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14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一百四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一百四十五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一百四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一百四十五卷目錄

 僧部列傳二十一

  隋六

  法總       僧曇附慧重

  靈璨       法瓚

  寶儒       慧最

  僧朗       慧暢附僧溫

  志念       智炬附慧感 慧賾

  慧海       辯義

  明舜附慧相  智梵

  𩇕淵       道宗

  普曠       保恭

  法侃附道撫  吉藏附慧遠

神異典第一百四十五卷

僧部列傳二十一[编辑]

隋六[编辑]

法總[编辑]

按《續高僧傳》:「法總姓段氏,并州太原人也。少誦《涅槃》, 既通全部,志在文言,未遑聽涉。十餘年中,初不替廢。 後聽元義,便即傳講。前後二紀,領悟非一。而寬厚遜 仰,為物歸投。開皇年中,敕召為涅槃眾主,居於海覺, 聚結四方,常敷至理,無捨炎燠。仁壽初,敕送舍利於 隋州之智門寺。掘基三尺,獲神龜一枚,色黃且綠,狀」 如彩繡,頭有八字云「上大王八萬七千年。」腹下有「王 興」二字。馳步往來,都無所食。及舍利所由,令人治道。 於隋侯橋側,又雨甘露,狀如雨,香甜濃潤,眾共飲之, 總表聞帝,敬謁靈祥。恆以此龜置於御座,與臣下觀 之。帝遊北苑,放之清池,雖沉泳少時,還出遶池,循逐 帝躬,前後非一。及四年春,又敕送舍「利於遼州下生 寺,放光分粒,其相極多,石函變為錦文及童子之像。 函之北面,現於雙樹,下有臥佛。又於函南現金剛捉 杵擬山之像。又於函東現二佛俱立,并一麒麟。又於 函西現一菩薩并一神尼,曲身合掌,向於菩薩。」更有 諸像,略不述之。又放大光,撩亂而起,動眩人目。從暝 達曉,諸燈雖滅,而光續照,不異日月之明。爾夕陰雨, 佛堂鴟吻放於黃光,飛移東南三百餘步。外人謂火 走赴,知非尋光所發,乃從堂中舍利處出。眾皆通見, 大發道心。八日將下,五色雲蓋,覆於塔上,又感奇鳥 素身,烏尾赤觜,口銜片雲,狀如華蓋,亦現塔上。斯瑞 之感,五萬餘人一時同見。及填下訖,雲鳥皆滅。四月 九日,基上放光,分為五道,直西而去,色如彩畫,數百 里引之,見者非一。總躬臨此瑞,喜發內心,具圖上聞, 敕封祕閣。後因故業,講誦不疲。大業年中,卒於海覺, 春秋七十矣。門人行等,元會嗣續擅名,見於《別傳》。

僧曇附慧重[编辑]

按《續高僧傳》:「僧曇,姓張氏,住洛州。少小出家,通諸經 論。慨佛法未具,發憤求之。以高齊之季,結友西行,前 達蔥山。會諸梗澀,路既不通,乃旋京輦。梵言音字,並 通詁訓。開皇十年,敕詔翻譯,住大興善。後敕送舍利 於蒲州之栖巖寺,即古雲居寺也。山曰中朝,西臨河 涘,世稱形勝,莫尚於斯。初送達州治,而栖巖佛殿內」 有鐘鼓之音,響震一寺。迫而就檢,一無所見。靈輿至 寺,是夜於浮圖上放大光明,流照堂內,通朗無翳。如 是前後頻放神光,或似香爐乘空而上,或飛紫燄,如 花如葉,乍散乍聚;或如佛像,光趺宛具;或如虹氣環 遶塔帳,累日連宵,昱耀難准。又州治仁壽寺僧夜望 栖巖,光如樓闕,照於山谷。又去山寺「八十里,住者見 光如火,皆謂野火燒寺。及來尋覓,乃知靈相。」其祥瑞 之感如此也。至仁壽末年,又敕於殷州智度寺置塔。 初至州治,見佛像垂手正坐,在於瓶內,迄至入函,常 不變異。又地生羅紋,屋上見青蓮華及菩薩像,大眾 同睹。又見龍盤蛇屈之象,并大人足跡,及牛馬鳥獸 等跡。又置塔處,有小「蛇二枚,停住不去,因即構基,入 地四尺,飛泉上涌,癘疫已下,六根壞人,服者通損。既 值斯緣,乃移北置,以避於泉。故二蛇之住,深有由矣。」 曇以傳譯之美,繼業終寺,即大業初年矣。時有慧重 沙門,姓郭,雍州人,練道少年,綜尋內外,志力方梗,不 憚威侮,攝論十地,戶牖由開。敕請造塔於泰州岱嶽 寺。初停公館,舍利金瓶自然開現,放光流外,道俗咸 睹,送至寺塔。將入石函,又放光明,晃耀人目。嶽表白 氣三道,下流直向塔基,良久乃歇。又嶽神廟戶,由來 封閉,舍利至止,三度自開。識者以神來敬禮故耳。後 不委其終。

靈璨[编辑]

按《續高僧傳》:「靈璨,懷州人,遠公之門人也。稟性純直, 寬柔著稱。遊學相鄴,研蘊正理。深明《十地涅槃》,備經講授。隨遠入關,十數之一也。住大興善,後為遠公去 世,眾侶無依。開皇十七年,下敕補為眾主,於淨影寺 傳揚故業。積經年稔,仁壽興塔,降敕令送舍利於懷 州之長壽寺。初建塔將下,感一雄雉集於函上,載飛」 載止,曾無驚懼。與受三歸,便近人馴遶,似如聽受,迴 頭鼓舞,欣躍自娛。覆勘其形,實非雉也,身具五彩羽 毛。希世以狀奏聞,敕勘《瑞圖》,云「彩鸞也。」璨令寺僧執 之,放於北山,飛鳥群迎,鳴唳而去。又感異跡三十餘 步,直來塔所,不見還蹤。及四月八日,將入石函,又放 光明,旋環隱沒,道俗崩湧,無不發心。仁壽末年,又敕 送於澤州古賢谷景淨寺起塔,即遠公之生地也。初 至州治,半月之間,十八種相前後迭起,或如星光遶 旋,或如丹氣碧雲,紫霞白霧,羅布上空,照燭城郭,及 映闤闠數萬,道俗同時一見。送至基所,光如列宿,大 小交錯,數亦無量。更有諸相,具如《別傳》。璨後住大禪 定,如舊所傳。武德之初。卒於本寺。春秋七十矣。

法瓚[编辑]

按《續高僧傳》:「法瓚,齊州人也。安心寂定,樂居巖穴,頭 陀苦行,是所經懷。隱於泰嶽之阜,開蒙訓接,善知方 便,兼以達解諦義,時揚清論,致有覆喪,坐無輟講,待 移之誚興世。瓚初聞之,深自赧怍,曰:『問非切並不欲 困人。謂言彼解,何言致斃』?因遂杜口,不事言論,閉謁 尋閑,披翫而已。」開皇十四年,文帝省方,招訪明德,人 有述其清曠者,乃下敕延之,與帝同歸。達於京邑,住 勝光寺。肅肅禪侶,擁篲門庭,以身範世,復見斯日。仁 壽置塔,敕令送舍利於齊州泰山神通寺。初至寺,即 放圓光,乍赤乍白,時沉時舉,或如流星。人眾同見,井 水湧溢,酌而用之。下後還復。又感群鹿,自然至塔,雖 鼓吹眾鬧,馴附無恐。又感鵝一雙,從「四月三日終於 八日,恆來轝前,立聽梵讚。恰至埋訖,跡絕不來。斯之 感致,罕聞於古。」瓚具以聞後,導以禪定,時揚法化,言 無嚴切,而密附懷抱,遂終於所住。

寶儒[编辑]

按《續高僧傳》:「寶儒,幽州人也。童子出家,遊博諸講,居 無常准,惟道是務。後至鄴下,依止遠公。十地微言,頗 知綱領。值周喪,法寶,南歸有陳,達命清通,亟振名譽。 自隋氏戡定,文軌大同,便歸洛汭。還師於遠,聽《大涅 槃》。首尾三載,通鏡其旨,即蒙覆述。遠自處坐,印可其 言。慕義相從,還居淨影。慧心更舉,遐計前英。立破之」 間,深鑒彌密。仁壽建塔鄧州,乃敕令住寺,名大興國 也。帝昔龍潛所基,既至求石,訪無美者,乃取寺內璞 石,鐫斲為函。石本麤惡,磨飾將了,乃變成瑪瑙,細膩 異倫。復有隸字三枚,云「正國得也。」形設正直,巧類神 工,名筆之人,未可加點。又見種種林木麟鳳等像,儒 與官人圖以表奏。返寺之後,閉門脩業。時因食次。方 見其面。不久卒於本寺。

慧最[编辑]

按《續高僧傳》,「慧最,瀛州人也。初聽《涅槃》,遊學鄴下,因 聞即講,曾未經遍,而言議綸綜,綽爾舒閑,故為同席 諸賢之所歎仰。周滅齊日,南奔江表,復習慧門,頗通 餘論。且自北僧在陳,多乖時俗,惟最機權內動,不墜 風流,多為南方周旋膠漆。隋室肇興,中原安泰,便觀 化輦掖,參聽異聞。後住光明,時傳雅導。而好居靜退, 非賢不友,神志宏標,氣調高遠,不妄受辱,必清瑕累」, 其立志也如此。仁壽年中,敕遣送舍利於荊州大興 國寺龍潛道場。昔者隋高作相,因過此寺,遇一沙門, 深相結納,當時器重,不測其言。及龍飛之後,追憶舊 旨,下詔徵之。其身已逝,敕乃營其住寺,雕其舊房,故 有「興國」「龍潛」之美號也。並出自綸言,帝之別意。又道 場前面步廊自崩,僧欲治護,控引未就。及舍利既至, 將安塔基,巡行顯敞,惟斯壞處,商度廣狹,恰衷塔形。 有識者云,豫毀其廊,用待安塔。及四月八日,舍利院 內忽然霧起,齋後便歇,日光朗照,有雲如蓋,正處塔 空,仍下細雨,不濕餘處。又感鳧鶴眾鳥,塔上飛旋,又 見雲間紫色,狀如花炬。又雨天花如雪,紛紛而下,竟 不至地。後又送舍利於吉州發蒙寺,掘深八尺,獲豫 章板一條,古磚六枚,銀瓶二口,得舍利一枚,浮水順 轉。又得一寶,體含九彩。人不識之。具以聞奏,寺有瑞 像。宋大明五年,寺僧法均夢見金容希世,梵音清遠。 因行達於三曲江,見像深潭,光浮水上,與太守周湛 等接出,計有千斤,而輕同數兩。身長六尺四寸,金銅 所成。後長沙郡送光趺達都,文帝敕遣還安像所,宛 然符合,總高九尺餘。佛衣緣下有梵書十餘字,人初 不識,後有西方僧讀云:「此迦維羅衛國育王第四女 之所造也。忽爾失去,乃在此耶。」梁天監末,屢放光明, 照於一室。武帝將請入京,因事遂止。大同七年,佛身 流汗。其年,劉敬宣為賊燒郡及寺並盡,惟佛堂不及。 至於十年,像又通汗,湘東王乃迎至江陵,祈福放光。 十二年還返,發像至寺,放光三日乃止。陳天嘉六年, 更加莊飾,故世傳其靈異,處處模寫。最躬事頂禮,圖 於光明。而骨氣雄幹,誠為調御之相,今時所輕略故也。後卒於住寺。

僧朗[编辑]

按《續高僧傳》:「僧朗,恆州人。少而出俗,希崇正化,附從 聽眾,尋繹大論,及以雜心,談唱相接,歸學同市入關, 住空觀寺,復揚講席,隨方利安。而仁恕在懷,言笑溫 雅,有在其席,無悶神心宏博,見知眾所推尚。時有異 問,素非所覽者,便合掌答云:『僧朗學所未通,解惟止 此』。」故英聲大德咸美其識分,不敢蔑其高行也。仁壽 置塔下,敕令送舍利於番州,今所謂廣州靈鷲山果 實寺寶塔是也。初至州治,巡行處所,至果實寺,便可 安之。寺西對水枕山荒榛之下,掘深六尺,獲石函三 枚。二函之內,各有銅函,盛二銀像,并二銀仙。其一函 內有金銀瓶,大小相盛,中無舍利,銘云:「宋元徽元年 建塔。」又寺中舊碑云:「宋永初元年,天」竺沙門僧律嘗 行此處,聞鐘磬聲,天花滿山,因建伽藍。其後有梵僧 求那跋摩來居此寺,曰:「此山將來必逢菩薩聖主,大 弘寶塔。」遂同銘之。今朗規度山勢,惟此堪置,暗合昔 言,諒非徒作。事了還京,住禪定寺,講習為務。大業末 年,終於所住,春秋七十有餘矣。

慧暢附僧溫[编辑]

按《續高僧傳》:「慧暢,姓許氏,萊州人也。偏學雜心,志存 名實,拘滯疆界,局約文義。初不信大乘,以言無宗,當 事同虛誕也。後聞遠公播跡洛陽,學聲遐討,門人山 峙,時號通明。暢乃疑焉。試往尋造,觀其神略,乃見談 述高邃,冒罔天地。返顧小道,狀等游塵。便折挫形神, 伏聽三載,達解涅槃。慨其晚悟,又至京邑,仍住淨影」, 陶思前經,師任成業,仁壽置塔,敕送舍利於牟州拒 神山寺。帝為山出黃銀,別敕以塔鎮之,用酬恩惠。山 在州東五里,昔始皇取石為橋,此山拒而不去,因遂 名焉。山南四里有黃銀穴,塔基之處名溫公埠。《傳》云: 「昔高齊初,有沙門僧溫,行年七十,道行難測,遊化為 任,曾受梁高供養,二十二年。後辭北」還,行住此埠,創 立寺宇,因山為號,而虎狼鳥獸,遶寺鳴吼,似若怖溫。 溫出戶語曰:「汝是畜生,十惡所感;吾是人道,十善所 招。罪福天懸,何勞干我?汝宜速去。」既聞及斯,於是鳥 獸永絕此山。而溫身長七尺,威儀懍人,眉長尺餘,垂 蔽其面。欲有所睹,以手搴之,故至於今。雖有寺號,而 俗猶呼為「溫公埠」焉。暢安處事了,返還京寺,綜習前 業,終世不出,言問慶弔,亦所不行。預知其亡,清浴其 體,端坐待卒。至期奄逝,春秋七十有餘矣。

志念[编辑]

按《續高僧傳》志,「念俗姓陳氏,冀州信都人。其先潁川 實蕃之後裔也,因官而居河朔焉。念冰清表志,嶽峙 登神,俊朗絕倫,觀方在慮,爰至受具問道。鄴都有道 長法師,精通智論,為學者之宗。乃荷箱從聽,經於數 載,便與當席擅名,所謂誕札休繼等,一期俊列,連衡 齊德。意謂解非滿抱,終於蓋棺。乃游諸講肆,備探沖」 奧,務盡幽賾。又詣道寵法師學《十地論》,聽始知終,聞 同先覽。西秦有高昌國慧嵩法師,統解小乘,世號「毗 曇孔子」,學匡天下,眾侶塵隨。沙門道猷、智洪、晃覺、散、 魏等,並稱席中杞梓,慧苑琳琅。念顧眄,從之成名。猷 上皆博通元極,堪為物依,乃旋踵本鄉,將弘法澤。時 刺史任城王彥,帝之介弟,情附虛宗,既屬念還,為張 法會,與僧瓊法師對揚道化,盛啟本情,雙演二論,前 開智度,後發雜心,岠對勍鋒,無非喪律。時州都沙門 法繼者,兩河俊士,燕魏高僧,居坐謂念曰:「觀弟功行 慧悟,超邁若斯,必大教由興,名垂不朽也。」於即頻弘 二論,一十餘年,學觀霞開,談林霧結。齊運移曆,周毀 釋經。遂乃逃迸海隅,同塵素服,重尋小論,亟動天機, 疑慮廓消,佇聆明運。值隋國創興,佛日還復,敕訪之 始即預出家,而包蘊迦延,未遑敷述。至開皇四年,謂 弟沙門志湛曰:「吾躬冠小乘,自揣與羅漢齊鑣也,但 時未至,故且斂翮耳。」湛夙餐法味,欣其告及,以事達 明彥法師。彥成實元緒,素襲念名,與門人洪該等三 百餘人,躬事邀延,闡開心論,遂騁垂天之翼,引蓋世 之功,俯仰應機,披圖廣論,名味之聚,緣重之識,卷舒 敻古之下,立廢終窮之前,大義千有餘條,並為軌導。 至如《迦延本經》,傳謬來久,《業揵度》中脫落四紙,諸師 講解曾無異,尋念推測,上下懸續,其文理會詞聯,皆 符前作,初未之悟也。後江左傳本,取勘遺蹤,校念所 在,片無增減,時為不測之人焉。撰《迦延雜心論疏》及 《廣鈔》各九卷,盛行於世。受學者數百人,如汲郡洪該、 趙郡法懿、漳濱懷正、襄國道深、魏郡慧休、河間圓粲、 浚儀善住、汝南慧凝、高城道照、洛壽明儒、海岱圓常、 上谷慧藏,並蘭菊齊芳,踵武傳業,關河濟洽,二十餘 年。隋漢王諒作鎮晉陽,班條衛、冀,搜選名德,預有弘 宣。念與門學四百餘人奉禮西并,將承王供。諒乃於 宮城之內,更築子城,安置露塔,別造精舍,名為內城 寺,引念居之,今之開義寺是也。勞問殷至,特加尤禮。 又令上開府諮議參軍王頗宣教云:「寡人備是帝子 民父,莅政此藩,召請法師等,遠來降趾。道不虛運,必藉人弘,正欲闡揚佛教,使慧日清朗,兆庶蒙賴,法之 力也。宜銓舉業長者,可於大興國寺宣揚正法,當即 大眾還推念焉。」既預經綸,即弘敷訓,先舉大論,末演 小乘,辯注若飛流,聲暢如天鼓,三乘並騖,四部填煙。 其知名者,則慧達、法景、法楞、十力、圓經、法達、智起、僧 鸞、僧藏、靜觀、寶超、神素、道傑等五百餘人,並九土揚 名,五乘馳德,精窮內外,御化一方。消鄙恡於筵中,斷 封疑於理際。仁壽二年,獻后背世,有詔追王入輔。王 乃集僧曰:「今須法師一人,神解高第者,可共寡人入 朝。擬抗論京華,傳風道俗。」眾皆相顧,未之有對。王曰: 「如今所觀,念法師堪臨此選。」遂與同行。既達京師,禪 林創講,王自為檀越,經營法事。念登座震吼,四答冰 消。清論徐轉,群疑潛遣。由是門人慕義,千計盈堂,遂 使義窟經笥,九衢同軌。百有餘日,盛啟未聞。王又與 念同還并部,晉陽學眾,佇想來儀。王又出教令於寶 基寺開授,方面千里,法座輟音,執卷承旨,相趨階位。 會隋高晏駕,中外相疑,漢王列境舉兵,鯨鯢海陸。念 乘舋還里,與沙門明空等講宣二論。紹業滄溟,望風 總集。大業之始,載蕩妖氛,招引義學,光諸慧日。屢詔 往徵,頻辭不赴。以大業四年卒於滄土,時年七十有 四。渤海太守金紫光祿大夫歷陽公宋元亮及諸緇 素若喪厥親,為之建塔益州福成寺。道基法師慧解 通微,祖習有所,乃為之《行狀》,援引今古,文質存焉。

智炬附慧感 慧賾[编辑]

按《續高僧傳》:「智炬,姓吳氏,吳郡人。性矜莊,善機會,美 容貌,雅為眾表。又善草隸,偏愛文章。每值名賓,輒屬 興綴彩,鋪詞橫錦,勇思霏霜。而儀軌憲司,未沿流俗。 初聽興皇朗公講,討窮深,致學冠時雄,而神氣高標, 在物峰出。威儀庠序,容止端隆。雖寢處虛閒,立操無 改。有人私覘兩月,徒行。空野攝衣,無見抄反。欣其謹」 慎,故重敘之。講《四論大品》,洞開幽府,鏡識宗歸,披釋 金陵,望風頓帙,吐納機辯,適對當時。弘匠浙東,砥礪 前學,致使禹穴西騖,成器極繁。末於故都建初寺,又 講《三論》,常聽百人。蔣州刺史武山公郭演,隋之良宰, 創莅南藩,奉敬諮謁,降情歸禁。隋煬往鎮揚越,採拔 英靈。炬既譽洽東甌,名流西楚。徵君慧日,處以異倫, 而執志出群,言成世則,欲使道張帝里,學潤秦川。開 皇十九年,更移關壤,敕住京都之日嚴寺,供由晉國, 教問隆繁,置以華房,朋以明德。一期俊傑,並是四海, 搜揚規矩,特立清秀,不偶群侶,覃思幽尋,無微不討, 外辭以疾,內實傍通,業競六時,研精九部。纔有昏昧, 覽興賦詩,時暫闋餘,便觀統略,製《中論疏》,止解偈文, 責自所消,鄙而輕削。每講談敘,清攉宗致,雅涉曇影 之風;義窟文鋒,頗懷洪偃之量。時有同師沙門吉藏 者,學本興皇,威名相架,文藻橫逸,炬實過之。所以每 講序王,皆製新序,詞各不同,京華德望,餐附味道者 殷矣。而性罕外狎,課力逞詞,自非眾集,未曾瞻覿。以 大業二年正月卒於寺房,春秋七十有二。葬京郊之 南。門人慧感、慧賾,親承嘉誨,詢處有歸。後於江之左 右,所在通化,各領門侶,眾出百人,傳嗣宗勣,不爽遺 緒。

慧海[编辑]

按《續高僧傳》:「慧海姓張氏,河東虞鄉人。久積焚熏,早 成慧力,年在童齔,德類老成。所以涉獵儒門,歷覽元 肆,雖未窮其章句,略以得其指歸。乃曰:『可以栖心養 志者,其惟佛法乎』!至十四,遂落髮染衣為沙門。大昭 元統,曇延法師弟子也。流心宗匠,觀化群師,十八便 講《涅槃》,至於五行、十德、二淨三點,文旨洞曉,詞彩豐」 贍。既受具戒,轉厭囂煩,屏跡山林,專崇禪業。居於弘 農之伏讀山。會周武肆勃,仁祠廢毀,乃竄身避難,奔 齊入陳。戒品無虧,法衣不捨。又採聽攝論,研窮至趣。 大隋御宇,方踐京邑,帝姊城安長公主有知人之鑒, 欽其德望,為立伽藍,遂受以居之,今之靜法寺是也。 課業四部,三學兼弘,門徒濟濟,於今傳美。末愛重定 行,不好講說,緘默自修,惟道是務,而無恃聲望,不言 加飾,直心道場,於斯人矣。仁壽已前,文帝頻頒璽書, 分布舍利,每感異祥,恆有延譽之美。故《感應傳》云:「初 海造塔於定州恆嶽寺,塔基之左有瀅,名曰龍淵。其 水不流,深湛懸岸。及將安置,即揚濤沸湧激注,通於 川陸。」父老傳云:「此水流竭不定,但有善事相投,必即 泄流奔注。」其徵感如此類也。後又送舍利於熊州十 善寺。有人攣躄及痼疾者,積數十年。聞舍利初到,輿 來禮懺。心既殷至,忽便差損,輕健而歸。久值亢旱,飛 塵天塞。又感甘澤,地如油塗,日朗空清,來蘇數萬。大 業二年五月二十七日卒於本寺,春秋五十有七。初 病極,命諸徒曰:「吾聞上棟下宇,生民之齷齪;外槨內 棺,世界之縈羈。既累形骸於桎梏,亦礙生世於大患。 豈揖禮義於囂塵,卜宅葬於煩飾者也?宜宗焚葬,用 嗣先塵,貽諸有類矣。」弟子欽崇德範,收骨而建塔於 終南之峰,即至相之前嶺也。刻石立銘,樹於塔所。自 海之立寺,情務護持,勤攝僧倫,延迎賓客。凶年亟及振名京邑云爾。

辯義[编辑]

按《續高僧傳》,「辯義,姓馬氏,貝州清河人也。少出家,沉 靜寡世事,志懷恢厚,善與人交,久而篤敬,言無勃怒, 滔然遠量。初歸依猷論,師學雜心,貫通文義。年始登 冠,便就講說,據法傳導,疑難縱橫,隨問分析,曾無遺 緒。有沙門曇散者,解超邃古,名重當時,聞義開論,即 來讎擬,往返十番,更無後詞。義曰:『理勢未窮,何不盡 論』?」散曰:「余之難人,問不過十卿,今答勢不盡,知復何 陳。」當即騖譽兩河,甫為稱首。屬《齊曆》云:季周喪道,津 乃南達建業傳弘小論,屢移聲價,更隆中土。隋煬搜 選名德,令住日嚴,以義學功顯著,遂之關輔,諮議決 疑,日不虛席。京師俊德曇恭、道撫及賾淨等,皆執文 諮議,窮其深隱,並未盡其懷也。後以世會明時,寺多 高達,一處五講,常係《法輪》。義皆周歷觀詳,折中弘理。 而晦景消聲,不咎前失。必應機墜緒者,並從容辭讓, 無何而退,不欲顯黜於前。故英雄敬其卑牧,傳芳又 甚於昔。仁壽二年,隋漢王諒遠迎志念法師來萃京 室。王欲衒其智術也,乃於禪林寺創建法集,致使三 輔高哲,咸廢講而同師焉。義廁其筵肆,聆其雅致,乃 以情之所滯,封而問之,前後三日,皆杜詞莫對。念處 坐命曰:「向所問者,乃同疑焉。請在下座,返詢其志。」義 潛隱容德,世罕共宗。及見慧發,不期合京,竦神傳聽。 其為顯晦,皆此類也。煬帝昔位春宮,獻后崩背,召日 嚴大德四十餘人,皆四海宗師,一時翹楚。及義對揚 元理,允塞天心。沙門道嶽,命宗《俱舍》,既無師受,投解 莫從,凡有疑議,皆齎而取決。嶽每歎曰:「余之廣揚對 法,非義孰振其綱哉?」故洽聞之美,見稱英達。時有沙 門智炬、吉藏、慧乘等三十餘人,並煬帝所欽,日嚴同 止,請義開演雜心。顧惟不競,即就元席。既對前達,不 事附文,提舉綱紐,標會幽體,談述元極,不「覺時延。」其 為時賢所重如此。以大業二年遘疾,卒於住寺,春秋 六十有六。葬京郊之南,東宮舍人鄭頲為之碑頌。初 義仁壽二年,奉敕送舍利於本州寶融寺,既達州治, 忽放光明。寺僧智耀先有舍利九分,將入道場,數之 加得十二分。又放光明,隨人緣念,色相不同,青紅紫 白,同時異見。或佛像僧形重㳫而出。前後放光,日流 數度。將入塔夕,復於基上氣發黃紫,去地四尺。填平 後夜,又放大光,上屬星漢,下遍城邑,合境頂戴,欣其 嘉瑞。四年春末,又奉敕廬州獨山梁靜寺起塔。初與 官人案行置地,行至此山,忽有大鹿,從山走下,來迎 於義。騰踊往還,都無所畏。處既高敞,而恨水少,僧眾 汲難。本有一泉,乃是僧粲禪師燒香求水,因即奔注。 至粲亡後,泉涸積年。及將擬置,一夜之間,枯泉還涌。 道俗欣慶。乃至打剎起基,數放大光,如火如雷,旋遶 道場,遍照城郭。官民同見,共嗟希有。

明舜附慧相[编辑]

按《續高僧傳》,「明舜姓張,青州人。少在佛宗,學周經籍, 偏以智論著名。次第誦文六十餘卷,明統大旨,馳譽 海濱,解慧連環,世稱雄傑。值法滅南投,屆於建業,栖 止無定,周流講席。後過江北,住安樂寺。時弘論府,肆 意經王,大小諸乘,並因准的,盛為時俊所採。時沙門 慧乘辯抗淮陽,義歸有敘,從舜指摘大論,定其宗領」, 遂爾弘導。累稔栖意未終,夕經入夢,具見冥官徵責 福業,舜答講《智度論》,并誦本文六十餘卷。冥官云:「講 解浮虛,誦文是實。餘齡未盡,且放令還。」既寤,便止談 論,專私自業。未為晉王召入京輦,住日嚴寺。傳燈事 絕,終窶其心。時敘元義,頓傾品藻。仁壽四年,下敕造 塔,令送舍利於蘄州福田寺。以大業二年卒於京寺。 春秋六十矣。門人《慧相》者。慧聲有據。崇嗣厥業。扇美 江都。

智梵[编辑]

按《續高僧傳》,「智梵,姓封氏,渤海條人。後因祖父剖符, 遂居涿郡之良鄉焉。岐嶷彰美,早悟歸信。年十二,屆 河間郡,值靈簡禪師,求而剃髮,遂遊學鄴都,師承大 論、《十地》等文,並嘗味弘旨,溫習真性,俊響遐逸,同侶 歸宗,二十有三,躬當師導。後策錫崤函,通化京壤,綿 歷二紀,利益弘多,結眾法筵,星羅帝里。」開皇十六年, 天水、扶風二方勝壤,聞梵道務,競申奏請,有敕許焉。 梵住吹虛舟,憩翼天水,大行道化,信靡如風。仁壽末 年,重還魏闕。法輪重轉,學侶雲隨,開袠剖文,皆傳義 旨。其年季春,奉敕置塔於郢州寶香寺,仍於塔東流 水獲毛龜八枚。寺內基東池內又獲八枚,皆大小相 似,與世無異,但毛色青綠,可長三寸,背上橫行,五節 而起,光相超異,出水便靡,但見綠甲入水,毛起歷然。 上竦具以奏聞,由是騰實楚都,知名帝闕。大業五年, 又應詔旨令住禪定,靜緣攝想,無替暄寒。九年二月 四日卒於寺房,春秋七十有五。遺囑施身,門徒遵旨, 乃送終南山。鳩集餘骸,緘於塔內。外施銘文,于今傳 尚矣。

===𩇕淵===按《續高僧傳》,「𩇕淵姓趙氏,京兆武功人也。家世榮茂, 冠蓋相承。厭此浮假,希聞貞素。十三出家,道務宏舉, 定慧攸遠。屬周武陵法,而戒足無毀。慨佛日潛淪,擬 決目餘烈,乃剜眼奉養,用表慧燈之光華也。然幽情 感通,遂果心願。」暨隋文重開正法,即預淄衣,而慧業 遐舉,聞持莫類。自《華嚴》《地持》《涅槃》、十地,皆一聞無墜, 歷耳便講,既釋眾疑,時皆歎伏。行必直視,動靜咸安。 住則安禪,緣諸止觀。一盋之與百衲,始習至終;常坐 之與山居,報傾便止。譏疑有涉,斂足不行。尼寺市廛, 由來不往。斯誠節動後昆,厲清末法,兼以是非長短, 罕附胸懷。供給僧儔,身先軌物。承靈裕法師擅步東 夏,乃從而問焉。居履法堂,亟經晦朔,身服麤素,摧景 末筵,目不尋文,口無談義,門人以為蒙類也。初未齒 之,裕居座數觀,異其器宇,而未悉其慧解。乃召入私 室,與論名理,而神氣霆擊,思緒鋒遊,對答如影響,身 心如鐵石。裕因大嗟賞,以為「吾之徒也。」遂不許住堂, 同居宴寢,論道說義,終日竟夜。兩情相得,頓寫幽深。 淵謂理出,不期更流神府,博觀盛集,全無可師。還返 裕所,具陳性欲。後整操關壤,屏跡終南,置寺結徒,分 時程業,三輔令達,歸者充焉。今之至相寺是也。裕後 敕召入朝,纔有間隙,徑投淵寺,欣暢意得,傾陰屢改。 又以帝之信施,為移山路。本居迮隘,兼近川谷,將延 法眾,未日經遠。裕卜西南坡阜,是稱福地,非唯山眾 相續,亦使供擬無虧。淵即從焉,今之寺墌是也。自爾 迄今五十餘載,凶年或及,而寺供無絕,如裕所示,斯 亦預見之明也。因疾卒於至相之本房,春秋六十有 八,即大業七年四月八日也。初,淵奉持瓦缽,一受至 終,行往隨身,未曾他洗,終前十日,破為五段。因執而 嘆曰:「缽吾命也,命緣已謝,五陰散矣。」因而遘疾。此則 先現滅相。後遂符焉。及正捨壽之時。鐘聲無故。破, 三年之後,更復如本。此皆德感幽顯,呈斯徵應,率如 此類也。弟子法琳,夙奉遺蹤,敬崇徽緒,於散駭之地, 為建佛舍利塔一所,用津靈德,立銘表志云:

道宗[编辑]

按《續高僧傳》:「道宗,俗姓孫氏,萊州即墨人。少從青州 道藏寺道奘法師學通經論。奘明達識慧,標舉河海, 名播南北,立四種梨耶、聞熏、解性、佛果等義。宗受業 《智論》《十地》《地持》《成實》《毗曇》,大小該博。晚住州中遊德 寺,寺即宗之所造,房堂園圃,悉是經綸,聲名雄遠,元 素攸仰。及講大論,天雨眾花,旋繞講堂,飛流戶內。既」 不委地,久之還去。合眾驚嗟,希有瑞也。宗雖目對,初 不怪之,行講如初,後不重述,時共伏其遠度。晚住慧 日,英彥同聚,該富是推,常講成實,弘匠後學。為鄭欽 敬禮問優繁。上清東夏,又欽德素,召入西京,住勝光 寺,復延入弘義宮,通宵法集。群后百辟,咸從伏聽,披 闡新異,振發時心。自爾周輪,隨講無替,雖無成濟,而 學者推焉。以武德六年卒於所住,春秋六十一。秦府 下教贈物二百段,收葬於終南山至相寺之南巖。

普曠[编辑]

按《續高僧傳》:「普曠,俗姓樊氏,扶風郡人也。七歲出家, 依止圓禪師而為沙彌。居山餌柏一十五載,誦讀經 教,日夕相繼。及進大戒,便行頭陀,乞食人間。栖投林 塚二十餘載,剛梗嚴毅,卓犖不群,言議酬捷,孤然天 挺。後遊聚落,採拾遺文,因過講席,聽其餘論,素未開 解,聞即憲章,便搆心曲,陳論高座,發言新奇,卒難解 釋,皆歎其俊銳,莫肯前驅。每與周武對揚三寶,析理 開神,有聲朝典,佛法正隆,未勞聽解。」遂往樊川。頭陀 自靜。夜宿寒林,人有索其首者,曠引刀將刎,乞者止 之,又從索耳,便刵而惠之。建德之年,將壞二教,關中 五眾,騷擾不安。曠聞之,躬往帝庭,廣陳至理,不納其 言,退而弘業。於斯時也,寺塔湮廢,投「命莫從,遠造則 力竭難通,近從則心輕易徙」,遂因其俗住,消息其中。 武帝雖滅二教,意存李術,便更置通道觀學士三百 人,並選佛道兩宗奇才俊邁者充之。曠理義精通,時 共僉舉,任居學正。剖斷時秀,為諸生先。不久廢觀聽, 士隨才賦,任曠力怯,躬耕餱粒,無委寄祿。登庸復任 岐山從事,奉遵舊約,不黷情染,衣故氈裝倨傲。臨官 剃髮留鬢,頭戴紗帽,纓其咽頷,用為常軌。有事判約, 筆斷如流。務涉繁擁者,便云「我本道人,不閒俗網。」周 國上下,咸委其儀度也。顧曠通博,任其處世。隋氏將 興,菩薩僧立相如朝服,不同剃翦,員置百二十人,並 括前法牙角不染塵俗者,曠識悟聞達,當其一焉。尋 復廢之。大法昌顯,並預出家,同居興善,果敢雄憨,眾 所先之。隋文以通道觀鐘賜、元都觀黃巾一族,同共 移來,將達前所。曠率其法屬,徑往爭之。立理既平,便 又刵耳。道士望風,索然自散。乃懸於國寺,聲震百里。 隋高晏駕,禪定蔚興,乃召居之。大業末年,又登綱任。 大唐啟運,別奉詔書,曩積芳猷,日別相見。武德三年 三月卒於慈門寺,春秋七十三。遺告捨身山路,不須 塋壟。弟子捃萃餘骨,起塔於終南龍池之峰,樹銘旌 德,於今存焉

保恭[编辑]

按《續高僧傳》:「保恭姓崔,青州人也。晉永嘉南遷,止於 建業。父超道,本州刺史,十一投炅法師,將欲試其神 彩,乃以《觀音》誦之,初夜一時,須臾便度。自謂聞之,如 經月頃,即度出家。會炅亡歿,夢見兩蛇從師腳出,入 恭腳中,忽爾驚覺。自覺心志弘雅,身相安怡,便往開 善徹法師所,聽採成論,義疏極細,狀如蠅頭。一領八」 紙,不遺一字。眾齊五百,莫不推先。受具已後,隨慧曉 禪師綜習定業,深明觀行,頻蒙印可。又聽成實,謂有 餘悟,反求所明,翻成疑阻。即以問諸講匠,皆無通者。 逢高昌嵩公開揚《地持》、十地,因從受學。不逾年稔,大 義皆明,於前疑中又削其半。乃行依《地持》,偏講《法華》, 控引宗歸,得其奧旨。陳至德初,攝山慧布,北鄴初還, 欲問禪府,苦相邀請,建立清徒。恭揖慧布,聲便之。此 任樹立綱位,引接禪宗,故得栖霞一寺,道風不墜,至 今稱之,詠歌不絕。恭又從布聽採《三論》,善會元言,於 前諸疑都並消釋。及布之亡,委以徒眾。既承付囑,率 誘如初。而德素尊嚴,見者皆憚。整理僧務,功在護持。 仁壽末年,獻后崩背,帝造佛寺,綜御須人,僉委聲實, 以狀聞奏,下敕徵入為禪定道場主綱正僧綱,清肅 有聞,迄於隋代,常莅斯任。隋齊王暕奉其道德,禮以 為師。既受戒已,施衣五百領,一無所受,乃從餘散。唐 運初興,歸心泉石,遂避官於藍田悟真寺,栖息林岫, 將事終焉,而御眾攝持,聲光帝里。武德二年,下敕召 還,依舊檢校,仍改禪定為大莊嚴。及舉十德,統攝僧 尼,京輦諸僧,懾憚威嚴,遂不登及。高祖聞之曰:「恭禪 師志行清澄,可為綱紀,朕獨舉之。」既位斯任,諸無與 對,遂居大德之右。專當剖斷,平恕衷詣,眾無怨焉。以 武德四年十二月十九日卒於大莊嚴寺,春秋八十。 初,恭弱年入道,志力兼常,不以利傾,不以威動,敦肅 嚴毅,深有大猷。曾經山行,虎伏前道,從邊直過,情無 顧及。大業中年,梟感起逆,僧有競者,言與同謀,於時 正在堂中,登座豎義,兵衛奄至,圍繞階庭。合眾驚惶, 將散其席。恭曰:「自省無事,待論義訖,當自辯之。」從容 談敘,都無異色。斯例甚眾,略陳一二,由茲風聞。陳、隋、 唐、代三國,天子之所隆焉。葬於京郊之西南,其《碑》唐 祕書監蕭德言製文。

法侃附道撫[编辑]

按《續高僧傳》:「法侃,姓鄭氏,滎陽人也。弱年從道,志力 堅明,體理方廣,常流心府。聞泰山靈巖,行徒清肅,瑞 跡屢陳,遠揚滎澤。年未登冠,遂往從焉。會彼眾心,自 欣嘉運。及進具後,勵節弘規,預在清訓,務機登踐。後, 周流講席,博覽群宗,隨聞戢戴,有倫前達。有淵法師 道播當時,雄傑推指,妙通十地,尢明地持。侃又從焉」, 聽其開釋。皆周涉正理,遵修章彩。屬齊曆不緒,周湮 法教。南渡江陰,栖遲建業,聽採新異,鎣飾心神,攝慮 緣求,擬諸漆木。陳平之後,北止江都安樂寺。有曹毗 者,清信士也,明解攝論,真諦親承。侃乃三業歸從,文 義請決,即開融勝相,覆敘所聞。毗自聽之,恐有遺逸, 侃每於隱義發明鋪示,既允愜當,毗皆合掌稱善。隋 煬晉藩,昔鎮揚越,搜舉名器,入住日嚴,以侃道洽江 漘,將欲英華京部,乃召而隆遣。既達本寺,厚供禮之, 盛業弘被,栖心止觀,時復開導。惟識味德禮懺。匠益 惰學,亟動物心。仁壽二年,文帝感瑞,廣召名僧,用增 像化,敕侃往宣州安置舍利。既奉敕往至,統敘國風, 陶引道俗,革化歸法者,數亦殷矣。初,孟春下詔之日, 宣州城內官倉之地,夜放光明,紅赤洞發,舉焰五丈, 廣一丈許。官人軍防,千有餘人,一時奔赴,謂是火起。 及至倉所,乃是光相。古老傳云,「此倉本是永安舊寺 也。」至於明日,永安今寺擬置塔處,又放光明,如前無 異。眾並不委其然也。季春三月,侃到宣州,權止公館, 案行置所,通皆下濕,一州之上,不過永安。既預光待, 因構塔焉。又令掘倉光之處,果得石函,恰同官樣,不 須繕造。因藏舍利,又降甘露,凝於樹枝,香甘過世。又 感紫芝一枚,生於舍利堂壁,九枝盤曲,光色殊異。遂 令以表聞奏。又造塔黎州,還令侃往。初至館停,聞空 中天樂,繁會聒耳,道俗慶之。又感異香互來充鼻,掘 地四尺,獲一古瓦,銘曰:「千秋萬歲樂未央。」侃奉福弘 業,亟發徵祥,抑是冥通,豈唯人事。旋還京邑,講授相 尋。大唐受禪,情存護法,置十大德,用清朝寄。時大集 僧眾,標名序位。侃儀止肅然,挺超莫擬。既德充僧望, 遂之斯任,恂恂善誘,弘悟繁焉。晚移興善,講道無替。 武德六年十一月卒於所住,春秋七十三矣。殯於東 郊馬頭空內。侃學專《攝論》,躡足親依,披析幽旨,煥然 標詣,解義釋名,見稱清徹,諸赴聽者,欣其指況。有道 撫法師者,俊穎標首,京城所貴,本住總持,宗師異解, 用通《攝論》。及臨侃席,數扣重關,束心展禮,餐承音訓, 遂捨其本習,從歸真諦。且侃形相英偉,庠序端隆,折 旋俯仰,皆符古聖,所以隋朝盛德,行業乃殊。至於容 服可觀,引命徵召,必以侃為言首,其威儀之選,為如

此也。及其少服紫石,老遂苦之。醫診云:「須以豬肉用
考證.svg
壓藥勢。」侃曰:「終須一謝,豈得噉他。」因縱疾取終。其翹

誠重物,又若於此。

吉藏附慧遠[编辑]

按《續高僧傳》:「吉藏,俗姓安,本安息人也。祖世避仇,移 居南海,因遂家於交廣之間,後遷金陵而生藏焉。年 在孩童,父引之見於真諦,仍乞名之諦,問其所懷,可 為吉藏,因遂名也。歷世奉佛,門無兩事。父後出家,名 為道諒。精勤自拔,苦節少倫,乞食聽法,以為常業。每 日持缽將還,跣足入塔,遍獻佛像,然後分施,方始進」 之,乃至涕。「便利,皆先以手承取,施應食眾生,然後 遠棄。其篤謹之行,初無中失。」諒恆將藏,聽興皇寺道 朗法師講。隨聞領解,悟若天真。年至七歲,投朗出家, 採涉元猷,日新幽致。凡所諮稟,妙達指歸,論難所標, 獨高倫次。詞吐贍逸,弘裕多奇。至年十九,處眾覆述, 精辯鋒遊,酬接時彥,綽有餘美。進譽揚邑,有光學眾。 具戒之後,聲聞轉高。陳桂陽王欽其風采,吐納義旨, 欽味奉之。隋定百越,遂東遊秦望,止泊嘉祥,如常敷 引,禹穴成市,問道千餘,志在傳燈,法輪繼轉。開皇末 歲,煬帝晉藩置四道場,國司供給,釋李兩部,各盡搜 揚。以藏名《解》著功,召入慧日,禮事豐華,優賞倫異。王 又於京師置日嚴寺,別教延藏往彼居之,欲使道振 中原,行高帝壤。既初登京輦,道俗雲奔,觀其狀則傲 岸出群,聽其言則鐘鼓雷動。藏乃遊諸名肆,薄示言 蹤,皆掩口杜辭,尟能具對。然京師欣尚,妙重《法華》,乃 因其利,即而開剖。時有曇獻禪師,福門鉦鼓,樹業光 明,道俗陳跡,創首屈請,敷演會宗。七眾聞風,造者萬 計,隘溢堂宇,外流四面,乃露縵廣筵,猶自繁擁,豪族 貴遊,皆傾其金貝;清信道侶,俱慕其芳風。藏法化不 窮,財施填積隨散建諸福田,用既有餘,乃充十無盡 藏,委付曇獻,資於悲敬。逮仁壽年中,曲池大像,舉高 百尺,繕修乃久,身猶未成。仍就而居之,誓當構立,抽 捨六物,并託四緣,旬日之間,施物連續,即用莊嚴,峙 然高映。故藏之福力,能動物心,凡有所營,無非成就。 隋齊王暕夙奉音猷,一見欣至,而未知其神府也,乃 屈臨第,并延論士,京輦英彥相從,前後六十餘人,並 已陷折前鋒,令名自著者,皆來總集。藏為論主,命章 陳曰:「以有怯之心,登無畏之座;用木訥之口,釋解頤 之談。」如此數百句,王顧學士傅德充曰:「曾未近鋒禦 寇,止如向述,恐罕追斯蹤。」充曰:「動言成論,驗之今日。」 王及僚友,同歎稱美。時沙門僧粲,自號三國論師,雄 辯河傾,吐言折角,最先徵問,往還四十餘番,藏對引 飛激,注贍滔然。兼之間施禮貌,詞采鋪發,合席變情, 𧹞然而退。於是芳譽更舉,頓爽由來。王謂未得盡言, 更延兩日,探取義科,重命豎對,皆莫之抗也。王稽首 禮謝,永歸師傅,并䞋吉祥麈尾及諸衣物。晚以大業 初歲,寫《法華》二千部,隋曆告終,造二十五尊像,捨房 安置,自處卑室,曉夕相仍,竭誠禮懺。又別置普賢菩 薩像,帳設如前,躬對坐禪,觀實相理,鎮累年紀,不替 於終。及大唐義舉,初屆京師,武皇親召釋宗謁於虔 化門下。眾以藏機悟有聞,乃推而敘對曰:「惟四民塗 炭,乘時拯溺,道俗慶賴,仰澤穹旻。」武皇欣然勞問勤 勤不覺影移語久,別敕優矜,更殊恆禮。武德初,僧過 繁結,置十大德,綱惟法務,宛從物議,居其一焉。實際 定水,欽仰道宗,兩寺連請,延而住止。遂通受雙願,兩 以居之。齊王元吉,久挹風猷,親承師範,又屈住延興, 異供交獻。藏任物而赴,不滯行藏,年氣漸衰,屢增疾 苦。敕賜良藥,中使相尋。自揣勢極難瘳,懸露非久,乃 遺表於帝曰:「藏年高病積,德薄人微,曲蒙神散,尋得 除愈。但風氣暴增,命在旦夕,悲戀之至,遺表奉辭:『伏 願久住世間,輯寧家國,慈濟四生,興隆三寶』。」儲后諸 王並具遺啟,累以大法。至於清旦,索湯沐浴,著新淨 衣,侍者燒香,令稱佛號。藏跏坐儼思,如有喜色。齋時 將及,奄然而化,春秋七十有五,即武德六年五月也。 遺命露骸,而色逾鮮白。有敕慰贈,令於南山覓石龕 安置。東宮已下諸王公等,並致書慰問,並贈錢帛。今 上初為秦王偏所崇禮,乃通慰曰:「諸行無常藏法師 道濟三乘,名高十地,惟懷弘於《般若》,辨囿包於解脫。 方當樹德淨土,闡教禪林,豈意湛露晞晨,業風飄世, 長辭柰苑,遽掩松門,兼以情切緒言,見存遺旨,跡留 人往,彌用悽傷。」乃送於南山。至相寺。時屬炎熱,坐於 繩床,屍不摧臭,跏趺不散。弟子慧朗樹績風聲,收餘 骨,鑿石瘞於北巖,就而碑德初藏,年位息慈,英名馳 譽。冠成之後,「榮扇逾遠。貌像西梵,言實東華,含嚼珠 玉,變態天挺,剖斷飛流,殆非積學。對晤帝王,神理增 其恆習;決滯疑議,聽眾忘其久疲。然愛狎風流,不拘 檢約,貞素之識,或所譏焉。加又縱達論宗,頗懷簡略, 御眾之德,非其所長。」在昔陳隋廢興,江陰陵亂,道俗 波迸,各棄城邑。乃率其所屬,往諸寺中,但是文疏,「並 皆收聚,置於三間堂內,及平定後,方洮簡之。故自學 之長,勿過於藏。」注引宏廣,咸由此焉。講《三論》一百餘 遍,《法華》三十餘遍,《大品》《智論》《華嚴》《維摩》等各數十遍並著元疏,盛流於世。及將終日,製《死不怖論》,落筆而 卒。慧遠依承侍奉,俊悟,當時敷傳法化。光嗣餘景末, 投跡於藍田之悟真寺,時講京邑,亟動眾心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