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17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一百七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一百七十五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一百七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一百七十五卷目錄

 僧部列傳五十一

  宋二

  開明       行勤

  歸柔       妙行

  志逢       瓌省

  泰欽       慧濟

  延沼       定慧

  通濟       慕真

  贊寧       實性

  從顯       竟欽

  道詮       智勤

  宗慧       清皎

  省念       希辨

  澄遠

神異典第一百七十五卷

僧部列傳五十一[编辑]

宋二[编辑]

開明[编辑]

按《五燈會元》:「衢州烏巨山儀晏開明禪師,吳興許氏 子。于唐乾符三年生誕之夕,異香滿室,紅光如晝。光 啟中,隨父鎮信安,強為娶,師不願,遂遊歷諸方,機契 鏡清。歸省父母,乃於郭南刱別舍,以遂師志。舍旁陳 司徒廟,有凜禪師像,師往瞻禮,失師所之。後郡守展 祀祠下,見師入定於廟後叢竹間,蟻蠹其衣,敗葉沒」 䏶。或者云:是許鎮將之子也。自此三昧或出或入子 湖。訥禪師未知師所造深淺,問曰:「子所住定,蓋小乘 定耳。」時方喫茶,師呈起橐曰:「是大是小?」訥駭然。尋謁 括蒼唐山德嚴禪師,嚴問:「汝何姓?」曰:「姓許。」嚴曰:「誰許 汝?」曰:「不別。」嚴默然之,遂與剃染。嘗令摘桃,浹旬不歸。 往尋,見師攀桃倚石,泊然在定。嚴鳴指出之。開運中, 遊江郎巖,睹石龕,謂弟子慧興曰:「予入定此中,汝當 壘石塞門,勿以吾為念。」興如所戒。明年,興意師長,往 啟龕視師,素髮被肩,胸臆尚煖,徐自定起,了無異容, 復回烏巨。侍郎慎公鎮信安,馥師之道,命義學僧守 榮詰其定相,師不與之辨,榮意輕之。時信安人競圖 師像而尊事,皆獲舍利。榮因媿服,禮像謝𠎝,亦獲舍 利,歎曰:「此後不敢以淺解測度矣。」錢忠懿王感師見 夢,遣使圖像至。適王患目疾,展像作禮,如夢所見,隨 雨舍利,目疾頓瘳。因錫號開明,及述偈讚,寶器供具 千計。端拱初,太宗皇帝聞師定力,詔本州加禮,津發 赴闕,師力辭。僧再至,諭旨,特令肩輿入對便殿,命坐 賜茗,咨問禪定,奏對簡盡,深契上旨。丐歸,復詔入對, 得請還山,送車塞途。淳化元年示寂,壽一百十五,臘 五十七。闍維,白光燭天,舍利五色,邦人以骨塑像,至 今州郡雨暘禱之,如響斯答。

行勤[编辑]

按《茅亭客話》:「偽蜀大東門外有妙圓塔院,僧名行勤, 俗姓張氏,人以其精於修行,因謂之道者。早歲南行, 中年駐錫。龐眉皓髮,貌古形羸。住草屋數間,唯繩床 一張,及木棺一所,不從齋請。晝則昇床而坐,夜則入 棺而臥。衣服未嘗更換。人問之,拱默不對。人皆仰其 高節。遺之衣服,則轉施貧人。與米麪鹽酪則受。以一」 大瓶貯之常滿。每齋則取一抄合而食。三紀偃息自 若,不誑流俗,其清尚如此。時齒八十,臨終自拾薪草, 積於院後,告諸門徒曰:「吾即日行化,希以木棺置於 薪草之上,以火爇之,老僧幸矣。」至期依其教諭,于煨 燼中得舍利數十粒,葬於塔中。

歸柔[编辑]

按《安陸府志》:「歸柔,魏人。宋乾德中,開創趙橫寺。後休 糧不食。及卒,弟子為之建塔。夢常見之,弟子紹因開 壙視,顏色如生,莊嚴可畏而祠之,有禱輒應。」

妙行[编辑]

按《五燈會元》:金陵報恩院清護崇因妙行禪師,福州 長樂陳氏子。六歲禮鼓山披削,於國師言下發明。開 堂日,僧問:「諸佛出世,天花亂墜。和尚出世,有何祥瑞?」 師曰:「昨日新雷發,今朝細雨飛。」問:「如何是諸佛元旨?」 師曰:「草鞋木履。」開寶三年示寂,茶毗,收舍利三百餘 粒并靈骨歸於建州雞足山臥雲院建塔。

志逢[编辑]

按《五燈會元》:杭州五雲山華嚴院志逢禪師,餘杭人 也。生惡葷血,膚體香潔。幼歲出家,於臨安東山朗瞻 院,依年受具,通貫三學,了達性相。嘗夢陞須彌山,睹 三佛列坐,初釋迦,次彌勒,皆禮其足,唯不識第三尊, 但仰視而已。釋尊謂之曰:「此是補彌勒處。」師子月佛 師方作禮。覺後,因閱《大藏經》,乃符所夢。天福中遊方, 抵天台雲居,參國師,賓主緣契,頓發元秘。一日入普 賢殿中晏坐,倏有一神人跪膝於前。師問:「汝是誰乎曰:「護戒神也。」師曰:「吾患有宿愆未殄,汝知之乎?」曰:「師 有何罪,唯一小過耳。」師曰:「何也?」曰:「凡折缽水,亦施主 物。師每傾棄,非所宜也。」言訖而隱。師自此洗缽水盡 飲之,積久因致脾疾,十載方愈。吳越國王嚮師道風, 召賜紫衣,署「普覺禪師」,命住臨安功臣院。開寶四年, 大將凌超於五雲山創院奉師,為終老之所。師每攜 大扇,乞錢買肉飼虎,虎每迎之,載以還山。雍熙二年 示寂,塔於本院。

瓌省[编辑]

按《五燈會元》:杭州千光王寺瓌省禪師,溫州鄭氏子。 幼歲出家,精究律部,聽天台文句,棲心於圓頓止觀。 後閱《楞嚴》,文理宏濬,未能洞曉。一夕誦經既久,就案 假寐,夢中見日輪自空而降,開口吞之,自是倏然發 悟,差別義門,渙然無滯。後參永明,永明唯印前解,無 別指喻,以忠懿王所遺衲衣授之表信。住後,上堂:「諸 上座,佛法無事。昔之日月,今之日月;昔日風雨,今日 風雨。昔日上座,今日上座。舉亦了,說亦了,一切成現。 好珍重!」開寶五年七月,寶樹浴池忽現其前。師曰:「凡 所有相,皆是虛妄。」越三日示疾,集眾言別,安坐而逝。 闍維,收舍利建塔。

泰欽[编辑]

按《五燈會元》:金陵清涼泰欽法燈禪師,魏府人也。生 而知道,辯才無礙,入法眼之室,海眾歸之,僉曰敏匠。 初住洪州雙林院,開堂日,指法座曰:「此山先代尊宿 曾說法來,此座高廣,不才何陞?古昔有言,作禮須彌 燈王如來,乃可得坐。且道須彌燈王如來今在何處? 大眾要見麼?」一時禮拜,便陞座。良久曰:「大眾秪如此 也,還有會處麼?」僧問:「如何是雙林境?」師曰:「畫也畫不 成。」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且去境也未識,且討人。」又 僧問:「一佛出世,震動乾坤。和尚出世,震動何方?」師曰: 「甚麼處見震動?」曰:「爭奈即今何?」師曰:「今日有甚麼事?」 有僧出禮拜,師曰:「道者前時謝汝請我,將甚麼與汝 好?」僧擬問次,師曰:「將謂相悉,卻成不委。」問:「如何是西 來密意?」師曰:「苦。問:『一佛出世,普潤群生,和尚出世,當 為何人』?」師曰:「不徒然。」曰:「恁麼則大眾有賴也。」師曰:「何 必?」乃曰:「且住得也。」久立,尊官及諸大眾,今日相請勤 重,此箇殊功,比喻何及?所以道:「未了之人聽一言,秖 這如今誰動口。」便下座,立倚拄杖而告眾曰:「還會麼? 天龍寂聽而雨華,莫作須菩提幀子畫將去,且恁麼 信受奉行。」問:「新到近離甚處?」僧曰:「廬山。」師拈起香合 曰:「廬山還有這箇也無?」僧無對。師《自代》云:「尋香來禮 拜和尚。」問:「百骸俱潰散,一物鎮長靈。未審百骸一物, 相去多少?」師曰:「百骸一物,一物百骸。」次住上藍護國 院,僧問:「十方俱擊鼓,十處一時聞。如何是聞?」師曰:「汝 從那方來?」問:「『善行菩薩道,不染諸法相』。如何是菩薩 道?」師曰:「諸法相。」曰:「如何得不染去?」師曰:「染著甚麼處?」 問:「不久開選場,還許學人選也無?」師曰:「汝是點額人。」 又曰:「汝是甚麼科目?」問:「如何是演大法義?」師曰:「我演 何似汝演?」次住金陵龍光院。上堂,維那白椎云:「法筵 龍象眾,當觀第一義。」師曰:「維那早是第二義,長老即 今是第幾義?」乃舉衣袖曰:「會麼?大眾,此是手舞足蹈, 莫道五百生前曾為樂主來。或有疑情,請垂見示。」時 有一僧問:「如何是諸佛正宗?」師曰:「汝是甚麼宗?」曰:「如 何?」師曰:「如何即不會。」問:「上藍一曲師親唱,今日龍光 事若何?」師曰:「汝甚麼時到上藍來?」曰:「諦當事如何?」師 曰:「不諦當即別處覓。」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且問 小意,卻來與汝大意。」師後住清涼大道場,上堂,僧出 禮拜次,師曰:「這僧最先出為大眾,答國主深恩。」僧便 問:「國主請命,祖席重開。學人上來,請師直指心源。」師 曰:「上來卻下去。」問:「法眼一燈,分照天下,和尚一燈,分 照何人?」師曰:「法眼甚麼處分照來?」師乃曰:「某甲本欲 居山藏拙,養病過時,奈緣先師有未了底公案,出來 與他了卻。」時有僧問:「如何是先師未了底公案?」師便 打曰:「祖禰不了,殃及兒孫。」曰:「過在甚麼處?」師曰:「過在 我殃及。」伱江南國主為鄭王時,受心法於法眼之室。 暨法眼入滅,復嘗問師曰:「先師有甚麼不了底公案?」 師曰:「見分㭊次。」異日又問曰:「承聞長老於先師有異 聞底事。」師作起身勢。國主曰:「且坐。」師謂眾曰:「先師法 席五百眾,今秪有十數人在諸方為導首。你道莫有 錯指人路底麼?若錯指,教他入水入火,落坑落塹。然 古人又道:『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我若向鑊湯,鑊 湯自消滅』。且作麼生商量?言語即熟,及問著便生疏 去。何也?秖為隔闊多時,上座但」會,我甚麼處去不得? 有去不得者,為眼等諸根,色等諸法。諸法且置,上座 開眼見甚麼?所以道:「不見一法即如來」,方得名為觀 自在。珍重!師開寶七年六月示疾,告眾曰:「老僧臥疾, 強牽拖與汝相見。如今隨處道場,宛然化城。且道作 麼生是化城?不見古導。」師云:「寶所非遙,須且前進。」及 至城所,又道:「我所化作。」今汝諸人試說箇道理,看,是 如來禪、祖師禪,還定得麼?汝等雖是晚生,須知僥忝。

我國主凡所勝地,建一道場,所須不闕,秪要汝開口
考證.svg
如今不知阿那箇是汝口,爭答效他四恩三有?欲得

會麼?但識口必無咎,縱有咎,因汝有。我今火風相逼, 去住是常。道老僧住持將逾一紀,每承國主助發,至 「於檀越、十方道侶、主事小師,皆赤心為我,默而難言, 或披麻帶布,此即順俗,我道違真,且道順好違好。然 但順我道,即無顛倒。我之遺骸,必於南山大智藏和 尚左右乞一墳塚,升沉皎然,不淪化也。努力,珍重!」二 十四日安坐而終。

慧濟[编辑]

按《五燈會元》:金陵報恩院法安慧濟禪師,太和人也。 初住曹山,上堂:「知幻即離,不作方便。離幻即覺,亦無 漸次。諸上座且作麼生會?不作方便,又無漸次。古人 意在甚麼處?若會得,諸佛常現前;若未會,莫向《圓覺 經》裡討。」夫佛法亙古亙今,未嘗不現前。諸上座一切 時中咸承此威光,須具大信根,荷擔得起始得。不見 「佛讚猛利底人堪為器用,亦不賞他向善,久修淨業 者,要似他廣額兇屠,拋下操刀,便證阿羅漢果,直須 恁麼始得。所以長者道:『如將梵位直授凡庸』。」僧問:「大 眾既臨於法會,請師不吝句中元。」師曰:「謾得大眾麼?」 曰:「恁麼則全因此問也。」師曰:「不用得。」問:「古人有言,『一 切法以不生為宗』。如何是不生宗?」師曰:「好箇問處。」問: 「佛法中請師方便。」師曰:「方便了也。」問:「如何是古佛心?」 師曰:「何待」問!江南國主請居報恩,署號攝眾。上堂謂 眾曰:「此日奉命令住持當院,為眾演法。適來見維那 白槌了,多少好令教當觀第一義。且作麼生是第一 義?若這裡參得,多少省要?如今別更說箇甚麼即得? 然承恩旨,不可杜默去也。夫禪宗示要,法爾常規,圓 明顯露,亙古亙今。至于達磨西來,也秪與諸人證明, 亦無法可得與人秪道,直下是便教立地構取。古人 雖則道立地構取,如今坐地還構得也無?有疑請問。」 僧問:「三德奧樞從佛演,一音元路請師明。」師曰:「汝道 有也未?」問:「如何是報恩境?」師曰:「大家見汝。」問:開寶中 示滅「於本院。」

延沼[编辑]

按《五燈會元》:汝州風穴延沼禪師,餘杭劉氏子。幼不 茹葷,習儒典。應進士一舉不遂,乃出家,依本州開元 寺智恭披削受具,習天台止觀。年二十五,謁鏡清,清 問:「近離甚處?」師曰:「自離東來。」清曰:「還過小江也無?」師 曰:「『大舸獨飄空,小江無可濟』。清曰:『鏡水秦山,鳥飛不 度。子莫道聽途言』。」師曰:「滄溟尚怯艨。」「勢列漢,飛帆 渡五湖。」清豎拂子曰:「爭奈這箇何?」師曰:「這箇是甚麼?」 清曰:「果然不識。」師曰:「出沒卷舒,與師同用。」清曰:「杓卜 聽虛聲,熟睡饒諂語。」師曰:「澤廣藏山,理能伏豹。」清曰: 「捨罪放愆,速須出去。」師曰:「出去即失。」便出到法堂,乃 曰:「夫行腳人因緣未盡其善,不可便休去。」卻回。曰:「某 甲適來,輒陳小騃,冒瀆尊顏,伏蒙慈悲,未賜罪責。」清 曰:「適來言從東來,豈不是翠巖來?」師曰:「雪竇親棲寶 蓋東。」清曰:「不逐亡羊狂解息,卻來這裡念篇章。」師曰: 「路逢劍客須呈劍,不是詩人莫獻詩。」清曰:「詩速祕卻, 略借劍看。」師曰:《首甑人》,攜劍去。清曰:「不獨觸風,化 亦自顯。」頇?師曰:「若不觸風化,爭明古佛心。」清曰:「如 何是古佛心?」師曰:「再許允容,師今何有?」清曰:「東來衲 子,菽麥不分。秪聞不已而已,何得抑已而已?」師曰:「巨 浪湧千尋,澄波不離水。」清曰:「一句截流,萬機寢削。」師 便禮拜。清曰:「衲子俊哉!衲子俊哉!」師到華嚴,嚴問:「我 有《牧牛歌》,輒請闍棃和。」師曰:「羯鼓掉鞭牛豹跳,遠村 梅樹觜盧」都師參南院,入門不禮拜。院曰:「入門須辯 主。」師曰:「端的請師分。」院於左膝拍一拍,師便喝。院於 右膝拍一拍,師又喝。院曰:「左邊一拍且置,右邊一拍 作麼生?」師曰:「瞎。」院便拈棒。師曰:「莫盲枷瞎棒,奪打和 尚,莫言不道。」院擲下棒曰:「今日被黃面浙子鈍置一 場。」師曰:「和尚大似持缽不得,詐道不饑。」院曰:「闍棃曾 到此間麼?」師曰:「是何言歟?」院曰:「老僧好好相借問。」師 曰:「也不得放過。」便下參眾了,卻上堂頭禮謝。院曰:「闍 棃曾見甚麼人來?」師曰:「在襄州華嚴與廓侍者同夏。」 院曰:「親見作家來。」院問:「南方一棒作麼商量?」師曰:「作 奇特商量。」師卻問:「和尚此間一棒作麼商量?」院拈拄 杖曰:「棒下無生忍,臨機不見師。」師於言下大徹元旨, 遂依止六年,四眾請主風穴。又八年,李史君與闔城 士庶再請開堂演法矣。上堂:「夫參學眼目臨機,直須 大用現前,勿自拘於小節。設使言前薦得,猶是滯殼 迷封。縱然句下精通,未免觸途狂見。應是從前依他 作解,明昧兩岐與伱,一時掃卻。直教箇箇如師子兒, 吒呀地哮吼一聲,壁立千仞,誰敢正眼覰著,覰著即 瞎卻渠眼。」時有僧問:「如何是正法眼?」師曰:「即便戳瞎。」 曰:「戳瞎後如何?」師曰:「撈天摸地。」師後因本郡兵寇作 孽,與眾避地於郢州,謁前請主,李史君留於衙內度 夏,普設大會,請師上堂。纔陞座,乃曰:「祖師心印,狀似 鐵牛之機,去即印住,住即印破。秪如不去不住,印即 是,不印即是。還有人道得麼?」時有盧陂長老出問:「學 人有鐵牛之機,請師不搭印。」師曰:「慣釣鯨鯢澄巨浸卻嗟蛙步蹍泥沙。」陂佇思,師喝曰:「長老何不進語?」陂 擬議,師便打一拂子曰:「還記得話頭麼?試舉看。」陂擬 開口,師又打一拂子。牧主曰:「信知佛法與王法一般。」 師曰:「見甚麼道理?」牧主曰:「當斷不斷,反招其亂。」師便 下座。至九月,汝州太師宋侯捨宅為寺,復來郢州,請 師歸新寺住持。至周廣順元年,賜額廣慧。師住二十 二年,當餘百眾。上堂,僧問:「如何是佛?」師曰:「如何不是 佛?」曰:「未曉元言,請師直指。」師曰:「家住海門洲,扶桑最 先照。」問:「朗月當空時如何?」師曰:「不從天上輥,任向地 中埋。」問:「古曲無音韻,如何和得齊?」師曰:「木雞啼子夜, 芻狗吠天明。」上堂,舉寒山詩曰:「梵志死去來,魂識見 閻老。讀盡百王書,未免受捶栲。一稱南無佛,皆以成 佛道。」僧問:「如何是一稱南無佛?」師曰:「燈連鳳翅當堂 照,月映娥眉。」「面看。」問:「如何是佛?」師曰:「嘶風木馬緣 無絆,背角泥牛痛下鞭。」問:「如何是廣慧劍?」師曰:「不斬 死漢。」問:「古鏡未磨時如何?」師曰:「天魔膽裂。」曰:「磨後如 何?」師曰:「軒轅無道。」問:「矛盾本成雙翳病,帝網明珠事 若何?」師曰:「為山登九仞,捻土定千鈞。」問:「干木奉文侯, 知心有幾人?」師曰:「少年曾決龍蛇陣,老倒還聽《穉子 歌》。」問:「如何是清涼山中主?」師曰:「一句不遑無著。」問:「迄 今猶作野盤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鶴有九皋 難翥翼,馬無千里謾追風。」問:「未有之言,請師試道。」師 曰:「入市能長嘯,歸家著短衣。」問:「夏終今日,師意如何?」 師曰:「不憐鵝護雪,且喜蠟人冰。」問:「歸鄉無路時如何?」 師曰:「平窺紅爛處,暢殺子平生。」問:「滿目荒郊翠,瑞草 卻滋榮時如何?」師曰:「新出紅爐金彈子,簉破闍棃鐵 面皮。」問:「如何是互換之機?」師曰:「和盲。」「愬瞎。」問:「真性 不隨緣,如何得證悟?」師曰:「豬肉案上滴乳香。」問:「如何 是清淨法身?」師曰:「金沙灘頭馬郎婦。」問:「一色難分,請 師顯示。」師曰:「滿爐添炭猶嫌冷,路上行人秪守寒。」問: 「如何是學人立身處?」師曰:「井底泥牛吼,林間玉兔驚。」 問:「如何是道?」師曰:「五鳳樓前。」曰:「如何是道中人?」師曰: 「問取皇城使。」問:「不傷物義,請師便道。」師曰:「劈腹開心, 猶未性燥。」問:「未定渾濁,如何得照?」師曰:「下坡不走,快 便難逢。」問:「如何是衲僧行履處?」師曰:「頭上喫棒,口裡 喃喃。」問:「靈山話月,曹溪指月。去此二途,請師直指。」師 曰:「無言不當。」瘂曰:「請師定當。」師曰:「先度汨羅江。」問:「任 性浮沉時如何?」師曰:「牽牛不入欄。」問:「凝然便會時如 何?」師曰:「截耳臥街。」問:「狼煙永息時如何?」師曰:「兩腳捎 空。」問:「祖令當行時如何?」師曰:「點。」問:「不施寸刃,便登九 五時如何?」師曰:「鞭屍屈項。」上堂,舉古云:「我有一隻箭, 曾經久磨煉,射時遍十方,落處無人見。」師曰:「山僧即 不然,我有一隻箭,未嘗經磨煉,射不遍十方,要且無 人見。」僧便問:「如何是和尚箭?」師作彎弓勢,僧禮拜。師 曰:「拖出這死漢。」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披席 把盌。」曰:「見後如何?」師曰:「披席把盌。」問:「未達其源時如 何?」師曰:「鶴冷移巢易,龍寒出洞難。」問:「不露鋒鋩句,如 何辯主賓?」師曰:「口銜羊角鰾膠粘。」問:「將身御險時如 何?」師曰:「露布長書寫罪原。」問:「學人解問。」「訛句,請師 舉起訝人機。」師曰:「心裡分明眼睛黑。」問:「生死到來時 如何?」師曰:「青布裁衫招犬吠。」曰:「如何得不吠去?」師曰: 「自宜躲避寂無聲。」問:「如何是真道人?」師曰:「竹竿頭上 禮西方。」問:「魚隱深潭時如何?」師曰:「湯盪火燒。」問:「如何 是諸佛行履處?」師曰:「青松綠竹下。」問:「如何是大善知 識?」師曰:「殺人不眨眼。」曰:「既是大善知識,為甚麼殺人 不眨眼?」師曰:「塵埃影裡不拂袖,畫㦸門前磨寸金。」問: 「一即六,六即一,一六俱亡時如何?」師曰:「一箭落雙鵰。」 曰:「意旨如何?」師曰:「身亡跡謝。」問:「摘葉尋枝即不問,直 截根源事若何?」師曰:「赴供凌晨去,開塘帶雨歸。」問:「問! 問盡是捏怪,請師直指根源。」師曰:「罕逢穿耳客,多遇 刻舟人。」問:「正當恁麼時如何?」師曰:「盲龜值水惟優穩, 枯木生華物外春。」問:「寶塔元無縫,金門即日開時如 何?」師曰:「智積佐來空合掌,天王捧出不知音。」曰:「如何 是塔中人?」師曰:「萎花風掃去,香水雨飄來。」問:「隨緣不 變者,忽遇知音時如何?」師曰:「披莎側立千峰外,引水 澆蔬五老前。」問:「刻舟求不得,常用事如何?」師曰:「大勳 不立賞,柴扉草自深。」問:「從上古人,印印相契。如何是 相契底眼?」師曰:「輕囂道者知機變,拈卻招魂拭淚巾。」 問:「九夏賞勞,請師言薦。」師曰:「出袖拂開龍洞雨,泛杯 波湧缽囊華。」問:「最初自恣,合對何人?」師曰:「一把香芻 拈未暇,六環金錫響遙空。」問:「西祖傳來,請師端的。」師 曰:「一犬吠虛,千猱鳴實。」問:「王道與佛道,相去幾何?」師 曰:「芻狗吠時天地合,木雞啼後祖燈輝。」問:「祖師心印, 請師拂拭。」師曰:「祖月凌空圓聖智,何山松檜不青青?」 上堂:「若立一塵,家國興盛,野老顰蹙。不立一塵,家國 喪亡,野老安怙?於此明得,闍棃無分,全是老僧。於此 不明,老僧卻是闍棃。闍棃與老僧亦能悟卻天下人, 亦能瞎卻天下人。欲識闍棃麼?」右邊一拍曰:「這裡是。」 「欲識老僧麼?」左邊一拍曰:「這裡是。」僧問:「大眾雲集,請 師說法。」師曰:「赤腳人趁兔,著靴人喫肉。」問:「不曾博覽 空王教,略借元機試道看。」師曰:「白玉無瑕,卞和刖足問:「如何是無為之句?」師曰:「寶燭當軒顯,紅光爍太虛。」 問:「如何是臨機一句?」師曰:「因風吹火,用力不多。」問:「素 面相呈時如何?」師曰:「拈卻蓋面帛。」問:「紫菊半開秋已 老,月圓當戶意如何?」師曰:「月生蓬島人皆見,昨夜遭 霜子不知。」問:「如何是直截一路?」師曰:「直截是迃曲。」問: 「如何是師子吼?」師曰:「阿誰要汝野牛鳴。」問:「如何是諦 實之言?」師曰:「口懸壁上。」上堂:「若是上上之流,各有證 據,略赴箇程限。中下之機,各須英俊。當處出生,隨處 滅盡。如爆龜紋,爆即成兆,不爆成鈍。欲爆不爆,直下 便捏。」問:「心不能緣,口不能言時如何?」師曰:「逢人但恁 麼舉。」問:「龍透清潭時如何?」師曰:「印駿捺尾。」問:「任性浮 沉時如何?」師曰:「牽牛不入欄。」問:「有無俱無去處時如 何?」師曰:「三月懶遊花下路,一家愁閉雨中門。」問:「語默 涉離微,如何通不犯?」師曰:「常憶江南三月裡,鷓鴣啼 處百花香。」問:「百了千當時如何?」師曰:「不許夜行,投明 須到。」上堂:「三千劍客,恥見莊周。赤眉橫肩,得無訛謬。 他時變豹,後五日看。珍重!」問:「心印未明時如何?」師曰: 「雖聞酋帥投歸款,未見牽羊納璧來。」問:「如何是臨濟 下事?」師曰:「桀犬吠堯。」問:「如何是齧鏃事?」師曰:「孟浪借 辭論馬角。」上堂,大眾集定。師曰:「不是無言,各須英鑑。」 問:「大眾雲集,師意如何?」師曰:「景謝祁寒,骨肉疏冷。」問: 「不修禪定,為甚麼成佛無疑?」師曰:「金雞專報曉,漆桶 夜生光。」問:「一念萬年時如何?」師曰:「拂石仙衣破。」問:「洪 鐘未擊時如何?」師曰:「充塞大千無不韻,妙含幽致豈 能分。」曰:「擊後如何?」師曰:「石壁山河無障礙,翳消開後 好咨聞。」問:「古今纔分,請師密要。」師曰:「截卻重舌。」問:「如 何是大人相?」師曰:「赫赤窮漢。」曰:「未審將何受用?」師曰: 「攜籮挈杖。」問:「如何是賓中主?」師曰:「入市雙瞳瞽。」曰:「如 何是主中賓?」師曰:「回鑾兩曜新。」曰:「如何是賓中賓?」師 曰:「攢眉坐白雲。」曰:「如何是主中主?」師曰:「磨礱三尺劍, 待斬不平人。」問:「如何是钁頭邊意?」師曰:「山前一片青。」 問:「如何是佛?」師曰:「杖林上下竹筋鞭。」

定慧[编辑]

按《五燈會元》:漳州報劬院元應定慧禪師,泉州晉江 吳氏子。漳州刺史陳文顥創院,請師開法。僧問:「如何 是第一義?」師曰:「如何是第一義?」曰:「學人請益,師何以 倒問學人?」師曰:「汝適來請益甚麼?」曰:「第一義。」師曰:「汝 謂之倒問邪?」問:「如何是古佛道場?」師曰:「今夏堂中千 五百僧。」開寶八年將順世,先七日書辭陳公,仍示偈 曰:「今年六十六,世壽有延促。無生火熾然,有為薪不 續。出谷與歸源,一時俱備足。」及期,誡門人曰:「吾滅後, 不得以喪服哭泣。」言訖而寂。

通濟[编辑]

按《衢州府志》:「通濟大師姓江,忘其名,建安人。誅茅於 西安之鳥石,遂為福應院以居焉。自唐龍紀至雍熙, 累有褒表,咸平二年始化。」

慕真[编辑]

按《休寧縣志》:「慕真,袁州宜春人。為南唐國師,精堪輿 家說。顯德中,以言牛頭山不利,謫休寧,居何塢,續徙 芙蓉峰,禮昭禪師為師,改名慕真。一坐四十年,豁然 大悟。宋天禧三年己未十月十八日,里中士江文寀 輩往見之,慕真肅入正席趺坐,忽然火從心出,自燒, 頃刻而化。其徒收舍利為塔以葬。凡徽人家葬地之」 善者,多為何國師所扦,姪彥德、孫彬相隱,皆其後也。

贊寧[编辑]

按《湘山野錄》、僧錄贊寧有《大學洞古博物》,著書數百 卷。王元之禹偁、徐騎省鉉疑則就而質焉,二公皆拜 之。柳仲塗開因曰:「余頃守維揚,郡堂後菜圃纔陰雨 則青焰夕起,觸近則散,何邪?」寧曰:「此燐火也。兵戰血 或牛馬血,著土則凝結,為此氣,雖千載不散。」柳遽拜 之曰:「掘之皆斷鎗折鏃,乃古戰地也。」因贈以詩,中有 「空門今日見張華」之句。太宗欲知古高僧事,撰《僧史 略》十卷進呈,充史館編修,壽八十四。司天監王處納 推其命孤薄不佳,三命星禽晷祿壬遁,俱無壽貴之 處,謂寧曰:「師生時所異者,止得天貴星臨門,必有裂 土侯王在戶否?」寧曰:「母氏嘗謂某曰:『汝生時臥草』。」錢 文穆王元瓘往臨安縣拜塋,至門,雨作,避於茆檐甚 久,殆浣浴襁籍畢,徘徊方去。

實性[编辑]

按《五燈會元》:「韶州白雲子祥實性大師,初住慈光院, 廣主召入府說法。時有僧問:『覺華纔綻,正遇明時。不 昧宗風,乞師方便』。」師曰:「我王有令。」問:「祖意教意,是同 是別?」師曰:「不別。」曰:「恁麼則同也。」師曰:「不妨領話。」問:「諸 佛出世,普遍大千,白雲一會,如何舉揚?」師曰:「賺卻幾 人來。」曰:「恁麼則四眾何依?」師曰:「沒交涉。」問:「即心即佛, 示誨之辭。不涉前言,如何指教?」師曰:「東西且置,南北 作麼生?」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石橋那畔有,這邊 無。會麼?」曰:「不會。」師曰:「且作丁公吟。」問:「衣到六祖,為甚 麼不傳?」師曰:「海晏河清。」問:「從上宗乘,如何舉揚?」師曰: 「今日未喫茶。」上堂:「諸人會麼?但向街頭市尾、屠兒魁 劊、地獄鑊湯處會取。若恁麼會得,堪與人天為師。若向衲僧門下,天地懸殊。更有一般底,秖向長連床上 作好人去。汝道此兩般人,那箇有長處?無事,珍重!」問 僧:「甚麼處來?」曰:「雲門來。」師曰:「裡許有多少水牛?」曰:「一 箇兩箇。」師曰:「好水牛。」問僧:「不壞假名而談實相,作麼 生?」僧指倚子曰:「這箇是倚子。」師以手撥倚曰:「與我將 鞋袋來。」僧無對。師曰:「這虛頭漢。」師將示滅,白眾曰:「某 甲雖提祖印,未盡其中事。諸仁者,且道其中事作麼 生?莫是無邊中間、內外已否?若如是會,即大地如鋪 沙。」良久曰:「去!此即他方相見。」言訖而寂。

從顯[编辑]

按《五燈會元》:洪州觀音院從顯禪師,泉州人也。上堂, 眾集,良久曰:「文殊深讚居士,未審居士受讚也無?若 受讚,何處有居士邪?若不受讚,文殊不可虛發言也。 大眾作麼生會?若會,真箇衲僧。」僧問:「居士默然,文殊 深讚,此意如何?」師曰:「汝問我答。」曰:「忽遇恁麼人出頭 來,又作麼生?」師曰:「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問:「如何 是觀音家風?」師曰:「眼前看取。」曰:「忽遇作者來,作麼生 見待?」師曰:「貧家秖如此,未必便言歸。」問:「久負沒絃琴, 請師彈一曲。」師曰:「作麼生聽?」其僧側耳,師曰:「賺殺人!」 乃曰:「盧行者當時大庾嶺頭謂明上座言:『莫思善,莫 思惡,還我明上座本來面目來』。觀音今日不恁麼道, 還我明上座來。恁麼道,是曹溪子孫也無?若是曹溪 子孫,又爭除卻四字?若不是,又過在甚麼處?試出來 商量看。」良久曰:「此一眾真行腳人也。」便下座。太平興 國八年九月中,師謂檀那袁長史曰:「老僧三兩日間 歸鄉去。」袁曰:「和尚年尊,何更思鄉?」師曰:「歸鄉圖得好 鹽喫。」袁不測其言。翼日,師不疾坐亡,袁建塔於西山。

竟欽[编辑]

按《五燈會元》:韶州雙峰竟欽禪師,益州人也。開堂日, 雲門和尚躬臨證明。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日 出方知天下朗,無油那點佛前燈。」問:「如何是雙峰境?」 師曰:「夜聽水流庵後竹,晝看雲起面前山。」問:「如何是 和尚為人一句?」師曰:「因風吹火。」上堂:「進一步則迷理, 退一步則失事。饒伱一向兀然去,又同無情。」僧問:「如 何得不同無情去?」師曰:「動轉施為。」曰:「如何得不迷理 失事去?」師曰:「進一步,退一步。」僧作禮。師曰:「向來有人 恁麼會,老僧不肯伊。」曰:「請師直指。」師便打出。問:「如何 是正法眼?」師曰:「山河大地。」問:「如何是法王劍?」師曰:「鉛 刀徒逞,不若龍泉。」曰:「用者如何?」師曰:「藏鋒猶不許,露 刃更何堪。」問:「賓頭盧應供四天下,還得遍也無?」師曰: 「如月入水。」問:「如何是用而不雜?」師曰:「明月堂前垂玉 露,水晶殿裡璨真珠。」有行者問:「某甲遇賊來時,若殺 即違佛教,不殺又違王敕。未審師意如何?」師曰:「官不 容針,私通車馬。」廣主嘗親問法要,錫慧真廣悟號。將 示寂,告門人曰:「吾不久去世,汝可就山頂預修墳塔。」 洎工畢以聞,師曰:「後日子時行矣。」及期,會雲門爽和 尚等七人夜話,侍者報三更也。師索香焚之,合掌而 逝。

道詮[编辑]

按《五燈會元》:廬山歸宗道詮禪師,吉州劉氏子。僧間 「承聞和尚親見延壽來,是否?」師曰:「山前麥熟也未?」問: 「九峰山中還有佛法也無?」師曰:「有。」曰:「如何是九峰山 中佛法?」師曰:「石頭大底大,小底小。」尋屬江南國絕僧 徒,例試經業,師之眾並習禪觀,乃述一偈聞於州牧 曰:「比擬忘言合太虛,免教和氣有親疏。誰知道德全 無用,今日為僧貴識書。」州牧閱之,與僚佐議曰:「栴檀 林中必無雜樹,惟師一院。」特奏免試。南康知軍張南 金具疏,集道俗迎請,坐歸宗道場。僧問:「如何是歸宗 境?」師曰:「千邪不如一直。」問:「如何是佛?」師曰:「待得雪消 後,自然春到來。」問:「深山巖谷中,還有佛法也無?」師曰: 「無。」曰:「佛法遍在一切處,為甚麼卻無?」師曰:「無人到。」問: 「古人道不是風動,不是幡動時如何?」師曰:「來日路口 有市。」問:「如何是學人自己?」師曰:「床窄先臥,粥稀後坐。」 雍熙二年順寂,塔於牛首庵。

智勤[编辑]

按《五燈會元》:台州紫凝普聞寺智勤禪師,僧問:「如何 是空手把鉏頭?」師曰:「但恁麼諦信。」曰:「如何是步行騎 水牛?」師曰:「汝自何來?」有偈示眾曰:「今年五十五,腳未 蹋寸土。山河是眼睛,大海是我肚。」太平興國四年,有 旨試僧經業。山門老宿各寫法名,惟師不嫺書札。時 通判李憲問:「世尊還解書也無?」師曰:「天下人知。」淳化 初,不疾,命侍僧開浴,浴訖,垂誡徒眾,安坐而逝,塔於 本山。三年後,門人遷塔發龕,睹師容儀儼若,髭髮仍 長,遂迎入新塔。

宗慧[编辑]

按《五燈會元》:襄州洞山守初宗慧禪師,初參雲門,門 問:「近離甚處?」師曰:「查渡。」門曰:「夏在甚處?」師曰:「湖南報 慈。」曰:「幾時離彼?」師曰:「八月二十五。」門曰:「放汝三頓棒。」 師至明日,卻上問訊:「昨日蒙和尚放三頓棒,不知過 在甚麼處?」門曰:「飯袋子,江西湖南便恁麼去。」師於言 下大悟,遂曰:「他後向無人煙處,不蓄一粒米,不種一莖菜,接待十方往來,盡與伊抽釘拔楔,拈卻炙脂帽 子,脫卻鶻臭布衫,教伊洒洒地作個無事衲僧,豈不 快哉!」門曰:「伱身如椰子大,開得如許大口。」師便禮拜。 住後,上堂:「言無展事,語不投機。承言者喪,滯句者迷。 還得麼?伱衲僧分上。到這裡須具擇法眼始得。秖如 洞山恁麼道,也有一場過。且道過在甚麼處?」僧問:「迢 迢一路時如何?」師曰:「天晴不肯去,直待雨淋頭。」曰:「諸 聖作麼生?」師曰:「入泥入水。」問:「心未生時,法在甚麼處?」 師曰:「風吹荷葉動,決定有魚行。」問:「師登師子座,請師 唱《道情》。」師曰:「晴乾。」問「水道,無事設曹司。」曰:「恁麼則謝 師指示。」師曰:「賣鞋老婆腳䟐。」郎擊切七亦切問:「如何是 三寶?」師曰:「商量不下。」問:「如何是無縫塔?」師曰:「十字街 頭石師子。」問僧:「甚處來?」曰:「汝州。」師曰:「此去多少?」曰:「七 百里。」師曰:「踏破幾緉草鞋?」曰:「三緉。」師曰:「甚處得錢買?」 曰:「打笠子。」師曰:「參堂去。」僧應喏。問:「如何是免得生死 底法?」師曰:「見之不取,思之三年。」僧問:「離卻心機意識, 請師一句。」師曰:「道士著黃甕裡坐。」問:「非時親覲,請師 一句。」師曰:「對眾怎生舉?」曰:「據現定舉。」師曰:「放汝三十 棒。」曰:「過在甚麼處?」師曰:「罪不重科。」問:「如何是佛?」師曰: 「麻三斤。」問:「蓮華未出水時如何?」師曰:「楚山頭倒卓。」曰: 「出水後如何?」師曰:「漢水正東流。」問:「如何是吹毛劍?」師 曰:「金州客。」曰:「用者如何?」師曰:「伏惟尚饗。」問:「車住牛不 住時如何?」師曰:「用駕車漢作麼?」問:「如何是衲僧分上 事?」師曰:「雲裹楚山頭,決定多風雨。」問:「海竭人亡時如 何?」師曰:「難得。」曰:「便恁麼去時如何?」師曰:「雲在青天水 在瓶。」問:「文殊普賢來參時如何?」師曰:「趁向水牯牛欄 裡著。」曰:「和尚入地獄如箭射。」師曰:「全憑子力。」問:「如何 是正法眼?」師曰:「紙撚無油。」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 師曰:「楖栗木拄杖。」曰:「見後如何?」師曰:「竇入布衫。」問:「如 何是佛?」師曰:「灼然諦當。」問:「萬緣但息,意旨如何?」師曰: 「甕裡石人賣棗圈。」問:「如何是洞山劍?」師曰:「作麼?」曰:「學 人要知。」師曰:「罪過。」問:「乾坤休著意,宇宙不留心。學人 秖恁麼,師又作麼生?」師曰:「峴山亭起霧,灘峻不留船。」 問:「大眾雲臻,請師撮其樞要,略舉大綱。」師曰:「水上浮 漚呈五色,海底蝦蟆叫月明。」問:「正當恁麼時,文殊普 賢在甚麼處?」師曰:「長者八十一,其樹不生耳。」曰:「意旨 如何?」師曰:「一則不成,二則不是。」

清皎[编辑]

按《五燈會元》:蘄州四祖山清皎禪師,福州王氏子。僧 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楷師巖畔祥雲起, 寶壽峰前震法雷。」臨終遺偈曰:「吾年八十八,滿頭垂 白髮。顒顒鎮雙峰,明明千江月。黃梅揭祖教,白兆承 宗訣。日日告兒孫,勿令有斷絕。」

省念[编辑]

按《五燈會元》:汝州首山省念禪師,萊州狄氏子。受業 於本郡南禪寺。纔具尸羅,遍遊叢席。常密誦《法華經》, 眾目為念法華也。晚於風穴會中充知客。一日侍立 次,穴乃垂涕,告之曰:「不幸臨濟之道至,吾將墜於地 矣。」師曰:「觀此一眾,豈無人耶?」穴曰:「聰明者多,見性者 少。」師曰:「如某者如何?」穴曰:「吾雖望子之久,猶恐耽著 此經,不能放下。」師曰:「此亦可事,願聞其要。」穴遂上堂, 舉世尊以青蓮目顧視大眾,乃曰:「正當恁麼時,且道 說箇甚麼?若道不說而說,又是埋沒先聖。且道說箇 甚麼?」師乃拂袖下去。穴擲下拄杖,歸方丈。侍者隨後 請益曰:「念法華因甚不祗對和尚?」穴曰:「念法華會也。」 次日,師與真圓頭同上問訊次,穴問真曰:「作麼生是 世尊不說說?」真曰:「鵓鳩樹頭鳴。」穴曰:「汝作許多癡福 作麼?何不體究言句?」又問師曰:「汝作麼生?」師曰:「動容 揚古路,不墮悄然機。」穴謂真曰:「汝何不看念《法華》下 語?」師受風穴印可之後,泯跡韜光,人莫知其所以。因 白兆楚和尚至汝州宣化,風穴令師往傳語。纔相見, 提起坐具便問:「展即是,不展即是?」兆曰:「自家看取。」師 便喝。兆曰:「我曾親近知識來,未嘗輒敢恁麼造次。」師 曰:「草賊大敗。」兆曰:「來日若見風穴和尚,待一一舉似。」 師曰:「一任一任,不得忘卻。」師乃先回,舉似風穴。穴曰: 「今日又被伱收下一員草賊。」師曰:「好手不張名。」兆次 日纔到相見,便舉前話。穴曰:「非但昨日,今日和贓捉 賊。」師於是名振四方,學者望風而靡。開法首山,為第 一世也。入院,上堂曰:「佛法付與國王大臣,有力檀越, 令其佛法不斷絕,燈燈相續,至於今日。大眾且道續 箇甚麼?」良久曰:「須是迦葉師兄始得。」時有僧問:「靈山 一會,何異今日?」師曰:「墮坑落壍。」曰:「為甚麼如此?」師曰: 「瞎。」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少室巖前親掌 示。」曰:「便請洪音和一聲。」師曰:「如今也要大家知。」問:「如 何是徑截一路?」師曰:「或在山間,或在樹下。」問:「如何是 學人親切處?」師曰:「五九盡日又逢春。」曰:「畢竟事如何?」 師曰:「冬到寒食一百五。」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一 言截斷千江口,萬仞峰前始得元。」問:「如何是首山境?」 師曰:「一任眾人看。」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喫棒得也 未?」僧禮拜,師曰:「喫棒且待別時。」問:「如何是祖師西來 意?」師曰:「風吹日炙。」問:「從上諸聖向甚麼處行履?」師曰「牽犁拽杷。」問:「古人拈槌豎拂,意旨如何?」師曰:「孤峰無 宿客。」曰:「未審意旨如何?」師曰:「不是守株人。」問:「如何是 菩提路?」師曰:「此去襄縣五里,白向上事如何?」師曰:「往 來不易。」問:「諸聖說不到處,請師舉唱。」師曰:「萬里神光 都一照,誰人敢並日輪齊?」問:「臨濟喝德山棒,未審明 甚麼邊事?」師曰:「汝試道看。」僧便喝。師曰:「瞎。僧叉喝。」師 曰:「這瞎漢秪麼亂喝作麼?」僧禮拜,師便打。問:「和尚是 大善知識,為甚麼卻首山?」師曰:「不坐孤峰頂,常伴白 雲閑。」問:「四眾圍繞,師說何法?」師曰:「打草蛇驚。」曰:「未審 作麼生下手?」師曰:「適來幾合喪身失命。」問:「二龍爭珠, 誰是得者?」師曰:「得者失。」曰:「不得者又如何?」師曰:「珠在 甚麼處?」問:「一切諸佛,皆從此經出,如何是此經?」師曰: 「低聲低聲。」曰:「如何受持?」師曰:「切不得污染。」問:「世尊滅 後,法付何人?」師曰:「好箇問頭,無人答得。」曰:「如何是世 尊不說說?」師曰:「任從滄海變,終不為君通。」曰:「如何是 迦葉不聞聞?」師曰:「瞶人徒側耳。」問:「古人道,見色便見 心。諸法無形,將何所見?」師曰:「一家有事百家忙。」曰:「學 人不會,乞師再指。」師曰:「三日後看取。」問:「菩薩未成佛 時如何?」師曰:「眾生。」曰:「成佛後如何?」師曰:「眾生!眾生。」問: 「路逢達道人,不將語默對。未審將甚麼對?」師曰:「瞥爾 三千界。」曰:「與麼則目視不勞也。」師曰:「天恩未遇,後悔 難追。」上堂:「第一句薦得,堪與祖佛為師。第二句薦得, 堪與人天為師。第三句薦得,自救不了。」時有僧問:「如 何是第一句?」師曰:「大用不揚眉,棒下須見血。」曰:「慈悲 何在?」師曰:「送出三門外。」問:「如何是第二句?」師曰:「不打 恁麼驢漢。」曰:「將接何人?」師曰:「如斯爭奈何!」問:「如何是 第三句?」師曰:「解問無人」答曰:「即今秪對者是誰?」師曰: 「莫使外人知。」曰:「和尚是第幾句薦得?」師曰:「月落三更 穿市過。」問:「維摩默然,文殊贊善,未審此意如何?」師曰: 「當時聽眾,必不如是。」曰:「既不如是,維摩默然,又且如 何?」師曰:「知恩者少,負恩者多。」乃曰:「若論此事,實不掛 一箇元字腳。」便下座。問:「如何是古佛心?」師曰:「鎮州蘿 蔔重三斤。」問:「如何是元中的?」師曰:「有言須道卻。」曰:「此 意如何?」師曰:「無言鬼也瞋。」問:「如何是衲僧眼?」師曰:「此 問不當。」曰:「當後如何?」師曰:「堪作甚麼?」問:「如何得離眾 緣去?」師曰:「千年一遇。」曰:「不離時如何?」師曰:「立在眾人 前。」問:「如何是大安樂底人?」師曰:「不見有一法。」曰:「將何 為人?」師曰:「謝闍棃領話。」問:「如何是常在底人?」師曰:「亂 走作麼?」問:「如何是首山?」師曰:「東山高,西山低。」曰:「如何 是山中人?」師曰:「恰遇棒不在。」問:「如何是道?」師曰:「爐中 有火無心撥,處處縱橫任意遊。」曰:「如何是道中人?」師 曰:「坐看煙霞秀,不與白雲齊。」問:「一毫未發時如何?」師 曰:「路逢穿耳客。」曰:「發後如何?」師曰:「不用更遲疑。」問:「無 絃一曲,請師音韻。」師良久曰:「還聞麼?」曰:「不聞。」師曰:「何 不高聲問著?」問:「學人久處沈迷,請師一接。」師曰:「老僧 無這閑工夫。」曰:「和尚豈無方便?」師曰:「要行即行,要坐 即坐。」問:「如何是離凡聖底句?」師曰:「嵩山安和尚。」曰:「莫 便是和尚極則處否?」師曰:「南嶽讓禪師。」問:「學人乍入 叢林,乞師指示。」師曰:「闍棃到此多少時也?」曰:「已經冬 夏。」師曰:「莫錯舉似人。」問:「有一人蕩盡來時,師還接否?」 師曰:「蕩盡即置,那一人是誰?」曰:「風高月冷。」師曰:「僧堂 內幾人坐臥?」僧無對。師曰:「賺殺老僧。」問:「如何是梵音 相?」師曰:「驢鳴狗吠。」乃曰:「要得親切,第一莫將問來問。 還會麼?問在答處,答在問處。汝若將問來問,老僧在 汝腳底;汝若擬議,即沒交涉。」時有僧出禮拜,師便打。 僧便問:「挂錫幽巖時如何?」師曰:「錯。」僧曰:「錯。」師又打。問: 「如何是佛?」師曰:「新婦騎驢阿家牽。」曰:「未審此語甚麼 句中收?」師曰:「三元收不得,四句豈能該?」曰:「此意如何?」 師曰:「天長地久,日月齊明。」問:「曹谿一句天下人聞。未 審和尚一句甚麼人得聞?」師曰:「不出三門外。」曰:「為甚 麼不出三門外?」師曰:「舉似天下人。」問:「如何是和尚不 欺人底眼?」師曰:「看看冬到來。」曰:「究竟如何?」師曰:「即便 春風至。」問:「遠聞和尚無絲可挂,及至到來,為甚麼有 山可守?」師曰:「道甚麼?」僧便喝,師亦喝。僧禮拜,師曰:「放 汝三十棒。」次住廣教及寶應三處法席,海眾常臻。淳 化三年十二月四日午時上堂,說偈曰:「今年六十七, 老病隨緣且遣日。今日記卻來年事,來年記著今朝 日。」至四年月日,無爽前記。上堂辭眾,仍說偈曰:「白銀 世界金色身,情與非情共一真。明暗盡時俱不照,日 輪午後示全身。」言訖,安坐而逝。茶毗,收舍利建塔。

希辯[编辑]

按《五燈會元》:杭州普門寺希辯禪師,蘇州人也。忠懿 王命主越州清泰署慧智,後遷上寺。上堂:「山僧素乏 知見,復寡聞持。頃雖侍立於國師,不蒙一句開示,以 致今日與諸仁者聚會,更無一法可相助發,何況能 為諸仁者區別緇素,商量古今,還怪得山僧麼?若有 怪者,且道此人具眼不具眼?有賓主義,無賓主義?晚 學初機,必須審細。」僧問:「如何是普門示現神通事?」師 曰:「恁麼則闍棃怪老僧去也。」曰:「不怪時如何?」師曰:「汝 且下堂裡思惟去。」太平興國三年,吳越王入覲,師隨 寶塔至,見於滋福殿,賜紫衣,號慧明禪師。端拱中,乞還故里,詔從之,賜御製詩。忠懿王施金,於常熟本山 院創甎浮圖七級,高二百尺。功既就,至道三年八月 示寂。塔於院之西北隅。

澄遠[编辑]

按《五燈會元》:益州青城香林院澄遠禪師,漢州綿竹 人,姓上官。在眾日,普請鉏草次。有一僧曰:「『看俗家失 火』。師曰:『那裡火』?」曰:「不見那?」師曰:「不見。」曰:「這瞎漢!」是時 一眾皆言遠上座敗闕。後明教寬聞舉,歎曰:「須是我 遠兄始得。」住後,僧問:「美味醍醐為甚麼變成毒藥?」師 曰:「導江紙貴。」問:「見色便見心時如何?」師曰:「適來甚麼 處去來?」曰:「心境俱忘時如何?」師曰:「開眼坐睡。」問:「北斗 裡藏身,意旨如何?」師曰:「月似彎弓,少雨多風。」問:「如何 是諸佛心?」師曰:「清則始終清。」曰:「如何領會?」師曰:「莫受 人謾好。」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踏步者誰?」問:「如 何是和尚妙藥?」師曰:「不離眾味。」曰:「喫者如何?」師曰:「唼 啗看。」問:「如何是室內一盌燈?」師曰:「三人證龜成鱉。」問: 「如何是衲衣下事?」師曰:「臘月火燒山。」問:「大眾雲集,請 師施設。」師曰:「三不待兩。」問:「如何是學人時中事?」師曰: 「恰恰。」問:「如何是元?」師曰:「今日來,明日去。」曰:「如何是元 中元?」師曰:「長連床上。」問:「如何是香林一脈泉?」師曰:「念 無間斷。」曰:「飲者如何?」師曰:「隨方斗秤。」問:「如何是衲僧 正眼?」師曰:「不分別。」曰:「照用事如何?」師曰:「行路人失腳。」 問:「萬機俱泯跡,方識本來人時如何?」師曰:「清機自顯。」 曰:「恁麼則不別人。」師曰:「方見本來人。」問:「魚遊陸地時 如何?」師曰:「發言必有後救。」曰:「卻下碧潭時如何?」師曰: 「頭重尾輕。」問:「但有言句盡是賓,如何是主?」師曰:「長安 城裡。」曰:「如何領會?」師曰:「千家萬戶。」問:「如何是西來的 的意?」師曰:「坐久成勞。」曰:「便回轉時如何?」師曰:「墮落深 坑。」問:「如何是無縫塔?」師曰:「合掌當胸。」曰:「如何是塔中 人?」師曰:「露也。」問:「教法未來時如何?」師曰:「閻羅天子。」曰: 「來後如何?」師曰:「大宋國裡。」問:「一子出家,九族解脫。目 連為甚麼母入地獄?」師曰:「確。」問:「如何是平常心?」師曰: 「早朝不審,晚後珍重。」上堂:「是汝諸人,盡是擔缽囊向 外行腳,還識得性也未?若識得,試出來道看。若識不 得,秖是被人褻謾將去。且問汝諸人,是汝參學日久 用心掃地煎茶,遊山翫水,汝且釘釘,喚甚麼作自性? 諸人且道始終不變不異,無高無下,無好無醜,不生 不滅,究竟歸於何處?諸人還知得下落所在也未?若 於這裡知得所在,是諸佛解脫法門。悟道見性,始終 不疑不慮,一任橫行,一切人不奈汝何。」出言吐氣,實 有來處。如人買田,須是收得元本契書。若不得他元 本契書,終是不穩。遮莫經官判狀,亦「是不得。其奈不 收得元本契書,終是被人奪卻。汝等諸人,參禪學道, 亦復如是。還有人收得元本契書麼?試拈出看,汝且 喚甚麼作元本契書?諸人試道看。若是靈利底,纔聞 與麼說著,便知去處。若不知去處,向外邊學得千般 巧妙,記持解會,口似傾河,終不究竟與汝自己天地 差殊。且去衣缽下體當尋覓看。若有箇見處上來這 裡道看,老僧與汝證明。若覓不得,且依行隊去。」將示 寂,辭知府宋公璫曰:「老僧行腳去。」通判曰:「這僧風狂, 八十歲行腳去那裡?」宋曰:「大善知識,去住自由。」師謂 眾曰:「老僧四十年方打成一片。」言訖而逝,塔於本山。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