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17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一百七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一百七十二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一百七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一百七十二卷目錄

 僧部列傳四十八

  後梁

  彥暉       歸嶼

  智閑附大同  光仁附本仁 居遁

  師備       存壽

  師彥       本寂

  彥偁附壽闍棃 從審

  鴻楚       無作

  貫休附處默 曇域 國道

  智宣       齊己

  惟勁       智暉

  後唐

  桂琛       慧稜

  道怤       從禮

  景霄       貞峻

  貞辯       虛受

  可周       貞誨

  可止       如敏

  全宰       鴻莒

  道賢       誠慧

  無跡       𧦬光

  令諲

神異典第一百七十二卷

僧部列傳四十八[编辑]

後梁[编辑]

彥暉[编辑]

按《宋高僧傳》,「彥暉姓孫氏,今東京陽武縣人也。佩觿 之歲,聞父讀《金剛般若》,瞪目凝聽,澹然歡喜。又屬家 內齋僧,磬梵俱作于簾幕之下,合掌欣然。登年十五, 隨師學法,往太原、京兆、洛陽,聽采忘勞。年滿,於嵩山 少室寺受大戒,隸習毗尼,頗通深趣。次尋經論,皆討 元源。且曰:『為善不同,同歸乎治。治則戒定慧也。入聖 機械,此三治性之極致也』。」屆洛都,先達無不推伏,至 乎四部,悉仰柔明,臨鑑則戚少欣多,執瓶則荷輕持 重。三衣之外,百一之資,量足而供,更無餘長。所行慈 忍,匪事規求,不畜門徒,惟勞自己。勤勤化導,默默進 修,是故南燕之人,號為「佛子。」初寄明福寺講《百法論》 也,四海英髦,風趨波委,恆溢百餘,且「多俊邁。精研論 席,鑽仰經宗。其間碩學兼才,故有分為上下十惡。十 惡者,若八伯之號焉。上十惡,則洞閒性相,高建法幢, 宗因喻三,立破無滯;下十惡,則學包內外,吟詠風騷, 擊論談經,聲清口捷,讚揚梵唄,表白導宣。蓋因題目 之分,乃極才能之際。云惡則倒背之言,乃是極善也。」 其門弟子為若此也。暉因明《百、法》二論,各講百許遍, 出弟子一百五十餘人,著鈔曰《滑臺》,盛行於世。以乾 化元年秋八月三日,氣力薾然而奄化矣。春秋七十 二,法臘五十二。滑人追慕其德,二眾三百餘人,奉神 柩歸葬,於陽武縣側,營小塔焉。

歸嶼[编辑]

按《宋高僧傳》:「歸嶼,姓湄氏,壽春人也。父元旭,知子敏 利,授以詩書,誦覽記憶,彌見過。群從諸子而竊願出 塵。父母允其頻請,乃禮本郡開元寺道宗律師為力 生焉。未及周星,念通《法華》《仁王》二經,登於弱冠而全 戒足,矜持三行靡曠,四儀習聽,新章寺通講授。後聞 洛京三輔經論盛行,結侶求師,僅於十載。疏通性相, 精大小乘名數一支,因明一學,《俱舍》《唯識》《維摩》上生, 皆深藏若虛也。」復往南燕,就暉公重覆所學,研朱益 丹。猶慨義章未為盡善,乃之今東京相國寺,遂糅新 鈔,講訓克勤,門生領悟。時朱梁後主與嶼丱角,同學 庠序,狎密情濃,隔面年深。即位半載,下詔訪之。嶼雖 知故舊,終歲不言,事不可逃,應召方入,帝見,悲喜交 集,宣賚豐厚。時屬嘉慶節會,下敕止絕天下薦僧道 恩命。其年獨賜嶼紫衣,仍號演法大師,兩街威儀迎 導至寺,兼敕東塔御容院為長講院。時閩帥以聖節 進金剛經一藏,絹三百匹,盡賜嶼焉,法侶榮之。然睹 舊鈔有所不安,未極其理,遂搜抉精義,於三載著成 二十卷,號曰《會要》。草字寫畢進呈,帝覽賞歎,敕令入 藏,嶼苦辭乃止。如是十五年中,唱導無怠,學徒繼榮, 贍公相繼傳持。至後唐清泰三年十月十日,謂門人 洪演曰:「余氣力惙然,無常將至,汝好住修進。」焚香合 掌,初夜長逝,春秋七十五,僧臘五十五。即以其月十 八日遷塔於京東郊寺莊東岡焉。

智閑附大同[编辑]

按《宋高僧傳》:智閑,青州人也。身裁六尺,博聞強記,有 幹略。親黨觀其所以,謂之曰:「汝加力學,則他日成佐 時之良器也。」俄爾辭親出俗,既而慕法心堅,至南方禮溈山大圓禪師,盛會咸推閑為俊敏。溈山一日召 對,茫然,將諸方語要一時煨燼,曰:「畫餅弗可充饑也。」 便望南陽忠國師遺跡而居。偶芟除草木,擊瓦礫失 笑,冥有所證,抒頌唱之,由茲盛化。終後,敕諡襲燈大 師,塔號「延福」焉。次舒州桐城投子山釋大同,姓劉氏, 舒州懷寧人也。幼性剛正,有老成氣度。因投洛下保 唐滿禪師出俗。初習《安般觀》,業垂成,遂求華嚴性海。 復負錫謁翠微山法會,同伏牛元通激發請益,大明 祖意。由是放蕩周遊,還歸故土,隱投子山,結茅茨棲 泊,以求其志。中和中,巢寇蕩履,京畿天下悖亂。有賊 徒持刃問同曰:「住此何為?」對以佛法。魁渠聞而膜拜, 脫身服裝而施之下山。以梁乾化四年甲戌四月六 日,跏趺坐亡。春秋九十六,法臘四十六。凡居化此山 三十餘載云。

光仁附本仁 居遁[编辑]

按《宋高僧傳》:「光仁,不知何許人也。其形矬而幺。」幼 則氣概凌物,精爽殆與常不同。早參洞山,深入元奧, 其辯給又多於人也。嘗問香嚴禪師,答微有偏負,曰: 「某累繭重胝而至,得無勞乎?」唾地而去。後居臨川疏 山,毳客趨請,頗有言辭。著《四大》等頌,略《華嚴長者論》 行於世。終入龕中,已有白鹿至靈前,屈膝而起,時眾 謂為作弔焉。次筠州白水院釋本仁,不知何許人也。 得心於洞山法席。仁罕談道,而四方之人若影之附 形,卻之還至。乃徇丹陽人請,住無幾時。天復中,至洪 井高安白水院聚徒。垂欲入滅,先觸處告違,乃集眾 焚香曰:「至香煙盡處,是某涅槃時。」如其言,端坐而化。 次龍牙山釋居遁,姓郭氏,臨川南城人也。年始十四, 警世無常,而守恬淡。白親往求出家於廬陵滿田寺, 於嵩山受具戒已,思其擇木,乃參翠微禪。會迷復未 歸,莫知投詣,聞洞上言元格峻,而躬造之。遁少進,問 曰:「何謂祖意?」答曰:「若洞水逆流,即當為說。」而於言下 體解元微,隱眾栖息,七八年間,孜孜戢曜,時不我知, 久則通矣。天策府楚王馬氏素藉芳音,奉之若孝悌 之門,稟昆長矣。乃請居龍牙山妙濟禪院,侁侁徒侶, 常聚半千。爰奏舉,詔賜紫袈裟,并師號證空焉,則梁 貞明初也。方嶽之下,號為禪窟。闚其室,得其門者,亦 相繼矣。至龍德三年癸未歲八月,遘疾彌留,九月十 三日歸寂,出世近四十餘齡。

師備[编辑]

按《宋高僧傳》:「師備,俗姓謝,閩人也。少而憨黠,酷好垂 釣,往往泛小艇南臺江自娛,其舟若虛,同類不能測 也。一日,忽發出塵意,投釣棄舟,上芙蓉山出家,咸通 初年也。後於豫章開元寺具戒,還歸故里。山門力役, 無不率先。布衲添麻,芒鞋續草,減食而食,語默有常, 人咸畏之。汪汪大度,雖研桑巧計,不能量也。」備同學 法兄,則雪峰存師也,一再相逢,存多許與,故目之為 備頭陀焉。有日謔之曰:「頭陀何不遍參去?」備對曰:「達 磨不來東土,二祖不往西天。」存深器重之。先開荒雪 峰,備多率力,王氏始有閩土,奏賜紫衣,號宗一大師。 以開平二年戊辰十一月二十七日示疾而終,春秋 七十四,僧臘四十四。閩越忠懿王王氏,樹塔備三十 年,演化禪侶七百許人,得其法者眾,推桂琛為神足。 至今浙之左右山門盛傳此宗,法嗣繁衍矣。其於建 立,透過《大乘》初門,江表學人無不乘風偃草云。

存壽[编辑]

按《宋高僧傳》:「存壽,不知何許人也。清標勝範,造次奚 及。討尋經論,勇冠輩流。往問津於石霜禪師,決了前 疑,虛舟不繫,蔚為緇徒翹楚。後還蒲坂,緇素歸心。時 冀王友謙受封屏翰,好奇徇異,聞人一善,厚禮下之。 王召入府齋,論道談元,不覺膝之前席,頗增奉仰。續 為菩薩戒。師供施更蕃,度門人四百許員,尼眾百數。」 壽平日罕言,言必利物,喜慍之色,人未嘗見,望之若 孤松凌雲焉。終時春秋九十三,跏趺而坐。一月後,髭 髮再生,重剃入塔。塔之亭每有虎旋繞,𠫗跡時繁,敕 諡為「真寂大師」焉。

師彥[编辑]

按《宋高僧傳》:「師彥,姓許氏,閩越人也。早悟羈縻,忽求 拔俗,循乎戒檢,俄欲觀方,見巖頭禪師,領會無疑。初 樂杜默,似不能言者。後為所知,敦喻允請,住台州瑞 巖山院。時道怤往參問,答對響捷,怤公神伏。後二眾 同居。彥之威德,凜若嚴霜,糾正僧尼,無容舛誤。故江 表言:御眾翦齊者,瑞巖為最。」嘗有三僧,胡形清峭,目 睛轉若流電焉,差肩並足致禮,彥問曰:「子從何來?」曰: 「天竺來。」「何時發?」曰:「朝行適至。」彥曰:「得無勞乎?」曰:「為法 忘勞。」乃諦視之,足皆不蹈地。彥令入堂,上位安置。明 旦,忽焉不見,云是辟支迦果人,然莫知階級。時有不 測,人入法會,非止一過。彥參學時號為小彥長老。兩 浙武肅王錢氏累召方肯來儀。終苦辭去,寺倉常滿。 嘗有村媼來參禮,彥曰:「汝休拜跪,不如疾歸家,救取 數十百物命,大有利益。」媼忽忙到舍,兒婦提竹器,拾 田螺,正歸媼接取放諸水濆。又數家召齋,一一同日見彥來食。至終闍維,有巨蛇緣樹杪投身火聚,當乎 薪盡,舍利散飛,或風動草木上,紛紛而墜。神異絕繁, 類如此也。

本寂[编辑]

按《宋高僧傳》:本寂姓黃氏,泉州蒲田人也。其邑唐季 多衣冠,士子僑寓,儒風振起,號小稷下焉。寂少染魯 風,率多強學,自爾淳粹獨凝,道性天發。年惟十九,二 親始聽出家,入福州雲名山。年二十五,登於戒足,凡 諸舉措,若老苾芻。咸通之初,禪宗興盛,風起於大溈 也。至如石頭、藥山,其名寢頓。會洞山憫物,高其石頭, 往來請益,學同洙泗。寂處眾如愚,發言若訥。後被請 住臨川曹山,參問之者,堂盈室滿。其所酬對,激射匪 停。特為毳客標準,故排五位以銓量區域,無不盡其 分齊也。復注對《寒山子》詩,流行㝢內,蓋以寂素修舉 業之優也。文辭遒麗,號富有法才焉。尋示疾終於山, 春秋六十二,僧臘三十七。弟子奉龕窆而樹塔。後南 嶽元泰著《塔銘》云:

彥偁附壽闍棃[编辑]

按《宋高僧傳》,「彥偁姓龔氏,吳郡常熟人也。揭厲戒津, 錙銖塵務,勤求師範,唯善是從。末扣擊繼宗記主,得 其戶牖,乃於本生地講導,同好鳩聚,律風孔扇,號為 毗尼窟宅焉。先是海隅巫咸氏之遺壤,招真治之舊 墟,古寺周圍不全,垝垣而已。嘗一夜有虎中獵人箭, 伏於寺閣,哮吼不止。偁憫之,忙係鞋秉炬下閣,言欲」 拔之。弟子輩扶遏且止者三四,伺其更闌各睡,乃自 持炬就拔其箭。虎耽耳,舐矢鏇血,顧偁而瞑目焉。質 明,獵師朱德就寺尋虎偁,告示其箭,朱德悛心,罷獵 焉。武肅王錢氏知重,每設冥齋,召行持明法。時覆肩 衣自肱而墮,還自搭上,或見鬼物隨侍焉。所謂「道德 盛則鬼神助」也。以貞明六年六月終「於山房,年九十 九歲。」云次壽闍棃者,淮浦左右,貞諒不群,防護正念。 時少雙偶傳《南山律鈔》。唐季楊氏奄有廣陵,頻召供 施,四遠崇重。食唯正命,不畜盈長戶不施關。及臨壇 度弟子正秉羯磨。未周三法,忽爾坐亡於覆釜之畔, 聞見驚歎焉。

從審[编辑]

按《宋高僧傳》,「從審不詳氏族,幼入江都禪智寺,捨家 誦經數萬餘言。其寺即隋煬帝之故宮也。咸通五年, 受具戒於燕臺奉福寺,律席經筵遍知。嘗染後併三 衣成五納,諸名山勝概,無不遊覽。末歸淮甸,推為僧 首。五六年間,一皆嚴肅。然恆誦《淨明經》,未𠎝日計。以 貞明二年三月十八日遘疾迨,十九日禺中微息而」 終,顏貌如常。茶毗獲舍利三十粒,堅明通鍛無耗,疊 石為墳。筠源沙門靈護述《墳銘》云:

鴻楚[编辑]

按《宋高僧傳》,「鴻楚,字方外,姓唐氏,永嘉人也。生而符 彩,且異群兒。及甫齠齡,器度宏曠。楚之外昆弟皆出 俗越之龍宮伽藍,遂祈二親,亦願隨往。網疏魚脫,籠 揭鶴飛,杜若植於蘭洲,新繒染于絳色。互相切直,誦 習彌通。年二十三,方升上品無作及迴本郡,時州將 朱褒知其名節,欽揖愈勤。唐大順中,以城南有廢大」 雲寺荒墌,表聞昭宗,欲重締構,帝俞其請。於是百工 俱作,楚躬主之。施利程功,不𠎝於素,而講經禮像,無 相奪倫。武肅王錢氏,乾化初年,於杭州龍興寺開度 戒壇,召楚足臨壇員數,因奏薦梁太祖,賜紫衣并號, 固讓弗聽,終不披著。自言「涼德,何稱法門」命數之服。 時詩人鄭說南遊,訪鴻靜法師,邂逅與楚會,體知高 行,抒詩贈楚云:「架上紫衣閒不著,案頭金字坐長看。」 楚寬慈,人未嘗見其慍色。神氣清爽,厥頤豐下,且皤 其腹,目不邪視,顧必迴身,世俗之言,不輕掉舌。所講 《法華經》計五十許座。一日,楚之講堂中忽生蓮華,重 柎複葉,香氣芬荂。以長興三年壬辰六月五日無疾 而化。俗齡七十五,法臘五十二。道俗孺慕,其年遷塔 於慈雲右岡焉。楚講貫外,深夜行道誦經。將逝夕,燈 光忽暗,經聲絕微,告門人曰:「勞爾給使,吾將往矣。」其 所臥之榻中,先有白蛇,其大若肱,恆同臥處。常誡童 侍無妄驚擾。撰《上生經鈔》,刺血寫《法華經》一部,至今 永嘉人謂為僧寶中異寶焉。

無作[编辑]

按《宋高僧傳》無作字不用。姓司馬氏,姑蘇人也。父陳 宛丘縣尉。母戴氏。始妊時,夢異沙門稱姓徐,住持流 水寺,欲寄此安居,言訖,跏趺而坐。其父同夜夢於盤 中書一字,甚稱心,自言可以進上天子。至明,各說所 夢。母曰:「意其腹中必沙門也。」矢之曰:「如生兒。」放於流 水寺出家。及生,果岐嶷可愛,且惡葷羶之氣。及年四 歲,母自教誦習,利金易礪,記憶無遺。厥父欲其應童 子舉業,漸見風範和潤,且恆有出塵之意。俄爾,父偷 窺姚氏之女,且美容儀,酷欲娶之。母切忌之,因曰:「或 捨是子出家,寬汝所娶。」父乃許之,送入流水寺中。纔 及月餘,姚氏仳離。時謂此女是善知識,為作之出家,

增上緣矣。年二十,受具足法,相次講通刪補《律鈔》《法
考證.svg
華上生》等經,《百法論》、一性、五性宗教勵精,尋究孔老

書篇,無不獵涉。後參其元學於雪峰存禪師,深入堂 奧。至廬陵,三顧山,檀越造雲亭院,豫章創南平院,請 作住持,皆拂衣而去。前進士唐稟作《藏經碑》述作,公 避請之由。居洪井十載,且未識洪師鍾氏之面,乃遊 會稽、四明,因有終焉之志。吳越武肅王錢氏,仰重召 略出四明,因便歸山,蓋謝病也。有詩抒意呈王,王亦 不留,詩曰:「雲鶴性孤單,爭堪名利關。御恩雖入國,辭 病卻歸山。」時奉化樂安孫郃,退居嘯傲,不交緇伍,唯 接作交談終日。進士楊弇亦慕為林下之遊。以梁開 平中卒於四明,春秋五十六。初作善草隸,筆跡遒健, 人多摹寫成法。述《諸色禮懺文》數十本,注《道安六時 禮佛文》一卷,并詩歌並行於代。作不入尼寺,不謁公 門,不修名剌,不趨時利,自號「逍遙子」焉。

貫休附處默 曇域[编辑]

按《宋高僧傳》:「貫休,字德隱,俗姓姜氏,金華蘭谿登高 人也。七歲父母雅愛之,投本縣和安寺圓貞禪師出 家為童侍,日誦《法華經》一千字,耳所蹔聞,不忘於心。 與處默同削染,鄰院而居,每隔籬論詩,互吟尋偶對, 僧有見之,皆驚異焉。受具之後,詩名聳動於時。乃往 豫章傳《法華經》《起信論》,皆精奧義,講訓且勤。本郡太」 守王慥彌相篤重。次太守蔣瓌開洗懺戒壇,命休為 監壇焉。乾寧初,齎志謁吳越武肅王錢氏,因獻詩五 章,章八句,甚愜旨,遺贈亦豐。王立去偽功,朝廷旌為 功臣。乃別樹堂,立碑記同列平越將校姓名,遂刊休 詩於碑陰,見重如此。休善小筆,得六法,長於水墨,形 似之狀可觀。受眾安橋強氏藥肆,請出羅漢一堂,云 每畫一尊,必祈夢得應真貌方成之,與常體不同。自 此遊黟歙,與唐安寺蘭闍棃道合。後思登南嶽,北謁 荊帥成汭,初甚禮焉,於龍興寺安置。時內翰吳融謫 官,相遇往來,論道論詩。融為休作《集序》,則乾寧三年 也。尋被誣譖於荊帥,黜。休於功安鬱悒中題硯子曰: 「入匣始身安。」弟子勸師入蜀。時王氏將圖僭偽,邀四 方賢士得休,甚喜,盛被禮遇,賜賚隆洽,署號禪月大 師。蜀主常呼為「得得來和尚。」時韋藹舉其美號,所長 者,歌吟諷刺,微隱存於教化體調不下二:李白、賀也。 至梁乾化二年,終於所居,春秋八十一。蜀主慘怛,一 皆官葬,塔號白蓮,於城都北門外昇遷為浮圖。乃偽 蜀乾德中,即梁乾化三年癸酉歲也。休能草聖,出弟 子曇域,癸酉年集師文集首安吳內翰序,域為後序。 韋莊嘗贈詩曰:「豈是為窮常見隔,只應嫌酒不相過。」 又廣成先生杜光庭相善比鄉人也。休書跡,好事者 傳號曰「姜體」是也。嘗睹休真相肥而矬,蜀宰相王鍇 作讚。曇域戒學精微,篆文雄健,重集許慎《說文》見行 於蜀,有詩集,亞師之體也。

國道[编辑]

按《宋高僧傳》,「國道者,未知何許人也。器凝淳粹,行敦 高邁,塊然獨處,翩翩在形器之上矣。參學攸廣,欲歇 孤征,愛廬山秀異,誓隱淪以求其志。考築草舍,灌園 植蔬,任山中居人揃取。或問其故,道答曰:『貧道無心 而種,無心而捨也』。」驗此見知,實達道之上流矣。修睦 僧正恆傾重之,為詩贈之云:「入門空寂寂,真箇出家 兒,有行鬼不見,無心人謂癡。」後終于院,葬于雙溪山 原,有小浮圖焉。今以國字呼之,為名邪姓邪,未得詳 焉。

智宣[编辑]

按《宋高僧傳》:「智宣,泉州人也,壯歲慕法學義。淨之為 人也,輕生誓死,欲遊西域,禮佛八塔,并求此方未流 經法。以唐季結侶,渡流沙,所至國土,懷古尋師,好奇 徇異。聚梵夾,求舍利,開平元年五月中,達今東京,進 辟支佛骨,并梵書多羅葉夾經律。宣壯藏而往還,已 衰耄矣。梁太祖新革唐命,聞宣回,大悅,召賜分物請」 譯將歸夾葉。於時干戈不遑此務也。

齊己[编辑]

按《宋高僧傳》:「齊己姓胡,益陽人也。秉節高亮,氣貌劣 陋。幼而捐俗於大溈山寺,聰敏逸倫,納圓品法,習學 律儀,而性耽吟詠,氣調清淡。有禪客自德山來,述其 理趣,已不覺神遊寥廓之場,乃躬往禮訊,既發解悟, 都亡朕跡矣。」如是藥山、鹿門、護國,凡百禪林,孰不參 請,視其名利,悉若浮雲矣。於石霜法會,請知僧務,梁 革唐命,天下紛紜。於時高季昌稟梁帝之命,攻逐雷 滿,出渚宮已便為荊州留後,尋正受節度。迨乎均帝 失御河東,莊宗自魏府入洛,高氏遂割據一方,搜聚 四遠名節之士,得齊之義,豐南嶽之己,以為築金之 始驗也。龍德元年辛巳,中禮已於龍興寺淨院安置, 給其月俸,命作僧正,非所好也。其如閑辰靜夜,多事 篇章,乃作《渚宮莫問篇》十五章以見意,且徇高之命 耳。己頸有瘤贅,時號「詩囊。」棲約自安,破衲擁身,枲麻 纏膝,愛樂山水,懶謁王侯。至有「未曾將一字,容易謁 諸侯」句,為狎華山隱士鄭谷詩相酬唱。卒有《白蓮集》 行於世,自號衡嶽沙門焉

惟勁[编辑]

按《宋高僧傳》:惟勁,福州長溪人也。節操精苦,奉養棲 約,破衲擁身,衣無繒纊,號頭陀焉。初參雪峰,便探淵 府。乾化中入嶽,住報慈東藏,亦號三生藏。中見法藏 禪師鑑燈,頓了如是廣大法界,重重帝網之門,因歎 曰:「先達聖人具此不思議智慧方便,非小智之所能。」 又嶽道觀中亦設此燈,往因廢教時,竊移入仙壇也。 有遊嶽才人達士留題,頗多。勁乃歎曰:「盧橘夏熟,寧 期植在於神都;《舜韶》齊聞,不覺頓忘於肉味。嗟其無 識,不究本端,盜王氏之青氈,以為舊物,認嶺南之孔 雀以作家禽,後世安知於今區別?」乃作《五字頌》頌五 章,覽者知其理事相融,燈有所屬,屬在乎互相涉入。 光影含容,顯華嚴性海,主伴交光,非道家之器用也。 楚王馬氏奏賜紫,署「寶聞大師」,梁開平中也。勁《續寶 林傳》,蓋錄貞元已後禪門祖祖相繼源脈者也。別著 《南嶽高僧傳》,未知卷數,亦一代禪宗達士,文采可觀。 後終於嶽中也。

智暉[编辑]

按《宋高僧傳》,智暉,姓高氏,咸秦人也。權輿總角,萌離 俗之心,不狎童遊,動循天分。欻遇圭峰溫禪師,氣貌 瑰偉,虛心體道,趨其門者,淑慝旌別矣。謂暉曰:「『子實 財器多能之士也,請祈攝受』。二十登戒,風骨聳拔,好 尚且奇,山中闃然,曾無他事。唯鉤索藏教,禪律亙通, 日誦百千言,義味隨嚼,聞佛許一時外學,頗精吟詠」, 得《騷》《雅》之體。翰墨工外,小筆尢嘉。粉壁興酣,雲山在 掌。恆言:「吾慕僧珍、道芬之六法,恨不與同時對壁連 圖,各成物象之生動也。」然真放達之士哉!或振錫而 遊,縱觀山水;或躡屩而至,歷覽市朝。意住則留,興盡 而去。或東林入社,或南嶽經行。悟宗旨於曹谿,寧勞 一宿;訪神仙於阮洞,擬到三清。事以志求,時無虛度。 此外采藥於山谷,救病於旅僧,惟切利他,心無別務。 洎梁乾化四年,自江表來於帝京,顧諸梵宮,無所不 備,唯溫室洗雪塵垢,事有闕焉。居於洛洲,鑿戶為室, 界南北岸,葺數畝之宮,示以標牓,召其樂福業者占 之。未期漸構,欲閏皆周,浴具僧坊,奐焉有序。由是洛 城緇伍,道觀上流,至「者如歸,來者無阻。每以合朔後 五日一開,洗滌曾無間然,一歲則七十有餘會矣。一 浴則遠近都集三二千僧矣。暉躬執役,未嘗言倦。又 以木舄承足,枲麻縫衣,彼迦葉波相去幾何哉!」其或 供僧向暇,吟詠餘閒,則命筆墨也。緬想嘉陵碧浪,太 華蓮峰,凝神邈然得趣,乃作五溪煙景,四壁寒林,移 在目前,暑天凜冽矣。加復運思奇巧,造輪汲水,神速 無比。復構應真浴室西廡中十六形像,并觀自在堂, 彌年完備。時楊侍郎凝式致仕佯狂,號「楊風子」者,而 篤重暉為作碑頌德,莫測所終。

後唐[编辑]

桂琛[编辑]

按《宋高僧傳》:「桂琛,俗姓李氏,常山人也。甫作童兒,篤 求遠俗。齋茹一餐,調息終日。秉心唯確,鄉黨所欽。二 親愛縛而莫辭,群從情纏而難脫。既冠,力志求師,背 親踰城,事本府萬歲寺無相大師。初登戒地,例學毗 尼。為眾升臺,宣戒本畢,將知志大,安拘之於小道乎? 乃自誨曰:『持犯朿身,非解脫也。依文作解,豈發聖乎』?」 於是誓訪南宗,程近萬里。初謁雲居,後詣雪峰、元沙 兩會,參訊勤恪。良以嗣緣有在,得旨於宗一大師,明 暗色空,廓然無惑。密行累載,處眾韜藏。雖夜光所潛, 而寶器終異。遂為故漳牧太原王公誠請,於閩城西 石山建蓮宮而止。駐錫一紀有半,來往二百眾。琛以 祕重妙法,罔輕示徒,有密學懇求者,時為開演。後龍 溪為軍倅,勤州太保瑯琊公志請於羅漢院為眾宣 法,諱讓不獲,遂開方便。不數載,南北參徒喪疑而往 者,不可殫數。有角立者,撫州曹山文益、江州東禪休 復,咸傳琛旨,各為一方法眼,視其子,則知其父矣。以 天成三年戊子秋,復戒閩城舊止,遍翫近城梵宇。已 俄示疾,數日安坐告終,春秋六十有二,僧臘四十。遺 戒「勿遵俗禮,而棺而墓。」於是茶毗於城西院之東岡, 收其舍利,建塔於院之西,稟遺教也,則清泰二年十 二月望日也。琛得法,密付授耳。時神晏大師,王氏所 重,以言事脅令捨元沙嗣雪峰,確乎不拔,終為晏讒 而凌轥,惜哉!

慧稜[编辑]

按《宋高僧傳》:「慧稜,杭州海鹽人也,俗姓孫氏。初誕,纏 紫色胎衣為童。齔日俊朗抗節,於吳苑通元寺登戒, 已聞南方有禪學,遂遊閩嶺,謁雪峰,提耳指訂,頓明 本性。乃述偈云:『昔時謾向途中學,今日看來火裡冰』。 如是親依,不下峰頂,計三十許載,冥循定業,謹攝矜 莊。泉州刺史王延彬召稜住昭慶院,禪子委輸,唯虞」 後至。及於長樂府,居長慶院二十餘年,出世不減一 千五百眾。稜性地慈忍,不妄許人,能反三隅,方加印 可。以長興三年壬辰五月十七日長往,春秋七十九, 僧臘六十。閩國王氏私誄之。大師號「超覺」,塔葬皆出官供,判官林文盛為碑紀德云。

道怤[编辑]

按《宋高僧傳》:「道怤,俗姓陳,永嘉人也。丱總之年,性殊 常準,而惡腥血之氣。親黨強啖以枯魚,且虞嘔噦。求 出家於開元寺,具戒已,遊閩入楚,言參問善知識,要 決了生死根源。見臨川曹山寂公,大有徵詰,若曇詢 之,問僧稠也。終頓息疑於雪峰,閩中謂之小怤布納。」 時太原同名,年臘之高故。暨迴浙,住越州鑑清院。時 皮光業者,日休之子。辭學宏贍,探賾禪門,嘗深擊難 焉。退而謂人曰:「怤公之道,崇論閎議,莫臻其極。」武肅 王錢氏欽慕,命居天龍寺,私署順德大師。次文穆王 錢氏創龍冊寺,請怤居之。吳越禪學,自此而興。以天 福丁酉歲八月示滅,春秋七十。茶毗於大慈山塢,收 拾舍利,起塔於龍姥山前。故僧主彙征撰《塔銘》,今舍 利院弟子主之,香火相綴焉。

從禮[编辑]

按《宋高僧傳》:「從禮,襄陽人也。善事父母,頗揚鄉里之 譽。迨喪偏親,乃果決捨家。於時年已壯矣。及登具足, 請師傳授戒文。念性殊乖,卒難捨本,往往睡魔相撓。 禮忿其昏濁,作鐵錐刺額兼掌,由是流血,直逾半稔, 方遂誦通。自爾精持律範,造次顛沛,必於是以。梁乾 化中遊天台,乃挂錫於平田精舍,後推為寺之上座。」 持重安詳,喜慍不形於色,唯行慈忍,恆示眾曰:「波羅 提木叉是我大師。」須知出家非戒,則若猿玃之脫鎖 焉。每所行持,切於布薩,誡眾令護惜浮囊。時夏亢陽, 主事僧來告,將營羅漢齋,奈何園蔬枯悴,請闍棃為 祈禱。禮曰:「但焚香於真君堂。」真君者,周靈王太子,久 聞仙去,以仙官受任為桐柏真人右弼王領五嶽司 侍,帝晨王子喬來治此山,是故天台山僧坊道觀,皆 塑右弼形像,薦以香果而已。自此俗間號為山王土 地,非也。時主事向仙祠而咒曰:「上座要雨,以滋枯悴。」 至夜,雲起雨霏,三日而止。又僧廚闕用水槽棧,而山 上有赤樹,中為材,來白禮,禮曰:「某向真君道去,但庀 徒具器以伺之。」無何,大風卒起,曳仆其樹,取用足焉。 其感動鬼神,率多此類。兩浙武肅王錢氏聞之,召入 州府,建「金光明道場。」植施優渥,迴施眾僧。身唯一布 納,通夜不寐,一食常坐,且無盈長。同光三年乙酉歲 冬十一月入滅,春秋七十九,僧臘五十二。火葬,收舍 利立塔存焉。

景霄[编辑]

按《宋高僧傳》:「景霄,俗姓徐氏,丹丘人也。初之聽涉在 表公門,後慕守言闍棃義集,敷演於丹丘。執性嚴毅, 寡與人交,狷急自持,多事凌轥,形器惡弱。後納請往 金華東白山,獎訓初學。時有江西徽猷律匠,出義記 曰《龜鑑錄》,多學彭亨,領徒到霄寺,正值講次,當持犯 篇,再三歎賞。自此聲溢價高。每晨滴茶,一旦化為乳」 焉。著記二十卷,號《簡正》。言以思擇力故,去邪說而簡 取正義也。武肅王錢氏召於臨安故鄉,宰任竹林寺。 未幾,命赴北塔寺臨壇,天成二年也。次命住南真身 寶塔寺終焉。遷葬於大慈山塢,以本受師號,塔曰「清 涼」是歟。

貞峻[编辑]

按《宋高僧傳》,「貞峻姓張氏,鄭州新鄭人也。唐張果先 生之」孫。今滎陽有張果里,其墳楸檟存焉。峻風度 寬裕,髫齡不弄。年十四,忽超然離俗,人莫我知。雖二 親褰衣,昆弟截路,終弗能沮之。乃投相國寺歸正律 師出家。神機駿發,乍觀可驚,雖背碑覆棋,彼不足多 也。未幾,諷徹《淨名》《仁王》諸經,計數萬言。時同儕戲之 曰:「汝是有腳經笥也。」峻辭讓斯題,恭遜而已。及削染 為僧形,即聽《俱舍論》。隨講誦頌八品,計六百行。至十 八升論座。年滿於嵩山會善寺戒壇院納法,因棲封 禪寺,今號開寶律院。學新章律疏二十三,策名講授, 長宿稱奇。當大順二年災相國寺重樓三門,七寶佛 殿,排雲寶閣,文殊殿裡廊,計四百餘間,都為煨燼。時 寺眾惶惶,莫知投跡。或曰:「如請,得峻歸寺,寺可成矣。」 乃相率往今開寶,堅請峻歸,充本寺上座。前後數年, 重新廊廡,殿宇增華。又請為新章宗主,復開律講,僧 尼弟子日有五十餘人,執疏聽采。峻之律行,冰雪相 高,暑無裸意,寒止袷衣,食惟知量,清約太過。乾化元 年,臨壇秉法。及梁朝革命,所度僧尼計三千餘人,以 同光二年夏四月十二日微「疾而終,春秋七十八。法 臘五十八。」葬於寺莊祔慧雲禪師塔焉。

貞辯[编辑]

按《宋高僧傳》:「貞辯,中山人也。少知出塵,長誓修學,剋 苦之性,人不堪其憂。一志聽尋,暇則刺血書經,又鍼 血畫立觀自在像、慈氏像等。嘗因行道困息,有二天 女來相撓惱,辯誓之曰:『我心匪石,吾以神咒被汝』。」彼 眾不容去。自此道勝,魔亦無蹤。辯負笈抵太原城聽 習,時中山王氏與後唐李氏封境相接,虞其覘間者, 并州城內不容外僧,辯由此驅出,遂於野外古塚間 宿。會武皇帝畋遊,塚在圍場中,辯固不知。方將入城赴講,見旌旗騎卒,縮身還入穴中。武皇疑令擒見,問 其故,遂驗塚中,敷草座案硯,疏鈔羅布,遂命入府供 養。時曹太后深加仰重,辯訴於太后曰:「止以學法為 懷,久在王宮不樂,如梏械耳。」武皇縱其自由。乃成其 業。洎王處直平。乃歸中山講訓。補故伽藍。無不諧願。 有婦人陳氏布髮掩地。請辯蹈之。撰《上生經鈔》。為學 者所貴。時號「辯鈔者。」是後終於此寺焉。

虛受[编辑]

按《宋高僧傳》:「虛受,嘉禾禦兒人也。納戒後,於上都習 學內外,博通傳講數本大經論,不憚宣導。咸通中,累 應奉聖節,充左街鑒義,輩流孰不弭伏。及廣明中,京 闕盜據,逃難邐迤抵越大善寺,同好者命講《涅槃》《維 摩》二經,即天祐年中也。因憤謙雅等師釋崇福疏繁, 略不中,其猶以水濟水,終無必濟焉。遂撰《義評鈔》十」 四卷,同光中方畢軸。又因講《俱舍論》疏,有賈曾侍郎 序,次僧圓暉序,皆著鈔解之。其文富贍,昔嘗染指知 焉。受於《涅槃》,辯而非略,仍多駮議小遠之疏,免為青 蠅之玷。餘則《法華》《百法》《唯識》各有別行。義章受性且 狷急,與人不同,畜弟子無一可中。嘗自執爨饌齋食, 柴生,火滅復吹又熸,怒發,汲水沃之,終日不食而講 焉。及晚年,眼昏甚,登師子座,戴竹笠而講,貫目不閃 爍爾。或譏其慢眾,受亦不介意。屬武肅王錢氏按部 至越,遂出謁見。王素嚮風,乃加優禮,言勞再三。暨乾 化中,於會稽開元寺度戒,命之充監壇選練。吳會間 行此職者,自受始也。王表於朝廷,薦其紫衣,莊宗制 賜行人,齎至營丘,時受講當《上生經》疏序,至若洪鐘 而虛受。受捨麈柄,言曰:「某得名無典實,今後更為虛 受。」小子識之,乃狀聞王,王曰:「此僧必無恩命分,何名 虛受乎?」至同光乙酉歲,受終迨海艦齎誥牒來,稽其 終日,正到青社,果符武肅之言。有文集數卷,述義章 三十餘卷,行之於代。

可周[编辑]

按《宋高僧傳》:「可周,俗姓傅,晉陵人也。出家於本部建 元寺,循良厥性,切問於勤。友生勉之曰:『非其地,樹之 不生。今《豫章經》謂之江,論謂之海,胡不往請業乎』?周 感其開導,挈囊達彼,遇雲表法師盛集,窮《法華》、慈恩 大疏,日就月將,斡運深趣。」昭宗初,自江西迴,台、越之 間,命其啟發。梁乾化二年,受杭州龍興寺召,開演黑 白眾恆有半千兩。浙武肅王錢氏命於天寶堂夜為 冥司講經,鬼神現形扈衛,往往人睹焉。嘗有祭銅官 祠神,巫氏久請不下,後附巫曰:「吾隨從大神去西關 天寶堂聽法方迴。」武肅王聞而鄭重,賚周中金如意 并缽、紫衣一副,加號「精志通明」焉。以天成元年終於 觀音院本房。初,周乾寧四年,戾止台州松山寺,講疏 闕鈔,遂依疏節成五卷,曰《評經鈔》《音訓五帖》《解宣律 師法華序鈔》一卷,行於浙之左右,弟子相繼不絕。

貞誨[编辑]

按《宋高僧傳》:「貞誨,姓包氏,吳郡常熟人也。年始十三, 出家於本州龍興寺。其性沈靜,分陰是競。方踰一稔, 誦徹《法華經》。如是恆業,日周二部。年十九,於揚州擇 名師,受具足法。自爾西之伊洛,北抵晉郊,凡有講筵, 下風求益。覈其經論,窮其性相,輩流之間,罕齊馳鶩。 至於非朋弱友,棄背如也。」唐天祐元年至今東京相 國寺寓舍,講導《法華經》十許遍,人未歸重,則知奇貨 之售,亦有時焉。及梁氏都於是京人物委輸。貞明二 年,會宋州帥孔公仰誨風規,知其道行,便陳師友之 禮,捨俸財置長講《法華經》堂於西塔院,從此翕然盛 集。誨旁讀大藏教文,二時行道,精進罔疲,凡世伎術 百家之言,黜於議論之外。誡門徒曰:「異端之說,汨亂 真心,無記不熏,何須習俗。吾止願為師子吼,不作野 犴鳴也。」但專香燭塗掃,以內院為息肩之地。至後唐 清泰二年二月十日,召弟子五十餘人,自具香湯澡 浴,令唱《上生禮佛》。罄捨衣資,為非時僧,得施半齋。僧 訖,至十一日,望空合掌云:「勞其眾聖。」排空相迎,滿百 徒侶。爾日皆聞天樂之音,頃刻而卒。俗壽七十三,僧 臘五十四。於「寺講貫三十餘年,經講計三十七座,覽 《藏經》二遍,修彌勒內院業。」以其年二月十八日,葬浚 郊東寺莊之原,幡幢威儀緇白弟子約千餘人會送 焉。

可止[编辑]

按《宋高僧傳》,可止姓馬氏,范陽大房山高丘人也。年 甫十二,迥有出俗之心。依憫忠寺法貞律師。年十五, 為息慈,辭師,往真定習學經論。時大華嚴寺有仁楚 法師,講《因明論》,止執卷服膺,三遍,精義入神,眾推俊 邁。有老宿維摩和尚者,釋門之奇士也,問楚師曰:「門 人秀拔,孰者為先?」曰:「有幽州沙彌者,溫故知新,厲精」 弗懈。於是求見,遂質問勝軍比量,隨難應變,辭不可 屈。維摩曰:「後生可畏。《契經》所謂『雖小不可欺也』。」遂率 力請止開講恆陽,緇素無不欽羨焉。迨十九歲,抵五 臺山求戒,於受前方便,感文殊靈光爥身,已而歸寧。

父母及師於寺敷演。二十三往并部習《法華經》《百法
考證.svg
論》。景福年中至河池,有請講因明,後於長安大莊嚴

寺化徒數載。乾寧三年進詩,昭宗賜紫袈裟應制。內 殿本道劉仁恭者,㨿有北門,控扼蕃漢,聞止之名,移 書召歸故鄉。其父與師相次物故,母猶在堂,止持盂 乞食,以供甘旨。行誦《青龍疏》三載文徹,忽有巨蟒見 於房,矯首顧視,似有所告。時同院僧居曉,博物釋子 也,且曰:「蛇則目睛不瞬,今其動乎,得非龍也?」止焚香 祝之曰:「貧道念《青龍疏》營齋養母,苟實龍神軫念,希 值一檀越。」居數日,燕師家子曰「制勝司徒,召申供養。」 時莊宗遣兵出飛狐以圍之。歷乎年載,百穀湧貴,止 頓釋憂懼。未幾,燕陷,劉氏父子俘歸晉陽,止避亂中 山,節度使王處直素欽名譽,請於開元寺安置,逐月 供俸。止著《頓漸教義鈔》一卷,見行於代。天成三年戊 子,王師問罪,定州陷焉。招討使王晏休得瀛王馮道 書,令尋止。既見,以車馬送至洛京。河南尹秦王從榮 優禮待之,奏署大師,號「文智」焉,於長壽淨土院住持。 應順元年甲午正月二十二日,忽微疾作,召弟子「助 吾往生」,念彌陀佛,奄然而化。俗年七十五,「僧臘五十 六。」閏正月二日茶毗,收遺骨,至清泰二年四月八日, 建塔於龍門山廣化寺之東南隅。止風神峭拔,戒節 孤高,百家子史,經目無遺。該博之外,尤所長者,近體 聲律詩也。有《贈樊川長老》詩,流傳人口。在定州。日中 山與太原互相疑貳,諸侯兼并,王令方欲繼好息民, 因命僧齋於慶雲寺。會有獻《白鵲》者,王曰:「燕人詩客 試為詠題。」止即席而成,後句云:「不知誰會喃喃語,必 向王前報太平。」王欣然。詩人李洞者,風骨僻異,慕賈 閬仙之模式。景福中,在河池相遇,贈止三篇。時宰相 孫公渥、趙公鳳、馬公裔孫、竇學士夢徵、符侍郎蒙、李 侍郎詳,皆唱予和汝塤,箎韻諧止。頃在長安講罷,遊 終南山逍遙園,是姚秦什法師譯經之地。年代寖深, 鞠為茂草。且曰:「吾為釋子,忍不興乎?」奏昭宗乞重修, 帝允仍舊,賜草堂寺額。後請樊川淨休禪伯聚徒談 元矣。及在洛也,講外長誦《金剛經》,不知紀極。昔多居 終南山崆峒山,故有《三山集》詩三百五十篇,盛行於 時。弟子修文、修智、修行,微見師之道焉。

如敏[编辑]

按《宋高僧傳》:「如敏,閩人也。始見安禪師,遂盛化嶺外, 誠多異跡。其為人也,寬綽純篤,無故寡言,深憫迷愚, 率行激勸。劉氏偏霸番禺,每迎召敏入請問,多逆知 其來,驗同合契。廣主奕世,奉以周旋,時時禮見,有疑 不決,直往詢訪,敏亦無嫌忌,啟發口占,然皆准的,時 謂之為乞願,乃私署為知聖大師。初,敏以一苦行為」 侍者,頗副心意,呼之曰所由也。一日,隨登山脊間卻 之,潛令下山,迴顧,見敏入地焉。苦行隱草中,覆其形, 久伺之,乃出。往迎之,問曰:「師焉往乎?」曰:「吾與山王有 舊,邀命言話來。」如是時。或亡者,乃穴地而出。嚴誡之 曰:「所由無宜外說,洩吾閑務。」後終於住院,全身不散, 喪塔官供,今號靈樹禪師真身塔。

全宰[编辑]

按《宋高僧傳》:全宰姓沈氏,錢塘人也。孩抱之間,不喜 葷血。其母累睹善徵,勸投徑山法濟大師削染,及修 禪觀,亭亭高竦,不雜風塵。慕十二頭陀以飾其行。諺 曰:「宰道者焉。」迨乎諸方參請,得石霜禪師印證,密加 保任,入天台山闇巖,以永其志也。伊巖宗寒山子所 隱,對峙皆魑魅木怪所叢萃其間。宰之居也二十餘 年,惡鳥《革音》「山精讓窟。其出入經行,鬼神執役。或掃 其路,或侍其旁,或代汲泉,或供採果。時時人見,宰未 嘗言。後天成五年,徑山禪侶往迎,歸鎮國院居,終於 出家本院焉。」

鴻莒[编辑]

按《宋高僧傳》:「鴻莒,姓唐氏,永嘉人也。早出家於越州 龍宮寺。始則誦《法華經》全部得度,裹足往趨長安學 律,因讀化度寺碑。時有舉人旁聽,見莒目瞻多行,異 之,知能背碑,請莒誦之。儒生覆其文,了無一誤。又相 將去崇聖寺亦然。而多強記,輩流所推言,歸故鄉,請 受二眾依止。其細行也,生來未嘗叱其狸犬,豈況諸」 餘乎!然晝夜行道誦經,有鬼神扶衛,或為然燭,或代 添香,皆鬼物也。天成三年戊子,水澇之後,報之以大 旱,民薦饑饉。有強盜入其室,莒待之若賓客,躬作粥 飯飼之,曰:「徐徐去,山深無人,汝曹為天災所困耳。」盜 者拜受而去。弟子中欲襲其不備,莒曰:「非我弟子,我 捨此永入深山矣。」諸子罷輕襲之意。長興癸巳歲中, 恬然無疾,跏趺儼然長逝。至三更,手敲龕門者三,弟 子哭泣啟開云:「吾告汝等,與吾換新衣裳,緣佛土諸 上善人嫌吾服章不淨。」易畢便終,七日頂暖。時院中 有巨犬三,能猛噬。遷塔日,隨人馴狎。時山中麏鹿飛 鳥相參,犬無摰猛,獸不驚奔。葬後,有虎繞墳嗥叫,其 感物之情如是。有弟鴻、楚,並高行,為時所重。

道賢[编辑]

按《宋高僧傳》:道賢,不知何許人也。持諷《孔雀王經》,以 為日計。末則受瑜伽灌頂法,持明之功,愈多徵應。嘗夜夢佛攜賢行,步步蹈,履濃雲,若乘剛焉。每行不知 幾百里,而指之曰:「此摩竭陀國,此占波國,南印度、西 印度迦濕彌羅等國。」且行且記,喜躍不勝。及寤覺冥, 解五天梵音,悉曇語言。時西域僧到岐下,蔥嶺北諸 胡僧往往偽稱五印人。賢以一接語言,先斥之曰:「汝 是某國人」,北戎南梵,無敢紿之。隴坻道俗皆稟承密 藏,號阿闍棃也。迨長興末,明宗晏駕,立從厚為帝。鳳 翔清泰不恭其命,遣王思同帥師伐之,清泰乃嬰城 自守。清泰問賢曰:「危甚矣,如何?」對曰:「召竇八郎,可逆 知勝負也。」清泰出,乘城撫眾,其竇八介甲持戈來馬 前作迎鬥之狀,跳躍已解甲投戈而走。賢曰:「此外敵 必降之象也。」果如斯說,清泰乃擁兵而東,召賢俱行 入洛,即帝位,歟改元曰清泰。賢奏曰:「年號不佳,何邪?」 水清石見。至二年,敕移并州。晉高祖為天平軍,乃阻 兵自固,潛連契丹,長驅入洛。清泰自焚,果石見之應 矣。晉兵未至,賢先終於洛。今兩京傳《大教》者,皆法孫 之曾元矣。竇八郎者,岐人也,家且富焉。自荷器鬻水, 言語不常,唯散髮披衣狂走,與李順興相類。或遇牛 驢車,必撫掌而笑。迨死,焚之火聚中,盡化金色胡蝶 而飛去,或手掬衣扇行之,歸家供養焉。

誠慧[编辑]

按《宋高僧傳》,「誠慧,元禮之宗盟。祖派蔚州,靈丘之故 邑。父母深信,注意清涼。因瞻大聖之容,乃乞興邦之 子。既而有孕,遂誕賢童。纔當丱年,器榦天假。自詣臺 山,永為佛子。時真容殿釋法順睹其儁哲,化以苦空, 勸捨俗衣,令披法服。暨登具足,尤習毗尼。自後孤遊 谿谷,多處林泉。有王子寺僧湛崇等請居茲寺。慧主」 任之餘暇,內外典教,靡捨斯須,供贍精嚴,非不勤恪。 恆轉《華嚴經》,數盈百部。每至卷終,懇發願曰:「以我捧 經之手,救彼苦惱之人。」而屬武皇與梁太祖日尋干 戈,中原未定,武皇中流矢創,痛楚難任。思憶慧師,翹 想焚香,痛苦乃息。遙飛鴈帛,遠達雞園。命下重巒,迎 歸丹闕。武皇躬拜,感謝慈悲,便號國師矣。後乞歸本 寺,金峰顯耀,玊樹相依,九州之珍寶皆來,百寺之樓 臺普建。莊宗即位,詔賜紫衣,次宣師號,慧堅不受,帝 復宣。厥後再朝天闕,更極顯榮。受恩一月,卻返五臺。 同光三年乙酉歲十二月,囑累門人廷珪曰:「吾今化 緣將畢,為吾進《遺表》,達於宸聽,宜各努力,理無相代。」 言訖入丈室右脅而終也。俗齡五十。僧臘三十。帝聞 惻愴。遣高品監護喪筵。仍敕賜祭三朝火燼,五色骨 存。收取舍利而起塔焉。諡曰「法雨。」塔曰「慈雲」也。

無跡[编辑]

按《宋高僧傳》:「無跡姓史氏,朔方人也。當宣宗御宇,佛 法中興。大中九年,年正十三,決志捨家,投白草院法 空大師為弟子。操執密縝,拂攘囂塵。咸通三年,用賓 於京室,得戒度於西明寺矣。凡於百藝,悉願遊焉。慕 林定威能畫,戴安道能琴,我則講貫之餘,兼而綜習。 先是唐恆夫嘗作鎮朔方,後於輦下相遇,以家僧之 禮待焉。」蓋知言行相高,復能唱導。聞恆夫白兩街功 德使,請隸西明寺。旋屬懿宗皇帝於鳳翔法門寺迎 真身,右宣副使張思廣奏跡充乎讚導,悅懌上心,宣 賚稠厚。光啟中,傳授佛頂熾盛光降諸星宿吉祥道 場,法歸本府。府帥韓公聞其堪消分野之災,乃於鞠 場結壇修飾,而多感應。景福中,太尉韓公創修廣福 寺,奏跡住持,皆以律範繩之,塞垣間求戒者必請為 力生焉。梁乾化丙子歲,中書令韓公洙奏署師號曰 鴻遠。後唐同光三年乙酉歲四月一日,坐終於丈室。 筋骨如生,風神若在。蕃漢之人觀禮稱歎曰:「昔至德 中,當府龍興寺有高士辯才坐亡」,遂漆布之。乾寧元 年,府帥舉奏,敕諡曰「能覺今跡,師可不異時而同事 哉?」中書令韓公命工布漆焉。莊宗朝,軍府從事薛昭 紀為碑頌德云。

𧦬光[编辑]

按《宋高僧傳》,「𧦬光,字登封,姓吳氏,永嘉人,唐史官左 庶子兢之裔孫也。幼捨家於陶山寺剃度,居必介然, 不與常人交雜,好自標遇,慢易緇流,多作古調詩,苦 僻寡味,得句時有得色。長於草隸,聞陸希聲謫宦於 豫章,光往謁之。陸恬靜而傲氣,居於舟中,凡多回投 刺,且不之許接。一日,設方計干謁,與語數四,苦祈其」 草法,而授其《五指發鐙訣》。光書體當見遒健,轉腕迴 筆,非常所知。乃西上,昭宗詔對御榻前書,賜紫方袍。 後謁華帥韓建,薦號曰「廣利。」自華下歸故鄉,謁武肅 王錢氏,以客禮延之。而性畔岸,弗愜王情,乃歸甬東 終焉。有文集,為知音者所貴。出筆法。弟子從瓌、溫州 僧正智琮,皆得墨訣,有《朝賢贈歌詩》。吳內翰融、羅江 東隱等五十家,僅成一集。時四明太守仰詮素重光 高蹈,躬為喪主,理命令葬。後三年,准西域焚之,發棺 儼若生相,髭髮爪皆長。茶毗,收舍利,起小塔焉,則後 唐長興中也。

令諲[编辑]

按《宋高僧傳》:「令諲,姓楊氏,陜府閿鄉人也。幼而履操
考證.svg
志求出俗,得本邑之師,授《淨名經》。年既應法,乃納戒

律,大小乘教,兼而學之。於名數法門,染成淳粹。彌陀 中觀,斡及膏腴,聲光振發,莫之與京。因遊洛南長水, 遇歸心檀信,構伽藍,就中講《貫一論》一經。三十載中 宣化計各五十餘遍,日別誦《維摩》。上生以為恆課,執」 行持心而絕瑕纇,遠近宗承,若望梅者得飲焉。以清 泰二年乙未歲終於邑寺,春秋七十一,法臘五十一。 其年遷於山麓,徇西域法,火葬,獲舍利,學人檀越共 建塔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