車」 馬人眾,及齎金寶者,不可稱數。至初夜行道,紹自行 香。行香既竟,執燭然薪,入中而坐,誦《藥王本事品》。眾 既不見,紹悟其已去。禮拜未畢,悉至𧂐所。𧂐已洞然, 誦聲未息,火至額,聞唱一心,言已奄絕。大眾咸見一 星,其大如斗,直下煙中,俄而上天。時見者咸謂天宮 迎紹。經三日,薪聚乃盡。紹臨終謂同學曰:「吾燒身處 當生梧桐,慎莫伐之。」其後三日果生焉。紹焚身是元 嘉二十八年,年二十八。紹師僧要,亦清謹有懿德。年 一百六歲,終於寺。

慧安附僧覽 法衛[编辑]

按《高僧傳》,「慧安,未詳何許人,少被虜,屬荊州人為奴, 執役勤緊,主甚愛之。年十八,聽出家,止江陵琵琶寺。 風貌庸率,頗共輕之。時為沙彌,眾僧列坐,輒使行水。 安恆執空瓶,從上至下,水常不竭,時咸以異焉。及受 具戒,稍顯靈跡。嘗月晦夕,共同學慧濟上堂布薩,堂 戶未開,安乃綰濟指,從壁隙而入,出亦如之。濟甚駭」 懼不敢發言。後乃與濟共至塔下,便語濟云:「吾當遠 行,今與君別。」頃之便見天人伎樂香花布滿空中,濟 唯驚懼竟不得語。安又謂曰:「吾前後事跡慎無妄說, 說必有咎。唯西南有一白衣,是新發意菩薩,可具為 說之。」於是辭去,便附商人入湘川,中路患痢極篤,謂 船主曰:「貧道命必應盡,但出置岸邊,不須器木。氣絕 之後,即施蟲鳥。」商人依其言,出臥岸側,夜見火炎從 身而出。商人怪懼,就往觀之,已氣絕矣。商人行至湘 東,見安亦已先至,俄又不知所之。濟後至陟屺寺,詣 隱士南陽劉虯,具言其事。虯即起遙禮之,謂濟曰:「此 得道之人,火光三昧也。」時蜀中又有僧覽法衛,並有 異跡,時人亦疑得聖果。

普明[编辑]

按《高僧傳》:「普明姓張,臨淄人。少出家,稟性清純,蔬食 布衣,以懺誦為業,誦《法華》《維摩》二經。及諷誦之時,有 別衣別坐,未嘗穢雜。每至勸發品,輒見普賢垂象,立 在其前,誦《維摩經》,亦聞空中唱樂。又善神咒,所救皆 愈。有鄉人王道真妻病,請明來咒。明入門,婦便悶絕。 俄見一物如狸,長數尺許,從狗竇出,因此而愈。明嘗」 行水傍,祠巫覡。自云「神見之皆奔走。」以宋孝建初中 卒,春秋八十有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