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18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一百八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一百八十二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一百八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一百八十二卷目錄

 僧部列傳五十八

  宋九

  嗣宗       景深

  智朋       知和

  法因       景祥

  處咸       士珪

  法忠       道行

  法順       佛心才

  應端       道琛

  祖明       正宗

  東松       慧海

  文通慧      可觀

  德昇附慧溫  源公

  文悟       世奇

  明辯       天遊

  彥充       淨元

  道旻       曇戩

  石頭和尚     道祖

  自圓       顯嵩

  慧珣       慧遠

  祖鑑       濟顛

  淨曇       惟定

  元照       祖鏡

  法具

神異典第一百八十二卷

僧部列傳五十八[编辑]

宋九[编辑]

嗣宗[编辑]

按《五燈會元》:明州雪竇聞庵嗣宗禪師,徽州陳氏子。 幼業經圓具,依妙湛慧禪師詰問次,釋然契悟,慧以 麈尾拂付之。後謁宏智,蒙印可,其道愈尊。出住普照、 善權、翠巖、雪竇。上堂:「人人有箇鼻孔,唯有善權無鼻 孔。為甚麼無?二十年前被人掣落了也。人人有兩箇 眼睛,唯有善權無眼睛。為甚麼無?被人木槵子換了 也。人人有箇髑髏,唯有善權無髑髏。為甚麼無?借人 作屎杓子也。」遂召大眾曰:「鼻孔又無,眼睛又無,髑髏 又無,諸人還識善權麼?若也不識,是諸人埋沒善權。 其或未然,更聽一頌:『澗底泥牛金貼面,山頭石女著 真紅。繫驢橛上生芝草,不是雲靄香爐峰』。」上堂:「翠巖 不是不說,秪為無箇時節。今朝快便難逢,一句為君 剖決。露柱本是木頭,秤鎚秪是生鐵。諸人若到諸方, 莫道山僧饒舌。」僧問:「蓮花未出水時如何?」師曰:「沒卻 你鼻孔。」曰:「出水後如何?」師曰:「穿著你眼睛。」曰:「如何是 正法眼?」師曰:「烏頭。」問:「如何是君?」師曰:「磨礱三尺劍,待 斬不平人。」曰:「如何是臣?」師曰:「白雲閒不徹,流水太忙 生。」曰:「如何是君臣道合?」師曰:「雲行雨施,月皎星輝。」問: 「如何是正中偏?」師曰:「菱花未照前。」曰:「如何是偏中正?」 師曰:「團圞無少剩。」曰:「如何是正中來?」師曰:「遍界絕纖 埃。」曰:「如何是兼中至?」師曰:「齧鏃功前戲。」曰:「如何是兼 中到?」師曰:「十道不通耗。」問:「如何是轉功就位?」師曰:「撒 手無依全體現,扁舟漁父宿蘆花。」曰:「如何是轉位就 功?」師曰:「半夜嶺頭風月靜,一聲高樹老猿啼。」曰:「如何 是功位齊彰?」師曰:「出門不踏來時路,滿目飛塵絕點 埃。」曰:「如何是功位俱隱?」師曰:「泥牛飲盡澄潭月,石馬 加鞭不轉頭。」師終於本山塔全身寺之西南隅。

景深[编辑]

按《五燈會元》:興國軍智通大死翁景深禪師,台州王 氏子。自幼不群,年十八依廣度院德芝披剃,始謁淨 慈象禪師。一日聞象曰:「『思而知,慮而解,皆鬼家活計』。 興不自遏,遂往寶峰求入室。峰曰:『直須斷起滅念,向 空劫已前掃除元路,不涉正偏,盡卻今時,全身放下, 放盡還放,方有自由分』。」師聞,頓領厥旨。峰擊鼓告眾 曰:「深得闡提大死之道,後學宜依之。」因號大死翁。建 炎改元,開法智通。上堂:「來不入門,去不出戶,來去無 痕,如何提唱,直得古路苔封。」「羊絕跡,蒼梧月鎖,丹 鳳不棲。所以道:『藏身處沒蹤跡,沒蹤跡處莫藏身。若 能如是,去住無依無向背。還委悉麼?而今分散如雲 鶴,你我相忘觸處元』。」僧問:「如何是正中偏?」師曰:「黑面 老婆披白練。」曰:「如何是偏中正?」師曰:「白頭翁子著皂 衫。」曰:「如何是正中來?」師曰:「屎裡飜筋斗。」曰:「如何是兼 中至?」師曰:「雪刃籠身不自傷。」曰:「如何是兼中到?」師曰: 「崑崙夜裡行。」曰:「向上還有事也無?」師曰:「捉得烏龜喚 作鱉。」曰:「乞師再垂方便。」師曰:「入山逢虎臥,出谷鬼來 牽。」曰:「何得干戈相待?」師曰:「三兩線,一斤麻。」紹興初,歸 住寶藏巖,以事民其服。壬申二月,示微恙,乃曰:「世緣 盡矣。」三月十三,為眾小參,仍說偈曰:「不用剃頭,何須 澡浴。一堆紅焰,千足萬足。雖然如是。且道向上還有 事也無。」遂斂目而逝

智朋[编辑]

按《五燈會元》:衡州華藥智朋禪師,四明黃氏子。依寶 峰有年無省,因為眾持缽,峰自題其像曰:「『雨洗淡紅 桃萼嫩,風搖淺碧柳絲輕。白雲影裡怪石露,綠水光 中古木清。噫伱是何人』?至焦山,枯木成禪師見之,歎 曰:『今日方知此老親見先師來』。師遂請益其贊。成曰: 『豈不見法眼拈夾山境話曰:『我二十年秪作境會』?師』」 即契悟。乃曰:「元來恁麼地。」成曰:「汝作麼生會?」師曰:「春 生夏長,秋收冬藏。」成曰:「直須保任。」師應諾。紹興初,出 住華藥、婺之天寧,後遷清涼。上堂:「海風吹夢,嶺猿啼 月。敢問諸人,是何時節?恁麼會得,無影樹下任遨遊。 其或未然,三條椽下直須打徹。」後退居明之、瑞巖,建 康再以清涼挽之,明守亦勉其行,師不從,作《偈送使 者》曰:「相煩專使入煙霞,灰冷無湯不點茶。寄語甬東 賢太守,難教枯木再生花。」未幾而終。

知和[编辑]

按《五燈會元》:慶元府二靈知和庵主,蘇臺玉峰張氏 子。兒時嘗習坐垂堂,堂傾父母。意其必死,師瞑目自 若。因使出家,年滿得度,趨謁泐潭,潭見乃問:「作甚麼?」 師擬對,潭便打,復喝曰:「伱喚甚麼作禪?」師驀領旨,即 曰:「禪無後無先,波澄大海,月印青天。」又問:「如何是道?」 師曰:「道紅塵浩浩,不用安排,本無欠少。」潭然之。次謁 衡嶽辯禪師,辯尢器重。元符間,抵雪竇之中峰、棲雲 兩庵,逾二十年。嘗有偈曰:「竹筧二三升野水,松窗七 五片閑雲。道人活計秪如此,留與人間作見聞。」有志 於道者,多往見之。僧至,禮拜,師曰:「近離甚處?」曰:「天童。」 師曰:「太白峰高多少?」僧以手斫額作望勢。師曰:「猶有 這箇在。」曰:「卻請庵主道。」師卻作斫額勢。僧擬議,師便 打。師初偕天童交禪師問道,盟曰:「他日吾二人宜踞 孤峰絕頂,目視霄漢,為世外之人,不可作今時籍名 官府,屈節下氣於人者。」後交爽盟至,則師竟不接。正 言陳公以計誘師出山,住二靈三十年間,居無長物, 唯二虎侍其右。一日威於人,以偈遣之。宣和七年四 月十二日趺坐而逝。正言陳公狀師行實及「示疾異 跡甚詳,仍塑其像,二虎侍之,至今存焉。」

法因[编辑]

按《五燈會元》:平江府覺海法因庵主,郡之嵎山朱氏 子。年二十四,披緇服進具,遊方至東林謁慧日。日舉 靈雲悟道機語問之,師擬對,日曰:「不是,不是!」師忽有 所契,占偈曰:「巖上桃花開,花從何處來?靈雲纔一見, 回首舞三臺。」日曰:「子所見雖已入微,然更著鞭當明 大法。」師承教居廬阜三十年,不與世接,叢林尊之。建 炎中,盜起江左,順流東歸,邑人結庵,命居緇白,繼踵 問道。嘗謂眾曰:「汝等飽持定力,無憂晨炊而事干求 也。」晚年放浪自若,稱五松散人。

景祥[编辑]

按《建昌府志》:「景祥,姓傅氏,南城人,永新令翼之子。少 警敏,嗜學廣記。有道人有琦者,說法靈鷲,祥往聽之, 乃悟。削髮參禮名師受戒後進明湘真如法席,心法 益明,不受人事者十餘年。四方迎請之書踵至,俱不 受。建炎亂,避地天台,不得已從閫帥大吉山之請。行 未越境,為范丞相挽留,奏居浮山。久之,出其古衲,并」 書付其法嗣。法昇跏趺而逝。得五色舍利,目睛齒舌 皆不壞,及數珠存焉。王彥章撰《塔銘》。

處咸[编辑]

按《臨海縣志》:處咸姓王,字應之,邑人住崇善寺,寺敝, 謀遷之。邑令李庭芝夢神告曰:「五祖臺下龍頭九九 和尚,亟宜見之。」李未喻,門人陳白曰:「五祖,天台教之 第五祖師也。昔居此山,號五祖臺,又指師九月九日 生辰龍也,其此僧之謂乎?」李悟趣為興寺。後住白蓮 院,歸寂前二日,與眾別,楊傑為作頌。

士珪[编辑]

按《五燈會元》:溫州龍翔竹庵士珪禪師,成都史氏子。 初依大慈宗雅,心醉《楞嚴》。逾五秋,南遊謁諸尊宿,始 登龍門。即以平時所得白佛眼,眼曰:「『汝解心已極,但 欠著力開眼耳』。遂俾職堂司。一日,侍立次,問云:『絕對 待時如何』?眼曰:『如汝僧堂中白椎相似』。師罔措。眼至 晚抵堂司,師理前話,眼曰:『閑言語』。」師於言下大悟。政 和末,出世和之天寧,屢遷名剎。紹興間,奉詔開山鴈 蕩能仁。時真歇居江心,聞師至,恐緣法未熟,特過江 迎歸方丈,大展九拜,以誘溫人,由是翕然歸敬。未視 篆,其徒懼行規法,深夜放火,鞠為瓦礫之墟,師竟就 樹縛屋。陞座示眾云:「愛閑不打鼓山鼓,投老來看鴈 蕩山。傑閣危樓渾不見,谿邊茆屋兩三間,還有共相 出手者麼?」喝一喝,下座。聽法檀施,併力營建。未幾復 成寶坊,次補江心。上堂曰:「萬年一念,一念萬年。和衣 泥裡輥,洗腳上床眠。歷劫來事,秪在如今大海波濤 湧,小人方寸深。」拈起拄杖曰:「汝等諸人,未得箇入頭, 須得箇入頭。既得箇入頭,須有出身一路始得。大眾, 且作麼生是出身一路?」良久曰:「雪壓難摧澗底松,風 吹不動天邊月。」卓拄杖,下座。上堂:「萬機不到,眼見色耳聞聲。一句當堂,頭戴天,腳踏地。你諸人秪知今日 是五月初一,殊不知金烏半夜忙忙去,玉兔天明上 海東。」以拂子擊禪床,下座。上堂:「明明無悟,有法即迷。 諸人向這裡立不得,諸人向這裡住不得。若立則危, 若住則瞎。直須意不停元,句不停意,用不停機。此三 者既明,一切處不須管帶,自然現前;不須照顧,自然 明白。雖然如是,更須知有向上事,久雨不晴。咄!」上堂: 「一葉落,天下秋。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一塵起,大 地收。嘉州打大像,陝府灌鐵牛。明眼漢合作麼生?」良 久曰:「久旱簷頭雨,橋流水不流。」卓拄杖下座。上堂:「見 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落花有意隨 流水,流水無情戀落花。諸可還者,自然非汝。不汝還 者,非汝而誰?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喝 一喝曰:「三十年後莫道能仁教壞人家男女。」上堂,僧 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東家點燈,西家暗坐。」曰: 「未審意旨如何?」師曰:「馬便搭鞍,驢便推磨。」僧禮拜,師 曰:「靈利衲僧,秖消一箇。」遂曰:「馬撘鞍,驢推磨,靈利衲 僧,秪消一箇。縱使東家明點燈,未必西家暗中坐。西 來意旨。」問:「如何?多口阿師自招禍。」僧問:「如何是第一 義?」師曰:「伱問底是第二義。」問:「狗子還有佛性也無?趙 州道無。意旨如何?」師曰:「一度著蛇咬,怕見斷井索。」問: 「燕子深談實相,善說法要,此理如何?」師曰:「不及鴈銜 蘆。」問:「如何是佛?」師曰:「華陽洞口石烏龜。」問:「魯祖面壁, 意旨如何?」師曰:「金木水火土,羅㬋計都星。」問:「有句無 句,如藤倚樹時如何?」師曰:「作賊人心虛。」曰:「國師二喚 侍者,又作麼生?」師曰:「打鼓弄猢猻,鼓破猢猻走。」丙寅 七月十八日,召法屬長老宗範付後事。次日沐浴聲 鐘,集眾就座,泊然而逝。茶毗日,送者均獲舍利。奉靈 骨,塔於鼓山。

法忠[编辑]

按《五燈會元》:隆興府黃龍牧庵法忠禪師,四明姚氏 子。十九試經得度,習台教,悟一心三觀之旨,未能泯 跡。遍參名宿。至龍門,觀水磨旋轉,發明心要,乃述偈 曰:「轉大法輪,目前包裹。更問如何,水推石磨。呈佛眼, 眼曰:『其中事作麼生』?師曰:『澗下水長流』。眼曰:『我有末 後一句,待分付汝』。」師即掩耳而去。後至廬山,於同安 枯樹中絕食清坐。宣和間,湘潭大旱,禱而不應。師躍 入龍淵,呼曰:「業畜,當雨一尺雨。」隨至。居南嶽,每跨虎 出遊,儒釋望塵而拜。住後,上堂:「張公喫酒李公醉,子 細思量不思議。李公醉醒問張公,恰使張公無好氣。 無好氣,不如歸家且打睡。」上堂:「今朝正月半,有事為 君斷。切忌兩眼睛,被他燈火換。」上堂:「我有一句子,不 借諸聖口,不動自己舌,非聲氣呼吸,非情識分別。假 使淨名杜口於毗耶,釋迦掩室於摩竭,大似掩耳偷 鈴,未免天機漏泄。直饒德山入門便棒,臨濟入門便 喝。若向牧庵門下檢點將來,秪得一橛千種言,萬般 說,秪要教君自家歇,一任大地虛空,七凹八凸。」僧問: 「如何是佛?」師曰:「莫向外邊覓。」曰:「如何是心?」師曰:「莫向 外邊尋。」曰:「如何是道?」師曰:「莫向外邊討。」曰:「如何是禪?」 師曰:「莫向外邊傳。」曰:「畢竟如何?」師曰:「靜處薩婆訶。」問: 「大眾臨筵,請師舉唱。」師豎起拂子。僧曰:「乞師再垂方 便。」師擊禪床一下。後示寂,塔於香原洞。

道行[编辑]

按《五燈會元》:衢州烏巨雪堂道行禪師,處州葉氏子, 依泗州普照英禪師得度,去參佛眼。一日聞舉元沙 築著腳指話,遂大悟。住後,上堂:「會即便會,玉本無瑕。 若言不會,碓觜生華。試問九年面壁,何如大會拈華? 南明恁麼商確,也是順風撒沙。」參,上堂:「雲籠嶽頂,百 鳥無聲。月隱寒潭,龍珠自耀。」正當恁麼時,直得石梁 「忽然大悟,石洞頓爾心休。虛空開口作證,溪北石僧 點頭。諸人總在這裡瞌睡,笑殺陝府鐵牛。」上堂:「佛說 三乘十二分,頓漸偏圓,癡人面前不得說夢。祖師西 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癡人面前不得說夢。臨濟三 元,雲門三句,洞山五位,癡人面前不得說夢。南明恁 麼道,還免得遭人檢責也無?所以古人道:『石人機似 汝,也解唱《巴歌》。汝若似石人,雪曲也應和。還有和雪 曲底麼?若有,喚來與老僧洗腳』。」上堂:「通身是口,說得 一半。通身是眼,用得一橛。用不到處說有餘,說不到 處用無盡。所以道:當用無說,當說無用。用說同時,用 說不同時。諸人若也擬議,西峰在伱腳底到國清。」眾 請上堂:「句亦划,意亦划,絕毫絕釐處,如山如嶽,句亦 到,意亦到。如山如嶽處,絕毫絕釐。忽若拶通一線,意 句俱到俱不到,俱划俱不划,直得三句外絕牢籠,六 句外無標的。正當恁麼時,一句作麼生道?傾蓋同途 不同轍,相將攜手上高臺。」上堂,舉趙州示眾云:「老僧 除卻二時齋粥,是雜用心處。」師曰:「今朝六月旦,行者 擊鼓,長老陞堂。伱諸人總來這裡雜用心。」上堂,舉僧 問雲門:「如何是驚人句?」門曰:「響。」師曰:「雲門答這僧話 不得,便休卻鼓粥飯氣,以當平生。」上堂:「黃梅雨,麥秋 寒,恁麼會,太無端。時節因緣佛性義,大都須是髑髏 乾。」《示眾》,舉璣和尚問僧:「禪以何為義?」眾下語皆不契理。僧請益璣,璣代云:「以謗為義。」師曰:「三世諸佛是謗, 西天二十八祖是謗,唐土六祖是謗,天下老和尚是 謗,諸人是謗,山僧是謗。於中還有不謗者也無?談元 說妙《河沙》數,爭似雙峰謗得親。」師示疾,門弟子教授 汪公喬年至省候師以後事委之,示以偈曰:「識則識 自本心,見則見自本性。識得本心本性,正是宗門大 病。」註曰:「爛泥中有刺,莫道不疑。」好黎明沐浴更服跏 趺而逝。闍維五色舍利煙所至處纍然齒舌不壞。塔 於寺之西。

法順[编辑]

按《五燈會元》:撫州白楊法順禪師,綿州文氏子。依止 佛眼。聞普說舉傅大士《心王銘》云:「水中鹽味,色裡膠 青,決定是有,不見其形。」師於言下有省。後觀寶藏迅 轉,頓明大法。趨丈室,作禮呈偈曰:「頂有異峰雲冉冉, 源無別派水泠泠。遊山未到山窮處,終被青山礙眼 睛。」眼笑而可之。住後,上堂:「好事堆堆疊疊來,不須造 作與安排。落林黃業水推去,橫谷白雲風卷回。寒鴈 一聲情念斷,霜鐘纔動我山摧。白楊更有過人處,盡 夜寒爐撥死灰。」忽有箇衲僧出來道:「長老少賣弄得 恁麼窮乞相。山僧秖向他道,卻被伱道著。」上堂:「我手 何似佛手,天上南星北斗。我腳何似驢腳,往事都來 忘卻。人人盡有生緣,箇箇足方頂圓。大愚灘頭立處, 孤月影射深灣。會不得,見還難,一曲漁歌過遠灘。」示 眾:「染緣易就,道業難成。不了目前,萬緣差別。秖見境 風浩浩,凋殘功德之林。心火炎炎,燒盡菩提之樹。道 念若同情念,成佛多時。為眾一似為己。彼此事辦。不 見他非我是,自然上敬下恭。佛法時時現前,煩惱塵 塵解脫。」上堂:「雞啼曉月,狗吠枯樁。只可默會,難入思 量。看不見處,動地放光。說不到處,天地元黃撫城尺 六狀紙,元來出在清江。大眾,分明話出人難見,昨夜 三更月到窗。」上堂:「風吹茆茨屋脊漏,雨打闍梨眼睛 濕。恁麼分明卻不知,卻來這裡低頭立。」《因病示眾》:「久 病未嘗推木枕,人來多是問如何,山僧據問隨緣對。 窗外黃鸝口更多,只如七尺之軀,甚處受病?眾中具 眼者,試為山僧指出病源。」眾下語皆不契,師自拊掌 一下,作嘔吐聲。又云:「好箇木枕子。」師律身清苦,出入 唯杖笠獨行。後示寂,闍維收舍利目睛齒舌數珠同 靈骨,塔於寺西。

佛心才[编辑]

按《衡嶽志》:佛心才禪師,福州姚氏子。幼依海印隆禪 師,見老宿達道者看經,至「一毛頭師子,百億毛頭一 時現。」師指問曰:「一毛頭師子,作麼生得百億毛頭一 時現?」達曰:「汝乍入叢林,豈可便理會許事?」師因疑之, 遂發心領淨頭職。一夕,灑掃次,值印夜參,擲拄杖曰: 「了即毛端吞巨海,始知天地一微塵。」師豁然有省。及 出閩,造豫章,見黃龍死,心機不甚契,乃參靈源。凡入 室,出必揮淚,自訟曰:「此時我見得甚分明,秪是臨機 吐不出,若為奈何?」靈源知師勤篤,告以須是大徹,方 得自在也。未幾,竊觀鄰案僧讀《曹洞廣錄》,至藥山採 薪歸,有僧問:「甚麼處來?」山曰:「討柴來。」僧指腰下刀曰: 「鳴剝剝!是箇甚麼?」山拔刀作斫勢,師忽欣然,摑鄰案 僧一掌,揭簾趨出,衝口說偈曰:「徹徹!大海乾枯,虛空 迸裂。四方八面絕遮攔,萬象森羅齊漏洩。」後靈源分 座闡化於上封寺。上堂:「達磨未來,東土已前,人人懷 媚水之珠,箇箇抱荊山之璞,可謂壁立千仞。及乎二 祖禮卻三拜之後,一一南詢諸友,北禮文殊,好不丈 夫!或有一箇半箇,不求諸聖不重諸聖不重已靈疋 虛置刃。不妨慶快平生。如今有麼。自是不歸歸便得。 五湖煙景有誰爭。」

應端[编辑]

按《明高僧傳》:「潭州法輪寺應端,南昌徐氏子也。生而 眉宇豁如,形儀莊肅,幼厭塵穢。少入空門,依郡之化 度寺善月,度為大僧,謁真淨文機不諧。時靈源分座 雲居,扣之,源稍加痛劄。端負己解,妙入經論,乃援引 馬祖百丈機語及華嚴經旨,相表酬答。靈源笑曰:『汝 舉馬祖百丈固錯矣,而華嚴宗旨,與箇事喜沒交涉』。」 端憤然欲去,因辭,揭簾忽大悟,汗流浹背。靈源見喜 曰:「子方識好惡矣。馬祖百丈,文殊普賢,幾為汝累。」由 是聲譽四馳,道欽七眾。政和末,太師張司成虛百丈 堅命開堂,舉僧問「大隋刦火洞然時,這箇壞也不壞」 話,遂曰:「六合傾翻劈面來,暫披麻縷混塵埃。因風吹 火渾閒事,引得遊人不肯回。壞不壞」,隨不隨徒將聞 見強鍼錐。太湖三萬六千頃,月在波心說向誰。

道琛[编辑]

按《溫州府志》:「道琛,樂清彭氏,賜號圓辨。母夢紫氣縈 身而生。年十八,具戒,依天台息庵,深悟妙旨,不假筌 蹄,而言辯如流。主廣濟,遷廣慈。建炎三年,車駕幸永 嘉,有旨以林靈素故居為資福院,命師應詔。山居無 水,鑿井得古甎,有天康寺泉,永不涸。每堂廚不給,則 以法衣質於庫。至夜,衣即現光。質家以為異,屢歸之。」 紹興間,主延慶,行《法華》三昧,感普賢放光,每月建淨土繫念會,道俗恆至萬人。二十三年冬,方集眾,忽異 香滿院,即索浴更衣,諷安東行,書偈而寂。

祖明[编辑]

按《崇仁縣志》:「祖明,蜀人。建炎初,來住龍濟山,匿名晦 采,垢衣麤飯,禪學甚透,問難莫能窮。時縣令葉夏卿 與陳了翁、楊龜山游,雅不喜異教,一與祖明語,大器 重之。後趺坐焚化,煙焰中墮五色舍利。」

正宗[编辑]

按《崇仁縣志》:「正宗姓陳氏,字季淵,三十八都苦竹人。 出家龍興寺,受業於宣化寺。建炎間祝髮,遍參諸方, 見佛鑑勤、長蘆卓,皆不契。最後參考峰禪師,遂大悟, 而不喜住持。當路強之,居池州梅山,非所樂。乾道初, 沐浴跏趺而逝。閱世七十九。工於詩。有《愚丘詩集》。」

東松[编辑]

按《祁門縣志》:宋東松,慧僧也。岳武穆嘗提兵過,僧與 語,若答響。岳問「何處響涓涓」,僧應:「接竹引清泉。」岳云: 「春夏常如此,僧應秋冬亦自然。」岳心奇僧。先是僧取 芋為土級,砌壁塗之,不使人知。及岳過,請得犒三軍, 挖壁間芋作羹,僅給岳,益奇僧。及進岳麪,置醬麪底, 俟其索食,乃曰:「攪動有醬。」語多隱。岳心解之,不能,即 「從題壁間去。後及禍,悔不從。」《東松僧言》:秦檜以為僧, 嘗教岳使李吉殺僧,僧先覺題詩:「急忙收拾舊袈裟, 鐘鼓樓臺莫管他。袖拂白雲歸古洞,杖挑明月到天 涯。可憐松頂新巢鶴,猶憶籬邊舊種花。好把犬貓隨 帶去,莫教流落野人家。」以佛像一軸,置庵西橋,復題 壁:「李吉從東來,我向西頭走。不是佛力大,幾乎作場 醜」乃遁入山。吉見詩,心尚欲追之。及展佛像,恍惚奪 目,始見為一,俄乃十。吉乃錯愕,讚僧慧力以還。僧尋 構庵道所,尋亦坐化。所置佛像橋為千佛橋。

慧海[编辑]

按《衢州府志》:「慧海,俗姓陳,須江人,住九江東林。坐與 岳侯飛善,被逮,宿逆旅。中夜索筆作偈,捕卒燭之,已 坐逝矣。東林寺僧有夢之者,趨視之,則髮披肩,爪甲 寖長,其顏如丹。乃歸葬廬阜。」

文通慧[编辑]

按《指月錄》:文通慧者,河南開封府白雲寺僧也。其侍 師掌盥盆,偶有市鮮者濯於盆,文慧擊之遽殞,因潛 奔華州總持寺,久之為長老,蓋二十年餘矣。一日忽 語其徒曰:「二十年前一段公案,今日當了。」眾問故,曰: 「日午當自知之。」遂趺坐以俟。時張浚統兵至關中,一 卒持弓矢至法堂,瞪目視文,將射之,文笑曰:「老僧相 待久矣。」卒曰:「素永相面,今見而恚,心不可遏,即欲相 戕,何耶?」文語以昔故,卒遽說偈曰:「冤冤相報何時了, 劫劫相纏豈偶然。不若與師俱解釋,如今立地往西 天。」視之,已立化矣。文即索筆書偈曰:「三十三年飄蕩, 做了幾番模樣。誰知今日相逢,卻是在前魔障。」書畢, 泊然而化。

可觀[编辑]

按《筆記》:可觀法師,字宜翁,華亭戚氏子。一日聞舉唱 曰:「般若寂寥。」忽有悟云:「如服一杯降氣湯。」魏鎮郡請 主北禪,適當九日,上座云:「胸中一片灰已冷,頭上千 莖雪未消。老步只宜平地去,不知何事又登高。」魏公 擊節賞歎。有《圓覺手鑑》《行庵錄》。

按《松江府志》:「可觀別號竹庵,祝髮邑之寶雲寺。年十 一,進具戒,得法於車溪卿法師,曰:『語言文字,皆糠秕 耳』。紹興間,主當湖德藏,一室蕭然。嘗曰:『松風山月,此 我無盡衣缽。徑山大慧來訪,對語終日,歎曰:『教海老 龍也』。乾道七年,丞相魏杞出鎮姑蘇,請主北禪。淳熙 七年,皇子魏王牧四明,聘主延慶寺。幾二載,復歸當』」 湖竹庵。淳熙九年,無疾而逝,壽九十一。茶毗火盡,舌 根不壞,煙所到處,舍利無算。塔於德藏西北隅。所著 《楞嚴補著》等書若干卷,行於世。又嘗自讚畫像,今存 寶雲寺後。塔為築城所毀,知縣謝良弼夢一紫衣老 僧謂曰:「我竹庵和尚也,以塔累公。」旦日尋訪,果得塔。 因為繕治,復立石表之。

德昇附慧溫[编辑]

按《明高僧傳》:南康軍雲居寺德昇,號頑庵,漢州何氏 子也。幼溺塵滓,稍長夢醒,二十得度,遊心講席,三學 四眾,以義虎推焉。忽以支解自嫌,翻然易轍,更衣頂 笠,謁文殊道和尚,懇示佛法省要之旨。道說偈曰:「契 丹打破波斯寨,奪得寶珠村裡賣。十字街頭窮乞兒, 腰間挂箇風流袋。」昇將擬對,道叱曰:「莫錯。」於是退參 三年,方領前旨。入閩鼓山,禮覲竹庵,問:「國師不跨石 門句,意旨如何?」竹庵應聲曰:「閒言語,言下頓悟。」後有 僧問:「如何是無位真人?」昇曰:「聞時富貴,見後貧窮。」釋 慧溫號蘿庵,產於福州鄭氏。與昇同依竹庵於東。未 幾,因竹庵謝事,自以胸次尚未灑然。又謁高庵,悟南 華昺、草堂清諸耆宿皆蒙賞音。會竹庵遷閩乾元,溫 復歸省,庵曰:「情生智隔,想變體殊,不用停囚,長智道 將一句來。」溫釋然悟入,呈偈曰:「拶出通身是口,何妨 罵雨呵風。昨夜前村猛虎,咬殺南山大蟲。」竹庵肯之後住通州狼山,與昇共樹竹庵赤幟,為一方良導也。

源公[编辑]

按《武昌府志》:「源公祖師,不知何許人也。宋紹興中,結 庵於天台山,修行有成。年八十,趺坐而化。木山太平 院,其道場也。」

文悟[编辑]

按《吉安府志》:「文悟,泰和人,姓劉氏。自幼不茹葷。比長, 為念佛善友。時青原信道風鼎盛,遠近奔湊,師因落 髮,師事之。一日,入信堂,舉拂子示之曰:『喚作拂子即 觸,不喚作佛子即背』。師曰:『和尚作橛』?信笑而許之。自 是遂通真趣。暨信順寂,乃遊衡嶽,遍歷禪會,復還青 原,遂住吉水南岡。既明教典,頗通儒書,善於接引,至」 者隨其根器大小,皆加誨誘,遐邇從之。住山六年,去 之巘山,得源庵。坐定良久,乃索紙筆書四頌以辭。永 豐、吉水、泰和三邑道友。時紹興四年,闍維之,得舍利 極多,舌根與齒不壞,叩之作銅鐵聲,熟視耿耿有光, 其徒塔而藏之。有《語錄》二卷行於世。

世奇[编辑]

按《五燈會元》:世奇首座者,成都人也。遍依師席,晚造 龍門。一日燕坐,瞌睡間群蛙忽鳴,誤聽為淨髮版響。 亟趨往。有曉之者曰:「蛙鳴非版也。」師恍然,詣方丈剖 露。佛眼曰:「豈不見羅㬋羅?」師遽止曰:「和尚不必舉,待 去自看。」未幾有省,乃占偈曰:「夢中聞版響,覺後蝦蟆 啼。蝦蟆與版響,山嶽一時齊。」由是益加參究,洞臻元 奧。眼命分座,師固辭曰:「此非細事也,如金針刺眼,毫 髮若差,睛則破矣。願生生居學地而自鍛煉。」眼因以 偈美之曰:「有道只因頻退步,謙和元自慣回光。不知 已在青雲上,猶更將身入眾藏。」暮年,學者力請不容 辭。後因說偈曰:「『諸法空故我心空,我心空故諸法同。 諸法我心無別體,秪在而今一念中』。且道是那一念。」 眾罔措。師喝一喝而終。

明辯[编辑]

按《五燈會元》:安吉州道場正堂明辯禪師,本郡俞氏 子。幼事報本蘊禪師,圓顱受具後,謁諸名宿,至西京 少林,聞僧舉佛眼以古詩發明罽賓王斬師子尊者 話,曰:「揚子江頭楊柳春,楊花愁殺渡江人。一聲羌笛 離亭晚,君向瀟湘我向秦。」師默有所契,即趨龍門求 入室。佛眼問:「從上祖師方冊因緣,許伱會得。」忽舉拳 曰:「這箇因何喚作拳?」師擬對,眼築其口曰:「不得作道 理。」於是頓去知見。住後,上堂:「猛虎口邊拾得,毒蛇頭 上安排,更不釘樁搖。」「回頭別有生涯。婆子被我勘 破了,大悲院裡有村齋。」上堂:「淨五眼湧金春色晚,得 五力吹落碧桃華,唯證乃知難可測。」卓拄杖曰:「一片 何人得,流經十萬家。」上堂:「三祖道:『但莫憎愛,洞然明 白』。當時老僧若見,便與一摑。且道是憎邪?是愛邪?近 來經界稍嚴,不許詭名挾佃。」《解夏》上堂:「十五日已前 不得去,少林隻履無藏處。十五日已後不得住,桂子 天香和雨露。正當十五日,又且如何?阿呵呵,風流不 在著衣多。」上堂,舉僧問投子:「大死底人卻活時如何?」 子曰:「不許夜行,投明須到。」師曰:「我疑千年蒼玉精,化 為一片秋水骨,海神欲護護不得,一旦鰲頭忽擎出。」 上堂:「華開壟上,柳綻堤邊。黃鸎調叔夜之琴,芳草入 謝公之句。何必聞聲悟道,見色明心,非唯水上覓漚, 已是眼中著屑。」擘開胸曰:「汝等當觀吾紫磨金色之 身,今日則有,明日則無,大似無風起浪,全不知羞。且 道今日事作麼生?好箇迷逢達磨,不知誰解承當。」僧 問:「如何是佛?」師乃鳴指三下。問:「語默涉離微,如何通 不犯?」師曰:「橫身三界外,獨脫萬機前。」曰:「秖如風穴道: 『長憶江南三月裡,鷓鴣啼處百花香』。又作麼生?」師曰: 「說這箇不唧𠺕漢作麼?」曰:「嫩竹搖金風細細,百華鋪 地日遲遲。」師曰:「伱向甚麼處見風穴?」曰:「眼裡耳裡絕 瀟灑。」師曰:「料掉無交涉。」問:「蓮華未出水時如何?」師曰: 「未過冬至莫道寒。」曰:「出水後如何?」師曰:「未過夏至莫 道熱。」曰:「出與未出時如何?」師曰:「三十年後,不要錯舉。」 問:「如何是佛?」師曰:「無柴猛燒火。」曰:「如何是法?」師曰:「貧 做富裝裹。」曰:「如何是僧?」師曰:「賣扇老婆手遮日。」曰:「如 何是和尚栗棘蓬?」師曰:「不答此話。」曰:「為甚麼不答?」師 大笑曰:「吞不進,吐不出。」問:「如何是一喝如金剛王寶 劍?」師曰:「古墓毒蛇頭戴角。」曰:「如何是一喝如踞地師 子?」師曰:「虛空笑點頭。」曰:「如何是一喝如探竿影草?」師 曰:「石人拍手笑呵呵。」曰:「如何是一喝不作一喝用?」師 曰:「布袋裡豬頭。」曰:「四喝已蒙師指示,向上還有事也 無?」師曰:「有。」曰:「如何是向上事?」師曰:「鋸解秤鎚,隨聲便 喝。佛眼忌拈香,龍門和尚闡提潦倒。不信佛法滅除 禪道,拶破毗盧向上關。貓兒洗面自道好,一炷沉香 爐上然,換手槌胸空懊惱。」遂搖手曰:「休懊惱。」以坐具 撘肩上,作女人拜曰:「莫怪下房媳婦觸忤大人好。」室 中垂問曰:「貓兒為甚麼愛捉老鼠?」又曰:「板鳴因甚麼 狗吠?」師家風嚴冷,初機多憚之。因贊達磨曰昇元閣 前。「㦬洛陽峰畔乖張。皮髓傳成話靶,隻履無處埋 藏。不是一番寒徹骨,爭得梅花撲鼻香。」雪堂行一見大稱賞曰:「先師猶有此人在。只消此贊,可以坐斷天 下人舌頭。」由是衲子奔湊。臨終登座,拈拄杖於左邊 卓一下曰:「三十二相無此相。」於右邊卓一下曰:「八十 種好無此好,僧繇一筆畫成,誌公露出草槁。」又卓一 下,顧大眾曰:「莫懊惱,直下承當休更討。」下座歸方丈, 儼然趺坐而逝。火後,收靈骨舍利,藏所建之塔,曰「仙 人山。」

天遊[编辑]

按《明高僧傳》:「隆興府雲巖寺天遊,自號典牛,成都鄭 氏子也。幼業儒穎俊逸,倫儕輩推重。初試郡庠,復試 梓州,二處皆與貢籍。懼不敢承,遂竄名出關。適會王 山谷西還,見其風骨不凡,談論超卓,邀其同舟,策往 廬山,削髮,不易舊名。首參死心不契,依湛堂準於泐 潭。一日,湛堂普說曰:『諸人苦苦就準上座覓佛法』。遂」 拊膝曰:「會麼?雪上加霜。」又拊膝曰:「若也不會,豈不見 乾峰示眾曰:『舉一不得舉二,放過一著,落在第二』。」師 聞,脫然悟入,出世於雲蓋,遷靈巖,說法大有湛堂之 風。嘗和忠道者《牧牛頌》曰:「兩角指天,四腳著地。拽斷 鼻繩,牧甚屎屁。」張無盡見之,甚為擊節。因退雲巖,過 廬山,而棲賢主者意不欲納,乃故曰:「老老大大,正是 質庫中典牛耶?」師聞,述偈曰:「質庫何曾解典牛,秖緣 價重實難酬。想君本領無多子,畢竟難禁這一頭。」竟 去。庵於武寧,匾曰「典牛」,則終其身不出。年半百歲而 告寂焉。徑山塗毒,見時九十三矣。

彥充[编辑]

按《五燈會元》:臨安府淨慈肯堂彥充禪師,於潛盛氏 子。幼依明空院義堪為師首,參大愚宏智正堂大圓。 後聞東林謂眾曰:「『我此間別無元妙,秖有木杓羹、鐵 釘飯,任汝咬嚼』。師竊喜之,直造謁,陳所見解。林曰:『據 汝見處,正坐在鑑覺中』。」師疑不已,將從前所得底一 時颺下。一日,聞僧舉南泉道:「時人見此一株華,如夢 相似。」默有所覺,曰:「打草秪,要蛇驚。」次日入室,林問:「那 裡是巖頭密啟其意處?」師曰:「今日捉敗這老賊。」林曰: 「達磨大師性命在汝手裡。」師擬開口,驀被攔胸一拳, 忽大悟,直得汗流浹背。點首自謂曰:「臨濟道黃蘗佛 法無多。子豈虛語邪?」遂呈頌曰:「為人須為徹,殺人須 見血。德山與巖頭,萬里一條鐵。」林然之。住後,上堂:「世 尊不說說,迦葉不聞聞。」卓拄杖曰:「水流黃葉來何處, 牛帶寒鴉過遠村。」上堂,舉雪峰示眾云:「盡大地是箇 解脫門,因甚把手拽不入?」師曰:「大小雪峰話作兩橛, 既盡大地是箇解脫門,用拽作麼?」上堂:「一向與麼去, 法堂前草深一丈;一向與麼來,腳下泥深三尺。」且道 如何即是「三年逢一閏,雞向五更啼。」上堂,舉:「卍庵先 師道:『坐佛床,斫佛腳,不敬東家孔夫子,卻向他鄉習 禮樂』。」師曰:「入泥入水即不無,先師:『爭奈寒蟬抱枯木, 泣盡不回頭』。」卓拄杖曰:「灼然有不回頭底,淨慈向升 子裡禮汝三拜。」上堂:「三世諸佛,無中說有。」「《拾華 針》,六代祖師。有裡尋無,猿猴探水月。去此二途,如何 話會?儂家不管興亡事,盡日和雲占洞庭。」元庵受智 者請,引座曰:「南山有箇老魔王。」炯雙眸放電光,口 似血盆呵祖佛,牙如劍樹罵諸方,幾度業風吹不動。 吹得動,雲黃山畔,與嵩頭陀傅大士,一火破落戶,依 舊孟八郎。賺他無限癡男女,開眼堂堂入鑊湯。忽有 箇衲僧出來道:「既是善知識,為甚賺人入鑊湯?」只向 他道:「非公境界。」後示寂,塔於寺之南庵。

淨元[编辑]

按《春渚紀聞》:錢塘楊村法輪寺淨元年三十,通經祝 髮,即為禪比丘,遍參明目。得法之後,歸隱舊廬,人不 之異也。政和癸巳,海岸崩毀,浸壞民居。自仁和之白 石至鹽官上管百有餘里,朝廷遣道士鎮以鐵符,及 大築堤防,且建神祠以禳禦之,毀益不支。至紹興癸 丑,師忽謂眾曰:「我釋迦文佛歷劫以來,救護有情,捐 棄軀命,初無少靳。而吾何敢愛此微塵幻妄,坐視眾 苦而不救?」即起禪定,振履經行,視海毀最甚處。至於 蜀山,從而觀者數百人。而海風激濤,噴湧山立。師褰 衣而前,眾爭挽引,且請偈言,以示後來。師笑曰:「萬法 在心,底須言句。我不能世俗書,姑從汝請耳。」即高舉 曰:「我捨世間如夢,眾人須我作頌。頌即語言邊事,了 取自家真夢。」又曰:「世間人心易了,只為人多不曉了, 即皎在目前,未了千般學道。」頌畢,舉手謝眾,踴身沈 海。眾視驚呼,至有涕流者,謂葬魚腹矣。移時風止,海 波如鏡。遙見師端坐海面,如有物拱戴者。順流而來, 直抵崩岸,爭前挽拽而上,視師衣履不濡也。逮視岸 側,有數大鯉,昂首久之,沈波而去。謂眾曰:「自此海毀 無患也。」不旬日,大風漲沙,悉還故地。蜀山之民深德 之,即其地營庵居留事之。至紹興乙卯四月八日,忽 集眾說偈,告寂曰:「會得祖師真妙訣,無得無物又無 說。喝散烏雲千萬重,一點靈心明皎潔。咄!」安坐而化。

道旻[编辑]

按《明高僧傳》:江州圓通寺道旻,賜號圓機,世人稱云 古佛,興化蔡氏子也。母夢吞摩尼珠,遂妊生五歲,不履不言。一日,母抱遊西明寺,見佛像,遽趣合掌作禮, 稱南無佛,見者大異之。稍壯,宦學大梁,棄依景德寺 德祥,出家得度。遍扣禪林,皆得染指。後親溈山哲禪 師,無所入。謁泐潭乾公,具陳所得,潭不為印可。一日, 潭舉世尊拈花,迦葉微笑話問之,不契。侍潭行次,潭 以杖架肩,長噓曰:「會麼?」旻擬對,潭便打。有頃,復拈草 示之曰:「是甚麼亦擬對。」潭便喝,於是頓悟元旨,便作 拈花勢,曰:「這回瞞旻上座不得也。」潭曰:「便道。」旻曰:「南 山起雲,北山下雨。」即禮三拜,潭首肯印之。後開法於 灌溪,遷圓通,以符道濟之記也。學者如川赴海。朝廷 聞其道,宰臣會請,錫以命服,賜「圓機」之號而尊寵之。 於是遐邇欽化,少長咸被其法澤。未詳厥終。

曇戩[编辑]

按《溫州府志》:「曇戩,樂清湖上嶴王氏子。得天台學,研 極元奧,宗覺與反覆辯論不能屈。戒律精嚴,紹興間, 住上寶院,四方衲子無不歸依。圓寂之夕,厲聲呼曰: 『吾生平持戒,今戒光不現,是無佛法也』。已而戒光果 現,遂瞑。」

石頭和尚[编辑]

按《重慶府志》:「石頭和尚,號四祖師,合州人。自幼入景 德寺為僧,有戒行。因鑿石出火,遂大悟,作偈曰:『是石 頭和尚,咬嚼不入。打破虛空,露些子跡』。復回開州釣 魚山,建護國寺,自甃石二十四片為龕,全身入門自 掩,端坐而逝。有《草庵歌》,其末曰:『老僧不知輪甲子,一 葉落知天下秋』。」

道祖[编辑]

按《五燈會元》:成都府昭覺道祖首座,初見圓悟,於「即 心即佛」語下發明。久之,悟命分座。一日,為眾入室,餘 二十許人。師忽問曰:「生死到來,如何迴避?」僧無對。師 擲下拂子,奄然而逝。眾皆眙愕,亟以聞悟。悟至召曰: 「祖首座。」師張目視之,悟曰:「抖擻精神透關去。」師點頭, 竟爾趨寂。

自圓[编辑]

按《明高僧傳》:「南康軍雲居寺自圓,號普雲,綿州雍氏 子也。夙有靈根,少能割愛。卸欲梏如魚脫網,入法苑 似鳳棲梧。十九試經,得頒祠牒。染衣之後,先探律宗, 作犯止持白圭良璧,淹流教海。五祀而後出關。南下 參遊四眾,咸推英俊。遍扣尊宿,始入龍門。偶步廊廡, 睹壁間繪胡人之像,忽爾有省。至夕白於高庵,庵舉」 法眼偈曰:「頭戴貂鼠帽,腰懸羊角錐。語不令人會,須 得人譯之。」庵即夾火示之曰:「我為汝譯了也。」圓於言 下大悟,呈偈曰:「外國言音不可窮,起雲亭下一時通。 口門廣大無邊際,吞盡楊岐栗棘蓬。」高庵遣侍佛眼, 眼曰:「吾道東矣。」

顯嵩[编辑]

按《重慶府志》:「宋顯嵩,銅梁人,姓李,住巴川之宣密院, 餘三十年,足跡不出。紹興間,集眾告以將逝,作頌曰: 『八十年中賞浩浩,宏開肆貨摩尼寶。也無一箇共商 量,不是山僧收鋪早』。端坐而逝。」

慧珣[编辑]

按《溫州府志》:「慧珣,號月堂,永嘉陳氏。出家祖印院,謁 南湖澄照,至東掖見皎法,遍參名匠。東還南湖,依圓 辯深悟圓頓。紹興末,出主法昌,遷淨名普和。嘗持缽 海岸,遇盜,正色訶之,感悔而去。淨名無眾,每對海山 為鬼神,講《維摩經》,屢感神應。乾道五年,遷主南湖。魏 丞相杞就問世相常住之旨,歎為明曉。淳熙六年冬」, 示寂。《遺言分骨》一祔新壟一塔祖原。

慧遠[编辑]

按《明高僧傳》:「臨安靈隱寺慧遠,眉山彭氏子。年十三, 從藥師院宗辯和尚薙染,首詣大慈講肆,次參靈巖 徽禪師,微有所入。會圓悟復領旨住昭覺,遠投之。值 悟普說,舉龐居士問馬祖不與萬法為侶因緣,遠忽 頓悟,仆於眾,眾掖之起,乃曰:『吾夢覺矣』。自此機鋒峻 發,無所抵捂出世初住皋亭山顯孝。宋乾道六年十」 月十五日,詔遷靈隱。七年二月十五日,召入選德殿, 賜坐。孝宗問:「如何免得生死」遠對曰:「不悟大道,終不 能免。」帝曰:「如何得悟?」遠曰:「本有之性,究之無不悟者。」 帝曰:「悟後如何?」遠曰:「悟後始知脫體現前,了無毫髮 可見之相。」帝首肯之。帝又曰:「即心即佛如何?」遠曰:「目 前無法,陛下喚甚麼作心?」帝曰:「如何是心?」遠正身叉 手立,曰:「只這是。」帝大悅。八年秋八月七日,召遠入東 閣,賜坐。帝曰:「前日夢中,忽聞鐘聲遂覺,不知夢與覺 是如何?」遠曰:「陛下問夢耶?問覺耶?若問覺,而今正是 寐語。若問夢,而夢覺無殊,教誰分別?夢即是幻,知幻 即離,覺心不動。故曰若能轉物,即同如來。」帝曰:「夢幻 既非,鐘聲從甚處起?」遠曰:「從問處起。」帝又問曰:「前日 在此閣坐,忽思得不與萬法為侶,有箇見處。」遠曰:「願 聞。」帝曰:「四海不為多。」遠曰:「一口吸盡西江水,又如何?」 帝曰:「亦未曾欠闕。」遠曰:「纔涉思惟,便成剩法。正使如 斷輪,如閃電,了無干涉。何以故?法無二故,見無二見;

心無別心,如天無二日。」帝悅,賜佛海大師之號。淳熙
考證.svg
二年乙未秋,示眾說偈曰:「淳熙二年閏,季秋九月旦。

鬧處莫出頭,冷處著眼看。明暗不相干,彼此分一半。 一種作貴人,教誰賣柴炭?向伱道:不可毀,不可讚,體 若虛空沒涯岸。相喚相呼歸去來,上元定是正月半。」 明年正月,忽感微疾,果於上元說偈云:「拗折秤鎚,掀 翻露布。突出機先,鴉飛不度。」安坐而逝。留七日,顏色 不異。全身塔焉。

祖鑒[编辑]

按《繼燈錄》:鼓山檜堂祖鑒禪師,懷安徐氏子。禮建康 鐘山真禪師薙度,往依豁堂遠禪師,服勤五載。及歸 閩,參乾元穎禪師,始得大事了畢,出世滁之瑯琊。無 何,徙真之北山,復主資福。示疾革,侍者請偈,師說偈 曰:「平生患語多,臨終更何說。盡力舉似人,紅爐一片 雪。」遂寂。

濟顛[编辑]

按《浙江通志》:「濟顛,名道濟,台州李氏子。初參瞎堂,知 非凡器,飲酒食肉,有若風狂。監寺至不能容,堂云:『法 門廣大,豈不容一顛僧耶』?及遠公寂,出居淨寺,屢顯 神通。年七十三,端坐而逝。」

按《天合縣志》:「濟顛父李茂春,高宗李駙馬之後,隱於 天台。母王氏,夢吞日光生師。年甫十八,親喪,投杭州 靈隱寺出家,居淨慈。逆行順行,言行叵測,有濟物利 生神通感應,事跡甚多。蓋天台五百應真之流也。」

淨曇[编辑]

按《五燈會元》:慶元府育王無竭淨曇禪師,嘉禾人也。 晚歸錢塘之法慧。一日上堂:「本自深山臥白雲,偶然 來此寄閒身。莫來問我禪兼道,我是喫飯屙尿人。」紹 興丙寅夏,辭朝貴,歸付院事,四眾擁視。揮扇久之,書 偈曰:「這漢從來沒縫罅,五十六年成話。」「今朝死去 見閻王,劍樹刀山,得人怕打。」一圓相曰:「嗄!一任諸方 鑽龜打瓦。」收足而化。火後舍利如霰。門人持骨歸阿 育王山建塔。

惟定[编辑]

按《紹興府志》:「惟定,山陰人。紹興中,住景德寺,講偈,有 野猿獻果於前,一日謂其徒曰:『庭前桂樹花開,我將 逝矣』。其徒出視之,桂花忽開五色。急返入戶,定端坐 瞑目矣。龕留十四日,顏面如生。」

元照[编辑]

按《天台縣志》:「元照,錢塘人,姓唐,字湛如,號安忍子。深 明教律,四方宗之。少遊天台,度石橋,合掌誦經,想方 廣而度者三。復達宴坐峰誦經,失足幾墮,如人扶之 而免。與蔣之奇、楊傑諸人為方外交。劉燾作行業記。」

祖鏡[编辑]

按《五燈會元》,明州大梅法英祖鏡禪師,本郡張氏子。 棄儒試經得度,肄講延慶。凡義學有困於宿德,輒以 詰師。師縱辭辨之,為眾所敬。忽曰:「名相迂曲,豈吾所 宗哉?」乃參九峰,峰見器之,與語若久在叢席,因痛劄 之。師領旨,自爾得譽。住後,上堂:「三十六旬之始,七十 二候之初。末後句則且置,祗如當頭一句又作麼生 道?」拈拄杖曰:「『歲朝把筆,萬事皆吉,急急如律令』。大眾! 山僧恁麼舉唱,且道還有祖師意也無?」良久曰:「記得 東村黑李四,年年親寫在門前。」卓拄杖,下座。宣和初, 敕天下僧尼為德士,雖主法聚議,無一言以回上意。 師肆筆解《老子》,詣進。上覽,謂近臣曰:「法英《道德經解》, 言簡理詣,於古未有,宜賜入《道藏》流行。」仍就賜冠珮 壇誥。不知師意者,往往以其為佞諛。明年秋,詔復天 下僧尼。師獨無改志。至紹興初,晨起,戴樺皮冠,披鶴 氅,執象簡,穿朱履,使擊鼓集眾。陞座召大眾曰:「蘭芳 春谷菊秋籬,物必榮枯各有時。昔毀僧尼專奉道,後 平道佞復僧尼。且道僧尼形相作麼生?」復取冠示眾 曰:「吾頂從來似月圓,雖冠其髮不成仙。今朝拋下無 遮障,放出神光透碧天。」擲之於地,隨易僧服《提鶴》。 曰:「如來昔日貿皮衣,數載慚將鶴氅披。還我丈夫調 御服,須知此物不相宜。」擲之,舉象簡曰:「為嫌禪板太 無端,豈料遭他象簡瞞。今日因何忽放下,普天致仕 老仙官。」擲之,提朱履曰:「達磨攜將一隻歸,兒孫從此 赤腳走。借他朱履代麻鞋,休道時難事掣肘。化鵬未 遇不如鶤,畫虎不成反類狗。」擲之,橫拄杖曰:「今朝拄 杖化為龍,分破華山千萬重。」復倚肩曰:「珍重佛心真 聖主,好將堯德振吾宗。」擲下拄杖,斂目而逝。

法具[编辑]

按《天台縣志》:「僧法具,字圓復,紹興中,居華頂峰。葉夢 得、蘇庠、韓駒、呂本中、王銍、宋敦儒皆與之倡酬,有《化 庵集》行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