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19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一百九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一百九十八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一百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一百九十八卷《目錄》。

 《僧部藝文》四

  《送通上人之南海便赴上都序》 唐·于邵

  《送銳上人遊羅浮山序》     「前人。」

  杭州《徑山寺大覺禪師碑銘》  李吉甫。

  唐故洪州《開元寺石門道一禪師塔銘》。

               《權德輿》:

  《與浮屠文暢師序》       韓愈

  《送高閒上人序》        前人。

  《送令縱上人西遊序》      「前人。」

  《送僧浩初序》        柳宗元

  送濬上人歸淮南覲省序    前人

  袁州萍鄉縣《楊岐山故廣禪師碑》。

               《劉禹錫》:

  《故衡嶽律大師湘潭唐興寺儼公碑》。

                前人。

  《吉州送簡師序》       皇甫湜

  南嶽《彌陀寺承遠和尚碑》    呂溫。

  撫州《景雲寺故律大德上弘和尚石塔碑》。

               《白居易》:

  湖州法華寺《大光天師碑》    李紳。

  東林寺《遠法師影堂碑》     李演。

  《神僧序》·          釋道宣。

  《明因大師塔記》      宋·歐陽修

  《妙悟大師最公碑銘》     呂益柔。

  《送黃孝子今?光空上人尋師序》· 賀國璘

  《朗徹禪師剪鑑池贊》    明·范允臨

  前題二首·         張瑞圖

《神異典》第一百九十八卷。

僧部藝文四[编辑]

《送通上人之南海便赴上都序》
唐·于邵
[编辑]

通公,釋門之秀者也。生本達節,出修梵行,表之以威 儀,文之以外教,始具戒於衡山之下,瀟湘之間。嘗以 律人,法雖可住,而相不可住。是以杖飛錫,入五嶺,將 遠舉於羅浮,尋跡於峴靈,為矯其因而集乎緣,遊其 方而廣乎志,洪惟通公之為心也,其至矣夫!猶復歷 天柱,訪爐峰,背淮淝,即嵩潁,翱翔乎中國,以及乎上 京,上京,聖君布政之所也。公觀夫宮闕,則曷若西方 之諸天;公接彼龍象,則曷若西方之眾聖。加以探密 藏,傳意味,發揮象法,啟迪來學。在此行也,扁舟而南, 溟漲茫茫,要荒積阻,動千萬里。歲月不之計,岐路不 之悲。曠哉釋子,不可得而攀也!

《送銳上人遊羅浮山序》
前人
[编辑]

「釋子之有出家,猶儒門之務行道,既得其道,則思其 通過去諸佛,以故能聖則出,證於無生,歸於等觀」,安 可倪乎?有乘精於斯,勤於斯,乃至旋頂無苦,剜身為 樂,赴湯蹈火,而不舍晝夜者是夫!銳公天縱明慧,學 究多聞,誦《詩》三百而言思無邪,閱《部》十二而心義自 了。寄文章為語默,任施捨為行藏,內修為《法律》,外習 為祕苑。予則不敏,人皆仰之。前年皆自瀟湘登桂嶺, 大人君子,延方丈之室,與論實相;下士齊人,奉次第 之食,為說皆空,習靜而外,郛求安得朋。而西山有寺, 青蓮宮裏,日月宵中,雖法侶常遊,而吾儕不聞。嘗憶 浮山,是蓬萊一島浮來,與羅峰合秀。班房瑤臺七十 有二,松閣玉樓,千百其數。麻姑舞鳳之地,葛仙蟬蛻 之所。將欲導殊勝,廣異聞。銳公此行,天下莫二矣。十 月良日,晴天曖景,密葉彌茂,繁花不寒。群山壁立而 合沓百巒,長江海連而澎湃萬里。搜奇索險,可駐行 舟。懷哉勝遊,不愧相送。迨!春之冰泮,期我於荊峴之 間乎!

《杭州徑山寺大覺禪師碑銘》
李吉甫
[编辑]

如來自滅度之後,以心印相付囑,凡二十八祖,至菩 提達磨,紹興大教,指授後學。後之學者,始以南北為 二宗。又自達磨三世傳法於信禪師,信傳牛頭融禪 師,融傳鶴林馬素禪師。素傳於徑山,山傳國一禪師。 二宗之外,又別門也。於戲!法不外來,本同一性,唯佛 與佛,轉相證知。其傳也,無文字語言以為說;其入也, 「無門階經術以為漸。悟如夢覺,得本自心。誰其語之? 國一大師其人矣。」大師諱法欽,俗姓朱氏,吳郡崑山 人也。身長六尺,色像第一,修眸蓮敷,方口如丹嶷焉, 若峻山清孤,泊焉,若大風海上。故揖道德之器者,識 天人之師焉。春秋二十有八,將就賓貢,途經丹陽,雅

聞鶴林馬素之名,往申款謁。還得超然自詣。如來密
考證.svg
印,一念盡傳;王子妙力,他人莫識。即日剃落,是真出

家。因問以所從,素公曰:「逢徑則止,隨汝心也。」他日遊 方,至餘杭西山,問於樵人曰:「此天目山之上徑。」大師 感鶴林逢徑之言,知雪山成道之所。於是蔭松藉草, 不立茅茨,無非道場,於此宴坐久之,邦人有構室者, 大師亦因而安處,心「不住於三界,名自聞於十方,華 陰學徒,來者成市矣。」天寶二祀,受具戒於龍泉法崙 和尚。雖不現身意,亦不捨外儀,於我性中無非自在。 大曆初,代宗睿武皇帝高其名而徵之,授以肩輿,迎 於內殿。既而幡幢設以。「龍象圍繞,萬乘有順風之 請,兆民渴灑露之仁。問我所行,終無少法。」尋制於章 敬寺安置。自王公逮於士庶,其詣者日有千人。司徒 楊公綰情遊道,樞行出人表,「大師一見於眾,二三目 之,過此默然,吾無示說。」楊公亦退而歎曰:「此方外高 士也,固當順之,不宜羈致。」尋求歸山,詔允其請,因賜 策曰國一大師。仍以所居為徑山寺焉。初,大師宴居 山林,人罕接禮。及召赴京邑,途經郡國,譬若優曇一 現,師子聲聞。晞光赴響者轂擊肩摩,投衣布金者丘 累陵聚。大師隨而檀施皆散之。建中初,自徑山徙居 於龍興寺。餘杭者為吳東藩,濱越西境,馳軺軒者數 道,通賓驛者萬里,故中朝御命之士,於是往覆。外國 占風之侶,盡此奔走,不踐門閾,恥如瘖聾。而大師意 絕將迎,禮無差別,我心既等,法亦同如。貞元八年歲 在壬申十二月二十八夜,無疾順化,報齡七十九,僧 臘五十。先是一日,誡門人令設六齋,其徒有未悟者, 以日暮恐不克集事。大師曰:「若過明日,則無所及。」既 而善緣普會,珍供豐盈。大師意若辭訣,體無患苦。逮 中宵,跏趺示滅。本郡太守王公顏即時表聞,上為噓 欷,以大師元慈默照,負荷眾生,賜諡曰「大覺禪師。」海 內服膺於道者,靡不承問叩心,悵惘號慕。明年二月 八日,奉全身於院庭之內,遵遺命也。建塔安神,申門 人之意也。嗚呼!為人尊師,凡將五紀。居惟一床,衣止 一衲。冬無纊㲲,夏不絺綌。遠近檀施,或一日累千金, 悉命歸於常住,為十方之奉,未嘗受施,亦不施人。雖 物外去來,而我心常寂。自象教之興,數百年矣。人之 信道者,方悕畏於罪垢,愛見於莊嚴。其餘小慧,則以 生滅為心,垢淨為別,捨道由徑,傷肌自瘡,至人應化, 醫其病故。大師貞立迷妄,除其憃冥,破一切相,歸無 餘道。乳毒既去,正味常存,眾生妄除,法亦如故。嘗有 設問於大師曰:「今傳舍有二使,郵吏為刲,一羊二使。 既聞一人救,一人不救,罪福異之乎?」大師曰:「救者慈 悲,不救者解脫。」惟大師性和言簡,罕所論說,問者百 千,對無一二。時證了義,心依善根,未度者道豈遠人, 應度者吾無雜味。日行空界,盡欲昏癡,珠現鏡中,自 然明了。或居多靈異,或事符先覺。至若飲毒不害,遇 疾不醫,元鶴代音,植柳為蓋者,此昭昭於視聽者,不 可備紀,於我法門,皆為妄見。今不書,尊上乘也。弟子 實相,門人上首,傳受祕藏,導揚真宗,甚乎有若似夫 子之言,庚桑得老聃之道。以吉甫連蹇當代,歸依釋 流,俾筌難名,強著無蹟。其詞曰:「水無動性,風止動滅。 鏡非塵體,塵去鏡澈。眾生自性,本同。諸佛求法妄纏, 坐禪心沒。如來滅後,誰證無生?大士密授,真源湛明。 道離言說,法潤根莖。師心是法,無法修行。我體本空, 空非實性。既除我相,亦遣空病。譬如乳毒,毒去味正。 大師得之,斯為究竟。何有涅槃,適去他方?教無生滅, 道有行藏。不見舟筏」,空流。大江蒼蒼,遙山成道之所。 至人應化,萬物皆睹。報盡形滅,人亡地古。刻頌豐碑, 永存澗戶。

《唐故洪州開元寺石門道一禪師塔銘》
[编辑]

權德輿

鍾陵之西曰海昏,海昏南鄙有石門山,禪宗大師馬 氏塔廟之所在也。門弟子以德輿嘗游大師之藩,俾 《文言》而揭之曰:「三如來身,以大慈為之本;六波羅蜜 以般若為之鍵。非上德宿植者,惡乎至哉!」大師法諱 道一,代居德陽,生有異表,幼無兒戲,嶷如山立,湛如 川淳,舌廣長以覆準,足文理而成字,全德法器,自天 授之。嘗以為「九流六學,不足經慮,局然理世之具,豈 資出世之方?惟度門正覺,為上智宅心之域耳。」初落 髮於資中,進具於巴西。後聞衡嶽有讓禪師者,傳教 於曹溪六祖,貞心超詣,是謂頓門,跋履造請,一言懸 解。始類顏子,如愚以知十;俄比淨名,默然於不二。又 以法惟無住,化亦隨方,嘗禪誦於撫之西裏山,又南 至於處之龔公山。攫搏者馴,悍戾者仁,瞻其儀相,自 用丕變。刺史今河南尹裴公,久於稟奉,多所信嚮,由 此定慧,發其明誠。大曆中,尚書路冀公之為連帥也, 舟車旁午,請居理所。貞元二年,成紀李公以侍御司 憲臨長是邦,勤護法之誠,承最後之說。大抵去三以 就一,捨權以趨實,示不遷不染之性,無差別次第之 門。常曰:「佛不遠人,即心而證;法無所著,觸境皆如。豈 在多岐,以泥學者,故夸父喫。」求之愈疏,而金剛醍 醐,正在方寸。於是解其結,發其覆,如利刃之破𦊰索井露之洒稠林,隨其義味,快得善利者,可勝道哉!化 緣既周,趺坐報盡。時貞元四年二月庚辰,春秋八十, 夏臘六十。前此以石門清曠之境,為宴默終焉之地, 忽謂入室弟子曰:「吾至二月當還,爾其識之。」及是委 化,如合符節。當夾鍾發生之候,葉拘尸薪火之期。緇 素幼艾,失聲望路。渡涸流而法雨滂洒,及山門而天 香紛靄。天人交際,昧者不知。沙門惠海、智藏、鎬英、志 賢、智通、道悟、懷暉、惟寬、智廣、崇泰、惠雲等,體服其勞, 心通其教,以為吾師真心湛然,與虛空俱,惟是體魄 化為舍利,則西方之故事傳焉,不可已也。乃率籲其 徒,從茶毗之法。「珠圓玉潔,煜燿盈升。建茲嚴事,眾所 瞻仰。至七年而功用成,竭誠信故緩也。德輿往因稽 首,粗獲擊蒙。雖飛鳥在空,莫知遞遠;而法雲覆物,已 被清涼。今茲銘表之事,敢拒眾多之請。」銘曰:「達磨心 法,南為曹溪。頓門巍巍,振拔沉泥。禪師弘之,俾民不 迷。九江西部,為一都會。亦既戾止元津,橫霈慈哀,攝」 護,為大法礪。五滓六觸,翳然相蒙。直心道場,決之則 通。隨器受益,各見其功。真性無方,如道不竭。顧茲夢 幻,示有生滅。微言密用,煥如昭晰。過去諸佛,有《修多 羅》。心能悟之,在一剎那。何以寘哀,茲窣堵波。

《與浮屠文暢師序》
韓愈
[编辑]

人固有儒名而墨行者,問其名則是,校其行則非,可 以與之游乎?如有墨名而儒行者,問其名則非,校其 行則是,可以與之游乎?揚子雲稱:「在門牆則揮之,在 夷狄則進之」,吾取以為法焉。浮屠師文暢喜文章,其 周遊天下,凡有行,必請於縉紳先生,以求詠歌其所 志。貞元十九年春,將行東南,柳君宗元為之請,解其 裝,得所送序詩累百餘篇,非至篤好,其何能致多如 是耶?惜其無以聖人之道告之者,而徒舉浮屠之說 贈焉。夫文暢,浮屠也,如欲聞浮屠之說,當自就其師 而問之,何故謁吾徒而來請也?彼見吾君臣父子之 懿,文物事為之盛,其心有慕焉。拘其法而未能入,故 樂聞其說而請之。如吾徒者,宜當告「之以二帝三王 之道,日月星辰之行,天地之所以著,鬼神之所以幽, 人物之所以蕃,江河之所以流,而語之不當又為浮 屠之說而瀆告之也。民之初生,固若禽獸夷狄然。聖 人者立,然後知宮居而粒食,親親而尊尊,生者養而 死者藏。是故道莫大乎仁義,教莫正乎禮樂。刑政施 之於天下,萬物得其宜。措之於其躬,體安而氣平。堯 以是傳之舜,舜以是傳之禹,禹以是傳之湯,湯以是 傳之文武,文武以是傳之周公」、孔子,書之於冊,中國 之人世守之。今浮屠者,孰為而孰傳之耶?夫鳥俛而 啄,仰而四顧;夫獸深居而簡出,懼物之為己害也,猶 且不脫焉,弱之肉,彊之食。今吾與文暢安居而暇食, 優游「以生死,與禽獸異者,寧可不知其所自耶?夫不 知者,非其人之罪也;知而不為者,惑也;悅乎故,不能 即乎新者,弱也;知而不以告人者,不仁也;告而不以 實者,不信也。」余既重柳請,又嘉浮屠能喜文辭,於是 乎言。

《送高閑上人序》
前人
[编辑]

苟可以寓其巧智,使機應於心,不挫於氣,則神完而 守固,雖外物至,不膠於心。堯、舜、禹、湯治天下,養叔治 射,庖丁治牛,師曠治音聲,扁鵲治病,僚之於丸,秋之 於奕,伯倫之於酒,樂之終身不厭,奚暇外慕?夫外慕 徙業者,皆不造其堂,不嚌其胾者也。往時張旭善草 書,不治他技,喜焉草書,怒焉草書窘窮,憂悲愉佚,怨 「恨、思慕、酣醉,無聊不平,有動於心,必於《草書》焉發之。 其觀於物,見山、水、崖谷、鳥獸、虫魚、草木之花實,日月、 列宿、風雨、水火、雷電、霹靂、歌舞、戰鬥」、天地事物之變, 可喜可愕,一寓於書。故旭之書,變動猶鬼神,不可端 倪,以此終其身而名後世。今閑之於草書,有旭之心 哉?不得其心而逐其跡,未見其能旭也。為旭有道,利 害必明,無遺錙銖,情炎於中,利欲鬥進,有得有喪,勃 然不釋,然後一決於《書》,而後旭可幾也。今閑師浮屠 氏,一死生,解外膠,是其為心,必泊然無所起,其於世, 必淡然無所嗜。泊與淡相遭,頹墜委靡,潰散不可收 拾,則其於《書》,得無象之然乎?然吾聞浮屠人善幻,多 技能閑如通其術,則吾不能知矣。

《送令縱上人西遊序》
前人
[编辑]

「其行異,其情同,君子與其進可也。」令縱,釋氏之秀者 也,又善為文,浮游徜徉,跡接於天下。藩維大臣,文武 豪士,令縱未始不褰裳而負業往造其門下。其有尊 行美德,建功植業,令縱從而為之歌頌,典而不諛,麗 而不淫,其有中古之遺風歟?及促席接膝,譏評文章, 商較人士,浩浩乎不窮,愔愔乎深而有歸,於是乎吾 忘令縱之為釋氏之子也。其來也雲凝,其去也風休。 方歡而已辭,雖義而不求。吾於令縱不知其不可也。 盍賦歌詩以道其行乎?

《送僧浩初序》
柳宗元
[编辑]

儒者韓退之與余善,嘗病余嗜浮屠言,訾余與浮屠 遊。近隴西李生礎自東都來,退之又寓書罪余,且曰「見《送元生序》,不斥浮屠。」浮屠誠有不可斥者,往往與 《易》《論語》合,誠樂之,其於性情,奭然不與孔子異道。退 之好儒,未能過揚子。揚子之書,於莊、墨、申、韓亦有取 焉。浮屠者,反不及莊、墨、申、韓之恠僻險賊耶?曰:以其 「夷也。果不信道,而斥焉以夷,則將友惡來、盜跖而賤 季札、由余乎?非所謂去名求實者矣。吾之所取者,與 《易》《論語》合,雖聖人復生,不可得而斥也。退之所罪者, 其跡也,曰髡而緇。無夫婦父子,不為耕農蠶桑而活 乎人若是,雖吾亦不樂也。退之忿其外而遺其中,是 知石而不知韞玉也。吾之所以嗜浮屠之言以此。與 其人遊者,非不能通其言也。且凡為其道者,不愛官, 不爭能,樂山水而嗜閒安者為多。吾病世之逐逐然 惟印組為務以相軋也,則舍是其焉從吾之好與浮 屠遊以此。今浩初閒其性,安其情,讀其書,通《易》《論語》, 惟山水之樂,有文而文之。又父子咸為其道以養而 居,泊焉而無求,則其賢於為《莊》《墨》《申》《韓》之言,而逐逐 然惟印組為務以相軋者,其亦遠矣。」李生礎與浩初 又善,今之往也,以吾言示之,因北人寓退之視何如 也。

《送濬上人歸淮南覲省序》
前人
[编辑]

「金仙氏之道,蓋本於孝敬,而後積以眾德,歸於空無。 其敷演教戒於中國者,離為異門,曰禪,曰法,曰律,以 誘掖迷濁,世用宗奉。其有修整觀行,尊嚴法容,以儀 範於後學者,以為持律之宗焉。」上人窮討祕義,發明 上乘,奉威儀三千,雖造次必備。嘗以此道宣於江湖 之人,江湖之人悅其風而受其賜,攀慈航望彼岸者, 蓋千百計。天子聞之,徵至闕下,御大明祕殿以問焉。 導揚本教,頗甚稱旨。京師士眾,方且翹然仰大雲之 澤,以植德本。而上人不勝顧復之恩,退懷省侍之禮, 懇迫上乞,遂無以奪。由是杖錫東顧,振衣晨征。右司 員外郎劉公,深明世典,通達釋教,與上人為方外遊。 始榮其至,今惜其去,於是合郎署之友詩以貺之,退 使孺子執簡而序之,因繫其辭曰:「上人專於律行,恆 久彌固,其儀刑後學者歟?誨於生靈,觸類蒙福,其積 眾德者歟?覲於高堂,視遠如邇,其本孝敬者歟?若然 者,是將心歸空無,捨筏登地,固何從而識之乎?古之 贈禮,必以輕先重。故鄭商之犒先《乘韋》,魯侯之贈後 《吳鼎》。今餞詩之重,皆」眾吳鼎也。故《乘韋》之比,得序而 先之,且曰:「由禮而不敢讓焉。」

《袁州萍鄉縣楊岐山故廣禪師碑》
[编辑]

劉禹錫

「天生人而不能使情欲有節,君牧人而不能去威勢 以理。至有乘天上之隙以補其化,釋王者之位以遷 其人。則素王立中區之教,懋建大中;慈氏起西方之 教,習登正覺。至哉!乾坤定位,而聖人之道參行乎其 中。」亦猶水火異氣,成味也同德;轅輪異象,至遠也同 功。然則儒以中道御群生,罕言性命,故世衰而寖息; 「佛以大慈救諸苦;廣起因業,故劫濁而益尊。」自比東 來,而人知像教;佛衣始傳,而人知心法。弘以確實,示 其攝修。味真實者,即清淨以觀空;存相好者,怖威神 而遷善。厚於求者,植因以覬福;罹於苦者,證業以銷 冤。革盜心於冥昧之間,泯愛緣於死生之際。陰助教 化,總持人天。所謂生成之外,別有陶「冶,刑政不及,曲 為調柔,其方可言,其旨不可得而言也。惟四海之大, 群倫之富,必有以得其門而會其宗者,為世導師焉。」 禪師諱乘廣,其生容州,姓張氏。七歲尚儒,以俎豆為 戲;十三慕道,遵懷削之儀。至衡陽,依天柱想公以啟 初地。至洛陽,依荷澤會公以契真乘。洪鐘蘊聲,扣之 斯應;陽燧含焰,晞之乃明。始由見性,中得自在。嘗謂 「機有淺深,法無高下。分三宗者,眾生存頓漸之見;說 三乘者,如來開方便之門。名自外得,故生分別;道由 內證,則無異同。」遂以攝化為心,經行不倦。愍彼南裔, 不聞佛經,由是結廬此山,心與境寂,應念以起教,隨 方而立因。居涉旬而善根者知歸,逮周月而帶縛者 漸悟。以月倍日,以年倍時,瘖朦洞開,荒憬漸革。邑中 長者,十方善眾,咸信發願,大其藩垣。法堂四阿,復引 僧舍。身心恒寂,像馬交馳,隨其去來,皆得利益。踰嶺 之北,涉湘而南,仰茲高山,知道有所在。此地緣盡,翛 然化俱。神歸佛境,悲結人世。自趺坐而滅,至於茶毗, 三百有六旬矣。爪髮加長,容澤差衰。真子號呼,圍繞 薪火,得舍利如珠璣者數十百焉。於戲!肖圓方之形, 故寂滅以示盡;入菩提之位,示殊相以現靈。亦猶鳳 毛成字,麟角生肉,必有以異,不知其然。於是服勤聞 法之上首曰「甄叔」,乃率其徒圓寂、道弘、如亮、如海等, 相與拭淚具役,建塔於禪室之右,端從眾也。初廣公 始生之辰,歲在丁巳,當元宗之中元也。生三十而受 具,更臘五十二而終。終之夕,歲直戊寅,當德宗之後 元三月,既望之又十日也。後九年,其門人還源,以為 崇塔以存神,與建銘以垂休,皆憑像寄懷,不可以闕 一。繆謂予為習於文者,故繭足千里,以誠相投。大懼 其先師德音與時寖遠,且曰:「白月中黑,東川無還。颺於金石,傳信百劫,彼隨墮淚之感,豈儒者流傳之。敬 酬斯言,銘示真俗。」文曰:「如來說法,遍滿大千。得勝義 者,強名為禪。至道不二,至言無辯。心法東行,群迷丕 變。七葉無詞,四魔潛扇。佛衣生塵,佛法如線。吾師覺 者,冥極道樞。承受密印,端如貫珠。一室寥敻,高山之 隅,為法來者,百千人俱。裔民嗤嗤,戶有犀莊。攝」行方 便,家藏佛書。願力既普,度門斯盛。合為一乘,散為萬 行。即動求靜,故能常定。絕緣離覺,乃得究竟。死「即我 休,生非我病。常藏者身,常圓者性。本無言說,咐囑其 誰。等空無礙,後,覺得之。」像閟靈塔,跡留仁祠。十方四 輩,瞻禮於斯。

《故衡嶽律大師湘潭唐興寺儼公碑》
[编辑]

前人

「佛法在九州間,隨其方而化。中夏之人汨於榮枯,破 榮莫若妙覺」,故言禪寂者宗嵩山。北方之人銳以武 力,攝武莫若示現,故言神通者宗清涼山;南方之人 剽而輕佻,制輕莫若威儀,故言律藏者宗衡山。是三 名山為莊嚴國,必有達者,與山比崇。南嶽律門,以律 公為上首,律之後雲峰證公承之,證公之後湘潭儼 公承之,星月麗天,珠璣同貫,由其門者,為正法焉。公 號智儼,曹氏子,世為柳之右姓。兆形在孕,母不嗜葷, 成童在侶,獨不嗜戲,其夙植因厚者歟。生九年,樂為 僧,父不能奪其志,抱經笥入岣嶁山,從名師執業。凡 進品受具,聞經傳印,皆當時大長老。「我入名門,不住 珠乘;我得覺路,逕入智地。」屋室方丈,名門大千,護法 大臣,多所賓禮。嗣曹王皋之鎮湖南,請為人師。自是 登壇蒞事,三十有八載,由我得度者萬有餘人。人持 寶衣,解瓔珞為禮,公色受之,謂門弟子曰:「彼以有相 求我,我以有為應之。」凡建寶幢,修廢寺,飾大像,極其 工,應物故也。元和十三年九月二十七日中夜,具湯 沐,剃頭頂,與門人告別。既即寂,而現身與色,無有壞 相。嗚呼!豈生能全吾真,故死不速朽,將有願力耶?余 不得而知也。問年八十二,問臘六十二。葬於寺東北 隅。傳律弟子中選、道準,傳經弟子圓皎、真璨與其徒 圓靜、文外、惠榮、明素、存政等,欲其師之道光且遠,故 咨余乞辭。乃作長句,以偈銘之曰:「祝融靈山禹所治, 非天有道不可止。中有《毗尼》出塵,士以律視,儼猶孫 子登壇,人師四十紀,南方學徒宗奧旨。幼無童心至 齯齒識滅形全異凡死長沙潭西逾五里,陶偘故居 石頭寺,門前一帶湘江水。吁嗟律席之名兮,與湘流 而不已。」

《吉州送簡師序》
皇甫湜
[编辑]

「鳳羽而麟毛,鳥與獸也。經傳以興,比於聖人」,豈非以 其心不以其形者耶?師雖佛,其名而儒,其行雖夷狄, 其衣服而仁義,其知雖未齒於士,與鳳麟類矣。不猶 愈於冠儒冠,服朝服,惑溺於淫怪之說,以斁彝倫者 耶?嗚呼!師吾獨賢也。刑部侍郎昌黎韓愈,既貶於潮 州,浮屠之徒歡快以抃。師獨憤起,訪余求序行,以資 適潮,不顧蛇山鱷水萬里之險毒,若將朝得進拜而 夕死可者。嗚呼悲夫!吾絆不得侶師以馳。

《南嶽彌陀寺承遠和尚碑》
呂溫
[编辑]

「原夫法起於無,色生於妄。求。離於色者,未得皆空;徇 念於無者,斯為有著也。是以至人心無所念,念無所 求,利未動而誰安?本不然而何滅?」然而利根難植,頓 詣罕聞,不有舟梁,孰弘濟度?匪因陛級,莫踐堂塗。必 在極力以持其善心,慧念以奪其浮想。不以身率,誰 為教先?誰能弘之?則南嶽大師其人也。師諱承遠,漢 州綿竹縣謝氏之子。積修妙性,宿起冥因,乘報現身, 應期弘道。自天鍾美,因地稟靈。七尺全軀,峨岷興瞻 敬之狀;九漏懸解,江漢資清淨之源。殊相夙成,隱照 潛發。甫志學始遊鄉校,驚禮樂之陷阱,覺《詩》《書》之桎 梏,忽忽不樂,未知所逃。俄有信士以尊勝真言質疑 於學,怡然聳聽,宛若前聞。識契心冥,神動意往。遂涕 訣慈顧,行徇幽緣。初事蜀郡唐禪師,禪師學於資州 詵公,詵公得於東山弘忍。堅林不盡,祕鍵相傳。師乃 委質僮役,服勤星歲,旁窺奧旨,密悟真乘。既壯遊方, 沿峽東下。開元二十三年至荊州玉泉寺,謁蘭若真 和尚。荊蠻所奉,龍象斯存。歷劫方契其幽求,一言懸 會於靈受。愛從剃毀,始備緇錫,昂然古貌,森映高松。 真公南指衡山,俾分法派,越洞庭,浮湘沅,息於天柱 之陽。從通相先師受聲聞具戒,三乘之經教,四分之 紀律,八正之倫要,六度之根源,莫不更贊神機,遞歸 心術。聞京師有慈愍三藏,出在廣州,乃不遠重阻星 言睹謁。學如不足,求所未盡,一通心照,兩捨言筌。敏 公曰:「如來付受吾徒,用弘拯救。超然獨善,豈曰能仁?」 俾依無量受經而修念佛三昧,樹功德劫,以濟群生。 由是頓息諸緣,專歸一念。天寶初歲,還於舊山。山之 西南別立精舍,號彌陀臺焉。薙草編茅,僅蔽經像。居 靡童侍,室無斗儲。一食不遇,則茹草而過;敝衲莫完, 而歲寒自若。奉持贊歎,苦劇精至。恆於真際靜見大

身,花座踴於意田,寶月懸於眼界。永泰中,有高僧法
考證.svg
照者,越自東吳來於廬阜,尊遠公教跡,結西方道場。

入觀積旬,至想傍達,見彌陀座下有老比丘焉,啟問 何人,答曰:「南嶽承遠,願告吾土,勝緣既結,真影來現。」 照公退而驚慕,徑涉衡峰,一披雲外之塵,宛契定中 之見。因緣昭哲,悲喜流涕,「遂執摳衣之敬,願承入室 之顧。」大師德因感著,道以證光,遠近聆風,歸依載路。 於是大建法宇,以從人欲。輪奐雲起,丹刻化成,走檀 信於十方,盡莊嚴於五會。香花交散,鐘梵相宣,火宅 之煙燄皆虛,慾海之波瀾自定。加以寶裝祕偈,建幢 於臺前;玉篆真文,揭碑於路左。施隨求之印,以廣消 業累;造輪轉之藏,以大備教典,勸念則編牓於崖谷, 厲學則兼述於縑緗。其欲人如身,慈惠懇至,皆此類 也。大師峰栖木下,六十餘年,苦節真修,老而彌篤,夙 開戶牖,久啟津途,法界之尊重在焉,天人之瞻仰如 是。常陋處方丈,志行平等,食不重味,寒不兼衣,王公 之珍服盈箱,甿庶之金錢布地,莫不迴修佛事,贍養 孤老。凡言施者,以是報之。期頤將及,志力無替。中鐘 會食,到必先眾;夕磬虔念,居恆達晨。其克己練心,慎 終如始,皆此類也。大曆末,門人法照,辭謁五臺,北轅 有聲,承詔入覲,壇場內殿,領袖京邑。託法雲之遠蔭, 自感初因;分慧日之餘光,寧忘本照。奏陳師德,乞降 皇恩,由是道場有「般若」之號。貞元歲,某獲分朝寄,廉 問湘中。近照德輝,獲探眾妙。況靈嶽直午,先皇本命, 宜有上士,斯焉護持。表求興崇,詔允誠願。臺雖舊號, 其命維新。寺由是有彌陀之額,度生二七,會供千人。 中貴巡香,守臣視饌。瑤圖花捧,寶字煙開。寵降九天, 輝映三界。師亦建不壞之塔,以壽君親;修無邊之功, 以福邦國。梵王之能事畢矣,法門之榮觀備矣。貞元 十八年孟秋既望,顧命弟子申明教戒,掃室趺坐,恬 然化滅。報齡九十有一,僧臘六十有五。先是忽告門 人曰:「國土空曠,各宜勉力。」數月而災火焚寺,周歲而 吾師解形。此蓋寶去山枯,龍移水涸,空曠之旨,乃明 前知。法眾崩慟,若壞梁木。邦人號赴,如失舟航。以其 年九月七日遷神於寺之南岡,即安靈塔教也。前後 受法弟子百有餘人,而全得《戒珠》,密傳心印者,蓋亦 無幾。比丘惠詮、知明、道偵、超然等,皆奧室之秀者,以 瞻奉將遠,經行坐蕪,永懷於極,見託碑紀移,有道於 物外,真無愧詞,比遺愛於人間,誠當墮淚,銘曰:「浩浩 隋塵,茫茫逝川,大雄作矣,救物為先」,能明大教。非師 有緣,不宰功立,忘機智全誰其,弘之,南嶽。命代。習識 虛受,應身圓對。理則歸空,教惟不昧。末搖本靜,行苦 神泰。雲跡一滅,天星六周。熱惱就濯,童蒙來求。攝以 尊念,驅之力修。我法有戶,誰能不由。甘露晨晞,香雲 夕卷。彼岸方濟,慈舟忽遠。鑪煙如在,塔樹勿剪。刊勒 豐碑,永想正眼。

《撫州景雲寺故律大德上弘和尚石塔碑》
[编辑]

白居易

元和十一年春,廬山東林寺僧道深、懷縱、如建、沖契、 宗一、至柔、𧦬諸、智則、智明、雲皋、太一等,凡二十輩,與 白黑眾千餘人,俱實持故景雲大德弘公行狀一通, 贄錢十萬,來詣潯陽府,請司馬白居易作《先師碑》,會 有疾,不果。十二年夏,作石墳成,復來請,會有疾,不果。 十三年冬,作石塔成,又來請,始從之。既而僧反山,眾 反聚落,錢反寺府,翼日而文就,明年而碑立。其詞曰: 「我聞《竺乾古先生出世法》,法要有三,曰:戒、定、慧。戒生 定,定生慧,慧生八萬四千法門。是三者迭為用。若次 第言,則定為慧因,戒為定根。根植則苗茂,因樹則果 滿。無因求滿,猶夢果也;無根求茂,猶揠苗也。雖佛以 一切種智攝三界,必先用戒;菩薩以」六波羅蜜化四 生,不能捨律。律之明用可思量、不可思量。如來十弟 子中,稱「優波離,善持律。波離滅,有南山大師得之;南 山滅,有景雲得之。」師諱上弘,姓饒氏。曾祖君雅,祖公 悅,父知恭,臨川南城人。童而有知,故生十五歲發出 家心,始從舅氏剃落。壯而有立,故生二十二歲立菩 提。願從南嶽大圓大「師具戒,樂其所由生,故大曆中 不去父母之邦,請隸於本州景雲寺修道」,應無所住, 故貞元初離我所,徙居於洪州龍興寺說法,親近善 知識,故與匡山法真、天台靈裕、京門法師裔暨興果 神湊、建昌惠璡吾長老交遊,佛法屬王臣,故與姜相 國公輔、顏大師真卿暨本道廉使、楊君憑、韋君丹四 君子「友善,提振禁戒,故講《四分律》,而徙善遠罪者無 比數,隨順化緣,故作甘露壇,而誓眾主盟者二十年。 荷擔大事,故前後登方等尸施羅者十有八會,救拔 群生,故娑婆男女由我得度者萬五千五百七十二 人,示生無常,故」元和十年十月己亥,遷化於東林精 舍,示滅有所。是月丙寅,歸於南岡石墳,住世七十七 歲,安居六十五夏。自生至滅,隨跡示教,行止語默,無 非佛事。夫施於人也博,則返諸己也厚。故門人鄉人 報如不及。由是藝松成林,琢石為塔。塔有碑,碑有銘。 銘曰:佛滅度後,薝蔔香衰,醍醐味醨,誰返是香?誰復 是味?景雲大師,景雲之生,一匡苾芻,中興毘尼,景雲之滅,眾將安仰?法將疇依?昔景雲來,行道者隨,踐跡 者歸。今景雲去,升堂者思,入室者悲。鑪峰之西,虎溪 之南,石塔巍巍。有紀事者以真實辭書於塔碑。

《湖州法華寺大光天師碑》
李紳
[编辑]

賢劫,千佛,生於後世。法輪遞轉,應現隨相。或國王、大 臣、宰官、居士,降生有地,不以色相。故如來言,以色相 見我,聲音求我,為行邪道。故不以金色瑞相,蓮花化 生,降胎示報,以潛靈聖上人姓唐氏,生於邑之安吉。 母梅氏,有孕而夢協靈祥,在娠而不茹葷血。既生能 言,不為戲弄。未齔之歲,思求佛乘,發念《法華》,三月通 貫。傳梵音於性稟,精護念於神契。經聲一發,而頑鄙 革心;晝集夜持,而七部圓滿。從容音響,指顧閑雅,雖 捷口利辯者,皆隨慕念。及登戒之歲,僧儀首冠,西遊 長安。祥氣達於九重,瑞相通於帝夢。上以持經為國, 詣關請見。肅宗皇帝召對禁中,上拱而歎曰:「昔夢吳 僧,口念大乘,五光隨發,音容宛若,協」我嘉徵。因錫名 大光,以瑞唐姓。肅宗元年降誕之辰,會齋於定國寺, 因錫上人墨詔,許以天下名寺任意往者住持。令內 臣趙思溫送於千福寺持經道場。經日四七,而吳音 清亮,常達聖聽。上表異其事,令高力士以宣諭焉。後 居藍田精舍,先期而寺僧夢天童來降,稱曰:「大光經 聲達於峰頂。」師既宴坐,自見神手從天而降,撫光之 心。師乃憶先達抱玉大師常志斯言,今高其法音,當 有神輔。夕夢神僧乳見於心,命光口飲。自是功力顯 揚,神形不勞,尋山探幽,偶墜窮谷,龍泉莫測,淪溺其 間,心靈了然,無所惑亂。因以本經多寶塔為誠,願持 十萬遍。恍然出泉,若有神捧。後詔住資聖寺,大師以 慈親在吳,未答慈力,表乞歸養,恩不許還。猶繫煩惱 之念,遂生無妄之疾。策蹇強力,將投於泉。驢伏不前, 群烏拂頂,心既時覺,疾乃隨瘳。昔如來雙鵲巢頂,而 定惠堅明,大師群烏摩首,而煩疑解脫。迺以寶軸加 飾,首載《法華》,於千福寺行道,有詔許還。既止烏程,崇 修寶塔,日持《法華偈》,以成往願焉。永泰元年,浙西廉 察使韋元甫表大師為六郡別駕道場,將念之音。大 曆癸丑歲,文忠公顏真顏領郡,余先人主邑烏程。余 生未期歲,乳病暴作,而不啼不覽者七辰。師至,命乳 母洗滌焚香,乃朗念《法華》至功德品。遂起席而坐,拱 而開目。師飲以杯水,遂命乳哺,疾乃隨愈。大師視而 笑曰:「汝何願返之速乎?」因以法師易余幼名,以及成 童之歲。貞元中,余甫弱冠,再遊霅上。舟泊之次,大師 以貯於溪側而笑曰:「戲撫如兒童焉。」余為州將,飲醉 於館,大師引宿於道場。夜分將醒,白光滿室,朗然如 晝。睹大師宴坐,妙音方闡,若聞毫相,經音既息,光亦 隨斂。余是歲西邁,辭大師於法筵,撫予頂曰:「爾得《徑 山》之言,我」則無以為諭,行矣。自愛去留有時。空王教 平等者,護念大師以永貞元年十二月黑月既夕示 滅於法華寺經之院。獸號鳥墜,山林驚振,異香飄馥, 二日不息。是月告刺史顏防曰:「去矣,人世無牽,夢泡」 大師熙和暢達,無入而不自得焉。隨機見教,經行無 閡,維摩詰之儔也。知機洞如,藏往察來,默而不顯,晉 寶公之倫也。經通梵界,瑞降天童,靈相神光,昭融顯 見,曇上人之徒也。大哉明德,慈悲護世,通異相於王 者,示法輪之寶重;昏外識於黎庶,懼色相之迷妄。是 以居若長橋,動如浮雲,隨鷗自親,入獸不亂。一衲四 十歲,無浣濯而誠香芬馥;一飰七十載,滋禪悅而膚 體溫然。余遭大師留駐於世,而不睹大師寂滅之日。 年踰耳順,昏寄塵勞,無法舸以濟河,悲火宅之迷室。 忝門徒者,追書梵宮。時予烏臺舊僚天官郎敬君守 郡吳興,寄言刊石。銘曰:「多寶如來,聞經誦塔。牟尼闡 教,以弘正法。受持三世,以成賢劫。或降忉利,或生人 天。金相不顯,真如默傳。明燈繼焰,水月分圓。示抱金 德,資於上賢。體實戒珠,心惟法鏡。懷寶不迷,含光不 竟。希夷要妙,法凝清淨。發諭開蒙,藏機匿聖。瑞協皇 夢,功致天童。聲宣梵界,響達宸聰。降靈神手,捧溺龍 宮。跡隱三昧,心符六通。金粟分身,普賢馳象。譬諭言 詞,光明顯相。仁滋一雨,功歸無量。法性天高,慈門海 曠。我昔嬰兒,迷蒙疾痼。靡曰沉魄,返年,師駐梵音。耳」 聽,神光目睹,白馬先鑣,迷津莫泝,鼓音以息,慈雲不 浮。寶樹摧葉,祥泉涸流,稠林喪斧,苦海沈舟。色相歸 空,法身無際,莫測往來,誰分顯晦?三表闡仁,深乎宴 諦。

《東林寺遠法師影堂碑》
李演
[编辑]

「天之高也,日星垂其耀;地之厚也,山嶽鎮其維。人資 三才之靈,挺五行之秀。粵有邁德宏域,融神惠境,焯 迦羅之絕照,挹甘露之元津,配名嶽而永崇,晞扶桑 而不息」,則慧遠法師其人也。法師鴈門樓煩賈氏釋 道安之門人。其英姿朗韻,清行素節,詳諸舊碑及《張 氏傳》。固以杳映前秀,鋪鑠令聞,灰心土骸,而神機天 「發;金口木舌,而法音雷震;無取無捨,而律儀冰澈;不 生不滅,而禪性暉如;抱德陽和,而浩類洗心;潛靈淵 沼,而遠方翹首。修不共法,而常軫大悲,薰般若智,而富諸梵行。故能誘納眾善,沙汰群疑,萬流仰海而同 歸,一雨施物而咸潤。可謂阿摩勤果,實從中生;分陁 利花,性非外染矣。」自晉氏太元年,法「師始飛錫南嶺, 宅勝東林,世更七代,年垂四百,流芳遺潤,金鏘玉振, 當一時之美。虎溪為釋氏龍門,挹千載之風,匡阜擬 縉紳闕里。」皇唐貞元十有一祀,江州刺史馮翊嚴公 士良,秉明德以分符,宣中和以述職。上贊緝熙之化, 下臨擊壤之人。以無為政,克用其民。巡穡外野,指途 中林,敷衽禪關,式瞻遺像,喟然歎曰:「斯名也,寒暑不 能易其芳;斯德也,江海無以臻其極。彼瑣行纖節尚 崇植楹廡正位居室噫尊美若茲,而隅形在壁,俾珍 儀掩翳,清光不曜,豈惇德允元之旨乎?」乃與寺之上 首熙怡律師圖之。將構勝宇,且示實相。律師久儲於 懷,果協其素,旌美樹善,二謀同心。悅徒勸工成之匪 日,繡甍翼其雲聳,晬容儼以景彰,觀至道者,存妙像 於鏡中,味微言者,得元珠於意表,豈止惠議攝英姿 而雨汗,仲堪仰素風而心醉哉?故非夫遠公之志德, 不能譯聖文,服秀民;非夫嚴公之澈識,不能立清祀, 揚妙軌,篆芳金石,敬贊二美,銘曰:粹靈純綸,是惟至 人,含德摛曜,升陽發春,道光海域,幽遯嶽濱,六髦棄 蔽,八士辭巾,緣徂物謝,跡留事往。百億神遊,恆沙化 廣。昭昭遐軌,泠泠末響,慧日凝暉,白雲翹想,曠哉明 牧,遠味芳風,思覿遺像,求之列墉。爰構棟宇,式是道 宗,旌休垂洪,地久山崇。

《神僧序》
釋道宣
[编辑]

僧之真偽,惟佛明之,自餘凡小,卒未能辯。良由道俗 化方,適緣不一,權道惟謀,變現隨俗不可以威儀取, 難得以事相求,通道為先,故無常准《經》云:「示眾有三 毒,又現邪見相,我弟子如是,方便度眾生。」所以二十 四依,通三乘於季俗,一十六聖躬,六萬而弘持。又有 九十九億三達真人,七十四賢五通明士,冥通佛性, 「顯益神功,遂使三有大洲,釋門所流,四圍輪內,同稟 仁風。能使十眾歸依,碎四魔於身世;八部弘護,澄五 翳於當時。固得代有澆淳,時逢信毀。淳信之侶,感淨 果而高升;澆毀之徒,受濁報而下沒。斯並無辜起惡, 罔冒精靈,佛於爾無嫌,凡於佛有障,徒為訕謗,終難 絕之。」故周魏兩武,威服諸侯,輕欺佛「法,望使除滅,自 貽伊戚,禍及其身。命窮政改,吁嗟何已?尋滅興復,更 顯由來。斯則興亡在人,正法蕪沒。良由前列眾生,冥 力住持,存廢自彼,道無不在。豈得以百年之短壽,而 拒六萬之修期乎?豈得以一國之扄王,而擁三千之 鴻化乎?豈得以人中之聖睿,而抗天表之正真乎?豈 得以生死之形儀,而格金剛之寶質乎?」以四據量,殊 不可也。彼周魏兩君,明明后辟,知萬歲之焉有,審百 年之不期。寶位由於非道,神識抱於愚蔽者,則自救 無暇,焉能及人?皆謂「常住萬邦,鄙三五而稱聖;威加 四海,蔑堯舜之獨夫。」遂使誅除拂化,非我誰能?坐受 天殃,賢愚同笑。故集僧中之道勝,為住持之臣證乎? 依《付法藏傳》,佛以正法付大迦葉,令其護持,不使天 魔龍鬼邪見王臣所有輕毀。既受囑已,結集三藏,流 布人天。迦葉以法囑累阿難,如是展轉,乃至師子,合 二十五人,並閰浮洲中六通聖者大迦葉,今在靈鷲 山西峰巖中坐,入滅盡定,經五十六億七千萬歲。慈 氏佛降,傳能仁佛所付大衣,然後涅槃。又「于闐國南 二千里沮渠國,有三無學,在山入定,無數年來,卓然 如生。至十五日,外僧入山,為剃鬚髮。按諸經律,佛令 大阿羅漢賓頭盧不得滅度,傳於佛法,於三天下,福 利群生,令出生死。」又《入大乘論》云:「賓頭盧、羅㬋羅等 十六無學及九十九億羅漢,皆於佛前受籌住法。又 依《別傳》,住在四大洲及小」洲。并天上至人壽六十歲 時。中雖少隱後還興復。斯諸聖人冥為利益。故令山 內聖寺神僧。鐘聲香氣往往值遇皆不虛也。

《明因大師塔記》
宋·歐陽修
[编辑]

明因大師道詮,姓衛氏,并州文水縣民家子。生於太 平興國辛巳之歲,終於明道癸酉之正月,壽五十有 三年。始為童子,辭家人,入洛陽妙覺禪院,依真行大 師惠璿學浮屠法。咸平五年,始去氏,削髮入僧籍。後 二十四年,賜紫衣,遂主其眾。又四年,賜號「明因」,兼領 右街教門事。凡為僧三十有一年,卒之明年,其徒以 骨葬城南龍門山下。始道詮未死時,予過其廬,問其 年幾何,曰:「五十有二矣。」問其何許人也,曰:「本太原農 家也。」因與語曰:「《詩唐風》言晉本唐之俗,其民被堯之 德化,其詩多以儉剌,然其勤生以儉嗇,朴厚而純固, 最得古之遺風。今能言其土風乎?其民俗何若,信若 《詩》之所謂乎?詩去今千餘歲矣,猶若《詩》之時乎?其亦 隨世而遷變也?曰:『樹麻而衣,陶瓦而食,築土而室,甘 辛苦,薄滋味。歲耕日積有餘,則窖而藏之,率千百年 不輒發』。其勤且儉,誠有古之遺風,至今而不變也。」又 言:「為兒時,聞長老語,晉自春秋為盛國,至唐基并以 興,世為北京。及朱氏有中土,後唐倚并為雄,亦卒以 王。既而晉祖又以王」,漢又以王,遭時之故,相次出三天子,劉崇父子又自為國,故民窮兵疲,死戰勞苦,幾 百年不得息。既而聖人出,四方次第平,一日兵臨城 門,條繼元以歸并民,然後被政教,棄兵專農,休息勞 苦,為太平之幸人。并平後二歲,我始生,幼又依浮屠, 生不見干戈,長不執耒耜,衣不麻,食不瓦,室不土,力 不穡「而休,乃并人之又幸者也。今老矣且病,即死無 恨。」予愛其語朴而詳。他日復過其廬,莫見也,訪之,曰: 「死矣。」為之惻然。及其葬,其徒有求予誌其始終者,因 并書。其常語予者志歲月云爾。

《妙悟大師最公碑銘》
呂益柔
[编辑]

師諱𢁙最,族姓施,世為湖州人。其母感異夢而生,乳 中遇相者曰:「是子骨法異常,勿染於俗。」因捨之出家, 依郡之廣化寺僧寶新為師。四歲遇天禧霈恩,祝髮 受具戒。十五歲學天台教於錢塘名師慧才,悉通奧 義,慧才善之曰:「天台教門又得人,宗風不墜矣。」擢居 上首,緇流競名者,愛而畏之,號曰義虎。治平中,挈經 笥來講秀州青龍鎮隆平之塔院。師平日不特辭說 而已,其舉動語默,必與其法應,名實既符,道俗咸嚮。 居累年,一日不得意於鎮宰,即拂衣去之霅川。師既 去,學徒什伍散矣。昔之妙香寶華之所,一變而為積 塵茂草之場,信士過之,莫不徜徉,重惜師之去也。鎮 宰替,師復來,則不復主持矣。遂買居於勝果寺,講說 如初。寺僧子雲之室夙有祟,師乃咒塊土擲於怪室 中,須臾得片紙,書曰:「今被法來遣,難捨法力沒,余當 復來。」於是寧息者累日。其後擊物颺灰,變怪大作。子 雲惶怖,復請師禳之。師至怪所,訶之曰:「汝果何物耶? 得非未離幽壤之苦,將丐慧力以求生耶?何為擾人 不已耶?汝不聞惱法師者,頭破七分乎?」為之講說輪 迴因緣,仍令眾僧聲咒,以破其罪障。俄而空中轟然 有聲,得朱書數十字,自稱有漢烈士沈光大略,止悔 過謝罪,自蒙懺解,夜已生他化矣。師謂他化天也。嗚 呼怪哉!余常讀《高僧傳》,至法蘭精勤經典,山中神祇 皆來受法。人謂德被精靈,竊疑其誕。及睹此,則知佛 慧神「通,足以斥陰妖之靈蠁,拔重泉之沈魂。明暗兩 塗,各獲安利。夫怪者,聖人所不語,將為後世好誕者 戒也。然孔子嘗謂敬鬼神而遠之,又曰:『幽則有鬼神, 是豈以鬼神為無哉?今沈光變現,顯赫若此,則凡包 禍心以欺諸幽者,得不聞是而懼乎?此余所以雖怪 而必書也』。」師臨終尚說法,作偈頌,優游坐忘。時元祐 庚午六月,其年孟冬十八日闍維,得舍利數十,瑩采 陸離。臘七十三,壽七十六。其徒寶覺恩圓慧軫用浮 屠法散骨於水,因求文以貽不朽。銘曰:「禪律雖殊,歸 則同揆。冰泮雪消,俱成一水。師之持律,古佛是儗。聞 思惟修,小不逾咫。講明妙教,名流服膺。解破幽障,沈 魂獲升。利物既足,坐躋上」乘。慧積若此,宜以「名稱。」

《送黃孝子今光空上人尋師序》
賀國璘
[编辑]

叩門來者癯然。一僧傴僂憔悴,蓋殺人於稠人中,報 父讎爭死詣獄之黃孝子洪元也。余傳孝子不及釋 歸以後事。孝子曰:「匹夫犯天子法,無生理。今之生者, 豈洪元哉?」立薙法為僧,稱光空。光空作苦行行腳,今 三年矣。余向人言,人能提斧奔稠人中殺人,此其念 不可以一轉,轉念則退心生事,鮮有濟。今光空持此 「不轉念之一念,於以入道無難者,光空聞是言而顧 我,又別我去,將求師而證道也。」余曰:「是莫從生庵遊, 生庵者,前孝子賀合虛,遭家多難,流離萬里,志不反 顧,而生道心。今已得道,光空從之遊,宜為入室弟子 也。夫前此備極刑陷黑獄,蛆蚊攢集,人鬼半交,百穢 外蒸,怪病內作。孝子此念不轉,性光瑩然。天下可以 入道者,孰如光空?天下能引《光空》入道者,又孰如生 庵哉?」持此《謁生公首》,宜矣。天山賀遯,原名國璘撰。

《朗徹禪師剪鑑池贊》
明·范允臨
[编辑]

一泓澄然,月印千頃。非止鑑心,亦能留影。剪破荇萍, 虛空如璟。酌以醍醐,沁然灌頂。

《前題二首》
張瑞圖
[编辑]

泓然而止。廓然而虛。不取於相。如井覰驢。中有金鱗。 破網而出。雲行雨施。非池中物。

「池水之清,可鑑毛髮。匪方匪圓,剪之如法。上人休心, 息影其中。八功德水,隨取無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